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邪吧 关注:1,624,496贴子:26,280,215

【原创】新年贺文第四弹 八路军瓶X八路军邪 虐哥心BE慎入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本文是瓶邪文《十年生死麒麟心》的贺文部分
本贺文和前三弹不同,和原文没有任何关联
本贺文是贺文里唯一的BE篇 虐哥慎入
由于根据历史依据,所以学霸打脸轻拍
镇楼图来着贴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2-23 14:26
    然后一楼度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2-23 14:26
      二楼 为国捐躯的烈士们永垂不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2-23 14:26
        三楼敬瓶邪百年好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2-23 14:26
          四楼@小小兔YM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2-23 14:27
            六楼放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2-23 14:27
              新年贺文第四弹
              张团长和吴政委的爱情故事
              BE篇
              守灵人
              那是1940年的七月下旬,微雨,炎热。
              由于共产党人在日本侵华的重要部分华北发展的越发壮大,日本军队在1939年夏季,集中了分散在长城、华北、东北的部分军队,以铁路、公路等交通线为依托,对华北地区的抗日力量连续发动大规模扫荡,并在荒原挖沟筑堡试图阻碍抗日力量的进攻,实行“以铁路为柱,公路为链,据点为锁”的“囚笼政策”,借此控制并逐渐缩小抗日力量。
              日军的丧心病狂和烧杀抢掠反而变本加厉,老百姓无一不处于惊慌失措朝不保夕的担忧里。而愈发缩小的苏区也显得腹背受敌,岌岌可危,华东地区的敌情瞬息万变,可是这段时间一直在往糟糕的方向发展。
              吴邪沉默的站在张起灵身边,看着苏区学校里教书育人的卫生队护士长霍秀秀,看着那些睁着大眼睛渴望知识和进步的孩子们,一想到这些美好的,阳光的东西会因为
              敌人的囚笼政策一点点消逝破灭,他的指甲深深的刻进了手心的血肉里。
              “团长,这样下去,我们必定被敌人一步步蚕食。”吴邪转过头,一字一句的对张起灵说话道,“敌人这么做,各苏区没法形成联系,也很难弄到补给,这会让我们陷入弹尽粮绝的境地。”
              张起灵没有搭话,但是吴邪看得出他眼神里燃烧的怒火和力量。他和张起灵共事那么多年,也暗恋了张起灵那么多年,对于张起灵常人难以分辨的神色,不能说了如指掌,他多多少少能够看出来一些。
              “彭总会有锦囊妙计的。”张起灵说了几个字,转身回到团部。吴邪看着张起灵努力按压下去的怒火,眯起眼想到了些什么,笑了一笑,叹了口气跟着张起灵回去。
              是啊,他们的彭总可不是个坐以待毙的人。他最擅长的,就是如同利剑出鞘一般,带着绝世锋芒主动出击。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2-23 14:27
                1940年8月,一场八路军前所未有的主动出击开始。
                张起灵和吴邪互相倚靠着坐在丛林里休息。他们刚刚拔除日军一个据点,伤亡挺大。连日的征战让每个人都疲惫不堪,就连一向如同铁人一般的张起灵都差点支撑不住。安排好哨兵并确认安全之后便靠着树干沉沉睡去。可是体质偏弱的吴邪却罕见的失了眠。自从几年前做地下党的时候被张起灵三番五次相救于水火之中,他吴邪就对这样一个面冷心热的人动了心,动了情。古时候都说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他倒是想以身相许,但是更怕张起灵知道他这龌龊的心思后直接和他恩断义绝。
                于是吴邪拼了命的想办法调回正面战场,想着哪怕不能和他朝夕相处在一个部队,好歹也是在一片土地上并肩作战。张起灵部那时候正好缺了个政委,以前由于派去的政委都被张起灵以各种理由气走,后来都是张起灵一个人担当团长政委,军事政治一把抓。但是自张起灵听说吴邪掉回正面战场,便主动要求把吴邪派过来做政委。上头正好在思考把吴邪安放到什么位置,要说吴邪一个上过黄埔还留过洋的大学生 ,给安排的职位太低岂不是大材小用。但是直接任命个团长之类,这样一个尚未战斗指挥经验的人来说简直是异想天开。这下是瞌睡遇见了枕头,连忙把吴邪扔到张起灵部担任政委。
                从树荫里散落下的阳光还是有些灼热,吴邪有些不适的挡了挡眼睛,看着身旁睡熟的张起灵,吴邪心里没由来的一阵安心,于是按耐不住靠着张起灵也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2-23 14:28
                  一觉醒来,已经傍晚。张起灵坐在篝火前取暖,他灰色的军装已经有些破损,或多或少的沾了敌人的或是战友的血迹。吴邪眯着眼靠在树干上,远远的看着张起灵。他又瘦了,橙红的火光照耀在他的脸上,在火光下显得熠熠生辉。怪不得每次张起灵受伤,部队卫生队那么多小姑娘都争着抢着照顾他,这张脸着实是该死的好看。
                  吴邪慢慢爬起来向张起灵凑过去,“团长,接下来我们应该往哪里打。”张起灵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从怀里掏出地图仔细查看。他们现在的位置在赵家屯,赵家屯附近的据点一共有三个,形成三足鼎立之势。他们拔除的是左侧据点,而右侧据点和北侧据点一定都得到了消息,直接突袭怕是不太现实。
