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波吧 关注:1,114贴子:7,666
  • 10回复贴,共1

【临波情人节】——总有一天,你会遇到爱你的人。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情人节快乐,这一篇是从临也的角度,来看波江的。也就是说还有一篇是从波江的角度写的,还没写完,今天会写完。


回复
1楼2018-02-14 17:44
    2月14日。

    情人节。

    但是这日子和他们并没什么关系。

    准确来说和他们二人之间没有关系。

    临也翻着手里的文档,头也不抬的喊道:“波江,能帮我倒杯咖啡吗?”

    过了很久,他没有听到贯听的口啧声和椅子被用力推开的声音。

    他诧异的抬头,却发现那个位置空着。

    ——啊,今天波江请假了。

    似乎因为想起了什么可笑的事情,临也的嘴角扯了一下,随后无奈的叹息道:“都忘记她今天请假了,怎么说呢,突然觉得一个人有些可怜呢。”

    ——今天是情人节。

    ——波江今天请假。

    也许她此刻正在家里为诚二做爱心巧克力。

    其实波江已经有三年没有送过诚二巧克力了,虽然她每次都做,但最终也都是第二天拿来给临也吃。

    一开始临也还嘲笑式的说:“怎么,终于被弟弟嫌弃到连巧克力都不愿收下了?这可真是可悲啊。”

    那时波江什么也没反驳,只是一如既然地冷漠的看着他问:“吃,还是不吃。”

    第二年的时候,在情人节前一晚临也想试探性的问问波江,但是被波江肉眼可见的低气压吓住了,他甚至都没讽刺她几句。

    到了情人节那天,波江也就请了假,那时临也跟自己打赌:波江会不会送出巧克力。甚至下了赌注。

    当然他赢了,第二天,和去年一样,临也收到了波江给他的巧克力。

    但是他没有拿走他赢得的赌注。

    第三年的时候,临也心情很好的等待着波江的情人节后巧克力,甚至给出了“稍微加点儿创意”的意见。

    今年是第四年,他依旧不知道那个深爱弟弟的秘书为什么没有强硬的送出巧克力,当然,如果他想知道,他一定会知道。

    只是关于情人节的波江的事,他不太想从别人那里知道。

    他伸了个懒腰,在椅子上赖了一会,终于起身走向厨房,给自己冲了杯速溶咖啡,咖啡入口的时候他皱了下眉头低语:“波江是怎么用那个机器的?”

    他瞥了一眼咖啡机又摇了摇头——清洗起来太麻烦了。

    回去的时候,他故意走波江的桌子前,他想如果此刻她在的话,一定扭头厌恶的盯着他说“请不要妨碍我工作”。

    可是此刻他不在。

    临也翻了下她收拾整齐的文件夹,有一张便利贴从角落里掉了出来。

    临也扫了一眼,无声的笑了。

    他再次喝了一口咖啡,皱着眉头,做了一个决定。

    门铃响的时候,波江心里怦然的跳动了一下,但是很快她就知道自己的心动有多么的可笑。

    她握着门把,吞着口水打开了门。

    果然。

    临也背着手站在门口,黑色标志性的风衣在尚不暖和的天气里看起来很有保暖性。

    “你来干嘛?”

    波江没有邀他进来,也没拒绝他,自行光着脚走进客厅,临也微笑着跟在她身后,关上门。

    她看起来不是很好,甚至到现在还穿着居家服,平时柔顺的头发,此时却乱糟糟的,他轻飘飘的视线扫过客厅,望向厨房。

    那里并没有准备被使用的痕迹,怪不得进门时没有闻到甜腻而略带苦涩的巧克力味道。

    “看看我的员工在情人节请假,却没有约会对象到底都在做些什么。”临也的笑容看起来有些失落。

    “如你所见,宅在家里。”

    波江打开冰箱拿出一瓶啤酒,示意般的举向临也,临也摆了下手,她耸了下肩,自顾自打开。喝了一口,坐回沙发。

    他从没见过这样的她,他想她此刻一定很难受,但他不会安慰她,尽管他知道她为什么而难受。

    但是他有些犹豫要不要在说些刻薄的话才取悦自己。

    “吃饭了吗?”

