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红吧 关注:38,663贴子:207,224

【原创】不负关山 (霸道帝王贺天攻×软糯傲娇毛毛受)甜文he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贺天是实力最强的国家的帝君,毛毛是代替王子和亲的小美人,贺天嘴上说着不在意,却慢慢动了心。毛毛单纯敏感喜欢贺天想藏着掖着但藏不住,最后两人甜蜜牵手在一起的故事。
甜甜甜,走感情线,会虐一点点。放心吃糖。
微博会先更 如果喜欢可以关注我一下吗
微博名字是 月亮冲出太阳系


回复
1楼2018-02-02 00:01
    1

    遥遥雪乡,美人如玉。
    肤若凝脂,唇似醇澧。
    琼眸盛水,香腮墨云。
    如花笑靥,似水柔情。
    君子逑之,不负真心。
    这首童谣在茂央大地上流传甚广,上到古稀老妪,下至黄发孩童,人人皆对这首歌谣耳熟能详,人人皆知边陲雪国多美人,一颦一笑惑尽天下人心。
    苍国是茂央大地上最强盛的帝国,苍国上一任帝君野心勃勃,在位五十年间以迅猛之势吞并周边八大列国,其间雪国见形势不妙,派遣使者前往苍国东都献礼示好,并送楚熙公主前往苍国和亲,终换得雪国四十余年国泰民安。
    楚熙公主与苍国帝君诞下两子,名为贺呈与贺天。而夫妻俩一生恩爱,苍国帝君也未再迎娶他人,留下一段旷世佳话。
    去岁苍国新任帝君贺天即位,竟想不到天子立威,要拿雪国开刀。
    雪国国君紧锁眉头望向面前肃立的几位心腹之臣,又重重叹了口气,缓缓开口道:“苍国帝君指明要二王子前往东都和亲,这该如何是好?二王子不过十七岁,又体弱多病,新帝君风流成形不说,况且自古以来哪里有过王子去和亲,更别说帝君连个像样的名分都不给,这,这,这岂不是把堂堂王子当做那……”
    书房里一片寂静,众人眉头紧锁,面色凝重。
    一人拱手道:“陛下,可否在国内再寻一美人,替二王子前往苍国?”
    此话一出,众人皆议论纷纷。
    “可万一帝君认出,这岂不是将雪国至于将倾之悬崖?”
    “苍国帝君的要求实在过分,本就是想寻个由头讨伐我雪国,我们送二王子前去,是使皇家血脉蒙耻,若置之不理,恐怕来日兵临城下,雪国将是生灵涂炭啊!”
    “陛下,臣觉得这个这个方法妥当,二王子自小体弱多病,见过他的人不多,而且雪国美人众多,找到一貌美男子替王子前往,既保住皇家尊严,又让苍国无话可说。”
    国君看着争吵的臣子,向后摊在椅子上有些脱力,他想着自己十七岁的儿子,又在心里描摹雪国的山河,第一次觉得这样无奈。
    他一抬手,说话声戛然而止:“黎卿留下,你们先退下吧。”
    等到其他人无声地出去后,书房内只剩君臣二人,一人坐在花纹繁复的沉木椅子中揉着眉心,一人躬身站在书桌前,都不发一言。
    “陛下,此事不可久拖”良久,那位大臣拱手说道,把头深深低了下去。
    国军想再三权衡,此时此刻难以多想,下定决心:“那此事交给你,王子与雪国,本王都不想失去。”
    那大臣心跳快了几拍,压低声音回道:“臣明白。”

