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色的魔法使吧 关注:4,337贴子:5,212
  • 22回复贴,共1

第二章【魔法使いと幽霊屋敷】第三话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嗯,大叔意外的没有那么讨厌呐。。


回复
1楼2018-02-06 23:23
    因为要是在告示板前站着说太久的话,会给其他使用者添麻烦的,所以空她们就来到了同样设置在冒险者协会里的饮食店。顺便一提,在这家店的相反方向是一家面向冒险者的处理装备的商店。
    这家饮食店是由协会经营的,如今这个冒险者休息的场所被活用为情报交换、寻找队伍成员之类的地方了。
    空她们坐在了其中一张一直放在这里的桌子旁,而放在她们眼前的正是她们所点的东西。这些都是由布莱昂请客的。
    在她们的周围可以看到数名冒险者正谈笑风生或者正做着什么作业。像是背负着巨斧的典型战士风格的男人,或是手持长弓的女性,还是像空一样披着长袍的魔导士风格的人类虽然很少,但也可以看的到。
    抿了一口咖啡的布莱昂看向空他们说道。
    【。。。。那么,差不多开始谈话了吧?】
    【开始前有个问题。我想知道你是怎么知道我们的事情的】
    听了空的疑问,布莱昂一副“什么啊,这件事吗”的表情点了点头。
    【我说过了吧?毕竟我不是那种花架子冒险者呐。这边也有着各种各样的情报来源哟。在这业界里,情报有多重要就不必我多说了吧。嘛,姑且看到小姐你们的瞬间我就恍悟了撒。毕竟我有着解决俩年前恐怖事件和之前妖魔骚乱的是同批人的情报,而且是少女三人组这件事我也知道。因为这样的队伍很不常见呐】
    直接听到名字后就确信了,布莱昂如此告知着。
    空也喝了一口自己点的红茶,然后看向了坐在眼前的布莱昂。
    【。。。。原来如此。那么,能拜托你告诉我们这份委托的详情吗?】
    【啊啊。那么先告诉你们这个房子变为废墟的经由吧】
    然后布莱昂悠悠的说明道。
    【说起那间房子啊,原本是聂伊波王国的贵族——一个名为毕库塔·芙兰朵露侯爵的一个住处呐。不过自从五年前的那个事件后,就没有任何人住在那儿了哟】
    【那个事件?】
    喝着苹果茶的玛莉娜回问道。
    【是这样的,虽然那位侯爵是有着王室姻亲这样的地位,但有一天这位侯爵大人突然就发疯了呐。一个接一个,残忍的杀害了在房子里的亲人与佣人】
    【呜哇。。。。什么啊】
    空她们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听说这位侯爵从很久以前起,就不断做着一些奇怪的行为,一些感觉很古怪的实验呐。话虽如此,因为他是国内屈指可数的大贵族,所以也没有人公开说过他什么哟】
    【。。。。残忍的杀害了很多人,难道说那个侯爵很有实力吗?】
    莱拉如此质问道。
    【并不是,可以说对战斗一窍不通。不过,这位侯爵貌似是当时最强力的魔导士呐,驱使着攻击魔导杀了很多人,而且之前提到的实验好像也是和魔导有关联的样子。不管怎么说,他的确是一位非常优秀的人物。嘛,毕竟天才和疯子只有一步之遥呐】
    布莱昂耸了耸肩。
    在魔导士中有很多都是呆在地下不断做着一些奇怪的实验的存在。
    【没有人出面帮忙的吗?】
    【貌似连能逃掉的都只有很少的一部分。但听说半数以上的人都被杀了呐。。。。根据好不容易逃出来的佣人的话来看,屋子里发生了相当过分的事,周围四散着人的血和残肢的样子。光是想象寒意就涌上来了呐】
    布莱昂像是要暖身子似的含了一口咖啡。
    空试着想了想当时的情景。的确是非常的恐怖。
    【。。。。然后呢,那个侯爵最后怎么了?】
    【听说是死掉了。逃出来的佣人是这么说的,貌似有几个站出来的人拼命反击了发疯的侯爵哟。结果侯爵被斩掉了一条胳膊,身体也被武器刺中了,最后感觉打的不相上下的样子。嘛,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同伴被杀呢,站出来也是正常的呐】
    的确是这样吧,空如此想着。
    就算对方是自己的主人,自己也不想毫无理由的被他杀掉吧。
