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斋吧 关注:10,656贴子:203,255

【原创】最美的樱花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哦呀哦呀,第一次写冲斋文超级紧张的说~
嗯,本文的结尾是BE,不过在番外篇中会有HE以及……【诶嘿嘿~】嗯,就酱啦~

总司我男神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3-04 15:27
    加油啊楼主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3-04 15:45
      第一话 落樱欲解衣
      “冲田先生。”
      夏夜的屋子真是闷得很呐,斋藤出来透透气,碰见了冲田。冲田身着一袭白色浴衣,刚过肩头的棕发乖乖地垂着,脸上挂着祥和的微笑,安安静静地坐在檐下,像天使一样一尘不染。
      “哦呀,是一君啊~”冲田笑眯眯地望着他,嘴角露出一颗十分可爱的小虎牙。
      “抱歉打扰您了,冲田先生。”斋藤准备离开。
      “一君,”冲田拉住他的手,“屋子里很闷,在这凉快凉快吧~”
      “好,冲田先生。”斋藤坐在他旁边。
      “哦呀,别一口一个‘冲田先生’了嘛~”冲田又笑了起来,“大家都差不多大,剑术也不相上下,叫‘总司’就好了~”
      斋藤顿了一下。望向冲田,冲田依旧是满脸笑容,发丝被偶然吹来的清风微微拂动,皎洁的月光映着他那一身白衣,更像是坠到凡间的天使。
      “好,总司。”
      这是斋藤留在试卫馆的第一天,第一次有人认可他的左撇子,也是,第一次有人这么亲切地喊他“一君”。

      “哦呀,一君,想什么呢?”冲田在斋藤面前晃了晃手,此时一番队和三番队正在夜巡。
      入了夜的京都,真是美得叫人落泪。纯洁无瑕的月光洒在都城的每一寸土地上,樱花瓣在月下翩翩起舞,一切都那么宁静,叫人忘了这是一个不太平的年代。
      “没,没什么。”斋藤回过神来。
      “那就好,我还以为一君要变钝了呢~”冲田爽朗地笑了起来。
      一队身着浅葱色羽织的队士们进入了屯所。
      “副长,”斋藤进入土方的房间,冲田在后面跟着,“一番队和三番队巡逻完了,未发现任何可疑迹象。”
      “辛苦了。”土方停下了手中的笔,“你们也去休息吧。”
      “是,副长。”斋藤的回答永远这么干脆。
      “诶~”冲田往前凑了凑,“土方先生不休息也太不公平了吧?”冲田又转向斋藤,“对吧,一君?”
      “副长,我认为您也需要休息。”
      “一君都这么说了,走走走,去外面透口气吧~”冲田拉着土方。
      “喂,总司,别闹!”土方自然是想挣开冲田。
      但是土方还是被拖出来了。夜风拂动土方的长发,一瓣调皮的樱花落在了土方衣领上,月光好像把它衬得更美了。
      土方顿时诗兴大发:“落樱欲解衣……”
      “哈哈哈!”不等土方作完这首发句,冲田就开始笑话他,“土方先生,樱花哪里回去解你的衣服呢,这也太搞笑了吧~”
      土方的诗兴一下子被冲田搅得灰飞烟灭,取而代之的是熊熊燃烧的怒火:“那总司,你说它会去解谁的衣服,难不成是你的?”
      “我可没这么说哦~”冲田调皮地吐了下舌头,“再说,要解,也是解像一君这样的人的衣服吧。”
      “嗯?”斋藤有的吃惊,没想到这个话题会扯到他身上来。
      “哦呀,不早了呢~”冲田打了个哈欠,“一君,土方先生,我先回去了哦~”
      “真是的,”土方望着冲田的背影发牢骚,“不管我作什么发句,都要笑话一通,一定要好好教训他一顿!”
      “副长,那我也先回去了。”斋藤也走了。
      落樱……欲解衣吗……

      未完待续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3-04 16:01
        第二话 不速之客
        “哇啊啊啊啊啊!”
        平助一声凄厉的惨叫,划破了新撰组清早的宁静。
        “怎么了啊,平助,大惊小怪的。”新八白了他一眼。
        此时的平助已经边叫着“水”边冲了出去。新八嘲讽的笑着,喝了一口味增汤。“唔!”新八的表情突然变得十分痛苦,紧接着是一阵快被呛死的咳嗽。
        “新八,还笑话平助,你自己连喝个汤都能呛到啊。”左之也白了他一眼。
        “这汤是谁做的啊!”新八猛地站起来。
        “我做的,有什么意见吗?”冲田悠悠地答道。
        “好辣啊!这么辣的汤要怎么喝啊!”
        “现在正容易感冒,吃点辣的可以祛祛风寒嘛~”
        斋藤舀了一小勺,尝了尝,便放下了勺子:“总司,这汤是辣得过头了。”
        “那今天的汤都先别喝了。”土方喝了一口,皱了皱眉。
        “嘁。”冲田端起碗,喝了一大口。刹那间,他的瞳孔迅速缩小,然后就是一阵剧烈的咳嗽。斋藤摇了摇头,扶着冲田去外面喝水。
        平息了“味增汤事件”后,近藤和土方把“罗刹”的知情者们聚到一起,开了个会。
        “大家听好了,”土方表情严肃,“前几天罗刹在都城中咬死了一户人家,而昨晚巡查正常,这几天要留意了。不要放过任何一个罗刹!”
        “是!”

