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武士历史吧 关注:1,033贴子:17,927

【翻译 】《虎心的阴影》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1楼2018-02-22 11:16
    2020-07-10 07:41 广告
    影族
    族长:
    花楸星ROWANSTAR——姜黄色公猫。

    副族长:
    虎心TIGERHEART——暗棕色虎斑公猫。

    巫医:
    洼光PUDDLESHINE——长着白色斑点的棕色公猫。

    武士:
    褐皮TAWNYPELT——玳瑁色绿眼母猫。
    褐皮的学徒是蛇爪SNAKEPAW(蜜色虎斑母猫)。
    杜松掌JUNIPERCLAW——黑色公猫。
    杜松掌的学徒是涡爪WHORLPAW(灰白相间的公猫)。
    击石STRIKESTONE——棕色虎斑公猫。
    石翅STONEWING——白色公猫。
    草心GRASSHEART——淡棕色虎斑母猫。
    焦毛SCORCHFUR——深灰色公猫,双耳撕裂。
    焦毛的学徒是花爪FLOWERPAW(银色母猫)。

    猫后:
    雪鸟SNOWBIRD——纯白色绿眼母猫(白色母猫小鸥Gullkit、灰白相间的公猫小松果Conekit和灰色虎斑母猫小蕨叶Frondkit的母亲)。

    长老:
    橡毛OAKFUR——小个子的棕色公猫。
    鼠痕RATSCAR——伤痕累累、皮包骨头的暗棕色公猫。

    雷族
    族长:
    黑莓星BRAMBLESTAR——琥珀色眼睛、暗棕色的虎斑公猫。

    副族长:
    松鼠飞SQUIRRELFLIGHT——绿眼睛、暗姜色的母猫,一只爪子是白色的。

    巫医:
    叶池LEAFPOOL——浅棕色虎斑琥珀眼母猫,有白色的脚爪和胸脯。
    松鸦羽JAYFEATHER——灰色虎斑公猫,蓝眼失明。
    桤心ALDERHEART——暗姜色琥珀眼公猫。

    武士(公猫及非育婴期母猫):
    蕨毛BRACKENFUR——金棕色虎斑公猫。
    云尾CLOUDTAIL——白色长毛蓝眼公猫
    亮心BRIGHTHEART——白色母猫,身上长有姜黄色的斑点。
    刺掌THORNCLAW——金棕色虎斑公猫。
    白翅WHITEWING——白色绿眼母猫。
    桦落BIRCHFALL——浅棕色虎斑公猫。
    莓鼻BERRYNOSE——奶油色公猫,尾巴只有短短一截。
    鼠须MOUSEWHISKER——灰白相间的公猫。
    罂粟霜POPPYFROST——浅玳瑁与白色相间的母猫。
    狮焰LIONBLAZE——金色虎斑琥珀眼公猫。
    玫瑰瓣ROSEPETAL——深奶油色母猫。
    荆棘光BRIARLIGHT——深棕色母猫,后半身瘫痪。
    百合心LILYHEART——娇小的深色虎斑蓝眼母猫,长着白色的斑块。
    黄蜂条BUMBLESTRIPE——极浅色的灰毛公猫,有黑色的条纹。
    藤池IVYPOOL——银白相间的虎斑母猫,眼睛是深蓝色的。
    藤池的学徒是枝爪TWIGPAW(灰色绿眼母猫)。
    鸽翅DOVEWING——浅灰色绿眼母猫。
    樱桃落CHERRYFALL——姜黄色母猫。
    鼹鼠须MOLEWHISKER——棕色与奶油色相间的公猫。
    雪丛SNOWBUSH——毛茸茸的白色公猫。
    琥珀月AMBERMOON——淡姜色母猫。
    露珠鼻DEWNOSE——灰白相间的公猫。
    暴云STORMCLOUD——灰色虎斑公猫。
    冬青簇HOLLYTUFT——黑色母猫。
    香薇歌FERNSONG——黄色虎斑公猫。
    栗条SORRELSTRIPE——深棕色母猫。
    叶荫LEAFSHADE——玳瑁色母猫。
    云雀鸣LARKSONG——黑色公猫。
    蜜毛HONEYFUR——白色母猫,长有黄色斑点。
    烁皮SPARKPELT——橙色虎斑母猫。

    猫后(怀孕或哺乳期的母猫):
    黛西DAISY——奶油色长毛母猫,来自马场。
    炭心CINDERHEART——灰色虎斑母猫。
    梅花落BLOSSOMFALL——玳瑁色与白色相间的母猫,长着花瓣状的白色斑点。(橙白相间的公猫小茎Stemkit、姜黄色母猫小鹰Eaglekit、黑姜相间的母猫小梅Plumkit和小壳Shellkit的母亲)