    看着空喝着红茶静静思考的样子,布莱昂的眼神变得些许锐利了起来。
    【然后呢,嘛,接下来就要谈麻烦事了,事情发生的第二天,王国就立即派遣了搜查部队,但那间房子却成为了徘徊着大量不死者的危险地带了哟】
    【那些不死者就是。。。。】
    【啊啊。不用多说,其中很多都是被杀害的人们变成的呐。而且还发现了上级不死者,连搜查部队都差点陷入了全灭的境地。按王国专家的话来看,因为这间房子所在的地方有气脉通过的样子,所以才会有大量的不死者哟】
    空对此完全认可。因为有气脉通过的地方附近很容易出现不死者。
    再加上,因为甚至有上级不死者徘徊于此,所以也能理解为什么有这种难易度了。毕竟是要比笨拙的魔兽更要麻烦的对手。
    话说回来,就算带了很多人手,竟然跑到那样危险的地方去观光什么的,这是让人吃惊。这肯定是一群想要看恐怖东西的人吧。
    【虽然的确是个麻烦的地方,但从五年前就一直放着不管对吧?这又是为什么呢?】
    玛莉娜露出了一副无法理解的表情。
    【因为麻烦的不仅仅只是不死者撒。原本那间房子就是那个不正常的侯爵自己设计的东西。。。。所以包含着地皮在内,姑且是非常庞大又复杂的构造呐。正因如此,才会被称为迷宫般的房子哟】
    是间越听越不想去的房子。看样子要从中寻找出宝物可是一件大难事。
    窥伺着杯子底部的布莱昂又补充了一句。
    【而且,房子是建在了这条街南部的,没有人会靠近的森林深处,所以没有什么大的害处,王国也没有勉强,就放着房子没有多管了呐】
    【。。。。然后,结果就是全部交给冒険者协会来做了吗?】
    貌似把苹果茶喝完的莱拉如此询问道。
    布莱昂抱起了胳膊点了点头。
    【在此之前也有十几个队伍进行了挑战,但别说是完成委托了,连归还的都几乎没有。不过,因为这个侯爵是国内为数不多的资产家呐,所以一半财产的报酬可是相当有魅力的】
    毕竟是大贵族的财产,肯定是相当多的吧。即便和队伍里的伙伴均摊,肯定还剩下足够游玩一生的钱财。
    就算要冒着危险,说着‘去挑战一番吧’的冒险者肯定是不会没有的。
    而且本来在冒险者中,“一口气拿下那座大山吧”这样干劲十足的人有很多呐。
    对着眺望着漂浮在杯子里的琥珀色的空,布莱昂露出了皮笑肉不笑的笑容。
    【。。。。然后,因为那座房子发生过惨绝人寰的事件,还有有着密密麻麻的不死者徘徊于此,甚至前往此处的人无一人生还的缘故,附近的居民给它起了个【幽灵房屋】的称号。嘛,这也是常有的事呐】
    【。。。。。。。。】
    空不由得沉默了。
    然后布莱昂为了改变氛围,叫唤了店员又点了一杯咖啡。
    向走过来的店员又点了一杯苹果茶的玛莉娜看着布莱昂说道。
    【那么其他冒险者不知道的情报又是什么?】
    【这是从某种途径入手的情报,也是我接近小姐你们的理由。。。。这份委托好像这个月之后,王国就会取消的样子】
    【为什么这么突然?】
    【理由主要有俩个。第一个是因为前往探索的冒险者都死在了房子里,最后成为了不死者中的一员,而且王国也察觉到了,把冒险者送到那里,就是在增加不死者的数量;另一点则是,虽然已经是二个月前的事了,那里发生了某个笨蛋年轻贵族,以半分游玩的心态去了那里,结果被不死者杀死了。这之后,王国才晚一步出面,动真格控制了那片地方】
    这件事,空在土特产店的阿姨那也听说过。
    不过,直至这个月底,也就是说只有一个星期的时间了。
    布莱昂咕噜咕噜喝起了运来的第二杯咖啡,然后将杯子放在桌子上,来回看了看空她们。
    【——然后呢,我也打算在委托取消前,再去挑战一次呐。但本来是要去劝诱与我相处很久的伙伴的,结果不碰巧的是他正好去国外了。正因如此我才来找小姐你们的】
    看上去说完一番话的布莱昂“呼”的叹了口气。
    虽然空陷入了短暂的思考中,不过还是马上向布莱昂询问道。
    【不过,为什么非是我们不可?就算清楚我们的来历,也不会有人会去拜托普通的新手队伍的吧?】
    听了空的疑问,布莱昂微微一笑。
    【别太谦虚了哦,小姐。的确之前的那些活跃说不定是有着幸运的加成,但这只是在遇到你们之前是这么想的呐。像这样面对面交谈的话就能明白了撒。。。。就算现在这里的冒险者全部加起来——】
    然后转身将坐在周围的冒险者们看了一遍。
