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之塔吧 关注:3,935贴子:7,791
  • 15回复贴,共1

208 握魔粉碎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还4章到下个大事件


回复
1楼2018-01-27 00:45
     法维拉数次差点被抓住。但每次都在千钧一发之际回避,被削去了些许皮肉。那状况反复,伤势逐渐加深速度差发生改变。现在已经变为海尔格更快,法维拉仅凭身体动作来躲避的状况。
    「真是能逃的虫子。明明感觉被我抓住反而会轻松」
     海尔格没有焦躁。她甚至有些享受一点点削弱猎物的乐趣。那是曾为暗杀者时不可能有的余裕,以及傲慢。法维拉就是抓准那一点勉强闪避着攻击。
    「差不多要腻了呢」
     但是,那也结束了。海尔格的气息改变。察觉到那一点的法维拉的气氛也改变了。躲过海尔格所使出的下一招,接着法维拉也会使出秘策。尽管是不太像使用的一手,但在这种时候也没办法了。
    「鬼捉人结束了哦」
     握魔的手逼近。被抓住的话就会在瞬间被压扁捏碎血肉吧。这个动作并不游乐。正因如此,只要闪避过这一招就能产生空隙。已经逃到了这个地点。之后只需要突入。
    「再稍微,玩一会儿吧」
     法维拉用『全力』闪避。那是完全无视受到最终伤害的脚腕的动作。海尔格对那动作感到了惊讶和焦躁。那明显是勉强自己的动作。虽然为了闪避认真起来的海尔格的攻击不得不那样,但就算躲过了法维拉应该也没有下一招了。不会继续下去的挣扎,这次攻击之后她的速度理应会再降低一级。
    「接下来是,捉迷藏」
     法维拉顺着闪躲的动作冲入了一幢民宅。她破坏了木制的房门冲入屋中。
     看到那一幕的海尔格不由得发笑。没想到法维拉竟然会使出这种愚策。
    「确实暗杀者会注意躲避旁人」
     海尔格转动脖颈发出声响。
    「但是呢,你觉得在重要的猎物面前……会有人放弃吗?不过是一幢民宅,最多有四人或五人,只要全部杀死就不会被目击。简单就能消灭罪证。你真是可悲又残酷呢。竟然把这里的居民也卷入」
     海尔格如同确认手指状态般地用力活动手指。传出了骨节的声音。状态万全。现在由于刚才的破门声而没有时间上的余裕。如果周围的居民注意到声响聚集过来就麻烦了。失去了余裕。所以,她不会游乐。
    「…………」
     从民房中没有传出任何声响。是因为法维拉有着某种防止声音传出的方法呢,还是说这里本来就无人居住呢,不过那种事完全无所谓。
    「哎呀哎呀,竟然完全沉默……真冷淡」
     海尔格站在入口前。通过布满粉尘的入口无法看清内部。海尔格打算走向被破坏的房门之内而抬起脚步。那个瞬间,海尔格是身体稍微以只有本人才能明白的程度停止了动作。
    「……啧,这习惯还是那么令人讨厌呢」
     由于暗杀者的性质。海尔格有稍微会对从正门出入感到踌躇的习惯。在暗杀者时代她机会没有从正门出入过。少有的几个情况每个都是在她没能顺利暗杀的时候,或是就算显眼也只能从正门逃走的情况。这是对已经不是暗杀者的本人来说非常令人不愉快的习惯。
     那个习惯——
    「哼!」
     给予了从粉尘对面出现的恶鬼罗刹的有力手腕以误差。可是——
    「什、么!?」
     做出防御的左手掌心没能吸收威力被粉碎了。本应吸收冲击力的手腕和手肘被粉碎,接着那怪力手腕直击了海尔格的头部。由于一瞬的踌躇那攻击没能一击致死,但是头部左侧发出了爆炸般的声响,海尔格在空中旋转数圈划出现实不可能视线的轨迹被打飞了。
    「差劲。我说过要杀了」
    「你没说哦」
    「用眼神示意了。你不是也示意明白了吗」
    「……对方是个达人啊,嗯」
     从粉尘中出现的巨汉钝重地穿过被自己的一击完全粉碎的屋门。男人睥睨着暗杀者时代构筑起的荣耀和矜持以及至高的手腕被粉碎被打得痛苦倒地的海尔格。『剑斗王』卡伊鲁君临于此处。
    「我不知道理由。不过不会拒绝朋友的请求。你就死吧」
     爆发出的杀气,甚至能够抹消疼痛般的恐怖,海尔格颤抖了。海尔格并不知道这种怪物的存在。就连明确在自己之上的『杀鬼』白龙都可能凭借计策战胜。但是眼前的怪物只有不论做什么都赢不了的感觉。
    「啊、嘎……可、可恶」
     难得将要得到能够让自己成为那位大人心中的第一位的桥梁。结果却出现了使起完全崩塌逼近的将所有一切破坏殆尽的真正怪物。
    「冷静点。下次不会失手。你感觉不到疼痛只要一瞬——」
     卡伊鲁正在逼近。绝对的死正慢慢地、切实地,来到海尔格的面前。海尔格变得无法思考任何事了。恐怖将思考完全覆盖了。
     正因如此,她选择了逃跑这一选项。
    「啊,被逃掉了」
