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喜可贺我进化成...吧 关注:4,465贴子:9,303
  • 5回复贴,共1

【可喜可贺,我进化成了没用的家伙】第12话 我才不会管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真外传第二章 结束 (啪啪啪
前段时间忙于考试没能顾上翻译,现在终于有空,打算挑战挑战日更


回复
1楼2018-01-21 13:36
    义母经常把弟弟丢在一边,和我两人一起出门,平时也一直黏在我身边不走。


    去朋友家玩,接近门禁的时候,一定会接到义母「差不多该回来了吧」的电话,回家的时候若说先去图书馆学习一会儿再回家的话,傍晚的时候义母会直接跑来接我回去。


    另一边,对弟弟则是很冷淡,就算弟弟说自己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义母也只是「啊,是吗」,平淡的回应而已。


    就算我「真是厉害啊!」的表扬他,弟弟也只是失落的样子。


    当时才刚刚上小学,本应该是需要好好向母亲撒娇的年龄的弟弟,却说「我没法像哥哥那样什么都能做得完美,所以不行」。


    老实讲,这个时候我已经觉得义母很讨厌了,但是,对弟弟而言,她是世上唯一的母亲,想被那位母亲疼爱的心情,我无比的了解。


    我从那个时候,开始考虑起怎么让义母不得不将视线移至弟弟身上。


    有一天,从未破过门限的弟弟,却在过了门限一个小时的时候都没有回来。


    那是我正觉得为了安全而应该给弟弟一个手机,去找父亲商量的时候。


    我在近处四处寻找,想着是不是被人贩子给拐走了而找警察商量的时候,义母则「就算不用这么担心,他也会回来的」,一副完全不担心的样子。


    不仅如此,当天色暗下来之后,还说着天太晚了云云,阻止了想再次出去寻找弟弟的我。


    明明比起我,只有八岁,说不定已经在黑暗中迷路了的弟弟要更加危险,为什么能说出这种话呢,我从心底蔑视义母。


    我将义母甩开,出去寻找弟弟。


    在弟弟可能会去的地方四处环绕,在公园的隧道型游具那找到弟弟的时候,


    「担心我吗?」弟弟一副坐立不安的样子问我。


    「这是理所当然的吧!」我这么回答弟弟,「妈妈也是吗?」弟弟又问到。


    看着语塞的我,弟弟似乎明白了一切,静静地哭了出来。


    我除了抱着弟弟,抚摸他的背以外什么都做不到。


    过了一会,当弟弟终于冷静下来的时候,义母来到了公园。


    「一真君!」


    义母跑到我们这里,担心地问我们发生了什么,又说已经很暗了让我们快点回去。


    想着就算是义母,晚成这样果然也是会担心的吧,真是太好了,我看向弟弟。


    「哎呀,裕也,你也在啊」


    但义母的下一句话,将我们兄弟的希望打了个粉碎。


    说话稍微过点脑子,犯不着用这种方式说话吧!我抗议之后,


    「哎呀真是抱歉,我不是这么打算的,只是裕也太小了我没看见,我是两个人都在担心着的」


    像这样,得到了像是辩解一般的回复。


    义母的眼里只有我。


    虽然早就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了,但此时的我终于深痛的感受到了这点。


    而且,只要我还在这里,这点就不会改变的吧。


    我必须要离开这个家才行。


    我强烈的想到。


    这样做会让义母开心,反过来说,这样做会让义母讨厌——从那天开始,我教起弟弟取悦义母的方法。


    如果义母的关心向弟弟那转移了,我就能安心了,而且说到底,义母也不至于对亲生儿子出手吧。


    不想去现在的学校的附属高中,而想去住宿生活的县外高中——我这么和父亲商量了。


    「我懂的。是想从母亲那离开吧。无论做什么都被干涉很令人厌烦对吧」


    想到更高水准的高中学习——附上了正当的理由,但父亲听了我的请求静静的笑着点头。


    「因为母亲的原因和女朋友分手了是吗。那么会这么想也是无可奈何」


    父亲继续说道。


    虽然理由和我想的稍微有点不一样,但反正这样更能让父亲理解,就当作这样了。


    于是,我和父亲做好了「只要在县外高中的测验中合格,就让我离开家里,去那边上学」的约定。


    为了说服父亲,我还准备了之前在成绩模拟考试中得到了志愿校的A等判定的成绩单,但结果,还没轮到它出场,父亲就爽快的答应了。


    那之后我过着偷偷进行考试的准备,为了能顺利升入高中而不被义母妨碍,勉勉强强隐瞒着这些事情的日子。


    要是被看到我整理行李的样子就糟糕了,但义母又经常出入我的房间。


    关于这件事,我找了父亲商量,得到了「那么衣服和生活用品等繁琐的东西都在那边买不就好了」的建议,和祝贺我升学的祝贺金。


    多亏于此,准备行李的必要消失了。


    我事先也和弟弟说过了,叮嘱他绝对不要告诉义母这些。


    对义母,是在即将出发的时候才告诉了她升学的事情。


    果然,为什么这种大事一直瞒着不说之类的,现在再重新考虑也不晚之类的唠叨着,但我才不会管呢。(语文功力不够不是很能翻出最后一句的感觉 总之是彬彬有礼的说「关我屁事」的感觉)


    「毕竟,我要是说了,母亲大人会反对的吧?」


    「这是当然的吧!明明只要阶梯式的读同一高中就好了,为什么要……」


    「就是这个原因。那么,母亲大人,裕也就拜托了」


    在玄关前,义母似乎还想再说什么,我直接背上父亲准备好的波士顿包,向车站走去。


    看着窗外渐渐离家远去的景色,我心中有种终于解放了的感觉。


    回复
    2楼2018-01-21 13:37
      好像翻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1-21 18:13
        翻譯辛苦了( 為了愛和亞潔與正義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4楼2018-01-22 14:25
          終於解脫了


          回复
          5楼2018-01-29 16: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