    【——都远远不及于小姐你们三位】
    布莱昂用着无可置疑的语气如此断言道。
    【。。。。因为这样,你才会对我们说,想要和我们一起组队一段时间的吗?】
    【嘛,的确是这样呐。就算这样,我多少也对自己的实力有些自信,而且我也完全没有要拖你们后腿的打算。怎样?要试着和我一起接受这个委托吗?获得的报酬四等分】
    探出身的布莱昂如此热心的劝诱着。
    空她们看着彼此谈论了起来。
    【。。。。怎么看?】
    【。。。。看上去很有趣呐,【幽灵房屋】什么的,光是听着就让人欢欣雀跃呢】
    【我反对。如果只是单纯的退治不死者的话那还好,但我有着满满都是麻烦的预感。。。。而且原本也没有带着这个男人一起去的必要】
    最后莱拉瞟了一眼布莱昂。
    布莱昂无力的垂下了肩膀。
    【我就这么的没有信用吗。。。。】
    侧眼看着大叔的空正烦恼着。
    正如玛莉娜所说,对个人而言这是个很有趣的委托。
    只不过,听了布莱昂的话后,感觉这件事会非常的棘手。将近五年都未被达成就是很好地证据。
    而且之前也有提过,因为之前的工作太棘手,所以这次想要找些轻松点的工作。
    然后,在还在犹豫的空身边的玛莉娜很有气势的站了起来。
    【欧捏酱!干吧!!遭受悲剧的人们就算死去了,却仍旧常年彷徨着,这实在是太过于凄惨了啊!!而且看上去也很趣的样子!!】
    虽然嘴上说着很同情不死者,不过看来后半段才是她的心声。
    空用着惊讶的视线看着,一副‘干吧干吧’干劲满满的样子的玛莉娜。
    (到最后还是因为很有趣才会想去干吗)
    在心中如此吐槽的空的身后突然传来了某人的大叫声。
    【正是如此!!必须将徘徊着的灵魂引向天堂才行!能做到这件事的,也只有如今还活着的我们而已!!】
    因为突然的声音,空惊讶的回过了身,在那里的是,一位紧紧握住拳头的少女。
    【。。。。】
    毫无疑问,空他们四个人正无言的盯着这位少女,而且还在想着同一件事。
    也就是,【这个突然蹦出来的完全没有见过面的人是谁啊】,这么想着。。。。


    回复
    2楼2018-02-06 23:24
      突然现身的少女有着科雷特·马西这样的名字。
      年纪大概十六七岁吧。将小麦色的头发编成三股垂在背后,而且有着非常整洁的相貌,但她带着的圆溜溜的眼镜,总感觉给人一种很俗的感觉。
      科雷特正带着亲善的笑容看着空他们。看来她的确有着柔和的性格。
      就听到的话来看,科雷特应该是湿婆教的神官。
      空掂量了起来,科雷特正穿着黑白基调的神官服,拿着前段有着圆圆水晶的杖子。的确除了湿婆神官外,别无他选。
      说起湿婆教,这是拥有着几百万教徒的世界最大宗教,甚至有很多国家都把它正式定为了自己的国教。
      科雷特特意从别处搬了个椅子,然后放到了空她们的桌子旁,接着轻轻地坐了上去,开始说起了话。
      【我,从很久很久以前,就开始心疼那间房子的事了。。。。】
      【哈。哈啊。。。。】
      空含糊的回了话。
      老实说,直到现在空还是没有搞懂到底发生了什么。
      然后,科雷特就喝起了自己点的可可。
      【好,好烫!?】
      然后反过来把自己嘴里的可可给喷了出来。
      【好痛!!】
      然后膝盖就撞在了桌子上了。
      看着演起单人小品的科雷特,空明白了这位少女到底是怎样类型的人了。
      坐在空身边的玛莉娜呆然的低语着。
      【。。。。是冒失娘哟,冒失娘】
      空她们看了一会儿含泪擦着嘴的科雷特,然后莱拉一针见血的问道。
      【结果,你到底是什么鬼】
      不愧是莱拉呢,空如此想着。
      对于身为身经百战的佣兵来说,这种程度的事才不会乱了她的阵脚。
      【诶。。。。我吗?我叫科雷特,是一名神官。。。。】
      【这刚才就听你说过了!。。。。科雷特你这家伙,我要问的是,你是抱以怎样的目的才向我们搭话的】
      莱拉打断了感觉在反复在说同一句的话的科雷特。
      她的眼神仿佛是要将科雷特给看透般。
      大概莱拉的意思传达到了吧,科雷特露出了认真的表情。
