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到一半世界后投...吧 关注:3,001贴子:1,301

第三十二话 勇者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32,勇者


回复
1楼2018-02-10 18:30
    第三十二话 勇者


    为什么是现在啊。
    偏偏在魔王不在的时候……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啊。



    在魔王城内。
    距离回到魔王的房间还有一段时间之时的事。


    [勇者大人。十万火急,请到地下牢房来一趟]


    城里工作的女仆呼唤着我。
    问有什么是,她却说‘总之希望先过来一趟’。



    [老实说,因为我们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才好]


    她好像很为难的样子。
    说是牢房的话,应该是谁被抓捕了吧……到底呼唤我有什么意义。

    虽然不大明白,总是就先过去了。



    [……米娜也,一起]


    应该很不安吧,带着米娜也一起走向地下牢房。
    然后看到人物的脸厚,我失望的垂下了头。


    [——啊,勇者!]



    听到声音了。
    听习惯的,声音呢。
    那是过去,曾想一直听着的声音呢。


    [……僧侣,么]



    关在牢笼之内的是,从小就认识的。
    僧侣。




    [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为了和见勇者过来的!]



    为了来见我,僧侣是这么说的。
    也就是说,她是侵入了魔王城被抓住的吧。


    偏偏还是现在,魔王不在的时候出现。
    原来如此。女仆困扰的理由也终于明白了。






    虽然人类是敌人,这家伙确实曾经作为勇者的我的伙伴。
    应该可以判断是与魔王所溺爱着的我有所关系的人物,本可以畅通无阻的。


    又或者说,看准了能拥有地位能下那种判断的存在不在城堡的时候么。
    问了后,知道六魔爵以及五帝也被召集去战斗了。


    人手不足的时候,只能依靠我来下判断的女仆的态度,不应该斥责。
    但是……老实说,真心话是不想扯上关系呢。

    因为,我是——勇者嘛。




    [勇者…………请,给予帮助]



    正因是守护人间的,守护者。


    [人间界里,精灵袭击过来了!仅凭我们,什么都做不到……因为只有你,不在。恳请,拜托了。我们——人类,给予帮助]


    ……喂丸


    回复
    2楼2018-02-10 18:30
      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2-10 22:43
        对着低下头的僧侣,我顿住了呼吸。
        眼睛睁大,握紧双拳……心脏的鼓动,变得急促。


        [精灵……原来是这样啊]


        人家说完,马上就能理解状况的自己,这种时候特别讨厌呢。


        人间界现在,就如风中烛台呐。
        要说为何,那是因为没有战力。驻扎在人间界的六魔爵现在也被唤回魔界去了。

        精灵进攻人间界。这么说的话,不确定的地方也符合道理了。
        总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因为,诱拐米娜的是人类。
        那样为何,精灵会来袭击魔界呢?
        恐怕,进攻魔界这边的战力只是佯攻吧。
        趁着战力集中在魔界之时,本命全力攻进人间界救出米娜——这就是,精灵的作战。


        精灵,比想象的还狡猾呢。


        他们的目的应该是米娜,没有错的吧。
        但是,人间界有一半是被魔族支配着的,可以预想到无法轻易地夺还吧。


        精灵把在人间界的魔族塞回去,在只剩下脆弱的人类之时发起进攻。



        [人间界里,精灵的生命树宠儿也在!我们的话,毫无办法啊]


        这次终于,人类要完结了。
        一半被魔族支配,甚至一半——可能会被精灵夺走。



        为何要诱拐米娜呢。
        这下确实地买到了精灵的反感了呢。只是夺回米娜是绝对不会结束的。一定会有什么报复的。


        真是个绝望的状况啊。
        那点,我理解到了。



        [勇者。请帮帮我们……我知道这是很便利的话。对你做过的事情已经反省了。无论多少都道歉不完。被勇者说过之后,我们的心思也变了。每天,都有努力锻炼——想着总有一天能强到可以守护人间的地步。但是,时间还不够]




        接连不断地吐出的话语。
        一直地说着,不给予我思考的余地。


        [总有一天,一定!成为勇者能满意的队伍的!所以,现在无论如何……请给予现在还弱小的我们帮助。拜托,恳求你]


        僧侣低下头,恳愿着。
        留着眼泪,寻求着庇护。


        对着那个,我生气了。



        [为什么——只有在这种时候]


        寻求依靠的,总是在自己方便地时候。
        总是把我当做道具来对待,毫不珍惜。


        可恶啊。对这样的家伙,不想认为是同伴。
        帮助什么的,不可能的。不能原谅。别开玩笑了,想这么叫出来。


        但是——



        [可恶!我,为什么……]


        想去帮助。

        会这么想,是因为作为勇者的责任感么。

        舍弃不掉,是因为我仍然把人类当做应该守护的对象么。
        不管怎么说,会那么想是我的弱点。




        ——魔王……我该,怎么做才好呢?



        若是她的话,肯定会对我说不要去吧。
        说不定会生气到当场把僧侣杀掉。


        会那样是因为人类那边,对我说了特别失礼的话吧。
        那样的事,我自己也知道。


        可是为什么,我——


        […………啊]




        听到不去不行的话,身体擅自就会做出行动。
        这就是我的,天真吧。


        不管被做了什么,受到多么过分对待,我都是会作为勇者去帮助他们。


        最糟糕了。
        连这样的人渣都无法抛弃的我,太丢人了。



        ‘等着吧’,这么说过的魔王的意思也违反了。
        背叛了她想让我幸福的思念。



        但是。



        [——最后。这就是,最后一次]


        这之后,我再也不会帮助人类。
        为了从人类这边断开思念。

        为了与魔王的关系,变得更加地深刻。


        这下,与人类那边的纠缠就了结了。
        帮助后,以后就无视掉。


        所以,只有这次——如此给自己辩解的我,果然很丢人……


        [谢谢!勇者……请打开牢房!我拿着转移魔法的道具!]



