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剑之汉之云吧 关注:28,892贴子:1,333,091

云烟沐歌暮云倾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云烟沐歌暮云倾







《轮回诀》手游公测预约火爆开启

国风仙缘RPG手游轮回诀公测预约开启,夺天庭,御万神,聆仙音,创新型动作卡牌体验!

2018-02-24 23:58 广告
“沐歌,你说爱情是什么?母亲为什么如此执着……”
“爱吗?这……我不清楚……但我知道我的心一但认定一个人便是生生世世。”
“恩……沐歌我一直不太懂你,可我听到过……爱一个人痛吗?”
“痛……”比锥头刺骨还要痛,可是我就是放不下……
“那……你和母亲为什么还……”还是不放手,不累吗?
“……”
耶亚希有一天你会懂……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2-13 14:42
    少室山
    '朝霞满天,星辰欲现,启明星早已显现在灰蒙蒙的天空中,伴着月亮缓缓升起.日月同辉,落日的余晖照映在沐歌脸上,眸中附上了一层薄雾,单薄的身姿显得唯美而凄凉.
    即使伫立在凌冽的风里,额上还是附上了一层虚汗,呼吸也有些急促,身体也不经意地颤抖.有些不灵活的拿起别在腰间的绢帕,笨拙的在脸上擦拭了一下.随着一股强大的剑气,一把闪烁着光辉的古剑指向了沐歌.随着熟悉的气息传来,沐歌愣了愣,随之无奈的转身.看到意料之中的那个人,冷笑了一下,一抹讽刺挂在了脸上,双手不禁紧握.眸子不复从前一般澄澈,明媚,变得黯然无光,与夜色般灰蒙蒙的,让人无论如何也看不透,目光中夹杂着一丝不信任,一丝失望,一丝温柔与怨,却还是伴随着一份希望却细微的令人无从查觉.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伤害她!''看着沐歌脸上讽刺的笑容,暮云的心里发出一阵刺痛,握着剑的手不禁颤了颤,却还是逼着自己,带着兴师问罪的口气声音冰冷的责问她.
    双手不禁又紧了紧,却又释然的松开,轻叹了一口气,置于剑柄的手握了一下剑却并未拿起,眸中目光微闪了一下,随之迈开步子,决绝的向着暮云走去.用右手直径握住剑身,鲜血随即沿着剑流下.
    ''唔..."
    却也只是强忍着痛闷哼了一下,皱了一下眉,曾经温暖的面色如今冰冷的令人无法相信.
    原地转了一下,雪白的勃颈紧贴于剑旁,几处刮伤已然渗出血来,目光黯淡神色冰冷.
    ''够了!你到底想做什么?''
    暮云再也忍不住她这般轻贱自己,遂将剑化作剑气收回体内,遂将她扳回来面对着自己,看到眼前的沐歌,暮云怔住了.
    什么时候她竟如此狼狈........?
    目光涣散,衣衫褶皱,乌丝散乱,眼眶微微泛红.暮云呼吸一下漏了半拍:沐歌....她哭了!什么时候她竟然也哭了!
    暮云颤抖的伸出手,想要抚上沐歌的脸颊,安慰安慰她,却被沐歌不着痕迹的躲了过去,一时间有些尴尬,不知将手安在放何处,只得作罢.目光看向沐歌,一双美眸中的凄凉将他刺痛,却又不好发作,遂避开那道灼人的目光,不敢再看.
    看着暮云有意避开自己的目光,沐歌的心仿佛在滴血,痛得她无法呼吸.
    怔怔地看着暮云,沐歌想,暮云长得果真是俊美,甚至比上女子也要美上几分,当年自己会爱上他也实属正常,可是,现在,沐歌觉得如果他平庸一点,不是铜雀的白衣尊者,没有如此强大的武功就好了.
    暮云,我没有,就算是为了你我也绝对不会伤害兰茵,可是,我不可以告诉你真相
    为什么?!暮云你不能多了解我一点.......
    可是,可是沐歌不怨你...........你不要怨我瞒着你.........我是为了你
    ‘’.........‘’
    ‘’说不出来了......你走!我不希望再看到你....‘’


    看着她一声不吭,无动于衷,暮云纵使再不愿,也只能把沐歌赶走。
    沐歌,原谅我,只有这样我才能在不伤你的情况下保全你,师傅他们一个交代
    对不起.......对不起


