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剑之汉之云吧 关注:31,405贴子:1,351,503

【原创】半城烟沙——几时还(主暮云)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引子

你,相信死去的人会回来吗?
——
山水之间歌声回荡着凉凉的思念,去年他写的书信依旧摆在桌前,睡梦里,有久违的故乡。
——
我,只想要你回来。
——
天下安定,浮生未歇,岁月头也不回的奔腾入海。
——
你是会回来的吧?
一切都会好的,不是吗?
——
焉逢坐在那棵巨大的桃树下面,身侧一片叶。
“我还是吹不出来那一整首的追昔……”
耶亚希在桃树后面走出来,手里捧着醉心的桃花酒
“明天……”
“不去。”
“可……”
“不去。”
焉逢抬头,看着纷落的桃花,和那一轮圆月,“我去了……他就真的回不来了……”
耶亚希再也忍不住,放下酒坛,“你就不去看看吗?!就算你不去,冰块儿也不会回来了!”
“他会回来的。会的。”
焉逢像是自言自语,低下头,眼泪却止不住。
耶亚希跪在焉逢身旁,轻轻抱住他。
“是……”
忍住眼泪,她望向对面的山岗,明天是暮云的忌日了,:冰块儿……你明天就回来了吧……
——
暮云,我会找到你的。
——
哥,我会等到你的。
——
暮云,我接你回家。
——
哥,带我回家吧。


逆天邪神全新双号玩法_逆天邪神双开双倍好玩

逆天邪神双号玩法:一个游戏两个号, 两个号同玩,一个号免单.逆天邪神双号一起战斗,战力升级,单挑团战都随你心意!

2018-05-23 01:50 广告
不定时更新,努力寒假之前更新完毕。
中短篇,不会太长。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2-09 20:15
    期待哦


    喜欢暮云!!!也喜欢你!!!


    楼楼还有吗?