      【。。。。事实上,我刚才就在听你们的话了。做了偷听这样的事真是非常对不起】
      这种事我知道啦,这么想着的空继续保持着沉默。
      【我必须要去你们所说的那个【幽灵房屋】才行】
      【为什么?因为是神官吗?】
      玛莉娜抱着胳膊,抬起下巴如此询问着。(译:这么拽的吗)
      总的来说,湿婆教是一个献身于世界之中,拯救人类的宗教。因此,本应该归还于【大流】中的灵魂,却因为违反了这个不变法则,以死者的形式继续存在,对于这件事再怎么说也是无法认可的吧。
      虽然湿婆教的神官未必是退治不死者的专家,但也不是不能理解他们因为立场而无法对此放任不管。
      【当然,也是有这个原因在内。之前也说过,拯救悲惨的灵魂是我的使命。。。。但,也有着其他的理由。我想要帮助,在那间房子里的那些人】
      【那些人?】
      虽然空反射性的这么问了,但科雷特却垂着脑袋,凝视着桌子上的可可。
      看样子有着什么缘由,这么想的空眺望着神官少女。
      一会儿之后,科雷特像是下定决心般,抬起了脸。
      【我在一个月之前去过那间屋子】
      【。。。。是这样吗?】
      空稍微有些惊讶。与冒失的外貌相反,她有着很强的行动力。
      科雷特点了点头。
      【是的,那个时候,我加进了某个冒险者们的队伍里,然后去了那间屋子。。。。】
      然后科雷特就露出了悲痛的神情。
      【结果就在房子里被大量的不死者袭击了,虽然大家一起协力进行了战斗,但因为数量太多了,结果完全招架不住。虽然走投无路的我们打算寻找间隙逃出去,但因为大家负责了殿后,所以只有我一个人先跑了出来。。。。】
      【。。。。】
      不知道该说什么的空她们,能做的只是紧紧看着哭出来的科雷特罢了。
      【在那之后,就完全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因为总算回到街区的我,陷入了昏睡状态,失去了意识。。。。醒来之后,虽然我拼命地在街上来回寻找,结果到最后谁都没有回来】
      【昏睡状态。。。。没事吗?】
      【嗯,对现在的行动没有影响。我想这多半是疲劳与精神冲击相互作用的结果。。。。而且,从屋子逃出来后的记忆多少也有点暧昧】
      然后,空看上去理解了似的点了点头。
      【。。。。原来如此呐。也就是说科雷特你想要去帮助那些冒险者们吗?。。。。只不过呐】
      布莱昂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当然空也察觉到了布莱昂想要说什么了。
      一个月前发生的事,而且到现在连一个人都没有回来,生存的可能性几乎没有的吧。估计他们在房子里全灭了。
      然而,科雷特突然站了起来,低下了头。
      【拜托了!!请带我一起去吧!?我知道这是个厚颜无耻的请求!!】
      空无言的看着低下头的科雷特。
      布莱昂看向空说道。
      【。。。。怎么办?小姐】
      【。。。。为什么要问我?】
      【哎呀,我也是加入小姐你们队伍的立场呐,就交给你判断了哟】
      玛莉娜和莱拉看样子也和布莱昂一样,决定交给空来判断。
      叹了口气的空向科雷特询问道。
      【科雷特小姐,要是我们拒绝了,你打算怎么做?】
      【。。。。这就没办法了。只有去找其他要去那间房子的冒险者了】
      慢慢抬起头的科雷特垂着视线如此回答着。
      看着少女那样的姿态,空的回答只有一个。
      【——明白了,那就带你一起去吧】
      【。。。。真的吗!?】
      Bang,科雷特气势汹汹的将手拍在了桌子上。
      因为冲击的缘故,桌子晃荡了起来,因为杯子里还有红茶,所以连忙扶住了杯子。
      总算没让红茶漏出来的空,抬起头看到的是突然哭出来的科雷特。
      【呜呜。。。。非常感谢~】
      脸蛋变得黏糊糊的科雷特看上去非常的开心。
      空面带苦笑,从腰间的袋子里取出了白色的手帕,然后递给了科雷特。
      收下手帕的科雷特摘下了眼睛,边带着很重的鼻音说着话,边擦拭着眼泪,最后哼——的擤了鼻子。(译:。。。。。。。)