                  张起灵纤细的手指往地图上那个最不显眼的位置一点,那是赵家屯旁边的李家乡,那边的据点只有一个。而这个据点位置重要,兵力却并不很多,仅仅有日军两个小队驻守。他们拔除李家乡据点之后,可以在赵家屯驰援的路上围点打援,形成以逸待劳之势。
                  吴邪很快就明白了张起灵的意思,轻轻的点点头。正准备烤一会火就去巡查岗哨,就看见霍秀秀往这边走来。
                  霍秀秀是卫生队最漂亮的姑娘之一,长的清秀好看,一对麻花辫垂在两肩显得越发俏皮可爱。吴邪从她期盼的眼里看出了自己的影子,她看着张起灵的样子和自己一模一样。吴邪知道她也喜欢张起灵。吴邪苦笑一下,自己这个暗恋只能默默承受,不能宣之于口。而她可以,她的活力,她的美貌能够让她毫无后顾之忧的追求张起灵。
                  组织是提倡自由恋爱的,有这样一个漂亮的姑娘照顾张起灵,应该是可以放心的。自己得不到爱情,难道也不让别人得到么?想到这里,吴邪默默退到一旁的阴影里,留出张起灵身旁的位置。
                  “起灵,你袖口都破了,要不然让我给你补一补?”霍秀秀蹦蹦跳跳的在张起灵身边坐下,对着一旁阴影里的吴邪笑了一下,然后满心满眼就只剩下张起灵一个。
                  “不用。”张起灵拒绝的毫不留情,他站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霍秀秀。“以后喊我团长。”然后转身就走到吴邪身旁坐着。
                  霍秀秀吃了一憋,心里很不痛快。但是又不能说什么,只能委屈的缩在火旁,那我见犹怜的模样惹的旁边火堆的战士一阵心疼。
                  吴邪转过头看着张起灵,发现张起灵也在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吴邪的心跳漏了一拍,结结巴巴的询问。“小…小哥,哦不,团长,你看我做什么。”张起灵的手慢慢的往吴邪肩膀上压了一压,轻声说,“胜利之前,我不会喜欢任何人。”他顿了一顿,又看了吴邪一眼,“以后不用退开。”
                  吴邪眸子里的光芒黯淡下来,不会喜欢任何人,不仅仅是霍秀秀,也包括了自己。果然是自己痴心妄想,甚至张起灵离开火堆的一刹那,他甚至觉得是张起灵怕他吃醋。吴邪苦笑,自己真是陷的太深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2-23 14:28
                    李家乡的战役很快打响,一开始一切都非常顺利。虽然没有重武器,但是日本人的两个小队毕竟人数稀少,实在坚持不了多久。很快李家乡据点就被拔除。但是很快一个严重的问题就出现了,他们没想到日军对李家乡据点看的如此之重,他们不仅要和赵家屯的驰援部队作战,还要防止背后枣县县城的援军。原本一切都尽如人意,枣县县城毕竟距离李家乡有两天路程,但是没有想到的是,枣县的换防部队没有按照往日的时间,反而提前出发,如今被包了饺子的竟然是他们。
                    必须撤退,吴邪和张起灵达成一致。但是赵家屯的两股援军火力迅猛,一路对他们围追堵截。如果再这样下去,全军覆没就是迟早的事情。吴邪在炮火里抹了一把全是汗水的脸。如今想要保留一些家底就只有一个法子。
                    壮士断腕。
                    他们必须有一队人留下来阻击敌人,给大部队的撤退争取六个小时时间。但是这些留下来的人来说,几乎是必死之局。
                    吴邪咬了咬牙,做好了决定。如今的队伍里,有这个能力指挥两个排的战士抵抗敌军六个小时的,除了团长张起灵就只有自己。
                    已经逃窜了一天一夜,大家都累的气喘如牛。敌军暂时被拉开了一段距离追不上来,张起灵安排了岗哨,让大家休息两个小时。
                    吴邪和张起灵一起坐在篝火旁边,看着那些伤重呻吟的战友,心如刀割。吴邪静静的看着火堆,“团长,为今之计,只有组建一支敢死队,为大部队撤离留出时间。”吴邪闭了闭眼,“一会我去挑几个人,敢死队由我带领。”张起灵听得此言,瞳孔一缩。“不行!”他的双手牢牢握上了吴邪的肩膀,“你不能死。”吴邪微微的笑了,歪头看着张起灵,他从未见过张起灵这样的神色。虽然张起灵不会喜欢自己,但是至少他把自己当成兄弟。这就够了,不枉此生。吴邪轻轻说道,“那你告诉我,如果不建立敢死队我们怎么撤退。你告诉我我不指挥还有谁能指挥?你是一团之长,你必须活着,你要把这些苦命的孩子带出去!”吴邪一该往日的温润平和,生涯越来越大。“看着我们的战士,小哥,能活一个是一个,我们不能为了一己私欲让他们给我们陪葬。”吴邪的声音低落下去,他一把抱住张起灵,“你知道,小哥,这些都是革命的火种。所以,对不起。”吴邪手中的针头狠狠的扎进张起灵的皮肤,强效麻醉剂被推入了张起灵的血液。
                    由于是吴邪,最亲近的人,张起灵从没想过吴邪会害他,所以毫不设防,轻而易举的就着了道。他大睁双眼,身体因为涌上来的寒意而瑟瑟发抖。“吴邪……不……不要。”话音刚落,就陷入了沉眠。“背上团长突围。”吴邪向着一旁张起灵的警卫轻声说道。警卫看着吴邪,默默把张起灵固定在自己背上。眼泪汪汪的看着吴邪。
                    吴邪望着张起灵沉睡的眉眼,对着一旁阴影里走出来的霍秀秀轻声说了一句,“谢谢。秀秀,你要照顾好自己,照顾好小哥。”霍秀秀的眼里满是泪水,她咬着唇点了点头。“吴邪哥哥,你一定要回来。”吴邪没有搭话,他望着天边那一抹将出的朝阳,面上一派如释重负的神色。“张起灵,我们要守护的,我已经竭尽全力。接下来,就看你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2-23 14:29
                      1940年8月18日,李家乡阻击阵地。共军两个排阻击了日军一个大队的兵力六个小时,直到全员阵亡也无人退却。据说他们的指挥官在子弹打完刺刀战的时候以一挑十,最后力竭而亡。临死的一霎那拉响了胸前的光荣弹,还拉了几个日军垫背。
                      日军指挥官认为他是个拥有武士道精神的汉子,于是以礼葬之。
                      1940年8月21日,张起灵残部返回李家乡阵地,挖开吴邪的坟墓,张起灵面目冷峻,无悲无喜。细致的为吴邪整理好遗容,为他裹上军旗火化。他看着包围了吴邪的火焰轻声说道,“对不起,不能让你入土为安。我要带着你南征北战,让你看到我们胜利的那一刻,我们的大好河山。”
