恭苏吧 关注:17,502贴子:281,583
  • 12回复贴,共1

【游戏】『文』幽兰亦作花(花吐症,fin,HE)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花吐症,字数6400+,HE,文风变换,不要深究
还有,有一句话电视剧梗
寒冬漫漫,今年突然爬墙回来,希望过年不要太过冷清……


回复
1楼2018-01-20 15:00
    “为少恭一人,葬送所有人性命,当真毫无悔憾?”
    “百里少侠,莫要轻言放弃。”
    “我相信先生。”
    ……


    1.
    安陆,夜。
    百里屠苏睁开眼,看了看床帐顶,缓缓坐起身。
    夜已入后半,屠苏再无睡意。下床推开房门,月光倾洒,夜风比前半夜清凉少许,仍是温和拂面。屠苏出了客栈门,到街对面侠义榜下翻了翻榜单,便向城中随意散步。
    行至书院门口,隐约听见琴音。屠苏驻足细听,琴音绵长,清雅从容,和往日少恭的琴声略不相同,更像是梦境中的琴音。走近一些望去,正是一袭黄衣背影,在车盖亭中抚琴。屠苏没有再向前走,只在远处草丛中,静静站立。
    一曲终了,香炉中的香即将燃尽,缕缕上升。
    蝉鸣,叶落。琴音终止,夜中更加静谧。
    “少侠,怎不过来?”欧阳少恭抚平琴弦,略略侧头,对远处少年轻声唤道。
    过于温柔的声音让屠苏有些惊讶地睁了睜眼,回过神来,走进亭中,在少恭旁坐下。
    “先生今日之曲,似与往日不同。”
    少恭嘴角微扬,抬头看远处月色,柔声道:“此曲名为幽兰,在下曾于某处听过,一时想起,随意弹奏。”少恭转头看向屠苏,“少侠喜欢?”
    屠苏低头沉吟:“幽兰……”
    “有人听琴总不至太过寂寥,多谢少侠。”
    屠苏摇头。“先生言重。夜已深,先生不去休息?”
    少恭回道:“下午睡过半晌,眼下并无倦意。月色皎皎,便多待了片刻。少侠不去休息?”
    屠苏点头:“已经睡过了。本想待晴雪兰生他们起来一同打榜…先生可有意现在和我同去?”
    少恭不禁一笑:“自是愿意,虽怕是要拖累少侠。”
    “先生一路助益良多,怎会拖累。”




    2.
    两人收拾起身,少恭抱琴同屠苏往客栈行。
    少恭的衣服平日里会熏些清淡的香。而从始皇陵回来的这几日,每日为屠苏一行人炼制丹药调理,衣上仍染着药炉气味。屠苏在少恭稍后侧同行,闻到少恭身上的苦涩药香,静气怡人。
    杏色发带随步幅摇动,抱琴的右腕露出了一小节手臂。
    屠苏盯着白皙的手腕,不自觉伸手摸了摸。
    果然细腻凉滑。
    欧阳少恭:“……”
    百里屠苏:“……先生,我……”
    “无妨。”少恭换手抱琴,右手伸出握住屠苏左手,一路无话。


    3.
    起夜碰巧看到两人牵手同行的方兰生用两只手捂住嘴,阻止自己叫出声。


    4.
    少恭回屋放琴,屠苏在榜前等待。
    看见“幽兰”二字,一时出了神。
    “少侠可选好了?”少恭走近站定,笑看屠苏。
    屠苏点头:“先生准备好了?”
    少恭点头。
    转送阵亮起。


