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宝贝吧 关注:318,241贴子:8,280,151
  • 23回复贴,共1

【三题故事大会】神奥三连·其二《我的世界》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大家好这里是沙华w
看到这次的题目之后脑洞大开,神奥厨的厨力也突然爆发,于是写了三个在神奥发生的故事。
三个故事基本上是独立存在的,但是毕竟都是在神奥的,一些属于神奥的小细节难免相似或者相同。
我爱神奥w
三连第二篇的选题是:6.我,冠军,打钱
未见END勿插谢谢。
镇楼图ID:



回复
1楼2018-02-24 22:15
    《我的世界》

    Fill in the blank.

    2xx6年9月20日,星期三。

    今天还是看不见阳光的阴天,厚厚的云层将天空完全遮挡。

    依旧无法攀登上天冠山的顶峰,企图通过望远镜抑或无人机来得到关于峰顶的线索自然也是一无所获。小卡比的技能可以穿透云层,却在穿透了云层之后便再无音讯,连一束阳光都没有从云层短暂出现的漏洞里透过来。我尝试去问询其他人的冒险,无法进入的洞窟依旧无法进入,湖水与海面平整的像是海O王里致命的无风带一般。没有风,也没有气泡去鼓动那些水活动起来。花草树木没有生长,种下去的树果种子如同石沉大海。

    现在在神奥大陆上的微光也不知是从哪来的,总之,即使天空和海洋都糟透了,也还不至于伸手不见五指。

    人们总将黎明前那一段时间的黑暗比成很多种事物,而对于此刻身处的这个地方来说,这时也正好可以说是黎明前了。只不过这一段时间并不算有多黑暗,难熬倒是确实,不过难熬的其中原因,更多的是因为正在等待,更准确的说,翘首以盼着。

    我大概也在等,等那一天我被谁赋予新的旅途。

    笔尖在写下句号之后,便走向了下一行的空白处,在空白处急切地点了几下,然后停止继续动作。徘徊犹豫了许久,笔被放下,硬壳的本子被合上。

    今天的纪录,结束了。

    -

    2xx6年9月21日,星期四。

    与昨日一样,只是没有去做更多的无用功。

    字句的最前头落下了短短一道新的笔迹,似乎写作者有些不满前一天留下的纪录,却在即将画出删除线时又犹犹豫豫的移开了笔尖。刚起头的小小线头还未等拉长就没了气势,着实可怜。

    放下笔合上本子,他打了个哈欠,用力的抬起双手拉伸着身体,把懒散的身体活动开来。甩甩头让自己的眼睛放开对笔的锁定,随后拿起放在本子旁边的红色贝雷帽,顺手拎起搭在椅背上的白色围巾,跑出了纪录日记的房间。

    “就开始在写日记了?今天才刚开始没多久呢。而且就算把现在的事情都纪录下来,等到那天也都会不见的哦。”穿着长长黑袍的金发女子恰好走在房间外的走廊上,看到他从房间里跑出来,便笑道:“光辉,已经对这里了解足够了么?”她似乎正叫着他的名字,语气中却带着试探,这名字像是不只属于他。只是被呼唤了这两个字,这两个字便成了他最初的名字。

    光辉(他)嘿嘿一笑,这时才想起来把抓在手上的围巾整理好围在脖子上,将贝雷帽戴好。他似乎还没怎么考虑好回应女子的话,支支吾吾的哼着意义不明的单字。女子也不着急,只是环抱双手靠着走廊的墙壁,满带着笑容看着他。“不知道。”光辉吐吐舌,从口袋中拿出了一枚精灵球。“我现在只要带着它就够了,我和大家一样都有打不开的精灵球。新奇的东西现在只有它了。”说着他按下开关打开了手中的精灵球,有着蓬松毛发的幼年精灵一脸憨相。它左看看又看看,走向了女子,拉了拉她的黑袍下摆,然后双手并在一起伸了出去,一点都不见外的在要东西。

    看它这幅毫不客气的样子,光辉却是慌了神。忙蹲下身来,拍了拍它的小脑袋。“小卡比兽,不要一见到人就这样,希罗娜小姐可不会理你!”这是只贪吃鬼,不仅能快速的扫掉所有食物,还会往自己的毛发里藏一些,似乎总是要吃个没完,这会也是正要向对方讨要吃的。被拍打脑袋的小卡比兽也不乐意了,撇撇嘴发出不快的声音来,随后收起手迈开短腿快跑了两步,站在了女子身后,对着光辉做着鬼脸。

