阵面对决吧 关注:23,485贴子:346,012

【连载】武神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欢迎吐槽,欢迎借阅。


ps:如剧情不合历史以及物理规律,纯属乱扯,不必在意。


引子
【渭河南•幽林】

“我说符灵区怎么有这种东西,”河的西岸依旧是一片寂静,两队人马分立二端,“别说我没见过世面,对面,那可是司马懿的车骑将军——郭淮。”
“嘘,小声点,你以为这是哪儿呢。”草丛里面的另一个人低声道。
“心岂,他那把纹龙枪,可是卜梦师开过光的。”向十三听罢刻意压低了声调。
“你懂得的还真杂,”张心岂说,“话说回来,有人在符灵区摆祭坛,你想到了什么?”
“什么?!难道说…”
暗涌。人潮内的杀气始终在翻腾着,戾气是每位久经沙场的战士所掩饰不住的,何况是前虎豹宿卫的遗留精锐和白毦军,但依旧是沉寂——每个训练有素的士兵在这场夜袭邂逅之后,仿佛都在等待一个开关。北方春天的夜来的总是很早,雪永远凝积在每个角落,传道者总是说,苍天给这个世界带来了苍白,黄天才会让世界拥有黄土。树木,盾,布营帐都被冻气蜡了一层满是疮痍的冬油,又像是刀痕。
沉静的夜色只在刹那被一袭白袍冲垮。
“快看!那是赵云,那是赵云!长坂坡的赵云啊。”向十三惊呼道。
“你能不能小声点…不过蜀军里除了他,也很少有人能跟你的车骑将军一战了。”张心岂喃喃自语,“只是牵制作用吧,我猜的没错的话,司马懿的大军已经在另一条奇袭道儿上了。”
稀疏的春雨打在张心岂的脸上,把刚刚印在脸上的泥土抹了稀里哗啦,他缓缓闭上了双眼,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
“喂,我说,你在搞什么鬼,赵云赵子龙嗳,青春偶像啊,这种战斗很难得看到的!”
大约过了半刻钟,两人脸上的泥土已经糊成了一片,但张心岂脸上的液体更多是冷汗,露出了极度恐惧的表情。
“火焰,那是…红云祭灵!”


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8-01-26 14:30
    【渭河南•符灵区腹地】