        今夜的月亮就没有昨天那样可爱了,惨白无力的光,偶尔有云从月旁边匆匆而过。
        起风了,云在天上迅速奔跑,正如冲田和斋藤,他们正在追赶一个发疯的罗刹。
        墙角里有个少女,她正在瑟瑟发抖。眼前,一个纠缠着她的浪士,背另一个长着一头诡异白发、两眼迸发血光的怪物杀掉了。那怪物舔舔刀上的血,狂笑着朝她扑来。
        “噗!”还没等她尖叫,那怪物突然不动了,是斋藤从后面一刀刺穿了它的心脏。但斋藤好像没看见她似的,背过身,利落地把刀上的血甩掉。
        “哦呀哦呀,真不愧是一君啊。”冲田从阴暗的地方走出来,“解决得真快呢。不过,”冲田把目光转向那个。少女,眼里尽是杀气,“这家伙死了之后再解决那个怪物,不是更省事么。”
        少女着实被冲田吓到了。目光里尽是杀气,嘴角微微上扬,手里正握着刀的冲田似乎用气势就能杀掉她。
        “不许动,”刀光一闪,土方的刀尖正对着她的脖子,“敢转过身就杀了你。”
        少女在这三人充满杀意的注视下,昏过去了。
        “呀咧呀咧,土方先生,这下不好办了呢~”冲田收回了刀。
        “总之,先把她带回屯所。”土方也收回了刀。

        未完待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3-05 22:11
          加油啊,楼主!大爱总司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6楼2018-03-09 22:12
            死了几天的我跑来更新了~这次我要连更三话!(因为它们都比较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3-10 16:12
              第三话 副长的小姓
              一番审问后,得知她是上京寻父的雪村千鹤,雪村纲道的女儿。又囚禁了一阵子,决定让她做土方的小姓。
              “千鹤姑娘,”冲田露出腹黑的笑容,“你可真是倒霉啊,副长的小姓可是全队最辛苦的活呢~”(注意这里总司对千鹤的称呼由“千鹤ちゃん”改为“千鹤さん”)
              “总司。”斋藤看了他一眼,示意他别再说了,怕他再说下去会让雪村的意志大打折扣。
              “哦呀哦呀,一君,我又没说错嘛~”冲田站起身,满不在乎地抬了抬肩“千鹤姑娘该去打扫道场了。”
              “诶,冲、冲田先生……”雪村吃惊地睁了睁眼,“我……”
              “不知道道场在哪吧,让一君带你去好了,”冲田拉开门,走了出去,“前几天巡逻时看到有家店在卖很好吃的丸子,我去买点回来。加油哦,千鹤姑娘~”冲田挥了挥手,自顾自地走了。
              斋藤看了看他的背影,舒了口气,随即起身道:“跟我来。”
              “啊,是!斋藤先生!”雪村连忙起身。
              果然啊,夏天已经要到了呢。斋藤坐在道场外面,望着蓝蓝的天空。想来也是,来时是夏,离时是夏,重逢也是夏啊……
              “斋藤先生……斋藤先生……斋藤先生!”
              雪村连叫了他三次他才反应过了。
              “斋藤先生,道场打扫完了。”雪村轻轻擦了一下额上的汗珠。
              “辛苦你了哦,千鹤姑娘~”冲田不知什么时候冒了出来,“那么,土方先生现在口渴了哟~”
              “啊,是!”雪村愣了一秒,才明白冲田的意思。
              “呐,一君,吃点丸子吧~”雪村走远后,冲田才笑着从背后拿出一个纸包。
              “没有……雪村的份吗……”斋藤迟疑了半天才问。
              “土方先生那里还有很多呢~”冲田先往嘴里塞了一个丸子,“难得一君会这么问啊~”
              由于他一边嚼着丸子一遍说话,后半句说得含含糊糊,斋藤并没有听清,只是尴尬地点了点头。
              “呐~”丸子已经下肚,“一君最近总是发呆呐~”
              “是吗……”斋藤也拿起一串丸子。
              “一君该不会是被什么东西给附身了吧?冲田打趣说。
              “总司,不要乱说!””
              “啊哈哈哈哈,开个玩笑嘛,一君干嘛那么严肃嘛……”
              时间仿佛在冲田的笑声中倒流,周围的背景渐渐被记忆冲淡,一切都随着斋藤的记忆,变回到试卫馆的模样……