    “小卡比……希罗娜小姐,抱歉,我还没法和它相处的太好。”光辉见它这样闹腾,有些局促的抓了抓头发,重新戴正了贝雷帽,无奈的笑道。

    名为希罗娜的金发女子也不介意,只是蹲下身来,抬手揉了揉小卡比兽的头。“是么,我觉得你们关系相当不错啊。”

    光辉露出窘迫的表情,稍稍低下了头。小卡比兽则立刻快速的摇起了头。

    “这孩子要不先放在我这里吧,我还没和它相处过呢。光辉,已经没有几天了,你去和四天王们聊聊吧。到了那天,这些日子的一切都会不复存在了。你最终总是会到这里来,成为冠军的,不如趁这个时候多和这些人接触接触,再成为冠军的时候可就没机会了。”希罗娜说着已经双臂环住了小卡比兽圆滚滚的身躯,半蹲着像是趴在大玩偶的身上那样般的趴在了小卡比兽的身上。她带着弯卷的金色长发顺从的铺下,将这景象衬得宛如童话。

    “是啊,到了那天这些日子的一切就不存在了。就算多接触了也没所谓啦。”光辉笑道。

    “你要因为黎明前太过黑暗,而闭上眼么?”希罗娜平淡的说着,似乎不需要答案一般的问着。

    “现在是黎明前么?”

    “至少黎明来临的时刻还没到。”

    现在不是黑暗,但是黎明也还没到。这确是个对现状不错的解释。光辉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在反应过来自己做出了点头回应时已经来不及收回了,他只得带着些尴尬的扯扯嘴角。“我知道了,他们是住在哪里来着……”用明知故问来掩盖自己的无话可说,光辉自己都有些羞于在希罗娜没有立即回应时去重复一遍这个无聊的问题。

    他度过最后几天的计划是以原地等待的姿态来进行,不管在这之前的时间里都发生了什么,那一天到来后便是最后了,一切都会结束和重新开始,那么留下什么都没有意义。一边这样定义着自己的思考,一边也做着写下日记这样矛盾的事。希罗娜的话像是捉出了他矛盾中的小心思一般,让光辉觉得自己实在没法太过坚决的去否决她的提议。

    “就在这联盟的城堡里。”

    希罗娜的眼睫微弯,以如此浪漫的词汇呼唤着这个建筑。

    -

    神奥联盟最后的建筑物像极了一座城堡,她的模样着实是太过浪漫了,五座高塔环绕在她的周身,将圣堂一般的大厅拥在了高塔中央。数根立柱排列起来将高塔的底层支撑起,中间镶嵌颜色、图案各异的彩色玻璃。建筑者似乎忠于以色彩来增强感染力与撼动人心,光透过彩色玻璃投入联盟时,光影的变化像是在石柱水泥上又添上了无数琉璃宝石。此刻若是再有管风琴的乐声作伴,简直就像是清晨的唱诗弥撒。

    称呼她为“最后”在某些方面有着视其为终点的意思。若是按照定好的路线来进行旅行,最终达成了进入联盟战斗的条件的话,在这座建筑里,与神奥冠军的战斗就会进行。

    与一个地区的冠军进行对战,若是鼓励自己“这便是最后了”,也会多出来不少甚至能够孤注一掷的勇气吧。

    光辉就在这宛如城堡般浪漫的建筑中信步着,他已经在这冠军所在的联盟中停留许久了。这里的人总戏称他是“将来的冠军”,毕竟这是被设定好了的流程结果。对这样既定的结果,那金发的美丽女子平淡的令人憧憬,仿佛她就站在那塔顶,闪耀着完美的光华,不管是怎样的打击她都不会黯淡般。

    在这没有阳光的神奥,她以不曾黯淡的姿态无比平静的等待着那个结果。

    光辉也不明白自己将会经历怎样的旅行,最终竟能够在这联盟中击败她。他只是在这段时间里与小卡比兽相伴着,等待大家的精灵球都能够打开的那天来临。

    “阿柳先生,方便我进来么?”光辉大概已经走入了其中一座高塔中,他轻轻敲响眼前的门,叫着拥有着这座高塔的人的名字。

    “啊,请。”房间内的人回应的有气无力。

    推开门,绿色短发的青年正躺在沙发上,脖子和小腿枕在沙发两边的扶手上,头向着地面耷拉着,那根冲天的呆毛就快能戳到地上了。无袖无领的背心让他的喉结在这个时候极为突出,两条胳膊也是懒懒的搭在两边。听到推开门的声音,他扬起一只手来挥了挥,算是打了招呼。

