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兰吧 关注:24,053贴子:842,914

【羽兰长篇】《鱼儿书吧》(现代,欢脱,萌~)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两年前我在兰吧发的《我的兰妈妈》?记不记得小黑宝宝,兰妈妈和羽老爹?
当初脑洞有限,现在续写来啦!
欢迎来到鱼儿书吧,这里有最美味的点心,最漂亮的妹子,最帅气的少年,最可爱乖巧懂事善良(?)……额……的小黑
大家一起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2-18 21:53
    宣誓:我已阅读羽兰吧吧规和文规。
    长篇,现代
    欢迎脑洞大的吧友一起交流提供灵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2-18 22:37
      备用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2-18 22:37
        楔子
          
          温暖的太阳的气息将我包围着,惬意地躺在小床上,安心地午睡。这是一天中最美好的时光。
          但偏偏有人来打搅我。
          一只细手轻轻抚摸着我的头,我微微动了动,没有发怒,因为这不是那个宠物店大妈粗糙又粗鲁的爪子。这样轻柔的抚摸让我很是舒服。
          “就她吧。”石兰轻轻启口,水绿色短上衣和墨蓝色连衣裙相搭,与宠物店里充满童趣的玩具和装饰莫名相合。
          我感觉自己被抱了起来,然后睁眼便看见这个漂亮的妹子。我小小的黑色身体伏在她雪白的手臂上,蹭着她墨蓝色连衣裙,能闻到她身上淡淡的香气。好一个温柔如水的妹子!
          “喵~”带着几分炫耀和狂妄:喵哈哈哈!阿猫阿狗小老鼠们你们看见了吗!本喵运气好吧!终于逃离了大妈的魔掌!喵哈哈哈!然后引来一阵猫叫犬吠……
          离开了宠物店,石兰抱着我走在街道上,温暖的阳光包裹着整个城市,树荫下缓缓踱步的人影万分清新动人。
          石兰低头看着我,嘴里勾起淡淡的笑,摸摸我的头,道:“看你全身是黑色的,就叫你小黑吧!我叫石兰。”
          “喵~”好直接草率的名字……不过本喵才不计较那么多。石兰石兰石兰……就叫你兰妈妈吧!直接草率+1。
          其实兰妈妈是四川人,只是在桑海的小圣贤庄念的大学。我被她抱回家时她刚刚大学毕业。从她给家里打的几个电话大致了解到她跟家里似乎不太愉快。具体为什么,本喵表示不大听得懂四川方言……然后兰妈妈向她大哥借了钱,加上大学勤工俭学,在桑海开了个书吧没回四川。
          那天她问我书吧取啥名,我叼着鱼“呜呜”两声,鱼儿书吧这个名字就定下了。
          唔,从此以后,我开始了不一样的猫生。
          然后在鱼儿书吧,我们认识了一波形形色色的吃货,发生了一堆神经,不,神奇的事情。然后兰妈妈谈了场“波澜壮阔”的恋爱!
          一切,都在岁月的长河里慢慢游泳……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2-18 22:45
          沙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2-18 22:45
            关注了,明日再看,晚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2-18 22:47
              好看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8-02-18 22:52
                  第一章
                <同是天涯贪吃者>
                  
                  日常的一天,阳光带着暖人的温度透过玻璃墙映入鱼儿书吧,映在坐在沙发上的三个男人身上。我翻了个身,眯了眯眼。
                  歪头打着电话,穿着红色T恤的俊美男子叫龙且。以我观测,心理年龄三十岁。因为他长得实在漂亮……用某人的话来说是“很有女人味”,所以我叫他龙美人。
                  看着《美食鉴赏》,两眼放光的家伙叫荆天明,心理年龄八岁。若不是因为他除了吃和睡还会谈恋爱,我会以为他心理年龄是三岁的猪。不过好歹与我志同道合,于是我亲切地称他为明大宝。
                  然后旁边表面看着《环球经济》,实则目光不断瞟向柜台的那人叫项少羽,心理年龄250!坏人!坏人!坏人人人!我表示很不爽他!因为他窥伺我兰妈妈!什么?证据?他从头到脚都写着两个字:坏人!要不是兰妈妈不让,我已抓烂了他的皮!……唔,我也确实抓过……
                  “饼干做好喽。”甜甜的声音开口,梳着双马尾,穿着橙色连衣裙的妹子端着一盘新烤的饼干走来。她叫高月,我称她为月儿姐,心理年龄十八岁。她是明大宝的女朋友。我一直很好奇这么个可爱贤惠聪明的姑娘是怎么被明大宝给泡走的?