    回复
    举报|4楼2018-02-13 16:36
      嗯……沙发


      加油加油




      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8-02-13 17:20
        顶顶


        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8-02-13 17:20
          顶顶顶


          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8-02-13 17:21
            顶起


            “呼――苍梧……呼……哈~终于……到了”迎着倾盆大雨顶着朦胧的夜色,沐歌踉跄地走在泥泞的小路上,几乎每走一步沐歌都要停一下,在泥水与雨水的浸染下,身上的素衣罗裙早已污汋不堪看不出曾经的颜色,一头乌丝散乱的披散在身上,在大雨的洗礼下已然湿透不停地滴着水滴,清秀的面孔满是雨水连沐歌自己都分不出那是雨还是泪。
            颈间的伤口因为没有好好处理已经开始发炎变得又红又紫,因为疲惫摔了好多次,手上都是泥土,伤口不禁更加恶劣还长出了水泡。
            好冷……好痛…………应该是发烧了,不知道我能不能顺利到达苍梧族……感到不适的沐歌停顿了一下,轻轻抬起无力的双手狠狠揉了揉太阳穴,想到了紫衣亲王、兰茵、大家以及刚才发生的事自嘲的笑了笑,不禁有些伤感,有些苍白脆弱地想:难道就这样死了……哼!反正他们也不希望我活着,我可是差点杀死兰茵害她昏迷不醒的罪人,知道真相的几个人不都想着我死…………我付出了一切,到头来……可悲,真是可悲!
            随着最后一丝求生意志待尽,沐歌再没有支持她走下去的信念,无力的倒在了路上……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2-14 08:53
              踏――踏――“吁――公主前边路上有个姑娘昏倒了。”看到马车前狼狈昏倒在路上的沐歌,翡翠心有不忍,辑手向顾雨湘长公主请示,眸中的波澜看出她的不忍,含望长公主收留之意。拂手揭开帘布,望了一眼路上的沐歌,顾雨湘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仿若看到了年轻时的为情重伤的自己,便起了好奇打算救下沐歌。轻允道:“看她好像病了好像还伤的很重,抓紧时间救她上来。”
              “公主盛德”
              便抓紧时间下马扶沐歌上车。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2-14 09:06
                顶顶


                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8-02-14 09:27
                  雅馨好棒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8-02-14 09:27
                    顶顶


                    “快点……阿兰”
                    “来了!!来了……水”
                    “动作快点……快……”
                    行宫里侍女们来回的奔走忙碌着,明明于沐歌只是个陌生人,却愿意为沐歌掏心掏肺,只为了她尽快好起来。
                    苍梧中人果真忠良待人豪爽。
                    太医坐在沐歌床边为沐歌号脉,深思地点了点头。“恩――”
                    一直站在长公主身边关注沐歌情况的翡翠有些不奈,焦虑在她的脸上显而易见,不顾仪态地走上前,拉扯着太医的衣袖,问道:“太医,这姑娘怎么样了!您倒是说话呀!”
                    太医禁不住她的拉扯,头脑有些昏绝,忙拉开翡翠的手,站起身向长公主作辑请示:“公主殿下放心,这姑娘只是心力交猝,加上伤口恶化这才昏迷,退了烧醒了便可。”
                    长公主满意的笑了笑,点了点头,示意翡翠带太医去领赏抓药。
                    “诺”便带着太医去了医馆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02-14 11:13
                      “唔...”
                      药效开始发作,沐歌悠悠转醒,眼前愈发清晰。轻轻抬起沉重的眼皮,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陌生的环境,一群陌生的人。心思玲珑的她敏锐的感知到是她们救了她,治好了她身上的伤,便欲起身感谢她们,却被人用手阻止。
                      阻止她起身的妇人,衣衫华丽,均是用华贵的云锦制成,袖口的刺绣精致,华贵而不失高雅,头上戴着凤冠金钗,面目和善,显得高贵而亲切,想必是这一群人的主子。顾雨湘坐在沐歌床沿上,双手轻轻握着沐歌的右手,含着好笑的意味看着眼前这位好奇打量她的小姑娘。
                      “您的的救命之恩,沐歌没齿难忘!”沐歌目光激动神色真挚,幽幽道。
                      '顾雨湘点头示意她接受了。面色温和的对沐歌说:“你叫沐歌?我看你与我年轻时...很像,便出手救了你。你感觉怎么样?”
                      沐歌一向不太喜欢和陌生人说话,而这次却一一回答;“我叫沐歌,谢谢您救了我,我感觉好多了...”
                      不知怎地顾雨湘,觉得这姑娘很合自己眼缘,便欲收留她做义女,便抬起手轻轻抚摸了一下沐歌的脸颊。
                      顾雨湘手心的温暖随着指尖流进沐歌冰冷脆弱的心中,眼中出现一丝朦胧闪过一丝迷离,不自觉地轻喃道;“暮云...”
                      望着沐歌眸中的忧伤,顾雨湘心里闪过一丝心疼,心道;又是一个被情所伤的孩子
                      不一会,沐歌清醒过来,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蒙您收留,沐歌愿意。可是我不想你让您觉得后悔,我给您说说我的故事。”
                      顾雨湘点头示意她说下去。沐歌幽幽道:“我是骁月之人,那天...........”
                      屋外,一个小小的身影伏在墙角,对沐歌投着懵懵懂懂好奇的眼光,静静地聆听着.....