    “是有什么可以让时间加快的消遣么,未来的冠军?”神奥联盟四天王之一,阿柳懒洋洋的问道。

    “或许可以。”看着他这幅模样,光辉不由得笑了出来。这位可是在先前的一次讨论会上,以就差踩到会议桌上的活力大声说出自己要从横梁上跳下来给挑战者一个惊喜的天王。那次讨论会应该是发生在十几天前,之后大家觉得讨论来讨论去还不如等到那天之后看临场发挥,便不再搞会议了,这或许一下子就少了一大乐子吧。

    光辉从一旁拉了一张椅子来坐下,阿柳也像模像样的坐起身子,双腿盘起坐在沙发上,抬手抓了抓头发。

    “那么……”光辉一边斟酌挑选着那些还未说出口的词语,一边率先打破了沉默。

    “聊聊我们的事吧,冠军。”随后阿柳便迫不及待的抢先说道。


    收起回复
    2楼2018-02-24 22:16
      -

      “今天想要和我聊什么呢,昨天阿柳好像很兴奋。”轻抿一口茶水,菊野说着。

      光辉的眼睛则早就盯上了盘子里的茶饼,揣在口袋里的手死死握住了精灵球,生怕茶饼的香味再把这个大胃王给叫出来了。抬头看了一眼菊野,得到微笑的默许之后,光辉快速的拿起一枚咬了一口。

      饥肠辘辘的清早得到了拯救。

      “希罗娜小姐昨天来找了奶奶你么?”消灭了一个茶饼之后,光辉嘴巴里塞得满满的,含糊不清的问道。有饼渣因为说话从嘴巴里掉了出来,光辉才意识到自己此时的失态,连忙把渣子扫到了自己跟前,方便一会用手接进垃圾桶里。

      菊野也不介意他的慌张,只是和蔼的微笑着。“是啊,她来了。有关于神奥的历史,聊了很多。”

      “历史?”

      “嗯,新构建起的神话实在太令人神往了。而那些让她好奇的遗迹还不能够进入,重要的天冠山也不能爬上山顶。希罗娜在意的不得了,恨不得现在就把那些传说了解个清楚呢。”菊野笑着,轻轻把茶杯放回桌上,双手交叠着搭在腿上。她坐得那么端正,淡色的外套与茶香相配,只是差一缕阳光勾勒,便是无比美好的画面了。

      地面属性,这和蔼的老人作为这一属性的使用者成为了四天王。现在光辉望着她,努力思考后感觉似乎春日的新泥才比较适合这个味道。

      “我和阿柳先生也说到了这个,传说。我们的神明格局非常大啊。”

      轻轻点头,菊野稍稍望向了窗外的阴云。“你会见到神的,未来的冠军。”

      “我也不是那么的想要去见传说中的神,”光辉吐吐舌,“希罗娜小姐那么在意这些事情,真想把我将会见到的让给她。”

      “自己的相遇是没法去让的哦,光辉。”菊野有些无奈。

      “是啊。”光辉趴到桌上,又拿起了一枚茶饼,“就想你们都说的,我一定会再来这里一样。其实我并不比你们多什么东西,我的旅途还没开始呢,但是你们的已经结束了。不管我怎么走遇到了什么,最后你们一定是只能在这里等我。”光辉越说声音越小,甚至有点支支吾吾了。他想起了昨天阿柳说的话,觉得自己不该把这样的话说下去了。

      “这样也没有什么不好的,”菊野平淡的回应,“这样要是光辉什么时候再想见我们了,回到这里就可以了。不过我们也不是已经结束了哦,大叶几天前就跑出去了,说等不及了想去别的地方看看。悟松也说想要去图书馆转一圈,可能这两天就要出去了。”

      “哎……这不是添麻烦呢么,我还答应希罗娜小姐要找你们挨个说说话的呢。”光辉佯装着苦恼。

      他清楚的很,他没有以任何方式,甚至是口头的形式答应希罗娜。只是希罗娜提出了这个建议,他觉得确实是不错的选择才会来找四天王们的,这样也足够让他最后几天的日记有事可记。现在既然已经找到了其中两位了,即使另外两位需要多花些工夫,也不得不善始善终。

      “你可以明天先去找悟松,大叶的话,他在房间里留了字条来告诉我们他去了哪里。”

      “感激不尽。对了,菊野奶奶的精灵,还好么?”