        僧侣从怀中取出了魔法水晶。
        这是在赛菲尔德世界店里面,蕴含着转移魔法的高价物品。



        使用了这个,就可以马上回到人间界。


        [……【马尔库特的加护发动】]


        我发动了加护,强行打开牢房。


        进到里面,走进僧侣。
        女仆什么都没说。他们只是看着而已。

        但是,还有一人……一起跟过来的少女,阻止了我。


        [不行!勇者……过去,是不行的]



        小小的手抓住了我的手。
        后面肯定有米娜在。


        她应该是在阻止我吧。

        但是,我不能回头。



        [……抱歉。马上。就会回来的]
        [明明魔王大人也,说了不行的?勇者,讨厌的表情……那样的,米娜觉得是不行的]


        这话很痛。
        连为我着想的米娜的心思也背叛的自己,想杀掉呐。


        但是,不去不行,所以这是没办法的。


        我果然,打从心底就是个勇者也说不定呢。
        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他人活着的我——真的很勇敢,而且很蠢,


        [抱歉]



        只这么说了后,我甩开了米娜的手。



        [勇者]



        连悲痛的声音,也充耳不闻。



        [【转移】]



        我和僧侣一起……回到了最讨厌的人间界了——


        收起回复
        4楼2018-02-10 22:46
          是白癡嗎幹嘛去幫人類啊,他們明明把勇者當工具,而且耍廢那麼長一段時間,自己應該也變弱了不少才對。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2-11 11:45
            勇者终归还是踏上战场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2-12 12:14
              还记得勇者第二次去见公主的时候吗,勇者走的时候公主好像说了什么走着瞧什么的,我觉得有可能是陷阱。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2-12 18:41
                给大佬递茶。。。本来我想翻这个的,但既然有大佬了,我就安心填自己的坑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2-12 21:11
                  幸福的是,人间界还没被侵略。
                  和僧侣一起转移后,到达的地方是人间界的城堡里面。

                  城堡大厅里,貌似展开着战斗。

                  眼前所在的是疲惫的原同伴。
                  魔法使,战士,武斗家……还有,梅列库公主也在场。


                  他们以及她们,像是被扔到了大厅角落般蹲在那里。


                  [终于来了呢。不过有些等得不耐烦了]


                  抬起头,看到了一名少女坐在了王座上。
                  是名可爱的少女,虽然有些年幼,但是那银发银眼,能感觉某处散发出神圣感的身姿夺走了我的目光。


                  身披着奢华的金色斗篷,腰部装备着武器。

                  然后,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比起人类更加长的耳朵。



                  [初次见面,勇者桑。我是作为居住在第九世界【耶索德(イェソド)】的精灵族的统领,与你同样是生命树宠儿的一人。安托雷·阿斯特莱尔(アトレ·アストラル)……多多指教呢]



                  他是,进攻人间界的精灵——而且还是生命树的宠儿。
                  安托雷·阿斯特莱尔……么。


                  [我是勇者。名字已经抛弃了……姑且,算是人类的守护者呐]


                  回以自我介绍。总觉得,安托雷是这么希望的呢。


                  [我知道哇。有名的东西……在精灵的世界里,你的英雄传说非常有人气哟。能见到你很光荣]


                  对微笑着说着那些话的她,我加深了警戒。
                  战场上笑着的家伙很难对付啊。根据经验,这类家伙很强。


                  [这边才是,很光荣啊。顺便说下,是哪种意义的有名呢?作为取笑对象?]
                  [能不要说些蠢话么。勇者桑可是对于精灵的女性来说,想被抱的男性中的第一名啊?严于律己,责任感很强,还勇于献身……是理想中的男性]
                  [对那过分的评价表示感谢。说有名气,然而米娜却不知道关于我的事情的样子]
                  [那个孩子和其他的精灵相处地很差呐……虽然成为了话题,我想没人和她说话所以就没听过吧。但是那不是没办法的事情嘛。一直一个人在外面探险,而且书什么的也不读。真是个没有精灵样子的孩子呐]


                  我摆出态势也好,安托雷完全不在意。
                  有胆量在这种情况下愉悦地聊天,看起来应该是真货吧。


                  [哼-?顺便说下,米娜可是在魔界哦]


                  说着这个,在这里轻轻地丢下震撼弹。
                  传达了不在这里的话,我想或许可以使其失去干劲也说不定吧。

                  [我知道啊。没有魔力的反应,那是当然的吧]


                  但是她好像已经发现了。
                  真是冷静呢。就试着稍微,再丢下大一点的震撼弹吧。


                  [还有,也这么说过哦?【精灵的世界很拘束,所以不想要回去】。因此,不是没有带回去的必要么?]


                  试着否定其原本的目的看看。
                  如果这样有办法拖鞋的话,就好了呐。


                  [是呢。那孩子的话是会这么说的吧……不过,那也是没办法的事,并不能成为不攻打人间界的理由啊]


                  果然,安托雷没有改变意思的打算。



                  [蛐蛐人类,侮辱了高贵的我们精灵了哟?当然,给予报复不是肯定的么……至少,不减少一半左右的人类,就无法消气呐]


                  她笑了。
                  冷酷的,应该说是冰一样的笑容,扎着背脊。



                  [那样说的话,太久了呢。能先等一下,给我点时间么]
                  [阿拉,真是谦虚呢。你这样的人物这么说的话,不是要多少都会等的嘛。一直,想战斗看看……为了讨厌的东西,一直牺牲者自己,勇敢的人类桑?我也是,你的粉丝哟]



                  安托雷的手取出在腰上的武器。
                  从剑鞘中取出来的是,闪耀着银色的刀身。


                  第八世界【霍都(ホド)】的武士经常使用的,称作刀的武器。
                  擅长魔法的精灵,居然手拿武器什么的……果然生命树的宠儿是特别的呢。


                  [魔族被其他的同伴们挡住了,之后的妨碍就只有勇者桑而已。杀了你之后,再减少一半左右的人类,报复就结束了哟]
                  [真遗憾呢。被我反杀的事情,也考虑一下吧]
                  [会那样的话真是令人期待呢。我,从出生开始就未曾一败……为了不走上在滚在那边的同伴桑一样的末路,请加油吧?]


                  啊啊,果然其他的成员都被无力化了啊。
                  只能靠自己了……变弱了,应该没办法马上解决吧。


                  没办法了。
                  这就是最后了。



                  给人间界,给予帮助。
                  作为勇者——从安托雷那,守护住人类!


                  下定了决心后,我挑起了战斗。



                  ————————————————————


                  回复
                  9楼2018-02-12 21:27
                    [【马尔库特之加护,发动】]

                    纯白的灵气包覆着勇者。
                    接着,他与安托雷同样,取出了武器。

                    从虚空出现的,勇者之剑。
                    守护着人间界马尔库特的,传说级的武器。


                    [不错……那么我就接受你的挑战,成你所望。【耶索德之加护,发动】]


                    相反的,安托雷满溢着金色的灵气,与勇者是相对的。


                    [那么,尽情的……愉悦吧?]


