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剑之汉之云吧 关注:32,665贴子:1,371,006
覆缘〔引〕
相传,三生谷内,有一种花,名为覆缘。
它是一种透明的花,只有急需它的人,他的愿望使覆缘花开了,他才找得到三生谷,才找得到那一朵属于他的覆缘。
它可以实现采花人的任何愿望。
但同样的,覆缘,需要你这一世所有的感情,倾尽余缘,都在不会有任何一丝感情。因为,当愿望实现的那一刻,覆缘将会和你的所有感情,死去!于世,无存。
“哥,义兄,当我死去,一切就会结束了。”
一地的白雪,寂灭了一切。一个孤零零的身影,手里攥着一朵花,那花是同他一样的白色。柔和,孤寂,冰冷,精致,虚无。他有些无力,沉寂的眼里,是一个孩子最后的愿望。
他还如此小,却已是暮气沉沉。他是那样精致,如同一幅画里的人,被束缚在了画内。他是那样温柔,如同柔软的雪,还只是孩子,拥有着雪一样的白发。他的周身冷惯了,如同那雪化了以后,凉凉的,最后,消失了。
谷子里的雪,越下越多,越下越凶,但却像静止了一样,空廖。
似乎是要留住他,但,那画是那样美好,一触,就碎了……化成了这满天的雪花,是唯一的颜色,天地间,唯一的颜色,童话的颜色。纯洁,一阵如铃儿的笑声响起。
纯白的颜色,随那无数的记忆,消失了。永远的,消失了……
而谷外,下起了一阵大雨。一阵,带来了万物生机的大雨。
“对不起。”
这一声,不知是在对谁说。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楼2018-01-30 22:1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1-30 22:16
      楼楼文笔好好,很期待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8-01-30 22:40
        很巧赶上新文,很期待正文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1-30 22:54
          楼楼啥时候更文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1-30 22:54
            明天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6楼2018-01-30 23:32
              今天太晚了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7楼2018-01-30 23:33
                楼楼还有吗?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8-01-31 07:15
                  那一场大战,旷日持久,惊天动地。
                  然而,唯一让人惊讶的是,没有任何一个人死去。除了一个人,暮云。
                  谁都没有想到会是这样,横艾救下了罄儿,徒维,商睿,焉逢,耶亚希,没有任何人敢置信于眼前发生的一切。
                  而大雨,却越下越凶,似乎要掩饰什么的逝去。
                  孤单的人,寥落的思念。
                  一切都将逝去。
                  哥,你还有你的兄弟,耶亚希,而我,已是什么也无。既如此,那我便把机会给你又何妨?活下去,幸福的,活下去。
                  母亲,孩儿不孝,孩儿来陪您了。
                  那一缕缕的情思,将雨染上了冰冷,染上了雪一般的白色。
                  属于他的那朵覆缘,出现在他的面前,开始凋零。
                  所有人都觉得心口痛,却不知为何痛。
                  花香,飘逸在这世间。随着雨水散落。
                  好痛啊!每个人的心都有一种要冻上了的感觉。
                  好痛!哥!母亲!救救我!我不要忘记你们!
                  可惜,覆缘花降世,力量如同女娲重临,没有任何人可以解。
                  耶亚希本呆呆地立在原地,却看见焉逢捂住了胸口。她迷茫地看着他,发生了什么?不是……说好了要永远在一起?暮云为什么躺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嘻嘻!暮云,你是骗人的吧!就连酋魔都没死哎!你那般强大,怎么会先我们一步呢?快起来!不要闹了!
                  焉逢,焉逢!你倒是说句话呀!
                  大雨一直下着,泪水搀着雨水,模糊了所有人的眼……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9楼2018-01-31 11:4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1-31 11:47
                      是忘了所有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1-31 11:47
                        哇,楼楼太棒了,今天还有吗?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8-01-31 12:06
                          加油,好喜欢,更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1-31 18:00
                            覆缘 第一章 白真
                            “真真!真真!”
                            一身粉衣的折颜守在榻前,见白真的手微不可闻地动了一下,一瞬间便来到了白真身前。
                            前几日他好容易寻到了真真的下落,不想刚刚赶到,却看见他一世守护的人,脆弱地倒在了地上……
                            但……他却直到此时已是睡了整整一个月之多了。他的身体好容易才恢复了七七八八,可此劫却似乎让他……折颜知道,此劫,未过。这如何不让他担心?如果此劫未过,真真岂不是还要再去凡间?可真真已是半点伤害都不能再有了!此刻,他能醒,业已是他取回了神之草,才得以解决。
                            白浅不见了,狐帝狐后全去找白浅了,偏这个时候真真的劫来了。本以为会平安无事,却闹出了这样的事端来。
                            酋魔是个什么东西?!不过一介凡间魔物,还不及四海八荒一个上仙!还有那四个区区散仙,不过是琴灵化仙,只不过是有个仙籍罢了,竟如此嚣张!把凡间因果搅得一团糟!派他们来的人竟也是如此不懂事!若非是他折颜乃四海八荒的第一只凤凰,他怕早就无力回天!
