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我的身体已经...吧 关注:3,826贴子:3,893
  • 1回复贴,共1

【23】終於到來了【WEB】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WEB:
https://ncode.syosetu.com/n3881dn/




文筆不好 能看見很多重複字眼
沒仔細再看過 錯字可能很多


回复
1楼2018-02-25 18:12
    在我不知道的地方,入學手續等程序正被推進著,在期待之中到了今日。終於、終於,我,米雅妮‧雷加利亞10歲了。
    而現在的我一如往常的將入學式要穿的衣服的選擇交給女僕們,進入了換穿人偶模式。


    「大小姐...雖然問了很多次,但您一個人真的沒問題嗎?」


    「說實話是挺不安的,但我會作為一個公爵千金,抬頭挺胸的行動的...盡量」


    我日常生活中的不安要素被提前發現後,這一年雖說只有一些,但我還是有努力不要太依賴迪蒂。但即便如此還是會感到不安,主要是因為我的精神脆弱度有如豆腐。只要稍微動搖,我就會瞬間變成破壞神。這一點我也只能依靠預料、經驗或習慣了。


    (阿阿...真想變成粗神經阿)


    就算是現在,明明都還沒抵達學校,就已經開始為入學式緊張起來了。
    我為了不要在會場引起騷動而讓她們避免太起眼的衣服,不過穿上的依舊是一如往常的純白,而材質則像是絲綢,總覺得很昂貴。而且在那上頭有著細緻的刺繡與蕾絲、花邊的裙子還有三重折邊,仔細一看,就連手套和長襪上都有相同細緻的蕾絲與花邊、刺繡,奢華感多到溢出。


    (記得專屬於我的那個裁縫師的主旨是雖然一眼看不出什麼特別,但越看便越能感到豪華...的樣子。總覺得這個已經能匹敵婚紗了吧...哈阿~,如果學園有指定的制服就好了...話說既然這麼厲害,下次請這個裁縫師作套運動服好了)


    我讓人幫忙束起頭髮,在被戴上白金的髮扣時嘆了口氣。和往常一樣,純白如雪的我又完成了。


    (嗯,很顯眼呢...這樣...)


    看到完成後的自己,我在內心這麼嘀咕著。


    (為何要說在心裡? 那當然是看到女僕們一臉成就感爆棚,滿足的各自稱讚的樣子,不想潑她們冷水阿)


    我在迪蒂的帶領之下,坐到了停在玄關的馬車上。亞爾托里亞學園的所在位置於離王都有些距離的丘陵上。乘坐的馬車緩緩地動了起來。作為公爵千金說什麼也不能在入學式當天遲到,因此出發的時間提早了些。


    而我非常平安的抵達了亞爾托里亞學園前。
    在眼前是個和城牆不同,用著漂亮的磚瓦組成的牆壁圍著巨大的地,而在牆內有好幾棟龐大的校舍,在那正中央則是一棟高聳的鐘塔。


    「這裡就是亞爾托里亞學園...」


    太過興奮的我一邊這麼說,一邊從馬車窗戶窺視著外頭。馬車鑽過了大門,通過了兩旁種有類似櫻花樹的道路後停在了指定位置。而在那裏已經有幾台馬車停著,表示已經有除了我以外的新生到達了。


    「大小姐,會場似乎在這裡」


    「嗯、嗯...」


    讓心情恢復冷靜,我跟著迪蒂朝著入學式會場前進。
    會場看上去與其說是體育館,比較類似於大講堂。從我的知識來說,比喻成寬廣的電影院更好。進到會場之後,裡頭的人員似乎在和迪蒂討論著甚麼,看來座位是早就定好的了。這裡似乎也和貴族界之類的有關呢。
    和迪蒂暫且分別並進到會場後,不知為何會場同時發出了動搖聲。望眼一看,在會場的人們這不是都在往我這裡看麼。


    (誒? 為啥? 為啥? 我有哪裡奇怪嗎?)


    慌慌張張地朝自己瞄了眼後,連我都驚訝了起來。因為我身上的衣服正淡淡地散發著光芒。
    因為講堂是個封閉空間,只有透過窗戶照射進來的陽光而有些昏暗,於是我這個會反射光線,帶有淡淡光澤的衣服便顯眼了起來。會反射光線什麼的肯定是昂貴的材質,而且仔細一看這上頭還有許多細小的寶石縫在上頭。
    為啥會變成這樣,我朝站在入口的迪蒂瞥了眼後,她正握緊拳頭小小擺出了勝利的姿勢。大概是因為成功吸引了眾人目光而感到開心吧。我倒是不怎麼開心就是了...


