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剑之汉之云吧 关注:28,892贴子:1,333,094
  • 28回复贴,共1

『转载』【紫白】竹下寸寸土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写在开头:
竹下寸土是为等。紫衣在等轩辕剑,暮云在等焉逢的选择,焉逢在等暮云“迷途知返”。所有人都在等,等的时候后,很多东西不管在意的还是不在意的就不知不觉的偷偷溜走了。其实就是不知道取什么名字随便想的……
从暮云知道大紫是酋魔屠村黑化后开始,磬儿没有假扮暮云大紫已经控制朝政。这个新坑文风可能比较正经,不会特别宠,应该是he……依旧站紫白,谁劝都没用。⚠️暮云人设会崩,全程心魔云在线……
还是来包袱涩会的一个坑,喜欢就给一颗爱心,不喜欢……请克制情绪,请勿人身攻击……



《轮回诀》手游公测预约火爆开启

国风仙缘RPG手游轮回诀公测预约开启,夺天庭,御万神,聆仙音,创新型动作卡牌体验!

2018-02-25 00:02 广告
授权图: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2-02 22:58
    明天放文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2-02 22:58
      【紫白】竹下寸寸土(一)
      紫衣方从皇宫里出来。巫山神女的多管闲事要他不得不打乱原先的计划让他从云舞阁来到庙宇、从干涉政事变做把控朝堂。他其实是不想这般做的,他是堪与黄帝匹敌的酋魔,人间的一城一国根本不值得被他放在心上。他如此屈尊降贵插手凡事,说到底不过是为了他认定的轩辕剑灵罢……
      说来,他已经有几日不曾见过他了。
      紫衣也不再装着从前那副不善武力不通法术的无能样子,化作辉光径自从巍峨皇宫回到了云舞阁。一个落脚之处他本不该计较,但许是在凡尘留的久了让他也染上了一些凡人的情绪,他竟然觉得回到云舞阁会让他觉得安心。紫衣为自己有这样的想法觉得好笑,摩挲着戴在食指上嵌着宝石的戒指考虑着要不要将这云舞阁给毁了,左右除了他,也没有人愿意回到这里了。
      “君尊,找到暮云了。”磬儿提着裙角匆匆赶来,难掩喜色的对紫衣说:“他和焉逢打起来了。他将焉逢所经之处全部杀了个干净,按着焉逢的脾气,他们今日绝对不能善了。恭喜君尊得偿所愿,轩辕合一,就在今天了。”
      紫衣没来由的有些担忧。暮云素来心软,每次执行完任务都少不得消沉几天,尤其对焉逢更是处处退让生怕让他哥哥有半点为难半点损伤。他也不是没有试过在暮云剑气暴走理智不存的时候煽动他让他去杀了飞羽,可从来没有一次有过让他满意的结果。紫衣转念又想到那个蜷缩在寒冰洞里苦苦挣扎哀求自己帮他平复剑气却一听到尧汉、飞羽、焉逢就宁愿用寒铁锁链将他自己锁起来也不肯再开口的人,不由心生怒意恶毒的想到:好啊,你不肯伤他,那就死在他手里吧,左右不管你们谁活下来,本尊都能得到轩辕剑。紫衣这般想着,心里隐约的担忧也不见了。
      “随本尊去看看。”
      磬儿笑着应下先行一步为紫衣领路。
      经行处是一片狼藉。参天的古树被肆虐的剑气毁去,错落有致的村庄弥漫着浓重的血腥。紫衣饶有兴致的四处打量着暮云的杰作,觉得暮云要果真失了心智倒也不错,虽然这样的剑灵定然更加任性妄为不受管教,可总比那个被层层情谊亲情紧缚的铜雀白衣要让他省心许多。
      一阵如天雷轰鸣般的巨大声响蓦然惊起,磬儿侧耳细细听了一会儿对着紫衣盈盈一拜,喜不自胜道:“君尊,暮云要胜了。”两股剑气的龙啸之声略有不同,远远听去,焉逢的剑气之龙已然有力竭之相。
      紫衣面上却是一片凝重,他紧抿着深色的薄唇一言不发的加快了步伐往剑气激荡的中心走,在磬儿刚要出声询问时猛的变了脸色再次化作流光疾驰而去。磬儿见状猜到该是轩辕剑出了事,不敢耽搁也使出火遁急急跟了上去。
      “暮云!”紫衣脚下一个踉跄,暴怒的冲着僵在原地的焉逢挥出一掌。
      焉逢虽然还处于他失手杀了他弟弟的茫然之中,但还是遵照着多年在战场上养成的本能抽回长戟翻身闪开紫衣失控的魔气。
      “暮云,你!”紫衣又气又急,半扶起暮云软倒在地的身体红着一双眼颤着手按在他胸腹处的伤处想替他止血。
      “义兄,你来了……”丝丝缕缕的剑身从他身体里溢出飘飘荡荡的涌向仍旧失着神的焉逢。他轻轻咳了一声,已经开始涣散的双眼里竟带上了几分少年时每一次做下恶作剧之后的调皮,他无意识的翘起了嘴角,问紫衣:“义兄,你生气了吗?”