                  当然众人的目光都移向了高月手中的饼干,不爱吃的吃货不是好吃货!话说大家看饼干的眼神就像猫看到老鼠一样……
                  石兰在柜台开口问道:“你们要喝什么?”
                  “柠檬汽水。”“黑咖啡。”“草莓奶茶。”
                  少羽:“蓝莓汁。”
                  “喵!”羽坏人你找死吗!吃你的饼干去!不许用看老鼠的眼神看我兰妈妈!
                ******
                  要说大家怎么认识的,要从几个月前说起。第一个来鱼儿书吧的是月儿姐。
                  几个月前……
                  一阵清脆的铃音响起,我放下爪子中的线球玩具,抬头看向今天的第一位客人。
                  石兰在门檐上挂了一个风铃,调整好音阶,门开时会发出空灵的铃音,既能告知有客人进来,也不会打扰其他阅读者,别有心意。
                  高月四处张望一番,似是对这里的环境很是满意。这时店里也没有其他客人,石兰便开口问道:“需要什么吗?”
                  “唔……”高月想了想,回答道:“一份芒果布丁,谢谢。”然后挑了两本时尚杂志,在窗口坐下。刚坐了不到两分钟,高月便被一股香味吸引,望向柜台。石兰似乎也注意到高月的目光,笑道:“刚做的曲奇,要不要尝尝?”
                  高月面露喜色,小跑过去,正要将一块曲奇扔进嘴里,却看到了我可怜巴巴的目光。
                  “喵~”姐姐你看,我萌吗?萌就赏块糖呗~
                  高月扑嗤一笑,指着我问石兰:“她可以吃吗?”
                  石兰无奈地点头。
                  高月将曲奇放到我面前,我开心地叼到毯子上,只听轻轻的咔嚓声,饼干屑碎了一毯子,然后我清晰地感觉到兰妈妈幽怨的目光。
                  “喵呜……”我知道兰妈妈你昨天才给我洗过,但是我真的不是故……
                  “我不会再洗了,你将就睡吧。”石兰淡淡开口。
                  “喵!”兰妈妈你不可以这样,你看我漆黑的毛发,怎么可以沾上这饼干屑!我眨眨眼,开始卖萌。
                  石兰漠然道:“你看这雪白的毯子,不一样沾上了饼干屑。”
                  高月吃饼看戏。
                  “……”卖萌不行,那只能实行第二招——撒泼。
                  我在毯子上打滚,没注意毯子上还有我没来得及吃的曲奇,碎片变得更碎了,不仅碎了一毯子,还沾了我一身……
                  石兰默默看我撒泼结束,悠悠道:“我不会再给你洗澡的。”
                  我:“……”
                  高月依旧吃饼看戏。
                  “呜呜呜……”兰妈妈,我要十分钟不理你!
                  可就在我撒泼的这段时间,高月把一盘曲奇扫荡结束。
                  “呜呜呜……”竟然不给我留点。
                  “你这曲奇做得比我妈好吃多了。”高月赞叹道:“是怎么做的?能不能教教我?”
                  石兰微微一愣,看着高月诚恳的目光,点头道:“可以。”
                  高月一拍手,笑道:“太好了!我叫高月。”
                  “我叫石兰。”
                  “石兰你这里真不错,改天带我男朋友来,他一定会喜欢!”
                  原本听高月这样说,我以为这样可爱的妹子的男朋友一定是个喜欢安静,温文尔雅,阅读广泛的有志青年。当见到明大宝时,我才知道什么叫“代沟”,现代妹子的欣赏水平我不懂啊啊啊啊!