                            这几千万年来,他头一次如此失态!
                            这是他的真真,也是他唯一的真真,他早已离不开真真了,若是真真出了什么事,他怕是再难见那些所谓的旧人了。
                            就怕,他再也无法回到过去了。
                            眼见真真睁开了眼睛,他便小心翼翼地扶他坐了起来。
                            从前那个总是爱笑的人,现在,瘦了,一头白发,浑身冷冰冰的,竟是没有一丝情绪。
                            他觉得,有事要发生。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4楼2018-01-31 18:05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1-31 18:12
                                果断收藏,我多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01-31 18:14
                                  很喜欢楼楼的文笔,很期待你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7楼2018-01-31 20:22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01-31 21:22
                                      期待(๑˙ー˙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01-31 21:25
                                        白真悠悠地睁开了眼。
                                        眼前的一切,是那样熟悉。
                                        可他却没有办法感受到一丝的喜悦。他望着折颜,却不料,没说上半句话,身体突然腾空,飞了起来。
                                        飞到半空,他看到他浑身散发着一种白色的,仿似雪一样的颜色。
                                        像浩劫一样,巨大的光华,降到了他的身上。
                                        那是混沌之中一名墟神的诅咒。
                                        当盘古开天辟地,当女娲补天造人,当有人向覆缘许愿要保护的力量,他就会把他这附带诅咒的力量,带给他。然后,化为虚无,让另一个人,代替他,接受诅咒。
                                        作为暮云,他什么也不剩,一心求死,也一心求曾在乎的人不会死,所以,他要了那股力量。
                                        这恐怖的力量,也是雪白的,诅咒,竟是白色的。
                                        他就那样眼睁睁看着一脸漠然的自己,接受了这几乎撕裂他的力量。而那一天,那刺眼的光环惊动了整个四海八荒,触动了所有的族群,所有的人,甚至是凡界。
                                        从这天开始,他,即是墟神,他,再也无了名字。
                                        这一刻开始,他,真的什么也没有了。
                                        整整三天三夜,整个世界,只剩下了那一抹白。
                                        一滴泪落下,想不到,在历劫前最后的一笑,竟是最后的笑容了……
                                        折颜,浅浅,小凤九……再见了,再见,我,就不再是白真,更不是暮云了。
                                        三天后,巨大的白光消失,一个人影飘零落地。
                                        所有的神,仙,都看着那个绝尘的身影,绝世的容颜,让人一眼忘不掉的白色,让人一眼,就忘不掉的心疼。
                                        花香四溢,他落在折颜的怀里。睁开眼,全身的痛,灵魂的撕裂,沉重的诅咒……他似乎什么都感受不到了……
                                        他站了起来,环视着周围所有人,看着他们眼中的敬畏。
                                        他们都知道,将有一位墟神,也就是混沌之神,降在青丘。他不会化为混沌,从此,也无人能打得过他,更没人,惹得起青丘了。
                                        而他,却知道,那种敬畏的代价。
                                        面对折颜担忧的神色,他却无法安慰,只有一句冷冰冰的“退下。”
                                        他的好多记忆都没有了啊!他忘记了,他爱过的所有……
                                        为什么,他忘记了那种味道,他再也感受不到了。
                                        冷冷的,不带一丝气息,像雪的飘落,他,消失了。
                                        在开眼,已是凡界。
                                        他要找回历劫时,所有的记忆,只有破了劫,可能……会好点吧……
                                        然而,他并不知道,忘了,没什么。而是,记起所有记忆,却早已没了什么关系。
                                        从此,他们可以是路人,却再也不会是朋友,亲人,爱人。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0楼2018-01-31 22:55
                                          甚至是仇人!都在也全无可能了!
                                          因为,他,因为许了愿,便是忘了一切,而忘了一切,还可以记起,却再也不重要,再也,不会有那种感觉了,亲人的感觉。
                                          雪花,染烬了。
                                          ――――――――――――――――――――――――――
                                          下一章,开大虐某人!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1楼2018-01-31 22:59
                                            支持楼主,加油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2楼2018-01-31 23:11
                                              开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01-31 23:18
                                                加油支持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01-31 23:20
                                                  加油加油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5楼2018-02-01 11:09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02-01 14:08
                                                      覆缘 第二章 再见
                                                      直直抓了几个认识自己人,直接探入他们的记忆,拼拼凑凑,最后,在一个叫酋魔的人的记忆里,找到了自己所有的记忆。
                                                      他有些疑惑,看来此劫并不简单。首先,情劫已过,也并无杀劫,那么……到底……是何劫数呢?