      紫衣勉强扯出一个苍白的弧度,像是被伤到的是他自己一般忍着痛意回道:“生气。”
      暮云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心满意足的对着紫衣露出了一个紫衣怀念了许久的、总是惹得他不由得心软的、在他看来比值日金乌还明亮的总让他移不开眼的笑意。
      “为兄定会护你无事的。”紫衣勉强定了定神,用浓郁的近似于浓雾一般的魔气将渐渐失去生气的青年严密包裹好护在怀里后阴森怨毒的瞪了焉逢一眼挥袖离开,留下一片微渺淡若轻烟的紫气随风渐渐散去。
      磬儿没想到最后会成这般境地,神色复杂的看了几眼得了暮云半数剑气的焉逢,心有不甘的对横艾说:“看来这轩辕剑要被姐姐先拿到手了。”
      横艾对暮云的选择早有预料,现在也只是遗憾于紫衣的出手阻拦。她拦在焉逢身前挡住磬儿投去的视线敌意十足的说道:“你既然为了那个魔背叛了天女,就不要再唤我姐姐了。”
      磬儿索性不再与她做出一副和气的样子,冷哼一声嘲讽道:“不过是个称呼罢了,哪里值得你这般计较。天女此前夸赞你聪颖好学,我本来有些不服,现在看来确实是我比不上你。至少我可比不得姐姐这般竟能凭借一张口舌以情理大义说动一股剑气自甘命陨。”
      “轩辕剑是轩辕帝的佩剑,剑灵当如轩辕帝一般存浩然正气怜苍生疾苦,白衣阴冷残忍,如何能成为轩辕剑灵?”横艾伸手祭出炼妖壶面色不善的对磬儿说:“你助酋魔我本不该放你,看在多年姐妹情分上,只要你不再助酋魔滥杀无辜,我便放你一条生路。”
      磬儿掩唇娇笑数声,“放我一条生路?说的真是好大的威风。你以仙女自居处处与我说天规礼法,****好的到哪里去?你的手上又比我干净多少。”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2-03 13:04
        加油加油


        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8-02-03 14:04
          楼楼还有吗?


          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8-02-03 15:44
            加油加油加油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2-03 17:24
              更新更新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2-04 14:16
                弱弱的问一下还更吗?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2-04 18:41
                  今晚有文吗?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2-04 21:13
                    这篇文我已经都看完了,非常好看~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2-06 17:27
                      【紫白】竹下寸寸土(二)
                      当被焉逢吸纳着的猩红色剑气戛然而止的时候磬儿知道有些事终于脱离他们最初的预计了。轩辕剑没有出世,暮云没有死。他本该是要死的,她远远瞧见过他的伤,那该是要命的伤。
                      横艾的脸色很难看,她有些后悔没有在紫衣要带走白衣的时候拦他,哪怕只是拦下他一阵子也能耽搁他施救的时间让白衣今朝命陨。是她失算了,她没想到紫衣竟然放弃这般好的机会放着轩辕剑不要也要将那个已经没什么可用价值的白衣救下。
                      磬儿留下来本是想等轩辕合一,如今焉逢剑气仍不完整她也不愿继续和横艾相看两相厌下去,抱着琵琶转身化作一道赤光甚为从容的离开回了云舞阁。
                      “君尊。”磬儿果然在暮云的房间找到了紫衣。
                      紫衣看起来来有些疲惫,他支着额坐在床尾,另一手仍搭在暮云身上为他传送着精纯的魔气。
                      磬儿压着心里的急切和不安来回走了几步,纠结了半晌后还是忍不住试探着问道:“君尊,眼下可是轩辕剑合一的难得机会。现在焉逢已得了大半剑气,留着暮云.....”
