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复术士重来人生吧 关注:20,316贴子:19,011
  • 2回复贴,共1

第二章 第十四话:回复术士让笑容变得恐怖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这几天看了基本别人翻译的文库小说,中文差距好大......虽然知道有差距,但没想到那么大,要抓紧学习了

晚上更新

惯例一楼祭(红魔馆看门大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1-25 12:24
    第十四話:回復術士は笑顔を引きつらせる


    “已经早上了么。”


    我在房子里的一间房间里醒来。


    在我身旁的是成为我从者的冰狼族刹那和原王女芙蕾雅的芙莉雅。


    我按照顺序摸了摸她们的头。刹那顺滑的白发,芙莉雅那轻飘飘分桃色的头发,摸起来真是让人沉迷。


    想起昨天的事情。


    我教育了把我故乡给毁灭掉的近卫团长雷纳多他本人。


    因为他不知道痛苦到底是怎样的东西所以对他人做了很过分的事情。我把痛苦到底是什么好好的教给了他。这样他就会对到现在为止自己的言行感到后悔,变成一个好人的吧,在来世。


    话说回来,真是舒畅啊。好清爽。


    回到房间里心情也依然高昂的不行就这样把刹那和芙蕾雅推到。比平时还要激烈。


    果然积累压力是不行的。要释放一下。


    今天天气真是好啊。嗯,身心都轻松无比。


    “克亚罗加大人,早上好。”


    “早上好,芙莉雅。”


    芙莉雅也醒了。睡眼惺忪分揉着眼睛。翻开被子,把脸埋进她那丰满的胸部。


    “咿呀,克亚罗加大人,早上就那么突然。”


    “现在想要撒娇。稍微保持一下这样。”


    芙莉雅有个好身体。像这样向她的母性撒娇也不坏。


    芙莉雅胸部的柔软还有气味让我感到开心。


    下半身传来温暖的感觉。


    下半身被被子盖着。刹那潜入了被子里面。


    “正在进行早晨的侍奉。克亚罗加大人,今天也很有精神。”


    刹那一边向上看着我,一边脸红的短短说道。


    和芙莉雅的对抗意识比平时还高。


    因为浓度是最重要的,所以要提升等级上限早上的最有效。


    刹那开始了侍奉。


    “已经变得很上手了啊。”


    “嗯,想要克亚罗加大人高兴。”


    这是刹那每天的必修课程。教她这些也是有价值的。最近不做这个的话都没办法好好的起床了。


    从早上开始就疼爱着两人。新的一天就这样开始了。


    今天也是不在食堂也是把东西带到房间里吃。


    不仅如此,还有客人来了。


    “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芙莉雅露出不是很开心的表情问道。


    “有情报哦。”


    早上的必修课结束后,剑圣库蕾赫来了。漂亮的银发被风吹拂着。


    “那是和克亚罗加大人·······咳咳,和克亚罗大人有关系么?”(译:我还是喜欢我第一话翻译时的凯鲁啊,多好...........现在这名字是真的难记)


    芙莉雅有一点不高兴啊。看来不怎么喜欢库蕾赫啊。


    刹那那边则不同。她是只要自己“也”能被疼爱就好,但芙莉雅有想要独占我的想法。


    “没错,重要的情报哦。而且你也不用特地重新叫过克亚罗,我也会叫你芙莉雅的。”


    “那还真是多谢了,因为现在的我就是芙莉雅。”


    这是在我和库蕾赫只有两个的人时候拜托她的事情。


    她是芙蕾雅的事情,不能被谁知道。平常不以芙莉雅来对待的话是不行的。而且,和剑圣交往的话,她的态度会被周围看到。


    因为这些理由,我请她叫芙莉雅这个名字,还让她以对待朋友的态度对待芙莉雅。


    “那么回到话题。近卫骑士队长雷纳多和他带出去的四名部下都没有回去。现在士兵们真在拼命的搜索哦。”


    果然是这件事。


    我当然是知道的,毕竟我就是元凶。


    “这是我干的。就算一点也好,想要情报因此接近他把他给干掉了。”


    “为什么?”


    “有一半是私怨呢。因为我做了类似杀了知道了真相的芙蕾雅的事情,这家伙就毁掉了我的故乡。我恨他不是理所当然的么?”


    “还有另一半呢?”


    “封口。因为这家伙怀疑芙蕾雅还活着。不然让这样的家伙活着。而且,因为这家伙死掉的原因,处刑也有一丁点的可能会中止。”


    我说出了这些话。


    也不全是说谎。我现在说的这些东西在我脑子里都有。说真心话我恨他也是没办法的吧。我不允许杀了那个人的他居然还能活着。所以我杀了他。


    “······我知道了。但是,后半部分是没用的哦。”


    “那就是你带来的情报么?”