                    这句话成了战斗的信号。
                    首先开始的是安托雷。
                    因加护使得身体能力上升的她,一瞬间逼近勇者——刀光一闪。


                    对脖子的斩击。那是迅速,且锐利的攻击。
                    但是,只有这样。



                    […………小看人么?]


                    只是一个动作,不可能对拿出真本事的人类的生命树宠儿有用。


                    [【圣击】]


                    第一下开始,就没有疏忽大意。
                    白色的灵气全开地,对安托雷放出。

                    精灵的生命树宠儿,被光的洪流吞没了。
                    城堡摇晃着。墙壁的一部分崩塌,暴露在外面。


                    [——果然,很强呢]


                    但是安托雷还健在。
                    似乎是承受住了近距离的一击。那样的理所当然,果然是生命树的宠儿吧。



                    [太慢了]


                    嘛啊,在这里缓劲的男人,是不可能做到以战斗狂的一族为对手的。
                    流水般地连击,被他使了出来。


                    [【炎击】]


                    勇者的剑可是,可以借助‘精灵之力’的道具呢。
                    赛菲尔德里面各种属性的精灵分布。借助那个力量,他使用属性攻击成为了可能。

                    使役着炎的圣灵,放出的炎击……把城堡的墙壁和天花板都烧得一干二净,甚至烧到了安托雷身上。


                    [啧…………]


                    她貌似也没能防下火焰。
                    燃烧了起来,但是火焰之烧到了斗篷……瞬间就被灭掉了。



                    虽然安托雷只剩下小块的内衣,不过也没有会在战场里会介意那样的少女。
                    堂堂正正地站着。



                    [虽然是以特殊制法做出来的魔法道具……没办法了。毕竟承受住了一击]


                    看起来,貌似是魔法道具减轻了伤害呢。
                    安托雷承受了火焰的直击还活蹦乱跳呢。

                    后退着,警戒着不进入勇者的距离……她发出了佩服的声音。


                    [看样子没有让我呢……不留情的地方也很有魅力。那様彻底的地方,在精灵之间的评价也很好呢]
                    [……是么。那么,你什么时候拿出真本事?]
                    [认真着哟。嘛,剑术上的……意思而已]



                    对着惊讶表情的勇者,安托雷笑得更厉害了。
                    毫无危机感,不如说感觉到了从容。


                    [没办法了呢。我,虽然喜欢剑……嘛啊,实际上只是喜欢却不擅长呢]



                    随意地挥着刀,她一边说着话。
                    银色的双眸,放出了可以的光辉。


                    [那么,认真起来了呐……我,果然还是精灵。魔法,很擅长的哟。虽然不喜欢]

                    [——啧]


                    感觉到了什么,勇者将加护的灵气全力放出。

                    就在那个瞬间。

                    [【フロガ?エクリクシス】]←【译:看不懂,查不到,反正就是特技,不会】


                    魔法的咒文,被编织出来了。
                    刹那,以安托雷为中心……发生了火焰的大爆炸。

                    城堡,半毁了。
                    没有变成全毁,那多亏了勇者及时放出的灵气。
                    总算是减轻了爆炸的威力。


                    千钧一发的判断成功了,蹲在角落的在场的前同伴们也活下来了。
                    但是,要说是防御住安托雷的攻击,却不是那样。


                    […………可恶]


                    特别是离安托雷最近位置的勇者,受到了巨大的伤害。
                    被暴风与高热打中了。



                    [阿拉,真厉害呢。一击没有打倒什么的,还是第一次呢]



                    虽然好像讨厌魔法,但擅长这个词并不假呢。
                    生命树的宠儿之名果然不简单。


                    [虽然同伴们用剑打倒了,但勇者桑果然还是不行呢……还需要修炼吧]


                    看着悠闲地挥着刀的安托雷,勇者咬住了嘴唇。
                    那眼神,像是修罗般的锐利。


                    他还是,像曾经守护着人间界的时候那样……认真地,变成了正是决死的觉悟的样子。

                    危险的空气,从勇者那放了出来


                    [【强化】]


                    接着他更加地,把自己提高一个阶段,
                    瞬间,勇者的光辉增加了。
                    马尔库特加护更加地强了,包裹着会对身体造成负担的量。
                    那是虽然会随着时间经过消耗体力,但力量却会增强的术。

                    [切!}


                    踩碎地板气势冲过去的勇者,以安托雷无法反应的速度绕到了其背后。


                    (得手了!)




                    就那样对着脖颈一闪。
                    向着无防备的她挥下了剑。


                    但是……剑在砍到脖子之前像是被什么东西阻止一样,停止了下来。


                    [什……!?]


                    对着惊愕的勇者,缓缓回过头的安托雷回答了。


                    [【アミナ,マギア】……防御魔法哟。可以阻挡一定程度之下的物理攻击,减轻一定程度之上的无力攻击]←【译:还是看不懂】



                    精灵是咒语魔法优秀的种族。
                    以咒语这种语言为媒介,提高了自由度的精灵的魔法,在强度方便也变得更出色了。



                    「【スパスィ?アネモス】」←【译:还是看不懂】

                    下一击也与防御魔法同样,没有任何预兆。
                    用一句话她就放出了攻击。


                    出现的是,风之刃。
                    无数的无色透明的剑往勇者倾注。



                    [魔法,果然很强呢……]




                    没有能回避的空隙。
                    勇者双手交叉摆出了防御姿势。


                    风之刃无情的对那样的勇者造成伤害,散布着献血。

                    [谢谢你的夸奖。被憧憬的人认同,果然很开心呢]
                    [……要多少夸奖都会给你的,要是能收手的话我就很开心了]
                    [阿拉,有魅力的提案呢。杀了i之后,在考虑吧]



                    这次挥下了刀。
                    虽然多少有些本事,但仅限剑术的话,勇者那边强了数个等级。


                    简单地成功接下来。就这么变化成反击,但是安托雷阻止了。


                    [【ケラヴノス】]

                    安托雷拿着的刀,与其说是刀具,还不如说是杖。
                    是作为放出魔法时候的媒介的道具。

                    当然,不经过杖直接发动魔法也是可能的。


                    [——咕,啊]

                    通过刀展开的魔法是,雷击魔法。
                    雷从勇者的剑通过,在勇者的身上露出獠牙。


                    这不寻常的痛苦,让他的意识一瞬间消失了。



                    [结束了,呢]

                    看到了致命的空隙后,安托雷得意地笑了。


                    「【テオス?マギア】」←【不懂不懂】


                    即便如此也没有大意,她把拥有的最大攻击魔法攻击对准勇者,毫不留情。安托雷对勇者使用的是被认为是神所使用的魔法。


                    只是单纯地压缩魔力,只有撞上去的效果而已……但是威力确实极大的。

                    金色的洪流,吞没了勇者。


                    [噶。啧……!?]