     海尔格从趴在地上的状态突然跳起,那是为了拉开距离的跳跃。接着她没有丝毫踌躇地消失在了转角处。卡伊鲁呆立着。他的脑袋被法维拉打了。
    「笨蛋。怎么能让她跑了?」
    「就算你那么说凭我也追不上啊。你想,我不擅长灵活行动,如果是平原还好但在街道中被以那种身手逃走我也无计可施」
    「真是的。我无语了」
    「那还真抱歉。可是你又被麻烦的家伙追逐了啊。我姑且是打算杀掉,不如说认为能杀掉地打出了那拳……身手下降了吗?」
     卡伊鲁稍微陷入了思考。他旁边拖着腿的法维拉,
    「那是阿尔的敌人。弗拉德的佣人并且对阿尔蕾特姐有执着」
     用只有卡伊鲁能听到的音量小声说到。听到那句话卡伊鲁露出了复杂的表情。
    「原来如此啊。那挺麻烦。不过我该做的事只有一件」
     卡伊鲁啪地拍了下手。接着——
    「能听到吗暗杀者!我的名字是卡伊鲁,剑斗士卡伊鲁!你打算做什么是什么人对我来说都无所谓!只有一点,不要再次对这家伙出手!如果敢出手我会将你和你的主人全部杀死!这是警告!不会再说第二次!」
     那是这区域一片全都能听到的大吼。从民房中接连涌出吵闹的好事者。法维拉骂了句「大笨蛋」后马上进入了卡伊鲁的家中。她不怎么想引人注目。
    「啊哈哈,对不起。我好像有点醉。啊—好恶心」
     卡伊鲁对周围打句马虎眼刻意地摇摇晃晃装作喝醉一样地返回了屋中。心情不佳的法维拉面无表情地屋内等待。卡伊鲁不自觉地对家中有法维拉在等待这个状况感到雀跃。
    「你为什么说了那种话?」
     法维拉询问。卡伊鲁寻找着自己使用的治疗箱。
    「既然知道那个女人和杀死阿尔蕾特姐的事情有很深联系,那就不该是我而是该由阿尔裁断的案件吧。我们该做的是尽可能保护好自己并且不碍那家伙的事。那样就好。没有擅自行动的必要」
     所以他才做出来那番威胁。那只是为了保护法维拉的警告。这样一来那家伙就不得不放弃法维拉。就算隐秘地杀死了法维拉,就算从法维拉口中问出了情报,如果代价是自己和主人的生命那就本末倒置了。卡伊鲁能够轻易做到那一点,并且也给她造成了那种印象。
    「我之前叮嘱过了吧?如果是现在的那家伙,是不会输给那种程度的对手的」
    「……也就是说只有我很弱?」
    「……无可奉告」
     卡伊鲁给法维拉进行了治疗。说着「会刺疼」将高度的酒液倒到了法维拉的脚踝上。尽管应该相当疼痛,但法维拉不仅没有哭诉连表情也没有丝毫变化。与之相对当治疗完成到一定程度后,她悄悄踢向了卡伊鲁的侧腹。
    「哈哈哈。既然你那么精神就没问题了。那么,能跟被排挤的我说说事情的经过吗?」
     卡伊鲁看向被毁坏的入口。站在那里的是自身也浑身伤口的威廉。


    收起回复
    2楼2018-01-27 00:45
      前一分钟,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1-27 00:47
        这个海尔格居然是个妹子 之前一直以为是个壮汉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8-01-27 02:00
          這是應該要粉拳伺候才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1-27 04:58
            虽然看过了生肉,还是感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1-27 05:06
              欢迎大佬回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1-27 11:02
                感谢大佬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8-01-27 12:38


                  回复
                  10楼2018-01-27 18:05
                    感谢大佬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8-01-27 19:26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8-02-02 08:19
                        这个海格尔使我想起了黑礁里的那个战斗女仆长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8-02-03 15: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