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界建国记吧 关注:5,090贴子:3,624
  • 20回复贴,共1

【永恒的花火】第一百一十一话 双眼和鹰III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1楼2018-02-25 13:49
    我方联合军继续快进击。
    迫近到了离首都还有一天的距离。

    自从攻略刚才的都市已经过了两天。

    至今联合军能持续快进击的理由有一个。许多都市和村落都打开门投降了。

    投降的城市中全都给予自治权,设立兵役义务,但课以的税金不同。

    首先,在我们联合军发布劝降通告之前就投降的都市、村落和豪族。
    他们课以百分之一的税。就是1%。几乎等于没有。

    接下来是我们联合军发布劝降公告后,对此接受而开城的都市、村落和豪族。
    他们是五十分之一的税。即是说2%。

    最后是我们发动攻击,出于劣势而投降那个的都市、村落和豪族。
    他们是二十五分之一的税。即是说4%。

    嘛,全都比贝尔贝迪亚王的时代要便宜。不这么干可不好ntr。
    其实也想花点时间争取更多税金……但是时间是敌人。也担心着巴尔特罗。

    顺便一提,不是所有人都欢迎我们。
    老实一点的有四成,六成是反抗的。

    阿黛尔尼雅人的都市、村庄和豪族反抗的倾向较强。和奇利西亚人不同,对王的想法较强。
    那样的都市、村庄和豪族当然就靠力量扳倒了。
    使用爆枪的话并不会很难。而且艾瑞克修斯比预想之上地有能。

    关于攻城是不是比巴尔特罗还强呢?不,本来就没见到过攻城的巴尔特罗。

    当然,反抗者不给自治权。
    给他们征收了四成的税。之后看表现再预订降低。

    这样一来和早期降服的城市似乎有着天地之别……

    给予自治权的人课以的税不包含了基础设施等的费用。自治的话是费用由自己收集,自己整治。

    反过来没有给予自治权的人课的税含有基础设施等的费用。不给自治权的话,上缴的税就加上基础设施花费包含在了同样一个税中。【这里好像用了互文】

    根据场合也有不给于自治权那边,经济更轻松……这样的城市和村子。
    嘛,即便如此大多还是早期降服的都市负担更少。

    恐怕对于平民来说税收负担最轻的是人口第三的都市吧。平民的税收负担综合考虑应该在一成以下吗。

    顺便一提我的直辖地的税率现在是三成。今后预订是在两成以下。仅供参考。



    “贝尔贝迪亚军呢。数量说是有八千吗?相当荒唐啊。”
    “我们也是八千。同等数量之间的战斗。即便那家伙输了,笼城就有胜算。反过来这边输了就完了。战略上是这边不利。”

    或许比起贝尔贝迪亚,优先罗泽尔去帮助巴尔特罗比较好吗?
    还是等穆吉奥的增援……

    不,现在考虑也是无用。除了胜利无需考虑。

    “艾瑞克修斯殿,有什么想法吗?”

    做饼就交给饼店。我没有军事才能。
    这时候最好坦率地询问专家。

    “人数相当的话比起拙劣的小动作,不如从正面相撞确实取胜……但是无谋地挑战太不艺术了。”

    之前就在想了,这家伙老是拐弯抹角的。
    快点说结论啊。

    看了我的表情,艾瑞克修斯稍微加快了。

    “其实我有一个秘密计划……”

    艾瑞克修斯向我提案作战。
    那是个性格非常恶劣的作战。

    和伊亚一样恶劣。啊,是夸奖哦。



    “切,这些叛徒……如果再争取一天的时间就能再动员两千人了……”

