薛洋吧 关注:19,828贴子:134,511

[重发]晓薛同人文:《嗜甜》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薛洋吧的各位小伙伴好啊,这里是千漓ww
上一篇帖子说是涉嫌违规(emmm……)
所以准备重发一遍文,上一篇回复的小伙伴不好意思啦ouo
帖子还在更……读书期间速度会慢很多
写文是出于对薛洋的喜欢√
写的不好,希望你们看的开心
这次想给他们一个happy ending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3-04 16:23
    “薛洋,你真是太令人恶心了!”对面的白衣道人近乎是嘶吼出声,声音是前所未有的尖锐,像一把囊子,剥离了所有的皮肉,直直刺进了他的心头。
    “杀了我吧……杀了我吧……”晓星尘瘫倒在地上,眼前白绫上的血色如同绝望一般越晕越浓。薛洋低着头,再不敢多看他一眼。哪怕是再看一眼,他摇摇晃晃的世界也会顷刻间分崩离析。
    他多想走上去扶起他,轻轻地帮他擦掉脸上的泪痕啊。可是他不能。一切已成定局,尘归尘,土归土。星辰既落,世上再无清风明月。
    他闭上眼,心里默念着,“道长……薛洋真的后悔了……”
    温热的泪顺着脸颊滑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3-04 16:24
      睁开眼,看到的是习以为常的昏暗天地。自那日晓星尘在他面前自 刎,已过了数年光景。大抵是那样的场面震得灵魂也为之发颤的缘故,他每晚都会做同样一个梦。梦里的他一遍一遍重复着那日所做之事,像是被一把钝刀一下一下地剜 开 皮 肉,生不如死。
      他薛洋这辈子杀的人他自己连数不过来,人命在他眼中不过蝼蚁一般的存在。他从未曾想过,有一个人的死竟会让他这般痛苦与难过。
      薛洋从来没有爱过一个人,也从来没有人教过他要如何去爱人。他对自己的仇人睚眦必报,便本能地也想帮晓星尘出头。他借着晓星尘的手,杀了那些无辜的村民,不过是因为那些人曾笑道长眼盲。他怨恨宋岚负了晓星尘,所以误导晓星尘亲手杀死了至交好友。他甚至在晓星尘死后不辞辛苦抓了常萍复仇,用晓星尘的霜华对其施以凌 迟。薛洋发自内心地想对晓星尘好,想通过欺骗来留住晓星尘,却不料这场精心设计的局,让所有事情走向了最糟糕的方向。


      回复
      3楼2018-03-04 16:26
        他薛洋这辈子杀的人他自己连数不过来,人命在他眼中不过蝼蚁一般的存在。他从未曾想过,有一个人的死竟会让他这般痛苦与难过。
        薛洋从来没有爱过一个人,也从来没有人教过他要如何去爱人。他对自己的仇人睚眦必报,便本能地也想帮晓星尘出头。他借着晓星尘的手,杀了那些无辜的村民,不过是因为那些人曾笑道长眼盲。他怨恨宋岚负了晓星尘,所以误导晓星尘亲手杀死了至交好友。他甚至在晓星尘死后不辞辛苦抓了常萍复仇,用晓星尘的霜华对其施以凌迟。薛洋发自内心地想对晓星尘好,想通过欺骗来留住晓星尘,却不料这场精心设计的局,让所有事情走向了最糟糕的方向。
        这个人的存在让他有生以来头一次地感觉到爱,他却怀着好意回赠给他生命中无法承受的疼痛。
        薛洋笑着自嘲道:“活该你后半生整日守着一具尸体入眠,活该你夜夜流着泪从噩梦中惊醒。”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3-04 16:28
          他伸手触碰身边人的手,传来的是一如既往彻心透骨的凉。深深的无力感爬满了他身体的每一寸,他举起那人的手,放在自己的脸颊上。
          “道长,难道你真的就这么讨厌我,纵使我用尽千方百计也不肯醒来,不肯再见我一面了?”