    血雾弥漫在混沌空气的每个角落当中,祭坛上赤色的光耀随着哭喊声和咳嗽声的愈发孱弱而缓缓褪去。“丁达尔效应”将两人的身影散射成了奇怪的颜色。星袍,随着诸葛亮的步子从楼梯上滑落下来。
    “好!精彩!”司马懿直起身子,抹下嘴角的血渍。
    “哼,骄妄之徒,这便是我大汉将士们不肯睡去的执念,最后给你的裁决。”诸葛亮身边依旧环绕的几缕忽明忽暗的身躯。
    “在符灵区把死人抬出让我死伤过半的,叫做幻影兵是吧,孔明。”司马懿露出了诡秘的笑容,“代价可真是大呢。”
    “你以为,我会把八成精锐,去堵截一路疑兵?”诸葛亮表示这种类型的豪赌不是他的局。
    “哈哈哈哈~”司马懿狂笑不止,“孔明,恰恰相反,我才是疑兵。如果我没算错的话,赵云此时此刻已经被郭淮击败了。”
    诸葛亮猛然被一语击中,他的大脑内正在进行着飞快的思考,司马懿善蛊惑人心,“红云祭灵”一直是他最后的底牌,从成都开始就已经开始着手准备了,甚至所有圈套都已经将司马懿的大军牢牢拴住,这将是一手致死将军——他不可能赢。
    话又说回来,司马懿如果敢拿性命玩火,即便这是一路疑兵,也是必死的疑兵,司马懿的存亡依然在北伐战争中有着决定性的影响。
    “仲达,这便是你最后的小技俩么?”诸葛亮的表情始终维持着清澈,和冷峻。
    “从洛阳到这里,孔明你有没有想过,为何我能一直料敌机先,这么长久的洞察,恐怕即便是你也吃不消吧。还有那次在西城,你在城上抚琴肯定紧张死了,放心我不会杀你的,就是为了今天。‘黑水祭天’已经帮我看到了一切。”
    “黑水…祭天?!”
    “人的未来,将由更高级的物种——迷城来统治,它们将代表下个时代的领袖,来清洗这污浊,民不堪命,合久必分与分久必合的轮回。”司马懿欠了欠身子,“说到底,你的视野还是太狭窄了,不过还是很感谢你替我完成了最后一块拼图。话说连续多次红云祭灵的尝试,孔明其实你已经油灯枯尽了吧…”
    “咳…咳…”诸葛亮尚未等司马懿说完便呛出了半盏鲜血。“还差一刻钟便是子时,杀你…杀你,足够了。”
    环绕在诸葛亮身边的灵体慢慢升起,由黯淡的石黄逐渐为赤红色所过渡,填满,最终被层叠的火焰包围,身边缠绕着的符咒,在气息准备完成之后开始隐现。执着钢刃,明明个个面目狰狞,却感受不到半分属于士兵的戾气和杀机。
    祭坛周围的雪和雨水开始蒸发,诸葛亮把七星剑握在胸前,细密的火须围绕他作着向心运动,他淡淡地念出了一段咒语。
    顷刻间数以百计的幻影兵越过七八米的间隙,径直地飞越到司马懿面前,这种加速度所需要提供的动能,甚至远远超过了弓弩。无数剑刃在司马懿的长袍上一擦即过,他已经闪出好几米的距离,并未收到一点儿伤害——两人的决斗已经超出人类的理解范畴。
    诸葛亮也不贪图一击取胜,幻影兵的移动方位开始有了目的性和规律性,在司马懿落地之前聚散成了六十四爻的阵势。
    “仲达,他们可是八卦的机巧工呢。”
    司马懿深知下一击自己便是避无可避,掌间徐徐聚起蓝色的火焰,法杖也开始共鸣,他将苍炎向头顶划过一道圆滑的弧线,暴怒道:
    “灵火•苍!”
    幻影兵的天罗地网被强行撕开了一道口子,司马懿带着他蓝色的火焰再次从死门穿越而出。
    幻影兵似乎受到了激怒,对司马懿开始了更猛烈的扑击,盛怒的火焰在他们每个的毛孔里吞吐着。他们的剑法自然是极奇优秀的,在攻击时就早已备好下一段的方略,众人的剑刃默契地再次挥向了司马懿。
    但这次司马懿却没有再打算闪避,任凭他们一剑接一剑地砍出伤口。浓浓的血气味弥漫在他的周围,他手上蓝色的火焰开始有了改变,不,更准确地说,是变成了三坨不同颜色的火焰。
    司马懿带着疲倦的笑容念出:“灵火•三味。”
    消失了。紧跟着便是诸葛亮错愕的神情,呆滞地站在那里很久,直到祭坛上的光耀完全消失,他带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倒下了。
    “丞相!丞相!快来人啊……”声音是魏延的。


    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8-01-26 14:34
      插个图


      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8-01-26 14:43
        来来来,见面插一半


        终于有人开坑了,插一个


        【渭河南•幽林】

        正如司马懿所说,赵云的落败并不是意外。可跟全部有尊严的将士一样,赵子龙选择了殊死抗争,就像某个骑士选择了荣誉那样再正常不过了。
        “嘤嘤嘤…他居然输了。”向十三顺势把头靠在张心岂的肩膀上。
        “咦惹…你够了,这么深情你现在干嘛不下去救他呀。”张心岂接着说,“话说红云祭灵终于结束了么,司马懿应该死了不少人吧,我却隐隐有种不详的预感,你忘了三哥叫我们来干嘛的么。”
        “哦,对了!三哥。”向十三还是那副**一样的表情。
        “看来他的担忧是没错的,你看距离诸葛亮大营二点钟方向大概三公里的地方那是什么。”
        “等等,我看见…几个女人…”
        “她们可不是女人,她们是名副其实的女鬼。那些人会叫它为,迷城灵火。”张心岂说罢便拾了拾自己在草丛里的物件,“居然真的出现了,快,十三,我们要赶在它们行动之前找到它们。”
        “别别别,我还是下去救赵云好了,我可不跟鬼打交道…”
        张心岂心里默念了一句MMP,早知道就不应该答应三哥带这个家伙一起来,不过血婆娑的技法让他身轻如燕,带上向十三或许也是个负累,溜了溜了。
        “喂,喂!你真走了啊,我没说不去啊,别留我一个人在这儿呀……”还没等向十三说完,张心岂已经疾驰在树枝上踏出了好几百米。
        “上面还有伏兵啊!”不知道是蜀军还是魏军的哪个士兵大喊了一句。稍后,数十支利箭驶向了向十三所在的位置。
        向十三还没搞明白什么情况,屁股就被戳了个大窟窿,“我的个奶奶哟…”他立马打开手臂上的开关,手套上的红色的等离子灯马上亮了起来,说时迟那时快,向十三朝着赵云倒下的位置冲了过去,“子龙哥哥,我来啦!”
        向十三,不,更准确来说是他的手套把一套禁西矛连招打完顺便抠了下耳屎,把刚想取赵云头颅的副将揍得一脸懵逼,向十三背起赵云立马就跑。速度可不亚于在树枝上施展轻功的血婆婆。
        在“逃跑”这件事情上,向十三可是宗师级别的。