    加油,楼楼,更文记得@我


    篇一【归世】
    两岸桃花开得灿烂,喧嚣的尘世遗忘过往,河的两岸,两个世界,却是同一轮月亮。
    那白衣的男子,在这河畔,已经站了几百年,具体多久了,大概他自己也不会记得。
    那年他来的时候,这河畔霎时间开满彼岸,火红的无叶花朵映照着这里与人世唯一相似的地方——天上的那轮月亮。
    山岗再次传来那凄凉的青笛之音,他的身侧又走过一批人,堕入无尽轮回。
    他是不可以轮回的,他只可以在这里忍受着无尽的煎熬,每日每日的,一道一道风刃划过留下的血痕是他白衣上唯有的点缀。
    河的下面走上来的爷爷摇着头向他走来。
    “何必呢?”
    那白衣的男子木然的转过头来,努力扯出微笑,“他会带我回家的。”
    那爷爷笑出声来,“有许多人都这样说过。”
    白衣人略显疑惑,“然后呢?”
    那爷爷指了指身后林立的石像,“他们等了太久,但魂灵却不足以让他们在此地空耗。”
    “暮云啊,你是可以褪去凡尘,同我一样长生于此,执掌过往生死的。”爷爷拍拍白衣人的肩膀,满眼的惋惜,“这是你促成轩辕合一应得的报酬,何必在此守候,忍受着这日复一日的风刃呢?”
    “您不必再劝我了,我会等到的。”暮云不再看那爷爷,继续望向天上的月亮。
    “唉……”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2-10 21:33
      ——
      远处跑过来一女子,马尾扎起,英姿飒爽。“暮云暮云!”
      暮云闻声转过头来,“怎么。”
      “远山,在远山那里。我问到了,东篱湖畔的叶子们都说,要想重回人世,就要到远山去,走过万生路。”
      女子高兴得手舞足蹈,看着一袭白衣的暮云,眼里有满满的月光。
      “何为万生路?”
      女子看看暮云,眼神躲闪,“那个......”,抬起头来拉过暮云布满血痕的手,“你不能去走万生路。”
      “为何?”暮云自那次大战之后,便在这里醒来。
      这里名为永夜。
      是众神背弃的地方。
      这里没有任何阳光,有枯木和遍地的彼岸,还有数不尽的高山和两条河。一条蔓延进山岗,没有尽头,一条在天上流过,暮云总是可以听到那里面传来的哭喊。
      这里的风很大,不去往生的人都要忍受这里的风刃,一日一日,无穷无尽。
      西边的月亮和人间一样,而东边却是火红的血月。两轮月亮相对,月光相交相织,相辉入海。
      这里也有人居住,他们世代没有离开过这里。
      他们说,罪大恶极的人才会被带到这里,为的是洗净他们的罪恶。
      暮云不明白,难道他为了世间万众牺牲自己,到头来,却是背负着满身的罪过吗?
      那个女子自从他来到这里便陪伴着他,她说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这里,但她在这里住了好久好久。
      “暮云……,以你现在的身体,走到远山都是问题,万生路……去过那里的人,没有活着回来的。”
      “长歌,你应该相信我。我能在这里等几百年,就能好好的走过万生路。”暮云看着对面的长歌,他会永远记得这几百年来她对他的照顾与陪伴。
      长歌看着暮云,仿佛又见到几百年前的他,比现在更加淡漠,又慌张无助充满戒备的他。
      长歌还记得,她第一次见到暮云,他胸前的大片血迹惊讶了她,她不知道他的名字,亦不知晓他的过往。
      她无措的扶起他,帮他擦干净一身素衣,但他醒来却什么也不说,眸子里总是长歌看不透的迷茫。
      后来,他告诉长歌,他不是罪大恶极的人,他不该来这里,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
      长歌点点头说,我也这么认为。
      他还告诉长歌,他有一个很好的哥哥,自己会回到他身边的。
      长歌也点点头,却没有回话。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2-10 21:34
        长歌打量着暮云,几百年的风刃和噩梦,让他看起来憔悴不堪,身上的白衣都是撕裂的口子,已经不能再穿了,露出小腿,也布满血痕,有的地方还滴着未干的血。
        “我相信暮云。”长歌咬咬牙,“我也要和你一起。
        去人间。”
        她想知道,究竟是怎样的尘世,让暮云如此留恋,究竟是怎样的人,让暮云甘愿忍受几百年的风刃摧残也要回到他身边。
        “……好。”
        ——————
        万生路
        ——————
        暮云拉着长歌,走在灼热的石路上,暮云的脚失了鞋子的保护,早就被烫伤。
        路的四周是滚烫的岩浆,冒着热气。
        天雷滚滚,一道一道劈在暮云的背上,暮云护着长歌,一步步向前。
        迎面而来的风刃划破肌肤,留下片片血迹,寻着血腥来的火狼发起攻击,一口咬住暮云的右腿。
        “呃啊!”
        暮云回头,抽出封日冥泉一剑砍杀,小腿的伤口却深可见骨,灼热的路让伤口加速恶化,像被火烧一样,发出滋滋的声响。
        长歌回过神来,赶忙扶起根本无法站立的暮云,眼泪漱漱往下掉,“暮云,暮云,我们回去吧,回去吧!”
        暮云依着长歌站起来,用封日冥泉拄着地,努力让自己不再颤抖。
        “我,我一定,要回去……”
        说着便继续向前。
        前方风沙满布,看不见前路,刚刚走进去,便睁不开了眼睛。
        天雷更加强大,一道一道劈下来,暮云再也站不住,突然间倒在地上,地面的火石灼热,只要在地上多待一会儿,就会被烧焦。
        风沙里飞出姑鸟,长歌努力扶起半昏半醒的暮云,“暮云,暮云,我们要出去了,马上就要出去了,你再坚持一下,再坚持一下……”
        姑鸟围着他们转,静静等待着他们任何一个人倒下,然后饱餐一顿。
        前方光芒乍现,暮云立刻抱住长歌,将她护在怀里,“啊——”
        长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当她再次醒来的时候,暮云便昏在她的身侧。
        暮云衣衫几乎不能遮体,浑身的伤痕还在流着血,尤其是右腿,那见骨的伤口还在流血,皮肉外翻,森森白骨就很明显的被长歌看见。
        暮云的眼睛渗出血但还紧闭着。
        长歌愣在那里,却忽的听见暮云轻咳一声,急忙将暮云靠在自己怀里,他没有睁开眼睛,只是手动了动摸到地上的草,然后费尽力气扯出一个笑。
        喃喃自语。
        “……哥……我回来了……”
        长歌呆住,眼泪瞬间落下来。
        ——
        哥,我终于回来了。
        哥,我回家了。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2-10 21:35
          好看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8-02-10 21:40
            太好看了,楼主还有吗?


