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传说吧 关注:145,110贴子:10,324,952
  • 32回复贴,共1

[贺文]《并肩》(明弗/阿瑞斯视觉)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2-28 20:52
    【0】
    我不知道,是否有人能救救他。
    是否有人能还给赵公明一颗跳动的心脏。
    【1】往事成烟
    那三个孩子,一个走上了偏执的道路,不知所踪;一个背弃所有人,失掉了初心;而这最后一个,也不知是为了谁,从头到尾换了一个摸样。
    赵公明也许并不是走我给的那条路走的最好的那个人,但毫无疑问的,他拼尽全力使自己足够优秀。道道尔的军神,从无败绩的赵公元帅,冷酷果断,在敌人眼中理智到可怕。他只是还没找到他的方向,但至少他没有偏离,没有距我给的道路越行越远。他的路,更像是与我的指引平行,只需要一个契机,总能行上正轨。
    那只是曾经。
    他自己走下了神坛,褪了龙袍,换上了红衫,我不知道那一副墨镜遮住了多少东西,我只知道他脸上的笑异常刺眼。谁见了他的哀伤?谁懂了他的时光?
    他是孤独的,我曾以为。
    号令千军万马,漠视着染红那片土地的血腥。他踏着敌人于同伴的尸骨,缓慢而坚定地前行,眼中只有目的,没有生命。他是巅峰,是指引,遗世独立。
    他们以为我教出了一个王者,其实我只教出了一个孤独的孩子,可有一人与他并肩?
    也许是有的。
    弗雷走的那天晚上,我在旁边看着。我本能够阻拦他,但我又不能阻拦他。黑色的羽翼挡住了他的温暖,冰凉的雨滴封冻了他金色的心。我本应抓了他回去,但我的私心却让我放任他离开。我想,另一个人也一样。
    二十四颗定海神珠的光芒十分黯淡,雨水冲刷着他如霜的面庞,意外的显出些柔和与无措。不过也可能只是错觉。太久没有人看到过赵公明的这般模样,成长与岁月夺走了他太多东西。
    “弗雷。”他还是站了出来,喊出这两个字的声音有点嘶哑。前方的身影顿了一下,没有回头。
    “弗雷。”他清冷的声音十分清晰,似乎在无尽黑暗中染上了一丝绝望,严肃紧绷的面上终于有了一丝松动,如海面上的浮冰般分崩离析。
    弗雷终于停了下来。
    “为什么?”赵公明这句话掐头去尾,问得没头没脑,不知所谓何事。为什么背叛?为什么欺骗?还是为什么离开?那个雨夜,弗雷没有回答赵公明,只是轻轻回了头,刹那闪电的光映得他脸色苍白,眼中红光妖冶。他或是失了神智,或是不想回答,赵公明终究没能得到一个答案。
    弗雷脚踏出最后一道结界的瞬间,赵公明的声音骤然响起:“弗雷,你要给朕记得,你给过朕一个约定。”弗雷的脚步丝毫没有停留,似乎无所留恋,或许只有我注意到——他持着胜利之剑的手正在微微颤抖。
    世界的残忍,是叫曾可相拥取暖的二人,永世分离。
    那天赵公明在雨中站了很久,那雨似凌厉的冰刃,一层层剥下他面上的冰霜,白发湿答答地贴在耳边,他早已失了往日沉着指挥目空一切的张扬风姿,难得狼狈。我看见他轻颤的身影,好像随时会倒在这咆哮的狂风中,融进这无边的夜。定海神珠越发的黯淡,最终似是失了力道,突兀的掉在了地上,滚进了草丛。黑袍上的金龙在雨中没有了光彩流转,威严尽失,仅余浓浓的哀伤。
    我摇摇头,转身离开。
    我帮不了他。
    谁都帮不了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2-28 20:52
      给大佬dddd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2-28 21:0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2-28 21:3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2-28 21:3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2-28 21:41
              【4】岁月如梦
              和平太久的道道尔再一次拉开了警戒。
              故人归来,却再无金色阳光,只余大敌当前。