      【啊哈哈。真是个有趣的姐姐呢~】
      【大。大小姐的干净手帕被。。。。】
      一副很开心笑着的玛莉娜和摆出不开心表情的莱拉。
      看到黏糊糊湿透了的手帕,科雷特慌忙大声说道。
      【。。。。啊!抱歉!】
      【没事的,这种小事。这个手帕就送给你了】
      挥着手示意自己并没有在意的空‘姑且就这样吧’这么想着。
      (要是放着她不管也很让人担心。。。。而且,冒险者也不都是一些内心善良的人呢)
      冒险者中很像流氓的,或者说就是流氓的人有很多。
      万一有什么差错,这个有些冒失的女孩要是和那些粗俗的人一起行动的话,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要是这样的话,还不如就带她一起去吧,空是这么想的。
      然后,布莱昂向科雷特露出了微笑。
      【看来我们姑且是达成了一致呐?这不挺好的吗,科雷特酱。接下来的时间里,我们就是相互依托生命的伙伴了。那么就请你多多关照了哦】
      【诶?要和布莱昂先生组队这样话,我一句也没有说过哟?】
      听到空当场说出的答复,受到冲击的布莱昂突然趴在了桌子上。这个大叔不知为何反应很剧烈的样子。
      【开玩笑的,开玩笑的啦。请多多指教呢,布莱昂先生】
      【。。。。小姐。别玩弄大叔啊。。。。】
      看着一副坦然自若说出这番话的空,布莱昂撅起了嘴。
      无视掉大叔的这个完全不可爱的动作,空伸出了手。
      【那么,再一次请多多指教吧】
      空纤细洁白的小手,按着玛莉娜、莱拉、布莱昂,然后再是科雷特的顺序,握住了他们的手。
      大家看着彼此的脸,这时空突然稍微察觉到一丝违和感。
      (。。。。。。。。?)
      不由得掂量起了在桌子边的每一个人。
      并没有什么很奇怪的地方。
      (。。。。是错觉。。。。吗?)
      看着歪着小脑袋的空,玛莉娜一脸不可思议的问道。
      【怎么了?欧捏酱】
      【。。。。什么都没有哟】
      收回小手的空坐在椅子上,来回摇了摇头。
      大概是心理作用吧。
      不管如何——
      在这里的,不着调的五个人组成了临时队伍。

      (完)


      回复
      3楼2018-02-06 23:26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2-06 23:42
          感謝翻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2-07 04:08
            看來空也隱約察覺到了,他們倆是拐賣孩童的組織,先是讓一個看起來很老練的冒險者吹捧對象的實力,再來一個笨拙的女神官動之以情。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2-07 12:00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2-07 13:15
                那个大叔怕不是和主角一起撞死的白(我猜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2-08 15:53
                  期待后续剧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2-09 09:39
                    话说这里不是莱拉是艾拉吧。。我就奇怪妹妹怎么会那么强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8-07-22 01:56
                      芙兰朵露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9-17 0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