        真是好冷清啊


        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8-01-26 16:19
          on⑨仔向十三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8-01-26 16:45
            来暖贴啦


            【渭河南•蜀军大营】

            “丞相,赵云将军落败了…”探子说罢,被魏延狠狠地踢了一脚。
            “赶紧滚出去。”魏延在探子耳边轻声说道。
            “文长,无妨,你不用太担心我的身体了。”诸葛亮默默地把羽扇停在了胸口,“唉,依子龙的性格这次怕是凶多吉少了…德信那边怎么样了?”
            “报——”
            “不是叫你滚出去么!”
            “不是,是赵云将军回来了,是被位高人救回来的。”探子侧了侧身子,赶紧离魏延远了一点。
            “好啊……天不亡我矣!”诸葛亮也顾不得虚弱的身子,欣喜地跑到帐外。
            赵云此时也已经清醒,医官正摁住他的刀伤敷药,相比于向十三在隔壁哭爹喊娘,他平静地望着夜空,没有半分苦痛的表情——这对于沙场出生的他来说已经习以为常了。
            “星宿现在已经一片混乱了。”诸葛亮打断了他的思绪。
            “丞相…是我无能。”
            “这跟你没有关系,抑或者说,这场北伐战争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司马懿的目的,早就达到了。”
            “您是说…”
            “这个世界,将不再属于你,我,孙权或者是某个普通人。星宿紊乱,迷城,这种灭世的亡灵将会夺取整个大地,它们操控的不只是人心,还有命运。这是我刚刚回帐后得出的结论。而我已经没有力气再去改变这一切了。”
            诸葛亮停顿了一下,“但子龙,你活着回来了,一切都不同了,你可以替我去完成它,因为你跟我一样,都是修灵星宿。”
            “丞相,等等…那…我应该怎么去做呢。”
            “你先去找江东的周姬,就以,使者的身份。她也是被选中的祭司,”诸葛亮又补充了一句,“被司马懿所骗来的祭司。她会告诉你关于迷城的一切,时光不待,等你伤好了就即刻启程。”
            “不用,我明天就出发。”
            “将军我也跟你去,周姬我铁哥们儿!”向十三在隔壁的帐子内探出了脑袋望着赵云,一如整个深情的迷弟。

            (引子完)


            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8-01-26 17:34
              好棒啊(我可能要开始催贴了)


              吼啊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8-01-27 00:39
                催更!!!


                嗨呀!


                来晚啦 开更开更
                电脑充电线忘记带回家了


                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17楼2018-01-27 21:03
                  +1s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01-27 22:04
                    第一章
                    【洛阳•泯城街】