                      “本尊说过了,轩辕剑的剑灵,只能是暮云。”
                      “君尊,”磬儿半是释然半是不甘,拧了一双细眉有些着恼道:“暮云不可能杀了焉逢的。暮云已经是废子,您又何必为了他多费功夫?”
                      紫衣按了按额角,语里有些不耐:“暮云的事本尊自有打算,这段时间,你多留心着焉逢的动静就是。”
                      “这段时间?”
                      “暮云伤的太重,在他醒来之前本尊走不开。”
                      磬儿没有再多言,她早就该料到最后会是这副光景的,从紫衣第一次明白地问她可否能在轩辕合一的时候保下暮云她就该想到执棋之人已然不能再安坐旁观置身事外了。只怪当时紫衣将心绪遮掩的太好,他吁叹是他着相了,于是她以为他罢手了、他也以为他自己不在意了。磬儿步态翩跹的离开了雕梁画栋的精致屋子,余光无意间瞥见与此处相隔不远的紫衣的寝殿时她有些说不清自己是想笑紫衣还是想笑自己,那么多显而易见的事情,怎么偏偏他们都没有察觉?
                      磬儿扫了眼自己手臂上的堕纹没来由地觉得有些解气。他引诱着她动了心以他的花言巧语,虽说钦慕一人本就是一厢情愿的事,可是清清楚楚的意识到对方对自己不曾有过半分真心后心里总是有些难以释怀。眼下可算好了,塞翁失马马失前蹄,这个以玩弄人心为乐的魔到头还是在长久的不管是虚情还是假意的关怀中把自己给赔了进去。真可惜,他心软的有些晚了,他放在心上护了那么久的义弟这次怕是真的要不认他了。
                      磬儿想到的紫衣自然也想得到,他看着苍白着脸色安静的睡着的暮云难得有些不知该如何是好。他自是舍不得他做了焉逢长戟下的亡魂,可轩辕剑合一势在必行,暮云对焉逢下不去手简直是要愁白了他的一头青发,或许他可以想到什么不伤及他们性命的法子,但是以暮云的性子.......他怕是不会再听他的话了。
                      自作自受,紫衣切身理解了留下这四个字的人的背后的泣血之声。本来还可以继续好好地与他一起下棋论剑,可以看他在焉逢那里受了气满心不忿的跑来与自己诉苦,可以在每一个自己无心安眠时等他主动敲响自己的房门对饮闲谈。现在倒好了,怕是在他心里,自己和他那便宜哥哥也没什么两样了。
                      紫衣见他睡得安稳莫名有些来气,自己对他不好吗?纵然瞒了他一些事情,可荣华富贵、滔天权势、纵容溺爱,但凡世人所求,自己哪一样没有给他?可他呢?为了一个失散了多年的哥哥,违逆了自己多少次?与自己置气了多少次?他放飞羽、保徐直、护焉逢,自己又哪一次与他真正计较过?紫衣狠狠瞪了一眼看起来显得分外无害的无辜睡颜,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克制着自己没有直接将人揪起来给晃醒了问他自己到底哪一点比不上他那个混账哥哥!
                      就会冲着本尊说义兄暮云知道错了求义兄饶了我,你怎么不去和你那好哥哥说你知道错了求他饶了你!任你惹了天大的麻烦本尊都没动过你,你倒是由着你哥哥对你要打要罚。你那稍有不顺心就和本尊甩脸子的脾气呢?除了闯祸,从来没见过你和本尊低声下气的说过话,本尊养了你这么久就是让你去飞羽那边忍气吞声的吗!