            又一经典诞生


            心疼暮云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15楼2018-02-11 17:12
              心疼死我了


              收起回复
              举报|16楼2018-02-11 17:23
                @寒音凌雨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17楼2018-02-11 21:42
                  篇二【别来无恙】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
                  这是第七日。
                  暮云依旧没有醒过来。
                  长歌从来没有来到过尘世,只是会在周围转转,找到些和永夜里相似的可以吃的果子填饱肚子。
                  不知道去哪里找人,更不知道如何煎药。
                  长歌守在暮云身侧,握住他微凉的手。
                  “咳咳……”
                  长歌一愣,展开笑颜,急忙看向暮云,“暮云,暮云,你怎么样?还好吗?哪里疼啊?我怎么样才可以帮你?渴不渴?饿不饿?”
                  暮云努力眨眨眼睛,脸色一凛,抿了抿嘴,没有说话。
                  “暮云,你怎么了?”
                  长歌晃晃暮云,语气里满是担忧。
                  暮云笑了笑,手向长歌的方向摸了摸,然后摸上长歌的头。“我没事,你不要担心。”
                  “暮云,要去找哥哥了吗?”长歌找来水,扶着暮云坐起来,看着暮云顺着她的手接过茶杯。
                  暮云微微低下头,“几百年……他还在吗……”
                  长歌轻笑道:“放心吧暮云,永夜一年,仅为尘世一日,距离你去到永夜仅过去尘世一年而已呢。”
                  暮云闭了闭眼睛,难道我在那不见天日的地方日日忍受风刃,那漫长的苦痛才是这繁花尘世的一年吗?
                  一年。
                  如何相抵这百年的孤寂与苦难。
                  我究竟是该高兴还是伤悲……
                  “暮云?”长歌看着微愣的暮云,疑惑出声,如果暮云不想见哥哥,那么长歌不介意替他去找寻,这毕竟,是暮云走过万生路,在永夜百年不愿轮回往生的唯一支撑。
                  暮云回过神来,“啊?那个,长歌,让我先静静吧。”
                  我还可以去见他吗?就这样去见他吗?去那里干嘛?徒增他的罪恶感和伤悲吗?
                  长歌没有说什么,收起茶杯走出她好不容易找到的茅草屋。
                  走出的长歌靠在门外,看到暮云尝试下床,然后摔倒在地上,怎么也站不起来。手在地上胡乱地摸,却什么也没有摸到,颓废地坐在地上。
                  长歌听到暮云压抑的呜咽,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抬起头来,看向将要落山的太阳。
                  “暮云会好起来的吧?……”她不知道,她没敢和暮云说什么,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暮云,从来都是高傲的吧?
                  也许吧。
                  一扇门。
                  两个人。
                  ————
                  次日。
                  长歌捻着桃枝跳到暮云身侧,笑嘻嘻地说:“暮云,今天天气似乎不错,我们出去吧。这几日你整天都是吃果子,不如我们出去找个肉什么的?”
                  暮云抬头,似乎想笑笑,却又笑不起来。
                  “我吃果子挺好的。”
                  长歌顿了顿,趴在床边,把暮云伤痕累累的手放在自己的头上。
                  “是长歌没用,不会医治暮云。”
                  暮云揉了揉长歌的头发,“没有的。”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02-11 21:50
                    额,,,是真的我想不起来焉逢的好了,,,本来想着多举几个例子的,,,可是,,我只能想起这一件事。。。。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02-11 21:54
                      加油!


                      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21楼2018-02-11 22:01
                        唉,暮云会好起来的对吧


                        “暮云的哥哥,是个怎么样的人啊?”
                        “他?他是个很好很好的人,如果长歌见到他,你一定也会喜欢他的。”
                        “真的吗?”
                        “是啊。他对我很好,也很照顾我,他曾经为了救我背弃了他的国家大义,把我从牢里救出来……”
                        长歌看着暮云,暮云的脸上是幸福的笑容,这是长歌第一次见到暮云这样的笑,真正发自内心的笑。
                        这是暮云第一次和长歌讲焉逢,讲焉逢对他的好,不论大小与结果,他都一一记得,而且是很清楚的记得。
                        他,从来不记得焉逢对他的不好。
                        纵使焉逢的好掰掰手指就可以数的清,但他依旧像孩子一样,讲起焉逢就好像有说不完的话。
                        长歌看到暮云的眸子盛满光亮。
                        她忽然想见见,暮云口中的那个哥哥。
                        抬头看看暮云,终究是什么也没有说。
                        ————
                        暮云……
                        一定会好起来的……
                        ——(未完待续)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02-11 22:27