    长老(退休武士或猫后):
    灰条GRAYSTRIPE——灰色长毛公猫。
    米莉MILLIE——银色虎斑蓝眼母猫。

    风族
    族长:
    兔星HARESTAR——棕白相间的公猫。

    副族长:
    鸦羽CROWFEATHER——深灰色公猫。
    鸦羽的学徒是蕨爪FERNPAW(灰色虎斑母猫)。

    巫医:
    隼飞KESTRELFLIGHT——斑驳的灰色公猫,长着茶隼羽毛般的白色斑点。

    武士:
    夜云NIGHTCLOUD——黑色母猫。
    夜云的学徒是纹爪BRINDLEPAW(斑驳的棕色母猫)。
    金雀花尾GORSETAIL——极浅色的灰白相间的蓝眼母猫。
    叶尾LEAFTAIL——深色虎斑琥珀眼公猫。
    烬足EMBERFOOT——灰色公猫,两只爪子为深灰色。
    烬足的学徒是烟爪SMOKEPAW(灰色母猫)。
    风皮BREEZEPELT——黑色琥珀眼公猫。
    云雀翅LARKWING——淡棕色虎斑母猫。
    莎草须SEDGEWHISKER——浅棕色虎斑母猫。
    轻足SLIGHTFOOT——黑色公猫,胸口有一抹白毛。
    燕麦掌OATCLAW——淡棕色虎斑公猫。
    羽皮FEATHERPELT——灰色虎斑母猫。
    鸣须HOOTWHISKER——深灰色公猫。
    石楠尾HEATHERTAIL——浅棕色虎斑蓝眼母猫。

    长老:
    白尾WHI——娇小的白色母猫。

    河族
    族长:
    雾星MISTYSTAR——灰色蓝眼母猫。

    副族长:
    芦苇须REEDWHISKER——黑色公猫。

    巫医
    蛾翅MOTHWING——斑驳的金色母猫。
    柳光WILLOWSHINE——灰色虎斑母猫。

    武士:
    薄荷毛MINTFUR——浅灰色虎斑公猫。
    薄荷毛的学徒是柔爪SOFTPAW(灰色母猫)。
    暮毛DUSKFUR——棕色虎斑母猫。
    暮毛的学徒是斑爪DAPPLEPAW(灰白相间的公猫)。
    鱼尾MINNOWTAIL——深灰色母猫。
    鱼尾的学徒是微风爪BREEZEPAW(棕白相间的母猫)。
    锦葵鼻MALLOWNOSE——浅棕色虎斑公猫。
    甲虫须BEETLEWHISKER——棕白相间的虎斑公猫。
    甲虫须的学徒是兔爪HAREPAW(白色公猫)。
    卷羽CURLFEATHER——淡棕色母猫。
    豆荚光PODLIGHT——灰白相间的公猫。
    鹭翅HERONWING——深灰色与黑色相间的公猫。
    微光毛SHIMMERPELT——银色母猫。
    微光毛的学徒是夜爪NIGHTPAW(深灰色蓝眼母猫)。
    蜥尾LIZARDTAIL——浅棕色公猫。
    湾皮HAVENPELT——黑白相间的母猫。
    喷嚏云SNEEZECLOUD——灰白相间的公猫。
    蕨皮BRACKENPELT——玳瑁色母猫。
    蕨皮的学徒是金雀花爪GORSEPAW(白毛灰耳公猫)。
    松鸦掌JAYCLAW——灰色公猫。
    枭鼻OWLNOSE——棕色虎斑公猫。
    冰翅ICEWING——白色蓝眼母猫。

    长老:
    藓毛MOSSPELT——玳瑁色与白色相间的母猫。
    天族
    族长:
    叶星LEAFSTAR——棕色与奶油色相间的虎斑琥珀眼母猫。

    副族长:
    鹰翅HAWKWING——深灰色黄眼公猫。

    武士:
    雀毛SPARROWPELT——暗棕色虎斑公猫。
    麦吉弗MACGYVER——黑白相间的公猫。
    麦吉弗的学徒是露爪DEWPAW(健壮的灰色公猫)。
    梅柳PLUMWILLOW——深灰色母猫。
    鼠尾草鼻SAGENOSE——淡灰色公猫。
    哈利溪HARRYBROOK——灰色公猫。
    梅花心BLOSSOMHEART——姜黄色与白色相间的母猫。
    梅花心的学徒是鳍爪FINPAW(棕色公猫)。
    沙鼻SANDYNOSE——矮壮的浅棕色公猫,四肢是姜黄色的。
    兔跃RABBITLEAP——棕色公猫。
    兔跃的学徒是紫罗兰爪(黑白相间的黄眼母猫)。
    贝拉叶BELLALEAF——淡橙色绿眼母猫。
    贝拉叶的学徒是芦苇爪REEDPAW。

