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东吧 关注:5,195贴子:164,204
  • 35回复贴,共1

【原创】真相是假(纶东)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我一点u不想发镇楼图


回复
1楼2018-01-26 12:27
    已经不能用OOC解释的私设,完完全全的颠覆,妖艳**东哥,真善美手哥,搅屎棍儒妈,吃瓜路尊爸,无辜又正直的YKW。
    汪东城:啊演的好累不行我温柔善良的老好人人设不能崩!
    炎亚纶:我发的疯作的妖全是汪东城逼的,黑化也是汪东城逼的!
    辰亦儒:汪东城为了团队的安定团结炎亚纶就交给你了!
    吴吉尊:别问我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唐禹哲:我没捅过刀,背锅也不是自愿的!
    @Jechul 澈宝宝迟到的生贺~比心
    警告:OOC!OOC!OOC!


    回复
    2楼2018-01-26 12:29
      01

      我实在不想告诉你,他多会演,你们有多**。

      02

      汪东城自第一眼起就不喜欢炎亚纶,从他说出“二头肌还要再练练”的时候确认自己果真不喜欢炎亚纶,即使他清楚知道对面的孩子是想要和他套近乎装亲切,也改变不了他的观感。然他对公司的意图也多少有些了解,面对可能成为自己亲近同事的人,汪东城自然露出了一个友好的笑容。

      炎亚纶第一眼对汪东城一见钟情,那时候他只有19岁,正对自己的性向迷茫,就遇见了那样一个人,自此之后,他把自己能给出的全部的爱全都放到了那个人身上,再无半分精力去爱别人或者接受别人的爱。他看着那人走近,紧张的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摆,那人穿着一件背心,刚刚健身完,汗水顺着他的脖颈往下落入领口,性感到不行。他不自觉的吞了吞口水,然嘴巴快过脑子就说出了那句“二头肌还要再练练”,为此他耿耿于怀了很多年。还好男神并没有介意他的唐突,还笑的一脸温柔。

      炎亚纶时常回想起那个笑,是当初令他心醉不已的模样。

      03

      终极一班的拍摄非常的辛苦,但是汪东城享受这样的辛苦,只有这样的忙碌才能让他感觉他的人生充满了希望。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也享受下戏之后还要带孩子的附加礼包,即使这孩子生的乖巧可人,行为甚至称得上是体贴狗腿。

      但他讨厌这一切。
      讨厌这孩子以讨论剧本为由对他殷切的笑容。
      讨厌这孩子对自己无时无刻的关注。
      讨厌这孩子在自己休息时也要贴在自己身边小声哼唱流行音乐。
      讨厌自己明明抵触的不得了还要时时作出很喜欢他和他相谈甚欢的模样。

      终极一班的拍摄非常的辛苦,但是炎亚纶感激这样的辛苦,一天的大半时间全都耗费在剧组里意味着他有充足的时间去观察汪东城,了解他的各种爱好和小习惯。

      情窦初开的少年眼里,对方的一举一动都称得上是赏心悦目。

      也许用讨论剧本去接近对方真的傻透了,可炎亚纶想不到更好的借口,他在意剧组里那个叫唐禹哲的人,其实对方生的白白净净个性也十分好相处,但他就是喜欢不起来,也许是嫉妒对方比自己早一些认识汪东城吧。

      看着汪东城勾着唐禹哲脖子哈哈大笑的样子,炎亚纶承认,他嫉妒坏了。

      04

      过早的进入社会让汪东城早早的学会了世故与圆滑,他知道怎样和众人打成一片,也知道掩饰自己内心真实的喜恶,但是有的事不说出来,他憋得慌。

      所以他写了一篇无名,遣词像是在开玩笑,用意却堪称恶毒。[还是他其实是喜好男性想要引起我的注意力,他长得也确实是男生会喜欢的型。搞不好是BY,就是男女都爱]编辑完成,看着电脑屏幕上显示发送成功的字样,汪东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看到汪东城的无名,炎亚纶惊慌地打翻了面前的水。被发现了吗?还是干脆……被讨厌了?炎亚纶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承认然后顺势告白?但是一定会被拒绝。否认然后保持现有的关系?但是他不想只当一个弟弟啊。炎亚纶恨不得以头抢地。至于性向疑云可能给他带来什么样的后果,完全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