      菊野微微惊讶,随后从外套的口袋中小心翼翼地捧出了一枚精灵球。即使没有阳光,光辉也似乎能感觉到,那精灵球已经被爱惜的双手被捧得暖和和的。

      “在太阳出来之前,我们都没有例外。”

      -

      或许是菊野的身上带有那种令人安心的感觉,在午饭过后光辉回到自己休息的房间中后,一阵倦意便萦绕了上来。他立刻躺倒在了床上,做了一个温暖而又明亮的梦。也许是那一天越来越迫近了,也许只是菊野的话让他无比舒适,他品尝到了很久没有做过的柔软梦境。

      那老人家把一切看得太淡,又对一切太过爱怜了。

      若是可以的话,愿只会在这联盟中再见到她。

      2xx6年9月23日,星期六。

      写下日期时才回想起今天是休息日,虽然休息日与工作日在当前没有差异。时间所剩不多,好在我也没有什么复杂且困难的计划,要见的人也只余两人了。

      菊野奶奶说希罗娜小姐也已经出去了,她还想再去看看那些还没法进入的遗迹。要是能记住需要通过怎样的路能够到达,等到那一天之后也就会方便不少。我几乎能够想象到希罗娜小姐是怎样的迫不及待,和钟爱古代传说这样的事物了。

      她一定会很忙碌,并且很开心。希望我能够帮得上她。

      还有,从阿柳先生那出来之后我的担心似乎也多余了。固然我与四天王们的相处不管是现在还是将来都会少之又少,但是对于他们来说,即使我没能走进他们太多,他们自己的世界同样丰富多彩。

      放下笔,光辉才察觉到自己正笑着,似乎写下今天的日记是什么非常令人高兴的事一般。他忙翻着抽屉找来了镜子,脸上的笑容却已经回到了原本无表情的模样。

      我的世界也快要结束了。

      他又拿起笔,添上了这一行文字。

      -

      第二天兴致勃勃的起了个大早,吃了早点去找四天王悟松时,被骂了。

      在先前的讨论会议上,比起激动又大胆的阿柳。穿着整齐的红色西装,戴着眼镜的紫发四天王要安静的多,但是当时看来也不是什么难讲话的人,他只是一一微笑着认同了其他人一个又一个新奇的点子,对阿柳几乎要扑到他面前去的兴奋也没有排斥。但是,这个人也说过一点……

      不管什么时候找他有事,麻烦先敲门再进去房间里。

      前一天因为菊野的温和随便惯了的光辉,彻底忘了这一茬的,推门而入。

      就着咖啡的香气正阅读书籍的悟松,险些手一抖把咖啡洒到了书页上去。

      被斥责了几句之后,光辉十分肯定,除了那枚被他放在手边的精灵球,书一定是悟松最重要的东西。

      “抱歉,我忘记了。”光辉老实的道歉,毕竟这是人家提过的事情,他却忘得一干二净就闯了进来。紫发的四天王被他这一道歉也浇灭了火气,叹了口气之后将书与咖啡杯放下,起身拉了一张椅子放在自己旁边。

      “我也说得重了点,坐吧,冠军。”

      “未来的,”光辉补充,“现在还是希罗娜小姐。”

      “都一样。”

      光辉踮着脚,甚至有点偷偷摸摸意味的迈出了第一步。确定对方没有任何更多的表示之后,才放心的踏出了第二步。因为落脚不稳,这一步踩出了不小的声响来,光辉几乎是带着恐惧迅速抬头看向了悟松,结果反而是悟松被他看的有些莫名其妙。

      光辉只好尴尬的笑了一下,才恢复了往常走路的样子走到了椅子旁边坐下。

      真是太糗了。

      “有什么事?”悟松看向他。

      “想和你说说话,我到联盟之后还没怎么和你们聊过。”

      “这段日子已经快要结束了,这个时候就算能互相多了解些什么,也没什么意义了吧。”虽然这样说着,悟松也没有流露出拒绝的意思。他从一旁的收纳盒里拿出了一片叶脉书签夹在了书页里,然后将书本合上,放在了一旁。

      “我开始也是这样想的,不过前两天和阿柳先生菊野奶奶聊下来,总觉得你们都是很棒的人啊。就当是让时间过得快一些的消遣吧,悟松先生。”从悟松那里听到了自己开始拒绝希罗娜时的话,光辉觉得自己回应的都底气十足了。

      “好,”悟松也不再多说什么,简洁地答应了下来,“你喝咖啡么?我煮了咖啡还有多。”

      “那就谢谢了!”

