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传说吧 关注:145,099贴子:10,324,888
  • 48回复贴,共1

[贺文]满江红(cp 明弗 清水文 古代架空 短篇)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emmmmm被活动炸出来系列……
圈名小怪兽
很久没写过文了,手生见谅……
顺便瞅瞅这个吧还有多少熟人……
手写镇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2-13 18:05
    NO.1
    【满城烟火乐升平,纷战骤熄万事新】
    又是一年除夕,京城歌舞升平。对于这个国家的人来说,已许久未得如此欢愉了。连年的战乱带来的不仅有恐慌纷乱,更有至亲分离——妻离子散,白发人送黑发人这样的悲剧,每天都在上演。
    “很多时候,人祸,往往比天灾更可怕。”
    龙袍加身,赵公明闲闲倚在龙椅上,手端琉璃盏,将杯中酒一饮而尽。耳边响起的话,声音温和,却充满了担忧和感慨。
    “切。”不知道这是第几次去轻视,赵公明始终觉得这个人就是太傻,太善良,总去担忧感慨自己无法改变的事,有什么用呢?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帝王也不仁,仁者又如何能为帝王?一路血肉一路尸骨,能站在这个位置,赵公明对这些早就麻木了。他从不认为自己是个明君、是个贤君,他只做自己认为对的事,而其他的,都不重要。
    就这样,理智的、不带任何情感偏向地去治理这个国家,公正的,冷酷的,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这个国家之幸,毕竟,过分仁慈的人为帝王,只能带着他的国家一同成为他人砧板上的鱼肉,成为这乱世的牺牲品。赵公明不当鱼肉——他是那把破开阻碍、收割胜利的刀。
    “公明,累了吧。今夜除夕,可稍作休息。”
    宫外纷闹,宫内却冷冷清清,极致的反差恍若两个截然不同的平行时空不合时宜的交汇,赵公明却不在乎这些,思绪飘远,已然回到两人相遇之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2-13 18:15
      顶顶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8-02-13 22:34
        dd[趴]
        大佬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2-13 22:56
          d,大佬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2-13 23:32
            顶顶


            青铜拳手
            贴吧拳王争霸赛中累计获取30场胜利
            活动截止:2016-03-06
            去徽章馆》
            月老
            每对新人结婚成功的那一刻,送礼最多的吧友可以获得本次求婚的“月老”称号和成就,去领取
            活动截止:2100-01-01
            去徽章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8-02-14 00:48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2-15 06:29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2-15 16:55
                  哎呦,封面吸引了我,加油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2-15 16:56
                    大佬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2-16 18:18
                      NO.2
                      【时光荏苒花飞絮,剑影纷飞梦不回】
                      那是一个清晨,赵公明在院中练剑,一道道剑影激得院中树木纷纷落叶,花瓣纷飞,到似一场浪漫的花雨,只是可惜无人欣赏。这时,一个小宫女走了进来,挑了一个不远不近的距离恭敬地站着,微微低头,不敢直视——若这般直勾勾的看着殿下,未免太不懂规矩了些。
                      一套剑法舞完,赵公明收剑站直,剑眉微敛,看了一眼站在那里已经有一会儿的小宫女,开口道:“何事?”
                      宫女恭敬地行了个礼,开口道:“殿下,邻国三皇子弗雷到此商谈两国联盟事宜,陛下召您过去。”
                      赵公明听罢微微点头,整理了一下长衫,示意宫女带路。
                      殿上,他看到了那个少年,那是他们此生第一次相遇。
                      那是一个长相清秀的少年,眉宇间尽是温柔,谈吐中十分有礼,浑身上下都是温和善良的气息,像阳光一样。
                      “真不像是生在帝王家。”赵公明暗道,这是他对弗雷的第一个评价。
                      皇上见他来了,笑道:“公明你来了,这是金国的三皇子弗雷,特来商议两国结盟之事。”
                      “太子殿下。”弗雷微微欠身行礼,抬头便见那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少年面上表情未有丝毫改变,甚是平静,一身长衫整理的一丝不苟,举手投足间气度非凡,隐隐有着一股压迫感——好一个帝王霸气!
