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役转生但是为什...吧 关注:3,088贴子:2,972
  • 7回复贴,共1

web46 尤古芬納堡防衛戰 4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大概能準時吐出來(?


回复
1楼2018-01-30 00:26
    吐不出會吞回去嗎?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1-30 03:25



      #(滑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1-30 23:51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8-01-31 02:25
          我吐


          “根本看不懂敵人的目標。我認為丹澤爾軍隊已經發現到我們離開城堡.....但是留下帳篷和稻草人之後他們又去哪裡了?......“


          “感覺有陷阱的預感。”


          不如說不會考慮這以外的可能性。我看著平原對面清楚的影子這樣回答,”啊啊”,同意的聲音從頭上落下。


          “......小隊裡的騎士團去偵查。其他人,在這裡待命。“


          “還不知道敵人的目標,停在這裡什麼也不做,不危險嗎?


          “確實如此,但是我們的所在地可以看見整個平原。比起接近敵方陣營更安全。你現在回去左翼,按照原來的計劃,讓你的領軍保護西爾族並準備迎擊丹澤爾的追擊隊。可以請你負責聯絡巴蘭克斯隊的隊長嗎?


          當我聽到巴蘭克斯隊的時候,因為先前副隊長的事,一鼓苦澀的感覺湧出。
          向聽了也不會執行的人聯絡是沒有意義的事。......在違反命令的情況下,回到城裡後有麻煩的會是他們。
          而且必然會追加身分差距導致的不敬罪,那白鬍子的副團長還能留在尤古芬納堡嗎?


          “明白了。”


          我按下冒出的感情和疑問,點了點頭。然後,我感覺到艾爾芬納多的手伸入我的腋下,身體再次浮了起來。


          “好孩子。小心一點。”


          充滿慈愛的低語是從我頭上落下的最後一句話。就這樣我回到了不可靠的正在控制馬的見習士兵前面。
          我慌忙抓住韁繩,馬兒輕輕地抬起前腳嘶鳴一聲。
          讓牠放下前腳的同時,我將馬頭轉向左邊,並瞥了一眼艾爾芬納多的方向。
          他已經沒有在看這裡了。




          我前往巴蘭克斯隊的前鋒。途中經過的中央分隊已經停止行軍了,先走一步的右翼後方部隊困惑地看著他們


          “法蘭克隊隊長在這裡?


          剛才副隊長離開他們的隊伍到卡爾迪亞領軍來,所以我認為負責指揮的的隊長待在隊伍的最前方,但是在那邊的居然是白鬍子的副隊長。副隊長笑著問我”怎麼了?”


          “從艾爾芬納多那裡下了停止的命令。停止軍隊的行進。然後,隊長呢?”


          “要求隊長的話,他去卡爾迪亞領軍了。”


          “蛤?”


          對預料之外的名字感到驚訝,我不禁反問。巴蘭克斯隊隊長到我的領軍做什麼?
          副隊長的微笑中,我看到了一絲惡意。


          “之前隊長看到卡爾迪亞子爵不見了。軍隊需要有能指揮的人,所以隊長就去那邊代替子爵的職位。無論如何,卡爾迪亞領軍是以不符合自身階級的落魄軍隊出名的。“


          “............”


          對著一個孩子,他以明顯充滿惡意的話開心的傷害我的心。我已經不想再和這個醜惡的人扯上任何關係了。


          “我覺得無法判斷說出的事情好壞的無能指揮比軍隊還棒呢。”


          坐在我身後的保羅說出這樣的話。他忍不住說出過分的措辭。
          白鬍子副隊長那可憎的笑容在一瞬間縮回去了。


          “什麼……?”


          “享受污辱還是孩子的貴族的趣味,這樣玩命的行為在卡爾迪亞領軍不在場的時候做真是太好了呢。”


          我想說的話,保羅皮笑肉不笑且毫無顧慮的說出來了。也許是第一次上陣情緒高漲就順勢說出來了吧。
          不想再管那個臉色通紅的副隊長,我拉了拉韁繩。馬奔跑出去,輕鬆通過副隊長隔壁。
          我沒有看到反應遲緩的副隊長抬起的手臂。思考他接下來要做甚麼也很麻煩。


          接著,就是處理領軍的事了。據副隊長說,他的隊長現在應該和我的軍隊在一起。他是甚麼樣的人,見了就知道了。


          “對不起,我在小主的談話中隨意的插嘴了。”


          離開巴蘭克斯隊的時候,坐在我身後的保羅為他的無禮道歉。因為他剛剛對副隊長激烈的嘲諷,我已經沒有奇怪的情緒了。(那個情緒奇怪嗎??)


          “幹得好。我覺得你不帶髒字的話很好。“


          在短暫的一瞬間,保羅咯咯笑了起來。


          “小主是這樣想的啊。果然,比我更像大人。“




          領軍的前頭,君特一邊怒吼一邊巧妙的引導軍隊前進。


          “所以說,你不能按照你自私的判斷來行動!行軍的指揮權是卡爾迪亞子爵親自下令要交給我的任務,已經跟你說了吧!“


          “在騷動什麼,君特?”


          君特充滿魄力的的怒吼讓我只好摀著耳朵向他打招呼。


          “......啊,啊啊,小主。回來的剛好。你能擺平這傢伙嗎?“


          回頭看的君特臉上充滿了挫敗感。沸點低的君特很容易就出手打人。現在的狀況是他自重的結果。


          “啊,卡爾迪亞子爵。你回來了嗎。“


          在君特對面,傳來不符場合的開朗聲音,所以君特的臉就盛大的皺起來了。越過君特的肩膀,我看到長著一副爬蟲類的臉的壯年男子。他是巴蘭克斯隊的隊長。(蜥蜴還是蟾蜍?)


          “...... 君特,艾爾芬納多大人下了停止的命令。讓士兵停下來。“


          無視隊長拉哩拉咂的話,我直接給君特一個命令,他點頭後舉起劍。隊長的視線咕嚕咕嚕地四處移動。


          “行進,停止!”


          後面的士兵一起停了下來。卡爾迪亞軍人數很少。隨便下個命令他們都聽得到,指揮起來非常容易。
          以卡爾迪亞軍指揮能力低下為理由來到這裡的隊長,以非常無聊的表情看著這裡。







          每次都懶得再校對


          回复
          5楼2018-02-02 13:02
            嗯~果然是呢開始成為lolicon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2-03 08: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