      汪东城咬着吸管看着面前的小孩结结巴巴的表示自己对他从没有什么别的意图,憋得脸都红了不觉有些好笑,他又没有指名道姓,这种事情难道不是心照不宣就好了。

      果然还是个小孩子。从小生活富足,被父母悉心照料的温室中的花朵,真是令人厌恶。

      但是对方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汪东城莫名心软了软,他伸手把对方乖巧的发型揉的乱七八糟,“没事瞎想什么东西啊亚纶弟弟,随便写写的又不是在说你。”他随口安慰。

      炎亚纶的心情简直是跌宕起伏,但是得出了男神还是很喜欢我这样的结论他感觉整个人都被治愈了。“不要摸我的头!”他装成丁小雨的样子,汪东城听见这话果然扑上来和他闹成一团。炎亚纶半窝在汪东城怀里,笑的一本满足。

      那么说的人是谁呢?经过多日观察,炎亚纶把目标锁定在年纪更小的鲨鱼的扮演者身上。疑似情敌!他在阿扣的名字上画了一个大大的叉!

      05

      年纪相似又同处在失意期,汪东城和辰亦儒拍完戏时常一起吃宵夜喝酒聊天之类的,算是关系不错的朋友。

      “你知道公司的安排吧?”辰亦儒突然发问。

      汪东城一愣,而后漫不经心的笑道:“你是说你,我,还有我们班那个小鬼,再加上那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东方茱丽叶的男主角组一个男子组合的事情吗?勉强知道一点。怎么了?”

      “知道的还蛮清楚的嘛?”辰亦儒和他碰了碰杯,“那你觉得公司的安排怎么样?”

      “我觉得怎么样?”汪东城像是听见了一个笑话,“如果我觉得怎么样就能怎么样,那我觉得不怎么样。”

      “大东,我该感谢你对我说话这么直接,还是难过你不想和我成为团员?”辰亦儒无奈。

      “哈。”汪东城轻笑了一声,“Calvin你该知道的,我想和东城卫一起唱歌。当然,我也知道这并不现实,所以你到底想说什么?”

      辰亦儒耸肩,“你知道就好,我只是想提醒你,既然无可避免,你最好调整一下你的心态。我指的是,对炎亚纶的态度。”

      “我对炎亚纶的态度怎么了?”汪东城扭头看着辰亦儒,眼里兴味盎然,他是真不明白辰亦儒这话的意思。

      “怎么说呢,”辰亦儒摸了摸下巴,“多数时候爱答不理,高兴了就顺顺毛,你对他的敷衍全剧组的人都看得出来也就那个小鬼还总兴冲冲的往你身边凑。拜托你帮帮忙,我可不想刚一出道就被冠上什么不和的名头,消受不起消受不起。”

      “你也太夸张了,”汪东城撇撇嘴,不过他反思了一下,自己对炎亚纶好像也就是那么回事,“为了组合的和谐,我勉强接受你的提议,以后我会当一个好哥哥,好团员,满意了吗亚瑟王同学。”

      “非常满意,”辰亦儒露出sunshineboy的笑容,“汪大东同学,你可要记住你今晚说的话,要当一个[好哥哥]呀。”

      06

      随着终极一班的拍摄进入尾声,他们四个人终于聚齐,组合名为飞轮海,于2005年12月28日正式出道。

      和辰亦儒那次谈话过后,汪东城真的虚心做出了改正,从炎亚纶恨不得整个人都黏在汪东城身上可以看出来。

      飞轮海算得上是横空出世一炮而红,突然之间就红遍了大街小巷,人人都知道汪大东亚瑟王丁小雨,也都会哼两句[我们是终极一班,帅气的不得了],为此公司趁热打铁为他们推出了首张同名专辑,他们在跑宣传的同时还要录歌,练舞,忙的跟个陀螺似的根本停不下来。

      炎亚纶却在这个时候拖了组织的后腿。 他伤了膝盖,四个人的舞变成三个人跳,出入全都需要轮椅,宛如,不,就是一个残疾人。

      汪东城什么都没说,他会在炎亚纶自责流泪的时候温柔地为他擦去泪水低声安慰,炎亚纶出入的轮椅都由他来推,节目上做游戏护住他不让他挨打,总之做足了团员友好的姿态,全是在镜头前。

      身体的病痛和心理上的折磨让炎亚纶非常不好受,他的纠结自责全都写在了脸上,少年的心思本就脆弱而敏感,那时候他一度陷入自我厌弃,但幸运的是他有汪东城的陪伴,如果说一见钟情是因为外表,他现在彻底为这个人着迷。

      汪东城这么好,为什么不喜欢?