    雪国偏南的边境上有一个小小的村子,户数不多,街坊邻里都互相认识,平日里一年也难得见到几个人前来拜访,今日却有一辆颇为豪华的马车进了村,还带了好些身穿短甲的雪国兵士来。村里人都图个新鲜想出来凑个热闹,没想到都被那些士兵赶回了家里,说是前来搜捕逃犯,要挨家挨户地搜查,一时间弄得人心惶惶。
    村北的莫家小院里,莫关山正半跪在床前喂母亲喝药,突然响起一顿轰隆隆的敲门声,仿佛要把门砸开似的,莫关山手一抖,差点把药洒在床上。
    莫母也被呛到,剧烈地咳嗽起来,还把刚刚含在嘴里的药吐出了大半。
    莫关山把碗放到一边,赶紧帮她顺了顺气。
    “关山……有人敲门,咳,咳……你去看看……是谁……咳咳……”莫母从满是补丁的棉被里伸出一只枯槁的手碰了碰莫关山的肩膀。
    “娘,你歇着,我看看去。”
    说完莫关山起身走到院子里,外面敲门声一直没断过,砰砰砰的声音砸得人耳膜疼。
    莫关山没好气地说:“谁呀?”他拉开门栓,外面的人又没卸力把门一推,他躲闪不及被门撞到了地上。
    “嘶……”要不是他反应快用手撑住,不然现在遭殃的不仅是他的屁股,恐怕后脑勺也得留个大包。
    “你们谁啊?”看着涌进来的穿着官兵服饰的士兵,莫关山心下一沉,几乎瞬间想到了他被关在牢里的父亲,一时间脑袋里只有一个念头:他父亲是不是逃跑了!
    莫关山仿佛被定住一样坐在地上一动不动,他现在脑袋里一片空白,又仿佛闪过很多想法,但一个都没有抓住。
    门外的马车上有人缓缓扶着旁边侍从的手走下来,他缓缓走进莫家小院后,身后的人把门轻轻地掩上。
    那人罩着一件泛光的雪稠披风,袖子边上滚着一卷卷翻腾的白浪,素雅中隐隐透出贵气。
    莫关山抬起头,发现眼前的人围着一块白色的面纱,只露出一双形状妩媚的桃花眼。他满心疑惑,这人看起来非富即贵,就算是他父亲从狱中逃跑,这种事也不应该由这样的人亲自来管。
    站着的人眯着眼睛细细打量着莫关山。眼前坐在地上的少年抬头望着他,一头红中偏橘色的头发被懒散地束在脑后,有几缕搭在胜雪的肌肤上,却不显得凌乱。他细细的眉微微皱起,杏核眼的眼尾处向上挑,堆起一番难以言说的娇艳风情,水光潋滟的琼眸仿佛盛满了盛开的海棠,此时狠狠盯着眼前的人,又像全身炸毛进入警戒状态的小兽。少年鼻根挺拔,鼻尖翘起一个弧度,显得整个人既活泼又青涩,一张鲜红的唇紧紧抿着,像美人轻轻咬一口樱桃后不小心粘在指尖的红,艳丽得不得了。
    不错,称得上倾城之姿。
    莫关山被那人打量得浑身不舒服,心中虽然还是害怕,但也鼓起勇气冲撞了一句:“到底找我们有什么事!”
    他撑着一旁劈柴坐的石凳站起来,努力摆出一副浑身是刺的模样。
    那人戴着面纱,莫关山明明看不清楚他的表情,但他就觉得他笑了一下,笑他的装模作样。
    正在莫关山小胸膛里的鼓打得砰砰作响的时候,那人发话了:“的确是个美人。”
    莫关山仿佛被人轻薄了一般,耳尖都红了,他正气鼓鼓地盯着那人,但那人接下来的话却令他严肃起来。
    “你的父亲还在牢中,你的母亲还在病重,你每天在村里教些孩子也拿不到多少薪酬,不说治好你母亲的病了,补贴家用都算勉强。你的父亲与人争执中失手将人打死,今年年一过就要杀头了。我有一个法子,不仅能免你父亲的牢狱之灾,而且能给你母亲请最好的郎中用最好的药,这个法子很简单,就要看你的意思。”那人没问莫关山愿不愿意,继续说了一句,“还能保你一生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莫关山紧紧皱着眉头不说话,说实话,他是真的心动了,他自己吃苦倒不要紧,但自从父亲锒铛入狱后,母亲一病不起,他有时候也想过,自己别的没有,这副皮囊确实能入眼,把自己卖给富人到府中做个书童还能给母亲赚些药钱,可想着母亲没人照顾,他又不放心,所以仗着自己念了好几年书,就在村里私塾教教孩子们念书,但确实每月赚不了几个钱。
    “什么法子,你说说看。”
    那人看了他一会儿,才慢慢说道:“替雪国二王子,前往苍国和亲。”不管莫关山脸上震惊的表情,他又加了一句:“说是问你的意思,但你没有别的选择。”
    莫关山心头大震,他从小生活在这边陲小镇,关于都城里流传的宫闱秘史一概不知,但此时居然与皇家产生了直接关联。和亲?二王子是男子,如何和亲?
    他猛然抬眸看向那人,见那人还是一派平静,心中渐渐沉寂下来,的确,要王子和亲,又是那样强势的国家,必然是不会让这和亲的人好过的。
    屋里莫母听见莫关山在院子里好像在和什么人说话,迟迟没有进来,想着刚刚似乎听见很多人跑进来,心中担心得紧,强撑着起床走到屋门口,见满院子面无表情的士兵和院子中间那个站在莫关山面前一身贵气的人, 惶惶地唤了一声:“关山……”
    莫关山回头,轻轻说了句:“娘,别出来,进去吧。”然后转过头对那人说:“我答应你,但你必须保证我父母能活的很好。”
    那双剪水眸透着一股决绝,上下密密的睫毛倒影在其中,蒙着面纱的人想,这双眼睛,拿来传情会更漂亮。