                    在骚客眼里,东都洛阳就像一本厚厚的书,或典籍。不管是政治还是军事方面,它总是在承载着这个时代带来的太多太多东西,初平元年二月,魔王董卓在诸侯的较量中兵败山倒,洛阳终于挣脱了它旧主人的魔爪, 而它的旧主人在匆匆离开之前,不忘在它身上留下了烙印——那是毁灭性的,永久性的,那是一场烧不完的大火。就好像把这本书里最精彩的那几页打斗,强行扯了下来,后来连书脊都变了形,最后变成一本塞在床底,何人都不愿翻看的旧书。
                    洛阳城是感性的。敏感的。
                    庙会也是最近这几年才恢复的,事实上,祭祀活动恢复时间更早,不过“节场”的重新开放需要更久的时间,因为过去的伤疤,洛阳的生意人对战争的敏感度更高,但庙会和市场始终是交织在一起的,是分不开的。
                    “两斤猪鞭,两斤猪鞭,帮我包好。”
                    “我说二姐,你是多久没有逛过庙会了,买这么多东西我的技法没法发挥呀。”张心岂松了松肩部,把零碎东西紧紧贴在自己的肚子上。
                    “哎哎,人家多久没有逛街了,让一个小女生,整天打打杀杀的…”
                    女人话音未落,张心岂突然抱住她,两三个跄踉把她推搡到街角的墙面上,空气中收纳两人的区域仿佛被凝滞,剩下女人绯红的脸颊,以及浓浓的鼻息交织在两人之间的缝隙。
                    “离我们右后方300米的地方,有一位有名气的杀手,手法精妙,目的明确。”张心岂全然不管已经酥软掉的二姐,“而且显然他是奔着我们来的。”
                    “我去,黑蟜党?”
                    “是,而且据我所知,他们早就被朝廷收编了,说明有位大人物想取咱们这条性命呢。”
                    “值钱哦。”女人媚笑地盯着张心岂,带着挑衅的口吻问道,“你,能应付的来么?”
                    张心岂放下猪鞭、脂粉以及貂皮大衣共用了0.7秒,疏松骨骼用了0.9秒,从裤裆摸出血钗并爬上屋顶共用了1.3秒——两人都明白,杀手之间的较量最在意的便是,时间。
                    不见了。不可能,杀手没有达到目的之前可没那么容易放弃,尤其是对面这种名声在外的,业务质量可没有半点水分。
                    “什么…”张心岂惊愕了几秒钟,接着便苦笑了一声说,“果然还是猪鞭耽误了点时间啊。”
                    张心岂身后被梗着刀刃的主人,便是黑蟜党的前度委员长——病鲛。
                    “早听闻杀手病鲛以速度见长,没想到竟还是超过了我的预料。”
                    病鲛冷笑了一声,“那你呢,血娃子,你又是以什么见长?”
                    “冷静的逻辑推断!”张心岂迅速地把身型扭成了一个奇怪的弧形,顺势将血钗放进了病鲛的喉头。
                    甚至连惊愕的机会都没有给病鲛。
                    “哼,死在‘血婆娑古流技法•反受其乱’之下,是他的荣幸。”二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张心岂的身边。“心岂,你的进步很大啊。”
                    “二姐,那你知道他为什么要来杀我们么?”
                    “切,就你知道卖关子。”
                    “你忘了我们来的这儿目的了么,只不过是我们的动机引起了他的动机而已。”
                    二姐托着下巴思考了半天,“你是说,貂蝉大人让我们来取的那柄武器?!”


                    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21楼2018-01-27 22:07
                      这个病鲛读起来却很熟