                      紫衣不记得自己这身子有胃疼的毛病,可现在却觉得胃朊那里有些不太舒服。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2-06 21:38
                        加油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2-07 06:08
                          加油楼主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02-08 02:22
                            催更催更,加油啊大大,喜欢紫白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2-09 08:49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02-09 17:18
                                【紫白】竹下寸寸土(三)
                                暮云一睡就睡了两天。他醒来时,是第三日的下午,午后的暖阳融融的从花窗里照进来熏得屋里暖洋洋的。
                                “醒了就把药吃了。”
                                暮云偏头朝着发出声音的方向看去,他的义兄正坐在窗下的硬塌上手里捧着一卷看起来很有些年头的绢帛。房间是熟悉的,醒来见到的人也是熟悉的,不熟悉的是熟悉的人的说话语调,暮云从没听过紫衣用那样不耐烦的语气和他说过话。
                                骗子!暮云忍着痛用力地哼了一声用力地把脸转到另一边。
                                紫衣本来还忍着火气一遍遍告诉自己暮云还伤着还需要休息还不能跟他生气,结果他倒好,醒来跟自己哼也就算了还不想看自己。自己辛辛苦苦不眠不休费了多大的力气才把他的命给救了,他连句义兄都不叫了!紫衣觉得简直不能再忍,一步一步气场十足的走到了暮云的塌边毫不客气的坐下冷声道:“你的礼数都到哪里去了?别以为你现在伤着,为兄就不敢罚你!”
                                暮云腾的一下坐起来了,也憋着火和紫衣喊:“不敢伤我?那你要我去杀焉逢的时候怎么就不怕我被他给伤了!”
                                紫衣一听他还记着那个焉逢觉得被他气得简直要失了理智险险就要失控的给他一巴掌了,他气极反笑攥着暮云的下巴厉声质问道:“你在他那里受的伤哪一次不是你自己找的?哪一次不是你不听话擅自行动主动送上门去的?哪一次不是你处处手下留情由着他伤了你的?为兄费尽心思布了几十年的局被你毁了为兄都没说什么,你反而还有理了!”
                                “你费尽心思布了几十年的局就是把我当做一个玩偶!”暮云被紫衣捏的下巴生疼,试了半天挣扎不开没过脑子的就想伸手打开紫衣力气格外大的手。
                                “暮云!”紫衣咬牙切齿的吼着暮云的名字。都说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古人真是诚不欺我,不过几天不见就反了天了敢和自己动手了!
                                “你放开我!疼!”暮云眼里氲起了雾气,在心里又气又委屈的想着:你果然只是把我当做一个玩偶!你再也不是我的义兄了!我伤口都裂开了你不但不问我疼不疼还吼我!我不要再继续留在云舞阁了!
                                紫衣一听暮云喊疼慌忙松开了手,战战兢兢的扶着人躺好后就急急传了侍者请医师,自己则小心地挪开搭在暮云身上的薄衾查看伤口,一见白衣又被血染红,顿时满心的懊悔心疼暗恨自己这个暴脾气控制不住又把人给弄伤了。
                                什么叫不知收敛?什么叫得寸进尺?暮云一见紫衣顾不上和他生气更来劲儿了,也不喊疼了,继续梗着脖子和紫衣吵:“你什么都不告诉我,你把我当做一个牵线玩偶!你说你永远不会背弃我,但你还是不要我了!你和焉逢一样都是骗子,大骗子!你比焉逢还过分!”
                                紫衣被暮云的伤给吓的半点火气也没了,静下心再看暮云这副怎么看怎么像是被没收了糖果的小孩子在撒泼耍无赖的样子只觉得好笑的很。于是只饶有兴趣的抄手对他说:“继续骂,为兄倒是要听听你还能再数落为兄些什么。”
                                暮云本来刚醒也没什么精神,一看紫衣这副悠闲的样子也有些气不动了,于是只很不高兴的嘟了嘴再次恶狠狠的骂了一句大骗子就抽着气可怜巴巴往被子里缩了缩僵着身子专心忍痛了。
                                “君尊。”被侍者带着一路飞奔的医师累的直喘气,双腿打飘的进了屋和紫衣行礼。
                                “他伤口裂了,你替他包扎一下。”
                                医师看着衣襟上的一大片血迹只能在心里无奈的感慨着不愧是铜雀的白衣尊者精神这么好才醒来就能把伤给扯成这个样子一般人此时应该还躺在床上动不了呢。
                                “君尊,尊者的伤口有些深,臣建议还是继续用些止血效果好的药粉敷用。”医师很为难,这么重的伤他们当初可是被平原王死命逼着拼尽了太医院全院的本事才勉强给治好的,这不好好养着,万一再出了个好歹真的只能叫平原王拿他们的命给白衣尊者续命了呀。偏偏这平原王不体恤他们疾苦,稀奇古怪的要求特别多,什么药水不能特别苦,什么药粉不能特别疼,什么掺了什么药的药不能用白衣尊者不喜欢等等,平原王,您还记不记得这是在救命呢!