              “一君,一君~”耳旁响起冲田的声音。
              “嗯?”
              “啊~”冲田凑到他面前,笑得像个孩童一样,塞了一个丸子到他嘴里。斋藤没防备,只好吃了。
              “一君举了那么半天丸子不吃,看得我好着急啊~”
              “总司。”斋藤看着冲田天真烂漫的笑脸,嘴角不由得也向上翘了翘。

              未完待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3-10 16:51
                第四话 诚
                “你行吗?总司可是试卫馆第一哦。”永仓新八用不信任的目光看了看又瘦又小的斋藤一。
                “放马过来吧。”斋藤握好木刀。在这之前,他不知打败了多少个道场的“第一”了。
                “诶~”总司轻蔑地一挑眉,嘴角勾起一丝玩世不恭的笑,“趁你还能问你,先问问你的名字吧~”
                “斋藤,一。”
                “我叫冲田总司。”冲田也摆好姿势,“那新八就给我们当裁判吧。”
                “哦,好。”新八走到两人中间,一挥手,“开始!”
                “唰!”两人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朝对方冲了上去。斋藤发出他惯用的那一招,却意外地被冲田躲过去了;冲田也紧张起来,挥动手中的木刀奋力砍向斋藤。
                “一分!”
                不料两人好像没听到裁判的话一样,继续拼杀着。一旁的左之和平助看得直发愣。整个道场只有两人低沉的咆哮、衣服抖动的哗哗声,还有撞在一起的木刀啪啪作响。
                “哗啦!”道场的门被土方猛地拉开。“你们在干什么!”土方朝着全神贯注的两人大吼,“你们三个,快拉开他俩!”
                两人还没分出胜负,就不得不终止这场比试。
                “没事吧?”土方关切地问了斋藤一句,“总司这家伙出手向来不分轻重,没受伤吧?”
                斋藤摇摇头。
                “你很强哦。”土方。身后的近藤脸上写满了肯定,“刚刚的比试我有看到一点。”
                “可是,你们不介意我用的是左手吗?”第一次有人肯定斋藤的左构,他有点难以置信。
                “诶,原来用的是左手吗?”冲田脸上立马涌出兴奋的笑容,像个刚得到新玩具的孩子似的,“我这辈子居然能见到左利手的武士,真的是太好了呢!”
                斋藤的心里震了一下,他以为冲田会像之前他遇到的那些人一样,因为他是左利手而否定他。没想到,冲田非但没有否定他,还用“武士”二字来称呼他,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不论你用左手还是右手,都不会改变你很强这个事实。”土方的脸上大写着真诚。
                “那,我可以留在这里吗?”斋藤不安地问。
                “当然可以啦!”近藤和蔼可亲地笑着。
                斋藤的脸由于激动而微微泛红,随即深深地鞠了一躬:“真的非常感谢您!”

                “啊~”冲田不知什么时候凑到斋藤面前,笑着往他嘴里塞了一个丸子。斋藤没防备,只好吃下去了。
                冲田总司,还真是个神奇的人啊。因为,他是第一个和斋藤互诉心声的人呢。

                未完待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3-10 17:39
                  第五话 心
                  认识冲田的第一个晚上,斋藤对冲田的称呼就由“冲田先生”改成了“总司”。
                  “呐,一君。”冲田站起身,脸上还是那副微笑,“为什么要来试卫馆呢?只是为了成为一个武士吗?”
                  “不单是这样,我想……得到别人的认可……”
                  “为什么非要得到别人的认可呢?”冲田背过身,“只要自己认可。自己,跟着自己的心去生活,并没有错吧?”
                  “嗯。”斋藤抬起头,冲田依旧背对着他。月光笼罩下的冲田,居然给人一种十分脆弱的感觉,和道场上的那个他,简直判若两人。
                  “一君成为武士,是想守护什么吗?”
                  这个问题问得斋藤猝不及防。想守护什么呢,大概是自己的心吧。
                  “我成为武士啊,是想守护一个非常重要的人。”冲田的语气一转,即使是背对着斋藤,斋藤也能感到,此时此刻,冲田的表情是如此的凝重。
                  “那个人,想成为像关公那样的传奇武将,比我还幼稚吧。但是,”冲田的语气又变得十分坚定,“我一定会守护他,为他斩杀挡在他面前的一切。”
                  这是冲田第一次提到“杀”。
                  风似乎被他的话吓到了,轻轻地跑了起来,树叶沙沙地作响,天上的云也涌动起来,时不时遮住月光。
                  “因为,没有那个人,就没有,冲田总司。”
                  风还没有停下脚步。斋藤额前过长的发被吹起来,双眼流露出吃惊和不解。月下那个略显苍白的背影,似乎一碰就会变成碎片。
                  “土方先生也会和我一起的,一君会吗?”冲田的语气缓和了下来。
                  斋藤已经知道他说的是谁了。
                  “嗯,当然会。”斋藤坚定地说。
                  “谢谢你啊,一君。”冲田转过身来,脸上还是刚才的微笑。
                  风停下了匆匆的脚步,树叶也安分下来,云也不再乱跑,静静地待在月亮旁边。
                  “那真是太好了,”冲田又露出孩童般的笑容,“那样我们不仅能守护近藤先生,还能守护彼此,对吧?”
                  “嗯。”
                  斋藤的心,真正开始跳动了。