      07

      组合相安无事的过了一年多,炎亚纶一点一点试探着侵入汪东城的领地,而汪东城并没有拒绝。

      再后来公司为他们接了一部戏,《翻滚吧!蛋炒饭》,汪东城和炎亚纶双挂男主,炎亚纶兴奋的一夜没睡着,并且苦练厨艺一个月。

      换角的事情汪东城知道的比炎亚纶早得多,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态他并没有讲出来。每天看着炎亚纶MSN秀给他的刀工,他甚至能面不改色的回复一句[继续加油!]

      事实证明兔子急了还咬人呢,更何况炎亚纶从来都不是什么纯良的小白兔。炎亚纶第一次和汪东城闹,战火甚至波及到了无辜的辰亦儒和吴尊。他是真的委屈,不仅仅是为自己白练一个月的刀工委屈,更是因为他不知道汪东城处于什么目的的隐瞒,想到和他交换的那个人,想到之后的三个月汪东城会和唐禹哲同吃同住一起拍戏,他能咬碎一口银牙。

      汪东城本来并不打算道歉,在他眼里炎亚纶哪来的底气和他闹,决定都是公司做的,他充其量就是……隐瞒了部分事实。

      还是听了辰亦儒的劝,本来嘛,同一个组合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休息室的低气压简直让辰亦儒觉得每天去公司宛如奔赴刑场。也就那个文莱土人什么都感觉不到,整天就知道吃!

      这场战火波及的范围广泛也平息的迅速,基本上汪东城来道歉的时候暗戳戳等了好几天的炎亚纶就在心里欢呼雀跃的好呀好呀好呀了,面上还要绷着。

      “当初我知道要换角,看你那么期待这个戏,我就不忍心告诉你。”他听见汪东城这么说,“而且平心而论,霹雳MIT的题材很新颖,校园的背景也十分适合你,又是男主角,其实也算是好事。不过瞒着你这件事,的确是我错了,对不起,亚纶。”为什么连道歉的样子也撩的他心痒痒呢,炎亚纶在心里想。

      “这次就原谅你,但是……”但是你以后都不能骗我,不能对我有任何的隐瞒,不能和其他人亲近,但是他有什么立场来说这些话。而汪东城还在等着他的答案。“但是你不能和唐禹哲一起睡觉!”

      “……”这话汪东城没法接!

      炎亚纶话一出口就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我的意思是,拍花样的时候你们同房吧,这次也,反正不许睡同一张床!”

      体贴的汪东城怎么会让炎亚纶这么尴尬呢,他接过话头:“我们都一个人一间房啦。”他本来还想调侃一句“为什么我不能和唐禹哲一起睡觉。”想了想还是没说出口,他觉得炎亚纶的眼里渐渐沉寂了许多他不敢深想也不愿意去触碰的东西。

      最终的结果是小吵怡情,两个人或者说炎亚纶单方面变得更黏糊了。

      08

      炎亚纶怕鬼是真的,不敢一个人睡酒店也是真的,怕到不敢睡需要和人聊一整夜是假的。

      接到炎亚纶电话的时候汪东城刚做完三组伏地挺身,听那头的小鬼委屈兮兮的说自己一个人不敢睡,他暗暗的磨了磨牙,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炎亚纶掌握了对付他的终极利器,撒娇装乖扮无辜,一副拒绝我就是欺负我的样子让他一点办法都没有,汪东城很郁卒但他不能说!

      有一搭没一搭地和炎亚纶聊天,电话那头絮絮地说着自己一天的见闻完全没有停下来的趋势,汪东城握着手机思考了三秒,把手机丢床上去洗了个澡。洗完澡出来通话居然还没断,汪东城刚一出声就听见了炎亚纶的控诉,“大东你刚刚是不是睡着了!”他含糊称是,炎亚纶又是上纲上线的一通甜蜜的抱怨。

      汪东城这头并不能感受到炎亚纶的百转千回,他捏着手机不知道如何是好,最后就这样睡着了。听着那头绵长的呼吸声,炎亚纶不自觉收了声,却还是舍不得挂断电话,最终枕着那人呼吸自己也沉入了梦乡。

      后来汪东城看见炎亚纶接受采访时说给自己打了一晚上的越洋电话,他回想了一下,自己和炎亚纶真正聊天的时间怕是连半小时都没有,不过他从未反驳什么,毕竟这并没有给他带来什么坏的影响。