                                特别好用的止血药通常来说十瓶有十一瓶用起来都会特别疼。暮云好歹也算是刀光剑影里走的人,这些常识他还是懂的。所以当他听到医师要用止血效果特别好的药时第一反应就是冲着紫衣嚷:“义兄,我不要用那些药!”
                                紫衣听他这声义兄觉得心里特别不是滋味。有事要求本尊了才记起本尊是你义兄了?方才干嘛去了?于是他只斜眼瞥了他一眼就声音冷酷的对医师说:“你看着用就是,务必将他的伤尽快治好了。”
                                “有些药与君尊之前所要求的略有出入......”
                                “无妨,救命要紧。”
                                “义兄!”要不是紫衣眼疾手快将人给摁住了,暮云现在该是又不知死活地爬起来了。
                                “你给本尊老实的躺好了!”紫衣额角直跳,对他的不知轻重简直是气急败坏。
                                暮云深深吸了几口气狠命憋着泪意不愿不争气的当着外人的面就哭鼻子,他现在伤口一点都不疼了,心口疼。他刚刚听到什么了?本尊?义兄你竟然自称本尊?你到底还要不要你的义弟了!你竟然不管我还疼着呢就允许医师给我用会让伤口更疼的药,你知不知道你这样一定会失去我的!义兄,你这个骗子!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02-09 22:12
                                  还有吗?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02-09 23:44
                                    【紫白】竹下寸寸土(四)
                                    紫衣头一次反省自己放任暮云堕入魔障是不是做错了......他看着放在床头冷了第三回的药愈发怀念起以前那个总喜欢穿白色衣裳虽然不喜欢苦味但是只要自己端来就一定会捏着鼻子乖乖喝下去的真·乖巧·不用操心·义弟。紫衣拿起冷茶喝了一口,无可奈何的招来侍女让她再换一盅热药来。
                                    “我说了我不喝。”暮云捂着伤侧着身缩在塌的最里面以一双充满戒心的双眼如临大敌的盯着坐在塌前小凳上的紫衣。
                                    紫衣头疼的捏了捏鼻梁,耐着性子再次温声劝道:“暮云,喝了药你的伤才能好。只要你把药喝了,你想要什么为兄都替你取来。你莫要再胡闹了,听话。”
                                    暮云冷笑一声,用紫衣以前绝对没有领会过的伶俐口舌回道:“我想要我的剑气,你能现在就给我吗?我不听话又怎样?你是不是就要把我绑起来了?”
                                    紫衣被问的满心郁结,很是无力的与他说:“为兄怎么可能把你绑起来,剑气的事为兄已有了头绪不会便宜焉逢。你与为兄置气无妨,何苦要跟你自己过不去?”
