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之塔吧 关注:3,938贴子:7,803
  • 18回复贴,共1

209 地位差距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楼主又快燃烧殆尽了


回复
1楼2018-01-29 01:40
    「抱歉哪法维拉,比预计添了更多麻烦」
     威廉一开口就低下了头。「没什么问题」法维拉如此回答。
    「更重要的是这里危险。那个女人可能还在附近游荡」
     对,这个地方绝对算不上安全。特别是对威廉来说有着暴露出与卡伊鲁和法维拉之间关系的可能性,甚至藏有被探查到威廉真实身份的可能性。出现在这里本身就不是能够夸奖的行动。
    「没事。做到这个地步那个女人心中已经确信了。她已经注意到了我和你们的关系,我的真身也暴露了。仅限那个女人反而没有了进行警戒的必要。因为已经暴露了啊。再遮掩也没用」
     法维拉无法理解。一旦暴露马上就会陷入糟糕的状况。法维拉的认知如此固定了。然后那个认知并没出错。
    「今天我的方针确定了。装乖结束,不再当只会尽心尽力的忠犬威廉。需要确保的是实际利益,我要用压倒性的实际利益拘束那个男人。只要将没有我就无法设想的大志摆在面前那个男人就不会离开我。让他沉溺到听不见区区暗杀者出身的沟鼠的话语的程度」
     只暴露给了海尔格一人这一点很重要。并且那个海尔格还没有物证。如果要报告给弗拉德她还缺少决定性证据吧。就算她现在立即报告了,用威廉持有的手牌们也能轻易覆盖掉。
     今宵难得被维多利亚利用了。如果自己也不利用回去就划不来。
    「那么,原委是?我可是挺受伤的哦。没想到竟然会被排挤哪」
    「……你不擅长隐秘行动吧。刚才也用那么大的声音大喊了。虽说我是在前往这边的路上但可是还很有一段距离啊。不过多亏那一声让我多少掌握了状况」
    「如果听起来不像威胁就没意义了吧。比起那个原委更重要事情原委。说给我听」
    「不要」
    「杀了你啊瘦猴」
    「你到底有多想听啊。……想知道就去问法维拉。她大概都猜到了全貌吧,老实说今天的事我不想从自己嘴中说出。简直是污点中的污点」
    「我全部都理解。口若悬河地说给你听。不论是有的还是没的」
    「好就这样!真期待啊」
    「那我就回去咯。现在得去就地抓住弗拉德呢」
    「哦哦尽管走吧。我要听经过」
    「我来说经过。不论是有的还是没的」
    「好的好的。请随意当成下酒故事。钱在过几天和卡伊鲁训练时给你。可以吧?」
     法维拉对威廉的发言点头。虽然是朋友,但工作就是工作,款必须要好好付清。如果不那样可能会被抓住意外的把柄。那是一大反省点。今天遇到了作为游玩对象来说稍微棘手的对手。
    「抓到的那个男人知道很多事。在给钱时交给你」
    「嚯,了解了。也有必要控制住这次抢先行动的蠢人哪。帮大忙了」
     卡伊鲁沉默地向就那样打算走出门口的威廉扔去了酒瓶。尽管是从背后飞来但威廉还是轻易接住了。但是他不明白意图。
    「先不论其他伤口腹部的伤口很深。用那个消下毒」
     听到那句发言威廉对友人的洞察力感到佩服。虽然认为自己游刃有余地处理了,但实际很勉强对手的身手并不简单。虽然他本人觉得自己是百人队长等级,但按照威廉的实际感受他有着师团长等级。而且还不是靠关系的那种而是用能力爬上去的历战猛者。想要让他成为部下这一点是秘密。
    「谢咯。我就感激地使用吧」
     目送从门口离去的威廉的背影,卡伊鲁眼光闪烁——
    「那么,就赶快告诉我!」
    「没问题」
     开始听法维拉讲述经过。
     理所当然日后他用这个话题捉弄了威廉数次。