    贝尔贝迪亚王看着面前展开的同等数量兵力,脸上皱眉。

    贝尔贝迪亚军有步兵八千,骑兵两百。
    另一方面联合军据报告有步兵七千多,骑兵六百到七百。

    骑兵有很多事雷萨德的盖尔玛尼斯骑兵。远远高于比阿黛尔尼雅骑兵的练度。

    兵数稍许,在贝尔贝迪亚侧有利。
    另外贝尔贝迪亚军也成功在高处布阵。

    战术与战略都是贝尔贝迪亚军占优势。
    尽管如此其优势是充分可能推翻的,仅仅这种程度的差距而已。

    同等数量之间的战斗,指挥官的差距很重要。
    贝尔贝迪亚军的指挥官和联合军的指挥官相比,肯定是联合军的指挥官更强。

    特别是罗萨伊斯军还在这里接连取胜。



    先有动作的是联合军。
    接着贝尔贝迪亚军也整顿阵型。

    处于高处,贝尔贝迪亚军能利用地势,有利的多。
    另一边联合军要与贝尔贝迪亚军冲突得要爬坡,很难发出气势。疲劳也会增大。

    贝尔贝迪亚军有着地利。

    两者相对。
    在大平原的战斗中哪边都准备不了伏兵。也没有准备陷坑或陷阱的余裕。

    因此成了惯例的战斗。

    阿黛尔尼雅半岛的惯例,首先是轻步兵以投石、弓箭和投枪攻击,打乱阵型的时候以重装步兵相撞。

    双方的骑兵从重装步兵侧面冲撞,轻步兵掩护骑兵。

    阿黛尔尼雅半岛骑兵不强,骑兵大多只突击重装步兵的侧边。
    大部分是靠重装步兵团彼此碰撞决定状况的。因此战斗的走向由重装步兵的数量和质量左右。

    这次的场合是联合军有着贝尔贝迪亚军两倍的骑兵,贝尔贝迪亚军也知道。
    所以贝尔贝迪亚军为避免骑兵迂回侧面,将许多轻步兵配置于侧面。

    必须要上坡的话联合军也很难令骑兵发挥机动力。

    所以这场战争靠骑兵从侧面攻击决定胜败的可能性很低,重装步兵之间的战斗左右这回的战争可能性非常高。

    两者的重装步兵主力,都是从阿黛尔尼雅人的农民中征兵的重装步兵。
    质量与士气是联合军稍微有利,考虑到疲劳的话几乎没有差异。

    势均力敌的战斗。战况倾向那边也不奇怪。



    两边相互对峙后,马上轻步兵开始向前。
    哪边都是拿着投石器、弓和投枪。

    战斗的前哨战即将开始……

    “嗯?”

    贝尔贝迪亚王疑惑着。
    不知为何联合军的轻步兵中有空手的士兵,那士兵比联合军更突出一步地喊着些什么。

    “喂,那家伙在喊什么?”
    “不好了!!那些士兵是出自降服联合军的都市和村落的人……好像是在呼吁自己都市和村落出身的人。”
    “什么!?”

    贝尔贝迪亚王怒目而视。
    怎样也不可能是来激励的。十之八九,是劝降通告。

    这样下去会大幅影响士气。

    “射杀吗?”
    “笨蛋!!这样做的话我军就要【自己】瓦解了!!”

    贝尔贝迪亚王抑制住士兵。
    贝尔贝迪亚王骑上马,前往前线。他要亲自提升士气。




    回复
    2楼2018-02-25 13:50
      现在,我面前有着二十名投降的都市与村子的人在大声呼吁。
      他们大多浮现着泪水。

      其表情悲痛可见,诱人同情。

      “我们村子的同胞啊!!在听吗?你们不要战斗了!!幸好,罗萨伊斯国王约定给我们自治!!”
      “是啊!!马尔科!我挚爱的儿子!!听到了吗?你等战争开始就躲起来吧!!罗萨伊斯王捕获不抵抗者后,说好了会解放的!!”
      “不要再无谓地流血了!!拜托,凯因!!不要留下父亲一个人!!”
      “托尔!这场战争结束后不是说好了要结婚吗?拜托!投降吧!!这样就能活下去!!拜托了!!”

      总之,艾瑞克修斯的作战是攻心。
      而且利用的是家族爱与同乡情。

      马尔科君也好凯因君也好托尔君也好即便现在不在这个地方,敌方士兵肯定也大多想起了在故乡的家人与恋人。
      其家人与恋人现在平安。他们就没有战斗的理由了。

      预先解释一下,现在喊着的人是真的,发出着真心话。
      我说了给予你们拯救同胞的机会后,就喜极而泣地感激着,这样呼喊着。

      ……良心真痛。

      “那么,罗萨伊斯国王。到你出场了。”
      “啊啊……你好像很开心啊。”

      艾瑞克修斯满脸笑容。这家伙,好像一点都不心痛。
      有点良心的谴责也不会有谁来责备吧。作为一个孩子的父亲,利用人的爱心是怎样呢。

      “说什么呢。正是因为知道爱啊【才能提出这战术】。”

      啊啊,是是。对你有期待是我的不好。

      “诸君!!”

