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之塔吧 关注:3,976贴子:7,868
  • 25回复贴,共1

212 充爱地狱、无爱地狱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终于快到带前缀的章节了


回复
1楼2018-02-06 00:55
     威廉离开弗拉德的私人住宅,为了换衣服而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然后那里理所当然般的——
    「欢迎回家,威廉」
     有着露出向日葵般笑容迎接的维多利亚的身影。她只是站在那里就令周围添色,仅仅一声就轻易地闯入了自己的领域。威廉在心中挥手将其赶走,带着坚决不会让她踏入自己内心的强烈意志进行抵抗。
    「你能再次,让我留在这里吗?」
     维多利亚露出了不安的表情。维多利亚虽然总是表现开朗,但她的内心决对称不上强韧。会和常人一样受伤,和常人一样脆弱。可她还是奋起站在了威廉面前。原来如此,爱着他人是非常困难的道路。
     所以威廉——
    「不要」
    「诶!?」
     用笑容拒绝了。维多利亚慌乱了起来。姑且维多利亚在内心纠结后得出结果还是有些胜算。由于威廉莫名不想趁她心意,就先做出了拒绝。
    「不、不要!我要留在这里!」
    「这里可是我的家?怎么做的决定权在我手上」
    「好、好过分。威廉坏心眼!维多利亚坚决赖着不走!」
     不过如果只是这样她就说退缩那威廉也不会对她有兴趣。毕竟她是为了妹妹一人就给出性命的女人。虽说家族间的亲爱和男女之爱有着不同,但威廉不认为她是稍微被冷淡对待就会放弃的对象。
     威廉从正面直视维多利亚。直勾勾地窥视她瞳孔深处。
    「我讨厌你。我对你已经讨厌到,没法保持『不关心』的程度了」
     维多利亚的表情,
    「等你没兴趣了尽管离开。我和伯爵已经说好了」
     一下子扭曲了。流下了眼泪。那是非常、非常高兴似的流着欣喜泪水的笑容。威廉说了讨厌她。也说了变得无法继续漠不关心。只是那样对维多利亚来说就足够了。那是足够过头的奖励。
    「我绝对不会走。绝对、绝——对,我会一直喜欢你」
     确信进一步巩固。
    「随你便。后悔我也不管」
     威廉这么说走过维多利亚身边。维多利亚慌忙把破破烂烂的披风从威廉身上取下。和之前的习惯一样,可是二人间的距离变化了。是前进了呢,还是后退了呢,那一点谁也不知道。
    「小女子不才还请多多关照」
     她那有点以妻子自居的发言让威廉皱起眉头。
    「……别蹬鼻子上脸」
     威廉的爆栗炸裂了。无视发出「呜呀」一声倒下的维多利亚,威廉一个人走出去寻找替换的衣服。维多利亚急急忙忙追上他的背影。威廉一副不愉快的表情,维多利亚则满脸笑容——
     目前这个关系还不会变化。


