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界建国记吧 关注:5,094贴子:3,626
  • 12回复贴,共1

【永恒的花火】第一百零二话 鬼对蛇II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1楼2018-01-31 17:39
    “■■■■■■■!!!”

    大象发出咆哮,开始向着联合军突进。
    眼看着大象缩短了距离。
    而且越是接近越能理解那个巨大。

    “真厉害,那个……”
    “那,那样的杀不掉啊……”

    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到大象的阿黛尔尼雅人被压倒了。
    战场的气氛被象支配了。

    “太狼狈了!!终究只是野兽!用枪刺就会死了!!”
    “是啊,队长!!”
    “真不愧是队长!!”

    百人队长举起枪,向着大象突进。
    但是说的稍微有些鲁莽了。

    大象能跑到时速四十公里。然后这头大象的体重约十五吨。

    那个不是人类能够阻止的。

    吧唧吧唧吧唧吧唧吧唧

    发出那样的声音,百人队长就被踩烂了。
    只有留下红色的斑点。

    “什,什么啊,这个怪物!!”
    “唏咿,救命!!”
    “妈呀!!”

    一瞬间前线的士兵们就陷入了恐慌状态。

    “死吧啊啊啊!”
    “哈哈哈哈哈!!”

    之前被推挤的战斗奴隶们也返回袭击联合军的士兵。
    由于大象而阵型混乱的前线无力阻止他们。



    “不妙,这样下去就要崩溃了……”

    巴尔特罗遥望前方暴走的怪物……大象。
    当然巴尔特罗既没见过也没听说过大象。

    当然也不知道对策。但是……

    “联络托尼诺将军。指示全军交给他了。我前去支持前线!!”

    巴尔特罗那样传令之后,便一踢马腹向着大象而去。
    然后高喊。

    “冷静!!不要正面挑战。从侧面和后面攻击!弓兵射下乘在上面的家伙!”

    巴尔特罗出现在前线后,慢慢地前线开始恢复了。
    士兵们不去正面挑战大象,从侧面和后面多次用枪突刺。

    “■■■■■!!!”

    一部分大象陷入了狂乱状态。
    然后在枪雨中逃跑,原路返回了。
    但是大象使者不允许。

    “到此为止了。请原谅。”

    大象使者用锤子猛力敲打安装在大象要害的钉子。
    钉子深深刺入了大象的要害,大象断气了。



    好几头大象被打倒后,联合军再次恢复了自信,不断地向其他大象发起攻击。
    战况再次倾向联合军……



    “那么,诸君!终于该出场了。全军,开始突击!!”

    库琉乌用力踢着狗龙的肚子。狗龙全速跑向了联合军中央部。
    库琉乌属下的高卢士兵们也紧随其后。

    “死吧啊啊啊啊!!哈哈哈哈哈哈!!!!”

    库琉乌挥舞着与自己等高的大剑,仿佛打飞联合军一般地挥动。
    高卢军也紧随其后,蚕食联合军。

    如果,联合军是健全的状态下,库琉乌的突击会失败吧。
    但是联合军因为五千的战斗奴隶而疲敝,而且被大象破坏了大部分阵型。

    不论如何坚固的墙壁,开裂了的话用木槌也能敲坏。
    与此相同。

    库琉乌属下的罗泽尔军逼退联合军,然后逐渐贯穿中央。

    ……但是巴尔特罗可没有天真到老实等着。

    “第二阵!出列。阻止罗泽尔军推进!!”

    巴尔特罗将整体的指挥交给了托尼诺将军,自己则随着他的号令,与温存至今的精锐部队展现身姿。
    他们是罗萨伊斯军、德莫尔伽尔军双方擅长武力之人聚集而结成的部队。
    是对库琉乌的王牌。

    “来啊!!毫无精神啊。这可不行了啊!!”

    开心地浮现出笑容,库琉乌挥舞着大剑。每次库琉乌挥动大剑,就有人被打飞,降下血雨。
    库琉乌已然浑身浴血。当然,是沾上的。

    话虽如此,突出的只有库琉乌。
    虽然说是精锐一万,有着脱离常人的武力的只有库琉乌,其他的只是凡人。

    即便是阵型崩溃的敌人,吞没它也是要消耗体力的。
    至今为止温存着体力的精锐迎头撞上去。

    罗泽尔军即便是一时,但也停住了脚步。
    停止一时就够了。

    “上,敌人中计了。从左右包抄!!”