                  未完待续……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3-10 18:08
                    加油↖(^ω^)↗,好看,顶一个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3-11 16:55
                      第六话 药
                      斋藤赶到池田屋时,冲田正跪在地上,不停地咳嗽着。鲜红的液体从他的指缝间滴落下来,砸在地上,好像开了一朵朵沾满血的花。
                      风间收回了指向冲田的刀,意欲离开。雪村在一旁帮冲田拍着后背,狠狠地瞪着风间。
                      风间冷哼一声,丢下一句“不想与蝼蚁纠缠”就消失了。
                      “总司,怎么了?”斋藤赶忙上前。
                      “一君,我没事~”冲田努力挤出一丝笑容,虽然他杀的满脸是血,但这笑容给人的感觉还是那样亲切,“这些血都是别人的,咳嗽也是别人的血呛进喉咙才引起的~”
                      冲田故意强调了“别人”二字。
                      “真的吗?”斋藤不放心。
                      “嗯,我没事的,别……担心……”话没说完,冲田只觉得天旋地转,眼前一黑,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总司!总司……”“冲田先生!……”

                      再次醒来时,冲田正躺在自己的被窝里。斋藤坐在他旁边,平静的眼神里似乎多了一丝焦急。
                      “总司,你醒了啊。”见冲田醒来,斋藤眼里的焦急立马变成了欢喜。
                      “哦呀,我从昨晚一直睡到现
                      在?”
                      “嗯。”斋藤起身,“我去给你拿饭和药。”
                      斋藤端来一个小架子。那上面有一碗白花花的米粥,一碟小菜,几颗金平糖,还有一个小纸包。
                      不用想,那纸包里包的是石田散药。
                      “哦呀,石田散药的话,要一君喂才吃呢~”冲田又开始孩子气。
                      “不吃就算了。”虽然嘴上这样说,但斋藤还是坐下来,把粥碗端到他面前,“先把饭吃了。”
                      “是是~”冲田笑眯眯地接过碗。
                      碗空了。斋藤把空碗送出去,拿进来的是一杯热乎乎的水。
                      “吃药。”那包石田散药被斋藤倒入杯中,他用勺子在里面轻轻搅了搅,便把里面黑乎乎的药送到了冲田嘴边。
                      “啊呀,一看就很苦。”冲田故意做了个厌恶的表情。
                      “快吃。”斋藤面无表情地举着勺子。
                      “好吧~”勺子轻轻送入冲田的口中。怪了,每回土方先生给他吃药他都满地打滚,把药吐得到处都是,土方先生就强行灌药。今天怎么这么乖?斋藤想。
                      “有一君在,连这么苦的药都是甜味的呢~”冲田笑得很开心。
                      斋藤扫了一眼一旁的金平糖,就剩下两三颗了。
                      怪不得是甜味的。

                      未完待续~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3-15 22:08
                        第七话 守
                        一番简短的会议后,冲田被强行留下来休息一天,由斋藤和左之出去巡逻。
                        “真没想到总司那家伙那么喜欢出来巡街啊!”左之晃悠着长枪,想起刚刚冲田很着急的样子,还有土方拧成一团的眉毛,忍不住和斋藤打趣。
                        斋藤并没有回应他。今天耳旁滔滔不绝的声音不是冲田的,习惯性地认为不是在和他说话。
                        “哎呀,斋藤,你还真是不给我面子呢!”左之说了半天,才发现斋藤在聚精会神地巡街,并没有认真听他说话,“我说了这么多,连头都不点一下?”
                        听到左之叫了他的名字,他才反应过来,转过头,一副“有在和我说话吗”的表情。
                        “嗯,是……是啊。”左之硬生生地换掉了刚到嘴边的“除了你我还能跟谁说话”,斋藤一向话少,说了这句话不知道又会发生什么尴尬事儿。
                        “抱歉,我把注意力放到大街上了。”
                        “没关系,我们本来就在巡街嘛!”
                        这场对话就尴尬地结束了。