                      两国结盟自非小事,至于为何在尚无战争时结盟,自然是因为各国统治者皆感受到了不小的危机。话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老百姓所奢求的永世和平本来就是不曾存在过的,而未来也不可能会出现。人类发展的历史伴随着战争,而如今的世界,已经和平太久了。久到足够各国休养生息准备军需,久到足够更替掉当年主和的老将贤臣,久到足够野心家的贪婪百倍膨胀。
                      于是乎,当这个几乎会改变天下格局的节点越发靠近,各种使人不安的消息也通过各自的消息渠道传入了各国统治者耳中。这事关天下大势,事关国土皇权,无人会不重视。而乱世出英雄,乱世,往往危机与机遇并存,面对天下这块大蛋糕,但凡是手中有些许筹码的,谁不想上去分一杯羹?
                      于是,各国方法倍出,暗中筹备,为即将到来的大洗牌做准备,而金国,选择了和邻国——强大的的东神国联盟。
                      要务谈妥后,金国的三皇子未再回过故乡,留在了东神国皇太子的身边——以使者的身份。只不过,弗雷更愿与赵公明成为友人,于公于私,皆愿如此。
                      东神国太子宫殿花园中,每日双剑齐舞,时而合作抗敌状,时而相对切磋状,两道身影好不默契,已然成为了此处的一道风景。
                      两年以后,战争打响。
                      次年,东神国老皇帝战死,在天下最为混乱之时,太子赵公明继位,御驾亲征,成为战场上令各国人闻风丧胆的恶魔与战神——赵公元帅。
                      一切,才刚刚开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2-18 01:44
                        楼主辛苦了,这么晚还没休息


                        收起回复
                        13楼2018-02-18 02:13
                          打call ! !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4楼2018-02-18 02:24
                            NO.3
                            【浴血并肩鬼失色,此缘难续终别离】
                            战场从来不是一个让人愉快的地方,更何况,对于赵公明来说,不仅要战,还必须胜。他肩上的担子是他的整个国家,乃至于和东神国结盟的金国。人们从来在战时惶恐、胜时欢呼、败时逃窜,而当他们的皇帝——赵公明为他们带来一次又一次胜利时,他们眼中尽是赵公元帅高大的形象,光芒万丈。赵公明是什么呢?是皇帝,是战神,是信仰。
                            赵公明不能倒。
                            在这乱世,本当对应的应是信仰的缺失,对神佛的质疑,百姓们四处逃窜、流离失所,尸山血海,人间炼狱。然而东神国,乃至金国的百姓,却硬生生在赵公明撑起的一次又一次胜利中,重塑了一个神,重塑了一个信仰——赵公明,赵公元帅。
                            本不当如此的。
                            乱世中谁人能确信地说自己一定能自保?谁都不能,赵公明也不能。神,终究是不存在的。
                            把赵公明塑造成神的百姓们只看着赵公明的骁勇善战,只看着赵公明的光芒万丈,只看着赵公明的战无不胜——神不会败,神不会犯错。可赵公明不是神。百姓们盲目的相信着他,却看不到他身上的伤,看不到他深夜的疲惫,看不到他肩上的担子。
                            如果神倒了,那是会招天下唾弃的。
                            或许只有弗雷能够明白他吧。战场上的厮杀,弗雷是与他并肩那个;排兵布阵,赵公明只允许他站在旁边;月上树梢,赵公明的疲态也只在弗雷面前显露。
                            弗雷看着卧在榻上的赵公明,难得得空休息,睡梦中眉头却仍然皱的紧紧的。忍不住走上去,想抚平他的眉头。
                            战事告急,云霄重伤,碧霄不知所踪,极有可能是被敌军所俘虏。世人偏激,总觉得被俘虏是莫大的耻辱,不如战死沙场来的痛快。
                            可只有弗雷知道,赵公明是希望她活下来的。无论如何,能活下来总是好的。这是一个帝王在作为一个哥哥时最后能抱有的私心,明明是人之常情,却不能与外人说,也不可能为世人所接受。
                            何其可笑,何其悲凉。
                            弗雷不言,那身鎏金龙袍能掩盖住赵公明身上受的伤,让刺目的鲜血不在人前晕染出来;而那个人的坚强能掩盖住他心中的痛,让那些不足与人诉说的酸楚不会流落人前。
                            终究是回不去了,那些个刀剑切磋恣意买醉的岁月,全部化作了纷纷血色,无尽血海,不止杀戮。
                            ————————————————————