                      【洛阳•渊玄阁】

                      泯城街尽头的茶阁,对于这个城市来说是特殊的存在。人们总是说,“茶熏半里铺,修得自在活”,他家的茶叶,是能够弄醉人的。
                      但聚集着大量四方达官显贵更重要的原因,还是因为这里渊玄阁所收集的奇珍异宝,而且这些宝贝总是以拍卖的方式出售给客户。价高者得——这对于那个时代的人来说,算是比较新奇的一件事情了。
                      “二姐,就是这里了吧。”
                      “心岂,我跟你说,来这种地方,讲究的是一个排场。人壕你不壕,一生吃辣条。快快快,把貂皮大衣给我披上。”二姐打量了一下这个茶阁当机立断。
                      “不说别的,我就觉得二姐你可能是这几年来最骚气的血婆娑了…”
                      楼下站的是位长相标志的小哥,“二位如果要参加拍卖的话,请领牌上二楼雅座;若是喝茶…”
                      “请把牌给我的男仆吧。”二姐优雅地接过话。
                      “……”(张心岂:你丫的…)
                      阁楼内的布局和设施并不是最奢侈的那种。但由于所有的墙廊都是用竹子砌成的缘故,整个室内透着淡淡的清香,盘曲的凳子和桌子,好像这个阁楼原本就是与这个城市隔离了似的。
                      “战国土碗,魏五铢三千——”两人一上楼便听见了吆喝声。
                      “什么?!一个破碗三千?”二姐听完差点昏撅在张心岂怀里,“你知道么,我一个月工资才七十二。”
                      “二姐你可别小瞧了它,这碗,不管多少酒倒进去都会即刻被吸干,秦国人白起就曾经给它取名为‘长虹鼎’,在酒量这方面它可是无解的存在。”
                      “那我出魏五铢一万。”座位上的人喊出这个数字的时候,阁楼内甚至静音了十几秒。
                      二姐这次怕是醒不过来了。张心岂心里面这样想。
                      “我认识他,曹孚,中山恭王,曹家的孩子。金汤匙都喂不饱的贵公子。”张心岂对着还剩下半口气的二姐说。
                      二姐用剩下半口气回答道:“心岂,要不咱们下楼买点辣条回去得了…”
                      “下面这件宝物,在今天有着比较特殊的戏份。它是一件兵器!”吆喝的人说罢便把楠木盒子端了出来。在场的行家们顿时炸开了锅。
                      “‘被诅咒之物’和‘义士的哀嚎’,任何接触过这些东西的人不是疯了就是染上了怪疾不久便一命呜呼。曾经有人用他来行刺董卓,但那位义士失败了。传闻他的执念还留在这把匕首里。”张心岂向二姐解释。
                      “那干嘛还要买它?!”萌萌哒的二姐当然无法理解。
                      “因为,有人想抢它嘛。”虽然二姐不太喜欢张心岂话只说一半的习惯,但她知道他大多数时候都会做出正确的决断。
                      “魏五铢三万。”张心岂没有思考多久。
                      “我去张心岂你疯了么,我们哪有那么多钱!”二姐表示完全不懂这是什么情况。
                      “魏五铢四万。跟上。”曹孚不依不饶地追上张心岂。
                      “魏五铢七万。”张心岂这次思考的时间更短。
                      “我去,疯子,你想玩老子就陪你玩,魏五铢十万!”
                      “小二,麻烦等我半刻钟。”在曹孚念出这个数字过后,张心岂便陷入了巨大的沉思。
                      “小伙子,不用纠结,元礼,你也不要同我争了,我出魏五铢四十万。”茶楼的隔间传来另一个声音,一个没有任何温度的,孤寂的声音。
                      曹孚露出了极为惊恐的深情,声音里顿时
                      失去了所有的神采,“太尉…晚辈不敢,不敢,是晚辈失礼。告退,告退……”
                      阁楼再次陷入沉寂,只剩下曹孚踩踏楼梯的声音渐渐变得模糊。
                      “哎呀哎呀,这么快就把钱花光了,我果然是受了这破玩意儿的诅咒马上变穷了呢。”那人直起身子拿匕首准备离开。
                      “贾太尉,您要不要再等等,我们这边还有一把传世珍品。”小二轻轻提醒了一下他。
                      “什么?!”
                      接着他大声喊出来:“我们在今天的庙会节还有一件压轴的珍品,它是在天水被发现的——青缸剑!”
                      张心岂露出了得胜的笑容。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23楼2018-01-28 02:19
                        晚安


                        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24楼2018-01-28 02:23
                          几个小弟弟来家里面吵的要命,依旧是深夜开更。


                          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25楼2018-01-29 01:20
                            “魏五铢二十万三次!泯血刃•青缸剑的最终主人是来自宛城的二姐——”茶阁小二特意把尾音拖得特别响亮。“这位窈窕的贵妇。”
                            贾太尉右掌心里俩铁蛋儿的旋转加速度一直在以指数式爆炸增长,左手的食指和中指拄着太阳穴。直到二人拿着青缸剑离开时,他才吁吁着深深地吞吐了一口气。愁绪地闭上了眼睛。