      然而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蛋炒饭扑了,扑的彻底。各种质疑他的报道铺天盖地,这时候双挂男主的另一方却表示自己只是男二,收视与他无关。汪东城知道那是公司的安排唐禹哲也无可奈何,甚至不是唐禹哲的据理力争,可能连一开始的宣传都只有他和卓文萱两个人。

      可惜唐禹哲再过意不去,也改变不了他后期总是一个人跑通告的现实。

      汪东城忍不住怀疑老天是是不是总和他开玩笑,不然为什么总在他感觉自己看见曙光的时候又一脚把他踹回泥地里。当初的911是这样,这次又是这样。

      而这时候没机会也要找机会黏在自己身边的炎亚纶,汪东城破天荒的看他顺眼了许多,身边总有一个想要安慰他逗他开心劝他振作的人,也是一件十分幸运的事情。可惜每次对上炎亚纶看着他堪称热切的眼神他升起来的那一点点感激和感动总会灰飞烟灭。


      回复
      3楼2018-01-26 12:31
        09

        时间对每个人都十分公平,蛋炒饭播出结束之后再没掀起什么水花,公司开始为他们紧锣密鼓的筹备第二张专辑《双面飞轮海》,充实忙碌的生活让汪东城再没别的心思去伤春悲秋,与此同时,炎亚纶单方面陷入了热恋,汪东城的态度是不抗拒也不远离。

        不论汪东城内心做何感想,在旁人和粉丝眼里,他和炎亚纶完全好到了不分彼此的模样。其实他并不介意在镜头前表演兄弟情深,拥抱对视和默契的笑容信手拈来,只是在笑闹背后仿佛有另一个冷眼旁观的自己,清醒地看着炎亚纶沉沦。

        汪东城原本可以一直独善其身,如果没有那个不该发生的吻。

        飞轮海第二张专辑的销售一再飙高,同年九月,想入飞飞世界巡回开跑,首站香港,汪东城虽然带伤上阵依旧完成的圆满。或许是太兴奋,又或许是受到演唱会气氛的感染,再或者他平时纵容炎亚纶已经成了习惯,总之在休息室炎亚纶亲上来的时候他并没有第一时间推开他。

        如果一开始是情之所至怀着忐忑和不安,那么在汪东城近乎默许的态度下炎亚纶简直欣喜若狂,他捧着汪东城的脸把他压在沙发上深吻,汪东城的手虚虚地搭在炎亚纶肩上,像是拥抱,又随时可以把人拉开。

        敲门声惊醒了两个吻得难舍难分的人,久不见回应的吴尊推开门,瞪着他那双无辜的大眼开口:“你们怎么这么慢,走去吃宵夜啦!”

        汪东城率先回神,他抿了抿因为接吻有些红润的嘴唇,答道“就来”站起身出了门,看也没看炎亚纶一眼。

        沉浸在巨大惊喜中的炎亚纶把汪东城的行为归结为害羞,从后面揽住汪东城的肩膀,“等我一起!”笑的是见牙不见眼。

        10

        接吻这种事情发生了一次,再发生多少次都是理所当然。在休息室,后台,甚至公司无人的走廊,一逮到机会,炎亚纶就恨不得把汪东城吻到窒息。

        炎亚纶的吻总是十分凶猛,带着一种不容拒绝的控制欲,和他外表相比实在是大相径庭,汪东城垂着眼,任由对方把自己压在墙上亲吻。他后知后觉的发现,对方的眉眼其实生的十分凌厉,如果没了刘海的掩饰,任是谁都不会把他当成那个乖巧无害的弟弟。

        “够了……”汪东城含混不清地推了推炎亚纶,“一会还要上台。”炎亚纶扒着汪东城的腰不撒手不满地抱怨,“你专心一点,我在亲你。”终于被忍无可忍的汪东城一把推开。

        汪东城斜斜地倚着墙,视线与炎亚纶齐平,他在对方眼里看见自己的倒影,那双被粉丝形容为“即使看着一杯水都很深情”的眼里盛满了对自己的迷恋,汪东城难得反思起了自己这种置身事外的态度对炎亚纶来说是否十分不公。

        他们现在的相处模式,如果对象不是炎亚纶,简直就像是谈恋爱。

        如果对象不是炎亚纶。

        11

        辰亦儒一向是个人精,所以他察觉自己和炎亚纶之间的互动汪东城一点都不意外,他还收到过对方的提醒。不知辰亦儒是打哪里看来的佛偈,那句话汪东城到现在依旧记得清楚。

        爱欲于人,犹如执炬,逆风而行,必有烧手之患。

        汪东城对此嗤之以鼻,不仅仅是因为辰亦儒说这话的姿态像足了那个自恋狂亚瑟王,更是因为在这场游戏里,他自始至终都是个看客,烧手之谈从何说起?