                                    暮云咧嘴一笑,“我哪里是跟我自己过不去,我可是一心一意跟义兄你过不去呢。我要是现在死了,轩辕剑就没了。你们谁也得不到轩辕剑,皆大欢喜。”
                                    紫衣听他说完脸色已然是相当的难看,他阴沉着脸站起身居高临下的俯视抱恙在身却嚣张的可以的人简直是被气得非常可以。他活了这么些年,还从未有人敢如此不知死活地挑衅他,如今可算是遇见一个不怕死的吃了熊心豹子胆的人敢这般激怒他,他却偏偏拿这个人毫无办法。他狠狠攥紧了拳头忍了又忍,终是忍不住的向着暮云含怒劈出了一掌。
                                    一震巨响。
                                    暮云眨了眨眼睛,拿眼角小心翼翼地去看被紫衣打的粉碎的半张床榻,又小心翼翼地看了看仅供自己容身的巴掌大的还能安稳立在原地的.....木板,有些底虚的不敢说话了。
                                    “君、君尊,药好了。”侍女被吓得哆哆嗦嗦话都说不清了。
                                    紫衣看暮云一副被吓傻了的样子觉得浑身都舒畅多了,雨过天晴的换作了他贯有的从容优雅的矜贵神情高傲地吩咐侍女,“喂他喝药。”
                                    暮云咽了咽口水,清了清嗓子,正重新鼓起了勇气要继续和紫衣斗争到底时,本就处境危险的木板架不住他乱动“哐当”一声散了,暮云这张陪伴了他有些年头的软塌到这里为止算是彻底报废了。
                                    暮云躺在一地的木渣碎屑中半天缓不过神,痴痴傻傻的望着房顶不懂为什么他忽然就摔在了地上。一旁紫衣见他这副狼狈样子险些笑出声来,忍了半天才勉强做出若无其事的样子与他说:“快把药喝了,这个时间用药已经有些迟了。”
                                    暮云的眼里缓缓有了焦距,看着在一旁站着的紫衣忽然就红了眼眶,顾不得一旁端着药的侍女冲着紫衣委屈至极的喊了一声:“义兄,疼!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02-12 16:46
                                      叫你作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02-12 17:09
                                        楼楼,又两天了,再更一点吧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02-14 11:38
                                          【紫白】竹下寸寸土(五)
                                          紫衣不管满地狼藉,蹲下身含着笑问:“摔疼了还是伤口疼?”
                                          暮云一看紫衣还在笑登时觉得满心酸楚,看我难受你很开怀是吧?你就笑吧,笑吧笑吧笑吧!你以后就心疼你的轩辕剑吧,你不要再管我了!暮云含着泪拧过身又拿后背对着紫衣了。
                                          紫衣觉得自己可能是养了一个活宝,唔,可能是个比活宝还难伺候的小祖宗。他费了好大的力气才让自己看起来不是那么的欢乐,拍了拍他的肩尽可能和善对他说:“哪里疼了?让为兄瞧瞧。”
                                          “哪里都不疼,不要你管我。”暮云很有骨气的看都没看紫衣一眼。
                                          紫衣不笑了,冲着侍女摊开一只手道:“药留下,你出去。”
                                          暮云一听紫衣的语气又不对了心里一凉头皮一麻,本着敌不动我不动的原则决定采用坐以待......不不不,是以静制动的无双妙计,捂着伤闭着眼躺在破木板上誓要与对他不好的骗子义兄顽强抗争下去。
                                          “暮云,本尊希望同样的话你不要再让为兄与你重复第十一遍了。”
                                          暮云微微一动。
                                          “你尽可以试试把这最后一碗还热着的药打翻了会怎么样。”
                                          暮云恶狠狠的回头瞪紫衣,皮笑肉不笑的与他说:“君尊倒是说说要把我这个不听话的玩偶怎么样?下狱?用刑?送法场?还是关进寒冰水牢里?你不管我的死活了?”
                                          紫衣略一挑眉,气定神闲的四处打量了一眼问他:“你说为兄把你这屋子里所有能供你栖身的物件全部毁了,如何?为兄瞧着你还是很喜欢在这青石地上安歇的。”说完随手一挥,离这里不远的安置在窗下的唯二可供人休憩的硬塌也轰然倒塌。长本事了啊,敢称本尊君尊?真是惯坏你了。
                                          “你!”暮云气急,那可是他最喜欢的一张金丝楠木方榻!是他以前费了好大的力气才从苍梧那里运回来的!除了紫衣偶尔来坐坐,他自己都舍不得坐的!“你竟然敢毁我的木塌!”
                                          紫衣佯作惊讶,“可为兄以为你更喜欢在地上。”
                                          暮云觉得焉逢的长戟怕是有毒,怎么他一觉醒来世界都变了?那个不管是何居心吧但至少对他真的是百依百顺处处维护的义兄哪里去了?从他醒来开始,对自己没好脸色忍了,不管自己险些被医师搞死认了,现在竟然还对着自己最喜欢的物件下毒手了?!竟然!