                      1945年9月9日,日军投降。张起灵时任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115师师长,战功彪炳,功勋卓著。其军事才能及素养是黄埔四期同期军官难以项背的标杆榜样。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张起灵站在高高的天安门城楼之上,听着主席讲话,看江山万里,风景如画,看他们以血肉之躯打拼出的大好河山,他轻轻抚摸胸前从不离身的一个小瓶子,里面装满了白色的灰。他轻声呢喃,“吴邪,你看到了吗?”
                      1949年10月15日,张起灵提交复员申请,只身一人来到烈士陵园。他不假手于人,亲自挖好墓穴,将一个檀木盒子放入墓中。
                      天上下起了雨,淅淅沥沥的打在张起灵的脸颊上,凉丝丝的,宛如吴邪在轻轻的抚摸着他宛如吴邪喜极而泣的泪。
                      他亲自为吴邪的墓碑刻字,轻声与他说话。
                      “吴邪,我们胜利了。”
                      “吴邪,我很想你。”
                      “吴邪,你不是一直喜欢我,我都知道。我说过胜利之前不会喜欢任何人,可是我想胜利之后和你在一起。”
                      “吴邪,我一生未娶,你怕是我唯一的爱人。”
                      他小心翼翼的在墓碑上刻下,“妻 吴邪 夫 张起灵 立。”
                      “吴邪,那年初见,你说我的名字很不吉利,起灵起灵,为谁撤除灵位?于是后来你只喊我小哥。”
                      “吴邪,以后我不是张起灵,我只做你一个人的守灵人,你说好不好。”
                      “吴邪,我爱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2-23 14:29
                        完结撒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2-23 14:29
                          DD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2-23 14:35
                            扎嘴扎嘴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8-02-23 14:35
                              然后本文人物背景参考林彪历史背景参考百团大战主要时间点是按照历史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2-23 14:37
                                @冰雨蓝汐舞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02-23 14:40
                                  @九皇叔的轻尘 你要的BE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2-23 14:41
                                    写得好好。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8楼2018-02-23 14:44
                                      然后第一段参考百度介绍历史背景 我觉得百度这个最精准 比我说的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02-23 14:47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02-23 15:19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02-23 15:35
                                            @沧月and黑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02-23 16:58
                                              D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02-23 19:42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02-23 20:2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02-23 21:41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02-23 22:19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8-02-23 22:31
                                                        可以楼主这样的be很正式,怎么说呢,抗战时期的他们,要么一生一死,要么永不再见,战壕里你给我递杆枪,可能就是最后一次交流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8-02-24 01:38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8-02-24 02:05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8-02-24 04:14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