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武纪年吧 关注:2,364,854贴子:45,275,430
  • 19回复贴,共1

【原创】默默江城空白羽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文案:渣攻重生宠受的老梗。攻属于性格淡漠,一直没有在意过受的付出,因为自己也有喜欢的人,所以眼里揉不得沙子。微渣轻虐。受隐忍温文,文武双全的翩翩公子,因为爱攻一直默默付出。
攻:江城
受:白羽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2-18 15:54回复
    留一楼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2-18 15:54
    回复
      第一章
      江城生性淡漠深沉,唯有对待韩英多出几分柔情,原以为韩英就是此生挚爱,本想与其渔樵江渚平淡一生,却不知自己心心念念的爱人竟视自己为仇敌,到头来被其里应外合,逼入绝境。
      “江城,何必再做无谓的挣扎,束手就擒交出上虞图谱,还能给你留个全尸。”寄风山庄内,逐月教护发张权带领教众包围山庄,山庄众人早已中毒不治,唯有庄主江城与其身侧四名影卫负隅顽抗。
      那上虞图谱据传是魏晋时期流传的一张军事地图,自江家先祖流传至今,世人只知这图谱受神明庇佑,保江家世代安宁。因而,百余年来未曾有人动过偷盗图谱的念头。三年前,逐月教教主不知为何,开始秘密筹划夺取图谱。
      “是你,韩英?”江城遇此大劫却并无慌乱之色,自始至终只是紧紧盯着韩英,目光灼灼。
      “是……”韩英闻言抬头,触及江城目光似有不适,别过眼去说道。
      “为何?”得到肯定答案后,江城狠狠皱眉问道。
      “为何?江城,你当真不知为何?”韩英听得江城如此询问激动异常“雌伏于你的万般折辱还不够么?”韩英越说越是激动,眉宇之间隐忍之色亦不作掩藏。
      是了,思及当初,确是自己酒后失德强了韩英,酒醒后虽觉蹊跷,但愧疚之感更盛,因此一心想着补偿对方,却不想净是这般结果。
      “韩英本就是我逐月教的人,为教主分忧也是分内之事啊。”张权抬眼看向韩英,似有暗示。
      “图谱,我不会给你!”江城思索片刻,心中了然,这些年的朝夕相处不过是为了完成探听讯息的任务,那些个温言蜜语也不过是假象,从无感情才是真,一心背离才是真。
      “没关系,你不说,我们也找得到!别忘了,我们有韩英。”张权胸有成竹,一脸魅笑道。见韩英点头回应,张权对教众命令道“还等什么,杀江城,取图谱。”
      众人打作一团,忽的,却见一白衣少年趁乱来到江城身边,在影卫的掩护下,欲将江城趁乱救走。
      江城看得白衣少年一时怔住,思索片刻不觉问道“白羽?”
      白羽抬眼看着江城,这张脸自己日夜思念,如今终于再次相见,不由心酸。“主人,我带你离开。”
      张权眼疾手快,看得白羽前来相救,立即掷出手中毒镖,直直朝着江城飞去。江城躲闪不及,却见白羽一个闪身以身挡镖,毒镖正正刺在白羽右胸。白羽不顾伤痛点穴护住心脉,拉着江城一刻不停向外奔去。“主人,快跟我走。”
      “追!”张权见状带着教众紧随其后,直追得二人至一处山崖边。
      “江城,何必再做反抗?寄风山庄水源处的化功散可是韩英亲自下的。如今你莫说是对抗我们这么多人,即便是我和韩英对付你们也是绰绰有余。”张权见二人已无退路,不禁讥笑。
      白羽身中剧毒,虽及时护住心脉却因动用内力逃跑加速了毒性蔓延,此时已体力不支半跪在地。
      “你怎么样?”江城见状忙上前扶住白羽,急切问道。
      “白羽?哈哈!江城,你不是厌恶他么?怎么?这会倒是心疼起来了?白羽,你倒是忠心,极乐殿都没能让你死心,非要赖着不走,还真是感人呐!哈哈哈哈!”韩英指着二人一阵嘲讽。
      “白羽……”江城听得韩英所言却为层将目光从白羽脸上移走,看得眼前的脸如此苍白,一时如鲠在喉,再无言语。
      白羽强撑着抬眼看向江城,江城眉头深锁,眼中尽是担忧之色。从前这眼神只属于韩英,如今终于有一次是为了自己么?倒是无憾了。想到这白羽粲然一笑。抬手想要摸摸江城的脸,还未触及就已失了重量,沉沉垂在身侧。
      刚刚经历挚爱背叛,一直忠心服侍左右的白羽又在此刻死去,江城心中闷痛难当,缓缓站起身,抱着白羽,转身毅然跳下涯去。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2-18 15:55
      回复
        暖暖