      我乘上爱马樱酱,来到轻步兵面前。
      稍微有些危险,但一边以人为盾一边说话,完全没有说服力。

      嘛这个距离只要不是古拉姆,也射不中我。就算射中了我有着大王的加护也不会简单死掉。虽然命中脑门就即死了。

      “我没有理由杀害不为敌的人。我想要的是和平……和我同样居住在阿黛尔尼雅的通报。彼此残杀是错误的!!我等真正的敌人是高卢人,罗泽尔王国!!但是贝尔贝迪亚王不与我们站在一侧对战罗泽尔王,反而与罗泽尔王联手在背后突刺我等。到底哪边是正义?再刺重复。我不想与同胞战斗!!”【阿黛尔尼雅人不打阿黛尔尼雅人】

      老实说贝尔贝迪亚与罗泽尔有没有采取协作是个谜。
      当然看信上的说法……不像是同盟关系。贝尔贝迪亚只是趁火打劫。

      只是随便在那边安上罪名。
      阿黛尔尼雅人是非常在意义务什么的名誉什么的民族。虽然只是一般而言。

      “我想大家都知道。我给予降服的都市和村落自治权,仅仅征收一点纳税。这纳税绝不是为了我中饱私囊。而是为了国家安全,新成为我国的一员,或同盟者,守护这些的军事费用。我期望着和平。和我一样期望和平的请放下武器。”

      嘛,事实啊。实际上我的生活是很清贫……虽然不至于,但也算朴素了。
      我的娱乐也只有温泉而已。

      大概,其他豪族生活得很好。

      “拜托了,诸君!我的目的只是讨伐高卢人的伙伴,出卖阿黛尔尼雅人的卑怯者。”
      “不要被骗了!!”

      战场上回想着不是我的声音。
      一名男子乘着马,来到前面。这家伙是……贝尔贝迪亚王吗。

      来到战场还真意外。

      “这个男人的目的只不过是与罗泽尔战斗着的德莫尔伽尔王的领土而已!!忘记了吗。这是杀害菲尔姆王,夺取德莫尔伽尔王之国颇多领土的男人!!”

      哪边都是自卫啦……
      原本就是菲尔姆王杀害我妻子的父亲(义父),从义父那里夺走了领土,擅自发表独立宣言……

      但是,那种别国的事情大多士兵都不知道。
      很多贝尔贝迪亚王士兵回复理智,瞪着我。

      “说什么呢!!菲尔姆王是杀害我国家臣,夺取领土的男人。我国取回领土,拯救领民。何罪之有!!德莫尔伽尔王之国因为悲伤的纷争……现在,与我等并肩作战!!德莫尔伽尔王之国与我国因为奸计一度分为败者与胜者,侵略者与被侵略者。但现在共同抵抗侵略者高卢人。我等可以相互理解!!”

      我大声喊叫。
      贝尔贝迪亚王一瞬间,沉思着什么。思考着反论。

      但是舌战中先中断的一方就输了。即便支离破碎也好,矛盾也好,自食其果也好,说的下去的人就赢了!!

      我一口气追击。

      “原本为何他们会降服我,诸君能够理解吧?贝尔贝迪亚王支配下的村落和街道如何呢……说出来吧!!”

      我和从降服都市带来的男人目光交流。
      男人如剧本一样地,但是诉说着真实。

      “贝尔贝迪亚王只在我的故乡放置百余士兵!!最后将粮食库的小麦全部都拿走了!!我的故乡纳入贝尔贝迪亚王之国的支配下,进献忠诚三百年。却也如此!!”
      “我的村落派出十几名年轻人当兵!!但是贝尔贝迪亚王没有守护。不仅如此,还夺走粮食库的小麦,运不走的小麦都放火烧掉!!”
      “我们村子的井里被投毒了!!”

      嘛,作为战略是正确的。
      焦土战术算是基本。大概我们国家正面对艾比尔王之国的拉蒙德的也做着。

      尽管如此也有让领民避难,不烧尽粮食而是搬走。井里也没投毒。
      嘛,理由在于对艾比尔王之国的国境附近有很多小河,原本破坏井水也没有意义。

      贝尔贝迪亚王之国准备好了侵攻我国。但没有被侵略的预订。
      所以没能率领领民避难也是无计可施。姑且辩护一下。

      但是,在当事者看来不是无计可施就能解决的问题。
      贝尔贝迪亚王浮现出苦涩的表情。
      看来似乎没法反驳。

      输给我的话语,贝尔贝迪亚军中蔓延着动摇。我也不会放过这个的。

      “看到了吗!!这就是真实。这男人是向强者摇尾巴而舍弃弱者的卑怯者。现在就取下其首级。开始攻击!!”