    巴尔特罗重整着崩溃的前线,向罗泽尔军推进的同时发出指示。

    要堵住刺伤,就该用旁边的肉慢慢塞住那个洞……



    然后这联合军的喜悦,对罗泽尔军来说的噩耗传达到了。

    “相当于从战场离开了……再回来一看……这不是大危机吗。”

    联合军骑兵返回了战场。

    联合军按照指示不再等待,向罗泽尔军背后突袭。
    这样罗泽尔军就成了前后左右被围的局势。

    但是……

    “呼呼,不会那样的。那么,现在开始就是正式演出了。听好!杀了阿黛尔尼雅兵就给你们土地与女人!!掠夺品也全归你们!!杀掉敌军大将卡隆的人封为诸侯。当然,我也瞄准着的,所以先到先赢!!!”

    库琉乌高喊着挥舞大剑。【丫念错名字成瘾】

    杀、杀、杀。
    血、血、血。
    死、死、死。

    库琉乌开始慢慢沉浸于自己造成的血的气味。
    “狂斗的加护”开始显露獠牙。

    “哈哈哈哈哈哈哈!!!死吧死吧死吧!!!”

    库琉乌狂乱一般地笑着,然而带着冷静的瞳孔,一次屠杀着联合军士兵。
    一点点地,联合军精锐开始被压迫。

    然后狂气通过“魅了的加护”在罗泽尔军中蔓延。

    “死吧死吧死吧!!”
    “唏哈哈哈哈哈!!”【就是哈乌利亚族的唏哈】
    “敌将首级是!!”
    “我的东西!!!”

    罗泽尔军乘着那个狂气,一口气抬起气势。
    他们停止不了。无法停止。那个狂气无法停止。

    那个狂气令他们体力恢复,残留的身体能力也一时的上升了。
    真的只有上升一点点……但是聚集了一万虽“小”也“大”。


    罗泽尔军终于打破了联合军的精锐。
    然后一口气迫近卡尔洛所在的本阵。

    看到那一幕的托尼诺……

    “输了。”

    冷静地判断了。
    但是心里并不平静,看他的手就知道了。
    为复仇握紧了拳头。
    指甲陷入肉中,流出血来。

    “传令!!联络巴尔特罗将军。建议尽快撤退,如此传达。”
    “是吗,现在我方更高位啊。好,迅速撤退吧。开始撤退!!”

    就这样联合军撤退了。
    以罗泽尔军的胜利而高中。

    联合军损害是死者三千。负伤者四千。逃亡兵三千。骑兵的损害是二百。

    罗泽尔军步兵的损害是死者四千。但是战斗奴隶占了大部分。
    珍藏的本队是死者四百、负伤者五百。相比负伤者,死者数量很少是,“狂斗的加护”的影响之一。
    骑兵失去了约四百,六百仍然健在。
    战象是五十头中,失去了二十头。

    即是说联合军剩下步兵一万与骑兵千人。合计一万一千。
    罗泽尔军是步兵九千一百、战斗奴隶千人,骑兵六百。合计一万七百和战象三十头。

    两军的损害包含死伤者和逃亡者合计,有一万四千六百。

    那个数字正说明了合战的激烈……
    【我就大概一数,没准有错】



    “真厉害,库琉乌将军!!”
    安娜贝拉向库琉乌投以尊敬的视线。库琉乌哈哈大笑着回答。

    “当然啊。以为我是谁?世界第一的名将,库琉乌哒!!”【是我dio哒】
    “嘛,这家伙也输过的。演说中吹的挺厉害……”

    麻里耸耸肩说。
    常胜不败的将军哪也没有。普通地输了,赢了,如此反复才能一点点成为名将。
    库琉乌也一样。

    “那么问一下好吗?奴隶部队有必要吗?最初就放出大象先生不就好了吗?”
    “呼呼,问得好哒。Jingle-bell君!”【铃儿响叮当】
    “……是安娜贝拉。不如说只有‘贝’说对了啊……”

    安娜贝拉皱眉。
    库琉乌无视了安娜贝拉那副表情,继续说明。

    “大象有弱点。那家伙脚下很弱。然后改变方向也不好使。这是只能突进,难点很多的兵器。向取得控制的军队正面相撞难保不会失败。运气不好就没有效果。所以要先以战斗奴隶冲击,破坏敌人的阵型……敌军的指挥官是想象之上地优秀啊。初次体验到了被反杀的可能性。”

    实际上,失去了二十头大象。下一次大概就行不通了。

    “哎呀,但是大象踩踏敌人还真是壮观啊。在高卢第一次见到那个相当地胆寒……”