      ○


     在法维拉带着男人现身时,威廉的眼睛惊讶地瞪大了。应该是为了问出各种情报进行过拷打吧,那个男人的脸色土灰身体状况看起来也极其之差。已经过了些年月他几乎没有留有当时的面影。
     可是,即便如此威廉也没有忘记那个男人的长相。
    「嘿、嘿嘿,威廉老爷。我啊,已经完全放弃跟随弗拉德了不过一直都想跟随像老爷这样优秀的大人做事啊」
     被拷着手铐的男人用谄媚的眼神看着威廉。简直如同等待饵食的狗一般的行为。这行为被并非玩赏动物饵食一个中年男性做出来就是丑陋的行径。
    「这家伙背叛弗拉德打算巴结尤尔根·冯·浮琉亚侯爵。……你怎么了威廉?脸色好奇怪」
     法维拉担心地看着威廉。尽管她并不是担心的神色也不是担心的音色,但站在威廉身后的卡伊鲁能够明白。
    「不,没什么大事。是吗,尤尔根侯爵吗。以前在生日宴会曾说过几句话……他说过和弗拉德是旧相识哦」
    「关于那一点。尤尔根侯爵虽然和弗拉德是旧识,但他好像一直瞧不起弗拉德。可是最近弗拉德春风得意,竟然还被大公家求婚了所以尤尔根也忍不住了。然后就特意派人来找我这种人渣了,没错」
     男人插嘴说话。他是认为现在是决定生死的时候吧。他在想办法巴结威廉。那身姿过于滑稽,威廉笑出了声。男人将那视作良好反应「嘿嘿」地笑了。
    「原来如此。那么和上次就没有关系吗。本来和上次的暗杀比也透露出了头脑不够聪明。不够聪明啊。不论是实际、还是做法」
     威廉确认了事实,将事实联系了起来。如果和上次没关系就刚好。结果,暗杀公会和那背后的委托人都还没有着急。也就是说他们会等到限定时间为止。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和倪克斯及白龙说明的,但委托人头脑非常精明,并且以长期的视野考虑事物,再加上还非常憎恨弗拉德。
     威廉对现状还未确认,却也再次认识到对手相当棘手。尤尔根在讨论范围外。他只是突发并短暂性的行为,委托的对象还是这个男人。
    「明白了。谢谢。话说回来,我想要买下有能的你,侯爵出了多少?」
    「啊,是银币、不、金币一枚,老爷」
     从得寸进尺能看出他是真正的愚者。可是威廉微笑地从怀中取出一枚金币。
    「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部下了。可以吧?」
     男人接下金币欣喜若狂。
    「当然没问题!一生都献给老爷啦」
    「是吗。那太好了。那你去死吧」
     男人的脸部歪曲,露出了哭笑般的表情。
    「诶、哈?为、为什么?不,我确实背叛了弗拉德。可是今后我会洗心革面服侍老爷。我什么都会做啊!」
     男人不顾戴着的手铐,趴在地上开始舔威廉的鞋子。看着他专心致志舔去污迹的样子,卡伊鲁和法维拉都别开了视线。只有威廉用冷淡的目光俯视着他的动作。
    「背叛弗拉德这件事完全无所谓。因为我也要杀了他。在不到一年内」
     男人停下了舌头。「诶,你说什么」地抬起头,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表情,莫捉到那表情代表的感情,男人语塞了。
    「你认为,我为什么要杀了弗拉德?你也知道那理由的一部分哦」
     男人拼命努力维持住笑容。
    「是、是被弗拉德的坏习惯夺走了重要的人吗?但是老爷,我没有错!是那家伙下的命令!向我这样的平民没法拒绝啊!老爷你也明白吧,所以你也将重要的人给送出去了」
     那个瞬间,貌似鬼神的卡伊鲁抓起男人的头发往他的腹部打入了一拳。卡伊鲁没有认真。可是剑斗王的一击轻易超越了男人的承受力。
    「住手卡伊鲁。法维拉也把手上的小刀收起了」
     卡伊鲁愤怒地扔开男人,男人在地上一边呕吐一边打滚。
    「和你说的一样。我有过制止的机会。丢失机会是我的责任。我没打算将那责任推到你或是弗拉德身上。那虽然是契机,但现在我是为工作要杀了那家伙。我并不是因为你是相关者所以才要杀了你哦」
     威廉微微一笑。男人被那带动也露出微笑——
    「杀你是因为别的理由」
     他丝毫没有注意到威廉的拔刀斩就笑了出来。直到自己的手掉到地上弹开,手铐的重量全都压在了单手上时,男人终于注意到了。
    「啊、不要、我、我的手、我的手啊啊啊啊啊啊啊!」
     无视男人的惨叫威廉擦去剑上的血。
    「你告诉了我金言。呵斥我不是人类,将我重要的姐姐踢飞了。是你教会我了哦」
     威廉的表情扭曲。不是威廉而是『阿尔』的笑容,以及被绝望装饰的最初期的记忆逐渐复苏。
    「奴隶在牛马一下。不是人。我很感谢啊,那句话让我认识了世界。让我知道了在这个国家中我该怎么做,是怎样的存在了啊」
     男人回想起在记忆深渊中沉睡的东西感到战栗。
    「你、你这家伙是、那时的小鬼、吗!?」
     连男人的记忆的一角都无法占据的黑发少年。虽然男人从瞪着自己的眼神和之后听见的咆哮中感到不安,但他丝毫没想到少年会改名换姓在这个国家成名。
    「许久不见无名的败者啊!你专心致志舔着我鞋子的样子非常滑稽哦。按你所说我好像是非人类。那舔着那种家伙的鞋子的你,又到底是什么呢。是在非人类以下的,在这个世界中丛生的无名小卒到底是何种生物哪」
     阿尔哂笑。初始的冲动充斥着身体。
    「我成为王时,统治世界时,那就是这个世界的死,人类时间的终结啊!按你的说法就是人类全部毁灭了啊!」
     威廉咆哮。想象着自己立于一切顶点后的世界。一切都臣服于自己,一切都崇拜自己。他想象那滑稽的地狱沉浸在愉悦之中。寻求着将一切踢开后的景象——