          “道长,你最后给我的那颗糖,我把它弄丢了。不过那也没办法,捡不回来了,你可别怪我呀。”
          “不知道为什么,我之后再去街市上买的糖,吃起来是那么的苦。我一脚踹翻了那个混账卖家的摊子,竟敢卖假糖给爷爷我。不过你放心,我这次没有再杀人了。”
          “道长……你快回来吧。只有你给我的糖,每一颗,都能甜进心里。”
          “道长……”
          少年在喃喃自语中,和着泪,慢慢合上了双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3-04 16:28
            第二天。薛洋醒时,已经有丝丝阳光从棺材缝隙里透进来。睁开惺忪的睡眼,第一眼是看向身边的那个人。
            但今天情况却有所不同。只一眼,薛洋背部传来一阵剧烈的灼烧感,掀开棺盖,猛地从棺材里跳了出来——晓星尘,不见了。
            当日苏涉从蓝忘机手中夺过仅剩一口气的薛洋,连同他身上的阴虎符,一并交到了兰陵金氏的现任家主金光瑶手上。金光瑶看着眼前断手血流如注,奄奄一息的他,摇了摇头。“你死后,我会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把你埋了。”
            薛洋恶狠狠地瞪着他,用尽了所有力气扯着喉咙,却只发出几个模糊的字节:“锁……锁灵……”话没说完,他眼中的凶光渐渐褪去。
            “成美,你何苦执念至此?你已在这世间徘徊停留了这么久,难道还不足够?就此收手吧,这对你而言,何尝不是一种解脱。”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3-04 16:29
              明知地上的人已经死透了,他还是像在等待回应一般地守在原地。
              半晌,他兀自叹了口气,“罢了,这是你自己的选择。”
              大概是出于对恶友的怜惜,又或者是兔死狐悲的宿命感,金光瑶出手收下了薛洋的亡魂。与晓星尘判然不同,他的魂魄因过深的执念,久久不肯散去,再加上金光瑶出手的及时,并没有什么残缺。
              困于囹圄,无计年月,薛洋残存的一丝意识仍是在一遍遍呢喃着:“锁灵囊……锁灵囊……我的锁灵囊……还给我……”
              直到某天,他终于有足够的力量去挣脱桎梏。入眼的人穿着一身金星雪浪的牡丹花袍,那是他曾经的衣着,当时的他正是意气风发的少年郎。如今看来,竟真有种恍若隔世之感。
              不过,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真的是隔世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3-04 16:30
                那名门生早听闻薛洋当年的斑斑劣迹,此时见他飘忽不定的脸色,更是怕的暗自哆嗦,“我们宗主让我告诉你,阴虎符他取走了。若无要事,不必再入金家。”
                现在的薛洋没了阴虎符,又整日大费灵力来尝试复活晓星尘的方法,已经没有能力再去操纵成百上千的凶尸来保护晓星尘了。为了以防万一,他在门口布了结界。他素来是个阴鸷狠毒之人,这结界自然不会乖乖放行闯入者。难不成是魏无羡他们把结界破了?那他也应该有所察觉才对。更何况,按魏无羡的性子,会大费周章来跟他抢一具尸体吗?
                “晓星尘,难道我又要失去你一次?”
                他踉跄着推开门,义庄门前那个负手而立的白色身影毫无征兆地落入双眸。
                一声“道长”差一点脱口而出,他悻悻然止了声。现在的薛洋,已经再不能多看一眼晓星尘厌恶的眼光了。
                一时间,他竟不知下一步该如何动作。僵直地立在了原地,双唇微启,似乎还是想说些什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3-04 16:31
                  说些什么呢?跟他承认错误?跟他说他现在已经不是当初那个薛洋了?还是说,自己是多么地在意着他?
                  最终,他只是自嘲般地牵起了嘴角。一遍遍重复的噩梦,让他渐渐明白,自己对那人的伤害是如何的深重。
                  那些不经思考的恶意,在他和晓星尘之间拉开了一道鸿沟,横亘在中间的,是化不开的血海深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3-04 16:32
                    他第一眼看到那人时,那人在笑。只是那笑容里,满溢着糖也冲不淡的苦。
                    晓星尘心中困惑。不明白为什么对面的人何以露出这般苦涩的笑容,又是为何用一双发着亮光的黑棕色瞳孔死死盯着他,不肯移开片刻,像是在看一件举世珍宝。
                    “你是谁?”晓星尘开口,打破了这僵持的局面。
                    “我是谁?”薛洋愣愣地重复着,像是不明白他问了什么。
                    很快,他一扫之前的阴郁神情,咧开嘴,露出两只可爱的小虎牙,“薛成美。”
                    “薛……成美?”
                    “是,君子成人之美的成美。”说完,他“呵”的一声轻笑了出来。
                    “那我呢?”晓星尘指指自己,“我又是谁?”