      早上吃得有点急,嘴巴里正干干的。

      悟松起身要走向放着咖啡机的方向,他顺手想要拿走放在桌上的精灵球,却发现光辉正双眼盯着。

      “我能,摸摸它么?虽然大家都有没法打开的精灵球,不过我还没有自己碰过呢,这段时间我都是和小卡比兽过来的。”

      “好。”

      “作为交换,悟松先生要不要看看小卡比兽?”光辉拿出了精灵球来,双手递向了悟松。小魔头正在球里呼呼大睡,就算放出来也不会弄乱悟松放满书的房间。

      悟松看着他的精灵球,沉默片刻,他抬手说:“一会吧。”

      悟松走去倒咖啡,光辉则迫不及待的将小卡比兽的精灵球放在自己旁边,伸手拿过了悟松的精灵球。一面很热,一面却很凉,大概是和咖啡杯放得很近的缘故。按下开关没有任何反应,但是却可以确定里面有着精灵存在,这是种说不上名字来的感觉,至少空球拿在手上不会有这种感觉。

      这球里是以前从未有过的崭新生命,它隔着一层球壁的距离,与他们一同等待着太阳出来的那一天。而要见到它,只能是光辉再一次来到联盟的时候了。

      “据说它和以前出现过的精灵有关联。”悟松将瓷杯放在了光辉面前,说道。

      “以前出现过的?那么是新的进化?”

      “嗯,和你的小卡比兽有些相似。”

      悟松重新坐回自己原本坐的地方,正对着光辉。他伸手,光辉便将精灵球还到了他的手上。轻轻将精灵球放在自己的杯子旁,悟松的手指却迟迟不从球上移开。

      “到底是怎样的精灵获得了怎样崭新的状态,我等待着给我惊喜的那天来临。”

      “悟松先生猜测过会是哪只么?”光辉也来了兴致,又往前趴了趴。

      “太多了,去猜的话我会连觉都睡不着的,”悟松笑道,“不过希罗娜小姐上次从天冠山回来时,说可能是使用石头进化的精灵。她在天冠山上发现了从未见过的,崭新的进化石。虽然我们还不知道那石头正式的名字。”

      “新的进化石,新的进化……这只精灵真幸福啊。悟松先生也是,比别人知道的更多呢。”光辉把头枕在了胳膊上,以平齐的视线打量着那枚精灵球。

      “是啊,”悟松把球拿到了他面前,“它很幸福,我也很幸运能够成为它的训练家。不过和它一同战斗还要再往后。”

      “还要往后?”光辉不解。

      “嗯,作为新世代增加的要素,它来到了我身边。不过最先和我一同战斗的,我明天就要坐船到水脉市去见它。你来的很是时候,明天开始一直到太阳出现,我都不会在联盟。”悟松说着收回手,将精灵球收进了口袋。他望向窗外,没有浪花的海与没有光的天空。不明来由的微光支持着他们足以分辨白天黑夜,足够看清眼前看见自己,仿佛是他们的世界只需要这些一样。

      “悟松先生要一直在水脉市么?”

      光辉问,他看着悟松张望窗外的侧脸,所有空气仿佛因为他的凝望而安静了。他似乎只与书香才最为般配。

      “除了去接我的新伙伴,水脉市那里有很大的图书馆……不过放心,”悟松的视线转了回来,落在了他的身上,“等你再来联盟的时候,我一定在。”

      光辉一愣,悟松像是看穿了他的心思一般,他甚至怀疑起了他是不是听到了自己昨天和菊野抱怨的话。

      不会麻烦的,等到自己再来联盟的时候。

      “嗯,是啊!”

      光辉用力地点头。


      回复
      4楼2018-02-24 22:20
        -

        笔尖在日记本上圈圈点点,最终除了日期什么都没有写下。光辉仰头看着天花板思考了很久很久,莫名的觉得,悟松那些话像是出行的号角一般。

        他在联盟的最后听到了开始的呼唤了。

        最终他摇摇头苦笑,将日记本合上。

        明天就出发吧。

        -

        在联盟找能够出行的船不是太难,只是要找到开船的人花费了不少时间。现在一切都是停止运行的状态,任何联络方式都是失效的,只能一间一间的打开没有标注名称的房间门来找人。