    猫后:
    微云TINYCLOUD——娇小的白色母猫。

    长老:
    闲蕨FALLOWFERN——淡棕色母猫,双耳失聪。



    回复
    2楼2018-02-22 11:17
      引子


      黑色公猫以前做过这个梦。这个梦是关于一个他从未在他醒来的时候拜访过的森林,寂静在使一只在雷鬼路的包围中生长的猫感到恐惧不已。当这个梦在他的周围成形时,他感到松针在他的脚掌下,发霉的气味充满了他的鼻孔。一堵厚厚的黑莓墙把他所站着的空地包围。它在这儿被增厚,并且有一些窝似乎以前被移动到空地里。猫们在它们中来回出入。一些穿过空地,一些停下来去和另一个交谈,其他的则热切地向最远处的猎物堆里增添着猎物,有时直接从黑色公猫的身旁走过,犹如他们没有看见他。
      因为他们没有。他并不真正在这儿。
      他每次拜访这个梦都看见这些相同的猫,他正学习去识别他们的毛发。现在一只有着白色斑点,明亮的蓝眼睛的棕色公猫抓着一捆带有芳香的叶子向一个窝走去。一只皮包骨头的老公猫溜出去见他。“我很高兴你来了。”老猫将他轻推到里面,“他整晚都在咳嗽。”
      在空地的另一边,一只玳瑁色母猫正忧虑地与一只巨大的姜黄色公猫低语。一只纯白色母猫看着,她的皮毛竖起。在他们身后,三只年幼的猫不安地移动着他们的脚掌。
      做梦的公猫竖起他的耳朵。这些猫在他们的生命中从来没有这样忧虑过……他们并不知道该怎么做。
      焦虑在他的腹部鼓动。他为什么梦到这个地方?它预示着什么?正当他琢磨着这个,森林在他的周围模糊不清。大地似乎在他的脚下移动;然后它突然消失了,他卷入黑暗之中。
      星星在他的周围旋转,伴随着一阵摇晃,他的爪子下方再次感到了结实的地面。柔软的绿草地向他的周围铺开。他的上方,宽广的蓝天向远处的地平线舒展开。
      更多的猫。当他看到他面前排开的猫群时,做梦的公猫眨了眨眼,星光在他们的毛发间闪烁,他们的眼睛热切地闪着光芒,他们直直地凝视着他。他的腹部惊恐地拉紧了。“你,你们是怎么看见我的?”
      一只黑猫走过来点头致意。她的皮毛光滑,身体肌肉结实,仿佛她永远也不知道饱受饥饿和寒冷的艰难。“不要害怕,”她柔和地说,“我们对你来说没有伤害。”
      一只有着宽阔肩膀的暗虎斑猫加入了她。“我们需要你为我们做点事。”
      “我能做些什么?”做梦的公猫凝视着她,“我不像你们的猫……”
      “你照顾你周围的猫,不是吗?”黑色母猫问道。
      “我做了任何能缓解他们的疾病和治愈他们的伤口的事。”
      母猫缓慢地眨着眼睛。“一只能照料其他猫的猫对我们来说很特殊,”她喵道。“这是为什么我们选择你作为我们的信差。”
      “陌生的猫会来到你的家里,”宽阔肩膀的虎斑猫插话道。“他们需要你的帮助,正如我们需要它一样。”
      困惑,做梦的公猫皱皱眉,“你们需要我去给他们一个信息?”
      “不确切,”黑猫快速喵道。“但是让这些陌生猫去引领你的脚掌。”
      做梦公猫的目光从母猫到聚集在她身后星光闪烁的猫群飘过,他们的视线固定在他身上,燃烧着需求。他后退一步,他的心快速地跳着。他们为什么选择他?“我不明白。”
      “求求你!”黑色母猫的喵声里含着淡淡的恐惧。“如果你不帮忙……”她的声音渐渐消失,星光环绕的猫群和草地开始融入黑暗之中。在原来的地方做梦的公猫又一次看见了森林空地。但黑莓墙被撕裂,窝儿们被撕扯开。玳瑁色母猫躺在空地的最前面,从伤口渗出的鲜血在她的皮毛处结疤。他见过的三只年幼的猫磕磕绊绊地经过。一阵瓦解,一道长而深的伤口在他的腹部显现。老公猫卧倒在碎裂的树枝旁喘息着。一只棕色的猫在附近坐着,瘦得能显现出他皮毛下的骨头,他黯淡的蓝眼睛凄凉地注视着倒塌的猫群,好像被他们的苦难冻结成了石头。
      一阵颠簸,做梦的公猫醒了。他感到的第一件事是小公猫幼崽在他弯曲的腹部上熟睡的重量。他举起头向黑暗中眨了眨眼睛,他的心被重重击了一下。幼崽扭动着抱怨了一声,无疑正在做一个他自己的梦。
      他琢磨着,只是片刻,它是否是一个相同的梦。
      “休息吧,小不点。”他俯身用舌头轻舔了一下幼崽使他平静下来。他的梦还在逗留,使他心神不安。如果你不帮忙……黑毛母猫恐惧的话陷入他的头脑。他试图告诉他自己这只是他脑海里的一个毫无意义的声音,但他不能动摇它很重要的感觉……他以前梦到过黑莓空地,但他的梦从未转移到有着闪烁着星光的猫的黑暗地方。他想它是否预示着什么。当幼崽安静下来并在一次进入深度睡眠时,公猫凝视着有着阴影的晚上。梦只是梦罢了。他试图不去理会它。但这个梦使猫感到太真实了以至于不能去忽略它。