        但连吴尊在节目上也有意无意拱自己和炎亚纶的时候汪东城心里或多或少地升起了少许危机感。炎亚纶对他的特别与关注近乎明目张胆,而汪东城若有若无的闪避根本起不到丝毫效果。

        辰亦儒曾在私底下半真半假的同他玩笑:“大东,你们俩这副如胶似漆的模样我和吴尊是自愧不如,该不会我哪天早上一起来得到的是你俩的喜讯吧。”汪东城一反常态的没有和辰亦儒抬杠,而是陷入了沉思。

        更糟糕的是,炎亚纶这边也越来越有了不受控制的趋势,他开始过分干预汪东城的生活,对汪东城的交际与朋友圈子指手画脚,偷看他的手机(当然是在汪东城使用手机是偷瞄,私下里他并不敢动,怕汪东城会生气。)

        汪东城意识到不能这样下去了。

        12

        汪东城很快就迎来了这样的契机。作为合约最早到期的吴尊,他的去留一直是各大媒体十分关注的问题,同为团员,他们每个人多少都察觉到了吴尊想要离开的心思,毕竟吴尊一直在念叨想要陪家人。

        其实汪东城并没有想那么早摊牌,他原本想等到吴尊合约到期之后,大家好聚好散,再见仍旧是一起奋斗过的伙伴。可惜炎亚纶没给他这个机会。

        炎亚纶很焦躁,他意识到自己和汪东城之间出了什么问题,但是他却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汪东城开始在台面上疏远他,私底下更是有事没事都和吴尊辰亦儒扎堆,待他空闲下来才发现他居然有近一个月没好好和汪东城说过话。其实之前他们各自拍戏的时候也会有一两个月见不上面的情况,但从没有一次让炎亚纶这般焦虑,发出去的简讯全部石沉大海,电话倒是能接通,但是对方每次不是在忙就是不方便接电话,炎亚纶再傻也知道汪东城是在躲着他。

        炎亚纶终于在公司堵到了汪东城。“你怎么会在这里?”汪东城皱了皱眉,如果他没记错这个时候炎亚纶应该在剧组才对。

        炎亚纶撇了撇嘴,“我来找你啊,你最近怎么回事?”声音里带着明显的委屈。

        “剧组那边......”汪东城不赞同的开口。

        “剧组我已经请过假了!”炎亚纶毫不留情地打断他的话,“再说了如果不这样我怎么可能找得到你。汪东城,你最近为什么总是躲着我?”

        “躲着你?没有吧?你想多了。”汪东城装傻。

        炎亚纶锁上了休息室的门,走到汪东城面前想要吻他,汪东城避开了。“你看,你还说没有。”炎亚纶拉着汪东城到沙发上坐下,“大东,我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有误会就要说清楚,你不要自己闷在心里。你这样,我很难受。”

        对方这种语重心长讲道理的态度让汪东城感觉十分烦躁,他拂开炎亚纶的手,“我想我们之间确实存在一点误会。”

        “?”

        “演唱会那天,我太兴奋了,那个吻完全是一个意外,但你好像并不这么觉得。”汪东城低头摆弄自己的手指,现在并不是摊牌的好时机,但他却不想再等了。

        “你说什么……意外?”炎亚纶声音里透着一股子茫然,“意外?”他喃喃地重复。

        13

        炎亚纶觉得简直太可笑了,汪东城说演唱会之后的吻是意外,那后来的那些吻呢,也全是意外?他以为他们之间的感情心照不宣,却突然想起他和汪东城之间从来没有过一句承诺,曾经他以为那是水到渠成,现在他却不敢这么以为了。

        “你别开玩笑了,我们之间……我们不是情侣吗?”炎亚纶努力想对上汪东城的眼。

        他听见汪东城低低的笑了,“亚纶,是谁给了你这样的错觉?”炎亚纶终于如愿对上了汪东城的眼睛,漆黑的瞳孔倒映出他张皇的模样,像极了一个丧家之犬。

        谁给我的错觉?不是你吗!

        记忆中的画面一帧帧从炎亚纶眼前闪过,初见时汪东城微笑的样子,在片场对自己耐心无比,揽着自己肩膀安慰的样子,节目上护住他替他挨打的样子,温柔的注视着他的样子,拥抱的样子,被他亲吻的样子。

        汪东城对他那么好,怎么可能不喜欢他?怎么可能!

