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我的身体已经...吧 关注:3,820贴子:3,884
  • 3回复贴,共1

【25】初次登校哦【WEB】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WEB:
https://ncode.syosetu.com/n3881dn/




文筆不好 能看見很多重複字眼
沒仔細再看過 錯字可能很多


回复
1楼2018-03-01 01:13
    被吞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6-02 09:32
      隔日,在馬車的停車場被迪蒂目送後,我獨自一人朝著"索爾奧斯"的談話室前進。
      昨天因為學校的系統和想像中的有所差異,於是我回到家後便詢問了下迪蒂,令人驚訝的是這個學園並不存在固定的教室,也沒有所謂的固定座位。與此相對有著的是"索爾奧斯"的人們時常聚集的談話室,如果有什麼需要聚集起來傳達的事,都在談話室進行。


      (怎麼辦...前世的記憶完全派不上用場)


      更令人驚訝的是授課方式。以我的知識看來,學校的課程基本上都是在固定的時間上固定的課程,但這個學園卻能由自己來選擇課程。但所屬於索爾奧斯,如果沒有修完索爾奧斯的必修科目就無法進級...


      (與其說是國小國中,這比較類似大學吧...嘛、無論是哪個都沒去過,所以也不怎麼清楚就是了...)


      深深地嘆了口氣後,我看向別在衣服上那刻有紋章的小徽章。這似乎就是所屬於索爾奧斯的證明。在我完全不知情的情況下,迪蒂去領了這個並在今天早上要出門時遞給了我。


      (因為周圍的人都幫我辦好了,所以我什麼都不知道呢...就是因為這樣,變成一個人時才會格外不安阿...)


      瞄著走在周圍的同學們的徽章,我跟在了與自己同種徽章的人後頭。


      (誒誒,我就是不知道談話室的位置啦! 真不好意思哦!)


      我在心中惱怒了起來。雖然問了迪蒂怎麼走,但卻完全沒能記住,也當然的沒法在腦中做出地圖路線。於是就先跟在了和自己相同目的地的人們後方。


      (我...難道是路癡嗎...)


      察覺到自己的新技能的我非常幸運地抵達了與自己有著相同徽章的人們所聚集的談話室。
      被稱為談話室的房間比想像中的要寬廣,各處都有著隔板、椅子、桌子與沙發擺著。從我的觀點看來,就像是個有點時髦的大家庭餐廳。
      看其他人都隨意坐下,或是找個不擋路的地方站著,我煩惱起該怎麼辦而四處張望時,從對面有個手揮得跟個笨/蛋一樣快的傢伙。


      (那個笨/蛋,太顯眼了啦...)


      看著注意到我而靠過來的薩赫,我不禁扶額嘆氣。


      「早安...薩赫先生...」


      畢竟他靠過來了,我總之先擺出個有些抽搐的笑容打招呼。


      「早安,米雅妮大人。意外的有些晚來耶,難道迷路了?」


      「才、才沒...有...哦」


      能夠沒有迷路的抵達這裡可以說根本是個奇蹟,讓我很難斷言自己並沒有迷路。


      啪! 啪!


      在我們交談時,有個人在談話室的中央附近拍拍手,於是大家就同時望向了那個人。


      「呀! 今年入學的索爾奧斯的人們來這!」


      比我們要大上一圈的男性露出可以說是非常爽朗的笑容環視周圍,這麼說道。


      (人們...也就是說,可能在這裡還有別的班級的人混進來了? 確實是沒有說這裡是索爾奧斯專用的談話室呢)


      我一邊想著這種事,一邊和大家一起靠近那個人。


      「嗯...都來了呢。總之先來自我介紹吧! 我的名字是『加里斯‧耶裘』。別看我這樣,我已經3年級了,而且還是被任命為索爾奧斯的班長的人! 輕鬆地喊我前輩就行,請多指教囉」


      用著像是會在社交界上用的語氣來自我介紹著的他說得挺像模像樣的。


      (班長什麼的,總覺得聽起來真帥! 和所謂的學級委員是差不多的東西麼? 不過年紀比我們還大吧...話說回來,沒有班導嗎? 嗯~...我前世的知識還真的派不上甚麼用場呢)


      我一面苦惱著一面再次望向加里斯前輩。比我要高的兩顆頭左右的身高,加上很符合所屬索爾奧斯的肌肉。從短茶髮之間能夠看見的粗眉毛那堅定的形狀,正顯示出他是個活潑的青年。他露齒一笑的模樣還算挺帥氣,讓聚集起來的千金中的幾位都進入了乙女狀態。


      (大概就是那種最愛運動、疼愛後輩的爽朗形前輩吧?)


      我用前世讀過的書與動畫的常識擅自評估著他。


      「那麼艱難的話題就到此結束吧」


      明明爽朗前輩正在說明,我卻因為妄想而完全沒聽進去。


      (嗚嗚...米雅妮...令人痛恨的失誤阿...)