        IP属地:河南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2-18 18:57
        回复
          第二章
          二人双双坠入山崖,却在百余米后落入厚厚的藤垫,见人落下,立时便有人上前接应,藤垫旁山崖处设有绳索,直通谷底,待得下道谷底,江城才仔细看来。来者有三四人,为首的是一青衣男子,见二人下落,立刻跑去探看白羽,手略一搭脉,便颓然放手,神色凄然。
          江城心中一紧,忙问道:“他怎么样?”
          只见青衣男子摇头叹气,喃喃自语:“去时他便知会如此,可还是去了。”
          江城神色凛然,见涯下有人接应,便以为白羽已布置妥当,至少应是性命无於,没想到竟真的就这样死了。
          原来,刚跑到山崖前时,白羽趁逐月教没追来的空档对江城说:“主人,这涯下我已做了安排。到时你跳下山崖,自有人接应。”白羽语气急切“时间太短,只来得及准备这些。”白羽向来虑事周全,此刻自觉疏漏,面露愧色。
          抬头看向江城,后者眼神复杂,犹疑、恼怒、疲惫……白羽一时拿不准他的情绪,只道是江城对他所述有所怀疑,忙补充道:“主人,求你信我一次!”目光里是少有的脆弱与期待,仿佛江城这一个回答便是决定命运的存在。
          江城心情复杂,最近多年来的疏远确实让他无法全心信赖白羽,可不知为何,看着这眼神心中竟是多有不忍。复又想到,自己如今的处境,又有何值得利用之处,不禁一声苦笑。
          白羽看得江城苦笑,心中一凉,到底是不愿信任么?却听得江城回答“好!”未及细想,追兵已至。
          涯下青衣男子名曰吕挚,原是这药谷医者,多年前与白羽偶遇,一见如故,交好多年。前日匆忙来此求助,几人连夜赶工,花了不少心思才将这藤垫固定在山崖中央,又连接好绳索。
          江城在药谷将白羽埋葬,整理遗物时发现他身上有一玉珏,正面刻有龙纹,翻过面来,左右两侧赫然刻着字,左书“城”,右为“羽”。江城突然想起,十四那年,江城刚从祁山学成归来,父亲将白羽带到自己面前,告诉他,白羽自幼被山庄收留作为江城侍从,今后便随侍江城左右。
          江城年少时虽也性格内敛,但毕竟是孩子,沉静中多少带这些活泼,白羽小江城一岁,温文尔雅,面容姣好,十三岁已是翩翩少年。二人日日相处,时间久了,亲切十分。那玉珏便是那时江城赠与白羽的,又在上面细细刻上二人名字,江城说“阿羽,你我今后便同这玉珏一般无二,一左一右,并肩而立。”晓风拂柳,桃花落了一地,也落在白羽的眼角,江城的眉梢。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2-18 19:08
          回复
            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2-18 19:08
            回复
              第三章
              吕挚见江城凝视玉珏,眉头轻皱,眸色黯然,状似无意地开口:“这玉珏白羽一直带在身边,重伤昏迷,伤得下床的力气都没有,醒来就先找玉珏,生怕弄丢,宝贝得很。”
              江城闻言果然抬头看向吕挚,怔了片刻,开口问道:“他,经常受伤?”眼带犹疑。
              “来我这的次数倒是屈指可数,每次不是刚进了药谷就晕倒,就是撑到正殿再晕。”说到此吕挚不禁轻笑,面含责怪,却难掩亲昵“我这药谷的好药材都用在他身上了。不过……看他身上就知道,平时定是小伤不断,好在自己还知道细细打理,大概是怕自己撑不过去吧。”
              江城攥紧玉珏,别开眼不看吕挚,喃喃道:“从前就伤得如此重……”我竟不知……可他此刻却清楚,哪里是不知呢?不过是从未在意过罢了。
              吕挚望向远方,声音悠长:“第一次是两年前,我徒儿在桃林发现他时已不深清明,却撑着一口气,万般叮嘱我不要治伤,只服伤药。半夜就烧得不省人事,却死死攥着身上衣物不让清除。迷迷糊糊地说着‘不要’、‘极乐殿’,疼的狠了也只小声求着‘主人,白羽知错!’伤药灌了三四次,折腾到天亮才退下热来。我再三劝阻,无奈之下他才说,是伤在了隐秘处,不便上药,最后还是只拿了些外用伤药离去。我当时便好奇,他到底是烦了何等过错,要受到如此严厉的惩罚?”说到这吕挚心有不忍,眼眶微红“后来问起,他却说‘是我做错了事,逆了主上。’只是自那之后,他再来我这伤势只是一次重过一次,却是不论伤势多么严重,都不曾呓语呼痛,只苦苦忍耐,这定力当真是世上难寻。”