    收起回复
    2楼2018-02-02 00:02
      如果有朋友喜欢 可以吱一声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2-02 00:14
        dd已收藏等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2-02 01:01
          喜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2-02 01:17
            不错不错!很好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2-02 09:43
              今天下午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2-02 10:52
                喜欢!!! 好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2-02 11:19
                  楼楼求更新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2-02 12:05
                    2

                    过了足足两月,和亲的队伍才从雪国动身。雪国国君为此次二王子的婚事花了大力气,陪嫁了无数奇珍异宝,又在全国范围内选了十个美婢,跟着一同前往苍国。
                    二王子出城那天,全城的百姓都聚集在城道两侧,个个伸长了脖子,想一览二王子皇家真容。皇宫宫门洞开,禁军肃立在道路两侧为结亲队伍开道,不知是哪个骑在大人头上的孩童脆脆地喊了一声:“来了来了!”果真见一队身着绸缎的侍从簇拥着一大数小的马车从皇宫缓缓走出。
                    就在那间最大的马车里,莫关山穿着天青色的绸缎内衬,外罩一件素色的纱衣,有些拘束地坐着,偷偷把窗帘掀开一个缝隙往外边望去,外边是黑压压的人头和一张张或惊讶或艳羡的脸。
                    他轻轻放下帘子,面露戚戚之色。
                    自己走后,不知娘亲和爹爹……
                    他相信雪国皇室还不至于对一个普通老百姓言而无信,更何况自己帮了他们那么大一个忙。纵使知道父母能一切安好,但一想到从此可能再不相见,莫关山还是舌根发苦。
                    这两个月,他都在宫里学习苍国礼仪,以及模仿贵族仪态,努力成为雪国二王子——莫岑夕。
                    虽然他对这样刻意模仿的作态实在打心里抵触,但日日练习下来,现在的举手投足间,不说尊贵雍华,倒也颇有几分贵公子的淡定从容。除此之外,莫关山还被领着读背了许多书,为的就是往后面圣时帝君提起风雅诗书,自己能应和两句,不至于暴露乡野之民的身份。
                    莫关山本来一直想不通,雪国美人名扬天下,拥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之姿者不在少数,虽然旁人总说自己有倾城之姿,但也在雪国样貌也不算最上层,若想找一个美人替二王子前往苍国讨苍国帝君欢心,何不找一个极致美艳的男子前去,又为何要到边陲小镇把自己捉住呢?难道就因为自己与皇族同一个姓?
                    直到莫关山在宫中不小心看见画师为二王子画的肖像时,才恍然大悟。
                    二王子凝苏清冷之姿的确世间罕见,仿佛失足坠落凡间的绝尘仙子,眉眼间尽是收敛不住的淡漠。但这样如仙的人,却有一头,火红色的及腰的秀发。
                    莫关山低头陷入悲伤的情绪中,马车外的喧嚣声鼓乐声他听得模模糊糊,手轻抬掐起散落在胸前的头发,热烈的红色在莹白的指尖显得更加妖艳,这究竟是福是祸呢,莫关山小声说着。