                            “杀呀!”喊声连天,两军交战,刀剑声下血肉横飞。
                            赵公明和弗雷一路杀过,人挡杀人佛挡杀佛,没有人能阻挡他们,硬是从惨烈的战场上杀出了一道风景——用敌人的血肉铺成的风景。
                            这两人恍若天神下凡,又好似恶鬼附身——无论受多重的伤,无论遇多少的敌,硬是无法撼动分毫两人身上肆虐的战意和杀意。
                            取王首级,对一个军队来说无异于釜底抽薪,这道理大家都知道。而帝国西月国当然也是早有准备,降了那赵公元帅,那以其为信仰的东神国、金国顷刻便会精神崩溃,信仰倒塌,再战,胜利可谓是手到擒来。
                            可是西月一众费尽心思周密布局之下,确是万万没想到赵公明弗雷二人战力会如此惊人,这么多人围剿之下竟然丝毫不落下风。由于分走些许人去围剿赵公明,而西月精英赫然也在其列,另一边的战事竟是渐落下风,隐隐有大败之势。
                            西月国一众只顾围剿赵公明一人,却独独忘了,这个被他们围的难以脱身之人,强悍的不仅仅是自身的武功,更是那登峰造极的兵法战术。
                            或许,西月国人唯一当庆幸的是,赵公明也并非如表面上看上去那般游刃有余。他和弗雷早已是强弩之末,生生靠着一口气撑着,松不得,一松,怕是再难起来。能真的把赵公元帅和弗雷从军中隔离,也算是西月国的一种成功吧。
                            见战局渐稳,大局已定,赵公明略略松了一口气——他比任何人都更清楚,他倒不得,东神国更败不得。天知道为了这份责任,他带着一身的伤硬抗了多久。
                            可说时迟那时快,正是公明这一恍神,一把软剑已从刁钻的角度送了过来。
                            躲不掉。
                            电光火石间赵公明已是明白,奈何不堪重负的身体也撑不住赵公明再做什么挣扎。
                            可人往往是有潜力的,只不过被激发潜力的不是赵公明,而是赵公明身边的弗雷。
                            身中两剑。一剑是为赵公明挡住了要害,一剑是为了救赵公明而放弃招架,硬生生被从正面将胸膛刺了个对穿。
                            一切仿佛都静止了,赵公明有那么一瞬间竟不知自己身处何方。
                            他看到弗雷对他笑了笑,从口中溢出的鲜血特别刺眼。
                            琼霄来接应了,奈何单枪匹马救不下二人。明明大局已定,可被逼到绝境的士兵也完全失去了理智,怕是抱着必死的决心,和杀一个赚一个的想法。杀了赵公明,赚翻了,值!
                            刹时间,刀光剑影像是奏响一曲绝望的乐章,琼霄护着赵公明只能堪堪抵挡。
                            弗雷,救不下来了。
                            赵公明目眦欲裂,却只能被琼霄强行拖出战局。渐行渐远时,只看到弗雷对他张了张口,然后笑了,带着笑容,仿佛了无牵挂的倒了下去。
                            离渊之战,东神国大败西月国。
                            只是这场胜利,东神国得来的太惨烈了些。
                            战神赵公明重伤,三皇子弗雷失踪。只是当时那般惨烈的景象,见过之人,没人觉得弗雷还能活下来。只是,未见尸骨。
                            怕是尸骨无存。
                            赵公元帅身侧,再无人与他推心置腹,比剑共饮,自此又是一人,好像什么都没改变。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2-23 04:32
                              还有两章就完结了【吐魂】我已经要死了【吐魂】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02-23 04:38
                                天呐这是四点更的文,为楼主打call!!


                                收起回复
                                17楼2018-02-23 14:35
                                  NO.4
                                  【忍辱十载兵戎见,咫尺天涯堕黄泉】
                                  (1)
                                  当弗雷再次醒来时,已是多日以后。那场战役,世人皆知西月国溃败逃窜,却不知“尸骨无存”的弗雷竟是已经被西月国俘虏。秘而不宣,不知有何阴谋。
                                  弗雷本以为自己是不会再醒过来了。战场上,当那把冰冷的剑刺穿自己时,他就再没抱希望。
                                  疼吗?
