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吧 关注:5,072,094贴子:36,594,073
  • 15回复贴,共1

【原创】红叶颂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咳咳,是没什么好看的慢热小言。(这样说会没读者吧?
以平安时代二条天皇与藤原多子皇后的爱情故事为蓝本创造的同人。祝食用愉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2-13 23:34

    轻小说下载APP热门排行榜

    免费人气轻小说APP,海量日本动漫轻小说天天看,你想要的这里都有

    2018-11-20 08:57 广告
    以下转载自知乎:
    日本:著名的二代后,藤原多子。
    她是德大寺左大臣之女,因美貌才艺选入宫中,成为比她大一岁的近卫天皇宠妃后,十岁那年立为皇后。当然平安朝有很多幼年皇后,主要是为政治因素而立,所以这个皇后也是有名无实,最多算是近卫天皇的玩伴。但是五年之后,近卫天皇崩。其兄后白河天皇称帝,多子尊为皇太后,出宫居住。
    数年之后,后白河天皇因政治原因让位于儿子二条天皇,实际操控政治,多子也为太皇太后。二条天皇听说宫外的皇太后美貌多才,便下令接她入宫。其父后白河法皇反对,二条天皇却说“天子无父母,何不任朕意”,于是,17岁的二条天皇,下令接20岁的皇太后藤原多子入宫,宫中便都称藤原多子为二代后(两代皇后)。
    日本和中国的宫廷制度不同,一帝可以有三后。三后都是正室。皇后、皇太后、太皇太后除了是皇帝妻子、母亲和祖母的称呼之外,更是一种职位,所以也有天皇的姐妹担任皇后之职的情况。而且前代的天皇后妃如果被封为皇后,并且没死之后,当今的天皇的正妻也是不能称皇后的。所以,藤原多子入宫后仍称为太皇太后,二条天皇还有两位中宫,但她们都是正室“皇后”。
    如果说二条天皇最初纳藤原多子入宫,是为了和父亲对着干,但显然,藤原多子入宫之后,两人感情相当不错。五年后,二条天皇驾崩,无子的多子同年出家,一直隐居到62岁后去世。
    关于她,平家物语中有一段记载,很是婉丽动人。
    ”进宫后,多子住在丽景殿里,潜心规劝天皇勤于政务。在天皇所居紫宸殿内,陈列了画着先圣先贤画像的屏风,而在清凉殿里的屏风上,有巨势金冈画的远山残月,先帝幼时曾顽皮地用笔将残月涂黑了,那涂黑的残月至今还留在那里。皇太后看了这些,更加怀念先帝,写了一首短诗:
    おもひきやうき身(み)ながらにめぐりきて
    おなじ云井(くもゐ)の月(つき)を见(み)むとは
    中译:苟且留人世,冯妇再进宫;
    当年屏风在,犹见月色融。
    由此可以想见先帝与皇太后笃笃深情,真是凄婉优雅的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2-13 23:34
      以下楼主所发文本,为本人虚构之故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2-13 23:35
        华美的轿子和衣着不凡的仆人组成了令人侧目的仪仗。这是谁呢?
        坐在轿子里的人,是太皇太后藤原氏。
        她梳着庄重的发型,穿着绣满花卉的淡紫色和服,但长着一张十八岁少女的娇嫩脸庞,不过略施脂粉,已十分美艳动人。值得注意的是,她微笑着,不慌不忙地等待着要来的事情——天皇的迎接,她将成为他的后宫。
        这样的事情,发生之前谁能猜测得到呢?是贵人一时寂寞,或是一时叛逆冲动,都很难说。但是她只能来了,从容地打扮好自己,嘱咐身边女官准备行李,分发给宫中来使奖赏,完成、送寄给自己远方的朋友之前未结的信,再最后怀念一次自己住的旧屋,眺望一次窗外熟悉的夕阳,然后踏上似乎没有尽头的旅途,怀抱着虚无缥缈的使命。这就是她所做所想的吧?
