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养老金去异界...吧 关注:2,707贴子:5,213
  • 23回复贴,共1

[web] 17 初登場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自重醬您辛苦了!可以下台收工了!


(光波妄想中)


回复
1楼2018-01-29 12:09
    只有我觉得佣兵团长的身体比例有问题吗?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8-01-29 12:21
      習慣就好或者你也能辦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1-29 18:16
        17 初登場


        披露會當天。
        好快?不會不會,明明還有30天以上,才過了一下子喔。除了只要訂貨就行的東西外,料理的特訓、會場的設置與練習,真的是一下子。
        店、完全沒開。嘛,萊納家以外的客人不會來所以沒關系嗎?……跪。
        趁這個工作提高店的名號喔,嗯。


        啊,拿到駕照了。手排。
        不不,這裡說不定會用到車子,既然沒有正經的道路等等、想說手排的比較好。
        不是啊、那部分還早說,現在買的是輕型自排。後座能堆滿滿貨物的車子。反正只有在附近商店采購的時候使用、沒有長途旅行的話輕型小車就夠了。(*1)
        ……大車,腳完完全全踩不到踏板呀!座位也調到底了。以勉強的姿勢硬是去踩、前面又完完全全看不見。就這麼開車的話有著能翻車的自信哦,嗯。


        會場布置是拜託了裝潢店裡的木工師傅昆茲桑他們。掌握著我工作委托的要領、手腕確實可以信賴。
        對了,店鋪的改裝工程圓滿完成了。雖然價格很便宜,但是一拿出追加報酬就很高興了呢。不不、這不是錢的問題,而是能將困難的作業工工整整做出滿意成果、並且被委托人所認可的這麼回事。
        作為回報,送了從舊書店買來的室內裝飾雜志和建築書籍等。舊書的破損搭配傳說古籍好像不錯呢。又便宜。
        ……如此這般,被叫成『女神』了。
        嗯嗯,有好好膜拜就好。


        綜上所述、准備結束了,剩下的只等賓客上門。




        被邀請了。萊納子爵家長女的披露會。
        萊納家是新興的貴族家,雖然會因此輕視的笨蛋貴族也有,不過我、杭特伯爵家當家的雅爾貝爾德・馮・杭特決不這麼認為。比起只能說是攀著先祖功績的世家而言,由立下大功的父親直接撫養的萊納子爵這方要說是『血統好』也可以嗎?跟混濁腐爛的老宅門相比。
        而且,這時代平民要得到貴族爵位的障礙比以前要來得高的多。還是子爵而非男爵。初代究竟是如何出色的人物啊……。


        然後聽說現任當家也是品格出色的人物,女兒也很出眾等等……。
        這麼一來,保持良好關系比較好。雖然這樣說很抱歉,但是若有萬一、唯一男性的弟弟發生意外的場合,讓女婿繼承的可能性也是有的。想到這裡、我家再添個三男或四男左右也不錯嗎?
        這樣想著、伯爵被佣人帶至晚會會場。


        哎呀,桌上的料理稍微少了一點啊……。
        當然盤子裡的餐點快沒了自然就會端出下一盤,不過樣式有點少。是在打什麼主意嗎?
        進入會場的杭特伯爵從侍者端著的托盤上拿起葡萄酒輕輕潤喉的同時、雖然露出訝異的表情,又沒多想地跟熟識的貴族寒暄了起來,以須臾的歡談消磨時間。


        然後過了一會,主辦方的問候終於開始了。
        首先是在會場前方所設的小小舞台,由萊納子爵進行對來訪者的感謝和長女愛黛蕾特的介紹。但是,不知為何沒見到女兒本人的身影。怎麼回事?
        子爵出場結束後、離開舞台便消失了。杭特伯爵和賓客們圍繞著疑惑。