                                  当然。
                                  疼是可以忍,但不代表疼就不存在。都是血肉之躯,连弗雷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撑下来的。或者说干脆就没有撑下来——他自己都不曾想过,接了那一剑还会活着。
                                  可造化弄人,他不仅活下来了,还在敌人的地盘上醒了过来。
                                  并不是湿冷的、环境糟糕的监狱,弗雷躺在一张干净而简易的小床上,房间不大,但很整洁。没有想象中的严刑逼供,也没有层层锁上的铁门和防他外逃的机关。
                                  不过想来也是。弗雷凄然:受这么重的伤捡回的一条命,哪里还有本事逃跑,怕是给他一双翅膀都飞不出去。
                                  “弗雷!”人未至,声先到,像是惊喜久病的家人终于痊愈一般。一个姑娘闯了进来。
                                  弗雷转头,见来者以后默然——吉祥天。
                                  自己曾救过她,那么想想也知道自己是如何捡回一条命的了。
                                  “弗雷,你终于醒了!”吉祥天甚是开心,丝毫不像是敌对阵营的人。
                                  弗雷不言,听着吉祥天从两人相遇,到他曾经救她,再到她爱上他。这是一个女孩为了爱不懈追求的故事,执着的让人心疼。看着吉祥天开心的脸,弗雷突然觉得有些不忍。弗雷是心善,可是立场足够坚定,原则问题不可动摇。又或许战争对弗雷来说是十分残忍的——这种毫无意义而仅仅是为了高位者争权夺利的手段,要牺牲掉多少无辜的性命。
                                  “弗雷?弗雷?”吉祥天看着愣神的弗雷,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招呼了两声,弗雷才从神游天外中醒过来。
                                  “弗雷,你有听见我刚刚的问题吗?”吉祥天又问道。
                                  “抱歉,刚刚走神了。姑娘叫我弗雷?”弗雷应道,佯装茫然的反问。
                                  “你……你不记得了?”吉祥天犹犹豫豫地询问。
                                  弗雷摇摇头,暗自盘算着:西月国留了他,肯定是为了有所图。那么,一个记忆全失之人自然是更好掌控。关键是,如何让西月国相信他是真的失忆?


                                  回复
                                  24楼2018-02-27 11:00
                                    很快弗雷就不用想了,因为答案已经摆在了他的面前。
                                    他们直接带来了消失已久的碧霄。碧霄已经瘦的皮包骨头,脸色苍白十分憔悴,再不复当年英姿飒爽征战四方的女将军形象,抬起头来,眼中全是怨恨和不甘,但当看见弗雷时,眼中却闪过一丝诧异。那声“弗雷”几乎要脱口而出了,碧霄张张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她早便被点了哑穴,有口不能言。
                                    为了这场好戏,西月国的皇上毗湿奴也带着护卫,施施然地过来了,时间恰到好处,仿佛早便知此事,特来捧捧场子。


                                    回复
                                    25楼2018-02-27 11:01
                                      “哟,弗雷?”毗湿奴叫到,嘴角带点笑意,眼神却是冰冷无比。
                                      “你是谁。”弗雷表情很冷,并非强装。换做谁。看见眼前这番景象怕是都不能淡定。
                                      “哎呀,这是……失忆了?”毗湿奴看向一早就在这里的吉祥天,“好老的套路,真的假的?”
                                      “皇上,真的假的,试试不就知道了吗?”吉祥天笑道,你看,人都带过来了。
                                      “也是。”毗湿奴看看弗雷,又看看碧霄,“弗雷,杀了这女人,我饶你一死。”
                                      “无冤无仇,我又不认识她,为何要杀她。”弗雷冷冷道。
                                      “成成成,随你吧,我是来看戏的,既然这戏演不起来,那便算了吧。”毗湿奴转身欲走,眼中闪过一抹杀意,正欲挥手令手下行动,忽然听见一声尖叫。
                                      再转头,弗雷已经抽出了一把护卫的剑,刺穿了碧霄的胸口。
                                      碧霄满脸的不可置信,愣愣的望着弗雷,这个陪伴在哥哥身边多年的人,这……真的是那个温柔善良的人吗?