      ○


     弗拉德的秘密屋宅,海尔格就在那里进行治疗。不能让自己的主人看见这身伤势。尽可能地进行治疗,必须得尽可能地能够用借口遮掩过去。不能让主人看出自己失手、自己变弱利用价值降低——
     使用暗杀者时代培育的治疗技术总算将左手回复到了能够正常进行日常生活的程度。可是左眼很困难。已经完全被打烂了。不过没有死亡就已经是赚了,可是毁坏脸部的伤势对现在的海尔格来说是个沉重打击。
     在钝痛感中,暗杀者的耳朵捕捉到了声音。
    「有入侵者?」
     海尔格抬起头。知道这个场所的只有弗拉德和自己,以及特蕾莎和年长的姐姐们。其中敢接近这里的也只有特蕾莎,但至少今天那是不可能的。因为有可能会无意义地刺激到情绪高涨的弗拉德。她是不会那么做的吧。
    「难道是、那个男人吗」
     海尔格颤抖了。她无法停下颤抖。恐惧就是如此地被刻入了她的内心。自豪的手腕连一枚羊皮纸厚的墙壁都不如。不论怎么挣扎都无法战胜的怪物。连想要获胜的心情都涌现不出来。已经无法再次对法维拉出手了吧。一旦出手触及那个男人的逆鳞,全部都会被破坏殆尽。
    「怎、怎么能让你接触到,那位大人」
     压住腿部的颤抖,就算使用单手也要抵抗地行动起来。
     海尔格走出房间。为了迎击入侵者而坐在柱子的阴影下等待敌人。
     脚步声一点点接近。海尔格打算毫不犹豫地用剩余的右手将对方粉碎。不论对手有多么强大依旧是由血肉构成。只要抓住捏烂就好。那样就能获胜。凭借自己的握力是有可能的,她如此劝说自己——
    「你攻过来也无妨,不过会连右手也失去哦,沟鼠」
     向着躲在柱子阴影下的海尔格入侵者、威廉发出了声音。海尔格对那声音做出反应从柱子后跳出。在那里的是成长得远比海尔格想象的要大的仇敌之弟。仇敌所留下的可能性。
    「恬不知耻,难道是来为姐姐报仇吗区区奴隶!」
     威廉刻意地歪了脑袋。
    「你在说什么事。而且斥责我是奴隶的你又是什么人?要注意发言啊区区佣人。我的名字是威廉·冯·利维乌斯,是名男爵」
     没有动摇。无法动摇。现在的威廉是贵族。不论其他人说什么那也是事实。他的血会被当做高贵的事物。已经,和过去不同了。
    「退下,我是来和伯爵进行贵族之家的谈话的。是与身为佣人所不相符的世界」
    「我有守护伯爵的使命!」
    「今后那就由我接收吧。我不在的时候交给你也行。在我不在的时候好好加油啊,第二位」
    「我长年侍奉于那位大人!我与那位大人间有着铁一般的信赖!我才是那位大人最信赖的人,别自大了!」
    「自大的是你啊沟鼠。我和你,客观比较哪一边立于优势?哪一方能带给弗拉德伯爵利益?没有任何社会地位的你,要怎么和我相提并论?你是仆人,我给伯爵带去利益作为交换收下他的女儿,要形容的话就是家人以及搭档。地位不同啊虫豸」
     海尔格的愤怒超越了界限。已经想要不顾结果地进行攻击了。而威廉悠然地做出反应将手搭在剑柄上。只是这个动作就喷涌出了杀气。
    「想在这里死吗,沟鼠」
     接着海尔格得知了。眼前的男人已经是比自己还要强的强者。互相对峙,在承受杀气后她首次理解了。这名男人的深度、高度都太过遥远,彼此间的实力差距极其之大。与和卡伊鲁对峙时不同种的绝望感充满了海尔格的胸中。
    「作为仆人认清自己的身份。你不在那之上也不在那之下。不过,我不觉得还有比没有社会身份的你还要低位的人类哪」
     威廉那么说着走过海尔格的身旁。悠然离去的那个侧脸唤醒了存在于海尔格记忆底端的东西。与放出了自己作为女人的地位更高这等豪言的那个女人,讨好伯爵、想要夺走自己的居所的那个女人相似的侧脸。只会展现给作为敌人的自己所看的那张脸。确信进一步巩固了。
    「总有一天要将你扯下来。和那个女人一样哪」
     无视海尔格吐出的台词,威廉沉默地走远。压抑住他胸中将要涌出的愤怒——


    收起回复
    2楼2018-01-29 01:40
      看來姐姐大人也有不少內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1-29 01:52
        所以姐姐是腹黑?感謝翻譯


        回复
        4楼2018-01-29 02:30
          他姐不是在几天内就死了吗?怎么让这位变态恨成这样?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1-29 04:43
            不过姐姐也是为了弟弟的幸福生活黑的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1-29 10:27
              这是第一次描写姐姐不是省油的灯吧 后面还会有吗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8-01-29 12:33
                姐姐看來也不太正常


                回复
                8楼2018-01-29 13:40
                  怎么越看越觉得姐姐被弄成那样不是伯爵的锅而是握魔的锅了。。难道伯爵生命的最后会被洗白?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8-01-29 19:26
                    报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1-30 19:31
                      喂,120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1-31 23:14
                        最棒了大大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8-02-01 1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