                    即使忍住了叫唤,伤害还是免不了的。
                    城堡终于崩塌了,勇者与瓦砾一起掉到了外面。


                    轰鸣的同时,勇者倒下了。



                    [呼呼。这愉快的时间,谢谢你了]



                    站在瓦砾上面,看着勇者倒下的样子……安托雷貌似满足地行了一礼。
                    胜利了,她如此地确信了。




                    收起回复
                    10楼2018-02-13 00:29
                      感謝翻譯~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8-02-13 11:03
                        [——还没,完]




                        但是,这种程度就倒下的男人……是可不能与在赛菲尔德中首屈一指的被称作战斗一族的魔族作对手,展开势均力敌地战斗的吧。

                        安托雷,貌似还没有理解到那个。

                        勇者的真本事,并不是强大。


                        勇敢之人,这様的称号是——由于他的精神才拥有的。

                        不如说,勇者的真正价值是在被逼到穷途末路的情况下才能发挥出来的。


                        她从现在开始,就会知道了吧。


                        [阿拉……还能站起来呢]


                        勇者看起来破破烂烂的了。
                        但是他从瓦砾中站起来了……就这么举起剑跑起来。



                        [【ケラヴノス】]


                        安托雷再一次用雷击魔法阻止勇者的脚步。


                        [啧,啊啊 啊啊啊 啊!!]


                        但是,勇者没有停下来。
                        即便受到雷的直击,他也继续前进。


                        [————啧]



                        散发着修罗气息逼近的他的喊叫,让安托雷第一次畏惧了。

                        感觉到觉悟了吧。

                        即便舍弃生命,也要守护的……勇者那疯狂的觉悟,让她后退了一步。


                        [【圣击】!!]


                        [【アミナ·マギア】!!]


                        对着极近距离的一击,展开了防御的魔法。
                        到刚才为止都是简单地防住了的,但是……被逼入逆境的勇者之力,以刚才相差甚远。



                        与‘啪哩’的声音一起,防御魔法被打碎了。


                        [开玩笑,的吧!?]


                        会惊愕也不奇怪。
                        明明被逼入困境了,却还变得更强的勇者可是异常的。



                        [不能输的啊]


                        接连放出的每一击,渐渐地变得沉重了。


                        [我死了的话,就谁都不剩了]


                        随着他变得疲劳,受到伤害,作为勇者的力量就会增加。



                        [我,要是不守护的话——谁,会来守护啊]



                        只有勇者才能拥有的特性。对于这点,曾经战斗过的魔王也很惊讶。
                        对于这个,魔王命名为觉醒。


                        换句话说,越是生死存亡的危机,勇者就越强。

                        不管打倒多少次,他都会像不死鸟一样站起来。



                        [我可是勇者啊!!失败之事是不被允许的]



                        随着次数增强力量,挥舞起剑。


                        [……果然,你是童话故事里面的人呢]



                        安托雷已经没有余裕了。
                        笑容也消失了。



                        [不可能。即便是同样生命树宠儿的我,也觉得你很异常……正因如此,才会憧憬么]



                        剑与刀重叠在一起。


                        安托雷的呼吸变得剧烈。一感知到发动咒文就发起猛攻,不给予咏唱时间的勇者貌似让她毫无办法。


                        他这么想着。
                        为了得到这样的力量……究竟需要做出牺牲到哪个地步呢。
                        想到这些,安托雷不由得同情了。



                        [自我牺牲虽然是美谈,但是要体现出来确实很难呐……把那当做理所当然的勇者桑,非常地棒呢]
                        [……虽然不是值得表扬的事情呐]
                        [当然了啊。从旁边看来就觉得心情不好呢……为了讨厌的东西而舍弃生命什么的,不可思议啊。至少对我来说是不可能的]


                        但是,正因为做不到才会憧憬的吧,安托雷嘟哝着。


                        [为了不对你的觉悟失礼……我也拿出绝招吧]


                        接着,她的刀崩坏了。
                        为了解放注入刀身之中的魔法。


                        [【フロガ?エクリクシス】]


                        最初放出爆炸魔法,再一次。
                        这次是以杖为中心产生的爆炸,所以连安托雷也牵连进去了。


                        这是她做好了觉悟,才放出的魔法。
                        爆炸,袭击了过来。


                        [【风击】]


                        为了减少威力,即便一点也罢,勇者也打出了一击。

                        全力的功绩,多少可以削弱爆炸吧。



                        即便如此,勇者与安托雷都没有回避,受到了直击。



                        […………我的败北,呢]



                        被爆炸吹飞的安托雷微笑着。
                        对在暴风面前还能承受住的勇者,领悟到无法赢的事实。




                        [回去了。米娜就放弃了]



                        小声地说了一句话后,隐藏起来的其他的复数精灵瞬间现身了。



                        簇拥着在飞在空中的安托雷,众多精灵离开了。
                        那之中的一人,问了这样的问题。



                        [……多人一起上的话,能赢么?]



                        理所当然的总结。与安托雷势均力敌的话,擅长合作的精灵若是协力或许就能赢——这么说道。
                        但是,安托雷摇头了。



                        [不可能哟。倒不如说勇者变得更加地强吧。恐怕,在那个时候陷入绝境的话,他就会失去理性。连我,当然包括你们,在被杀掉之前都不会结束战斗的吧?]



                        越是生死存亡,越是九死一生,就对他越加地束手无策。
                        所以魔族也,没能战胜他。



                        [果然,勇者桑就是【勇者】呐……下次,招呼到精灵的世界吧。大家一定会高兴的]


                        精灵的生活是以清贫朴素至上的。
                        换句话说,就是没有拥有娱乐,快乐以及作恶习惯的一族。
                        在这点上来说,只是为了守护人类而牺牲自己的勇者,是最棒的。


                        没有任何快乐,连娱乐也舍弃了,甚至连自己这个存在都扼杀般地克己,不会憧憬的精灵基本不存在。


                        自尊心很高,但是却承认了勇者这个个体。
                        正因如此,她才会离开。


                        [……嘛啊,还活下来的话,再说吧]


                        想到即将看不到的勇者,安托雷深深地叹了口气。
                        她注意到了。


                        在那个场合下激起的,肮脏的感情。
                        不管别人,而是只为了自己……卑劣的存在,安托雷察觉到了。


                        [真是完全无法理解啊]