      回复
      3楼2018-02-22 11:18
        第一章



        当虎心奔跑在松树间时,他的脚掌刺痛起来。他移动地那么快,仅仅捕捉到了它们的气息。
        我必须找到鸽翅。
        他越过参差不齐的树根,他的尾巴拍打着树干,腿猛击着长长的草。盼望刺痛了他的皮毛,他的腹部的毛发因焦虑而感到刺痛。
        当他离影族太远时他总是充满紧张。它仍在由泼皮猫首领暗尾的统治——先将年轻的成员吸引走,再动摇花揪星的领导地位造成的后果后努力重建。影族敌视他们的族长并选择跟随泼皮猫。花揪星,褐皮,虎心将族群遗留给了暗尾和他的“同胞”,暗尾自己所表现出来的残暴和恶毒是虎心所不能想象的。许多影族猫死了或失踪了。接着河族由于暗尾对他们发起的战争而遭受重创。最后,所有族群加入到一起共同赢回了这场战争,但即使现在,虎心不能使自己放松下来。他不断担忧危险就隐藏在某个地方。
        今天,然而,他最大的担忧是鸽翅不会等他。
        他从光滑的斜坡滑下,跳过一条沟。太阳开始下沉。
        我想她。我太习惯每天见她了,他对自己承认道。
        当暗尾的泼皮猫把他们从族群里驱逐出去,虎心,花揪星,褐皮在雷族寻找避难所。每天生活在鸽翅身边,他感觉到曾经被他试图遗留在身后的爱死灰复燃。起初她和他保持距离,但他知道她的旧情愫在涌动,就像他一样。在他们共同寻找枝爪的旅途中,他们比以前变得更加亲密了。
        当影族回到他们的旧营地后,他们赞同见面——只要他们能——在天族领地中林间空地的树荫下,远离雷影边界。
        虎心知道他正在对他的族群不忠诚。他告诉花揪星他在巡逻边界,而不是去见鸽翅。这个谎言仍使他的舌头感到酸痛。他的族群现在最不需要的就是不忠诚。花揪星在他的领导中已经失去了威信,猫口少得连整个族群维持狩猎队和巡逻队都捉襟见肘,更不必说为了防备严酷的秃叶季来加强营地防御。猎物稀少,破碎的窝仍不够应对第一场雪。花揪星现在比以前更需要他的扶持。
        虎心尽了他的最大努力来支持他父亲的决定并且作为副族长向他的族猫树立一个榜样,去恢复族猫们的信心。但这么大的责任的负担仍压得他喘不开气来。和鸽翅在一起能使他暂且忘却他的烦恼。和她在一起,没必要再扛起他的族群带来的负担。他能让负担从他的肩膀上减退并简单地做他自己。一次他和她在一起,他双爪间焦虑的刺痛感就会消失。
        双耳的刺痛,他绕过一小块的黑莓从,穿过一丛伸展开的枯萎的蕨叶。当他想象鸽翅扫视过森林,希望抓住看见他的一瞥时,他的心狂跳起来。一阵呼噜声在他的喉咙里隆隆作响。他差不多在这儿了,森林里的雾气滑过他的皮毛。请仍保持等待!
        他跑上树木稀薄的斜坡。前面,阳光从薄雾间穿透出,照耀在掩蔽的林间空地上。在蕨丛的那一边他看见了一撮浅灰色的毛。他的心跳骤然上升。鸽翅。两天的分离实在是太长了。他冲过潮湿的灌木丛,爬过去在她的身旁停下。
        她的眼里闪着解脱,“你来了。”她将口鼻深深埋入他脖颈上的毛发。她正在颤抖,他能听到她声音里的一种焦虑。
        她沉默了很久,尖深的忧惧穿透了虎心的皮毛。“有其他猫发现我们了?”
        “没有。”鸽翅的耳朵不安地抽动着。
        “怎么了?”虎心茫然地看着她。什么事这么糟糕以至于她找不出来词语?“一些事不对劲。我能说……”你停止爱我了吗?他绷紧自己做好准备。
        “我怀孕了。”



        未完


        回复
        4楼2018-02-22 11:19
          虎鸽党该鸡冻了


          收起回复
          5楼2018-02-22 11:19
            加油坚持,不过有些大长句不要拘泥于英文的语序,最好还是自己先领会意思然后用贴近日常的语序说出来,该断句就断句,不然读起来还是挺累的。


