阵面对决吧 关注:23,407贴子:343,761
  • 9回复贴,共1

赤炎焚天(赶在截稿日之前终于完成了……)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季汉,汉中城
这里已经是汉王朝的北大门。
“不能,再往后退了。”夏侯岚长叹了一口气,说道:“眼前的这个敌人究竟是谁,从何而来,他的目的又是什么?一切都是未知数”“确实是的,我们只知道,我们要面对的对手绝非等闲之辈。”关银屏答道。“不论如何,一定要守护好这里,守护好这最后一道防线。”“嗯,一定要守护住汉中百姓的家园!”夏侯岚握住了关银屏的手,紧紧地攥着。
说罢,转身面向士卒们。这些士卒,早已经疲惫不堪,他们的着装,更是不忍直视:铠甲上布满了血渍和寄生虫,武器锈迹斑斑,他们本人更是面黄肌瘦,在统帅的面前想要强打起精神,但总是控制不住摊下去的欲望……望着眼前的士卒们,夏侯岚的眼中泛起了泪光,强忍住泪水说道:“长期以来,大家辛苦了,这战结束以后,我会请示陛下:让大家还乡去,再一次和家人团聚。但是,眼下这一战关系到我们、我们的家人、我们的朋友、所有我们所热爱和爱我们的人,这些人的生死存亡。所以,我希望,大家再坚持一下,好不好?”“好!”虽然声音中带着一些有气无力,但更多的是几分拼搏的斗志。
晚上,士卒们大多已经进入梦乡,在梦里,回到蜀地,那一个个最甜蜜的地方。望着那些营地,夏侯岚又一次长叹了一口气。“岚姐姐,这么晚了,还不睡吗?”夏侯岚转身,“原来是银屏妹妹啊。”见来者是关银屏,这位从小一起长大的好闺蜜,夏侯岚的语气变得柔弱了。“别说我了,你自己不还是没有睡觉吗?”“我,睡不着,毕竟大敌压境。即将到来的一战,要么胜利,要么,……,死亡。我,好怕。头一次,背负着这么多人的性命。”关银屏的头垂了下来,眼睛里闪烁着泪光。“都这么大了,还是会哭鼻子啊。”夏侯岚笑着摸了摸关银屏的脑袋,替她擦干了眼泪。
但这笑容,只是一瞬间的。几秒钟的停顿,夏侯岚欲言又止。最终,开口道:“其实,不光是银屏妹妹,我也很害怕。”“岚姐姐也是吗?!”关银屏插道。“毕竟,那个可怕的敌人,他所到之处,一切都成了沉寂。苍天大树被连根拔起,我们曾经一起嬉戏过的湖泊也不复存在。最可怕的是,他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善良的人们被屠杀、和谐的家园凝聚着恐惧。我说什么,都不会,把蜀地百姓的生命,交到那个混账手中。”颤抖着的拳头渐渐的攥紧、颤动的声音充斥着怒火。“我也是,说什么,都不能让那家伙,肆意的践踏生灵呢!岚姐姐,让我们一起努力吧!”“银屏妹妹,谢谢你。”“那当然……”话音未落,夏侯岚突然紧紧地抱住了关银屏。“银屏妹妹,有你在,真好……”“岚姐姐……天色不早了,我们也先去睡吧。“说罢二人走入了大营。
夏侯岚先走了进去,关银屏拨开帷帐的一刻停下了脚步。抬头望向了远方的星辰,“要是爸爸的话,他应该会坚定地选择战斗到最后吧。爸爸……”