    5.
    百里屠苏大意了,自己现下并不是幽兰对手,怎么鬼迷心窍就接了这单,这和方才先生所奏幽兰根本不是一个感觉。
    欧阳少恭在屠苏身后辅助,因不使用法术,也有些应接不暇。百里少侠勇猛无畏,挥剑向前,而那兰花妖仿佛游刃有余,挥着扇子玩味地看着百里屠苏,看得欧阳少恭十分气恼。
    少恭也不吝惜,舒筋定痛散、帝女玄霜、乃至私房归元流霞丹,一齐往屠苏身上招呼。
    流霞丹吃的少侠有点噎。
    百里屠苏见少恭出手太过大方,暗自肉痛,心想这榜打得得不偿失,又一想先生钱银并不与他保管,这一来岂不是欠了先生许多钱?一个分神,幽兰连发两招,屠苏不支倒地。
    幽兰转身便来攻击少恭。少恭望望趴在地上的少侠,仔细思忖扛起少侠逃跑的可能性,终是作罢。确认百里屠苏昏迷未醒,欧阳少恭嘴角一弧,款步上前,抬起长袖唤出法阵挡在二人身前。兰花妖本以为此战必胜无疑,未料这身后之人还留有一手,更是全力应战。
    流光宛转,虚空中瑶琴浮现,少恭只待轻轻一拨结束此战,而就在此时——
    “木头脸——少恭——!”人未到,声先到。
    欧阳少恭急急收了手,身躯硬挡下幽兰一击。随即方兰生传送阵到。
    方兰生先救起了屠苏,又给少恭疗伤,不忘念念叨叨:“少恭你怎么这么不小心!都是木头脸害的!看我回去饶不了他!”
    百里屠苏得救助勉力爬起来,看先生挡在自己身前,身上已沾染血污,心中十分愧疚,战意大增。“先生,退后。”
    百里屠苏眼瞳渐红,催动自身煞气,一招毁殇将幽兰败于剑下。两人倒在血泊中。
    “我出场一次不易,容我说句话……”兰花妖将手中君子扇仍至屠苏怀中,“少侠年纪轻轻便得两位佳人在侧,将来定可大有所为。这个留作纪念吧。”
    屠苏此时得空细看幽兰,与先生到有几分相似。
    退到后方的欧阳少恭听不清他们说话,只见百里屠苏在兰花妖消失后仍对着君子扇看,痴了一般。


    6.
    三人休整了半晌,已见天光,遂回城领赏钱。
    “你怎会跟来?”百里屠苏对方兰生问道。
    “本少爷……是担心少恭!你和少恭鬼鬼祟祟……”方兰生凑近屠苏耳边,“木头脸,我问你……”
    欧阳少恭眼睛往一边瞥。
    方兰生忙解释:“少恭,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先等一下……”而后将百里屠苏拉至一旁,低声问,“你……你和少恭?那什么……难不成……”
    “何意?”
    “断……那个,袖?”
    “胡言乱语!”百里屠苏加紧步伐走回少恭身边。
    欧阳少恭看屠苏被小兰拉走,回来时面带红晕,小兰也带着可疑的笑……不禁眯起眼睛,感到今日貌似颇为不顺心。


    7.
    回到客栈三人沐浴梳洗。少恭屠苏原本约定车盖亭相见商讨起死回生药药材一事,也在擦头发时候顺便说了。
    百里屠苏心不在焉,水气退去后面色依旧绯红。
    少恭凝眉:“少侠可有不妥?”说时抬手覆上屠苏额头,果然有些烫手。
    屠苏恍惚,面前先生披散头发,水气未干,近在咫尺。心中一紧,便咳喘起来,越喘越急,最后捂嘴猛力一咳——
    一支兰花落入手中。
    方兰生惊呆了。
    欧阳少恭眉头一皱,觉得事情并不简单。


    8.
    所有人都满怀关切地来看热闹了。
    百里屠苏被安置躺在床上,欧阳少恭坐在床边,兰生千觞红玉晴雪襄铃站在三步开外。
    “屠苏哥哥生病了吗?”襄铃摸着小辫子忧虑地说。
    千觞有更关心的问题:“少恭……和恩公,你们大清早地,干什么去了?澡都洗了?”
    晴雪说:“兰生也洗澡了呀……”
    “我是洗澡了没错,但是少恭和木头脸……”方兰生欲言又止。
    红玉剑意凛然,皱眉看向欧阳少恭。
    “少侠此症虽至为罕见,但却并非无药可医。”欧阳少恭沉稳地拉回话题,“此疾名花吐,因思慕而起,病发时口吐鲜花。”
    “还有这种病?”方兰生叹道。
    “思慕……公子有喜欢的人了?”红玉抓住了重点。
    所有人齐齐盯向百里屠苏。
    躺着的屠苏异常尴尬,淡淡扫了一眼少恭,借着咳嗽翻身向里。又吐出一支兰花。
    少恭身手轻轻拨屠苏的肩膀,让他转回身来:“少侠何必怕丑。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最是寻常不过。此症医治之法也极为简单,一亲佳人芳泽便可解。”
    百里屠苏躺平,眼神黯了下去。