                    车队行进速度很快,不到半月就已经抵达苍国都城东都。来的路上莫关山总是沉默着,同行的十个美人见二王子不管,便日日闹腾,都盼望着自己能被苍国帝君看上,一步青云,享尽荣华。
                    有肱骨大臣率领皇城禁军在城外三十里迎接,莫关山不用露面,在马车里窝着打着瞌睡,直到到了内宫门口,侍从在外高声道:“内宫不得行车,请雪国二王子及随侍下车进入。”
                    莫关山下了马车,跟着引路的人进入内宫,一群人走在宫道上,却没有发出一点稍大的声响。
                    用上好的朱漆刷过的红墙,墙上璀璨流光的琉璃瓦,飞檐翘角,奢华雍容,但寂静得像一座坟墓。
                    莫关山以为自己一辈子都要葬在这里。
                    连日舟车劳顿,还要听教习嬷嬷介绍帝君的喜好和宫里的规矩,莫关山可以说是一句话都没有听进去。
                    “……此处就是兰芷汀,王子就在这里安顿下,有什么事招呼奴才们就是。”
                    见莫关山垂眼点了点头,那个嬷嬷又回身对花枝招展的美人们说:“十位姑娘请随我来。”又喊住想跟着莫关山进兰芷汀的两个丫鬟,“你们也跟我来。”
                    莫关山一个人进了兰芷汀,他看着满院跪着的苍国皇宫里的丫鬟小厮,疲惫地挥了挥手,说道:“起来吧。”
                    众人应声而起,把他迎入殿中,为他更衣洗漱。
                    完毕之后,莫关山实在累极,倒在床上就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与周公会面时脑海里还沉沉想着:是怕他来当细作吗,雪国的人竟一个也不能留在身边……

                    感觉有一只温暖的大手抚他的脸,又刷过他的眼睫,莫关山在半梦半醒间觉得痒,嘟囔了一句:“走开……”
                    苍国帝君贺天在书房里听到来人汇报雪国王子被接进宫中,他也不急,仍把桌上奏折批完,才往兰芷汀这边来。
                    一进院,兰芷汀的小太监就告诉他王子正在睡觉,贺天微微挑眉,刚刚入宫,不等着面圣,反而自己先睡,看来这雪国王子早把学了的礼仪抛在脑后了。
                    有趣。
                    院里的人见着贺天想匆忙行礼,贺天抬抬手表示别出声,他倒不是有多怜香惜玉,只是像多了一只宠物一般,充满了新鲜感。
                    贺天身高腿长,几步跨进内室,就看到层层床帏后模模糊糊的人影。
                    站在床边的丫鬟赶紧利落地把帘子拉起来挂上,贺天直接坐在床边,玩味地打量着床上的莫关山。
                    莫关山歪头睡在枕头上,红色的长发随意披散着,莹白泛粉的脸蛋显得十分可爱,一双细细的眉舒展开来,往下就是秀挺的鼻和像小刷子一般的睫毛,睡梦中的莫关山嘴巴轻轻嘟着,像一颗已经熟透的樱桃。再往下,从被褥里露出一小截白皙的脖颈,那片雪肌像猫爪子似的,有意无意撩着人。
                    果真尤物。贺天看了一会儿后下此评价。
                    贺天伸手摸了摸他的脸,滑腻软嫩,触感极好。贺天又摸了两把,那人儿却像要醒过来一样,眉头轻轻蹙起一个小包,睫毛颤得像蝴蝶振翅,还软软娇吟一声:“别动……”
                    贺天露出笑来,凌厉的五官显得柔和不少。
                    真有意思。这雪国二王子没被养得高贵优雅,反而像平常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2-02 15:47
                      反而像平常人家被宠着的公子,白白嫩嫩的,跟个包子似的。
                      莫关山与周公依依不舍地作别,缓缓睁开眼睛,正想看是谁打扰他睡觉,视线慢慢聚焦后,突然对上一双深不见底的黑眸。
                      贺天见他呆愣愣的样子,戏弄道:“不会叫人?”
                      莫关山见床前那人剑眉星目,一双狭长的凤眼很是威严,又见他玄色衣袍领子上用金线勾了龙纹,一时间脑袋一片空白,学过的礼节,该怎样称呼全都忘了个一干二净。
                      只想着自己是装成二王子来嫁给苍国帝君的。
                      于是贺天看着床上那团包子从疑惑到恍然,有些犹豫和不确定,但最后还是下定决心,小心翼翼地、带着颤音软软地唤道:
                      “夫君?……”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2-02 15:49
                        第一!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2-02 16:39
                          我会争取日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2-02 18:22
                            那个我再宣传一下我的微博 月亮冲出太阳系
                            希望大家可以多多关注我~
                            之后开车的部分会在微博上发长图的(๑ˊ͈ᐞˋ͈)ƅ̋

                            (而且还可以与我欢快玩耍……)
                            谢谢大家喜欢~每次看到你们的留言就会很开心很开心 然后就会有动力码字
                            再一次鞠躬感谢ε٩(๑> ₃ <)۶ з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2-02 20:22
                              特别特别赞\(≧▽≦)/,给会写文的小姐姐打call!
                              希望可以一直更下去( •̀∀•́ )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2-02 22:21
                                楼楼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02-02 23:26
                                  写的好棒楼楼加油 抢个地板