                                          “你今天毁我木塌,你明天是不是就要毁了我了!”暮云被紫衣摁在地上爬不起来,只能没什么气势有气无力的和紫衣咆哮。
                                          “为兄要毁你早就毁了,还能忍你到现在?你说,喝不喝药。”紫衣阴冷的笑着,一副你不答应就强灌下去的阵仗。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个道理暮云还是懂的,于是他忍辱负重的说:“喝药可以,但东西你得赔我。我要你赔我和我那张一模一样木塌。”
                                          紫衣慈祥的说道,“这些都是小事,好说。”
                                          “君尊眼里的小事,对我来说可是大事!”
                                          紫衣将人半扶起来二话不说毫不怜惜的先灌了半碗药下去,在暮云险险要被呛死时住了手,问他:“你方才称为兄什么?”
                                          暮云可怜巴巴地唤了一声义兄,收起了一身的刺凄凄惨惨戚戚道:“义兄,暮云知道错了.......”
                                          大魔头伸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背,心满意足的用与方截然不同的动作温柔地喂他喝完了剩下的半碗药。
                                          “做错事就该收罚,这次的甜水没有了,你若听话,下次给你花蜜吃。”
                                          纵然是成功进化成了没什么怕没什么在意的心魔云,在刚刚领教过了紫衣的心狠手辣后此时也没胆子再忤逆紫衣了,于是心魔云只好间接性的转化到白衣云模式冲着紫衣乖乖的点了点头。
                                          紫衣甚为欣慰,揉了揉他的发顶道:“合你心意的木塌一时半会儿还送不来呢,你就先随为兄去为兄的含愚殿歇息吧。”
                                          “那义兄歇在何处呢?”若是世界没有变的太厉害,他义兄的寝殿内除了他的圆形软床外该是没有别的有相同功能的物件了。
                                          “为兄不需像凡人那般要夜夜安眠的。”紫衣转过身笑着对勉力支着身坐在地上的幼弟说:“上来,为兄背你回去。”
                                          眼前的一幕和前些日子焉逢救他从尧汉大牢里出来时惊人的相似,他记得焉逢也是带着笑和他说:上来,我背你。
                                          暮云抿紧了唇一言不发的伏在紫衣的背上,觉得心里有些难受。
                                          “伤好之前你最好老实些,不然为兄就把你扔回你的屋子里让你睡木板,记住了?”很难相信骁月的平原王、铜雀的紫衣尊者也会说这般像是小孩子过家家一样听起来有些好笑的威胁。
                                          “暮云记得了。”还是有什么不一样的,暮云安静的看着紫衣的侧颜想着。不管什么时候,他总是可以在紫衣这里找到他的容身之处的。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02-15 13:55
                                            更新


                                            回复
                                            举报|31楼2018-02-16 11:04
                                              更新,加油


                                              回复
                                              举报|32楼2018-02-16 11:04
                                                【紫白】竹下寸寸土(六)
                                                暮云百无聊赖的在含愚殿住了小半月,摸了摸已经不怎么痛的伤口,打定主意要等紫衣从宫里回来后和他摊牌。说好了只要他好好养伤他要什么就给什么呢?剑气没有,花蜜没有,连房间都没有了。我的屋子是你想不开给砸了的,你难道不应该给我按着我喜欢的样子重新归置好了吗?天天把我关在你的寝殿也就算了,有事没事还威胁我让我回我屋子里睡地板。睡地板就睡地板,你把我的封日冥泉剑给藏起来算怎么回事!
                                                磬儿一进来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坐在地上面若寒霜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又不听紫衣的话好好养伤的骁月头一个不好相与的人。她按下满心的沧桑,努力的堆起笑脸跟他说:“这又如何不痛快了?”
                                                暮云凉凉的问:“你来干什么。”
                                                “侍女跟我说你自己出了寝殿,她们不敢跟着,就去请我让我来看看。我方才在云舞阁里找了一圈没找到,原来你已经回来了。”
                                                暮云扶着床沿站起拍了拍衣摆,越过磬儿就要往外走。步至磬儿身边时停了一下侧头对她说:“你来也好,正好替我告诉我义兄我要去找焉逢了。”
                                                磬儿顿时花容失色,忙拦在暮云面前问他:“你要去找焉逢?”磬儿几乎要指着暮云的鼻子破口大骂了,还去找焉逢?还去送死啊!你当你自己是有九条命的猫啊一次没死成还要再试一次?你可能不能长点心别瞎折腾了啊!