                      回复
                      举报|18楼2018-02-14 12:38
                        与此同时,暮云跪在紫衣亲王殿外,声称自己没有完成义兄交代的任务,没有就地正法沐歌,自作主张包庇她,请义兄责罚。
                        殿内紫衣慵懒的搂着罄儿,仰卧在榻上。


                        回复
                        举报|19楼2018-02-14 12:45
                          先这样吧,下午有时间再更


                          回复
                          举报|20楼2018-02-14 12:46
                            拜托啦,大家给点评论行吗。。。一大早更文,各位说个话理我下呗。。。!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02-14 13:16
                              加油(^ω^)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02-14 13:41
                                不错。辛苦了!加油!!!


                                写的不错哦


                                楼主,你的标点段落设置的再好点就更好啦


                                加油(ง •̀_•́)ง


                                对不起因为过年,这章我只能明天更’。。。。失言了,抱歉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02-14 22:38
                                  馨若好勤快啊


                                  更文,催更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29楼2018-02-15 10:09
                                    我的文消失了


                                    “暮云还在殿外跪着吗?”

                                    紫衣慵懒的卧着,右手揽着罄儿的右肩,左手轻轻抚摸着罄儿柔软的唇瓣缅红发热的脸庞,柔情无限。魅瞳里闪过一丝深沉复杂的情绪,似随口一提般的淡然却又含着不可置否的无奈。
                                    “是呀!一直跪在外面已经三日了,你也知道暮云这孩子性子倔的很……君尊……不如你去劝劝他。”
                                    提起暮云,罄儿眼中闪过一丝阴郁与心疼,眇了下殿外那倔强的固执的一动不动挺直跪着的身影,面色不禁有些低沉。
                                    毕竟她是看着暮云长大的,就是一开始认识暮云时,对他也是极为心疼的,更何况,这么多年的相处,她早已将暮云看作自己无法缺少的亲人,把他当亲弟弟来待的,对暮云早已不再是利用这么简单了……甚至罄儿想过:在不防碍爱人大业的情况下,为暮云争一争,和她失踪多年的姐姐仙子笙儿斗上一斗,保下暮云,改下他为天下牺牲的宿命,在轩辕合一中保住他。
                                    不仅是她,罄儿其实早就知道:商睿他早已把暮云这个义弟放进了心里,早已不再想利用暮云,把他仅当作一缕剑气亦或助他完成大业的冰冷的工具。
                                    心中明了罄儿话语,看了看罄儿恳切的眼神,又瞅了一眼殿外那雷打不动的白色身影,商睿的无可奈何映着在了脸上。眸中闪过一丝阴郁,用手揉了揉阴闷的眉心,无奈道来:“走。我们去听听暮云为了沐儿到底要说些什么!”
                                    想到沐儿,罄儿心里没由来的心痛,如果说她与商睿对暮云是由利用到真心,那么他们对沐歌从来都是真心相待,只是这一次,为了将来能保住暮云,让他狠下心杀死另一缕剑气,他们只得出此下策,只怕日后再见沐歌将会有很大的隔阂,剑拔弩张、刀剑相向恐怕是必然。
                                    沐儿,不要怪我们狠心,我们只是为了暮云,你不会怪我们对不对……
                                    心中太过没底,便不再想,对着商睿勉强笑着道话来:“好!去看看我们的暮云如何维下自己重视之人。”看他是否可以独当一面……
                                    便环着紫衣的胳膊向殿外那抹白色的身影走去。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8-02-15 11:09
                                      签到。。。新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