            回复
            6楼2018-02-22 11:59
              加油啊啊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2-22 15:43
                谢谢血雨大大的宝贵经验,会继续改进的!有什么问题请多多指教。


                收起回复
                8楼2018-02-22 18:20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2-22 18:50
                    陌生脸?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2-22 21:28
                      楼主新面孔啊认识一下这里光淋羽
                      话说一听说资讯我就炸了虎鸽这对我喷了万年的cp…还是那啥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8-02-23 00:40
                        孩子?震惊麻木了他。“我的?”他不能清晰地思考。
                        “当然是你的!”鸽翅的眼里闪着狂怒。她举起一只脚掌拍了他的口鼻。
                        他仅仅感受到它。他对她的话太感震惊了。孩子……我们的孩子!
                        他深呼吸重新聚集起他自己——鸽翅最不需要的就是,他呆呆地看着稀薄的空气。
                        “这是一个令猫哑口无言的事,使我说不出话来。对不起。你只是……太令我吃惊了。”接着喜悦的激动感逐渐消失了。“你告诉藤池了吗?”鸽翅一直和她的妹妹很亲近。
                        “藤池这些天几乎不和我说话了。我认为她猜到了我在见你。”她盯着地面,她的眼睛充满了伤心。惊慌泛过了虎心的皮毛,他的呼吸急促起来。他们现在怎样隐藏他们的关系?这个秘密会给影族带来什么?它早就十分支离破碎了。猫们肯定会在这样的丑闻中偏袒任何一方。也许它的后果会破坏这种不稳定的和平——泼皮猫离开后被视为的短暂联合。
                        当他无言地盯着她时,他看见鸽翅目光中的期望畏缩成了沮丧。他的思想在翻腾,但他不知道怎么去说。
                        她扭头看着别处。“这使事情变得更加困难了,不是吗?”
                        虎心摇摇他的头。和鸽翅拥有幼崽是他梦想的事,然而……“这是个糟糕的时刻,鸽翅。我们的武士正在丢掉对花揪星的尊敬。他们持续盯着我,就像我应该取代他的位置似的。”
                        “这就是你想要的吗?”鸽翅瞪圆了眼睛盯着他。
                        虎心移动着他的脚掌,试图寻找合适的词。“影族比以前更加虚弱了。他们需要一个能信任的族长。”
                        鸽翅急剧地呼吸。“然后这个族长必须是你喽?”
                        “我不知道。”虎心盯着他脚下的草地,“我尝试去协助花揪星,但这也许不够。”
                        “那我呢?”鸽翅哽咽地说,“那我们怎么办?”
                        虎心感到他的心破碎了。这儿一定有我们。没有你,我挣扎了太久了……“我爱你,鸽翅。我会一直爱你。我们会处理好这个,我保证。”
                        他抬起头,清除掉有关族猫与责任的使猫窒息的想法,凝视着鸽翅。他可以看到她的肚子早就鼓了起来,能想象出里面小小的幼崽。一阵破碎的咕噜声从他的喉咙里发出。我们的孩子。他爬到鸽翅身边,让呼噜声贯穿他和鸽翅的整个身体。“我们的孩子会漂亮又勇敢,他们会成为优秀的武士。”
                        当他说话时,希望闪过他的胸口——也许这意味着——也许这些新的幼崽能壮大影族昔日的力量。“你可以加入影族,这样我们能在一起。我们再也不用躲藏和撒谎,并可以在同一族群里养育我们的幼崽。”它似乎是完美的解决方案。因为担忧,他的皮毛刺痛起来,但他希望她能对在松树林里养育他们共同的幼崽感到兴奋。也许她适应影族的生活方式需要一段时间,但她能被照顾得很好,他知道她在那儿会感到开心。
                        他知道他们在那儿会感到开心。
                        他的思想飞快地旋转着,几乎感受不到她僵住了。当他将口鼻贴在她的脸颊上时,他才感觉到她正和石头一样僵硬。
                        “我做不到。”她盯着地面,目光中显着深深的挫败。
                        “我知道那会很困难,但是鸽翅,那也许是对我们的孩子最好的事。”虎心试图去捕获她的目光,“对我们来说最好的事。”还有影族。
                        她缓慢抬起了她的视线,眼里闪着恐惧。“我期望我可以相信它,”她有些犹豫不决,“但……我做了一些梦。”
                        “梦?”虎心努力搞明白。鸽翅并不是一名巫医。当几个月前黑森林被击溃时,她的特殊能力就消失了。“猫都会做梦。”
                        “不是这些。”鸽翅的眼里闪着不安。但无论她再准备说些什么,她变得更加自信了,“这些梦预示着一些东西,我能感受到它。”
                        虎心的皮毛因惊恐而刺痛。“它们……都是噩梦吗?”
                        “我梦见雷族的育婴室。我独自留在营地里,从外面的空地看向育婴室。有些不好的事发生了,于是我进去看了看。”当她回忆时,她的脊背上的毛竖了起来。“它是空的。窝们又旧又破,阴影从角落爬了上来,在地面和窝里都留下了影子。我跑到外面,但这些阴影紧紧跟着我。它们如同黑色的火焰般舔舐着墙壁,直到整个育婴室都被黑暗吞噬。”
                        正当她说的时候,虎心感到他看见了一切她所描述的东西,那么清晰。他摇摇头将这些景象从他的头脑中清除出去。“这只是一个梦罢了,”他告诉她,不确定他是否相信他自己。
                        鸽翅离开他,“但它不是!”她的声音里带着恐惧。“我一次次的梦到它,每当我梦到,我都醒来并充满了恐惧,因为我知道它是个暗示。”
                        虎心盯着她。她眼里的惊恐是真实的,但他尝试告诉他自己这只是因为她担忧这件事太久了。现在她能和他一起分享忧虑了。“你问过松鸦羽或赤杨心了吗?”
                        “我怎么去问?”鸽翅猛抽她的尾巴,“他们也许会猜。”她怒视着自己肿胀的腹部,“我怀孕有一个月了,而且现在它开始变得明显了。他们也许早就猜到我怀孕了。告诉他们我做了关于育婴室的梦只会去证实它!”
                        虎心试图使他的嗓音听起来响亮些,“如果一名巫医相信关于育婴室的梦是正常的,也许它们就是。”
                        “不是这样的!”鸽翅嘶嘶地说。
                        “好吧,你可以询问他们是否得到有关于星族的任何预示。”虎心开始感到恼怒起来。为什么鸽翅那么确定她的梦是特别的?“也许他们能有一个解释你的梦的信号。毕竟,他们是巫医,你不是。”
                        “我不需要一个巫医来解释我的梦!”鸽翅的眼里闪着挫败,“我知道它预示着什么。它预示着我不能在雷族生产!”
                        虎心急切地抖开他的毛发,“所以……也许这意味着你得加入影族!这太棒了。我知道有我们你会很开心。也不要担心其他猫的反应。没有猫现在会因为一只雷族猫的加入而感到恼火。对影族来说,如果我们带来新的幼崽,新的生活,所有猫都会感到开心,因为我们使影族变得更加强大。”
                        “不。”鸽翅对他怒目而视,“我不会在影族养育我们的孩子。相信我,我考虑过它,我也知道你想,但是……这对我们来说也不是正确的。”虎心强迫他的毛发平滑起来。既不是雷族也不是影族?那么,她在想什么?
                        鸽翅坚定地说:“我们必须离开族群。”