    「那就是王子所說的『純白公主』嗎」
    「比傳聞還要美...難怪雷加利亞卿會那麼驕傲」
    「怎麼會有如此雪白亮麗的人呢」


    與學校有關的人的各種評論正進入著我的耳朵,而我則是刻意無視掉,將姿勢擺正並保持優雅,用著從裙子外看不出來的最快腳速抵達座位。這簡直有如天鵝那在湖面上優雅漂浮著,實際上腳卻非常快速的移動著的模樣...
    在窗戶透進的光消失,我的衣服也變回正常後已經太晚了。我正處於矚目當中。而且我被帶到的座位還讓這狀況更加糟糕了。因為我的座位就在講堂的中央,能夠看清講台的位置,而我的兩旁都沒坐人。


    (哈哈哈、完全孤獨的放置PLAY...)


    我用著什麼都沒映出的瞳孔空虛的笑笑,注視著虛空坐下後,


    「呵呵...真顯眼呢,米雅妮大人」


    從我的斜後方傳來了搭話聲。


    「瑪G盧卡!」


    回過頭太過開心的我不停咬到舌頭。
    和我一樣,因為那金髮縱捲而顯眼的不行的友人身子被蒼與黑交織而成的奢華禮服包覆,並用著扇子藏起笑起的嘴角。似乎這裡是VIP席吧,總之知道不用單獨一人的我安心地嘆了口氣。而會場現在也持續的有新生進入,在預定時間開始了入學式。
    順帶一提,薩赫的座位也在瑪姬露卡附近,不過那男的幾乎是壓線進來的,於是我就裝作不認識他了。
    而入學式也順利的進行著,從傳聞中聽說校長的話總是又長又無聊,總是令人發睏這件事我有了切身的體會,但作為公爵千金的自尊讓我不停地與睡魔爭鬥,校長所說的話一個也沒進到腦袋裡。到了最後,我已經睏到都快要懷疑,校長是不是施放著能與我的魔法效果無效的技能相殺的睡眠魔法了。
    而腦中的睡意被驅散的原因則是會場一齊騷動了起來。因為新生代表的王子上台了。
    和那清爽的金色瀏海中能窺視到的溫柔碧色瞳孔相反,他站姿挺正並用著凜然的態度演講的模樣,使會場中的女生們都露出了恍惚的神情。


    (王子還是一如往常的有人氣呢...)


    感謝著他將睡意趕走,我順利地聽完接下來的流程,平安的結束了入學式。
    入學式結束後大家便一個接一個的離席,而我則是為了不要被捲入人潮中而坐在位置上稍後著。


    (如果混進人群,一個不小心對周圍的人做出什麼就糟了嘛)


    雖然現在放鬆還嫌早,但入學式結束這件事讓我有些鬆懈的嘆口氣放鬆肩膀的力量稍微閉上了眼。


    「喂~,要睡到什麼時候啦,米雅妮大人。儀式已經結束了哦」


    「等、笨! 我才沒在睡」


    聽到笨/蛋說著極其失禮的話,讓我不禁瞇起眼瞪過去的解釋,於是從身旁通過的同級生便淺淺的笑了起來。


    (可惡~...下次把這笨/蛋打飛吧)


    在入學式當中爆睡的薩赫一臉"真拿你沒辦法阿"的看著這裡,讓我的黑暗面湧起。


    「阿勒? 瑪姬露卡呢?」


    沒看見平常會來糾正這傢伙的失言的瑪姬露卡,讓我環視了下周圍,但還是沒能找到她的身影。


    「瑪姬露卡去王子那了」


    「這樣啊,真忙呢。你不去沒關係嗎?」


    「阿阿、因為睡著所以被丟下了」


    「哦...」


    將臉撇開,我朝著空了的出口前進後,薩赫便跟在我後頭。


    「為什麼要跟來啦」


    「被瑪姬露卡說了,姑且當個護衛和驅男用的...」


    看到他將手擺在後腦將視線撇開臉頰泛紅的模樣,總覺得那種害羞的模樣也還算可愛的我將剛才在心中的預定刪掉了。


    「是麼...謝謝」


    被薩赫這麼一說,我才發現周圍的男孩子們正不停地瞄著這裡。大概是因為薩赫在的原因吧,他們也只是看看,沒有進一步的行動。


    (嘛,畢竟我再怎麼說也是雷加利亞公爵家的女兒呢,大概是被雙親之類的說要來親近吧~...真是辛苦他們了)


    對貴族社會的弊病嘆息了下後,我離開了會場。




    (23完)


    回复
    2楼2018-02-25 18: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