2018-05-25 03:44 广告
翌日

“驾!”远处传来了震耳欲聋的马蹄声。如一阵旋风一般,一位身穿白色轻铠的女将率领着一众人马来到了汉军的大营门前。
“我是季汉将军张星彩,奉陛下旨意率5000大军前来相助。”说罢,向守营的士兵行了个礼。“果然是星彩妹妹啊,跟你爸爸一样,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哈哈~”星彩转头看去,发现夏侯岚和关银屏早已等候着她。
“许久不见,星彩妹妹近来如何啊?”诸如这样的寒暄之后,夏侯岚正色道:“现在不是唠家常的时候了,一个可怕的敌人将在不久之后犯我季汉疆土。而我们,则是祖国的最后一道屏障。”
“岚姐姐怕什么,想当初先帝伯伯、云长伯伯和我的先父在桃园结下生死之交后,纵然遇到各种艰难险阻,但都一一挺了过来,最后开创了这样的一番盛世局面。父辈他们白手起家都成功了,更何况我们呢?我们可不能输给他们呢!再说了,虽然我等三人为女儿身,但长年累月跟随他们出生入死,什么样的敌人没有见过?这一次也不例外,我们不会输的!”张星彩戏嗔道。
“不是不会,而是不能。星彩妹妹,你长年守卫着国度成都,不知道外面究竟发生了些什么。这次的敌人非同小可,万不可大意。不然,丢掉的可不只是我们的性命,还有整座益州的百姓。”夏侯岚咬紧了牙关,皱起了眉。
“不管是什么样的敌人,由我和我率领的禁卫军先给那家伙一记下马威!”
望着张星彩嘴角的笑容,关银屏张了张嘴,最后选择了沉默。
“要是那敌人真的和星彩妹妹所想的那样就好了……”


回复
举报|2楼2018-02-09 00:55
    黎明前的黑暗

    当天晚上。
    “岚姐姐早些休息吧,已经不早了呢。”“是呀,不好好休息的话,是没有力气和那个混账好好打一架的!”关银屏和张星彩一敲一答的。
    “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很不好。”夏侯岚有些忧心忡忡。
    “怕是姐姐的错觉吧,天天呆在第一线的,这场仗打完了就会成都好好的休息休息。大家,都很想念你呢。”星彩俏皮地回答。

    夜,渐渐的深了。
    忙碌了一天的人们早已进入了梦乡。

    汉中,一个悄无声息的黑影快速地在夜空中划过。所到之处,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哼,****,让你们在睡梦之中死去已是莫大的慈悲了。“黑影不屑地瞥了一眼地面,尽是死去的普通百姓与他们的家当。”我能感受到,汉中往南,有一股力量,与我的力量相斥。只有消灭掉它,这个世界才属于我。“
    “什么人如此大胆,竟敢闯我汉中边境,犯我季汉子民!”黑影把头往后脑勺上一搭,看见一小队骑兵冲自己赶来,带头的小队长喊道:“你给我听着,你若识相的话就……“就那么一瞬间,语音未落,头已落在了地上。
    ” 啊……队长……“后面的士兵看了以后,大惊失色。他们一向身先士卒、所向披靡的队长居然一下子就被人给杀死了。“怎么,你们也想试试本大爷的戟吗?”口气中带着一丝轻蔑。“拼了,儿郎们,冲啊,为了队长!为了汉中!为了国家!”“冲啊!”
    “颤抖着滚开吧杂鱼们!这世上还有谁能满足我?”擦了擦方天画戟上的血迹,黑影继续向南进发。

