阵面对决吧 关注:23,408贴子:343,702

【缜略】连载《神的剧场》 焚天同人短篇小说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前排提示,本文含有丰富致敬内容,如有出戏,概不负责
本体真楼,禁*


佩克昂 面粉

JFZD型面粉.全国领先的电子粉质仪,面团的物理特性,吸水量和流变学特性的测定.面粉通过国家计量权威机构检测并已认证,全国质检单位首选品牌.电话

2018-05-21 21:00 广告
【引子】
你有过似曾相识的感觉吗?
明明眼前是不曾踏足的地方,是素昧平生的路人,抑或是从未有过的遭遇,但总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
是错觉吗?但你就能确定,这些真的不曾遇见?
也许只是被遗忘的记忆罢了。
“去吧,去找回它们,别让这世界太过无趣……”


回复
举报|2楼2018-02-05 13:24
    【初章·灭世】
    心魔难灭恨难浇,处心积虑为前朝。
    迷城现世山河灭,只教烟柳作烟消。
    成都是第一个被血洗的都城,此时已是茅生草长,荆榛满目。呼啸的寒风卷起一地的枯叶,萧瑟了满城的悲秋。荒废的花楼,幽暗的灯市,干涸的月湖,让人毛骨悚然。
    断壁残垣,枯井颓巢,偌大的洛阳城,死一般的寂静,只剩下狰狞的怪物啃噬腐尸的嚓嚓声。倾塌的望阁,空荡的庙会,阴森的河岸,让人不寒而栗。
    往日里诗情画意的江南建邺,也没能逃脱衰亡的厄运,文人骚客的梦里水乡,终成南柯一梦,不复向时繁华。破败的锦亭,寥落的花街,溃决的江堤,让人瑟瑟发抖。
    再看看城外的光景,也断然没有丝毫生气,一眼望去,衰草寒烟,满目疮痍。无论是富庶的中原大地,还是沃野的天府之国,都宛如塞北大漠,一片不毛之地。坍塌的高台、荒凉的小栈、无垠的沙海,让人胆战心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被阴郁的黑暗气息笼罩的铜雀台上,那位昔日的九五之尊发了疯一般地狂笑,高举的双手不由自主地颤抖,“终于等来了这一天,整个世界再一次臣服在我的脚下,这是我的世界!卑微的凡人们!你们都是自寻死……啊!”
    方天画戟刺穿了他的胸膛,一个深邃到灵魂深处的声音轻蔑地低语:“凡人,你便是最后一个……”
    “你!……不!……我才是……主人……”来不及发出最后一声哀鸣,如同之前所有人一般。
    “主人?呵……”抬起头看了看那被黑雾遮蔽的天空,若有所思,凤尾紫金冠的双翎左右飘摆了两下,便消失在地平线上。
    天空仿佛被撕开了一角,一双好奇的眼睛扫视着中原大地,随即露出一抹失望:“真是太没意思了,下一次也不知道能不能有点长进。”
    手掌轻轻一握,整个世界支离破碎……


    回复
    举报|3楼2018-02-05 13:26
      镇楼图没切黑边差评


      收起回复
      举报|4楼2018-02-05 13:37
        黑边真大,真粗,真……嗯,不说了


        回复
        举报|5楼2018-02-05 13:39
          一来就致敬蛇2好评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2-05 13:51
            镇楼美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2-05 14:36
              龟龟


              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8-02-05 15:52
                晴格格


                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8-02-05 19:32
                  居然拿自己镇楼666