        希罗娜前天就出发了,悟松也在今天离开了联盟。光辉和船长确定着行程,再一次回头看向这城堡一般的建筑物。

        再次来到这里的时候,就没有日记,也没有这些记忆了。

        这几天经历的事情,见过的人,是只存在于这段时间里的。等到了太阳出来的时候,一切都会开始,一切从头,自己也将踏上以联盟为目标的旅途。

        “要是还能多见见你们就好了。”

        开船前,光辉望着城堡的尖顶低声说。

        船的目的地是距离神奥大陆很远的对战区,根据四天王大叶的留言,他会先去滨海市找他的朋友,然后两人一起到对战区去。对战区是独立于任何地方存在的,有一些嘉年华性质的岛屿。在那里有各种各样的豪华设施,那些设施没有别的活动,就是战斗,对战,更高一级别的对战。

        结束了到联盟的旅途之后,通往对战区的船票就会送到自己的手上。当然,这是旅途开始之后的事。

        现在自己的旅途还未开始,对战区也还没有开始运行。即使远离神奥,那里却也和整个神奥一样正处于沉眠一般的状态。

        船推开安静的海面,看不见有精灵在水下游动,也没有跃出水面的身影。除了船只的引擎声,别的声音再没有了。即使离那座雪山越来越远,云层也不会透出一丝光亮来。

        光辉有一些恍惚,仿佛自己将去往的是空无一物的终点。

        他将小卡比兽放出,带着它一起走到了船尾。已经能够看到神奥大陆的尽头了,在雪峰都蔓延不到的最北端,白茫覆盖着,像是给整个神奥戴上了白色的圣诞帽。“那里一定有很多浮冰,还有雪地。以后要在那里坐船的话,或许需要破冰船才行。”光辉指着那一片白色,和小卡比兽说着。小卡比兽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伸出双手向着光辉讨要起了吃的。看着它这幅除了吃便没有其他考虑的模样,光辉轻笑了一声,伸手摸金了它的绒毛里,从层层叠叠的毛发中摸出了干果。

        小卡比兽总喜欢把东西吃一半藏一半,但却总会忘记自己藏起过食物。

        “还会有很多和你一样崭新又有趣的精灵吧。”看着如愿以偿的小卡比兽大快朵颐,光辉轻声说道,“突然很想对战了啊。”

        船只行驶的不快,是光辉向船长要求的,他想多看看渐渐遥远的大陆和平整的海面。这些都是仅在此时才会有的风景。以至于在出发日之后,又行驶了整整一天才到达了对战区,在船上睡过了两个夜晚,面对着船舱中小小的窗户头一次觉得时间有些难熬。没有风和浪,一成不变的蓝色海面,渴求的任何风景都不会出现。

        停泊在对战区时,已经是最后一天了。

        -

        “大叶先生——!”

        跑过码头长长的浮桥,对战区内的景致果然是与神奥的其他地方差别很大。到处都是铺设整齐的大理石路面,有的地方还特地用金属板装饰了起来。有不少规模很大的建筑物,相信在运行起来之后,一定会有十分激烈的战斗。

        在神奥的其他人也都会到这里来,天王,馆主,还有那些会在旅途中帮助自己的人。

        这样想着,光辉觉得脚下的步子都轻快了起来。他叫着来到这里的那位天王的名字,一边呼唤着一边前行。没有联络的方式,也没有看到这里有别的人在,即使是个不怎么文雅的找人方式也没所谓了。

        “哟,未来的冠军!”远远的一处山坡上,一抹显眼的红色摇晃着。

        那是在这一丛建筑物群之外的地方了,对战区是一座很大的岛屿,除了大型建筑物集中的地方,还有不少特意没有开辟道路的树丛山峦。即是对前来挑战的人的考验,也是对这里野生精灵生活环境的让步。而穿过那些丛林,就能到达这一整个对战区的另一个小分区。据说在某个分区附近,还有一座火山。

        看来大叶是早早就探索了这里了,他正在山坡上扎了营。

        看起来不算太远的距离,等光辉总算跑上了那座山坡之后却已经累得气喘吁吁了。看来这段时间真是过得太清闲了,也可能是被小卡比兽传染了懒散。

        “冠军,怎么有心思来这了?”一头红色爆炸头的天王也一点都不见外,见他终于跑了过来,一把就揽住了他。

        “来找你啊。”光辉直截了当。

        “我?哦,是已经迫不及待想来一场天王级别的战斗了么?!”