              我万没有想到弗雷会以这样的方式回来。重伤赵公明,重伤道道尔一众人,搞出这么大的动静却又带着昏迷的托尔和东方爱坦然的走进学校,并以东方爱的管家自居。他变了很多,终究是回不去。虽然没有了多年前那个雨夜他眼中的红光妖冶,可也是没了同阳光般的纯粹与温暖。我不知道他这些年受了多少苦,那时放他走已是我的失职,后来道道尔也必定派了人去寻他,我也无权阻止,而作为道道尔曾经的金色阳光,外面想取他性命的人更是多不胜数。我知道赵公明胸口上的伤从何而来,却想象不出当他被胜利之剑贯穿身体的一瞬心中是何感想。他为一个人颓废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见面却收到的是如此一份“大礼”——弗雷如何会对他下杀手?他的定海神珠早已在那天遗失在了哀伤中,当他终于又见到了弗雷,终于又等回的那颗,用处居然是给自己保命,想想还真是讽刺。弗雷回来了,他的回来又让他有多痛?痛里又有多少快乐?便是这么多年的痛,这么多年的疯癫,支持他寂寞地撑到现在。
              我喜欢看他们胡闹,喜欢看他们都珍惜着好不容易得来的短暂而平静的时光。作为昊天,我应该让他们成为学院的力量,但作为他们的长辈,我只希望他们幸福。
              我看见赵公愈加想方设法的接近东方爱,看见他一瞬不停地腻在东方爱身后那人身上的眼神,温柔的要化出水来。
              二人独处,这么多年过去,虽是同样穿着那身红袍,我却是第一次看见他脸上没有挂着疯疯癫癫的表情。只是少了军神那份威严逼人,周身环绕着一种道不明的气场。他懒散的倚在石头上,漫不经心的打量着身旁的人。弗雷低头把玩着手上的手套,长长的睫毛在脸上映下一片阴影。
              “我说,”赵公明终于开口,“你这样不行啊,就算得呆在她身边,你的做法也是会招来很多人讨厌的。”
              并没有人作答,弗雷像是没听到一般,随手翻着手中的笔记本。
              赵公明像是感觉到冷场,尴尬间打着哈哈想把话题给圆回来,换上一副欠揍的笑容:“矮油爱卿,咱俩啥关系,你看你那么能打,朕又是道道尔的财神爷,以后朕放债你收款,谁不还钱就打谁,一条龙服务,多完美!所以见娘子登记什么的,我就不用了哈!”
              “没关系。”
              “啊?”
              “没关系,他人的厌恶,对我来说不就像周围的空气那样平常吗?”弗雷淡淡道,好似真的不在乎一样,我的心却是抽了一下。曾经的金色阳光,如今被标榜为魔王,叛徒,于他来说,与将他推下万丈深渊又有何区别?还无处辩论,无处哭诉。
              赵公明猛地拉了他一把,他手中的笔记本脱手掉在了地上,在翻开的页面上我好像看到了“赵公明”三个字被重复写了一次又一次,泛黄的纸页,凌厉的笔锋。弗雷脚下不稳,将摔倒时被赵公明搂住,错愕间,赵公明已黏上他的唇,气势之凶狠,好像一松手他就会消失一样。赵公明像是付出了全部的勇气,也耗尽了全身的力气,不顾一切,紧紧拥抱着对方。弗雷的表情从惊讶转为放松,微微闭上了眼,投入这个突如其来的吻,发出了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
              “我的人,我惯着。”从唇齿间传来的声音含混不清,却透着异常的坚定,那么多年的挣扎,和似海的深情。
              我默默转身离开,把空间留给他们二人。
              岁月如梦,人间正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2-28 21:46
                【5】以血为誓
                那么多年的征战总是会留下些什么的。比如那些多出来的墓碑,比如那无法抹除的悲伤回忆,再比如赵公明身上恶毒的诅咒。我不知道赵公明是否告诉弗雷他元气大伤实力骤降的真实原因,也不知道他与弗雷是否回到曾经的亲密无间。
                赵公明当时本已辞去了元帅的职务,却在危机时刻出结界营救学员时带回了一身的伤和无比恶毒的诅咒。血红色的衣衫和他那身黑袍最大的相似之处,就是无论受了多重的伤,从外面都是绝对看不出来的。空气中弥漫的血腥味浓重的让人发吐,他硬撑着把昏迷的同学送到了医院,而我们就眼睁睁的看他慢慢倒下。撕开衣服,从肩甲到腰侧的伤深可见骨,外翻的肉因失血过多而呈现不正常的苍白。背上隐隐现出一幅繁复的花纹,古老而恶毒的诅咒烙在他身上。我们尽全力压制,想尽一切办法也只能勉强减缓诅咒的发作。定期爆发的诅咒会在削弱力量的同时带来巨大的痛苦,一次更胜一次,无休无止。
                而赵公明就硬生生给扛了下来,一扛就是这么多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2-28 21:53
                  又是诅咒将爆发的时日,我努力思索着该如何减轻赵公明的痛苦,心中的不安却渐渐扩大,好像有什么事即将发生。望向窗外,就看见弗雷匆匆跑过,朝着金宫的方向,一晃神就没了影。
                  有什么事这么着急?