                                                      他这数日里,见到了太多的人。有恨,有惊愕,甚至,有一种,并不能理解的东西。酋魔的眼里,是他看得懂的惊,还有他看不懂的喜。
                                                      他决定去找一个人,那个所有人记忆里都有的一个人,但他并未找到那个人。
                                                      而这时,一道粉色的身影从天而降。
                                                      开口,想叫一声什么,却发现自己忘了,应该叫什么。
                                                      却见那人并不管他是何想法,只是上前一步,似是想抓住他的手,然而却被自己身体自动发出的白光所震退。吐出一口血来。
                                                      他的脸有些发白,是因为找我?他屏蔽了自己的一切气息,可……他又是如何找到我的?
                                                      为什么,我会想扶起他?
                                                      为什么,我感到好冷?
                                                      我是谁?
                                                      我到底,要做什么?
                                                      为什么……我想要流泪?
                                                      泪……那是什么东西?
                                                      他看着那人眼里莫名的东西,却无法回馈出丝毫反应,冷得,他想抱紧自己。
                                                      不过……不会再阻止他跟着自己就是了……
                                                      他……想要个名字。
                                                      就……叫暮云,好不好?他们都说我叫暮云的。
                                                      嗯,从此以后,我就叫暮云了。
                                                      据那个叫酋魔的人说,那个叫……焉……的人在山海界?
                                                      焉……逢……
                                                      噗!他惊讶地看见自己吐出一口血来。鲜红的血液,染透了他的一身白衣。
                                                      他看着自己头上垂下的一缕白发,竟莫名地不想去看。好刺眼啊……
                                                      是啊!讽刺的白色……
                                                      他的眼睛一阵刺痛,连忙不再去看那一头的白发。挥手拂去鲜红的颜色,虚空踏出一步,消失在了原地。
                                                      身后的人,苦笑着,也跟着他,来到了山海界。
                                                      他莫名地熟悉那道气息,那道,会令他灵魂撕裂的气息。
                                                      未费任何力气,他,找到了那个气息的主人。
                                                      气息的主人也看到了他,忽然就像受了什么刺激一样,冲了上来,一把抱住了他。
                                                      可就是那么一触碰,他便生生提出一口血来,昏了过去。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7楼2018-02-01 17:21
                                                        沙发。楼楼太棒了,今天还有吗?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8楼2018-02-01 17:26
                                                          不知过了多久,他睁开眼,却是看到了一个让他头皮有些发麻的人。
                                                          他并不想知道这个人是谁,但……他好像不能动了。
                                                          他的动作惊醒了那个人,他迅速睁开了眼,一脸惊喜,似是又要抱住他,他顿时反应过来,只轻飘飘地道:“请问,你是谁?”
                                                          那个人的手,顿时停在了原地。
                                                          刚刚冲进来的耶亚希,带着买药归来折颜,皆是一愣。
                                                          他看着那人布满血丝的眼,有些发光的东西在闪烁,那双眼里,充满着太多的不可置信。
                                                          他莫名看着这一屋子的人,他们,是谁?
                                                          我……我是谁?
                                                          他有些想笑,但,笑不出来。笑不出来,那便不笑。他只抬头,看着这一屋子陌生的人,静静地,看着他们失了魂魄一样的样子。
                                                          其中,一个女子跑了出去,本来就只是四个人的屋子,现在只剩下了三个。
                                                          离我好近好近的那个人,死命抱住了我。好紧!我要透不过气了!
                                                          焉逢此刻的脑内,有些乱,只是死死抱着这个他亏欠了一生的人。
                                                          他为了自己,差点杀了他。
                                                          他为了兄弟,差点杀了他。
                                                          他为了尧汉,差点杀了他。
                                                          他为了天下……杀了他!
                                                          他,杀了他!
                                                          他没有死,所有人都没有死,死的,只有他。
                                                          现在,我重新找到了他。可是……他的身边还有个人。他告诉我,暮云不记得我了。怎么可能?!我是……
                                                          对……我不是……我……不配……
                                                          可我想补偿!
                                                          他看着弟弟一脸茫然的脸,有些手足无措,他死死抱住了他,怕他再次从眼前消失。
                                                          现在,他再也不用杀他了,他一定会好好补偿他的。
                                                          他就只做他的弟弟就好了……
                                                          他的……
                                                          他的!
                                                          折颜眼看着焉逢的眼,迅速变得赤红,却毫无办法。因为,他的眼,也变得赤红无比。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9楼2018-02-01 17:40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8-02-01 18:17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