      「接下來要帶你們逛一圈學園,跟著我」


      這麼說著的加里斯前輩準備從談話室出去,於是大家便紛紛跟著走了出去。


      「怎麼了,米雅妮大人? 不去嗎?」


      薩赫看到在眾人移動中不動的我感到奇怪而搭話著。


      「誒、阿,嗯...要去的」


      轉換思緒面向大家準備跟去時,我察覺到盯著自己的視線而看過去後,在那的是個有著一頭與其說是金色,不如說是栗色的一個有著波浪短髮的嬌小少女。
      她那翡翠色的瞳仁與我金色的眼眸隊上的瞬間,她就慌張地向是逃跑一般朝著大家的方向跑去...


      然後在什麼也沒有的地方重重的摔了下去。


      「「......」」


      時間瞬間凍結,我與薩赫不禁紛紛凝視起趴在地上的少女。不幸的是,現在在談話室的只剩下我們,以及在遠處靜觀著的上級學生們。


      「那、那個...沒事吧?」


      我下定決心的朝倒在地上的物體搭話後,物體便抖了下立刻跳起,然後很厲害的就那樣站立了起來。


      (這孩子怎麼回事...這運動神經到底算好還壞啊?)


      本來背對著我的少女回頭望向因眼前的光景而愣住的我。


      「偶、偶沒似(我沒事)」


      少女鼻子泛紅並淚目著。


      (難道是臉著地嗎)


      「完全不是沒事阿」


      我慌張地拿出手帕想要壓在她的鼻子上時,


      「啊! 怎麼能弄髒那麼漂亮的手哇啊!」


      她想要阻止我而湊近,然後就這麼與我的頭相撞。
      一般來說應該是兩人都會感到疼痛的,但多虧了往常的那個,我完全不痛,因疼痛而抱著頭的只有她一人。


      「呃、那個...抱歉,你沒事吧?」


      「沒、沒事」


      對著手持手帕守望著她的我,少女不停地說沒事,並將放在額頭上的手放開。


      「喂,那麼悠閒的聊天好嗎? 大家都走了欸」


      雖然很想問問薩赫到底是哪隻眼睛覺得這對話很悠閒,但察覺到被扔下後的我立刻就站起身確認周圍,確實已經看不見走在前方的大批人馬了。


      「糟糕! 被扔下了」


      「對、對不起! 都是我的錯」


      轉向用顫抖的聲音道著歉的她後,她滿臉蒼白的不停落著淚。看到這大哭模樣,讓我和薩赫都不禁一楞。


      「不、不用哭成這樣也沒關係的唷」


      「對、對阿...總覺得像是我們惹哭的」


      因為她實在是動搖的太過厲害,我與薩赫都不禁安慰起了她。


      (阿勒? 等等...平時的話,我遇上這種緊急事態也會慌張地失去冷靜的阿...明明身邊無論是迪蒂還是瑪姬露卡都不在,為什麼我能這麼冷靜?)


      發現這件事的我再次望向她。原因恐怕就出在她身上吧。看到有人先在自己面前動搖成這樣,該說是反面教材嗎? 或許是因為這樣才反過來變得冷靜的吧。


      「嘛,先不論這事...比起這個,大家到底去哪了啊?」


      「撒? 別問我」


      (稍微期待了下你的我真是笨/蛋)


      先不管眼前這瞬間背叛我期待的傢伙,因為被扔下這件事嘆息了下後,我開始認真尋思了起來。


      (開學當天就搞砸了...怎麼辦...阿阿阿、糟糕,我也開始慌張了阿阿)


      就在我快要變身成破壞神時,有個戰戰兢兢的聲音向我們搭話。


      「那、那個...大家或許是...去、去鬥技場了...吧...」


      小波浪用著小到快聽不見的聲音給我們帶來了希望之光。


      「鬥技場?」


      「咿咿! 對不起,我這種人不該說話的」


      聽到薩赫隨口反問,小波浪非常的害怕。


      (難道這孩子害怕男生?)


      「鬥技場是指甚麼?」


      「咿咿! 對不起,我這種人不該說話的」


      (嗯...這孩子只是單純很膽小呢。而且精神還是相當脆弱的豆腐)


      一邊對於與薩赫獲得的反應相同而受到打擊,我一邊努力露出微笑,為了不讓她害怕的溫柔問道。


      「不用那麼害怕也沒關係的,你說鬥技場怎麼了嗎?」


      「呃、那個...剛才...耶裘前輩有提到鬥技場的一些事情...所以想說可能...」


      耐心的聽完她那越漸越小聲的話後,我看向薩赫,於是他便嚴肅的搖了搖頭。


      (那什麼意思? 沒在聽前輩的話? 還是不知道鬥技場在哪? 是哪個阿)


      包含著這層想法,我瞇起眼盯著他。於是,


      「兩者都是」


      他就像是聽到了我的心聲般這麼回道。於是我再次對他失望地嘆了口氣。


      「阿、你這傢伙! 明明你也沒聽,也不知道位置吧!」


      大概是明白了我的舉止包含的意思,薩赫抗議著。明明在這種時候直覺就很敏銳...


      「那個...位置的話...那個...我知道的...」


      我握住小聲的這麼說著的她的手,並把她拉近自己。


      「真的? 拜託帶我們去! ...那個...」


      到了現在我才發現自己不知道小波浪的名字。


      「阿...那個...我是『莎菲娜‧卡爾夏那』。米雅妮大人」


      明白我話語停下的理由的她,莎菲娜這麼自我介紹著。




      (25完)


      回复
      4楼2018-06-02 1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