                                  回复
                                  17楼2018-02-03 09:35
                                    好看希望速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02-03 14:4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02-03 14:46
                                        加油(ง •̀_•́)ง很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02-03 14:48
                                          今天会晚一点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02-03 20:44
                                            坐等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02-03 21:30
                                              等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02-03 21:3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02-03 23:43
                                                  3

                                                  一直到丫鬟们为莫关山和贺天在小桌上布好菜,莫关山的脸颊都是通红的。他一想起刚刚醒来时迷迷糊糊叫的那声夫君,就羞愤得想要马上冲出宫门,又想到帝君方才玩味地坏笑,干脆纵身跳入护城河算了。
                                                  贺天坐在小桌对面,好整以暇地看着莫关山。见那人低着头,脸上的红霞快要和发色混在一起,贺天莫名觉得像刚刚抱回来的小奶狗,遮遮掩掩羞羞答答的,可爱得不得了
                                                  于是忍不住逗他:“睡饿了没,小娘子?”
                                                  好不容易稍稍平静下,莫关山那张莹白如玉的小脸又烧得跟天边的晚霞一般。
                                                  看着身旁的丫鬟低下头抿着嘴笑,莫关山浑身不自在,结结巴巴地说:“吃……吃饭。”
                                                  细眉一竖,杏眼一瞪,竟摆出一副凶巴巴的表情来。一瞬间又把表情收了回去,想着对面的人是苍国帝君,莫关山偷偷观察了一眼贺天的表情,见他还是笑着,缓缓松了口气。
                                                  贺天裂开嘴大笑,心道实在好玩,这雪国的二王子竟是个这样的宝贝。
                                                  “好,吃,吃饭。”
                                                  莫关山见堂堂帝君竟然学他说话取笑他,更加觉得无地自容,还暗暗道帝君太过恶劣。
                                                  贺天抬手示意要上前为他们夹菜的丫鬟退下,自己拿起了筷子,首先就夹了一块芙蓉鸡片放在莫关山碗里,道:“这些都是按着你的喜好上的菜品,你尝尝看看能否入口?”
                                                  莫关山断片好些时候的脑筋终于接上了,想着学过的礼仪中教了帝君私下赏赐东西时该如何应对,此时觉得这块芙蓉鸡片就是帝君赏的,赶忙一个退后福下身,脆生生地说:“谢帝君赏赐。”
                                                  一板一眼,十分严肃。只是退后福身时,把檀木圆凳跟撞到了,咕噜咕噜滚到一边。
                                                  贺天笑得开怀,而半跪着的莫关山还觉得自己做得对极了。
                                                  “起来罢。往后不用拘束,按着本心来即可,朕允你不必学这些礼法了。”贺天伸手拉着莫关山的手臂起身。
                                                  身后的丫鬟把凳子扶正又擦了擦,莫关山重新坐回去,殷切问道:“此话当真?”
                                                  “君无戏言。”
                                                  莫关山心里雀跃,脸上却努力不动声色。他也为贺天夹了一块清蒸的鱼肉,有些讨好地说:“那你也吃。”
                                                  贺天见他亮晶晶的眸子和掩饰不住的笑意,感觉心像是被挠了一下。
                                                  “朕问你菜肴合不合口味,你还没回答朕呢?”
                                                  把芙蓉鸡片放进口中,软糯香嫩的鸡肉入口即化,莫关山眼睛都快发光了,刨了一大口饭入口,含糊答道:“好次好次。”
                                                  以前在村子里住着,父亲未入狱时家里还能偶尔炖肉吃,之后日子艰辛,时常饭都吃不饱,就连秘密入宫那两个月,都是吃的专门调息的修养餐,莫关山已经好久好久没有吃过一顿好饭了,刚刚丫鬟布菜的时候,他就偷偷用眼睛瞟着,看着桌上一份份不出名字的精美菜肴,他馋的不行,但脑袋里还是记着帝君没动筷子,他也就只能看看饱饱眼福。
                                                  嘴里含着东西回话不清不楚,放平时贺天定会黑脸,可今日贺天却难得地亲切,没说什么,由他去了。
                                                  站在贺天身旁的大太监严盛清也心道神奇,他服侍贺天长大,也少见贺天这般亲切和蔼,这雪国王子可见是真真讨到帝君欢心了。
                                                  一顿饭吃得很快。莫关山本想做出一派细嚼慢咽的端庄优雅来,贺天见他装模作样,叫他放开性子,不必拘束,于是莫关山真的好不拘束,把肚子吃了个溜圆。
                                                  用过晚膳后,贺天要回养心殿会议大臣,便不再多留,起身要走。
                                                  严盛清给他披上外套,莫关山领着侍从们行了个礼:“恭送陛下。”
                                                  “哦?不叫我夫君了?”
                                                  莫关山把头埋得更低,还没辨明贺天究竟是想让他叫他夫君还是不想,贺天就已经转过身要出去了。
                                                  刚迈出一步,贺天又转身问道:“是否叫做莫岑夕?”
                                                  不知哪里来的勇气,莫关山胡乱诌着:“父王本给指了个字,但我还未及弱冠,一直未定下,帝君唤我字吧。”停顿了一下,他大着声音道:“唤作关山。”
                                                  “关山……”贺天低声喃道,磁性的音质在逐渐加深的夜色中显得更加醇厚。“关山巍峨,长河霜冷,大漠别鼓声。好字!”
                                                  说罢转身离去,高大的身影像是一幅画中最浓重的一抹色,明明是纯粹的黑,却仿佛能从其中透出灿然的光来。