    波江摇头。

    “要一起出去吃个饭吗?”

    波江摇头。

    “说的也是啊,今天要是一起出去,一定会误认为是情侣,要是被诚二看到可不好啊。”

    波江摇头。

    “……”

    临也感觉自己要忍不住伸手去摸摸她的头了,但是他忍住了。

    他走向冰箱,边开门,边问:“冰箱里有食材吗?”

    波江嗯了一声,随后迅速抬起头,盯着临也,想不通他要做什么。

    临也从冰箱里拿出生菜,秋葵,土豆……

    她盯着他打开水龙头,听着刀切在砧板上的声音,他站在厨房里,打开瓦斯把背影留给了她。

    她似乎突然觉得暖暖的,甚至全身放松到闭着眼睛,盼着腿将头昂靠在沙发上。

    屋里很暖,水开的声音很清脆,午后的阳光照得人睁不开眼睛。

    “波江……”

    肩头被轻轻推了一下,波江不情愿的睁开眼睛,她有一瞬的失神,映眼帘的红瞳有些说不出的温柔,她不禁怀疑他在看谁。

    他们考的有点儿近,大概是波江清醒时抬起了头,拉近了他们见的距离,她看得清他的下睫毛。

    “吃饭了。”

    她觉得他的声音有些奇怪,却又觉得他别扭的转身很可爱。

    “哦。”

    她伸出脚准备着地时,沙发的旁边正好放着一双拖鞋。

    拖鞋很柔软,她轻声说了句谢谢。

    她觉得他做的菜很好吃,虽然第一次吃到,多少有些惊讶。

    “好吃吗?”

    “嗯。”

    “那就好。”

    ……

    “你来找我干嘛?”

    “想看看你啊。”

    “你不工作吗?”

    “没有你的帮助,工作很难进行下去啊。”

    “之前你究竟是怎么工作的啊!”

    “我们不是在一起四年了吗?”

    “……说的也是。”

    波江突然轻巧地笑了。

    临也不着痕迹的将其收在眼底。

    “你不去约会吗?”

    “和谁?”

    “你喜欢的人。”

    “……”

    ——有在约啊,正在约啊。

    “不想说就算了。”

    “你呢?不给诚二做巧克力了吗?”

    “……”

    “你是在讽刺我吗?”

    临也不予否定的耸肩。

    “…我不会在给他做了。”

    波江的声音听起来很平静,却下了临也一跳。

    “难道不是吗?为一个不爱自己的人付出再多,除了失望还能得到什么?我已经过了异想天开的年纪了,而且我早就该明白,我爱诚二,就应该让他去寻找自己的幸福,而不是强迫他接受我给的幸福…”

    “我这样怕是……”

    ——不会有人爱上我的。

    “总有一天,你能遇到爱你的人。”

    临也的话很轻,轻的他自己都听不到。

    如果说他曾经觉得波江刀枪不入是因为她心中有爱,有深爱的弟弟,那么现在,他依旧觉得自己无法进去波江的心…

    他抬头看着她,他想握住她的手,但是他没有。

    她抬头看着他,他想说出他爱她,但是他没说。


    回复
    2楼2018-02-14 17:44
      ——end、就是这么样的一个文,请等我写完波江视角的……


      回复
      3楼2018-02-14 17:46
        顶顶
        我的手机验证出了点问题,一时半会儿同意不了你的吧务申请。T_T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2-14 18:46
          啊好甜~临也好温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2-14 19:37
            赞赞赞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2-15 23:22
              好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9-02 01:19
                才发现太太也是好多坑的233333()


                收起回复
                9楼2019-02-12 13:45
                  坐等这个坑,最近又回来吃粮食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3-27 0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