    汉中城
    “姐姐,远方发现一个奇怪的黑影!“关银屏报告说。
    ”黑影?那个家伙,终于还是来了吗……“咽了一口口水,夏侯岚缓缓拔出了手中的佩剑。”同胞了,最后决战即将来临!让我们齐心协力,守住汉中,就是守住益州百姓的幸福生活!“
    “跟那个家伙拼了!“士卒们的热情被彻底调动了起来。
    “我来打头阵!“张星彩骑上了红鬃马,舞起手中的蛇矛。”在成都做后宫之主有时候挺无聊的,还是披挂上阵来的刺激!“
    ”星彩妹妹,小心些!“关银屏高喊道。
    “来者不管是谁,张奶奶在此,修得猖狂!给我乖乖地呆在原地!“张星彩将手中的蛇矛指向那团黑影,厉声喝道。
    “哟,这口气倒不小。上一个敢在老子面前口出狂言的还是张飞那个大老黑,这次,就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哈哈哈哈!“狂笑之后,黑影的语气转为骄傲,”小丫头还是回娘胎里吃奶去吧。待老子报出自己的名号,谅你们这些家伙都不敢哭呢!“
    “哈!你个家伙,竟敢侮辱我的父亲是个大老黑?我告诉你,奶奶姓张,是前车骑将军张翼德之女张星彩!吃我一矛!“说罢,拍马冲上前去。
    “好,临死前就让你知道老子是谁!“黑影骂道:”老子是吕布,天下无双的吕布。胯下的是我的赤兔宝马,手上的方天画戟杀人无数。不知道多少的人死在我的戟下。不过,你个小丫头的鲜血,估计会脏了我的画戟吧。“说罢,也拍马纵身杀去。
    好家伙,一凤矛一龙戟在空中飞舞着,真可谓出彩。然而,几个回合下来,张星彩明显敌吕布不住,只剩下抵挡的招式。
    “星彩妹妹别怕,我来帮你!“关银屏见局势对星彩不利,抡起父亲的青龙偃月刀,一夹马肚,心中念叨”父亲,助我一臂之力吧!“
    “哦,又来一个。哼,一个小丫头和两个小丫头没什么区别!”吕布冷笑着说道。
    “如果再加上我呢!?”夏侯岚拔出手中的利剑,也冲阵上去。
    只见,三个女将,一个挚剑、一个舞刀、一个挥矛,一齐向吕布杀来。
    “当“的一声脆响,三把武器一齐砍了下去,砸在吕布的方天画戟上。吕布毫不费力地抵挡着她们的攻击,调侃道“当年,大耳贼、红脸鬼和大老黑三人合力都不是老子的对手,更何况三个小丫头?小丫头还是回家里学些补衣裳吧!”说话的同时发力,将三人打飞出去。
    “哟,还带了些小虫虫来玩啊?本来本大爷想亲手宰了这些小虫子的,但是,大爷我眼下还有更要紧的事情”,打了个响指,吕布的身后便飞出无数的造型各异的黑影。“你们去陪那些虫虫们玩玩。”食指指向季汉的大军,身后的黑影们便一起飞去。
    “鬼啊!”可怜那些身经百战的老兵们,面对敌人,他们完全无所畏惧。但当面对这些未知存在的时候,一个个都蔫了。
    不一会儿,“就这样吗?我还没欣赏够呢……”望着血流成河的大地,吕布耸了耸肩,略带无奈的说道。
    “你这个,怪物!你知不知道,你要了多少无辜人民的性命!”夏侯岚怒吼道。
    “所以,关老子什么事?他们死,说明他们太弱了,完全不是我和我的小伙伴的对手嘛。”
    “姐妹们,我们不能输给这个草菅人命的家伙,是吧?”夏侯岚挣扎着爬起身,对关银屏和张星彩说道。
    “对!”关银屏和张星彩互相搀扶着站了起来,舞了舞手中的武器。
    “是吗?老子还没玩儿够呢儿。”

    “搞什么鬼吗?你们几个小丫头,身子还没嘴硬,真无趣。”吕布右手死死地掐着夏侯岚的脖子,左脚狠狠地踩在张星彩的肚子上。“啊”“呃”的惨叫声,夏侯岚双手用力搬着吕布的手指,张星彩试图挪开吕布踩在自己肚子上的脚。
    但这一切都是徒劳。她俩的每一次尝试,换来的都是吕布更残暴的折磨。
    几步开外,关银屏再一次努力的爬起身来。她的身上布满了血痕,青龙偃月刀也被打折成了两半。
    “一切都结束了吗……”