        “不是错觉,不是的。”炎亚纶睁大了他的眼否认。“你说演唱会那次是意外!那之后呢?之后的一年多!你怎么从来不说!从来不拒绝!”他不自觉加大了自己的声音,就好像这样可以说服自己也说服汪东城一样。

        “那不是你希望的吗?”汪东城平静的回答。

        “什么?”

        “不是你希望的吗?你希望我推开你吗?不希望吧,所以为了组合的稳定,我如了你的愿,这样不好吗?”汪东城的态度称得上温和,内容却一点都不让人愉快。

        “为了组合的稳定?”炎亚纶被打击狠了,只能机械的重复汪东城说的话。

        “对!”汪东城干脆利落的回答,“从第一次见面我就知道我和你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说真的,一味包容你的少爷脾气我真的累坏了。”

        炎亚纶的世界天崩地裂。

        “你怎么不为了组合的稳定继续委曲求全下去了?”炎亚纶死死地瞪着汪东城。

        “吴尊并不打算续约呀,飞轮海就要不存在了,那么祝你以后事业顺利,亚纶。”汪东城拍了拍炎亚纶的脸,毫不留恋地开门离开。


        回复
        4楼2018-01-26 12:34
          14

          辰亦儒进门的时候汪东城正在摆弄相机,“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玩自拍?”

          “怎么?天塌了?”汪东城漫不经心的回答。

          “快了。”辰亦儒一屁股在汪东城身边坐下,“你知道你家那个小朋友在拍死神少女吧,就是把各种青少年的问题做成单元剧形式的那个戏。”

          汪东城瞟了辰亦儒一眼,“那和我有什么关系。”

          辰亦儒哼笑一声,把手里的一叠资料扔到汪东城怀里,“你们吵架了?不像?估计是摊牌了吧,阿布这架势,可是要拉着你去殉情了。”

          汪东城低头翻看辰亦儒递给他的资料,越看脸色越黑。

          辰亦儒还在火上浇油,“想不到吧,据我所知这集的剧本是阿布参与讨论的,我和他们的一个工作人员相熟所以才能拿到。他这是在逼你呢。”

          汪东城抿了抿唇,“Calvin,我应该怎么做。”

          “还能怎么做,当然是和他断干净。我早就提醒过你,小心不要烧了手。”

          15

          炎亚纶出了一个昏招,他始终不相信汪东城一点都不喜欢他,他在休息室那样说,只是因为害怕罢了。

          所以死神少女单元剧里有了一个关于大东小仑的故事。

          你觉得大东爱小仑吗?
          我觉得他爱。

          16

          汪东城开始频繁的和唐禹哲同框,频繁到天天见面,一天发六次微博还嫌不够多。

          在健身房唐禹哲一边擦自己额上的汗一边不经意地开口道:“大东,你是不是和亚纶吵架了?”

          汪东城一惊之下差点受伤,他掩饰般的轻咳了两声,“没有啊,你怎么会这么问?”

          唐禹哲淡淡地笑了笑,“大东,你别拿我当傻子,炎亚纶对你什么感情长了眼睛的人都看的出来,而且他对我总是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适眼睛的。你现在是在用我刺激炎亚纶吗?”

          汪东城沉默了半晌,“禹哲,对不起。”

          “大东,你不用和我道歉,但我觉得你这样做不对,你们之间的问题应该自己说清楚,而不是牵扯到别人。”唐禹哲真诚地说。

          汪东城并没有回话。

          17

          汪东城在镜头前依旧一副心无芥蒂兄弟情深的模样,但一旦离开镜头,他的眼里完全没有炎亚纶这个人,不管炎亚纶做出什么举动都再获得不到汪东城半分关注。

          炎亚纶快被逼疯了。他开始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在微博上随意发泄。什么“攀关系我不懂”“某人不是很享受吗”“没关系啦我们各取所需”一类的讽刺言论层出不穷。

          一时之间,关于飞轮海不和的言论尘嚣日上,炎亚纶看着汪东城在记者面前澄清“我们并没有不和飞轮海不会解散”的模样,看起来那么真诚,好像他说的全是真的一样。

          18

          死神少女杀青宴那天炎亚纶喝多了,他感觉自己有些醉,但还没有醉到不省人事,至少他还可以独自打车摸上汪东城家。

          汪东城大半夜从自己家门外捡到一个醉鬼,说实在的,他并不想把这个人带进屋,如果不是汪母也被吵醒出来看情况的话。

          “咦?这不是阿布吗,怎么喝那么多,东东啊愣着干嘛快把他扶进来啊。”汪妈妈看见来人还有点高兴,“阿布好久不上咱家来啦!”