      随我的号令一同,轻步兵开始了攻击。
      石头、箭矢、投枪,爆枪描绘着弧线飞向敌人。顺便一提爆枪很谨慎地用着。因为必须得保存着。

      “库,**……”
      贝尔贝迪亚王用盾守护自己身体,慢慢退下。

      “哪里逃!!”
      这样说着,古拉姆从我旁边出来。
      古拉姆拉紧长弓,向贝尔贝迪亚王放出箭。箭矢贯穿贝尔贝迪亚王的马,贝尔贝迪亚王落马了。

      因落马的冲击,盾也打飞了。
      古拉姆不可能放过此刻。

      古拉姆拉紧弓,向贝尔贝迪亚王眉心放箭。

      “危险!!”

      但是古拉姆的箭刺入贝尔贝迪亚王眉心前,一名士兵成了贝尔贝迪亚王的盾挡住了箭。
      长弓放出的箭贯通了铠甲,士兵断气了。

      注意到时贝尔贝迪亚王已经从那里离开了。
      古拉姆咂舌,将目标换成百人队长等现场指挥。

      接连不断地贯穿带着显眼头盔的敌人的古拉姆,还是那么出色的精密射击啊。

      “还是那么厉害呐。”
      “别……会害羞……”

      古拉姆稍微脸红,挠着脸颊。

      也有原本因为动摇,敌军重装步兵的阵型稍微崩溃了。再加上王也逃走了。
      敌军的轻步兵开始攻击,但已经迟了。

      “突击!!随我而来!!”

      我一踢樱的腹部,一口气登上山丘。
      与此同时我方的重装步兵与骑兵也开始了突击。

      “喝啊啊啊啊!!”

      我挥舞着龙·大马士革钢剑,将敌人黄油般地砍断。
      敌人明显开始畏惧我的强大。我也很强。虽然偶尔会忘记!!

      “死吧!!罗萨伊斯王!”
      “休想啊。”

      这样说着追在我后面的敌方士兵被隆砍倒。

      “首领……不,国王啊。突出太多了。还是老样子。”
      “抱歉,好久没有上前线了……但是你也如预料地跟上了呢?”

      这样说着隆的脸上也泛红了。别害羞。我也很羞耻的。

      “王的背后由我来守护!!”
      “哦!交给你了!!”

      我和隆共同斩杀着敌人。尽可能以华丽显眼的家伙为中心。

      毕竟是占据高处,敌人坚持了一段时间。
      普通的话敌人会被慢慢推下去,但是这边不利。

      但,敌人的步调致命性地不好。

      原本重装步兵就强在守护故乡、同伴、国家的心意。
      正因为共同战斗彼此掩护,才能产生强大的突击力。

      但是现在,那个连协崩溃了。
      毕竟旁边就有着想要投降后解放了的人。

      也有想要投降的家伙。反过来也有怀疑对方要投降的家伙。
      这样细小的疑问与偏差,相互重合,引起了致命性的偏差。

      左翼、右翼、中央,整个战场上贝尔贝迪亚军的阵型开始崩解。
      然后重装步兵团一旦崩溃,就无法成立了。

      “追击!!”

      我一口气冲向了战场。
      发现我的旁边有罗兹瓦尔德在。

      “国王。先失礼了。维尔伽!!不能输给雷萨德的骑兵!”
      “是!!知道了!队长!!”

      这样说着两人一口气从我旁边驾出。
      喂,放着其他骑兵吗。

      嘛,有精神就好……



      这场战争中联合军侧死伤者合计三百。
      另一边,贝尔贝迪亚侧死伤者上千。俘虏有四千人,一千人逃亡了。

      贝尔贝迪亚王和两千士兵一起笼城在王都,死死关闭着城门。
      =====================================
      下回,贝尔贝迪亚战终了


      回复
      3楼2018-02-25 13:50
        用嘴單挑,輸的—方就士氣大減嗎,不過戰場這麼大真的喊話有那麼多人聴到嗎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2-25 14:53
          後面那段,多麼基情阿


          回复
          5楼2018-02-25 20:36
            請問有110嗎


            收起回复
            6楼2018-02-25 23:51
              感謝翻譯


              回复
              7楼2018-02-26 00:05
                攻心为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2-26 03:10
                  千呼万唤始出来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8-02-26 06:12
                    啊咧?110话呢?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0楼2018-02-27 08:45
                      感謝翻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2-28 05:51
                        感谢翻译


                        回复
                        12楼2018-02-28 08:14
                          秘技:嘴遁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3楼2018-02-28 13: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