                        傍晚的巡逻归来,这便是队士们的自由时间了。
                        “哦呀,一君巡逻回来了啊~”
                        斋藤抬起头,冲田正坐在房顶上惬意地乘凉。
                        “啊,是啊。总司你怎么在这种地方?你不是……”
                        “屋子里很闷,房顶上很凉快,一君也上来休息一下吧~~”冲田打断了斋藤的话。
                        “好。”斋藤走向一旁的梯子。
                        “来,一君~”冲田笑着伸出手,把斋藤拉了上来。
                        斋藤刚坐定,背后轻轻压来一股可靠的温暖。冲田活泼的碧绿的眼,此时也安分下来,意味深长地望着远方的残阳。
                        “总司……”
                        “一君也靠在我身上吧。”冲田握住了斋藤的手。
                        不知是不是夕阳的关系,斋藤的脸颊有点泛红。冲田用的是惯有的语调,也猜不出他现在的表情。
                        “近藤先生和土方先生,有他们所追逐的理想;新八、左之还有平助,他们三个早晚都要自立门户,再娶妻生子,过上幸福的生活。呐,一君,我能做的……”冲田的另一只手,伸向在天边挣扎的残阳,似乎想抓住什么,但是,什么也没有。
                        冲田说的,斋藤都心知肚明。
                        “如果近藤先生和土方先生的理想实现了,他们还会需要我吗?”碧绿的眸子似乎蒙上了一层忧伤。冲田依旧举着那只手,果然啊,连眼前的东西都抓不住呢。
                        “当然会。”斋藤毫不犹豫地回答他。
                        “那就太好了。”冲田似乎松了口气。马上又恢复到他惯有的语调说:“我的后背就交给一君了呢,一君,也请放心地把后背交给我吧~”
                        斋藤沉默了一下,轻轻地靠在冲田温暖的背上。
                        放心吧,我会守护好你的后背的。

                        未完待续……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3-18 14:14
                          干巴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3-19 21:39
                            该楼层疑似违规已被系统折叠 查看此楼


                            回复(4)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3-22 20:01
                              接上楼:

                              “对!”总司点了点头,满脸都是阳光的笑容。
                              “好,总司。那么我们去练习吧!”
                              “好!~”