                        脑海里浮现,并非勇者的人类的身影。
                        在战斗中,明明勇者都拼上性命了……人类居然对着那样的他以憎恶的眼神相对。



                        [为了那样的渣滓,牺牲自己什么的……果然,对我来说是做不到的呐]



                        安托雷小声地说完那些,然后闭上了眼睛。
                        给在魔界那边的同伴们下达了撤退的指示后,她小睡了一会。


                        反正,马上就要离开人间界回去了。
                        那时,如果可以的话,希望勇者还能活着——








                        ——————————分割线——————————


                        收起回复
                        12楼2018-02-14 02:27
                          如果我是魔王,事後我一定會給他套上項圈,不讓勇者再去做愚蠢的犧牲。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2-14 09:47
                            过年了,年后见,反正现在过年也没人有时间看(●◡●)ノ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8-02-14 17:54
                              感谢楼主,其实过年也会抽空看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2-16 03:58
                                玩多一天,明天开工


                                回复
                                16楼2018-02-21 17:24
                                  千钧一发啊。


                                  [哈啊,哈啊……]


                                  安托雷离开了后,我像似要倒下一般,跪倒在地。

                                  呼吸急促。受到的伤害量也无法无视。一旦大意,意识就会失去。
                                  果然,技术变粗糙了……因此受到了相当不必要的伤害了呢。


                                  但是,这就是最后了。
                                  总算是守护住了,太好了。

                                  对于这件事,我感到了放心。


                                  [勇者!谢谢]


                                  突然听到声音后抬起头,在那里的是跑过来的僧侣的身影。


                                  [现在就给你恢复]


                                  居然。以前顽固地不帮我恢复的她,会体贴我什么的。
                                  这种担心哪怕是在前段时间能做到的话,或者说——有这种想法,果然还是依依不舍么。


                                  抱持着这种心情会对魔王失礼呢。
                                  仅限今日,再也不会见到僧侣了。


                                  最后能像这样做一个了断真是太好了。
                                  从今往后,这家伙就是陌生人了。

                                  虽然发生了各种各样的事情,不过在最后还是笑着吧。
                                  这么想着,我对僧侣伸出手。对于过来给予恢复的她,我想表示感谢。


                                  [稍微,等下呐]

                                  僧侣在我旁边蹲下,用手触摸我的后背。
                                  就这样,进入恢复……让我治愈了吧。

                                  会那么想的我,果然很天真呢。

                                  [马上,就把你杀死的啦]


                                  瞬间,感觉到了热度。
                                  从胸口那,感觉到了燃烧般的痛楚。


                                  [————欸?]


                                  勇者之剑,落在地上。


                                  呆然的触摸了那个地方,接触到黏稠物体的感觉。
                                  视线看过去……红黑色的血,黏在上面。


                                  [终于,总算是去死了]

                                  从胸口,剑的刃尖穿了出来。
                                  到了这步,我总算是……认清了从背后刺过来东西。


                                  [嘎啊……]


                                  吐血。对血的味道感到难受。
                                  但是,在这之上……对曾经是伙伴的那群家伙,更加地难受。


                                  你看,果然呢。
                                  像这样的家伙,果然不应该给予帮助呢。



                                  懊悔。
                                  对自己的愚蠢,感到丢人。


                                  但是,果然……

                                  [我啊,讨厌我自己]
                                  [啧!?这种伤势,说话什么的,怎么会]

                                  我转过去对着惊讶的她,慢慢地站起来……把话语,编织出来。
                                  这是,忍受不了的感情的爆发。





                                  [为什么我……为了你们而死也可以,没想过么?不愿意啊。最讨厌了啊。觉得很可恶啊。你们这群人,最差劲的啊。但是,为了那样的你们,我可以去死。我就要死了]

                                  但那是,我忍受不了厌恶着的啊。
                                  所以逃跑了。
                                  我觉得我就这么下去是不行的。

                                  即便是为了人类,但比起别的,不为了我自身可不行,明明就这么想的逃往了魔界的。


                                  全部都浪费了。
                                  我果然,无法从勇者的命运中逃脱出来。


                                  [别开玩笑了。我可不想为了你们而死]

                                  血液,流淌着。
                                  但是,我没有停止行动。



                                  收起回复
                                  17楼2018-02-23 00:41
                                    [你们,已经没救了]


                                    僧侣所说的【听进心里】的台词是谎话呐。

                                    我还真是个笨蛋呢。
                                    居然还相信这样的家伙……太差劲了,无话可说。


                                    [至少,用我的手来超度吧]


                                    拉回拳头。
                                    向着狼狈的僧侣……我把拳头打出去。


                                    [……诶?]


                                    没想到会被打么?
                                    你还认为被我喜欢着么?


                                    把那样傲慢的僧侣,打飞了……我把目光转向下一个对手。

                                    眼前。在那里的是,直至刚才都还倒下着的原同伴们。
                                    应该是持有着恢复道具吧。


                                    [不是为了打倒我们……为了守护自己的种族的话,是使用不了力量的吧]

                                    自己拔出了刺入背后的剑。
                                    虽然流出了大量的血,不过现在也无所谓了。


                                    把这些家伙,杀死。其存在本身,就不是为了人类的家伙啊。
                                    让这些家伙随心所欲,或许这件事本身就是罪吧。
                                    那样,用我的手来超度……这就是我所能做的,为数不多的赎罪吧。


                                    [哈?说什么呢?还在假装同伴么?]

                                    因失血而踉跄,然而战斗才刚开始。
                                    首先行动的是武斗家。她那较小的身躯立刻使出了攻击。

                                    与以前一样,只是一直线的攻击。
                                    配合时机,准备进入反击……不过,好像与以前不同了。


                                    [我们也是,为了杀死你而努力过的]


                                    和安托雷战斗过后反应变得迟钝了,我没能抓住武斗家的假动作。
                                    以为是一直线的,但那貌似是诱导。


                                    [【崩拳break·shot(崩拳ブレイク·ショット)】]


                                    拳头打进了腹部。
                                    喷出了血,视野也摇晃了。

                                    一击附加的打击程度貌似变强了。
                                    为了打到我,而变强什么的……就像蠢材啊。


                                    [闭嘴]

                                    回礼的一击。往腹部打过去了。
                                    没有想到在这里会被反击,还是太天真了。


                                    [……啊]


                                    武斗家就这么晕过去,倒下了。
                                    撒,下一个。前面的是战士与魔法使,之后剩下梅列库公主。


                                    [前辈,不能乖乖地去死么?]
                                    [吵死了]


                                    对着面前的战士放出踢击。
                                    原以为是会避开的,战士居然接住了。


                                    [——咂!!]