                  天明被高月带进进鱼儿书吧后,除了吃就是喝。
                  有次他在书吧坐了一天,我们一人一猫,生生吃完了店里的所有面粉和半桶水。额,当然这是次意外,甜品什么的毕竟不能顿顿当饭吃,平时吃的当然没有这么多。
                  第三个进鱼儿书吧的人是小龙人,曾经受天明所托打包了两盒饼干走,从此以后就和天明一起来鱼儿书吧扫荡。
                  最后一个就是羽坏人了。
                  那天少羽进来时石兰正在内间烤新口味的饼干,听见铃音,石兰便扬声问:“请问需要什么吗?”
                  少羽环顾四周环境,回答道:“一杯咖啡,谢谢。”然后拿了本最新期的《看天下》,坐到了沙发上。
                  改变我和兰妈妈一生的事情,将从这里开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2-18 22:58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2-18 23:16
                    少羽干了什么了不得的事呀(失眠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2-19 01:36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2-19 06:47
                        还更吗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8-02-19 08:06
                          汐汐重开帖?!果断收藏!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8-02-19 08:25
                            汐汐姐新年快乐!小黑,小姨来看你了


                            收起回复
                            15楼2018-02-19 08:44
                              哇,又开有爱新坑,小汐新春同乐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02-19 16:26
                                没有人....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7楼2018-02-21 12:45
                                  好久不见我来看你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02-22 08:57
                                    好久没来,赞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02-22 16:39
                                      路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02-23 08:53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3楼2018-02-23 10:04
                                          顶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02-23 10:44
                                              正在睡觉的我被吵醒了,不满地看着沙发上这个男人。啧啧,身材不错,白裤紫衣,嗯,这套行头不便宜吧?不过确实好看。栗色的长发,对,是长发,感觉怪怪的……不过另有一番风味。看到那张脸,本喵心跳慢了半拍。“喵~”居然有人长得这样精致!不过话说,额头上那是啥?红的蓝的,糖吗?可以吃不?
                                              整体而言,也算得上玉树临风,英俊潇洒,放荡不羁,五光十色……额,好像哪里不对?
                                              但是,吵我睡觉就是坏家伙!
                                              不过新出品的饼干香气抚平了我不满的情绪。
                                              石兰端着新口味的饼干出来,正好碰上少羽抬起的目光,不好意思地笑笑:“您稍等。”
                                              “唔,哦,好。”少羽怔了怔,一连吐了三个字,目光却没再回书上,而是看着柜台前穿着白色连衣裙,系着米色围裙的石兰身上。
                                              石兰也注意到少羽的目光,以为他在看饼干,便问:“新出炉的,要试试吗?”
                                              少羽连忙应了声,呆呆地走了过去吃了一块,面露惊喜,赞叹道:“味道真不错!里面放的是蓝莓吗?”
                                              “嗯。”显然石兰对这位客人的反应很满意。
                                              “喵!”兰妈妈没看出来,我却看出来了!他想吃的不是饼干,他想吃人!
                                              果然,少羽道:“我叫项少羽,小姐你叫什么名字?”
                                              石兰愣了一下,这样一来便问名字不是有些突兀,而是非常突兀!“喵!”没点撩妹技术就少来搞事情啊!你以为我兰妈妈会理你吗!
                                              “我叫石兰。”
                                              “……”兰妈妈,你太没安全意识了……被人拐走了我可不来救你!
                                              少羽意味深长地看着手中的蓝莓味饼干,奸邪一笑,对,在本喵眼中就是奸邪!非常非常奸邪!然后道:“这些饼干可以卖给我吗?”
                                              “好。需要打包吗?”
                                              “要!”
                                              “喵!”兰妈妈他要的不是饼干!是你啊!
                                              “额,”石兰忽然看向少羽,不好意思地问道:“先生你刚才点的是什么?咖啡?”
                                              “不。”少羽摇摇头,“我点的是蓝莓汁。”
                                              “喵!”兰妈妈他点的不是蓝莓汁!是你啊!
                                              “好,稍等。”石兰低头忙碌。
                                              “呜呜呜……”兰妈妈啊,他是坏人……
                                              “请问一下,”少羽打量着石兰,好奇道:“你是哪个学校毕业的?”
                                              “贤大。”石兰回答。
                                              少羽嘴角一勾,指着自己说道:“叫学长。”
                                              石兰看他一眼,生涩道:“学长好。”
                                              “喵。”喵个咪的学长,分明是千年老妖化身。
                                              “你学的哪个专业,怎么没见过你?”
