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我的身体已经...吧 关注:3,823贴子:3,887
  • 4回复贴,共1

【10】前往王宮【WEB】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WEB:
https://ncode.syosetu.com/n3881dn/


讓咱們的貼子數超越關注數
水起~!




文筆不好 能看見很多重複字眼
沒仔細再看過 錯字可能很多


回复
1楼2018-02-12 23:55
    「哈? 被王子叫過去了?」


    「誒誒...」


    在平穩的午後時光,結束了在中庭進行的武術鍛鍊的我,現在正優雅的品味著下午茶。而坐在對面位子上的薩赫也同樣喝著茶。


    (才認識個幾天就很自動呢,這個男的...)


    薩赫在那之後的每次鍛鍊時都會出現,然後向我發起挑戰並被扔飛。而剛開始面帶敵意的他在這幾天似乎漸漸認同了我,到了現在還說出了我是他的好敵手這種宣言。


    (把女孩當成對手,你這樣就滿足了麼)


    經過幾天的互動,我也稍微了解了他的性格。嘛,說的好聽一點就是不拘小節也不深思的類型,說難聽點就是個笨蛋。只對戰鬥有興趣,除此之外都無所謂的感覺。


    「記得是兩天後呢,得準備禮服才行」


    在旁邊守候的迪蒂一邊往空杯子倒入紅茶,一邊加入對話。


    「米雅妮大人,你對王子做了甚麼嗎?」


    「薩赫先生...我之前也說過了,你要不就全都講敬語,要不就都正常可以嗎? 你這樣聽上去總覺得很欠揍」
    *註:這裡原文提到的タメ口是指同輩、朋友間的對話方式,不過中文沒有特別的詞,就直接翻了*


    「正常?」


    「就是像你那樣用比較輕鬆的語氣講話的意思。然而你明明都沒用敬語,但卻只有在叫我名字的時候加上大人兩字...」


    「因為父親叫我要加上大人,所以我才喊米雅妮大人的啊?」


    薩赫似乎完全不覺得哪裡怪,一臉疑惑的模樣。


    「算了...隨便你」


    我深深地嘆了口氣扶著額頭。
    被同輩的孩子用敬語對話,就讓人有種隔著一道牆的感覺,但這男的明明喊我大人,語氣卻又很隨便,讓我不知道到底算不算親近而困惑,但他本人似乎完全沒深思。


    (還是不要想太多了。果然這腦筋笨蛋還是放置不管最好了)


    「所以勒? 為什麼會被叫出去,你有沒有個底? 被叫去王宮可是很稀奇的阿」


    回到正題上,讓我的心情沉了下去。
    沒錯,在這國家中,被指名叫去王宮是非常少見的事。如果真發生了,大部分都是因為闖了甚麼禍。對我來說就像是忽然被喊去警署一樣,心情已沉到了谷底。


    「果然是因為神託之儀的那件事嗎?」


    與王子有所接觸也就只有那時候了,要想出原因也不難。


    「哼~,我那時候用完自己的就跑到外頭睡了,記得王子在那之後好像有發生什麼事?」


    (原來你也在阿。不、畢竟同年,也是理所當然的呢)


    「是不是那時候說了什麼失禮的事啊?」


    「你很失禮欸,我什麼...也...」


    這時我察覺大事不妙。
    沒錯,我甚麼也沒說。無論是謝罪的話語,還是道謝的話語,甚麼也沒說出口。


    (糟~糕~了~! 這當然不行啊! 阻礙了王族的人,別說道歉了,到最後被幫助了甚至連道謝都沒說! 啊啊啊啊! 我這笨蛋、笨蛋啊啊啊!)


    我抱頭苦惱著。


    「大、大小姐,沒事吧?」


    「哦、看來想到甚麼了阿♪」


    看到我苦惱,有對此感到擔心的人,還有對此嘲笑的人。後者等下次鍛鍊的時候扔飛。


    「總之得先道歉...先練練下跪比較好吧」


    「下跪是甚麼?」


    從迪蒂的疑問看來,這國家似乎沒有下跪的風俗。明明覺得這是道歉的姿勢中,最能表現誠意的姿態呢。


    「那麼只能帶點心去了」


    「要帶點心嗎? 但不是茶會,應該沒有意義吧?」


    「點心只是好看的,重點是塞在點心下方的錢啦。要放多少才好? 用我的零用錢,對方說不定沒法滿足」


    「大...大大大、大小姐啊啊」


    「...你啊...」


    看到我認真的煩惱起來後,兩人不知為何有些呆掉了。


    (阿勒? 這國家沒有這種概念嗎? 我還以為有呢)


