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复术士重来人生吧 关注:20,258贴子:18,980
  • 24回复贴,共1

【第二章】第十一話:回复术士开始行动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先毒奶自己一口


回复
1楼2018-01-27 13:25
    http://notepad.live/share/192915tips1


    收起回复
    2楼2018-01-27 13:25
      听取了黑谷稻草的建议,用notepad.live发了,如果二楼被度娘吞了的话,就在notepad.live后面加上 /share/192915tips1 ,就可以了


      收起回复
      3楼2018-01-27 13:27
        感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1-27 14:20
          感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1-27 20:0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1-27 20:03
              大佬网页打不开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8-02-02 11:47
                还是看不到 可以截图文章再放上来吗?@儒雅的灵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2-03 11:53
                  亂似從2月1號起就不能用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2-04 14:16
                    。。打不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2-08 00:46
                      继续等待,貌似第二章的第11-13话都看不到了,或许压缩了再放上来是一个办法,辛苦楼主了,加油,期待ing


                      回复
                      11楼2018-02-08 20:02
                        翻译:为了酱油瓶 校对(伪):laocun 润色:laocun

                        从王国兵打听出消息后,我回到了旅馆。
                         心情糟透了。
                        这次的事是我天真了。村子被袭击是应该预先假设的。
                        还以为王国不会对国民出手的。更不用说仅仅因为从那个村庄出现了犯罪者。
                        ……这种考虑也只是自我辩护而已,不过是我的天真而已。尽管后悔,也不能光沉浸在后悔中。
                        所以,只能尽我所能。痛苦就用痛苦来回报。


                        回到房间后横躺在床上。然后开始制定作战计划。
                        筹划着对莫鲁雷特,对在这个城市的,我的敌人,近卫骑士队长相符合的准备。
                        简单的说,就是司法交易。作为交出重要情报的回报,以请求放过在敌人面前逃跑的人。
                        当然,如果让莫鲁雷特本人那样传话,就会暴露他是逃兵的合作者,顶多让他假装传达期望交付的信件。
                        「克亚罗加大人,饭我拿来了。」
                        「刹那总是这么机灵呢」


                         刹那帮我拿晚餐过来了。
                         回到旅馆的时候,芙莉雅和刹那有邀请过我去吃饭。
                         刚才在酒馆已经吃过了,就拒绝了。
                        大概,刹那拿晚餐过来是想作为来这里的借口吧。
                        由于她正担心着我,我就表露出了我的真实情感。


                        「克亚罗加大人,生气着呢」
                        「……在外面收集情报回来了。得知我的村子已经没了。现在,虽说库蕾赫(剑圣)帮我调查的是用别的方式得知的消息,但这个消息可信度很高。」
                        「是吗。克亚罗加大人会愤怒也是理所当然的」


                         刹那她,钻进了我的床。
                        然后紧紧抱着我的手。
                         已经到了可以称得上是晚上的时间了。往常的话就会去疼爱刹那。
                         但是,现在没有那种心情。
                        「抱歉,今天没心情抱你。等级上限,今天就不提升了。」


                         即使听了我的话后刹那也没有离开。
                         那并不是在闹别扭。证据是刹那的拥抱很温柔。
                        「不抱也好。但是,在失落的时候,能感觉到身旁人的温度的话,心情就会变好。所以,刹那就这么做了。讨厌的话,您就说出来,刹那我就出去。」


                         被那样说后,我注意到自己被逼到了何种窘境。
                         视野变得狭隘。不能完全地控制愤怒。


                         为了复仇脑袋动起来就可以了。但是,没有冷静的头脑,大意地行动的话,等待着的仅是破灭罢了。
                        过去我抑制住自己激昂的情绪,将能考虑到的所有情况都进行预设,制定出最完善的行动之后。最初的复仇,就完美的达成了。不小心就忘却了这种充分明了的事情。
                         明明是如果是自己的复仇的话,就能做到那样确实地忍耐着。
                        「谢谢。多亏刹那,我冷静下来了」


                         我抱紧了刹那的身体。
                         她娇小的身体被我的臂膀给环抱住。
                         正如她所说,感觉到人的体温的话,心情就能平静下来。
                        不能忘记为了完成复仇而成为燃料的愤怒。但是,冷静下来的余裕也是必要的。多亏刹那才得以取回冷静。