        那時。
        會場的前方,萊納子爵先前站著的附近突然被白煙所包圍。是火災嗎!伯爵雖一度這麼想,不過白煙流動的樣子很奇怪、像是從旁邊冒出來似的……。從傭人冷靜的情況能看出這也是意料中的事件,會場並沒有混亂而只是稍稍吵雜的程度。
        跟杭特伯爵一樣有著小兒子的人姑且不論,大半的貴族都是基於禮貌才出席的。有趣的事不多、用來打發無聊都不夠,在這次依舊是例行性無聊聚會的心態下,既然看似還有準備著些什麼,大家都稍稍起了興頭。


        白煙很快地消散、變成在低處打轉的程度。不可思議的是,就算聞到了少許流竄的煙也沒什麼煙味、氣溫卻為何像是下降一樣。
        然後,不知何處傳來了聲響。


        『各位,今天是萊納家的至寶,花之妖精愛黛蕾特小姐的初亮相。請看、那惹人愛憐之姿!』
        不見人影的少女聲音,並非喊出口而是普通說話一樣,卻能響徹這諾大的會場。


        『愛黛蕾特小姐,登場ー!』
        話語一落,前方的白壁突然浮出風景。驚愕包圍全場。
        景色優美的花田、那裡妖精們正飛舞著。與相當稀薄卻依舊繚繞一方的白色煙霧融為一體,猶如幻想般的場景。
        然後從布幕背後一躍而出,少女一人。


        「「「哦哦哦哦~~!」」」


        會場四處響起驚呼。
        裹著輕薄純白禮服的花之妖精。其翩翩飛舞的姿態、不僅是年紀尚淺的少年們,連大人們也目不轉睛地流露出感慨。
        少女的美麗、可愛雖毋庸置疑,但身著的禮服尤為出色!最高級的絲綢、沒見過如此生動的嶄新、細緻的設計。閃耀著光芒的難道是寶石嗎?


        在舞台中央訝然止步的少女,對會場嫣然一笑。


        『抓住我的,會是誰呢?』


        撲通~!!


        輕飄飄往另一側布幕深處離去的愛黛蕾特、少年們臉頰泛紅地注視著。不,大人們的情況也稍微……。




        做到了,開場大成功!
        舞台的邊緣、在布幕背後拿著麥克風的光波呵呵笑著。
        舞台兩端放著擴音器。澆上熱水的大量乾冰。不是從正面、而是能夠側投影的投影機,以及連接的筆電。投影機的電源是家居賣場買的電池。


        演技很難熟練再加上麥克風的問題,台詞都是由光波配音。投影機播放的影像是網上找的背景貼上妖精的圖案。
        現在背面正進行著愛黛蕾特的高速換裝。是多次反復練習的女僕軍團展現出含著血淚的訓練成果之處。
        差不多可以了嗎。




        在騷動還未平息之間,正面的繪畫換成是哪裡的貴族宅邸,少女之聲再度流出。


        『瞄準了當主不在,襲擊領民的強盜集團!領兵的大半隨著當主不在現場,留下的領主夫人和少數近衛……』


        哦哦,這次是這種設定嗎!
        杭特伯爵大喜、其他的客人也大致明白了。
        只是、那幅畫面究竟是怎麼做到的呢……。


        舞台上少女再次步出。服裝不同、是以藍色為基調的,姬鎧?左手自然地握著未出鞘的劍。帶有各種華麗裝飾、猶如寶劍一般……。
        其後跟著執事風的老人,二人到了舞台中央。
        光波的一人配音開始了。


        『夫人、賊人眼下正在領都附近的村……』
        『準備出發。留下來的兵員全部』
        『萬萬不可啊!兵少應該要保全實力。而且,夫人的玉體若是有了萬一!』
        『現在不出、更待何時。況且,丈夫不在的時候,保護臣民就是我的使命!』(*2)


        氣勢滿滿地、光波吐著好像在哪裡聽過的台詞。愛黛蕾特與執事的老人配合台詞作動。


        『我明白了,不會再阻止了。控制在河邊,在老爺回來前爭取時間吧。當然,請讓我一同上陣。』
        『嗯,抱歉了。說來,是否能一問?』
        『請說』
        『爭取時間是沒問題,但應該不介意我把那傢伙打倒吧?』(*3)


        一生中一定要說的台詞、第3名!感慨萬千的光波。啊啊,要是能讓哥哥聽到的話……。


        會場大熱烈!
        愛黛蕾特兩手反握入鞘的劍柄,碰、插上地面。那凜然的表情,大家無不入迷。


        『問。汝為我丈夫之人嗎?』


        嗚喔喔喔喔喔!