    9.
    一时套不出八卦,众人暂且各自散去。
    欧阳少恭坐在院中,在太阳下缓缓梳发,待头发晾干。心里却是在忖度,百里屠苏思慕者究竟何人。吐花品种与所思之人相联,兰花,放眼百里屠苏所识之人……
    “哟,少恭,我帮你梳吧~”尹千觞满面堆笑,伸手拿少恭手上梳子。
    是了,大抵便是小兰了。欧阳少恭兀自点头。
    尹千觞受宠若惊。


    10.
    爬起床的百里少侠看到窗外暧昧景象——朝阳下尹千觞小心翼翼梳着欧阳先生长发,欧阳先生颔首沉静微笑——直咳了一地的花。


    11.
    方兰生是个心里藏不住事的少年心性。
    他睡了个回笼觉起来,溜进百里屠苏的豪华客房探查口风。
    百里屠苏揉揉睡眼,他还很困。
    方兰生兴致高涨:“木头脸,你可以悄悄和我说。其实我看见了~”
    “……看见什么?”
    “你和少恭,昨天晚上,是不是?你喜欢的人,是少恭吧?”方兰生斜眼笑。
    百里屠苏咬紧后牙。
    “哎呀哎呀,我说对了?”方兰生雀跃,“木头脸真是好眼光!”
    “不要说出去!”屠苏不安地往窗外看。
    听到本人亲口确认,方兰生还是愣了愣神,但很快接受了:“有什么的呢?别说是你,我小的时候,和二姐去灯会,看到少恭在船上弹琴,我还说过非少恭不娶呢!”兰生微微扬起头,陷入美好的回忆。
    百里屠苏掀开褥子取剑。
    “别别别!”兰生摆手,“我对少恭可是清清白白!我喜欢的是襄铃啊!”
    “……”
    “木头脸,你为什么不告诉少恭?少恭那么好,一定会治好你的。”
    “……从未有此念。休要再提。”
    “那~”兰生得意笑,“本少爷可是有你把柄的男人了!”
    百里屠苏警惕:“你待如何?”
    “别那么紧张嘛,替我跟襄铃多说说好话,她只听你的……其他的,我想起来再说~”
    “……”百里屠苏没有拒绝,也没打算照做。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方小公子扬长而去。


    12.
    欧阳少恭怀疑目标人物是方兰生后,勤于暗中观察。


    观测场景一:
    欧阳少恭傍晚散步,一坨蓝色在视野里迅速变大。方兰生扑到少恭身上。
    “少恭~少恭~少恭~我有话和你说~”
    百里屠苏疾步追来,面色十分着急。甚至有违平日形象,上手将方兰生从少恭身上拽下。
    “先生无需理会。”屠苏急忙解释,言罢迅速将方兰生扯走,两人一起消失。
    ……
    感想:
    小兰与我稍有亲近,少侠便如此不快,当真十分在意小兰。


    观测场景二:
    百里屠苏坐在路边长椅晒月亮,手持兰花妖所赠君子扇,看着扇面失神。地上散落几支兰花。
    ……
    感想:
    看不出百里少侠如此深情。


    观测场景三:
    百里少侠竟然在洗方兰生的衣服。
    晴雪和襄铃路过。襄铃不满地说:“我怎么觉得呆瓜最近在欺负屠苏哥哥?”
    “苏苏我来帮兰生洗。你不是生病了吗?快去休息吧。”晴雪体贴地说。
    “……”百里屠苏犹豫片刻,摇摇头,“不关兰生的事。是我自己愿意。”
    晴雪襄铃惊讶地捂嘴。
    尹千觞路过凑热闹:“恩公想洗衣服?我这也有几件~”
    百里屠苏抱盆走了。
    ……
    感想:
    呵。