                                                  莫关山待贺天走远后,踱步回小榻上坐着,久久没有回神。
                                                  关山巍峨,长河霜冷,大漠别鼓声。自己的名字,竟有这样磅礴的出处。十七年前,父母给自己去得这个名字,仿佛在今天才真正充盈了起来。
                                                  见莫关山一直发着呆,身旁的丫鬟小心问道:“公子可是无聊了?”入了宫,就不能再以王子身份自居了。
                                                  莫关山这才回过神来看这个婢女,答非所问:“你可是雪国的婢女?”
                                                  “回公子,奴婢是内务府给公子指的丫鬟,是苍国蔺城人。”
                                                  “哦……那怎么称呼你?”
                                                  “公子抬举奴婢了,唤奴婢晴云便可。”
                                                  “晴云,是父母给起的名字吗?”
                                                  晴云笑道:“奴婢自小无名,入了宫带我的嬷嬷给取的。不像公子名字那么文雅好听。”
                                                  莫关山被说中了心思,也不恼,轻轻抿着嘴笑,一双眼睛弯弯的。
                                                  “今日陛下说晚饭的菜是按着我口味上的,可是你安排的?”
                                                  “回公子,同您一道来的侍从已经将公子的喜好细细跟我们交代了。陛下日理万机,今日用晚膳前,专门嘱咐厨房按着公子的胃口做。恕奴婢多嘴,陛下对公子,是真真的好。公子若还有什么要吩咐的,奴婢也一一记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02-04 00:26
                                                    “不必了。”莫关山本来激动的心情被猛地泼了一盆冷水,自己是莫岑夕,连本来的名字都要拿给这个名当字用,关山,本是算命先生胡乱给的,拿给莫岑夕用,就能无端生出一股风流雅韵,他又有些不喜欢刚刚贺天说出的诗句了。
                                                    晴云见他的的嘴角撇下,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试探道:“公子?”
                                                    莫关山把这些心思收去,道:“晚膳用多了,我想出去走走。”
                                                    晴云躬身退下,叫小丫鬟给公子准备披风。
                                                    丫鬟给莫关山系上了披风,走到院子里时,晴云又给他介绍了专门侍候他的两个小太监,分别叫做杏子和枣子,都是十五六岁的孩子。莫关山温和地跟他们问好,两个小太监受宠若惊,更加喜欢起这个神秘的雪国王子来。
                                                    众人见莫关山本来高高兴兴的,现在却一脸惆怅,还以为是因为陛下走了。晴云见莫关山眉眼低垂,长长的睫毛掩住星亮的眸子,不忍地安慰道:“公子不要伤心,陛下今夜定会来兰芷汀的。”
                                                    莫关山没想这个,被他们误会了自己的心思,白嫩嫩的耳尖上泛起微微的红。
                                                    晴云心想,我们公子那么好看,难怪陛下那么喜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02-04 00:26
                                                      今天在外边玩了一天。晚上回家才码出来,让大家久等了(๑・̆⍛・̆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8-02-04 00:28
                                                        沙發~樓樓寫得真好!喜翻~


                                                        收起回复
                                                        29楼2018-02-04 00:54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8-02-04 01:06
                                                            加油↖(^ω^)↗↖(^ω^)↗↖(^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8-02-04 0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