          炎亚纶还能认清楚面前的人是谁,“妈妈好!今天杀青喝了一点酒。”笑的一脸乖巧的样子。

          汪妈妈一脸心疼,“喝了不止一点吧,东东快把阿布带到你房间去休息。”

          汪东城还想挣扎一下,“妈,不用了吧,他这样也打扰你休息,我还是送他回家吧。”

          原本乖巧地被汪东城扶着的炎亚纶敏感地抓住了“回家”这个字眼,“不……不回家。”他伸手缠住汪东城的腰不放,一直低喃着“不回家”。

          汪母瞪了汪东城一眼,“这么晚了送什么送,以前你们不都一起睡吗,快点别杵着。”汪东城无法只好半拖半抱地把炎亚纶带进自己房间。

          照顾醉鬼不是什么容易的事,尤其是这个醉鬼还十分不配合,汪东城最后实在没办法了,把人带到了浴室,打开冷水对着炎亚纶的头浇了上去。

          炎亚纶被凉水刺激的一个激灵,眼神终于恢复了清明。

          “清醒了?”汪东城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清醒了就自己洗一洗,我去给你拿衣服。出来的动静小一点,别吵到我妈,她已经被你吵醒一次了。”

          炎亚纶隔着水汽望着汪东城,为什么到了现在,在他自以为已经看清楚了这个人的本质之后,他依然,无法释怀,他在汪东城看不见的地方捏紧了拳。

          19

          炎亚纶洗完澡回来,汪东城背对着他像是已经睡了,他默不作声地躺上床的另一边,瞪着天花板发呆。

          “炎亚纶,以我们现在的关系,你不应该出现在这里。”汪东城淡漠的声音传来。

          却一下子点燃了炎亚纶这些时日以来郁积在胸中的郁气,“我们的关系?我们什么关系?团员?兄弟?”他翻身把汪东城压在身下,“你倒是和我说说,我们是什么关系?”

          汪东城不防他突然的动作,被他压制了个结实,“从我身上下去!”他命令道。

          炎亚纶哪里听的进去,“汪东城,你凭什么!”余下的话消失在了相贴的唇齿间,炎亚纶几乎泄愤般地吻他,卷着他舌叶吸吮,力气大到像是要把他拆吃入腹。汪东城自然拼了命的挣扎,到底也是个成年男人,炎亚纶也不能完全压制住。他松开汪东城的唇,开口道:“大东,你的动静太大了,万一吵醒妈妈怎么办,我可没锁门呢。”

          “你!”看到汪东城听了他的话明显不敢轻举妄动的模样,炎亚纶勾唇笑笑,“这样才乖。”又低下头吻上汪东城的唇。

          汪东城干脆不挣扎了,反正又不是没有接吻过,等炎亚纶发够了疯,他们以后就桥归桥路归路。但是这次炎亚纶不仅仅只满足于亲吻了。他的手探进了汪东城的T恤,在汪东城柔韧的肌肤上四处抚摸,嘴唇也游移到了脖颈,落下一个个暧昧的吻痕。

          汪东城终于把炎亚纶从自己身上掀了下去,“啪”一声响亮的耳光回荡在两人中间。“炎亚纶,别让自己那么**。”汪东城一字一顿的说道,即使鼻音使这句话的效果大打折扣,但炎亚纶的自尊不允许他继续再贴上去。

          他捂着自己的脸讥讽的一笑:“我可不就是**。”说完在床边找了一个离汪东城最远的地方自顾自睡去了。

          汪东城如何都睡不着了,一直折腾到凌晨才沉沉睡去。

          20

          汪东城从未见过炎亚纶的起床气,因为炎亚纶总是比他先醒,这次也不例外。

          也不知晚上两个人怎么睡的,总之炎亚纶醒来之后两人又睡的无比接近,近到他可以看清楚汪东城脸上细细的绒毛。汪东城的嘴唇磕破了,应该是昨天他弄的,脖子上还有他留下的吻痕,炎亚纶眼神暗了暗,伸手脱掉了汪东城的体恤。