    “没错,处刑的日期决定了。五天后要用这个城镇的圆形剧场进行处刑。三天后就会开始宣传让周围知道。为了引出你来。”


    圆形剧场么。


    那是奴隶和奴隶,奴隶和魔物,魔物和魔物进行对战的娱乐场所。


    并且还会对胜败进行赌博,是充满了血腥味和狂热的地方。


    选那里作为处刑场,因为能动员大量的观众,所以为了不让魔物逃走会加上好几重枷锁。还有,虽然是为了观看魔物战斗的观众的安全,但那里也设有魔法和机械装置的陷阱。这两种陷阱都有着很高的水准。


    如果,去救在圆形竞技场被处刑的村民的话,对付魔物的陷阱就会启动,然后被封在里面杀掉吧。


    “不错的情报,因为提前知道了,所以很容易就能做出对策。”


    “你,是真的想要救那些村民么?那可是自杀啊。至少不是在圆形剧场救,而是在运输的途中救啊。”


    的确是这样吧。


    不仅为了不让魔物从竞技场逃走上了陷阱,还会有大量的士兵们进行警戒,瞄准这种地方的人的确不正常。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01-26 04:18
      “那样的话就没意义了。这次是事件是为了讨伐王国的阴暗面。”


      在圆形剧场进行展示。


      还特地聚集了大量的人。不利用这一点的方法根本没有。


      “你真是不正常。你不怕死么?”


      “怕哦。我肯定怕死啊。而且,我被抓到的话,肯定不是死这种程度就能了解的吧。”


      那些家伙的残虐程度我可是深深的知道的。


      单纯的被杀掉,我还没有乐天到那种程度。


      “那么,为什么要冒险?”


      “为了让这个国家走向正轨,这是必要的。我和芙蕾雅是为了和这个国家的黑暗战斗才从城堡里出来的,变成克亚罗加和芙莉雅。谁不行动的话,这个国家还会不断的产生悲剧。会产生第二,第三个冰狼族的村庄。为了阻止这些,我会赌上性命。”


      啊啊,不行了,快要忍不住笑意了。


      我的本意只是想要恶心一下王国而已。


      对我来说正义感什么的一丁点都没有,生气的话就打,不喜欢的话就杀掉,想上的话就上。


      这第二次的世界,只要我心情好,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我只是这样而已。


      失败的话,只要在此打倒魔王就好。我是只为了得到让我自己开心的世界才存在的。


      “你考虑到这种地步了啊。那么,我就不反对了,我也来帮忙吧。”


      “多谢,有没有其他情报了?”


      “这样就好了?我也会战斗的哦。”


      “没有那个必要。”


      “你不用担心,我对你的正义感到了共鸣。”


      “库蕾赫,别误会了。不是担心,而是真的没必要,就像我说的。”


      “在圆形剧场的竞技场停止处刑是不可能的。你知道那个竞技场有多少凶恶的东西么?”


      在那些家伙选择圆形竞技场的瞬间,难易度就已经下降了很多了。


      上了好几重保护的圆形剧场的竞技场。


      我觉得那里很安全。


      “啊啊,我很清楚。相信我吧。我不会干做不到的事情的。说到底,竞技场的保险措施也是人做的。‘说服’很简单的,有五天的准备时间的话,会让他们成为我这边的伙伴的。”


      用机关和魔术防御。


      我很擅长收服这种东西。而且,是我的话,还能进行改造呢。


      为了我留下来的陷阱,居然会向自己袭击过来,这些家伙做梦也不会想到的吧。


      “我明白了。克亚罗加这样说的话我就相信你吧。我还会再带着情报过来的。”


      库蕾赫微笑着走上前。


      我抱紧走近的她,给了她一个深深的吻。


      “谢谢你为我做这些。库蕾赫,帮大忙了。”


      “······我是为了正义才做这些的。”


      库蕾赫的脸变红了,身体开始发热。


      真是容易搞定啊这家伙。


      这家伙有背叛了王国的自觉么?


      “还有一件事,留学的诺伦公主回来了。”


      毫无预兆的库蕾赫说出这话,让我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她回来了?


      那东西?


      更加疯狂的王族,在这个时间点回来了?


      “芙莉雅,怎么了?”


      “什,什么也没有。只是突然感觉有一股寒气。”


      芙莉雅的反应比我还激烈。


      咬紧了牙齿,抱着自己的身体,缩紧了身子。


      明明消去了记忆,但是却还有这种反应,这心理阴影真是够大的。


      “你们两个人的反应真是奇怪。明明是个可爱的人。她也是想要解放这个发狂的国家的啊。”


      “是,呢。”


      我的表情变得微妙。


      那东西要解放王国?开玩笑的吧。那东西才不是可爱的什么。那东西可比黑暗还要深邃。是规格外的狂人啊。


      趁早把这个危险的家伙去除掉吧。说不定这次要冒着危险把她干掉了。


      不,还是别干了吧。在这个世界,如果没有加害的我话,就尽量的不复仇,这就是我的美学。


      “这次就真的再见了。克亚罗加,如果有要拜托的我事情就说哦。”


      “真是让人放心的话。”


      随着这句话,库蕾赫走了。


      ······诺伦公主么。真是让人想起讨厌的事情了。


      如果她成了复仇对象的话,就把她设为最优先对象吧。这个世界能杀的我估计就只有这家伙了吧。


      那么,比起这个,现在要先思考我原本的目的。


      潜入圆形剧场,将所有的保险都调教成我的东西。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1-26 04: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