        歡呼聲中,兩人再次從舞台拂袖而去。


        ---------


        (*1) 排氣 660 cc 以下的小車。比較高的,腿短沒辦法開?



        (*2) "今使わずに、いつ使うというのです" (現在不用要等到什麼時? --庫夏娜・風之谷)
        沒等巨神兵完全復甦就出動。


        (*3) "時間を稼ぐのは良いのだが、奴らを殲滅してしまってはいけないのか?" --Archer・Fate/stay night


        回复
        4楼2018-01-30 17:28
          喔喔,不錯不錯!秋葉原買的18000日元神劍,效果很好啊。很喜歡的愛黛蕾特想要、就預定為她的愛劍了。雖然沒有刀鋒,但是金屬製的所以相當重,拿來運動說不定可以。
          那麼,最後一次換衣服差不多要結束了。最後是普通服裝,因為要這樣直接去跟大家交流而不得不。


          第三度登台的愛黛蕾特。那淡粉色、和歲數相應可愛禮服的身姿,是店長使出渾身解數之作。材料、設計、縫製,均一一注入了靈魂。注入的有點多就是了。今天的3套全部都是、一生不會再有第二次接觸的機會,是店長字面上燃燒生命產生的作品。


          『花之妖精今日初長成。此後,會在社交界加油的。大家要好好相處哦』
          說著,這次沒有從舞台兩旁離去、正面前往觀眾席的愛黛蕾特被如雷的掌聲所簇擁。接著就這樣被貴族的孩子們包圍引起騷動。


          ……結束了。完美、之母!!(*4)
          幹得好,愛黛蕾特。接下來就是用料理來支援賓客間的談話。
          光波緊緊抓住麥克風。


          『那麼大家,請盡情暢談吧。另外,除了各桌準備的常見料理外,會場後方稀有的遠方各國料理種類繁多。有興趣的人請盡量品嘗。此外,異國酒飲也備有數種。度數高的飲品有標記,請適當加入水或冰來嘗試』


          啊啊,桌上菜色很少是因為這樣嗎?既然異國料理各有喜好,所以沒有各桌都是、而是逕行挑選喜歡的食物嗎。看來有好好考慮了……。
          普通的料理什麼時候都能吃到,因此是打算在聊起來前先嘗點嗎?杭特伯爵朝異國料理那邊過去了。


          這、這這這、這是什麼?!魚,不是乾貨而是普通的魚!這邊的這個是、米飯上面的是、生的?怎麼可能!
          看向其他貴族戰戰兢兢圍觀的餐盤,杭特伯爵混亂了。眼前的是絕對不應存在之物。
          大家沒出手也是理所當然。沒問題嗎?不會腐敗嗎?
          然而,怎麼看都可說是新鮮的代名詞,完全沒有受損的樣子。
          但是這樣下去誰也不會去動的吧。
          杭特伯爵思索著。為了展現自己的勇猛、給萊納子爵家賣個小小的人情。上吧,勇者杭特!
          乘載著生魚的米飯、烤魚、燙魚肉等,伯爵將魚系列整套取至餐盤放入口中。哦哦,對勇者的讚賞此起彼落。


          「……好吃」


          不夠的再夾入盤中,不斷清空的伯爵。看到這番場景、貴族們也慢慢自己動手了。


          「……好好吃」
          「美味……」


          後面快了起來。不只魚料理、其他的菜色也消失的跟飛走一樣。然後料理接著補充。看到這樣子、圍繞著愛黛蕾特的孩子與貴婦們也開始向料理群聚。
          嗯嗯,好喔好喔!不過雖然順利,卻總擔心著會不會踩到陷阱什麼的……


          拍!