                  收起回复
                  举报|10楼2018-02-06 08:42
                    【次章·宿命】
                    “魔王将要苏醒,世界将归于永恒的轮回,任何人都逃脱不了轮回的宿命,你们对此无能为力……”
                    谁在那里?在吗?说话!你说的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这是哪里?我又是谁?
                    仿佛置身于一片虚无之中,眼前只有纯粹的黑,我迷茫地站在原地,怕是迈开一步就会跌入万丈深渊。恐慌间,那个声音又再一次响起:“去吧,去找回你的记忆吧……”
                    “醒醒!能听见我说话吗?快醒醒!”
                    头好痛,浑身上下一点力气也没有,我费力地睁开眼睛,阳光格外刺眼,原来刚才只是一场梦,但我发誓这是我这辈子做过的最真实的梦。
                    “呼,三哥,你终于醒啦,我们可担心死了!你这一睡可是整整……”
                    “请问兄台是?”看着眼前这张豪气中稍显憔悴,虔诚中略带猥琐的脸,好像在哪里见过,但我还是确定不认识他。
                    “傻嗨!睡傻啦?我是十三啊!”
                    “十三……十三……姨?”
                    “食蕉啦你!别告诉我你失忆了!”
                    “抱歉,我好像真的记不起来了。你刚才叫我三哥,我的名字是三哥吗?”在确定不记得他是谁之后,我第二件确定的事,便是连自己是谁也不记得了。
                    十三瞬间收起了嬉笑,露出一脸不知是惊讶还是悲伤的表情,或许两者皆有吧,既而便陷入了沉默。最怕空气突然安静,虽然有一肚子想问的,但却不忍打扰他的思绪。就这样,他低着头,我看着他,不知过了多久。
                    “哈,三哥终于醒了!我正好打了野……”
                    “心岂!”十三一声高吼打断了来人的话,转而声音却变得颤抖,“三哥他……失忆了……”
                    砰!手中的野鸡野兔摔了一地。我转过头,打量着这个似乎叫心岂的人,俊秀儒雅的脸上露出和之前十三一样的表情,蓝紫色的轻甲沾了不少灰尘,显得有些狼狈,但依然掩不住骨子里透出的英气。
                    然而下一秒却让我大跌眼镜,这个七尺男儿竟然一屁股坐在地上啜泣起来,一边哭一边喃喃自语:“说好了要一起拯救苍生,说好了要找出消灭迷城的办法,可现在……呜……叫你别挖这劳什子……”
                    隐约觉得他这些话似乎是对我说的,迷城?好像很熟悉的样子,就在耳边,啊,头好疼,还是记不起来。罢了,既然真的失忆了,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先把体力恢复了再说。背靠大树,鼾声渐起。
                    天色渐晚,扑鼻的香气将我从睡梦中勾醒,揉揉朦胧的睡眼,依稀看见十三和心岂正在烤野味,刹那间一幕熟悉的记忆跃入了我的脑海。
                    “烤个鸡翅膀,我最爱吃!”那分明是十三的脸,咧着嘴挑着眉毛,“三哥,要不要来一串?”我嘲笑他像只猴子一样,他倒是来了劲,上蹿下跳个不停……
                    “三哥,要不要来一串?”
                    猛然回过神来,眼前分明正是十三,挤出一抹勉笑,看得我五味杂陈。
                    我接过食物,大口地啃着,我心里明白,我们应该是有重要的事情去做。
                    “可以跟我说说我失忆前发生的事情吗?”
                    十三和心岂突然停下了咀嚼,随即相视,点了点头。
                    良久,我缓缓地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伸了伸胳膊又踢了几下树干,睡罢食毕,体力恢复了不少,更重要的是,我大概明白发生了什么,为天下苍生,即便是失忆也不能停下脚步。
                    迷城,到底是什么?



                    收起回复
                    举报|11楼2018-02-06 11:15
                      看我插回来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8-02-06 11:57
                        本体不错,想要。。。。。。