              江城早别过眼去,不忍直视,攥着玉珏的手也颤抖不止。白羽这几年来竟是这样度过的么,受伤,隐忍。他也曾年轻,也曾腹有诗书,心有谋略,也曾仗剑江湖,潇洒自得。最后却遍体鳞伤,身心俱损,而这一切都是拜自己所赐。可现如今,即便自己再是悔恨又有何用,空余一抔黄土。
              “也有那么几次不是来治伤,而是寻我对饮。说是对饮,其实还不是他借酒浇愁。我也知道,他不过是隐忍太久,心中憋闷,寻个清净地方稍作释放。”抬眼看到玉珏,似是忆起从前,“每次喝的微醺,他总要拿出这玉珏仔细来看。他曾说,‘我们当真如这玉珏一般无二,左右并立,却永远遥遥相隔,无法靠近。’他这人,隐忍太久,常备不懈,喝了酒也总保持清明,不敢懈怠。”
              “他最后一次来时我便有所预感,他做完这一切的安排,我问他:‘这样真的有用?你那主人如此傲气,难保不会复仇。’他说:‘什么江湖权位的我倒从来不在乎,我只希望主人能平平安安的活着,那我也算死而无憾了。对我来说,有时候死了比活着更有用,但愿这次,他能不那么厌恶我。’那笑里除了释然再无其他。”
              那天吕挚断断续续跟江城说了很多白羽的事,江城却只是听着,因为他实在不知该用何语言面对被他伤害至深的白羽。
              后来,听说寄风山庄百年基业被毁,上虞图谱杳无音信,江城却不再关心这些,也没有再想过东山再起,而是留在了药谷,每天在白羽的坟前孤立良久,“若有来生,阿羽,我定不负你,定要教你一生平安,再无苦痛!”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2-18 21:49
              收起回复
                暖 (⋆ʾ ˙̫̮ ʿ⋆)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8-02-18 22:41
                回复
                  暖暖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2-21 23:43
                  回复
                    这名字,我严重调戏,魔道祖师江澄,饰演镇魂的白宇


                    IP属地:山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8-06 05:51
                    收起回复
                      更不更的啊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12-26 01:13
                      回复
                        he吗


                        IP属地:福建15楼2021-08-30 20:58
                        收起回复
                          被坑了吗www


                          IP属地:上海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21-10-03 13:28
                          回复
                            ddd大大还更嘛


                            IP属地:重庆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22-01-25 00:01
                            收起回复
                              大大不更了吗


                              IP属地:四川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22-03-31 12:46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