                                      碧霄到死都没想到,自己会以这样的方式死在异国他乡。
                                      弗雷神色冰冷,看着面前死不瞑目的姑娘,心中没有一丝波动。
                                      当然不会有波动。
                                      吉祥天站在不远处,轻轻动了动手指,一脸慵懒的笑意。“弗雷,既然我把你救了下来,自然要保你。”吉祥天低声喃喃道,勾起嘴角,一根无形的丝线自她的手指处直牵弗雷的心脏。
                                      傀儡术。
                                      毗湿奴转身看看弗雷——不管出于何种原因,杀了赵公明的妹妹,这个人都回不去了。转身便走,“吉祥天,这个人就给你玩儿了,看好他。”
                                      “是,皇上。”吉祥天对着毗湿奴的背影行了行礼,转身对伺候一旁的宫女说,“弗雷累了,快扶他去床上休息。”
                                      窗外是杜鹃低鸣。


                                      回复
                                      26楼2018-02-27 11:02
                                        度娘你是不是要气死我好继承我的解语花呗????【皇di】是不当言论???你在逗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02-27 11:03
                                          顶顶顶


                                          收起回复
                                          28楼2018-02-27 12:43
                                            (2)
                                            十年战乱,此消彼长,天下大势已渐渐明晰。
                                            碧霄和弗雷的失踪并未令赵公明一蹶不振,东神国的这位军神,当真如百姓所期待的一般,未尝一败。以战养战,环环相扣,一个乱世却被赵公明打出了奇迹。
                                            乱世出英雄,古人诚不欺我。
                                            而十年后,当赵公明再度迎战西月国,也不得不让人感慨,什么叫物是人非。
                                            世人看来,这一战仿若千古战局,各人有仇报仇,有怨报怨。西月无非是想一雪前耻,将十年前输的再加倍赢回来。而东神国呢?十年前那场险胜,令东神国失了金国的三皇子、两国联盟的关键人物,弗雷,而他,同时对于赵公明来说也是相当大的助力,十分特殊的存在。
                                            如此看来,不问胜负,当年谁更吃亏些,可见一斑。
                                            号角吹响,毗湿奴带着西月的大军冲向了东神国的军队。他的身后跟着二人,一人是吉祥天,另一人,是这十年来在西月国崛起的一员大将,无名无姓,脸蒙面纱,无人知其是谁,也无人见过其真面目。
                                            一番厮杀,赵公明带着云霄琼霄凶悍如故,两军战力难解难分,陷入胶着。
                                            说时迟那时快,吉祥天扬手一挥,一根根本无法令人察觉的丝线向赵公明射去——好一个兵不厌诈、不择手段!
                                            然而,就连吉祥天也没有想到,突然一道身影冲出,剑光一闪,斩断了那根无形的丝线。
                                            这个身影,并非自东神国的大军中冲出,而是从吉祥天身后而来——是那个神秘人。
                                            惊愕间,吉祥天收招不及,又被格挡退出一尺,不可置信的看着弗雷。
                                            而赵公明呢?很快反应过来以后,立刻开始与弗雷配合,刀光剑影间渐渐找回了十年前的默契。
                                            这点意外飞快的打乱了西月的节奏,败势如汹涌潮水,势不可挡。
                                            ……
                                            当吉祥天与毗湿奴终于被斩落马下,东神国迎来了他最漂亮的一次胜利,讽刺的是,之所以能够赢得如此轻松,是因为西月国的一员大将临阵倒戈,带着他的一众精英亲信,瞬间反水。
                                            好一个算计,却是弗雷忍辱十载,为此一胜。
                                            结束了,这场十多年的浩劫,最终以东神和西月这最强大的两个国家,最后一场战役的胜负为这场混乱画下了一个带着残忍意味的句号。
                                            正好次日又恰逢除夕,百姓欢欣鼓舞,逢人便道“恭喜”,好一番其乐融融的景象。
                                            而赵公明,东神国的军神、信仰,却抱着怀中的人,不知所措。
                                            弗雷分明在战场上未受致命伤,此刻却浑身无力,周身细小的伤口血流不止,口吐黑血。
                                            “御医!快传御医!”到底怎么回事?赵公明茫然,一路回宫,他这么多年终于一展笑颜,高兴弗雷终于回来了,也高兴这个家伙回来还给他带来一场至关重要的胜利。那时,明明一切还好好的。这般摧枯拉朽的胜利,东神国是完胜,同时还终结了乱世,当是要举国同庆,他还在想要封给弗雷这个大功臣什么官呢!