                        跟着十三和心岂,穿过前山的树林,我感觉前方隐隐有股黑暗的气息,越发浓郁,越发令人不安。终于,我看清了他们口中所说的“六爻乾坤仪”,那便是这些黑气的来源:一个被黑暗完全笼罩的球体,其上雕刻的的卦文中不断涌出黑雾,似乎要将一切吞噬殆尽。
                        “来吧,凡人,接受你的宿命吧……”这阴沉的低语,好像穿过了我的血肉,直达心灵深处。
                        “这黑球说的什么意思?”我回过头问他们俩。
                        “什么鬼?神器说话了?我什么都没听见,你呢?”十三一脸茫然地看着心岂。
                        “我也没听见啊!等等,三哥你说‘黑球’?这神器明明是闪着金光的啊!”
                        我愣住了,虽然失忆了,但眼却没瞎,如此阴郁的黑暗气息,怎么可能是金色的?而且他们为什么听不到?
                        “对,凡人,这是只属于你的宿命,来吧……”那个声音再一次在脑海中响起,我能断定这不是幻听。
                        看来此事必有蹊跷,难怪我会不听他们劝阻,掘地三尺也要把这东西挖出来,它到底是什么呢?难道和迷城的黑门有关?据他们所说,各地都陆续出现了一些黑色的异界之门,从中钻出了一些面目狰狞的怪物,残杀手无寸铁的流民,但好在战斗力不强,地方驻军便能将它们轻松击败。然而这个黑球仅仅是冒出黑暗气息,并没有所谓的怪物出现。
                        一时间也调查不出什么,夜已深,我们便回到了休息之处,和衣而睡。但只要我一闭上眼睛,那个声音就在耳边萦绕,挥之不去。为什么它不再说下去,只属于我的宿命,所以只有我一人能够看到听到?可为什么是我?而且偏偏我又什么都记不起来了。思前想后,辗转反侧,看来今夜是睡不着了。蹑手蹑脚地起身,十三和心岂睡得正沉。我决定一个人再去看看那个诡异的“黑球”。
                        然而看到它的那一刻,我整个人都惊呆了。无数的怪物从黑门中涌出,大部分如同家猫般大小,长着幽绿的大眼睛和镰刀般的爪子,将跌倒在地的平民撕成两半;还有的大约攻城车般两三人高,像蜘蛛一样在地上爬行,将人群轻易地冲散、踩烂;其中还有个巨大的怪物有城门那么高大,身披厚重的坚铠,一拳将城墙击得粉碎……
                        “如你所见,这便是迷城,凡人。”熟悉的声音再次响起,“而只有你,有能力改变这一切,旁人都将是你的绊脚石……”
                        眼前的一幕幕刹那间消失不见,神器上的黑雾也渐渐散去,发出耀眼的金光。
                        “宿命之子,我们西凉再见……”
                        我的脑袋有些发胀,将信将疑,手足无措。我应该相信它吗?自打醒来就什么都不记得,却被告知我们要拯救世界,现在又莫名其妙成了什么宿命之子?这他喵的一定是在逗我!
                        可我还能怎么办?我也很无奈啊!
                        要不找个地方躲起来?可一想到刚才看到的情景,即使集结天下所有的兵力也不足以与之抗衡,世界毁灭之后,即使能够苟活,我又将何去何从呢?
                        既是宿命,且去西凉走一遭吧!
                        人生本多风雨,难辨善恶是非。
                        莫问前程凶吉,但求落幕无悔。