                                    为了不被击飞,战士奋力站稳了。
                                    抓住我的脚,封住了我的行动。

                                    因疲劳以及失血的缘故,没法摆脱掉。


                                    [干得好,战士!]

                                    此时魔法使行动了起来。
                                    居然,战士所做……是为了能把魔法施加在我身上。


                                    [风之精灵哟,炎之精灵哟,水之精灵哟,土之精灵哟……把力量借予我——【四属性魔法Quatro·magic(四属性魔法クアトロ·マジック】!]


                                    四属性么……历代勇者队伍的魔法使都是五属性的,虽然不及那个,但也是有相当战力的呐。


                                    为什么这个,会在这时使出来啊?
                                    不是为了守护大家,而是为了杀死我……而变强了么。


                                    [……啧,啊]


                                    总觉得要哭了。
                                    至今为止的自己,真的是个笨蛋呢……如此地感觉到。


                                    意识明灭着。
                                    视野也变得沉重。呼吸急促。光是心跳就全身都在痛。


                                    但是,至少杀死这些家伙……我不得不战斗。


                                    [呜啊!]


                                    首先,从控制住我的战士开始。
                                    一起受到魔法使的魔法后变脆弱了吧。心窝受到我的肘击后,倒在了地面。

                                    感觉到肋骨断掉几根,因此以这家伙的精神力的话,应该是动不了的。
                                    下一个。我捡起了战士落下的剑,往魔法使扔过去。

                                    是使用了最大限度的的魔力了么……魔法使变得一动不动的了。


                                    [噫,啊!?死,要死……要死了!僧侣!快点,救我哦哦哦!!]


                                    虽然在叫着什么,但也不是马上就会死啊。
                                    要说为何,那是我控制不当,没有刺到魔法使的心脏。
                                    剑刺进去的是腹部。虽然流着血,但并不是致命伤。

                                    操控失误什么的……看来我比预料的还要奄奄一息呐。


                                    [安静点]


                                    击打魔法使的下巴,让其晕过去了。
                                    剩下一个……还留着的。


                                    [……勇者大人]


                                    梅列库·马尔库特公主殿下就在那里。
                                    害怕似得,看着我。

                                    还差一点。
                                    但是,已经到极限了。

                                    明知道留下这家伙是不行的。
                                    不杀掉的话,人类就没有下次了。


                                    所以,这家伙是敌人。
                                    喂,像以往般给我觉醒吧……


                                    逆境啊。危机啊。最后关头了。现在就要死了哦。
                                    现在不发挥力量,要等到何时啊?


                                    这般地鼓舞着自己。
                                    但是……我已经没办法从那个地方做出行动了。


                                    [杀死你,我已经说过了吧?]


                                    打倒了魔法使,因而已经力尽了。
                                    只是呆呆着站着,连一根手指都动不了了。

                                    把潜力发挥出来,貌似是做不到了呐。


                                    果然,我是个勇者呢。
                                    只能为了人类打倒敌人。

                                    但是,为了守护人类,杀死人类的事——那是自相矛盾的,我的身体拒绝着行动。
                                    因此才无法觉醒。


                                    即便难看,也只能看着公主了。

                                    [终于,能杀死……一直,等待着机会!撒,给我去死吧……去死,去死吧!没出现在这个世界上就好了!区区的道具……区区一个只能战斗毫无作用的无能!背叛了的话,就不要了。去死,向我道歉]


                                    肮脏的脸面呢。
                                    对这样的家伙,会觉得漂亮什么的……我啊,相当地没眼光呐。


                                    忽然地想起了魔王的笑脸。
                                    温柔的笑容,让我现在思念着。


                                    [抱歉呐,魔王……]

                                    嘶哑的微小的声音,谁也传递不到。
                                    但是,不说不行。


                                    [我啊,和你在一起——很幸福]



                                    谢谢你。对魔王,非常地感谢。
                                    还有,对不起。与你的约定无法实现到最后了。


                                    在心中道歉只是,一切都要结束了。


                                    [死吧啊啊啊啊!!]

                                    梅列库公主,对我的心脏刺进了利器。
                                    第二次了呐。刺进胸口的……没有疼痛什么的感觉,这是对我的救赎吧。


                                    [————]



                                    吐出血,我就那样当场倒下了。
                                    眼泪也好,血也好,感情也罢……所有的一切,都消散而去了。

                                    我,死了。

                                    啊啊,但果然还是……死之前想要看到魔王的笑脸呐,
                                    想着这些,我闭上了眼睛。


                                    [——勇者!?勇者……!!]



                                    幻听,么。
                                    不过,最后能听到魔王的声音真是太好了。


                                    至今为止,谢谢你了。
                                    然后,对不起。

                                    我,幸福……得到了——



                                    ——————分割线————


                                    回复
                                    19楼2018-02-24 14:50
                                      感谢翻译


                                      回复
                                      20楼2018-02-24 16:56
                                        不过还是谢谢翻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02-25 14:41
                                          感謝翻譯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3楼2018-02-25 17:51
                                            护夫狂魔上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02-25 23:06
                                              为了·杀勇者而精进自己的能力什么的,真是人渣啊


                                              回复
                                              25楼2018-02-26 03:41
                                                thx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02-27 13:09
                                                  魔王,转移到人间界后立马就掌握了现状。

                                                  [——勇者!?勇者……!!]


                                                  很严重的情况。
                                                  在散乱的瓦砾中,流着血倒下的勇者的身姿……魔王对此感到了愤怒。


                                                  [是你们这群家伙,么?]


                                                  漆黑的魔力,从魔王那放了出来。


                                                  [你们这群家伙,给勇者——施加伤害的么!?]