                        收起回复
                        12楼2018-02-23 10:24
                          dd
                          虎心的反应还真是hhh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2-23 10:38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2-23 18:25
                              顶顶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8-02-24 00:12
                                震惊,虎心沉默地盯着她。离开族群?
                                “我们必须离开。”鸽翅将她的爪子插入地面中,“我梦到了我们应该去哪。一个巢穴都高耸入云的巨大两脚兽地盘。我看见了一个顶上有着金雀花从般尖刺的两脚兽巢穴,我们必须找到它。我们的孩子在那儿会安全。”
                                虎心的皮毛因愤怒竖起。“这是荒谬的!”他对上了她的目光。“为什么我们的孩子在一个奇怪陌生的两脚兽巢穴里会更安全?我们怎么能在它们的族群里抚养孩子?我们的族群会保证我们都安全!”
                                鸽翅眯起了眼睛,“现在族群里一团糟!许多猫在不久前为了保卫领地而死亡,谁能去保证几个月后还会有族群?”
                                “所以你想让我们逃掉?”虎心几乎不能相信现在发生的事,“你想遗弃你的族猫?你想让我们的孩子永远也不知道他们的亲属还有武士守则?”
                                “不!”鸽翅绝望地说,“这些我都不想要!我只知道我们必须离开。这些梦每晚都会出现。我不仅看见了它们,我还感觉到了它们。如果我忽视它们,我害怕有些糟糕的事情会降临到我们孩子的身上!”
                                虎心焦虑地打着转,他的思想在不停的斗争。
                                “这不是我的选择。”鸽翅的声音坚定起来,“这是我必须做的事情。”
                                虎心感到恶心,“我不能就这样离开。”
                                鸽翅的眼里明显着受到了打击。虎心移开目光。他的前脚掌刺痛着,就像已经准备好和她踏向她想去的离这儿有多远就有多远的地方。但他的后腿很沉重,就像它们把他压在地面上以至于他永远不能离开影族似的。他希望和她一起去,但他害怕在事情这么糟糕的时候遗弃他的父亲。这使他的身体仿佛被撕成了两半。
                                “虎心!”她听起来十分恐惧。
                                他感到她呼出的气体在他的脖颈上逼迫着他看向她。
                                “虎心,我不想没有你去做这些!”她颤抖地说,“我需要你。”
                                “影族也需要我,”虎心绝望地喵道,“花揪星不能在没有我的情况下领导。你是对的——影族一团糟。如果我离开,它也许会不复存在。”
                                “那就留下来!”鸽翅的绿眼睛里闪着狂怒,“如果对你来说你的族群比你的孩子还重要,那就留下来陪它。反正我要离开。”她离开他,悲伤扭曲了她的脸,“我的族群能照顾好它自己。而我会保护好我的孩子。”
                                “鸽翅!”绝望刺穿了虎心的皮毛,“如果我们和我们的族群待在一起,会更能保护好我们的孩子。”
                                她直视着他,“我会在三天之后离开。如果你想和我一起离开,来这儿见我。如果不想——”她的尾巴疲倦地耷拉下来,她短暂地看向地面。接下来她对他说的话看起来十分艰难,“我会在没有你的情况下离开。”
                                她转过身从灌木丛中挤出去跑开了。
                                虎心凝视着她的背影,他的心跳在他的耳朵里是那么响,以至于淹没了鸟的鸣叫声。一阵狂风将雾气吹得在树之间旋转着,并摇晃着树枝。他感到一片茫然。鸽翅给了他一个艰难的选择。她需要他。他未出生的孩子需要他。影族也需要他。谁最需要我?