                        回复
                        举报|15楼2018-02-06 20:44
                          两个月后,我终于踏上了西凉土地。漫天飞舞,一片荒芜,满眼风雪和眼泪都化做尘埃。没有黑门,没有怪兽,只有无垠的戈壁和漂泊的旅人……
                          偌大的凉州,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竟能够与如此黑暗的力量抗衡?我走在城内的街道上,一切和其他州府并没有什么不同,城内有着充足的驻军,黑门也仿佛有智慧般地避开了重镇,从不在城内打开。集市、学堂、医舍、武馆,依旧人头攒动,僻静的小巷荒草丛生,我准备一一扒开草丛,看看能否找到什么仙家宝器,但第一眼瞧见的却是一坨早已风干的牛粪……
                          宿命之子?呵!我兀自哂笑着自己,连山中的盗匪和城门口的武卒都搞定不了,偶尔寻个宝还能屎运当头,还好意思说是什么天选之人?怕不是天谴之人吧。
                          转了一整天,压根毫无收获,只有一只黑猫一直跟着我,想分点残渣剩羹,真是晦气。入夜,当我刚闭上眼睛,那个声音又再次闯入我的脑海。
                          “非常好,凡人!来吧,拥抱你的命运吧,把你的身体交给我,你将得到永生!”
                          我猛然坐起,来不及细想,抓起架上的衣服手忙脚乱地穿上,飞一般地夺门而出,我必须马上离开,天知道会发生什么!然而当我逃出门的一刹那,后脑勺传来了一阵剧痛,眼前逐渐模糊,再也站不稳脚步,翻身倒下。朦胧间我好像看见了一个身着黑衣的人,带着一抹阴冷的邪笑。
                          他,到底是谁?我,又到底是谁?
                          当我再次睁开眼睛,已然身处一片荒原之上。好吵,怎么到处都是叫喊和哭嚎,夹杂着兵器与血肉碰撞的呲呲声;好小,为什么其他人只有我手掌一般,连绵的营寨仿佛一只脚就能踩个粉碎;好热,感觉整个身体像是烧着了一样,却无法挣脱这躯壳的束缚。
                          咦,为什么身边的怪物不攻击我,反而看起来是簇拥着我向前推进,难道我也是怪物?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却分明是个人形。咦,我拿着的是什么兵器?随着一记猛砍,一道黑色的杀气喷薄而出,将大地硬生生地劈出了一道裂痕。这不是方天画戟吗?为什么会在我的手中?正犹疑间,眼前已是中军帐外,随着我疾风般的砍杀,一批批士兵乃至盔甲厚重的武将纷纷倒下,宛如割草一般轻松,难道这就是天下无双的力量吗?可我为什么不能控制自己的身体,像个机器一般不停地杀戮,无休无止。鲜血将红色的营帐染得格外透亮,中军帐中,一位老者,羽扇纶巾,端坐于七星台上。他双目紧闭,面容憔悴,也许正等待着自己的宿命。
                          宿命?好像在哪里听过……
                          黑光掠过,将整个大帐碾成了齑粉。黑雾笼罩的夜空,一道流星倏然划落。


                          回复
                          举报|16楼2018-02-06 22:59
                            摸摸晴格格的帅脸


                            我是谁?
                            我为什么而战?
                            何时才是终点?
                            每时每刻,我都在重复地问着自己,却找不到任何答案。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不知有多少人死在我的戟下,化为阴间的孤魂;也不知有多少土地,沦为黑暗的居所,滋生出邪恶的怪物。
                            那一日,我终于遇见了整齐的军队,身着红衣铠甲,飘扬着汉家军旗。为首的竟然是三个女子,还有……两个男人!
                            等等,这俩人,我好像在哪里见过!
                            “三哥!三哥我知道是你!”
                            “三哥你快醒醒,是我们啊,十三还有心岂!”
                            三哥?是谁?是我吗?十三?心岂?又是谁?我们之前认识吗?头好痛,完全记不起来了。我左手一挥,身后的怪物立刻蜂拥而上,与大军厮杀起来。
                            那三个女子,手执雌雄剑、青龙刀和蛇矛,跃马向我杀来。画戟一挥,三人齐齐招架,竟接得住我一合。然而终究是螳臂当车,稍稍用点力气,依然是砍瓜切菜般毫不费力地屠杀。
                            大军渐渐溃败,茫茫的怪物将那两个男子重重包围,刀光剑影,他们丝毫没有放弃,一连斩杀了好几只。我来到他们面前,仔细凝视着他们的面容。
                            真的,我真的见过他们!
                            思绪跟不上挥下的屠刀,绝望,是他们最后仅剩的表情。
                            刹那间,一股不可名状的悲伤涌上心头,两行眼泪不由自主地划落。我怎么了?他们到底是谁?我为什么哭泣……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被阴郁的黑暗气息笼罩的铜雀台上,那位昔日的九五之尊发了疯一般地狂笑,高举的双手不由自主地颤抖,“终于等来了这一天,整个世界再一次臣服在我的脚下,这是我的世界!卑微的凡人们!你们都是自寻死路!”
                            这一刻,我终于看清了他的脸,这个将我唤醒却永远躲在阴影下的黑衣人,虽然容貌变得年轻,但那一抹阴冷的邪笑,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方天画戟毫不犹豫地刺穿了他的胸膛,结束了,这世间所有人都已被我屠尽,我的杀戮结束了。
                            “你!……不!……我才是……主人……”来不及发出最后一声哀鸣,如同之前所有人一般。
                            天空仿佛被撕开了一角,一双好奇的眼睛扫视着中原大地,眼珠咕噜地转了两圈:“emmmmm,终于有人知道反抗了,不过,まだまだだね!(还差得远呢)”
                            手掌轻轻一握,整个世界支离破碎……
                            那是谁?为何我不敢直视他的双眼?我终于又死了吗?可我为什么要说“又”?…………