                              未完待续……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03-22 20:03
                                第九话 困
                                “一君,你在干什么呢?”
                                冲田不知什么时候趴在了斋藤旁边。斋藤正聚精会神地整理着文案,没有注意到身边趴了一个人。
                                “啊,我替副长整理一下文案。”斋藤边写边说。
                                “这些不是一君的活吧?”冲田一手托着下巴,另一只手摆弄着斋藤围巾的下摆,“一君也不知道放松一下嘛~”
                                斋藤没作声,继续写着。
                                “一君不困吗?”冲田打了个哈欠,“要换我的话,早就该睡着了呢~”
                                斋藤还在写。
                                “打扰了,斋藤先生,冲田先生。”雪村端着两杯茶进来,“请用。”
                                “哦呀,千鹤姑娘来的正好啊!”冲田笑呵呵地起身,“谢谢你送茶过来呢~不过……”冲田故意顿了一下。
                                “怎么了吗,冲田先生?”雪村不解地望望他。
                                “能不能麻烦你把书房的书本都拿出晒晒呢?”冲田故意做了个担忧的表情,“夏天书本很容易受潮的。”
                                “哦,我马上去做!”雪村放下茶,朝着书房小跑过去。
                                “一君,别写了。”冲田拉拉斋藤的衣摆,“我请你去吃荞麦面吧~”
                                “总司,等……”
                                “走嘛~”冲田抱住了斋藤的右臂。
                                斋藤拗不过冲田,只好和他一起出来了。
                                街上还是一如既往的热闹,由于“池田屋事件”的关系,这一路都没有碰到闹事的浪人。
                                “一君,这里沾到菜叶了呢~”冲田笑着指了指斋藤的嘴边。
                                “有吗?”斋藤似乎忘记了昨晚的那件事,抬起手擦了擦。
                                “哎呀,是在这儿啦~”见斋藤完全没擦到地方,冲田伸出手,用食指的指肚轻轻擦了下斋藤的下唇,又轻轻放进斋藤的嘴里。
                                “总司!”斋藤情不自禁地红了脸。
                                “哦呀,一君又露出这样可爱的表情了呢~”冲田收回手,开心地大笑起来。
                                “你是故意的吧。”斋藤想起昨晚的事,脸似乎又红了。
                                “不是啦~哈哈~一君怎么那么可爱嘛~”
                                斋藤把视线从欢笑的少年身上移开,想让脸上的红云尽快散去。
                                回到屯所,雪村已经把书房里的书书本本都晾出来了,正在一旁擦着汗。
                                “辛苦你了哟,千鹤姑娘。”冲田笑眯眯地背着手朝她走去,“来,伸出手。”
                                “诶,哦。”雪村愣了一下,还是乖乖地伸出了双手。
                                见她伸出的是手背,冲田拿出一只手,把她的手翻成手心,又把背后那只手拿出来,放在雪村手中。
                                “诶,冲、冲田先生……”雪村有点害羞,不知道冲田要干什么。
                                “奖励你的。”冲田松开那只手,一大把糖果落到雪村手中,“我。先走啦~”冲田转过身,摆摆手。
                                “十分感谢!”雪村捧着那一大把糖,脸激动得通红,朝冲田的背影鞠了一躬。
                                不知怎么的,这一幕看得斋藤心里怪怪的,也说不上来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回复
                                21楼2018-03-26 14:06
                                  第九话 困
                                  “一君,你在干什么呢?”
                                  冲田不知什么时候趴在了斋藤旁边。斋藤正聚精会神地整理着文案,没有注意到身边趴了一个人。
                                  “啊,我替副长整理一下文案。”斋藤边写边说。
                                  “这些不是一君的活吧?”冲田一手托着下巴,另一只手摆弄着斋藤围巾的下摆,“一君也不知道放松一下嘛~”
                                  斋藤没作声,继续写着。
                                  “一君不困吗?”冲田打了个哈欠,“要换我的话,早就该睡着了呢~”
                                  斋藤还在写。
                                  “打扰了,斋藤先生,冲田先生。”雪村端着两杯茶进来,“请用。”
                                  “哦呀,千鹤姑娘来的正好啊!”冲田笑呵呵地起身,“谢谢你送茶过来呢~不过……”冲田故意顿了一下。
                                  “怎么了吗,冲田先生?”雪村不解地望望他。
                                  “能不能麻烦你把书房的书本都拿出晒晒呢?”冲田故意做了个担忧的表情,“夏天书本很容易受潮的。”
                                  “哦,我马上去做!”雪村放下茶,朝着书房小跑过去。
                                  “一君,别写了。”冲田拉拉斋藤的衣摆,“我请你去吃荞麦面吧~”
                                  “总司,等……”
                                  “走嘛~”冲田抱住了斋藤的右臂。
                                  斋藤拗不过冲田,只好和他一起出来了。
                                  街上还是一如既往的热闹,由于“池田屋事件”的关系,这一路都没有碰到闹事的浪人。
                                  “一君,这里沾到菜叶了呢~”冲田笑着指了指斋藤的嘴边。
                                  “有吗?”斋藤似乎忘记了昨晚的那件事,抬起手擦了擦。
                                  “哎呀,是在这儿啦~”见斋藤完全没擦到地方,冲田伸出手,用食指的指肚轻轻擦了下斋藤的下唇,又轻轻放进斋藤的嘴里。
                                  “总司!”斋藤情不自禁地红了脸。
                                  “哦呀,一君又露出这样可爱的表情了呢~”冲田收回手,开心地大笑起来。
                                  “你是故意的吧。”斋藤想起昨晚的事,脸似乎又红了。
                                  “不是啦~哈哈~一君怎么那么可爱嘛~”
                                  斋藤把视线从欢笑的少年身上移开,想让脸上的红云尽快散去。
                                  回到屯所,雪村已经把书房里的书书本本都晾出来了,正在一旁擦着汗。
                                  “辛苦你了哟,千鹤姑娘。”冲田笑眯眯地背着手朝她走去,“来,伸出手。”
                                  “诶,哦。”雪村愣了一下,还是乖乖地伸出了双手。
                                  见她伸出的是手背,冲田拿出一只手,把她的手翻成手心,又把背后那只手拿出来,放在雪村手中。
                                  “诶,冲、冲田先生……”雪村有点害羞,不知道冲田要干什么。
                                  “奖励你的。”冲田松开那只手,一大把糖果落到雪村手中,“我。先走啦~”冲田转过身,摆摆手。
                                  “十分感谢!”雪村捧着那一大把糖,脸激动得通红,朝冲田的背影鞠了一躬。
                                  不知怎么的,这一幕看得斋藤心里怪怪的,也说不上来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未完待续……