          突然從後面被抓住肩膀而硬直的光波。


          「以 為 你 在 做 什 麼 呢……」


          冷汗直流。


          「在.這.種.地.方.到.底.是.在.幹.麻」


          光波小心翼翼回頭,眼前的是化做惡鬼的玻賽斯伯爵夫人愛莉絲的身影。
          啊啊,徹底忘記了呀。是的呢,這裡晚會進行的,就是那個啊。社交季的到來,這樣。
          光波就這麼地被拖拉到了玻賽斯伯爵那。


          「光波醬,到底怎麼回事呢?拒絕住在我家,又為什麼會在這種地方呢?」
          眼神、眼神有點恐怖……。


          「店面也去了好幾次,一直是關著不在。要讓人多擔心啊!然後、然後還在這種地方活蹦亂跳的……」
          那個,『這種地方』說了好幾次,萊納子爵的立場……。嘛,雖然對伯爵家也沒辦法多說吧。


          「那、那個,在這裡只是工作啦,又不是住下來了!答應好幫忙今天的聚會、為了店裡的工作才來的!買賣交貨等等,有的沒有的等等…」
          依舊銳利的眼神雖然可怕,不過愛莉絲大人總算是冷靜了。伯爵大人在後面苦笑。


          「咦,亞歷克西斯大人呢?」
          除了夫妻二人以外的只有迪奧多爾大人。貝琪絲醬是還沒在社交圈亮相嗎?
          「啊,哥哥是去了愛黛蕾特小姐那吧。真是的,哥哥總是這樣」
          哼、像是這種感覺回答的迪奧多爾大人。


          「哦哦,不愧是長男,這點有好好地做到呢」
          對於光波的說法,感到吃驚的迪奧多爾擺出疑問的表情。
          「因為、今天不是愛黛蕾特大人初登場嗎?無視主角只跟其他女孩子說話的男生什麼的可是最差勁的。喜歡也好、討厭也好,大致聊個幾句是禮貌呢。」
          「……等等,我馬上回來!」
          慌忙離開的迪奧多爾。伯爵大人又是苦笑。


          「總 而 言 之!早點露面吧!」
          「知道了……」


          拍!


          又來了!這次是什麼!
          回頭一看,眼前的是共同跨過地獄特訓的戰友、負責二廚的女性料理人桑嗎?


          「出、出大問題了!料理、料理那!!」
          哎,說不出來?麻煩大了!
          「料理不夠了!!」
          哎哎哎~


          所以,不是才充分准備了嗎?絕對會剩、你跟馬塞爾桑不是拍胸脯保證了嗎?到底怎麼回事?
          追問後,二廚的女性料理人桑以快哭出來的表情開口。


          「一般的話是不會出問題的。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大家都不回去!而且還一邊聊著天、在料理的四周動也不動,把料理大把大把吃完了……」


          看來,平常禮貌性露面的大貴族早早就會走人。為了交流而留下來的貴族,吃慣的料理等等只是稍微品嘗,之後似乎就是一手拿著酒杯努力進行攀談。收集情報和強化關系的重要場合,對貴族來說也是工作的一環。好像是這樣。
          然後今天誰也沒離開、一直在吃著。
          啊啊、這樣就變成不夠了。


          (完)


          アルベルト・フォン・バーダー --> 雅爾貝爾德・馮・杭特
          (*4) 岸壁の母(老歌) --> 完璧の母


          收起回复
          5楼2018-01-30 17:30
            謝謝翻譯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6楼2018-01-30 20:05
              感谢大佬,话说杭特是谁啊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8-01-31 04:35
                感謝翻譯~
                一群吃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2-05 21:56
                  感謝翻譯


                  回复
                  9楼2018-02-09 11:41
                    感謝翻譯!熟肉好看!怎麼看都是光波玩脫了啊!


                    回复
                    10楼2018-02-13 14:20
                      我到底看了什麼


                      回复
                      11楼2018-02-17 02:43
                        顶顶顶顶顶


                        回复
                        12楼2018-02-18 00:10
                          被抓到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2-20 16:57
                            HHH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6-29 14: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