                                                  无法忍耐。
                                                  但是,做他们为对手那花费掉的时间,在现在却是浪费。


                                                  [【梦幻】]


                                                  她立即实施了术。
                                                  在场的所有勇者队伍的成员,都被引导到了噩梦的世界。


                                                  一伙人忽地就进入了睡眠,接着被噩梦缠身。

                                                  魔王无视那些人类,奔向勇者身边。


                                                  [……勇者]



                                                  她哭了。
                                                  胸口处流出了血液,痛苦到眼角流出泪水的勇者的身姿,让她感到心痛。


                                                  [我,要是早点,过来的话]


                                                  后悔向她侵袭。
                                                  但是,魔王完全没有自责的必要。

                                                  因为她到现在为止,都在与精灵战斗着。

                                                  为了不知何时会出现的生命树宠儿,魔王避免着消耗等待着……中途,注意到了精灵奇怪的样子。

                                                  发起战争,然而却是消极怠事。
                                                  一有某人死去便立即将其带到后方,战斗者仅仅是阻止着魔族这边的步伐。
                                                  注意到在赚取时间这事,是在战争开始还没过多少时间的时候。
                                                  有什么讨厌的预感,魔王便准备前往魔王城。
                                                  但是此时魔王注意到不能使用转移魔法了。


                                                  [如果没有被精灵那群家伙,妨碍的话]


                                                  精灵阻止了转移的魔法。
                                                  由于那个缘故而无法向魔王城取得联系,只能让脚步快的前往了。

                                                  那个时候,焦急了。

                                                  正好,与前往魔王城的传令员不同的家伙过来了,是精灵的米娜。

                                                  她是搭乘留在魔王城里面脚步快的佣人的背上,为了见到魔王而过来的。
                                                  米娜如此说道。

                                                  勇者,回到了人间界——。



                                                  [全体进攻……把精灵杀了]

                                                  魔王严肃地听取了情况后,立刻投入了全部战力去击溃精灵。


                                                  以四天王,五帝,六魔侯爵为中心发起的大规模战斗让世界树宠儿不在的精灵挡不住……马上就撤退了。


                                                  在貌似可以行使转移魔法的时候,是在战争开始后不久。


                                                  然后现在,慌忙地转移到人间界——发现了伤痕累累的勇者。


                                                  [转,转……转移,不做的话]


                                                  牙齿发抖的魔王在颤抖着。
                                                  看到无力动弹的勇者的姿态后,她愣住了。

                                                  但是,在这里花费时间的话,那才是无意义的。
                                                  还有救助的可能性。如此相信着,魔王为了勇者能得到治疗而转移到魔王城。

                                                  [【转移】]


                                                  魔王城里,已经有许多的魔族回来了。
                                                  拥有着称号的全员在这个地方待命着。


                                                  米娜也在这里好好地等待着。她看到伤痕累累的勇者后,表情失去了颜色……走到某处去了。

                                                  但是,魔王连关心米娜的余裕都没有。
                                                  让勇者躺上床后,视线转回到了这个地方。

                                                  其中,魔王城内最擅长回复术的神官【神魔侯爵】也在此。
                                                  找到了披着纯白长袍的她后,魔王命令道。


                                                  [需要治疗,马上!]


                                                  神魔侯爵立刻做出反应。
                                                  给躺在床上的勇者诊断……然后,慢慢地摇了摇头。


                                                  回复
                                                  27楼2018-02-27 13:53
                                                    伤口太深了。
                                                    回天乏力——最起码能做到的,也只是延长生命的处置而已。


                                                    这么说完,神魔侯爵无言地帮着勇者施加治愈魔法。
                                                    全力去做所能做的事。

                                                    但是,不足以……神魔侯爵,这么说了。

                                                    这么下去的话,勇者就要死了。


                                                    [不可以……勇者啊,不要啊]


                                                    在勇者的旁边,魔王呼喊着。


                                                    [死掉什么的,我不允许!明明是约好了要变得幸福的……明明说好要留在我身边的!!拜托了……无论如何,恳求你了,不要死……]


                                                    握着勇者的手,魔王呻吟着。


                                                    [还有,很多想要做的事情啊……还有,我还没有得到满足哦?打算让我等到什么时候啊……是时候,该起来了吧。给我起来啊。起,来……]


                                                    平时像副魔王样子,凛然的她。
                                                    这是简直就是个小孩子一般,哭泣着。


                                                    [不要死啊,勇者]


                                                    会变成这样,这就是魔王——对于勇者,非常珍惜着的原因。








                                                    [真的是,让人惊讶啊]


                                                    这时,大厅里响起了一个人的声音。
                                                    在只有魔王哭泣声回响着的里面,貌似厌烦的话语也太不合时机了……因此聚集了所有的关注。


                                                    在那里的是,穿着修道服的修女。
                                                    旁边是精灵的米娜待着。看起来是把她从神殿带过来的样子。


                                                    [真是的,在做啥啊?请适可而止。愚弄人也有个度]


                                                    尼特生气了。
                                                    粗暴的步伐,走到了勇者的身边,然后对那脸颊用力的拍下去了。


                                                    [你这家伙——!]
                                                    [魔王大人啊,闭嘴一下]



                                                    魔王变得激动了,但是尼特无视了。
                                                    只是一昧的盯着勇者。


                                                    在那个视线里,把魔王的行动都停下般的……某种东西所在。

                                                    视线,倾注在尼特上。


                                                    她勇者挡住勇者的额头后,静静地说了这样的话。


                                                    [‘请爱惜自己',说过了吧?珍惜所爱之人……魔王大人,明明是这么说过了]


                                                    但是,勇者……


                                                    [哪边都不遵守,嘲笑他人也要有个度!你的行为,只是背叛。你对于他人对你的思念,除了背叛就没别的了吧……死掉的事,是不会被允许的哟]

                                                    眼睛闪烁着光辉,尼特从掌心放出了闪烁着的柔和的光。


                                                    [死掉结束一切,多么天真的做法……连我,以及魔王大人,都不会允许的。活下去,偿还这份罪孽吧。不然的话,谁都拯救不了的哟——【神之气息God ness?·Healing (神の息吹ゴッドネス·ヒーリング)】]



                                                    那是,第七世界【涅扎库(ネツァク)】里住着的小人族的生命树宠儿的力量。【译:详情卡巴拉生命树,本人只会音译】

                                                    被神……世界所爱的她才能引起的,奇迹。


                                                    勇者被耀眼的光芒包覆。
                                                    就连神魔侯爵都断定不可能的伤势,转眼间就治愈了。


                                                    无论多么大的伤势,只要不死就可以恢复。
                                                    代价是需要的,然而没有在意那个——尼特拯救了勇者。


                                                    [勇者是虔诚的尼特教的信徒,而且……死掉的话,就变得无趣了。请活下去吧]



                                                    这么说着,尼特摇摇晃晃地站起来。
                                                    她没有对任何说说什么,就这么离开了大厅。



                                                    后面的,只有恢复了的勇者,以及……呆然的魔王。
                                                    还有,无言的魔族以及米娜被留下来了。


                                                    经过了一些时间,然后……


                                                    [——嘶]


                                                    缓缓地,勇者睁开了眼睛。


                                                    [勇者]


                                                    突然地,魔王把他抱住了。
                                                    脸埋在了他那胸口,大声地……像是幼儿般地,哭起来了——

                                                    ————分割线——————





                                                    回复
                                                    28楼2018-02-27 15:05
                                                      睁开眼后,看见的是最爱的人哭泣的身影。
                                                      想着要让她不要哭泣时,我被她抱住了。


                                                      [**……笨蛋!!]