        无论如何,这非她的本意所致。
        到了皇宫了,这座寂寞而高贵的烟花城,向多子张开了散发凉意的怀抱。
        毕竟她已经不是第一次来到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2-13 23:35
          不慌不忙地见到不熟悉的宫人,不慌不忙地由人引进正殿和大家见面,不慌不忙地迎接所有人的目光。
          大家都在观察她,她微笑着。她给天皇行了礼,天皇也回礼。
          那是一位年纪轻轻就荣登宝座的君主。看到她,他的笑颜明显明亮了。但对于多子,他彬彬有礼,没有一点的轻佻和不尊重。
          那么为什么还要我来呢?多子微笑着,却突然这么想。她不认为这位陛下是放荡的好色之徒。
          请先在丽景殿稍作休息。天皇亲切地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2-13 23:35
            她刚刚想让人们出去,好让自己换衣服。就听见有陌生的声音在请求入殿:“请让我进去。”
            “怎么回事?”她问道。几个女官出去看,然后端着放了鲜艳衣裳的托盘又进来了。那个陌生的女子也进来了。
            她以目示意那女子。那女子穿红戴绿,花容玉貌,明显不是一般宫女。“奴婢是陛下身边的尚侍。”她解释说,“这些是陛下给娘娘的赏赐。”
            多子听了,沉吟一下,道:“妾身谢恩。有劳向陛下传达。”那女子唯唯诺诺地去了。
            她看那些衣服,有眼下时髦的各种样式,全副簇新、五彩缤纷地裁制出来,有颜色淡雅、样式古朴的传统和服,色彩图案都很雅致可爱。
            那些衣服,全部让人收好,只挑了其中一件——是她仔仔细细过目以后选的。一件秋香色熏香的纱质和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2-13 23:36
              半个月以后,天皇才姗姗来迟地下令就让她住在丽景殿里。
              多子受到邀请去见天皇。其实她之前就认识他,但是那时根本没有互通姓名,只是例行公事的关系。
              她穿着那件秋香色和服去了。这次天皇轻装上阵,周围没有仆人跟着,这是个安静而宽敞的房间。
              他还很年轻,真的很年轻,几乎和她一样年轻,笑起来还有点稚气。然而他就是二条天皇。
              “远道而来,您辛苦了吧。”二条打着招呼。
              “奉命而来,并不辛苦。”多子这样说着。
              短暂地沉默。“您抬起头来看我也没关系。”二条说。她立即抬头。她几乎是在语音刚落时就照做了,这点和其他人很不一样,让二条惊讶。若是别人,他们都为了恭敬而放慢动作。
              这一点点小小的失礼,二条并不在意。他看着年轻的太后的脸庞,那女子清澈的眼眸,心生喜爱。
              他观察到那衣服是崭新的,随即想到什么似的,笑了。
              “太后和秋香色和服很搭配。”二条说。多子也笑了,她想到那些五花八门的衣服。
              “陛下谬赞。”她的嘴巴这样说着,耳朵也没闲着,听见二条这样说道:“我并不清楚您喜欢什么。所以礼物之事吩咐身边的尚侍去做了。英雄配骏马,美人配华服。这是理所应当的吧。”
              多子假装赞同的样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2-13 23:37
                连寻常士大夫家的公子们都不会说的笨拙的话,二条却这样自然地说了出来。
                或许这不是多子当时所想,但却是她模糊能感觉到的。一丝微笑慢慢爬上了她的嘴角。
                “现在住在丽景殿,还习惯吗?”二条问。他笑了,气氛变得友好。连身旁的侍女都略带惊讶地抬头看了看他。
                “还习惯的。”多子说着。
                “虽然说太后之前在宫中也呆过很久,但如果现在在这里还有不适应的话,尽管可以向吾等提问。”在二条身边的尚侍这样悠悠地说道。
                那人正是那天送衣服来的尚侍女官。现在打量去,好像也真是一个绫罗绸缎裹的美人儿。大概是宠妃吧
                “藤尚侍。”一位年高德劭的老女官这样提醒她的隐隐的不恭敬。
                原来叫这个名字。藤尚侍啊。多子这样想着。
                但她不知道的是,藤尚侍是后白河天皇的妃子,他把她赐给了皇太子。
                “尚侍所言,吾等会替娘娘记在心中。”多子身边的女官中将君说道。
                藤尚侍微不可见地抬了抬下巴。二条笑了笑:
                “既然如此,今后也请好好相处吧。我很期待和你在一起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2-13 23:41
                  那个说句话。。。为什么我发的了贴,但为什么不能在帖子里发布文章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2-13 23:52
                    既然已经做了天皇的中宫,那就没道理不为他侍寝,不是吗?