                                              “会计。”
                                              “哦,”少羽奇怪道:“那怎么想到在这里开书吧?”
                                              “喵!”关你喵的什么事啊!兰妈妈跟你很熟吗!
                                              石兰沉默一下,说道:“嗯……家里有些事……”
                                              听石兰这样说,少羽也就不再问了,努力寻找话题的时候,终于看到了脚边炸毛的黑色家伙。
                                              “你养的猫?”少羽蹲下身子看着我,我赶忙后退了两步。
                                              “喵!”干嘛!干嘛!你!要!干!嘛!
                                              石兰刚“嗯”了一声,少羽已经将手朝我伸了过来。
                                              “喵!”你手放尊重点!信不信……咦?我灵激一动,爪子已伸了出去。
                                              石兰发现不对,可惜已经迟了。在制止少羽之前,我的爪子已在他手上抓出了三道口子。少羽吓了一跳,连忙把手缩回。
                                              可恶,为什么没抓出五道,本喵不甘心,还想再补一爪时,石兰呵斥道:“小黑!住爪!”我只好乖乖放下了爪子。
                                              石兰连声道歉:“对不起,学长,是我没有教好她。”
                                              “喵~”什么叫没有教好我?本喵乖着呢。这不,解决一个心有所图的坏人。
                                              “小黑?是她的名字?”少羽似乎没有生气,好奇地问道。
                                              “喵~”本喵叫什么关你什么事!
                                              “是的。”石兰看着他手上涔出的血珠,说道:“对不起,我给你包扎一下吧。”然后从柜子里取出药箱,拿出消毒水和纱布。
                                              少羽笑道:“没关系。小黑挺有脾气啊。”
                                              “嗯,实在抱歉。”
                                              忽然间,我觉得我错了……
                                              只见石兰握住少羽的手,轻轻地给他处理伤口。
                                              我……啊啊啊啊!兰妈妈是我的!你个坏人!“喵~”呜呜呜,死烧鱼!羽坏人!你若真是烧鱼,本喵一定吃了你!
                                              石兰简单地处理了伤口,看着少羽道:“那个,学长,小黑有打狂犬疫苗,但还是小心为好,附近有诊所,我和你去一趟吧。这个医疗费我出。”
                                              “喵!”本喵很健康!没有狂犬病!
                                              石兰瞪了我一眼,示意我安静。
                                              “喵呜~”兰妈妈你居然瞪我,你居然瞪我,你居然瞪我……
                                              然后我深刻意识到: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呜呜呜……
                                              可惜为时已晚,兰妈妈将我锁在鱼儿书吧一个小时,然后陪着羽坏人去打了针,然后两人有说有笑地回来,我还清楚地听见兰妈妈叫他“少羽”……
                                              石兰回了鱼儿书吧,收回脸上的笑容,冷冷看着我道:“今晚没你晚饭。”
                                              所谓“害人终害己。”不要损人,否则会遭报应的。
                                              由此,鱼儿书吧的几位常客都已报道。
                                              我趴在石兰腿上,舔着她手里的饼干,惬意万分。面前几个2货在东拉西扯的谈笑,其中,少羽仍然时不时地将猫看老鼠式的目光瞟向石兰。
                                              噫,不管我喜欢的人还是讨厌的人,遇上了也没办法,一生能有几回顺意的事?我遇上了个漂亮温柔的兰妈妈,就得遇上邪魅讨厌的羽坏人,一报还一报,还是要看开些~生活的依然多姿多彩哒~


                                            回复
                                            25楼2018-02-24 07:19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6楼2018-02-24 07:23
                                                为什么少羽是长发呢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7楼2018-02-24 07:2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8-02-24 07:45
                                                    哈哈哈哈哈哈小黑啊哈哈哈哈哈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8-02-24 09:33
                                                      好萌~(猫爪上有四个指头,小黑一只手抓不出五道的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1楼2018-02-24 15:31
                                                        占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8-02-24 18:56
                                                          坐等少羽用小鱼干贿赂小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8-02-24 22:30
                                                            小黑,他就是上天派来和你抢兰妈妈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8-02-24 23: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