    回复
    举报|3楼2018-02-09 00:55
      最终决战
      “喂喂,别死了呀,本大爷还没玩儿够呢儿。”
      说时迟,那时快。有人快速地对吕布就是一记飞踢,踢在吕布的脸上。
      “什么人,竟敢弄伤老子英俊的脸!”吕布的眼睛中仿佛能喷出火来。
      “我,是血婆娑的张心岂。今天,特地来和你,迷城魔神,决个你死我活的!”张心岂斩钉截铁的说道。
      “奉先?是你吗?奉先?”张心岂的身后闪出了一位仙子。
      “貂蝉姐姐,莫不成,那个家伙,就是……”张心岂不解地问道。
      “对。奉先,你还记得我吗,我是小蝉啊。”貂蝉发现眼前的敌人竟是当年自己最心爱的人,不由得大吃一惊。貂蝉尝试唤起吕布最初的回忆,但结果
      “我可不记得有什么小蝉大蝉的。我只知道,这个世界要重新变革了,而那个新世界是属于强者的,而我就是那个强者!”
      “不,这个世界是需要变革。但它,不属于任何个体,是属于所有老百姓的。我创立血婆娑就是为了让他们能生活的更加美好……”
      “住嘴!”话音未落,方天画戟便挥了下来,正中貂蝉。
      “貂蝉姐姐!“张心岂忙喊道。
      “我,没事的。本来我就是借助灵的形式才重新活过来的,现在,又回归始源了……“
      “叽叽喳喳的烦死了。刚刚那个踢我脑袋,下一个去见阎王爷的就是你了。“
      “等一下!“关银屏借助偃月刀撑起了自己的身体,”我说过,不会再让你生灵涂炭的……“将刀锋对准吕布,拼尽最后的力气,做出了最后一次的冲锋。

      “哐当“声响,青龙偃月刀掉落在地上。方天画戟刺穿了关银屏的腹部,一朵血花从她的嘴角崩了出来。”对不起,岚姐姐,星彩妹妹,我,先走一步了……“
      “银屏妹妹!“”银屏姐姐!“
      伤心、沉默、再来是愤怒。
      “吕布,我们和你拼了!“
      “死到临头了口气还不小,好,我成全你们!“说罢,一使劲,夏侯岚的双手下垂了下来。张星彩的嘴角也流出来一丝鲜血。
      “真是,没意思……“

      “多想,回到那个记忆中的家去。回到那无忧无虑的时光……“
      “对不起,百姓们,我们,没能守住你们的家园……守住你们的生活……“
      “如果,一切都可以从来,以一个普通女子的身份活着,说不定会更好……“
      “渴望力量,渴望守护住家国的力量。不像吕布那样胡乱的利用力量来随心所欲,只求保一方安宁……“

      “吕布,不准你再前进一步!“身后传来了铿锵有力的一声。
      吕布转过头去,“你是谁?刚才我怎么没看见你的?“
      “我叫龙羽飞,是夏侯岚、关银屏、张星彩三位女子为渴望守卫天下苍生的愿灵集结而成。不为别的,只要击退你,还天下太平。“身着红妆、左手挚刀、右手擎剑的女子说道。
      “哼哼哼,希望你别之前的要耐玩一些。“
      说罢,剑与戟的碰撞,吕布闪过龙羽飞的剑,用画戟刺向龙羽飞。龙羽飞则用刀挡住,右手一剑还击,吕布则用画戟柄挡住。两边斗得不分上下。