        “别吵……现在还不能对战,是你忘了还是你彻底疯傻了。”在大叶热情满满的回应之后,一个懒散的男声毫不留情的就泼上了一盆冷水。大叶不耐烦的转过身去,光辉才注意到简易帐篷里似乎还有人在。

        “怎么,电磁?”没去计较对方话里直白的挤兑,大叶反而是坏笑道,“明明最期待能进行对战的可是你啊。”

        电磁,听到这个名字,光辉也反应了过来声音的主人。道馆馆主之一,以电系为专长的那个金发男人。在既定的流程之中,他必定会在旅途中遇到的馆主之一。看来大叶在留言条上写的要去找的朋友就是他了。

        “不期待,一点都不。”电磁懒洋洋的从帐篷里探出头来,懒散的让人感觉他的眼皮立刻就会合上,“太麻烦了……早啊,冠军。”说着他转头看向了光辉,语调不带任何起伏的打了招呼。

        “早,电磁先生。”

        这也真是个意外收获,在最后一天见到了天王以外的人。

        听到他回应的招呼,电磁那张布满懒散的脸转了过来,湛蓝如海般的双眼注视向了他。光辉被他看的有些不自然,只好愣愣地抬起了一只手又挥了挥。真是太蠢了,这个动作。但是比气氛僵硬要感觉好得多。

        “你……”

        “是!”光辉神经敏感的抢答回应。

        电磁的话也是一顿,甚至带上了满脸嘲笑。

        “是未来的冠军啊,那到时候我就只等着你来挑战我了。然后你再去揍大叶这个家伙……”

        “喂电磁你小子!”

        大叶扬起拳头作势要揍过去,半身还缩在帐篷里的电磁也慢悠悠的伸出了双手,两人倒是配合默契的演了一出慢动作的空手入“白拳”。随后还没等大叶笑出来,电磁就动作迅速的一手直拳打在了大叶肚子上。

        “没吓着吧。”

        电磁慢悠悠的从帐篷里走出来,拍了拍光辉的肩膀。“啊,早上还真有点冷呢。”披着单层的蓝色外套,电磁打了个哆嗦。

        看来这人可能还是穿着外套睡穿着外套起的。

        “大叶先生,没事吧……”光辉关切的看着疼的蹲下去了的大叶。

        “没事,活着。”

        危险的标准。

        -

        在大叶缓过气来之后,在山坡上三人用方便食品解决了早餐。其中以小卡比兽的出色表现最为抢眼,被从球中放出来后小魔头没一会就睡醒了,然后老实巴交的蹭到了光辉面前,高举双手。

        它还是没记住自己藏了不少吃的,只记得光辉能从自己身上找到自己喜欢吃的东西来。

        “你运气真好啊,就这么一个能接触到的新精灵在你这了。”大叶伸手揉着小卡比兽的头,小卡比兽也不反抗,反而是闭着眼睛舒服的享受起来,“我和电磁本来想来这看看这里会不会是例外,还想着用我们的精灵先打上一场呢。”大叶抛出一枚精灵球来,一如先前见过的一样丝毫没有动静,球还是安静的落下,躺在大叶的手掌中。

        “新的精灵,你们还算轻松点呢……我还得从明天起从头适应新的城市。”电磁叹了口气,丝毫不掩饰抱怨的说道。

        “因为是馆主嘛,我会在城市里早早就见到你么?”光辉笑着说。

        电磁稍稍仰头思考了一会,随后十分认真的看向了他。“不会,你等着大叶带你认路吧省的迷路。我可一点都不想出去迎接你。”

        “喂你说什么呢,我可是要在联盟等着未来冠军的四天王啊,才不去你的城市帮你带路。”大叶立刻反驳。

        “切,反正到了明天谁知道我们会是怎样的。”

        反正到了明天,属于这一段时间的所有记忆,就全部都不在了。

        大叶没再反驳,电磁也沉默了。他们一同坐在山坡上面对向神奥大陆所在的方向,只是没有一束光照耀在他们身上。阴云散开的时间已经可以倒计时了,神奥的一切即将开始运转。

        “希罗娜小姐的提议真好啊。”光辉突然笑了,不由自主的笑了,笑得整张脸都暖暖的,“我的世界结束前的这段时间,能和你们度过真好。”

        “嗯?对吧,以后可就没机会了!”没理解过来他话中全部的含义,大叶也尽力的摆出洒脱的模样回应他。能与四天王如此相处的时间,确实相较其他人要少太多了。

        “别说结束了,你才刚开始呢。”电磁淡淡的说道。

        “明天,大家都一样,刚刚开始。”光辉前倾身子,手掌在小卡比兽鼓起来的肚皮上轻轻拍了拍。小卡比兽发出两声不快的叫声来,却撑得坐不起身来反抗。

        “我会成为神奥新的冠军的。”