                                            结果呢?直至回宫,他终于发现了弗雷的不对劲,可是,来不及了。
                                            当他火急火燎地传唤御医时,弗雷拉住了他的手。
                                            “不用了,公明,没有用的。吉祥天是这世界上最好的蛊师,她也毫不吝啬地给我下了最厉害的蛊。”弗雷看着赵公明,脸色十分苍白,却依然带着笑意,“此蛊,无解。”
                                            “不可能!绝对会有办法!”赵公明怒道,“御医呢?御医怎么还不来?”
                                            “公明,”弗雷再度唤他,“公明……对不起。碧霄她……”
                                            “碧霄?”赵公明疑道。
                                            “对不起……碧霄她……回不来了。我杀了她。”弗雷面色痛苦,比蛊毒和伤口带给他的痛更胜几分。
                                            咔的一声,赵公明仿佛听到自己的理智绷断的声音。
                                            看着愣愣的赵公明,弗雷更是愧疚。虽然此事归根结底不是他的错,可终究,人是他杀的,他不奢望赵公明的原谅——他自己都无法原谅他自己。
                                            他知道毗湿奴吉祥天没有完全信任他,他知道吉祥天给他下的是无解的同命蛊,他也知道他杀了碧霄就不可能再回去。
                                            他什么都知道。
                                            他没有办法。
                                            他的命本来就是捡来的,这十年替西月国南北征战,替他们滥杀无辜犯下滔天大错,欠西月的,早该还清了。
                                            可是,他杀了碧霄,他杀了赵公明的妹妹。他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去还。他只能拼尽全力,去为赵公明赢得这场战争,结束两人共同厌恶的乱世。然后死去。
                                            这是他唯一能做的了。
                                            御医救不了弗雷,一如十年前琼霄没能从敌军手中救出弗雷一般。
                                            好像对于赵公明来说,弗雷这个人是从来留不住的。他甚至在回过神来之际,没来得及说出那句话——十年前便该说的。
                                            他抓不住。
                                            除夕,举国欢庆战争的胜利,失意者独独一人,在冰冷的龙椅上将自己灌得烂醉。
                                            痛失至爱,痛失至亲。
                                            “哈哈哈哈哈哈哈……”赵公明突然对着空荡荡的大殿笑了起来,回声中甚是悲凉,“老天爷!”,赵公明仰天怒吼,“你对我,好生不公!好生不公!”
                                            砸了酒坛,哭的像个孩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8-02-28 00:18
                                              顶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8-02-28 00:33
                                                NO.5
                                                【除夕时分战火平,故人坟前烈酒清】
                                                忆起往事,赵公明无言。
                                                他知道,感慨天下的弗雷不会回来了,劝他休息的弗雷,也不会回来了。幻觉只是幻觉,可是每每念及此,他连用幻觉欺骗自己的权利都没有,何其可悲。
                                                跌跌撞撞的从龙椅上站起,一身鎏金龙袍十分凌乱,他也顾不得整理,提着酒坛,一路磕磕碰碰走到墓地。
                                                两方墓碑,其中一个是衣冠冢。
                                                一个至亲,一个挚爱。
                                                “弗雷,碧霄,我来看你们了。”赵公明顿了顿,“碧霄,你……不要怪他。他身不由己。害你的人,我已经送下去为你陪葬了。”
                                                说罢,将坛中酒倒在墓前:“来尝尝,这酒,还是我和弗雷,与你们姐妹十多年前一同埋下的。我将它挖出来了。”然后把身体向前挪了挪,赵公明把脸贴上了墓碑,“怎么样,好喝吗?”
                                                在他身后,两道透明的影子想将他搂住,奈何阴阳两隔,并不能触碰。
                                                “公明……”
                                                “皇兄,我不怪他……”
                                                静谧的月色下,赵公明什么也没能听见。
                                                -en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8-02-28 00:35
                                                  终于写完了orz
                                                  拖更拖这么久,实在是对不起各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8-02-28 00:36
                                                    突然出现,再突然消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8-02-28 11:50
                                                      很棒(๑•̀ㅂ•́)و✧!顶顶顶


                                                      收起回复
                                                      34楼2018-02-28 12:54
                                                        顶顶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8-03-16 21:07
                                                          好棒的可为什么又是个BE_(:з」∠)_楼主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8-03-17 14: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