                                                “你让开。”暮云微拧了眉头很是不满她挡在自己面前,要不是看在义兄的面子上,就因她与那个横艾的关系他也不会叫她好过。
                                                “你要去尧汉?”正当磬儿急的不知该如何是好时紫衣总算是回来了,他微扬了头示意磬儿去做事,转头气场全开的逼近了暮云,肃声问:“你去尧汉做什么。”
                                                暮云对现在这个不复以往温柔宽厚的义兄心里很是犯怵,也不敢像前些天刚醒来时那样和他犟,微垂了头嘟囔道:“我要去拿回我的剑气。”
                                                紫衣上下打量了他一眼,张口就是一句训斥:“就你现在这样能杀得了谁?怕是连你那混账哥哥的面都没见就叫飞羽把你处置了。”
                                                暮云不服气的抬头回嘴道:“就凭他们?要不是我手下留情连那个横艾也不是我的对手。我现在虽没了大半剑气,但杀飞羽也不是难事。”
                                                紫衣多眼不想看他,径自进了寝殿。
                                                暮云咬了下唇,不情不愿的跟上去,“我要剑气,你说了要给我取回来的。你总不会又是在哄我吧。”说到这里暮云的表情顿时有些扭曲,盯着紫衣的一双水波滟滟的鹿眼里“嗖”地腾起一撮小火苗来。
                                                紫衣拍了拍身边的位置示意他坐下来,带着笑与他说:“为兄怎么可能会骗你呢?那是你的东西,为兄是一定要替你要回来的。”
                                                暮云挪了两步坐过去,满脸的不信任:“封日冥泉剑也是我的,你又什么时候还我?”
                                                “待你伤好自然就还你了。”
                                                “我已经好了。”
                                                “再养几日。”
                                                暮云气鼓鼓地瞪他,“你就是不愿还我!”
                                                紫衣知道在封日冥泉这件事上跟他是说不通了,于是换了一个他更感兴趣的话题道:“为兄问你,若焉逢还是要拿轩辕剑,你将如何?还如上次一般将剑让与他吗?”
                                                暮云果然不再跟紫衣纠结封日冥泉的事情,听了这话冷下眉眼说不出是悲是痛的咬牙道:“让与他?让他再杀我一次吗?”
                                                紫衣隐晦一笑,不动声色的再问:“那你会杀了他报仇吗?”
                                                暮云嗤笑了一声,微眯了眼问紫衣:“我为何要杀他?我又有何仇要与他报?不过是我自己痴傻想不开罢了,能怨何人?倒是义兄这般盼着我去杀了焉逢,是希望早日取得轩辕剑吗?”
                                                紫衣唔了一声,撩起眼皮百无聊赖的与他说:“每次为兄一与你提起焉逢你就质问为兄是不是急着取那轩辕剑,依为兄看,你还是对你那混账哥哥心有不忍。”
                                                暮云哼了一声,要笑不笑的回道:“我是不是对他心有不忍是我的事,倒是义兄你,你要轩辕剑还是要我?”
                                                紫衣头疼的锤了锤额头,“你就是轩辕剑。”
                                                暮云勾了勾嘴角,面无表情道:“我才不是那劳什子的轩辕剑。”
                                                紫衣长声而叹,反问他:“那你是要把这剑给焉逢还是给为兄?”
                                                暮云猛地站起身就要走。
                                                “暮云,”紫衣无可奈何的伸手抓住他又闹在脾气的幼弟一只手臂道:“为兄是要轩辕剑,却也不急着要拿到轩辕剑。”
                                                暮云偏过头看他。
                                                “左右都等了几百年了,你若不愿,为兄再多等个几十年就是了。”紫衣的目光是柔和的,是暮云这许多年看管了的。
                                                暮云费了好大的力气才让他的嘴角看起来翘的不是很明显,动作轻快地拨开了紫衣抓着他的手说:“义兄,你放手,我要去拿石榴。”
                                                门外,一个侍女托着一个漆盘垂目而立,漆盘里盛着的赫然是一碗被剥好的红宝石一样的石榴籽。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8-02-18 16:43
                                                  让紫衣赶紧把剑气拿回来给暮云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8-02-18 17:21
                                                    更新更新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8-02-18 18: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