    13.
    “少侠,小兰,二位请稍随我来。”欧阳少恭微笑。


    14.
    三人围桌坐。
    “小兰,百里少侠如此情谊,你怎忍心坐视不理?为何不一劳永逸,解了百里少侠病痛?”你们两人如此恩爱,何不一亲了事?
    “啊?我也是这么想……可是木头脸不同意啊……”是他不让我说啊。
    “百里少侠?”欧阳少恭不解,“花乃心血凝成,如不破解,终会花落人亡。既是两心相悦,何需拖耗?”
    “两情相悦?!少恭你知道……”知道木头脸思慕之人是你?
    “自然知道。”知道百里少侠倾慕小兰。欧阳少恭深深微笑。
    “!!”百里少侠再成熟内敛也是未经人事的少年,此刻心狂跳起来,“先生,抱歉,屠苏绝非有意冒犯!”
    此言少恭没太听懂,此时也没心情深究,端着调子道:“医者之心,还望少侠以身体为重。这便亲小兰吧。”微笑。
    “什么?!不不不,不是!”方兰生震惊。
    “小兰难道见死不救?”欧阳少恭微笑,听不进去别人说话。
    百里少侠有些反应不过来,头脑发热,手脚发凉。为什么要亲方兰生?欧阳先生在想什么?
    “欧阳先生,告退。”百里屠苏决定先撤。
    少恭挡在门前:“医者父母心,即便是父母,有时也不介意用些强硬的手段~”
    百里屠苏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15.
    场面一度十分混乱。
    最终,机智的百里屠苏同意下来,并让欧阳少恭背过身去。
    在欧阳少恭背后,百里屠苏狠狠瞪了一眼方兰生,方兰生不甘示弱瞪回来。两人谁也不甘示弱,气得气息紊乱。
    欧阳少恭满意地点点头,头脑恢复了清明。
    待两人走后,又微笑着眯起眼睛。


    回复
    2楼2018-01-20 15:01
      16.
      百里屠苏烦恼更添两重。欧阳先生不知为何认定他喜欢方兰生,以及,要装作病已经好了。
      装病容易装没病难。百里屠苏匆匆率一众人踏上寻找祖洲之路。


      17.
      欧阳少恭回了青玉坛,潜心研制仙芝漱魂丹。


      18.
      百里屠苏心性坚忍,一路风雨,渐渐不再在意吐花之事。只是有时拿着兰花,又会想起那夜安陆,欧阳先生奏的那首幽兰,那夜的温声细语,两手交握,并肩而战。
      但没有更多了,他没有任何非分之想。先生温柔细腻,博学多才,琴技超群,仅仅远远相望,便可令人心生满足。
      只是近来灵力渐感匮乏,若一直拖延下去,或许真有吐尽的一日。
      而为一己之欲邀他去轻薄先生,他实在做不到。更何况先生与尹千觞颇为投缘,认识一天就能梳头了,少侠忧虑地想。


      19.
      采回仙芝,屠苏终于在青玉坛又见到了少恭。
      久别重逢,两人都暗自有些喜悦,却各怀心思,毫无表示。
      游逛青玉坛,屠苏听到各种对丹芷长老的赞誉,还听说掌门雷严曾制名贵琴亲赠少恭。
      也该送点什么给欧阳先生。


      20.
      百里屠苏回桃花谷收地,在厨房制作丹桂花糕,以卖到城中杂货铺。
      不小心蜜糖放多,屠苏将未沾的部分分出,制成桂花糕,再将过甜的部分添入各种香花,捏成了浅粉色甜心糕。
      又在田中割了些稻草,照着少恭的样子扎了个稻草人。
      返青玉坛,方形点心盒于下,手书一封放于食盒上,将稻草人压在最上面,一起放在了丹芷长老卧室门前。


      21.
      差点把长袍广袖的丹芷长老拌个跟头。


      22.
      欧阳先生展信悦。
      近日先生炼丹繁忙,不便打扰,便擅自将此小物搁置门前,如有不妥,是屠苏思虑不周。
      屠苏清贫,未可寻得好物答谢先生,只得身边材料手制。糕点香甜,先生疲乏时口尝一块,或可提神解乏。另稻草人乃是照先生模样制作,虽不及先生神采气质之万一,是否亦有几分生趣?
      起死回生丹屠苏只为一试,先生切勿因此烦心。偶尔得见先生,眉间隐有郁色,身型日渐消瘦,屠苏心中难忍。万望先生保重自身,切切。
      屠苏亲笔


      23.
      百里少侠如晤。
      少侠小兰近来一切安好?
      有劳挂心,在下不胜感激。
      甜心糕风味甚佳,未曾知少侠有如此手艺。想来少侠身边有小兰,助益良多。稻草人乃少侠用心编制,自当珍视。在下已将其置于书桌旁,如同少侠在侧。
      仙芝漱魂丹再有半月即将炼成,成与不成,虽无法言定,然在下自当尽力。少侠刚正坦荡,不轻易有求于人,在下既有幸得少侠相托,自是万死不辞。如有幸达成少侠所愿,在下与小兰最为欣慰。
      在下笨拙,无法效少侠一般作出精美有趣之物,仅对炼丹制药略知一二。在下于往日见少侠打榜归来,常常身有伤势,兼灵力亏损,却不做处理,仅仅回客栈休息回复体力,便炼制了一炉帝女玄霜,内有九十九颗,望少侠日后爱惜身体,方能不负小兰。
      在下望能亲手交予少侠。不知少侠明日是否闲暇,在下将于琴台等待,有缘自会相见。
      少侠小兰珍重。
      少恭敬书


      24.
      ……
      百里屠苏拿着少恭回信陷入了长久的沉思。
      三句话不离方兰生……难道欧阳先生不喜欢尹千觞了吗?