                            回复
                            举报|18楼2018-02-07 12:56
                              【三章·唤灵】
                              “魔王将要苏醒,世界将归于永恒的轮回,任何人都逃脱不了轮回的宿命,你们对此无能为力……”
                              怎么又是这句?谁在那里?在吗?说话!你说的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这是哪里?我又是谁?
                              “去吧,去找回你的记忆吧……”
                              我应该是叫三哥,距离我苏醒过来还不到半天时间。可怕的是,我好像失忆了,现在我正跟着两个分别叫十三和心岂的人去调查一个叫做六什么的神器。“六神”?我记不清了,好像很厉害的样子。据他们所说,我们仨是出生入死的好兄弟,失忆前正在尝试解决迷城的危机。迷城是这个世界黑暗的具象,一旦迷城崛起,整个世界都将彻底毁灭。啊,信息量好大,我才刚刚知道自己叫什么名字,就被灌了一脑袋拯救世界的大义,这他喵的一定是在逗我!
                              一个被黑暗完全笼罩的球体映入眼帘,其上雕刻的的卦文中不断涌出黑雾,似乎要将一切吞噬殆尽。
                              “来吧,凡人,接受你的宿命吧……”这阴沉的低语,好像穿过了我的血肉,直达心灵深处。
                              “这黑球说的什么意思?”我回过头问他们俩。
                              “什么鬼?神器说话了?我什么都没听见,你呢?”十三一脸茫然地看着心岂。
                              “我也没听见啊!等等,三哥你说‘黑球’?这神器明明是闪着金光的啊!”
                              等等,为何这一幕竟如此熟悉?好像在哪里发生过一样,这不科学!
                              “对,凡人,这是只属于你的宿命,来吧……”
                              夜已深,回到休息之处,我却怎么也睡不着,此事必有蹊跷,我决定一个人再去看看那个诡异的“黑球”。然而看到它的那一刻,我整个人都惊呆了。无数的怪物从黑门中涌出,为何竟连这些怪物都似乎在哪里见过,难道我失忆前打过吗?扯淡吧,要么那么大一头,要么那么多一窝,我能打得赢就日鬼了!
                              “如你所见,这便是迷城,凡人。”熟悉的声音再次响起,“而只有你,有能力改变这一切,旁人都将是你的绊脚石……”
                              眼前的一幕幕刹那间消失不见,神器上的黑雾也渐渐散去,发出耀眼的金光。
                              “宿命之子,我们西凉再见……”
                              我的脑袋有些发胀,将信将疑,手足无措。我应该相信它吗?可为何我就很自然地觉得这是个陷阱呢?什么狗屁宿命,不能去,去了就GG了。可我还能怎么办呢?我也很无奈啊!
                              我拍了拍脑袋,原路返回,看着熟睡中的十三和心岂,不禁有些犹豫。绊脚石吗?他们的确无法洞悉我所能了解的真相,我必须靠自己,也许失忆正是上苍要我抛下一切杂念,专心对抗迷城,那我就绝不能让这世界轻易狗带!我找了块尖利的石头,在地上刻下:“我去阻止迷城,勿念!”
                              壮士仁义高,救世续一秒。
                              苟能知天命,岂在独飘摇。


                              回复
                              举报|19楼2018-02-07 14:53
                                第三章的第一段,由于某些未知的深层次原因 刷了一遍又一遍 究其根本,可能是与第二章有诸多重复之处,系统认为我有刷字数骗参与奖的嫌疑(大雾) 并非念了一首诗的缘故,还请大家见谅


                                收起回复
                                举报|28楼2018-02-07 18:19
                                  迷城太厉害了 可能需要他出手使用时间的力量