                  顺势跟上,也不知是他心急出了错没在意还是怎么的,明明没有刻意隐藏气息,他也没有回头。到了金宫,我立即感觉到不对,这狂躁的气息分明是赵公明的诅咒爆发才会有的!这次为什么会提前这么多?弗雷回来以后应该是第一次来金宫,看到这里冷清凄凉的样子,他分明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又匆匆往里面跑,直直对着赵公明的房间。七弯八绕却丝毫没有迟疑,熟悉的似乎闭着眼睛都能跑过这段路。
                  赵公明的房间相当昏暗,窗帘拉得严严实实,透不进一丝阳光。昏暗的室内什么都看不分明,隐隐约约的一个蜷缩在地上的人影,还有万分隐忍的呻吟。弗雷顾不上那么多,急急凑过去扶起衣衫不整的赵公明不知所措——赵公明身上没有哪怕一丝一毫的伤口,只有被自己咬破的嘴唇染上了血迹。
                  “他到底怎么了?”弗雷把目光投向我,满是无助,扶着赵公明的手微微颤抖。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如何能告诉他,没人能救赵公明?如何能告诉他,这个为学院付出这么多的人,竟无人能拯救?我只能说:“他身上有诅咒,没有解决的办法。”
                  看见他瞬间暗下来的眼神,我羞愧的侧过了脸。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2-28 21:54
                    但是立刻我就后悔了。面前突然暴涨的力量波动迫使我急急转头,弗雷身上光明与黑暗交织的力量我是知道的,这些年的融合使他们处于一个微妙的平衡,任何一方打破,弗雷都会重伤。
                    胜利之剑被扔到一旁,弗雷腾出一只手来,手上黑雾缭绕,一丝丝黑气注入剑里。待黑暗散尽,弗雷气息瞬间弱了,割破手掌,血混着纯正的金色力量在剑上画下繁复的封印,刹那间光芒大振。弗雷额头上渗出一层密密的汗珠,他无暇顾及,封印了身上黑暗的力量,又赶忙转过来,口中念着含糊不清的咒文。赵公明身上仅余的定海神珠腾空而起,作为阵眼闪耀一时。我记得那个阵,那是一个同命的契约,二人共享生命,弗雷想用自己的性命保赵公明平安。为了契约成功,封印了自己的力量,用纯粹的温暖去包容。
                    我惊愕的看着他们倒在地上,赵公明已经昏过去了,呼吸平稳,明显脱离了危险,弗雷则是一脸疲惫。
                    刚刚弗雷最后一句话仍回响在耳畔,带着震撼人心的力量:“我弗雷以血为誓,以性命作凭,以心为据,与赵公明立下契约。”
                    看着他二人相互依偎,十指相扣,心里不知该喜该悲,至少,没有人再能阻止他们追求幸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2-28 21:55
                      【6】岁月静好
                      两人好不容易转醒后,日子恢复了以往的安定……与闹腾……
                      时至春节,东方爱又邀请了一大帮人出去野炊,美其名曰,新年新气象。托尔闹着要去,我便也随他了。
                      我常常觉得东方爱是个很神奇的人,自从她来了以后,好像有什么东西变得不一样了。不过我还是不满那个人不自己回来就是了。她让弗雷留在东方爱身边是为了保护弗雷,但她自己应该也没有想到,她无意中的举动给许久未见的两人行了个方便吧。让他们借口天天不要脸的腻在一起。比如现在。
                      “矮油爱卿,不要这么冷淡嘛!来,笑一个!”赵公明摇着扇子,笑得灿烂。我明白那笑是发自内心的,与过去那么多年的笑截然不同。他的眼眸光彩流转,似乎只容得下一人。
                      当真是捧手里怕摔了,含嘴里怕化了。
                      已经许久未见过他这么发自内心的笑,仔细算算,多年前弗雷正是这个时节离开的。而如今呢?赵公明丢下了军神的包袱,与相爱的人在一起,还有什么可求的?对了,倒是还应当求个一生一世,生生世世,永不分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02-28 22:05
                        只见得弗雷皱皱眉,端着盘子直接无视他,从他身边走过来到我面前:“你的黄桃罐头。”我心中感叹,交出了三个皮孩子,只有这一个还稍微懂点事儿,还记得我这老师。只是从他身侧看过去,他背后的赵公明吃味的表情也颇为有趣。
                        又看着弗雷端着托盘打了一圈,挨个儿送上吃食和饮料,认认真真行使管家的职责。独独跳过赵公明,回去收拾盘子。
                        我看见赵公明脸色越来越黑,只觉得他随时会掏出定海神珠发发威。我不禁觉得背后升起凉意,仔细考虑起来要不要离开这是非之地。然后看见弗雷微微侧身,盘子已经收拾妥当,他便又端着一小碟子布丁朝赵公明走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02-28 22:07
                          “喏,你要的草莓芒果薄荷牛奶榴莲香蕉布丁,冰镇的。”弗雷脸上染开可疑的红晕,微微转过头去,托盘稳稳端到赵公明面前。
                          “就知道小弗弗对朕最好了!”啊呜一大口,赵公明五官瞬间纠结在一起,“呸”地吐出来,两眼泪汪汪的看着弗雷:“好难吃!爱卿你手艺越来越差了!”我只有默默扶额,不作死就不会死,你怎么就学不会呢?
                          果然弗雷脸色也变了,恼火的说:“还不是你自己要求的!这种鬼东西怎么可能好吃?我做了半天你就不吃了?”