                            【洛阳•北城】

                            张心岂和二姐极速飞行在洛阳城上方的屋顶上,星灵给的指引是,他们必须尽快出城。
                            “张生,我现在很想知道你那二十万怎么来的。”
                            张心岂刻意把嘴角扬得高高的,贱贱的。“其实,那把‘被诅咒之物’是我的。上次去符灵区踩点,有位朋友送给我的。”他似乎很享受解答时间。“‘灵隐婆’和‘闭月镜’给我们的预言资料都是一样——‘洛城庙会的渊玄阁将会出现一把在迷城之战中拥有决定权的武器’,我相信贾诩那边的预言资料,跟我们不会有太大的差别。就单纯拼阔,我们甚至连跟曹孚竞争的机会都没有,我故意用这把匕首来迷惑对手,一开始来洛阳城的时候,我很快找到了老板。为了这把口味奇特的宝物,他很欣然地答应了给我五成的拍品费。”
                            “这么说,那二十万是贾诩自己的咯?有点意思。”
                            “不仅如此,他不惜一切代价为达到目的买下我的匕首之后,必定耗尽他此行至少八成的资金。他最后必然是争不过咱们的。”
                            “那你是早料定有这么一号人物咯?”
                            “嗯。原因是,这一路的暗杀高手加起来都快凑齐半个黑蟜党了。为了让我们不影响他的计划,这个人对这把武器,一定是势在必得的——”
                            “必得的……”“得的……”“的……”
                            这些声音在张心岂的耳边缭绕,不知什么时候二姐已经从他的身旁消失,街道上寂静得让人害怕,甚至看不到一个过往的行人,或是是执勤的官兵。浩大的恐惧感迅速包围了张心岂。好像就在那么几秒钟内,上帝剥夺了这块土壤的所有听觉。
                            张心岂知道此刻他必须保持冷静和最清醒的头脑——一个快得连二姐都反应不过来的杀手,不,绝不只一个,而且他们也绝不只是有杀手那么简单。
                            “对,我们还有‘先民’。”张心岂耳边再次缭绕着这种幻听式的回声。
                            我去,BUG吧,连想法都能读出来!这咋玩。张心岂很清楚这是股闻所未闻的力量,他不停地丈量着自己与对手的实力差距以及自己能否顺利逃出城门的概率。直到,三个在艳阳下打着雨伞的人在站在离北城门的不远处,他们的脸上只有怨,深不见底的怨。
                            中间那位,便是二姐。
                            张心岂苦笑了一声,对她,又像是在对自己说,
                            “连你也被吞噬了么,你不是一直说,要罩我到血婆娑毕业的么。”
                            “蠢丫头。”张心岂抹掉眼角剩下的所有泪水,“我可是你的男仆呀,那就让我再为你战一次好不好!”
                            张心岂根本没打算选择逃走,他直接拔出了泯血刃•青缸剑。

                            (本章完)


                            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28楼2018-01-29 01:57
                              插个图


                              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29楼2018-01-29 09:13
                                火钳刘明


                                收起回复
                                举报|30楼2018-01-29 09:38
                                  拍卖这一段精彩
                                  张心岂白嫖人家一把剑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31楼2018-01-29 10:12
                                    天气比较冷,大家多注意照顾好家里面的老人,外婆出去走走就不小心摔了一跤伤到骨头住院了……明天做手术,希望一切安好。🙏🏻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32楼2018-01-31 01:53
                                      第二章
                                      【江左•皖江】

                                      向十三的前半辈子,生命里充斥着以吨计量的诗意。一朵南瓜花那是“妖冶的芳华”,一捧黄泥那是“大地之须臾”,老爸老妈一致认为自己的十三郎长大以后必定会成为温柔的,满腹经纶的文化人——这好像是理所当然的事。而他在父母的宠溺下,当时甚至不知道何为真正天下,“一行白鹭上青天”写到了十年之后变成“一只孜然烤鸡翅”。
                                      所以情况在向十三的十八岁急转直下,他决定独自航海旅行。在朋友的眼里,“人肉鱼雷”十三郎去做这件事似乎是不可思议的。为了他的安危,他们决定向他的父母透漏这项重要的情报。
                                      向十三不得已星夜启程,收拾好他最心爱的火锅底料,写了封意味深长的道别信,顺便把家里面那口锅也捎上了。
                                      “爹,娘,等孩儿成人回来,才有能力养活你们。”
                                      “这么说你还是个忠孝之士?”赵云觉得这个人的故事烂极了。
                                      向十三刚想说“没有没有…哪里有的事”又咽了回去。“我只是看到这片海,想起了小时候很多事情。”
                                      赵子龙倚靠着桅杆,把新佩剑稍稍往后挪了挪,银月抢放入交叉在胸前的手臂。这也是他第二次到访东吴的水域,他的生涯里并没有真正意义上地参加过水战,尽管他知道是这怎么一回事,上次跟刘备一起过来的时候做足了功课,但事实上跟东吴人打交道更多的是心理战,无论是在赤壁还是在猇亭,计策的层次感总是那么厚重。湿润的潮气稍稍让他感觉到不适,不管是身体上的,还是心理上的。
                                      “哇哦,将军快看,对面就是蒲圻了。”向十三刻意把头仰起来,“然后就可以去建业吃鱼了是不是。”
                                      对面不仅有蒲圻,还有数以千计的东吴战船。“泛舟航于彭蠡,浑万艘而既同。弘舸连轴,巨槛接舻。飞云盖海,制非常模。”
                                      虽然有文学夸张的成分在里面,但眼前的阵仗却是让叫人不得不服的。
                                      赵云远远地看到其中有一个人站在船的顶端向他们招手,赵云狠狠地撰着银月枪,盘曲的佩剑,那不就是亲手毁灭大哥的,江东的陆议(逊)。


                                      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34楼2018-01-31 02:00
                                        还是那么的好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