                                  回复
                                  48楼2018-03-26 15:24
                                    第九话 困
                                    “一君,你在干什么呢?”
                                    冲田不知什么时候趴在了斋藤旁边。斋藤正聚精会神地整理着文案,没有注意到身边趴了一个人。
                                    “啊,我替副长整理一下文案。”斋藤边写边说。
                                    “这些不是一君的活吧?”冲田一手托着下巴,另一只手摆弄着斋藤围巾的下摆,“一君也不知道放松一下嘛~”
                                    斋藤没作声,继续写着。
                                    “一君不困吗?”冲田打了个哈欠,“要换我的话,早就该睡着了呢~”
                                    斋藤还在写。
                                    “打扰了,斋藤先生,冲田先生。”雪村端着两杯茶进来,“请用。”
                                    “哦呀,千鹤姑娘来的正好啊!”冲田笑呵呵地起身,“谢谢你送茶过来呢~不过……”冲田故意顿了一下。
                                    “怎么了吗,冲田先生?”雪村不解地望望他。
                                    “能不能麻烦你把书房的书本都拿出晒晒呢?”冲田故意做了个担忧的表情,“夏天书本很容易受潮的。”
                                    “哦,我马上去做!”雪村放下茶,朝着书房小跑过去。
                                    “一君,别写了。”冲田拉拉斋藤的衣摆,“我请你去吃荞麦面吧~”
                                    “总司,等……”
                                    “走嘛~”冲田抱住了斋藤的右臂。
                                    斋藤拗不过冲田,只好和他一起出来了。
                                    街上还是一如既往的热闹,由于“池田屋事件”的关系,这一路都没有碰到闹事的浪人。
                                    “一君,这里沾到菜叶了呢~”冲田笑着指了指斋藤的嘴边。
                                    “有吗?”斋藤似乎忘记了昨晚的那件事,抬起手擦了擦。
                                    “哎呀,是在这儿啦~”见斋藤完全没擦到地方,冲田伸出手,用食指的指肚轻轻擦了下斋藤的下唇,又轻轻放进斋藤的嘴里。
                                    “总司!”斋藤情不自禁地红了脸。
                                    “哦呀,一君又露出这样可爱的表情了呢~”冲田收回手,开心地大笑起来。
                                    “你是故意的吧。”斋藤想起昨晚的事,脸似乎又红了。
                                    “不是啦~哈哈~一君怎么那么可爱嘛~”
                                    斋藤把视线从欢笑的少年身上移开,想让脸上的红云尽快散去。
                                    回到屯所,雪村已经把书房里的书书本本都晾出来了,正在一旁擦着汗。
                                    “辛苦你了哟,千鹤姑娘。”冲田笑眯眯地背着手朝她走去,“来,伸出手。”
                                    “诶,哦。”雪村愣了一下,还是乖乖地伸出了双手。
                                    见她伸出的是手背,冲田拿出一只手,把她的手翻成手心,又把背后那只手拿出来,放在雪村手中。
                                    “诶,冲、冲田先生……”雪村有点害羞,不知道冲田要干什么。
                                    “奖励你的。”冲田松开那只手,一大把糖果落到雪村手中,“我。先走啦~”冲田转过身,摆摆手。
                                    “十分感谢!”雪村捧着那一大把糖,脸激动得通红,朝冲田的背影鞠了一躬。
                                    不知怎么的,这一幕看得斋藤心里怪怪的,也说不上来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未完待续……


                                    回复
                                    49楼2018-03-26 15:24
                                      死机了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0楼2018-03-26 16:21
                                        棒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1楼2018-03-27 21:41
                                          第十话 醋
                                          “总司,你给我站住!”平助嗷的一声蹿出来,把正在悠闲地散步的冲田吓了一跳。
                                          “怎么了吗,平助?”冲田不解地看着他。
                                          “总司,你刚才……”平助脸一红,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你刚才,是不是给千鹤糖了!”
                                          “是啊,怎么了吗?”冲田依旧一头雾水。
                                          “还碰了她的手?”平助满脸通红,双手抱着头,似乎冲田再回答一句“是啊”他就会抓狂。
                                          “是啊,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冲田还是那样平静地说。忽然,他好像意识到了什么,带着猜测的语气缓缓开口:“平助,难不成你对千鹤姑娘……”
                                          “啊!**!”平助像疯了似的跳着脚,“你不知道千鹤的脸刚刚有多红!啊啊啊啊!”
                                          “你不知道你的脸现在有多红。”冲田见平助这副样子,强忍着笑,“你可真是直白啊,平助。噗哈哈哈哈!”望着还在抓狂的平助,冲田再也忍不住了,捧着肚子哈哈大笑。
                                          “你笑什么啊,这有什么好笑的!”平助瞪着冲田,脸上的红晕一点也没有消散,“男人有这种心情很正常啊!”
                                          “好好,平助,我对千鹤姑娘并没有那种感情啦~”冲田停下了捧腹大笑,“要不要我帮你向千鹤姑娘说一声呢?”
                                          “绝对不可以!!!”平助的脸就像个熟透的苹果。
                                          “好好,我不说~”冲田转过身摆摆手,意欲离开。
                                          “等一下,总司!”平助抓住冲田的衣摆,有点不好意思地开口,“你的糖,难得只给千鹤一个人吗?”
                                          “那是她干活的奖励啦~”冲田笑了笑,“我也给一君了呀~要是想吃的话,可以蹭蹭他们俩个的~”