                    在房间中等待天皇到来的多子这样想着。却有些不是滋味。
                    毕竟,是之前素未谋面的男子。
                    那天的见面之后,大约过了十多天,宫内的尚寝女官就来通知多子侍寝的事宜了。
                    中将君惊讶地问:“这么快吗?”
                    尚寝笑了笑:“这半月之中,藤尚侍大人、弘徽殿女御以及那两位皇后都已经相继侍寝了。娘娘也该注意才是。”
                    多子听了这话,移开了眼神,只是看着别处发呆。
                    还记得和原配丈夫在一起的时候,两人因为年纪太小,天皇又早就去世,所以侍寝次数寥寥无几。
                    那么现在呢?
                    多子没有理由不产生恐惧。但是,又有哪些女子在这种事之前不恐惧的呢?
                    尽管如此,她还是静静端坐在房间里面。
                    脚步声渐渐近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2-14 00:23
                      二条挑开帘子进来,只穿着一件白色睡袍,接着便坐到多子身边。
                      中将君和其他女官在房间外守夜。
                      多子低下头。她穿着白色纱绫的睡衣,浓密乌黑的长发用红丝带束成一捧,柔顺地贴在后背上。
                      “我也并不想这么早便……”两人对坐许久后,二条才开口说话。
                      多子抬头,看到他略显不安的脸。
                      “为什么……不想呢?”她忍不住问了。难道说不是他为了女色叫她来的吗?
                      二条听了这话,有些惊讶。多子又自嘲说:“我很愚笨。不明白您的用意。”于是他便明白了。
                      “……原本只是不想事事受到拘束,不想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如此而已。但是现在改变了主意,其实并没有那么想要,而事情已经改变不了了。”二条这样试图解释着。
                      “多子我,只是一件随意接手的东西而已吗?”她说。
                      这句话过后,又是长久的沉默。
                      “是我的失误。”二条这样轻声说,“对不起你,太后。”
                      “陛下不必介意。”多子第一次对他冷冰冰地说话。
                      “今夜即使只是同床而睡,你大概也不会喜欢吧?”二条挂上了从容的微笑,“那么,我先走了。”
                      多子恭恭敬敬地送他离开。房外的侍女们听见这些对话,早已经惊出一身冷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2-14 10:46
                        次日,天皇那里送来了慰问侍寝妃嫔的书信和礼物。这让大家都以为她侍寝了。
                        “请问,要读陛下的慰问信吗?”中将君问多子。
                        “请吧。”多子说。她穿戴整齐,正凝视着面前的纸笔准备回信。
                        那是些情意绵绵的诗句和话语。用词婉转,意思明了,没有一点错处。但让多子没什么想回复的。
                        “中将君。”多子把她叫来吩咐道,“你帮忙写回信吧。”
                        于是由于不好意思而找藤尚侍代笔的二条,当天也收到了同样性质的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2-14 12:26
                          那之后,她的宫殿依旧热闹非凡。很多人送来礼物,包括二条。
                          他送来了女官说是“陛下认为符合时令的有意思的东西”。 比如纸简里尚带露珠的枫叶,红得鲜艳动人。 比如包着桂花蕊的白色糯米糍,香软可口。
                          还有那总是从东西中飘落的纸条一样的短信,用潦草的笔迹写着“秋天”、“冬天”和“春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02-15 09:38
                            那段时间里面,是这些“符合时令的有意思的东西”代表二条的心向多子传达歉意。
                            而多子,本不是斤斤计较之人,并不再因为那天的事情生气愤怒,但总是有些芥蒂。
                            大概是因为娇生惯养,被父亲和丈夫都照顾得无微不至,导致自尊心强的倔强性格吧?
                            她本就不习惯被人拿捏在手掌心上。但现在,她正每天醒来都在尝这种苦涩无奈的滋味。
                            因为她的一草一纸,都来自于二条天皇。就是那个不把她当成人看的人。
                            “请娘娘,今天到陛下那里去。这是赏樱的邀请。”女官说。已经是来年的春天。
                            她去了。看到粉红色云雾一样的樱花飘落在庭院里,绚烂至极。
                            当她看到二条的身影的时候,他正在安静地插花。
                            朱漆的方盘里,摆放着初开的杏花,桃花和樱花。他正往白瓷花瓶里侍弄着这些初春的精灵。
                            “陛下。”女官通报着。他回头看了一眼,接着淡淡一笑:“太后请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03-11 09:14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