          汪东城醒来的时候,炎亚纶背对着他摆弄手机,他坐起身,却发现自己上身什么都没穿。

          “醒了。”炎亚纶转过头看他,神情十分平静,“我想给你看点东西。”他把手机递给汪东城。

          睡眠不足让汪东城的头脑还不是十分清醒,他接过手机,就发现上面大剌剌全是他的照片,只截取了上半身,有他一个人的,还有和炎亚纶一起的,共同点是他们都赤裸着,动作十分亲密,更不提汪东城身上还有昨晚炎亚纶发疯留下的痕迹。

          “好看吗?刚刚你没睡醒的时候我拍的,如果我把这些照片发给媒体你觉得会怎么样?”炎亚纶依旧面无表情。

          “你疯了!”汪东城握紧了手机。

          “删吧,没关系,我已经备份了。”炎亚纶甚至露出了一个笑来,“现在游戏的主动权到我手上了。”他凑近汪东城,“你听好了,离唐禹哲远一点!不许谈恋爱!不然的话……”

          “我为什么要答应这种条件!”汪东城抿紧了唇。

          “这不是条件而是要求。大东,你没得选。”

          “我不可能一辈子不恋爱。”

          “那倒也是。”炎亚纶摸了摸下巴,“那就六年怎么样,就当是还我被你当个傻子一样耍的团团转的六年。到时候,我自然会把照片销毁。说话!”

          汪东城别开了眼,“我答应你。”

          21

          2010年11月5日,炎亚纶彻底失去了一个人。

          22

          所有人都知道炎亚纶和汪东城水火不容,汪东城是炎亚纶不能提的禁忌。

          单飞之后他们在各自的领域发展,再无交集。

          汪东城又拍了几部戏,有人叫好也有人不买账,只是从来没传过什么绯闻。

          炎亚纶又发了几张专辑,有的大热也有的无人问津,倒是常传一些同志疑云的绯闻。

          23

          2017年1月16日,距离六年的约定已经过去了一年多,汪东城疑似在微博上高调认爱。

          炎亚纶盯着屏幕里的合照,蓦地一扬手,手机被摔的四分五裂。他倚着沙发无声笑的癫狂。

          纶东这出大戏完不完结,汪东城说了可不算。
          -----------------------THE END------------------------------------


          其实我可能就是想说最后一句话= = 纶东这出大戏完结与否,东哥说了不算,手哥说了也不算,就算他们一笑泯恩仇,我觉得我也还是能继续萌下去吧,而且恋情这码事现在是扑朔迷离的。
          希望小可爱们看了也稍微留下自己的足迹,毕竟一个人自说自话也是很寂寞的。
          以及,说好的真善美手哥变成了发疯的手哥,总以为情况尽在掌握的东哥玩脱了2333
          当然我是东哥亲妈粉所以我的东哥才不是什么妖艳**呢!我写的故事是假YES


          收起回复
          5楼2018-01-26 12:40
            看完了!(但并不知道说些什么,有点话废… 但最近无意看到东哥的恋情还是蛮意外的。看了微博好像也没有特别明显的指出,东哥身边的朋友好像也不太清楚的样子。所以还是继续喜欢着他们吧。然后就是这篇文,我之前在lof看了很多,就觉得粮不是很多,有空的时候会翻来覆去的看…但还是有太太更新还是很开心的!我觉得这篇文很鬼畜但我很喜欢!就希望可以常看到(我在说些什么天哪 总之 太太加油 一起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1-26 19:50
              哇咔咔,居然还有新文看,好开心,我可是好久没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1-26 21:28
                好像爷澈兄爬墙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1-26 21:29
                  我觉得大东的态度很奇怪,以前每天一博,现在都不怎么更新了!很有可能是乌龙吧!而且我个人不喜欢莉娜小姐。我觉得大东要找个吴尊老婆那种贤妻良母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1-26 22:25
                    现在大东的恋情更扑朔迷离了,感觉像扔了一个烟雾弹~就没有然后了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0楼2018-01-27 11:58
                      楼主厉害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1-28 15:28
                        感觉东哥就是这样隐忍的 但估计没说的这么直白 还以为会开车来着 竟然停了 手哥的自尊心来的真不是时候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1-29 21:28
                          唉,你说个笑话给你听听,我在东慈只是说东慈没戏,我就被骂惨了!我容易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1-31 21:13
                            我喜欢这个汪东城的人设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1-09 05:18
                              我差点被说服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1-09 10:12
                                太厉害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1-24 00:11
                                  我差点信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1-24 00:22
                                    真实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1-24 00:22
                                      真的真实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1-24 00:22
                                        你太厉害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1-24 00:55
                                          非常真实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7-17 0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