                                          “千鹤姑娘,坐我旁边吧~”
                                          晚饭时间,雪村刚一进门,冲田拍了拍自己旁边的空位,招呼她来那里坐。
                                          “是!”雪村朝那个位子走过去。
                                          “千鹤!”果然,平助像弹簧一样一下子跳了起来,抓住雪村的胳膊,“总司那里有什么好的,坐我这吧!”
                                          “诶,嗯……”雪村貌似被他的突然给吓了一跳,红着脸结结巴巴地答应了。
                                          “哟,平助,”冲田刚想说什么,却被左之打断了,“像小千鹤这样可爱的女孩子,当然是要坐我旁边啦!对吧?小千鹤?”
                                          “喂,左之,小千鹤明明要坐我这里的!”
                                          “唉,平助,看来你还不懂女孩子都喜欢像我这样成熟的男人的道理啊……”
                                          冲田使出浑身力气强忍着笑,手中筷子夹住的鱼也在颤抖。斋藤还像往常一样,安安静静地吃自己的饭,好像什么事都和他没关系。
                                          “都给我安静!”土方冲着一旁吵吵闹闹的两人大吼一声,雪村愣在一旁有点不知所措。随即土方放缓语气,望着雪村:“你,坐我旁边。”
                                          “是!”雪村最终坐在了土方旁边。
                                          “啪嗒!”冲田筷子一松,鱼一下子掉进了味增汤中,笑声再也止不住了,冲田捧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
                                          “总司,要笑给我出去笑!”
                                          “是是~土方先生~”

                                          未完待续……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2楼2018-03-29 21:58
                                            第十一话 诗〔前篇〕
                                            “总司!”
                                            嗷的一声,像利剑般冲出书房,穿过一条条走廊,贯穿了正悠闲地坐在道场外、津津有味地翻看着《丰玉发句集》的冲田的双耳。
                                            不妙!冲田连竹签上最后一颗丸子也没顾上吃,赶紧把发句集揣进怀里,匆匆忙忙地跑了。
                                            “总司!你***出来!”土方两眼仿佛冒着金光,气势汹汹地拉开冲田房间的门。房间里什么也没有,土方环顾了一下,随即拔出刀,疯了般地朝道场奔去。
                                            风一样的土方差点闪瞎了练剑归来的大家的双眼。
                                            “土方先生,是不是石田散药吃多了……”平助愣了半天。
                                            “可能吧……”新八也愣了半天。
                                            “总司!”猛地一下,土方拉开了道场的门。只有斋藤一个人在整理着木剑,看到土方这副样子,有点吃惊。
                                            “副长,您找总司吗?”愣了半天,斋藤才问。
                                            “是啊!那家伙去哪了?”土方眼中迸发的金光仿佛更亮了,照得斋藤目瞪口呆。
                                            “总……总司刚刚走了……”
                                            “总司,我要扒了你的皮!”土方怒吼一声,提着雪亮的刀扬长而去。

                                            “总司?”斋藤从道场回来,发现冲田正在自己的房间里。
                                            “哦呀,一君回来了呀~”冲田笑眯眯地拍了拍榻榻米,示意斋藤坐过来,“给你看个好玩的东西。”
                                            斋藤关上门,坐在冲田旁边。冲田把手中的发句集往斋藤那边放了放。一首发句映入斋藤眼帘:
                                            “三月有佳日
                                            细雨斜斜且入水
                                            深浸清池底”
                                            斋藤轻轻皱了皱眉:“是你写的吗,总司?”
                                            “怎么会嘛,哈哈哈……”冲田笑得连本子都拿不稳了,“看看下一篇……”
                                            又是几篇不知所云的发句,冲田早已笑得直不起腰,斋藤觉得这些发句是出自青涩懵懂的少年之手,但这字迹,又貌似在哪见过……
                                            “喂,斋藤。”门外响起土方阴森森的声音,“'总司那家伙,在你这里吗?”
                                            “副长。”斋藤拉开门,土方环顾了一下,确定屋子里只有斋藤一个人,才悻悻地离开。
                                            “哦呀~”土方走远后,冲田拉开柜门,从里面出来,“看样子,土方先生是把所有的房间都找了一遍呢~”
                                            “应该是吧。”斋藤关上门,“不过副长为什么要到处找你呢?”
                                            “一君还真是迟钝呢~”冲田笑着摸出发句集,“当然是因为这个啦~”
                                            原来,斋藤所认为的那个“青涩懵懂的少年”,就是土方岁三啊。
                                            “不过,三月佳日,还真挺想看看的。”冲田收起发句集,“要是能和一君还有近藤先生一起看,就更好了呢~”
                                            “嗯,来年一起看吧。”斋藤回应。

                                            未完待续……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3楼2018-04-01 14:10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4楼2018-04-01 16:34
                                                以下内容要跟阿薄脱线了(什么时候在线过啊)当然,跟历史也要脱线(这个其实也没上过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6楼2018-04-04 18:27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7楼2018-04-04 22:55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8楼2018-04-08 20:4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9楼2018-04-09 19:11
                                                        暖暖暖暖暖暖暖暖暖暖暖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0楼2018-04-09 21:42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1楼2018-04-15 21:01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2楼2018-04-22 1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