    原本罗泽尔王国是没有象兵这种兵种的。
    除了一部分北方高卢人的一些部族,是没有使用这种兵种的。

    击败了他们,纳入了支配下。
    顺便一提,现在那个部族以提供象和象使为条件,得到了高度的自治权。

    “那么,巴隆殿。预先准备做好了。之后轮到你出场了吧?”
    “梅林啊。了解了。嘛,我也没什么特别的事要做了。”

    麻里一边说着一边迅速乘上飞龙【艾丽】,飞向天空。



    “怎么办?再一次决战吗?”
    “……不行呢。士兵完全被吞没了。暂且先只固守城池吧。等待援军。哈啊……像这样大口吞酒吗。”

    巴尔特罗叹息着。
    然后灌下酒。高兴的时候是酒,艰辛的时候也是酒。酒是巴尔特罗的血液。

    “看错了库琉乌的突击力。再有是序盘的骑兵脱离……如果骑兵再稍微快点赶到就好了。”
    “再有,没有爆枪也很痛苦。那个爆枪的话,毛烘烘杀过来时也没那么辛苦了吧。”

    巴尔特罗和托尼诺开着反省会。
    人类是从失败中学习的生物。

    这次没有办法。下次,必定会赢。所以现在要反省。

    “怎么说呢,那个毛烘烘。犯规的吧。”【哔哔,场上选手不是人类】
    “……那么说的话你们的爆枪也是犯规的吧。”

    战争没有所谓的卑劣,虽然知道,但拿出来规格外的兵器还是会忍不住抗议。
    无论如何都需要对策,还有是邀请援军。

    “首先……为了提高士气来喝酒吧?”
    “……只是你想喝吧。”

    托尼诺呆滞的说着。



    “好,赢了!!太棒了,太棒了!!非常感谢,梅林殿!库琉乌殿!”

    阿尔德狂喜着与麻里和库琉乌握手。
    至今为止一直担心着性命好像谎言一样。

    今后就能入手差点逃走的王冠了。
    阿尔德很高兴。

    “太好了呢,阿尔德大人。”

    阿丽丝也祝福着阿尔德。
    阿尔德高兴的时候就不会打阿丽丝了,所以阿丽丝也很高兴。

    但是与阿丽丝预想的不同,阿尔德立刻就一副不高兴的表情。
    迅速接近阿丽丝,在阿丽丝脸上将她打倒在地。

    阿丽丝华丽地倒下。顺利地受身。

    “是德莫尔伽尔国王大人吧?”
    “是,对不起。德莫尔伽尔国王大人。”

    阿丽丝这么改口后阿尔德便恢复了高兴的表情。

    “那么梅林殿,库琉乌殿。我就告辞了。”
    阿尔德说着,离开了房间。
    阿丽丝也在那之后小跑着去……

    “等等。”

    麻里叫住了她。

    “为什么要侍奉那样的人呢?”
    “嗯?我是奴隶。那么服从主人就是当然的吧?”
    “但是会被打吧。”
    “那是我的不好。只要我老实一点就不会被打。”

    阿丽丝面无表情地回答。麻里更加浮现了困惑的表情。
    这次是库琉乌问了。

    “如果你有意的话……不来罗泽尔吗?当的了百人队长。那之后能抵达将军的实力……至少比侍奉那个要好。”
    “那样的话会被打。讨厌痛。我不能反抗的。”

    阿丽丝断然拒绝了。
    明明说了来罗泽尔就不会被打了,但是因为恐惧着被打的恐怖而回答不能去……
    乱七八糟。

    最为恐怖的是本人没有察觉到那个矛盾。

    “是吗,说了奇怪的事真抱歉。”
    “真恶啊。如果心情变了就来吧。”

    麻里和库琉乌这样说了。
    阿丽丝静静地行礼,离开了那里。

    过了一会儿,传来了阿尔德歇斯底里的声音。
    这次是因为迟到而生气。

    “你怎么想?”
    “怎么……即便再怎么强也是有哪里坏掉了……嘛啊,看她自己吧。”

    麻里与库琉乌面面相觑,深深地叹息。


    回复
    2楼2018-01-31 17:40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1-31 18:07
        激动!发粮啦!


        回复
        4楼2018-01-31 18:19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8-01-31 18:42
            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1-31 20:35
              感谢大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1-31 21:50
                洗脑太可怕了,想起了权游里面的基佬养子


                回复
                8楼2018-01-31 22:10
                  這阿丽丝該不會智能不足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1-31 22:48
                    镇楼图是什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2-01 18: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