      25.
      青玉坛一层极昼,一层极夜。百里屠苏感知不到确切时间,放下信便向琴台走去。
      少恭正在上面弹琴,那首梦中仙人所奏的曲子。
      屠苏上台前咳出了一小支兰花,欲随手扔掉,转念一想,拿在了手中。
      那只兰花出现在了少恭眼前,少恭十指抚弦,止了弦音。
      “先生,我有话想对你说。”放下举在少恭眼前的兰花,席地而坐。
      “少侠请讲。”少恭转头看向屠苏。
      “如先生所见,我的病没有好。那日我与兰生并没有……即便亲了,也不会好。”
      “少侠是信不过在下医术?”提起这个问题,少恭又心浮气躁起来。
      “……”百里屠苏手扶眉心,“先生似是有所误会。”
      “哦?”少恭微笑。
      “我无法自控,思慕不可思慕之人,心怀愧疚,故不敢相告。与兰生毫无关系。”
      “……在下与小兰曾言,倾慕之人,当尽心求取。少侠又怎知不会开花结果?”
      百里屠苏心事深藏,默默看着少恭,又摇了摇头:“若照屠苏心意,断不会再提此事,死也无怨。只是,现在还有许多重要事情想做,想等待先生起死回生丹炼成,想帮晴雪襄铃找到亲人,想诸事毕后回昆仑山向师尊谢罪,想……再听先生抚琴。所以我……”
      屠苏眼神暗了暗,撑地起身,靠近少恭,“我还不能死。屠苏思慕之人是先生,但绝无非分之想。先生,多有得罪。救命深恩,他日必当回报。”
      少年的眼神里悲伤暗涌,握紧的手心里沁出冷汗,嘴唇微微战栗。
      欧阳少恭皱起眉头,百味陈杂。百里屠苏缓慢靠近,留出足够空间与他闭闪。少恭自然没有动。
      直到两人鼻息交汇,百里屠苏胸膛震动,再无法驱身向前,急促呼吸之间,便欲放弃。
      少恭展颜一笑,抓住少年双臂,侧头将双唇印上。
      “!!!”
      百里屠苏起身退后,剧烈地喘息起来。随即,一支满开的蓝紫兰花从屠苏口中而出,散着盈盈幽光,悬在半空。幽光一闪,转瞬整支消散。
      欧阳少恭面上深深笑意,站起身,一手揽过屠苏腰身,两人双唇更加长久地贴合。


      26.
      “少侠,拿上帝女玄霜以备不时之需,与我回房,报我救命深恩。”
      “……”


      27.
      事后。
      欧阳少恭穿戴整齐,在铜镜前绑着头发。
      百里屠苏披着欧阳少恭中衣,靠在床棱边,望着少恭出神。
      少恭回到床边:“说起来,我倒有一事不明。屠苏缘何思慕我,却口吐兰花?”
      屠苏还有些脸热,不欲多言,敷衍道:“先生便猜吧。”
      “哦?”少恭俯身抬手,用力几分便将少年按倒。
      屠苏却微微笑了,带着眼底温热柔情。
      少恭轻声叹:“屠苏,你笑起来委实,十分好看……”
      风吹影动,烛光摇曳。


      28.
      “实在有愧屠苏,这味仙芝漱魂丹最终还是没有炼成……”
      “先生不必介怀。生死之事本不能强求。”
      “青玉坛典籍甚多,待我慢慢寻找,定能寻到他法。”
      “嗯。”
      两人相视浅笑。
      极昼下开遍兰花。


      终。


      回复
      3楼2018-01-20 15:01
        这个结局不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1-20 23:2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1-22 21:15
            前排为太太打电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1-23 13:22
              顶一个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1-25 20:03
                看完留个爪,结局好美(✪▽✪)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1-25 20:14
                  心里甜甜的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7-29 23:50
                    好甜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1楼2019-03-31 19:06
                      好甜 好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4-02 2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