      “咴儿咴儿——”远方传来一阵马的啼叫。
      张心岂定睛望去,远远看见赵襄带着三哥纵马赶来。他俩的手中带着亮银枪和青鈜剑。
      “你们终于赶来了。”张心岂长舒了一口气。“不好意思,为了找寻父亲的兵器,花了些时日。对了,岚姐姐她们呢?“
      ”她们,战死了。不敌迷城,战死了……她们的英灵遗留了下来,合成了那个正在和敌人作战的红妆女子。“
      “不……岚姐姐,不……“赵襄捂住了双眼,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这一切。
      “没时间懊悔了,必须尽快完成仪式,不然这个世界就完蛋了……“
      “轰隆“一声巨响,龙羽飞重重地砸在了山壁上,画戟从她的脸边擦过。
      “有两下子,不过,和老子比起来,还是差了那么一些。你死定了。“
      “我,不会这么认输的……“
      “死到临头还嘴硬。“

      “快,找到你父亲下葬的地方,摆好阵法。“
      “找到了,就是这里。把亮银枪放在左边,右边青鈜剑,中间放上符咒。下面我来召唤父亲的元神:
      父亲大人,小女赵襄在此召唤你的元神。
      蜀地遭致浩劫,世界面临毁灭。
      迷城既已苏醒,梦魇降临人间。
      赐吾汝之力量,接受女之献祭。
      不求荣华富贵,只为天下苍生。
      醒过来吧,父亲,世上,能够拯救万物生灵的,只有父亲了。“
      “谁,在召唤我……“
      “父亲,你终于苏醒过来了。我是襄儿呀。“
      “襄儿……“子龙抬起头,赵襄的眼中尽是流水。”父亲大人……“

      “呃……“龙羽飞再次被打倒在地,只是这次,她没有力量再站起来了。
      “是时候送你上路了。这个世界,即将成为我的囊中之物了。哇哈哈哈哈!“
      “痴心妄想!“赵子龙深沉的声音传来。
      “今天真晦气,一个又一个的。不过,正好让我打个过瘾。受死吧!“
      见赵子龙没有防备,吕布将方天画戟朝他刺去。“当心啊!”赵襄的心吊到了嗓子眼儿。
      只见,画戟在赵子龙的面前停住了,无论吕布运用多大的力气,画戟只是纹丝不动。“什么鬼?”吕布恼羞成怒。
      赵子龙缓缓举起右手的青鈜剑,削铁如泥的青鈜剑,直接将方天画戟斩成了两半。
      “不,这不可能!怎么可能,会有如此神力!你,你究竟是谁!“吕布大呼。
      “我是赵子龙,赵襄的父亲。虽然我的肉体早已不在,但现在我以元神的姿态复活了。如果说,迷城是凝聚了人们内心最黑暗的一面并因此诞生的话,元神则是天地乾坤的产物、是人们对美好生活追求的体现。
      “人们不在乎谁来坐君王,他们只关心生活是否美满。如果某位君王能够做到的话,那他们自然会去拥戴。
      “这个世界是百姓的世界。不属于我,也不属于你。我们都是由于机缘巧合而诞生的存在罢了。现在,是时候了,该是我们回归始源的时候了。“说罢,赵子龙举起左手的亮银枪,刺向了吕布。
      “不!“
      “一切都结束了。”
      “一切都结束了。”吕布终于不再了,天下再次归于宁静。龙羽飞微笑着闭上了双眼,全身化身成了星灵,消散了。
      “父亲……你也要走了吗?好不容易才见面的……“赵襄胆怯地问道。
      “是的,我不属于这个世界,但我会保护这个世界的,当危险发生的时刻。“赵子龙笑着说道,”襄儿,我为有你这样的女儿而自豪。“说罢,全身泛起了耀眼的金光。当金光散去,赵襄睁开眼睛的时候,赵子龙已经消失了,惟有他的兵器留在了地上。
      “爸爸。“赵襄笑着面对着远方,”谢谢你。“


      回复
      举报|4楼2018-02-09 00:55
        ID:string
        希望大家喜欢我的作品
        如有问题,还望指正


        回复
        举报|5楼2018-02-09 00:56


          回复
          举报|6楼2018-02-09 10:18
            吼啊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2-09 12:01
              支持




              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8-02-09 20:54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