                          “不嘛,不管不管!朕就要吃好吃的布丁!”
                          他没有发现,盯着他背影的赵公明眼中笑意盈盈,嘴角勾起一丝狡猾。
                          那天的夕阳格外的好,众人回学院后各自道别回家。而他们二人,手拉着手走向了相同的方向。静静的,静静的,无需更多的语言,享受着这片刻的宁静,无人打扰。完全拥有对方,至少,他在身边。
                          岁月静好,所求不多。
                          只求在大敌当前时,能与你并肩抵抗,不求结果;
                          只求在岁月静好时,能与你并肩踱步,不求更多;
                          只求能在百年以后,能与你并肩躺于那方棺中,至死不离,生死相依。
                          此生,只愿与你并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02-28 22:10
                            【7】独醉
                            若仅于阑珊灯火
                            缓步在夜色中走过
                            孤傲轻狂
                            亦或是张扬堕落
                            雪色的发与金色的眸
                            悲伤成错
                            独卧
                            凭着月光品清酒苦涩
                            一片朦胧看幻影成空
                            移了本性换了脸色
                            替了衣裳
                            红袍掩伤
                            步步从王坐上走下
                            记忆中绝望的雨夜
                            孤独的背影
                            掌心已空
                            错的是这个世界
                            欠的是整个人生
                            举杯与谁对饮
                            独醉泪已成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02-28 22:13
                              -En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02-28 22:14
                                终于…终于完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8-02-28 22:15
                                  顶顶呀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8-02-28 22:24
                                    明弗真的很暖,从最初到后来的分离,又到重新相互陪伴。
                                    只希望这一次他们能够长相守。
                                    楼主加油ww有明弗新坑请艾特我!或者QQ扩个列也可以!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8-03-01 20:43
                                      up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8-03-01 22:44
                                        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8-03-16 21:09
                                          顶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8-03-26 21:23
                                            赞美大大,喜欢这俩只~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6楼2018-03-26 22:18
                                              大大超级棒,文笔也很好,很喜欢赵公明,觉得他太孤独,谢谢你给了他一个如此好的弗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9-09-18 1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