                          当然是说楼主又创造了经典啊


                          接上
                          长歌推着坐在轮椅上的暮云,漫步在繁华的街市。
                          路人见到这一头白发都驻足观望,忽然一人惊呼“铜雀白衣!你不是死了吗?!”
                          暮云一愣,急急和长歌说到:“快走,快!”
                          长歌虽是不解,但也是匆匆推着暮云跑了起来。
                          “徐暮云!我是尚章啊!你跑什么?!”尚章在看到暮云的时候不敢置信的揉了揉眼睛,毕竟看到一个死去一年之久的人重新出现在自己面前是那样不可思议。
                          于是乎,尚章果断丢下给端蒙买的东西,拔腿去追暮云。
                          这一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焉逢在暮云在自己怀里消散之后,就不吃不喝很久,多亏耶亚希日日劝导,焉逢终于是恢复了不少。
                          话,却越来越少了。
                          笑,也再也没有见过。
                          耶亚希常常半夜醒来,看到焉逢坐在一棵桃花树下,痴痴望着月亮。
                          她相信,冰块儿是会回来的。
                          所以,她要在这之前,保护好焉逢。
                          天帝赐予众人恩赐,故人都回来了,商睿依旧端坐在云舞阁,磬儿还在他的身侧,只是久悠多了个爱好,闲来无事就抱着猫来暮云的寝殿转转,韩龙变得喜欢在新来的士兵面前夸耀原来的白衣尊者,说他是如何俊朗,如何武功盖世,管轼偶尔的会来暮云寝殿坐坐,顺便打扫一下婢女忽略的地方。
                          云舞阁的最高山上,立着一座黑曜石石碑,虽然上面没有任何一个字,但整个骁月却都知道那是为谁而立。
                          尚章不知道为什么暮云要跑,但他却必须追上去。
                          长歌终究是一介女子,在距离茅草屋不远的地方便被尚章追上。
                          “暮云?”尚章还是不太相信
                          暮云迟疑了一下,终究还是嗯了一声作为回答。
                          “你怎么了?”尚章是有很多问题的,但当他看到暮云坐在轮椅上,眼睛被白绫遮住,一身白衣在风中猎猎作响的时候,还是只问了这么一个问题。
                          “我……很好。”
                          暮云有些无措,他还没有准备好,准备如何以这样一副样子去面对昔日故人和焉逢。
                          “你眼睛怎么了?”
                          “……”
                          “你为什么不回铜雀也不来找焉逢?”
                          “……”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
                          “你不是死了吗?”
                          “……”
                          尚章的问题像是利刃,一刀刀划过本已沉寂下来的心。
                          “我眼睛瞎了。腿也废掉了。”暮云似是嘲讽似是不屑地笑笑,抬脸看向尚章,“更何况,我几时回来的管你何事?我不回铜雀不去找焉逢又管你何事?尚章,这一年来貌似你并没有什么长进啊,话,还是少说得好。”
                          尚章一愣,半是气愤半是担忧地说到:“徒维会治好你的!焉逢耶亚希他们都很想你啊!”
                          暮云的手明显一紧,长歌轻轻出声“暮云……”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02-13 21:35
                            暮云摇摇头,“你凭什么认为我会去到尧汉?我身为铜雀白衣,为何要去你尧汉低身求医?我不需要你们任何一个人的同情。”暮云一歪头,扯出一个讽刺的笑“况且,我也听说公羊朔仍在北伐,但是……貌似是我骁月略胜一筹。
                            尚章,念在你对我不错,我也愿意交你一个朋友,我奉劝你最好赶紧离开。”
                            暮云手拄着头,打了一哈欠,轻笑“否则……
                            小心你的舌头。”
                            尚章很是不解,他不知道暮云的态度为何会转变如此之快,是不是暮云依旧没有原谅他们?
                            长歌虽不认识尚章,但她却觉得尚章不是坏人,她看看暮云,还是选择沉默。
                            她尊重暮云所选择的一切。
                            ——
                            暮云感觉着尚章越走越远,心中感叹。
                            你们都还在,真好。
                            其实暮云也想好好站在他们面前,对他们笑着说一句,别来无恙。
                            但他却不可以。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8-02-13 21:35
                              加油!棒棒哒!


                              收起回复
                              举报|29楼2018-02-13 21:57
                                暮云的脚和眼睛不会好了吗?


                                我的玻璃心啊......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31楼2018-02-13 22:21
                                  暮云眼睛废了?!不要啊楼楼,求你把暮云治好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