    「多亏你才有了现在的我。尽管到了现在那是不值一提的小事,但也不会改变那是契机的事实。给你一个机会吧。已经取下了你的手铐。你已经、自由咯」
     威廉在他耳边低语。刚听到那句话男人就起身逃跑。那是能让人感受到生命龙的动作。没有理性,只是为了生存下去而被本能支配的可悲野兽。
    「快快逃吧逃吧。你是自由的!」
     男人跑向自己进来时的入口。训练场中只有一扇门。他向着那里全速奔跑。比谁都要快,任何人都追不上自己。
    「可是环境会束缚人的自由。那也是世理」
     法维拉的伤势虽未痊愈,但也不会逊于一般人的速度。她站在门前,威吓男人。
    「让开女人!」
     疯狂的男人用小刀刺向法维拉。一瞬的神速妙技,小刀搭在了男人的脖子上。男人突然脸色苍白地后退。
    「你让那家伙变成了这样。承受吧,那是你的罪业」
     后退的位置站着卡伊鲁。卡伊鲁抓住男人的头将他向远离门扉的位置。落地点在威廉的脚边。之后卡伊鲁移开了视线。
    「啊、嗄诶、请、请放昂过窝呃」
     跪在威廉脚边,男人数次贴地磕头。毫不在意用力过猛额头上撞出的鲜血。
    「那有点难。我用钱买下了你。也就是你的所有者。你过去对我说过呢,要怎么处理买下的东西是买家的权力。我将那句话铭刻在心了啊。所以决定杀了你」
     威廉将仍带着手铐的一只手也用剑砍下。
    「因果会循环呢。老实说至今为止我都把你给忘了。虽然不是忘记你的存在但也没打算专门去寻找。而现在你要像这样作为我的所有物死去啊」
    「我、我不要这种钱!还给你、我还给你请放过我啊!」
    「如果你能够还给我放过你也行哦」
     没有手的男人对自己的状况绝望了。他为了取出装作胸前口袋中的金币而拼命扭动身体的身姿如同毛虫一般。
    「接下来是脚。再接着削去鼻子吧。我会一点点、一点点地破坏你哦。我那无名的所有物啊」
     卡伊鲁和法维拉没有丝毫阻止的打算。他们虽然是正常人,但对方是夺走他们挚友的元凶中的一人,让温柔的阿尔堕落到这种程度的世界的歪曲。他们不可能会去帮助那种人。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金币一枚的性命。对这个男人来说实在过分。即便如此决定价值的是男人自身。便宜卖掉性命的男人也不得不说是和阿尔以及其他复仇者们同样愚蠢。愚者的末路往往早被决定好了。


    收起回复
    3楼2018-02-06 00:58
      为大佬点赞。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2-06 01:24
        深夜修仙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8-02-06 01:31
          看了这么多轻小说,业之塔可以说是战记类小说中比较好看的小说了,也是唯一一本一直追更的小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2-06 01:31
            感谢深夜到来的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2-06 01:44
              深夜福利 这么扭曲的威廉感觉好久没见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8-02-06 02:22
                感谢大佬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8-02-06 03:53
                  (✿✪‿✪。)ノ


                  收起回复
                  10楼2018-02-06 09:39
                    威廉和维多利亚很甜嘛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2-06 09:49
                      维多利亚超棒!维多利亚股大涨,爱恨不分家 如维多利亚曾经所说 威廉以前并没把她看在眼里 但现在维多利亚已经在威廉心中占了一席之地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8-02-06 12:39
                        極度期待會議篇


                        回复
                        13楼2018-02-06 13:18
                          這篇超愉悅
                          兔跟亀快正面碰撞了
                          大老辛苦了


                          回复
                          14楼2018-02-06 15:02
                            辛苦辛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02-07 0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