                                收起回复
                                17楼2018-02-24 11:01
                                  第一章完


                                  回复
                                  18楼2018-02-24 11:04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02-25 21:18
                                      加油,有进步了~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2楼2018-02-26 01:06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02-26 16:3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02-26 20:49
                                            up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6楼2018-02-27 15:42
                                              up一下~


                                              回复
                                              27楼2018-03-03 13:54
                                                up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8楼2018-03-03 19:53
                                                  up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9楼2018-03-09 23:09
                                                    第二章


                                                    我能离开吗?我应该留下吗?
                                                    自从鸽翅的最后通牒以后已经有两天过去了,虎心的想法仍在他的脑子里印刻着,就像幼崽试图去抓住他们自己的尾巴。他还有一天多的时间去填补他的大脑,但正确的决定就像他永远也抓不到的一份猎物。我应该怎么做?
                                                    “虎心?”草心的声音将他从他的思想中惊醒。
                                                    他心烦意乱地把目光转向她,发现浅棕色的母猫正闪闪发光地看着他。“我们应该去打猎的,对吗?”她的声音里闪着恼怒。
                                                    “是的。”虎心抖抖他的毛,“抱歉,我在想些其他的事。”
                                                    “晚些再想。我们的族猫正在挨饿。”草心嗅闻着,将目光投向森林。“我们需要往新鲜猎物堆里带回点东西。你注意到鼠痕已经瘦骨嶙峋了吗?”
                                                    内疚像另一块石头沉在了虎心的肚子里。他的族猫在挨饿。鸽翅怀孕了。他的父亲在努力找回族猫们的尊敬。他需要安顿好每一件事,但他甚至不能去集中注意力去捉到一份猎物。
                                                    雪鸟的白色皮毛出现在一尾之外的枯萎的蕨丛中。母猫嗅着布满松针的地面。“我想我找到了一只兔子的踪迹。”
                                                    草心快速来到她那一边,“它新鲜吗?”
                                                    “足够新鲜。”草心开始悄悄爬出蕨丛,她的尾尖兴奋地抽动着。当草心尾随着她时,虎心望向天族的边界。他建议分出一部分领土给天族的决定是正确的吗?如果他们有更多的领土去捕猎,也许会有更多的猎物。但他们怎么分出需要的猫来保卫领地?他轻弹尾巴。这是一件正确的事。天族需要一个家园。并且毕竟族群们还有泼皮猫带来的问题,也许有恐惧和怀疑的时候,传播友好能使天族看上去更善意些。他只希望族猫们也能这样想。但是焦毛,雪鸟,石翅仍清楚地表明,他们绝不会假装对放弃给别族的领地而感到满意。虎心闭上了眼睛,让新鲜的忧虑挤满了他的思想。
                                                    在他的上方,画眉听起来在领土之上正在进行着一场有关它们自己的争吵。一阵寒风刮过,树枝飒飒作响。草心和雪鸟现在远离了视线,去追踪兔子。虎心转身跟着她们,步伐弹走过高地的顶端。
                                                    “嘿,虎心!”沙鼻站在天族的边界上,兔跃站在她的旁边。他们的毛发立着,眼里闪闪发亮。沙鼻的侧腹起伏着。“森林里的松鼠实在是太快了!”他看着旁边的松树枝干,一只尾巴向上摆动着消失在树干间。
                                                    兔跃对虎心礼貌地低下头,“我希望你们的运气能比我们好。”
                                                    “还没有。”虎心沉重地说。运气和它有任何关系吗?也许如果他是一名出色的武士,他能单爪喂饱他的族群。如果他是一个好儿子,花揪星不会因为领导而被压成这样。如果他是一个更好的伴侣——
                                                    小小的爪子声敲击着地面。
                                                    草心急切的声音穿过树间,“猎物!”
                                                    他嗅到了,一只兔子奔跑着经过他,它出现的那么快,以至于他没有时间去整顿思绪追捕它。它飞快穿过边界,离沙鼻只有一尾远。
                                                    天族猫跑去追赶它,竖立的毛发闪着兴奋,兔跃跑在他身后。
                                                    虎心冻结住了。他让猎物落进了别族的爪子里。
                                                    “你这个鼠脑袋!”草心在他的身旁站住怒喝道。“你为什么不抓住它?”
                                                    雪鸟来到他们身边,眼里闪着愤怒。“我们把它直径赶向你!”她看了草心一眼,“我以为花揪星才是最不可靠的那一个!”