                        「嗯,克亚罗加大人帮助刹那保护了自己的村庄,帮助刹那消除了被杀的冰狼族的怨恨。所以,这次轮到刹那来帮助克亚罗加大人。刹那为了克亚罗加大人的话什么都会做的。」


                         这孩子,真是个好孩子啊。
                         为什么,这种事情现在才注意到啊。
                        真可爱。
                         在我的内心中,觉得这个孩子很可爱的心情,和重要的人被杀了的激愤之情同时膨胀了起来。(校:原文用的就是激情,但是我觉着不对,就加了几个字。)
                        快要发狂了般。
                        「刹那,我改变主意了。从现在开始我要侵□犯你!」(校:我很想用“上”这个字啊。)
                        「明白了」
                        「今天不会温柔地做的」


                         充满了想要粗暴地侵□犯她的心情。
                         做不到手下留情了。不这么做的话,自己就会崩溃掉。想要发泄情感。想要对这个娇小、美丽的少女发泄这心中的一切。
                         换了体□位后,刹那被按倒在床上。


                        「嗯,随克亚罗加大人的喜欢,因为刹那是克亚罗加大人的所有物。」


                         刹那向着那样的我微笑着,为了表示接纳而两手张开着。
                         如此就是我能忍耐的界限了。
                         然后,我用了一个晚上,蹂□躏了刹那。
                         如同无论哪里都很猛烈的野兽。
                         全部都做完后,头脑完全地清醒了。
                        在变得冷静的头脑内,决定了所有事项。自己应该做什么呢。


                        「克亚罗加大人,正在哭。」
                        「我在哭着吗?」


                         被这么一说就意识到,注意到脸颊上留着眼泪。
                         啊啊,是这样啊。
                         我并不是仅是愤怒而已,我有着在此以上的悲伤和寂寞。


                        我的脸埋进刹那小小的胸部中,哭泣着。我以为我的血和眼泪已经流光了,但我的体内还残留着眼泪。(校:请也给我这样的悲伤和寂寥。)
                         将那些眼泪释放出去。
                        我决定这次将是我最后的哭泣。要在此舍弃,作为把所有的眼泪都流光的人的感情。





                         隔天,库蕾赫(剑圣)回来了。
                        喘着气。
                         大概是得到情报后马不停歇的赶过来了吧。


                        「克亚鲁(主角),你拜托的事情我了解了。你的村庄……已经晚了」
                        「……是这样吗,我明白了」


                         昨天在酒馆得到的情报已经得到证实了。
                        施虐者和士兵还有贵族的库蕾赫的情报,是毋庸置疑的。


                        「你的村庄的人们,在其他的镇街和村庄里成为把你叫出来的诱饵,这也跟你的预想差不多。而且,教会声称“你的村庄信奉着邪教”。还到处说【癒】之勇者本人也因为是邪教徒的缘故,为了毁灭王国而对圣女出手。」
                        「还真敢做啊(翻译:やってくれる)」


                         堕入邪教的勇者对圣女出手了,作为童话还不差。
                         还真能淡定地这么扯淡啊。
                        在这种状况下能理直气壮地给予王国伤害的手段只有一种。
                         那个能有效利用的状况就在那里。


                        「库蕾赫,能不能向近卫骑士队长提供这个情报:”【癒】的勇者克亚鲁潜入了这城镇”。那些家伙想要实施的处刑,无论如何都要让他们在这个城镇进行」


                         反正舞台就让那些家伙来搭。
                         要说为何,因为所有必要的“演员”都集中在这里了。
                        是的,舞台是我的村里还活着的人所在的处刑场。就在那里开演。
                         要牢牢地让人们刻入对王国的威信的疑念。


                        而且附加的,要让直接下手的近卫骑士队长看见地狱。
                         难得地,明明我的复仇到那样就完成了
                         想死的话,就让你死吧。从充分折磨你开始。。



                         ~近卫骑士队长视点~ 


                        「该不会,还没有找到【癒】之勇者吗」


                        有着中性的容貌,可爱的少年,用着不适合形象的腔调提高了怒吼声。
                         他的脸被绷带包裹着。
                        虽说是这种外表,但实际年龄是超过三十岁的精锐骑士。


                        「是的,雷纳德大人,虽说对城镇里的回复术士用了鉴定纸,但还没找到他。」
                        「这些,没用的东西!那家伙绝对在这个城镇。好痛啊,这个伤口啊啊啊啊啊」
                        (校:本来酱油写的是无能之辈,但为了展现他的人渣程度,我换了一下。不过这样说来,安娜算是被长得跟男主一模一样的陌生人给。emmmmm)
                         他那样说后撕破了绷带。
                         在其下面有着严重的烧伤痕迹。
                         他是被害者。
                        因为他是【癒】之勇者为了从城里逃跑而弄出的牺牲品,他的样子变成了【癒】之勇者的样子。