                    “晓星尘。晓星,黎明前指引光明的星星。尘是尘土的尘。”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3-04 16:33
                      对薛洋而言,晓星尘,便是那颗长明于天际,为他冲破黑暗,带来光明与希望的晓星。
                      晓星尘依旧是一脸茫然地看着薛洋。
                      薛洋只是定定地望着他,连眼睛也不舍得眨一下。他越看心里越是欢喜,心中暗自惊叹晓星尘那双流动着生的光彩的眸子。
                      虽然自己守着一具冰凉的尸体等了七年,但他等的人好歹是醒过来了,他从宋岚眼中取回的眼睛也甚是好用,如此一来,便也值当了。
                      只是,他还需要确定一件事情。
                      薛洋走过去挽起晓星尘臂膀,用脸在他的白衣上蹭了蹭,“晓星尘。”
                      “嗯?”他氐首直视着一身玄衣的少年,目光平和而安静。
                      “你真的睡了好久,我……有点想你了。”(温馨提示:这里薛洋的确认是想通过自己的举动试探晓星尘是不是真的失忆了。一是因为原来那个晓星尘很讨厌他,如果被他蹭袖子一定会马上甩开;二是他想近距离观察晓星尘的反应,如果是原来的晓星尘再怎么装,眼睛里也一定会藏不住厌恶。测试结果是晓星尘真的失忆了。_(:3 」∠ )_文里不方便写明)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3-04 16:34
                        晓星尘没有问及过往。只因他认为,若薛洋愿意告知,便不过是迟早的事;若他不愿,他又何必强人所难。
                        他伸手揉了揉少年的头发,缓缓开口道:“如此,你便不必再等了。”
                        一滴泪水无声滴落在晓星尘的白衣上,浸染出衣袍细致精巧的纹案。
                        薛洋一个人熬过了灼心噬骨的相思之苦,熬过了无数暗无天日的等待。终于,天光将至,晓星重回天际。这次,他薛洋绝不会放过晓星尘!绝不会!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3-04 16:34
                          这天晚上,薛洋一夜无梦,难得地睡了个好觉。
                          “道长,起来吃饭啦。”薛洋端着满满当当的餐盘站在光影处,侧脸是初升的和煦阳光。
                          晓星尘起身一看,有热气腾腾的包子,有金黄酥脆的煎饼,有盒装的糕点,还有蔬菜汤和稀粥。
                          他这是,想把整个早市都搬回来吗……
                          “嘿嘿。也不知道道长你究竟喜欢吃什么,就买的多了些。”薛洋羞愧地挠了挠头。其实这也不能怪他。晓星尘从来不挑食,他买的菜也一向是薛洋和阿箐爱吃的几样。
                          “道长,你今天想出去吗?”
                          “嗯。”
                          “也是。”薛洋垂下眼睫,“这义城,终归是太过冷清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3-04 16:34
                            “倒也不是。只是想出去看看,什么也想不起的滋味不太好受。”
                            薛洋释然地对着晓星尘笑笑:“也好,多去看看世间繁华,也许会减少你的心中不安。”反正有晓星尘陪着他,不管是在何方,他有了归宿,便不再流浪。
                            吃过饭,两人便出了门。薛洋倒是走的十分潇洒,嘴一擦,门一关,大踏步地走了。留下一桌子残羹剩饭。薛洋自来不爱收拾,也就晓星尘不在时才闲得无聊才擦擦他房里的灰。况且,这义庄,他恐怕也不会再回来了。
                            义庄对薛洋而言意义非凡,但那又如何,那些好的坏的,通通都过去了。他薛日 天,还是原来的那个薛日 天。只是……对道长的感情愈发复杂难言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3-04 16:35
                              他们离开义城后,径直朝着一条大路走,不出半日,便行至一座尚可称得上繁华的都市。闹市中,人潮涌动,袂云汗雨,好一副热闹的场景。唯恐在人群中走散的两人挨得很近,近乎是肩并肩地前行。
                              薛洋在心里暗暗嘀咕着,想着若不是他中途死过一次,这么多年过去了,晓星尘一定是要比他矮才对。
                              想到此处,心里略微不爽。是以晓星尘询问的声音响起时,他头也不抬地回答了不要。一抬头,看到晓星尘手指所指,他的眼睛亮了亮。
                              是糖果!还是兔子形状的!
                              他忙地拽住了晓星尘衣角,晃了晃,“道长,洋洋想吃糖。”
                              晓星尘见状,微微笑道:“不是才说不要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03-04 16:36
                                薛洋笑嘻嘻地转移话题,“道长,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糖的?”