        光辉仰头望着天空,突然很想把这句话再喊一遍。可是他愣住了,眼中映着光点,如水纹一般微微颤抖。他慢慢的抬起手来,仿佛要去抓住那天空中的什么。

        光,透进来了。那是太阳,那是久等了的太阳。云层开始涌动了,有风吹到了脸上。

        “回去了。”大叶和电磁站起身来。

        光辉没有低下头,也没有转头去看他们,只觉得那光芒越来越强。

        -

        哦对了,有东西忘了给你。

        光辉看见那映着彩色光芒的城堡中,金发的女子匆忙把什么塞进了他的手里。明明就快要结束了,她又要给我什么呢?光辉有些疑惑。随后便不记得了,日记也不在了,一切结束了,一切也开始了。光辉没能接住她递给自己的东西,他被什么驱赶着,跑向了某座城镇。

        阳光泼洒,晴空拨开了等待已久的阴云。坐落在沙滩旁的城镇里,山梨博士收到了一封邮件和一份打款,署名是“与你度过最后时间的人”。

        这些是助你的研究项目开启的资金,还有,给那些即将出发的孩子们购买最初需要的用品的钱。给他们最棒的伙伴,开启最棒的冒险吧!

        -

        2006年9月28日,《口袋妖怪 珍珠/钻石》发售。

        -

        “请问你是男孩,还是女孩?”

        白发的老人询问着我。

        “接下来,告诉我你的名字吧。”

        -

        “选择一只精灵吧……啊,还有,这是精灵球和图鉴。”

        Start traveling


        回复
        5楼2018-02-24 22:23
          可以说是虽然想到了一个很好的立意,但是写出来却只有平淡的日常了呢。沙华也只能做个无聊的日常写手了x很想写写看四天王们,于是就想到了这个故事。
          试着用“游戏主人公”来表达了选题中的“我”
          一些细节:
          ——小卡比是四世代第一只公开的精灵,在裂空访问者剧场版中就有出场。
          ——对联盟建筑的描述参照了联盟建筑的原型:圣家堂。
          ——挑战四天王时,阿柳会从屏幕上方跳下来
          ——在图书馆会碰到悟松
          ——在对战区门口会碰到大叶和电磁
          ——是强行打钱了Orz



          收起回复
          6楼2018-02-24 22:24
            这个沙发我也抢了,继续举起手机打电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2-24 22:25
              讲真超爱这篇,读起来有一种伤感,温暖,兴奋交织在一起的莫名让人感动的心情。果然神奥大赞!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2-28 06:53
                好像说出题大佬要写评?我期待着大佬给沙华华这篇的评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3-05 15:44
                  没怎么写过文评x如果有语句不通或是理解错误还请谅解xxx
                  沙华的文很干净,好像一直没有用什么特别华丽的辞藻来修饰,但是很温暖(笑)。
                  读完后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喜欢文里出现的所有角色,哪怕明天面对的将是全新的世界,也要放宽心并充满期待地去对待。
                  开始有一点伤感和压抑(总结一下,淡淡的忧伤←等等),果然是环境描写的优点!但是随着光辉和众人的接触交谈,整篇的风格似乎都渐渐明快起来了。
                  一直没玩过珍钻白金,现在被神奥四天王圈粉!
                  啊呀我都说了些什么!很短,好像我也没说什么都是些碎碎念的废话(←你居然知道),希望不要嫌弃_(:з」∠)_
                  (顶锅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3-05 23:18
                    中间段落被吞,申请恢复半天没反应,全文可移步LOF
                    http://zhuikoko.lofter.com/
                    迫真迟早被百度气死。


                    回复
                    12楼2018-03-06 14:57
                      辣鸡摆渡我怎么还没被你气死啊?!



                      回复
                      13楼2018-03-06 15:02
                        **我记得那个!阿柳从屏幕上跳下来那个!当初因为还厨了一阵阿柳来着!!
                        就,前面很有联盟日常的赶脚!大家都好有爱!原来大家相处起来是这个样子的吗!!葛优瘫的阿柳真可爱!五洋先生我也喜!还有大叶和电磁的竹马日常……斯巴拉西朗朗朗朗朗
                        艾玛我好喜欢看这种联盟内部日常!满满的生活感……感觉沙华对神奥的大家都了如指掌了我感受到了满满的厨力……!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8-03-18 1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