                         因为这样而失去了一切的他,绝不允许憎恨的男人的面庞的存在。
                        所以通过烧毁自己的容貌,来将那份容貌变成别人的容貌。
                         每当因烧伤而疼痛时他的怒火便更加上一层。


                        「在哪,在哪里。那家伙是怎么藏起来的。要怎样把他找出来。【癒】之勇者真是个薄情的家伙。明明都那样,把那家伙村里的同伴当玩物了,还没从巢穴出来。可恶,应该让那个女的活着的。让那家伙发出悲鸣的话,他就会从巢穴里出来了吧。可恶啊!」


                         近卫骑士队长站起来,踢飞了桌子,用重木做的桌子轻易地飞了起来。
                        压倒性的身体能力。即便的确有着困难,但实力还是超一流的。


                         他们中的一个士兵上前开口道。


                        「从剑圣大人那得到的情报。发现了貌似是【癒】之勇者克亚鲁的人物,但让他逃掉了。」
                        「什么!?为何,剑圣会知道是他」
                        「是通过以前看过的容貌来判断的」
                        「真奇怪,那家伙能改变容貌。那家伙故意用以前的姿态,在别人面前出现吗……陷阱吗。是在企图着什么」


                         是的,【癒】之勇者克亚鲁用他的那份力量,改变了近卫骑士队长的容貌,反过来把自己的样貌变成了近卫骑士队长的样貌。
                         那种家伙不应该不会改变样貌的。
                        特地把自己暴露给剑圣,就是说有意图地展示自己的存在。


                        「原来如此啊,我想那家伙是想帮助那些村人们吧。为此……这样吧,把所有散落在其他城镇的村里的家伙都集中到一个地方」


                         如预想般,就在这里聚集伙伴吧。
                         人数越来越多的话,就会越难救到村里人。在王国兵大量在场,加上剑圣大人也在的情况下,他怎么可能帮得了呢。只会更加绊手绊脚而已。


                        「而且,还有一个消息,情报提供者出现了。虽说是在敌人面前逃亡的我军的士兵……好像报告的是,妨害袭击冰狼村的不只有剑士,还有魔术士。说是那个魔术士,不管怎么想,都是某位贵人。在城镇内发现那个贵人后把她绑到居住地了。还说作为传达那个情报的条件,希望关于在敌人面前逃亡的这件事能放过他。」


                         听了那番话后,近卫骑士队长笑了。
                        这是令他翘首的情报。
                         他不用王国兵,而是使用自身财产寻找王女。这是变成与克亚鲁同样的姿态后还能活下去的前提。


                        袭击冰狼村时,入手到出现了魔术士的情报。
                        其他的家伙可能不会明白,但看了魔术的着弹地残留的痕迹后的独特的惯,就认定了这是王女芙蕾雅释放的魔术。
                        正因为如此,才能确信【癒】必定在这个城镇。
                         杀死憎恨的敌人,入手一直憧憬着的女人。(翻译君:近卫骑士队长重来人生(笑))
                         因此渴望的情报终于来了。
                         真的,能入手这样情报的话,在敌人面前逃亡的罪或其他什么罪都会赦免他。
                        「可以。那家伙在这里吗」
                        「没,说是因为不信任这边,所以最多五个人前往指定的场所。还说在这以上的人数过来的话,就开溜」
                        「都做到那种程度的准备了啊,那个指定的场所什么的,给我说」


                         然后,他做出了两个指示。
                         第一个 ,把在散落在各地的村名集中在一个场所。
                         第二个是尽心挑选四个能干的人。
                        全部都完美地开始运作了,如此确信着的他一口气喝完上等的红酒后大笑了起来。
                        (丸)


                        回复(2)
                        16楼2018-02-26 20:07
                          结果因为是翻译错误的部分正好包含敏感词所以发不出来……
                          年轻人不要整天看A片……满脑子歪的


                          回复
                          17楼2018-02-26 20:12
                            我覺得這時候幹王女比較能發洩的說


                            回复
                            19楼2018-03-02 21:58
                              感谢大佬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0楼2018-03-12 00:31
                                感谢大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06-06 08:06
                                  感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07-25 18:47
                                    感谢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3楼2018-08-05 20:59
                                      感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09-21 15:33
                                        感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11-27 02:03
                                          tjtj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6楼2019-02-07 15:38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