                                “嗯……猜的。小孩子大抵都爱吃糖嘛。”晓星尘说着,伸手在兜里掏了掏,却摸了个空。
                                薛洋哈哈大笑,“自己身上都没钱,还想要请人吃糖。”
                                说罢,他一把摘下那只模样可爱的兔子形糖果,转身欲走。
                                “诶慢着,你是不是忘记给钱了?”摊主忙不迭出声提醒道。
                                “你薛爷爷要吃你的糖,还用给钱?”薛洋头也不回。
                                这句话成功激怒了摊主,他勉强算是个身形壮硕之人,再不济也要比薛洋高出整整一个脑袋,被一个半大的孩子自称爷爷,自然是极不服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3-04 16:37
                                  “你个小残废,说话还敢这么拽?”他生生钳住薛洋的肩头,“你家长教育不好你,老子来好好教育你!”
                                  “残废”二字清晰无比地传入了晓星尘耳中,使他多少有些在意。第一眼见到薛洋时,他尚处于失忆的惊愕,并没有留意到他残缺的左臂。直到看到他走动时空荡荡晃动的左袖。薛洋为人桀骜不驯,眉宇间隐隐透出戾气,但单凭这两日相处,晓星尘笃定,他绝非穷凶极恶之辈。残缺的左臂,兴许象征着一段惨痛的过往。
                                  许是被他拽得痛了,薛洋紧握着糖的右手指节发白,两对虎牙上下磨得咔咔作响。毫无疑问,若是薛洋右手得空,他恐怕早就横 死街头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03-04 16:38
                                    就在这时,晓星尘错身而上,把薛洋整个人挡在了身后。“我先替身后这位赔个不是。”晓星尘顿了顿,“不过,话说到这种份上,是否有些过了?”
                                    见他如此彬彬有礼地道歉,人又长得斯文秀气,眉目温润如玉,摊主倒也不好意思再跟他发火。“算了,你把钱付了,这事就算完。以后好好教育你家这小兔崽子,别让他再跑出来乱咬人。”说是算了,话语间却是十二分的愤愤难平。
                                    晓星尘微微颔首,“薛洋,把糖还给人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03-04 16:39
                                      哈哈哈隔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03-04 17:17
                                        嘤嘤嘤 消失这么久都没人催更QUQ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03-16 14:43
                                          我去学校没带手机 不过虽然很忙但还是在认真更文的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03-16 14:48
                                            更一段薛洋独白吧 (……涉嫌剧透,慎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03-16 14:57
                                              “我这一生,皆晦涩不堪,回首雨血红风,赤色染瞳。幸而得逢星辰一朵,偶坠风尘,以清亮曜光濯净万物,肃清人间。自此,瞳中血污褪,星辰起,涅槃而生。薛洋便成为成美,降灾也就成了降(xiang)灾。”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03-16 15:02
                                                我觉得就应该是这样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03-16 15:02
                                                  前面的内容小改了一下 重发+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8-03-16 15:23
                                                    薛洋却也顾不得生气,他从晓星尘身后走出,凑到卖家跟前,挑眉看他,“你刚才说,‘你家’?”
                                                    他不耐烦地皱起眉头,“他不是你父亲吗?”
                                                    “父亲?!”
                                                    薛洋压低声音对他耳语了一阵,说罢,薛洋站直回身,轻松一脸踹翻了摊子。嘴角噙着笑意,颇为满意地用森白的牙齿衔住兔子耳朵,一手拽住晓星尘的衣袖,转身就走。
                                                    动作连贯自然,毫不拖泥带水。留下呆立在原地的糖贩,一会低头看看散落一地的糖果,一会抬头看看两人的背影。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8-03-16 15:39
                                                      薛洋一副纤细的少年体格,力气却大的惊人。晓星尘受制于人,无奈之下,在心中暗暗思忖好谢辞。
                                                      蓦然回首,撞上一道难以名状的目光。
                                                      四目相对间,相望两无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8-03-16 15:41
                                                        “薛洋,你方才,跟他说了什么?”到嘴的话说不出来,晓星尘只好转而问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8-03-16 15:43
                                                          始作俑者勾唇轻笑:“不告诉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8-03-16 15:44
                                                            “对了,你身上带着钱?”晓星尘感到身后的目光渐渐地远了,终于开口问道。
                                                            “是的,不多。不过包下着整座城的糖铺是够了。”薛洋漫不经心地答道。
                                                            还好他从金光瑶那里出来时顺手拿了他一大笔钱,想着或许会有派上用场的一天。还好,这一天,终是被他等到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8-03-16 15: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