    我稍微清清嗓子並坐正。


    「討厭呢,只是開玩笑啦」


    看到我一臉冷靜地喝起紅茶後,兩人便放心了下來。


    (總之到了王宮得先道歉,然後道謝才行...之後在被說甚麼之前就趕緊跑,只能這麼做了)


    一邊喝著紅茶,一邊為了之後構築計畫。




    --




    然後,到了去警署...不對,是去王宮的時刻了。
    那天的用人們看上去都很慌忙。而說到我本人,則是被包含迪蒂在內的女僕軍團開始了換衣秀。不知道該穿甚麼去見王族才好的我只能全面交給她們。
    最後,我穿上已經逐漸變成自己商標的白色為基調,各處施上金色刺繡,並以裙子有微微膨起為特徵的連身裙後搭上停在玄關的馬車。
    馬車上只有我和迪蒂,而馬車一出發,我便拿出紙條開始唸起紙上的內容。


    「大小姐,那是甚麼?」


    「我把要說給王子聽的謝罪文寫在上頭了,為了能好好說出來正在練習...畢竟我是一上場就會緊張到轉不過來的類型」


    「我覺得...應該不是讓您道歉才請您去的」


    迪蒂的話語並沒有進入我的耳朵。
    我現在就是如此的緊張與不安。




    --




    王城位於王都的中心,並被堅固的城牆包圍著。
    經過在護城河上的大橋,我搭乘的馬車總算進入了王城。聽著守衛與車夫的對話,我越來越深入王城了。而沒過多久,馬車便停了下來。


    「似乎到了呢,從這之後就要用走的了」


    與往常一樣先等迪蒂下車後,我才看好時機向外走去。
    而不知何時,在那邊已經有幾個王宮的從者們排列整齊的守候著了。在王宮女僕的帶領下,我前往某間房間。


    「請在這裡稍後」


    這麼說著的女僕幫我打開了門,於是感到惶恐的我只好邁步向前。


    沙啪—!


    然後在什麼都沒有的入口附近的上空,落下了將近一盆洗臉盆的水。時機掌握得非常完美,我馬上就被水形成的簾幕包覆住了。


    (這甚麼...簡直就像是進教室的瞬間,板擦就掉到頭上的展開...)


    在水簾消失之後,只剩下一個淋成落湯雞的我站在原地。即便只有一盆洗臉盆的量,也足夠讓嬌小的我淋濕了。
    對這太過出乎預料的事態,無論是我還是周圍的人都愣住了。


    (阿勒? 難道說利用這個機會,我就能不和王子見面了?)


    在掌握狀況之前想到得先是這個,如此不務正業的我。


    (先冷靜下吧,米雅妮...看周圍愣住的模樣,似乎大家都不清楚這件事的原因呢。那犯人只有一個? 王子一人? 不,既然是從什麼都沒有的地方出現的,那就是魔法呢。我們的年紀應該不可能做到的...那是大人? 但這也太幼稚了)


    和文字上的意思一樣被水潑了而冷靜下來的我,就保持著現狀開始了思考。


    (啊! 說起來我能讓"攻擊"魔法無效吧? 也就是說這是"生活"魔法吧。這樣的話小孩也能做到,但這水量,應該是相當熟練的人...)


    越想越不明白了。


    「大、大小姐! 沒事嗎!」


    最先回神過來的事迪蒂。她接近我後發現沒有東西能擦,便激動地請周圍的從者拿毛巾來。


    (謝謝你能像自己被水潑了般為我生氣,迪蒂)


    向她感謝的同時,我放棄了尋找犯人,而是為了不讓這個機會跑掉而開始行動。


    「迪蒂...我們回去吧。這種模樣沒法和王子見面的...」


    刻意低下頭的我小聲地,但卻保持著能讓周圍的人們都聽到的音量這麼說後,掉頭回去。


    (雖然對王子可能很失禮,但我也沒帶替換的衣服,這是正當行為吧)


    在訝然的王宮從者們回神過來阻止我之前,我趕緊快步離去。


    (嘛、總之呢...雖然不知道究竟是誰,但謝謝你製造藉口讓我回去!)


    我在心中做出萬歲的姿勢,並在外觀上裝做很委屈的模樣離開了王宮。




    那天晚上,聽完詳細事情的父親很憤怒地前往王城這件事,就讓我當作沒看見吧。
    闖進王城到處找犯人...什麼的再怎麼說也不會做的吧,My father。




    (10完)


    回复
    2楼2018-02-12 23:56
      感謝大大翻譯,辛苦您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4-06 13:49
        感謝大大翻譯,辛苦您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8-10 00:03
          看到这里我放心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8-20 18: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