                                                      在胸前哭泣的魔王,吧嗒吧嗒地敲着我。
                                                      没有威力所以也不会痛。但是,心里却好痛呐。


                                                      [抱歉]


                                                      即便道歉,她也没有停下哭泣。
                                                      只是一昧的,留着眼泪。

                                                      抬起头,在那的是魔族的众人以及米娜。
                                                      他们与她们都安心般地微笑了,接着低下头离开了房间。

                                                      米娜也是,虽然生气着堵着嘴……留下了我和魔王离开了。

                                                      大家好像都注意到气氛,只留下了我和魔王两人。

                                                      魔王接着又抱过来了,我才掌握了状况。


                                                      [……被救,了么]

                                                      濒死,也有死掉的觉悟了,不过看来是被拯救了呢。

                                                      身上的伤口也没了。是被谁的恢复魔法保住了一命么……老实说,不觉得这是恢复魔法能有帮助的伤势,不过这件事的详细情况以后再问吧。


                                                      现在是魔王重要。


                                                      [抱歉……]


                                                      对我来说,没有道歉之外可做的了。
                                                      背叛了她思念的我,没有辩解的余地。


                                                      最坏情况,变得被她讨厌也没办法呐,因为这就是我的所作所为呐。



                                                      [无法饶恕……绝对,不会原谅!]


                                                      魔王呜咽着,发出了颤抖的声音。
                                                      紧紧地抓住我的胸口,她喊叫着。


                                                      [我最重要的勇者,别再受伤……]


                                                      被背叛到这种程度,她还是只考虑着我的事。
                                                      即便是我,也不会允许伤害我的身体——这么说着。


                                                      [算我求你了……别再继续做勇者了]


                                                      想要我别再为了他人而牺牲自己了,魔王对我这么说着。


                                                      [比起任何人,比起以前的伙伴……自己自身,才是最重要的啊]


                                                      比起称作勇者的职业,比起我所拥有的力量……魔王啊,只爱着我本身。


                                                      [然后,我的想法,也要好好的接受]


                                                      啾地紧紧地抱过来,魔王把感情都吐出来了。
                                                      这就是她的真心话把。


                                                      适可而止,想要我别再做勇者了……魔王如此诉说着。

                                                      哭泣着,哭泣着,这之后也还在哭着的魔王……就好像是代替着我,为我而哭泣一般。

                                                      不由得抱住了她。

                                                      觉得她惹人怜爱。
                                                      同时,对她非常抱歉……对魔王非常感到歉意的感情,充满了内心。


                                                      [嗯。到现在为止,对不起……]
                                                      [并不是想要道歉。好好地,约定]


                                                      这样子也会被批评的我,果然不成熟啊。
                                                      为了不让魔王再次哭泣。

                                                      我不成长可不行呐。


                                                      [——再也不会背叛魔王。珍惜自己。变得幸福]
                                                      [……然后呢?]
                                                      [所以,希望能原谅我。这之后,在你身边……可以让我待着]


                                                      把明确的话语,传达给她。


                                                      [喜欢你。最喜欢你……虽然是这样的我,但是这之后还能在一起么?]


                                                      多次地说着,‘最喜欢’的台词。
                                                      但是,这时的最喜欢,并不是平时开玩笑的感觉,而是真心的感情。

                                                      相对的,魔王流着眼泪笑了。


                                                      [……一个,有一个条件。听从那个的话,就让你待在身边]
                                                      [我明白了。说什么都行]


                                                      无论说什么不讲理的事情,我也要做出来。
                                                      为了她,无论什么都要去做。

                                                      对着想着这些的我,魔王说出了这样的话语。






                                                      收起回复
                                                      29楼2018-02-27 15:57
                                                        [成为我的丈夫。在我的身边,我作为妻子——这就是,条件哒]





                                                        从她嘴里说出来的,根本不算是什么事的事。

                                                        已经不需要犹豫了。
                                                        我从人类的勇者隐退。


                                                        从今往后,只为了守护魔王的笑容……成为勇者。
                                                        因此,没有其他的回复。


                                                        [非常荣幸。结婚吧]


                                                        这么说完之后,魔王把嘴唇与我的相交。
                                                        kiss了……那是至今为止,怎么也没做到的,接吻。


                                                        炽热的。柔软的。感觉有点工口……
                                                        虽然知道不合时宜,但无可奈何地无论如何也会想和魔王做工口的事情。



                                                        舌头与舌头交缠在一起,产生相互间成为一体的错觉——理性崩坏了。
                                                        但是,贞 操在举行仪式之前不珍惜对待可不行。

                                                        在这种情况,不想去做——不如说,这是我的心情。



                                                        [还,还不行!这种事情,要在成为正式的夫妻之后]


                                                        强行拉开魔王。


                                                        [闭嘴……你以为能忍耐的了么?肯定是不行的吧!]

                                                        她貌似已经打开了开关,准备强行地脱下我的衣服。


                                                        [稍,别……!]
                                                        [诶诶,让人心急!你,为了我抹杀自我吧……现在,随我喜好任我玩弄就行!!]
                                                        [已经不会自我牺牲了,所以拒绝啦,笨蛋!啊,喂,真的不行啦……大家!喂,有谁!?我被魔王袭击了,请救救我]



                                                        大声喧哗的话,一如既往的四天王桑的各位跑了过来。
                                                        然后开始说教,一如既往地长。
                                                        不过从这种无聊的事情中感到了幸福。

                                                        勇者时代,没有过这样的事情呢。
                                                        所以,今后要好好地……珍惜。


                                                        如此地发誓着,我从正坐突然地倒下。


                                                        [魔王,能让我稍微睡一下么?]

                                                        往旁边不开心的魔王胸口倒下。


                                                        [姆,姆……真是没办法的家伙呐。只能一下,哦]


                                                        虽然不开心着,但稍微有点高兴着的魔王,真的让人觉得可爱。


                                                        这之后,要珍惜魔王。
                                                        自己也要珍惜。


                                                        接着,决心要变得幸福。



                                                        [晚安]
                                                        [啊啊,悠闲地睡吧。我会待在身边的啦]


                                                        我静静地沉入睡眠——



                                                        ——————本话完————————


                                                        收起回复
                                                        30楼2018-02-27 16:48
                                                          thx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8-03-01 20:52
                                                            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8-03-03 1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