                                                    “有父必有其子。”草心故意轻蔑地一哼。
                                                    “这不公平!”虎心回嘴道,“花揪星在狩猎技艺上哪都比你强,而且我分心了——”
                                                    他意识到两只母猫停止了聆听。她们望着荒芜的斜坡,鼻子抽动着。
                                                    “我闻到了天族。”雪鸟对虎心缩起嘴唇,“这就是使你分心的事?有天族猫来过这?”
                                                    “我正在和沙鼻和兔跃谈话,”虎心坦白道。他希望这是让他分心的所有原因。
                                                    草心皱起眉,她望着兔子跑到斜坡顶端时搅乱的松针,“然后你让我们的猎物跑到了他们的爪子里,”她咆哮地说。
                                                    恼火在虎心的皮毛下波动着。他已经足够努力去说服族猫拥有天族当邻居会使他们更安全,而不是更虚弱。他已经厌倦为花揪星找借口了。他已经厌倦捕捉跑到别族领地的猎物了。也许我该和鸽翅一起离开!鸽翅让他感到快乐。她需要他,他们的孩子也需要他。还有,他爱她。
                                                    斜坡顶上的松针发出沙沙声。沙鼻和兔跃出现在边界处。虎心刚刚错过的肥大的兔子在沙鼻的爪子里摇晃着。
                                                    雪鸟发出嘶嘶声,她的眼里闪着狂怒,“你们是带着我们的猎物来幸灾乐祸的吗?”
                                                    沙鼻将死兔子扔在斜坡上,“我们是来归还它的。”他轻蔑地看着白色母猫。
                                                    雪鸟毛发竖立,“我们不需要你们来为我们捕猎!”
                                                    虎心瞪了她一眼,警示她安静下来。当一个族群饥饿时,自尊有时值得去自己忍生吞下。
                                                    草心向兔子走去,回头看着雪鸟,“有了这份食物鼠痕会很感激的。”
                                                    雪鸟眯起她的眼。虎心期望地看着她。她闻不到它鲜血的温暖气味吗?她还不够饿去接收天族的施舍吗?虎心的肚子因饥饿疼痛起来。自从昨天太阳高升时他就没有吃任何东西。
                                                    草心将目光转向他,“我们应该带走它。”
                                                    虎心点点头。“如果我更快点的话,它就会是我们的猎物了。”
                                                    当雪鸟在她的呼吸下发出隆隆的声音时,草心向沙鼻和兔跃低下头,“还回猎物是你们的仁慈。”
                                                    沙鼻生硬地鞠了一躬然后转过身。寂静中,天族武士轻步离开了边界。
                                                    雪鸟嗤之以鼻,“他们几乎和雷族一样自以为是。”
                                                    “他们正在变得慷慨。”草心指出。
                                                    虎心的皮毛发热地刺痛起来。其他的族群杀死了本应是他捕获的猎物。他尝试去忽视他的羞愧。至少有一个机会去说服雪鸟给予天族他们的领土是一个好主意。“我们应该高兴有这样高尚的武士做邻居。”
                                                    雪鸟向蕨丛走回去,她的尾巴抽动着,“只有你会才认为丢失我们一半的领土是一件幸运的事。”她嘟哝道。
                                                    草心对他转了转眼珠,“她看到鼠痕吃下这个会感到舒服的。”她拾起兔子,往营地走去。






                                                    (未完)


                                                    回复
                                                    30楼2018-03-10 10:50
                                                      虎心:拥有天族做邻居是一件好事
                                                      雪鸟:我以为花揪星才是最不可靠的那一个
                                                      虎心:拥有天族做邻居是一件好事
                                                      草心:有父必有其子
                                                      虎心:拥有天族做邻居是一件好事
                                                      雪鸟:他们几乎和雷族一样自以为是
                                                      虎心:拥有天族做邻居是一件好事
                                                      雪鸟:只有你才会为领土分走一半而感到高兴
                                                      虎心:拥有……
                                                      雪鸟:我不听我不听
                                                      虎心:我想和鸽翅一起离开


                                                      收起回复
                                                      31楼2018-03-10 11:13
                                                        顶顶23333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8-03-10 1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