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吧 关注:5,069,377贴子:36,588,096

【原创】《沾青》文/陈三愿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玉壶婆娑泡春茗,雨闹水嬉在屋庭。
昨夜梦醒惊睡竹,闭眼华定待云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2-03 20:38

    轻小说下载APP热门排行榜

    免费人气轻小说APP,海量日本动漫轻小说天天看,你想要的这里都有

    2018-11-14 20:16 广告
    这儿陈三愿



    “春日宴
    绿酒一杯歌一遍
    再拜陈三愿
      一愿郎君千岁
      二愿妾身常健
      三愿如同梁上燕
      岁岁常相见”
    ——冯延巳《长命女》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2-03 20:39
      女主@爱秀妍enjoy
      傻蚯蚓@爱咳嗽银海盛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2-03 20:39
        ddd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2-03 20:40
          文案
            容颜妆朱,碎布掩酥。
            
            
            风拂纱幔袖布,是眉宇明澈的女子,是曼舞飞扬的胭脂。
            
            
            “江先生,莫不要看走眼去。”
            
            
            这一眼惊鸿,是一生。
            
            
            只等你情愿作我裙下客,
            我就与你拂袖而奔,
            整个灵魂交付于你。
            
            
            
            
            解鹤烟×江晚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2-03 20:40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2-03 20:41
              你们都好棒!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2-03 20:41
                  1
                  
                  
                  大院里的学生大多结伴而行,三三两两地陆续从一幢教学楼走出,清一色的学生装,却也总有那么些个晃眼的。
                  
                  比如解鹤烟。
                  
                  微喇的衣袖打齐手腕处,纯黑的裙子自然下垂至膝下,露出白皙修长的小腿,白色纱袜掩住半个脚踝,搭配上黑色圆口布鞋。明明是朴素淡雅的一身装扮,却被她穿出一种别样的风情来。
                  
                  解鹤烟孤身走在僻静的巷子里,手里把玩着发尾的红绳,眉眼弯弯。
                  
                  “喂。”出声是同着学生装的男生。
                  
                  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解鹤烟第一印象。
                  
                  “我喜欢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2-03 20:41
                  民国
                  女主学生妹 解鹤烟
                  男主身份不明 江晚吟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2-03 20:43
                      她朝身后的人走去,步调轻松,在距离那人不远处站定。男生展开双臂做出邀请拥抱的姿势等待解鹤烟的回答,她不徐不疾地抱上男生,温热的鼻息打在他脖颈,“赌约?”
                      
                      “不感兴趣,抱歉。”
                      
                      巷子那边传来男生吹哨的声音,到是清脆得很。解鹤烟不动声色地轻松脱离他的怀抱,回头看着那群男生,出声问:“你叫什么?”
                      
                      “程进。”
                      
                      她低声念他的名字,离开。
                      
                      *
                      
                      瞳关巷里住的皆是杂七杂八的人。
                      105是前几天刚死了丈夫的余娘,听说她丈夫生前风流至极,成天骚情其他女人,那天车祸死了。这丈夫前脚刚走,又搞了个男人。
                      106住着一疯女人,怪可怜。被男人骗了去,说是等他回来便娶她,谁知一去几年音信全无,就走后没几天查出怀孕。后来爹娘觉着姑娘不争气,暗地动手脚,孩子还没出生便死了。
                      107主人常年不在,好像是为风尘女子,生得一幅好皮囊,似专为勾引男人而来,是叫梅子。
                      
                      解鹤烟家住瞳关巷108号。
                      
                      “爹,我回来了。”
                      
                      木椅上的老人正在钉鞋,经她这一说才缓缓抬头,瘦黄的脸上布满皱纹,视线在她身上停留片刻,点点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02-08 20:00
                      2018-11-14 20:16 广告
                      dd


                      回复
                      25楼2018-02-08 20:04
                        描写不错(*๓´╰╯`๓)♡,帮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02-08 20:06
                          喜欢文笔
                          打call打call
                          更新时求个艾特嘿嘿嘿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7楼2018-02-09 11:35
                            催更催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8-02-09 12:05
                              民国,啊哈w
                              描写给人一种很绚丽的感觉
                              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8-02-09 12:42
                                  傍晚时候,解鹤烟瞧见107的梅子回到家中。出来时,大波浪卷发散在肩头掩住大片雪白的胸脯,长裙随着女人莲步轻移也摇曳生姿,高跟鞋踩在青石板路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女人在自家门前驻足,敲门。她从楼上下来,速度由快而慢最后停在最后一阶台阶上,葱白的手指不自觉地轻轻触着潮湿的墙壁。
                                  
                                  “老伯,我可以带她出门么?”梅子笑起来时总带着一股风尘女子的妩媚,那种风情似是生来便有,教旁的人无论如何也是学不来的。
                                  
                                  老头子闻言抬起枯黄的脸,直直地盯着梅子看,解鹤烟看得出,他在两种选择之间徘徊。
                                  
                                  她自己想去么?
                                  
                                  谁知道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8-02-11 23:13
                                  名字好文艺!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8-02-12 14:42
                                      大概晚上八点左右,梅子领着她进自己家里,笑吟吟地从箱子里拿出一件浅灰色旗袍、一双乳白的纱袜和一双圆头布鞋,示意她换上。
                                      
                                      片刻过后。解鹤烟从里间出来,领口处的盘口扣得十分规矩,一直到少女手臂自然下垂处,再往下到膝盖下方则是叉开的,小腿暴露在空气下,乳白的纱袜包住她半个脚踝。
                                      
                                      她踩着黑色的丝绒圆头布鞋缓缓走向梅子,一步又一步,摇曳生姿。
                                      
                                      “真好看。”梅子的手轻轻拉着解鹤烟的手腕,暖黄的灯光照着她的眉眼,似是十里春风吹过,带着似水柔情。
                                      
                                      好像当年的自己。
                                      
                                      “走吧。”
                                      
                                      不知何时家门口已经停了一辆黑色小轿车,驾驶座的司机已经有了些许倦意,看来是等候多时。
                                      
                                      跟着梅子上车,一路到了城中最繁华的地段,今天见的人大概不简单。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8-02-12 18:31
                                      自己dd
                                      无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0楼2018-02-13 15:37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