                                  为什么那么像舌台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8-02-10 00:29
                                    吼啊 好故事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8-02-10 13:40
                                      晴格格快更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8-02-11 14:36
                                        这两天突如其来一些不可描述的工作,本来以为要烂尾了,好在延期了 后续的几章(几个轮回)终于有时间细细完稿了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33楼2018-02-11 16:55
                                          资瓷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8-02-11 23:07
                                            难道晴格格要明年才更吗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8-02-14 10:06
                                              完了,要准备解锁"去年太监至今"了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8-02-14 20:35
                                                鸽位新年快洛! 过年那是相当地忙蛙,所以真要鸽到明年啦 跟我一起念:咕咕咕🐦🐦🐦


                                                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37楼2018-02-15 18:16
                                                  既然西凉是我的宿命,那便要反其道而行,不去西北,我偏往东南。翻过几座山头,隐约看见一座村落,走了一整夜,得找个地方打个盹。忽然间山下黑雾骤起,就在那村口,凝聚起了一道黑门!
                                                  “不好!”我眉头一紧,看了眼手中的佩剑,管不了这么多了,救人要紧。三步并作两步地疾奔下山,黑门已近在眼前,如同黑猫般尖牙利爪的怪物还在源源不断地涌出,我拔出剑,向一只怪物刺去,扑哧一声,没有血,甚至感觉不到肉体的存在,便化作一团黑雾飘散而去。其它怪物看见我好像吃了一惊,四散奔逃,竟然不合力围攻我,看来怪物的世界里也是人人为己,欺软怕硬。
                                                  我追赶着往村内逃跑的几只怪物,没一会它们却掉转头向我跑来。蛤?什么情况?又跑了几步,依稀瞧见远处那里有个人,好像也在追赶怪物。待看清了那人,分明是个道士,手持贴了符箓的宝剑轻轻一挥,一道金光瞬间射出,顷刻便将怪物斩杀。他缓缓收剑,径直向我走来,礼罢,不急不慢甚至不带一丝表情地说到:“宿命之子,家师邀您观中一叙。”
                                                  宿命之子!我心中一惊,不由倒吸一口凉气,看来并非偶遇,而是特意前来找我的。但他怎么知道“宿命之子”?他师父又是谁?难道和迷城是一伙的?正疑惑间,一声口哨打断了我的思绪,只见远远飞来一只仙鹤,纯白的翅膀拂过天边的朝霞,宛如仙境。我看得入神,恍惚间已到身前,竟有两人之高,道士做了个请的手势,便自己先乘了上去。罢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况且看起来这位道兄正气凛然,能驾驭此等坐骑莫非出自仙家洞府?无论如何,且去看看,说不定能找到破解迷城的办法。
                                                  “我们到了,这边请。”
                                                  我小心翼翼地睁开眼睛,刚才差点吓尿了,飞那么高,万一不小心摔下去,可是要粉身碎骨了。跟着道士走入观内,左手有一石碑,上书“太虚仙境”四个大字。我环顾四周,只见:松坡冷淡,竹径清幽。往来白鹤送浮云,上下猿猴时献果。那门前池宽树影长,石裂苔花破。宫殿森罗紫极高,楼台缥缈丹霞堕。真个是福地灵区,蓬莱云洞。清虚人事少,寂静道心生。青鸟每传王母信,紫鸾常寄老君经。看不尽那巍巍道德之风,果然漠漠神仙之宅。
                                                  “师父,客人到了。”
                                                  “知道了。”
                                                  送我来的道士深鞠一躬,便转身退下。一位银发白衫的老者,背着手背对着我,声音浑厚而沧桑,又透着一丝漠然,仿佛世间一切于他皆为浮云。
                                                  “请问……”
                                                  “宿命之子,贫道在此恭候多时了。”老者慢慢转过身向我走来,一身无忧鹤氅,腰束丝带,脚着履鞋,三须飘颔下,鸦瓴叠鬓边。便是太上老君下凡,也不过是如此容颜吧。
                                                  欲知老道何许人也,请听下回分解。


                                                  回复
                                                  举报|38楼2018-02-19 18:18
                                                    咕咕咕


                                                    回复
                                                    举报|39楼2018-02-19 23:22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