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青天司徒公吧 关注:1,245贴子:42,757
小时候留下很深刻印象的动画。
武梅刚萌芽没有结果的感情和大人没被揭露的真实身份【性别】让人抓心挠肝。
于是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这里甫橙,一个推理废,却想写破案。
不靠谱,懒,经常修仙,要追建议收藏。
不定期更新啊朋友们。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8-01-18 18:29
    1.梅雨

    大赛之后的太平县如同它的名字一样太平,官府的生活清闲自在,搞得所有人都不怎么适应,尤其是他们的头子,司徒骏。
    “无聊啊…无聊啊无聊啊无聊啊…”司徒骏玩着桌上的毛笔,双眼无神,“我知道诅咒这个县会有案子发生不太好,但是没活干也真的是挺无聊的啊。”
    “我不知道在大人您眼里‘案子’的定义是什么,不过如果丢猫丢狗也算的话,我这个月可是接了不少。”巡街回来的武维扬顺嘴道,“这个月我还有一帆和封顺帮那家粗心没锁门的猫舍找了足足十五只猫,搞得现在我们几个都不想去巡街了,就怕巡到一半又得去抓猫。”
    “在咱们大人眼里,丢猫丢狗归你们管,丢人才归他管呢。是吧大人?”梅美媚打趣到。
    话音刚落,就看齐天跑了进来:“大人,县西边那家最大的油坊出事了!”
    “什么事??”堂内的三个人异口同声。
    “油坊主人家的媳妇在外面要见大人,说她丈夫失踪了!”
    司徒骏眼神僵硬的看向呆滞的梅美媚,心想:居然这都能说中,能去当预言家了。
    “把她传上来吧。”
    “是。”
    只见一个长相极为普通的女子走了进来,眼中含泪,“扑通”跪了下来:“求大人帮帮我!”
    司徒骏一惊,方才看她进来,腹部隆起,已有七个多月的样子,怎么禁得住跪呢。“美媚快扶她起来!”
    被搀起来的女子眼里的泪更是止不住了。
    “你慢慢说,你丈夫是怎么回事?”
    女子抽抽噎噎的答道:“回大人,六天前民女母亲身子不爽,民女回去照料。我丈夫本想着我怀着身孕有诸多不便,想同我一起回去,奈何制油的日子要到了。他想到若是耽误了日子,全县的供油都出问题,只好多派了几个丫鬟陪我,自己留下来了。谁知…谁知民女回来,他就不见了……”说罢又开始小声哭泣。
    司徒骏沉吟半晌,唤来韭姑小声道:“韭姑阿姨,你一会儿先扶她去客房,切不可出什么意外。”而后又将关切的眼神投向那个女子:“你丈夫失踪有几天了?”
    “民女从昨天回来之后就不见他,问了家里的短工也没有知道的,只好来求大人!”
    “好,我知道了。你先去我们客房休息,我们去油坊调查调查。”
    “民女谢过大人!”
    待女子离开,司徒骏已经叫武维扬带了一批衙役,加上美媚一帮人赶去了县西边。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8-01-18 18:31
      忘了说…写悬疑可能带有案情描写,不适者请点叉或者跳过。
      再次声明甫橙是个推理废,案情有bug时请戳我,欢迎各位大佬评论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8-01-18 18:36
        2.松柏

        映入眼帘的是一家极大的油铺,老远就能闻到菜籽的香味。
        下了马车,一行人进入院子,看到压油的木锲和石锤,才明白这是用古法压油的一间油铺。
        “总觉得,这个主人很有匠心。”武维扬感叹道,“现在好多油铺都用大豆和花生做油,能坚持用菜籽还用古法的真是不多了。”
        美媚赞成的点点头。
        司徒骏环顾四周,看着这个大院子有点头痛“这样吧,鸿福和齐天,你们去把这六天在这里打短工的人都找来好好问一问,其余人先在油坊里搜一搜,看一看可否留下过什么书信。”
        “是。”
        大家四散开来,司徒骏直闯失踪的主人的房间,一帆和封顺在查看压油的工具,武维扬和梅美媚绕到了后院。
        后院是一个个装油的大缸和量具,还有一些备用的木锲和石锤。
        查看了一遍工具,没有发现什么血迹。
        与此同时,司徒骏在里屋搜查,发现了一本账目。
        “这这这…也忒详细了,像秦朝的那个喜写的律法简书似的。”账目上不仅仅有进账和出账,还有短工的工资和每月的总结。
        从笔迹来看,这个人应该是那种一丝不苟的性格,一笔一画非常周正,连涂抹都没有。而且从每月的总结来看,他对待制油的过程要求也很高,常常有短工因为操作不规范等等原因影响了油的质量而扣了工钱,
        “扣的倒是不多,可说不定就有人对他心生怨怼呢。”司徒骏自言自语起来。
        账本里还夹着短工这一周的工钱,用一个一个纸包包好,写着名字。“看来主人是还没发出工钱就失踪了。”司徒骏在脑中排除掉了主人自己出行的可能性。
        “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武维扬你过来!呕…”
        “怎么了一惊一乍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一帆封顺你们快来!”
        就在这时,后院传来了武维扬和梅美媚的惨叫,紧接着一帆封顺开始撕心裂肺的呼叫大人。司徒骏眉头一紧,飞奔去后院。
        一进后院,司徒骏就被诡异的气氛震住了。一帆和封顺两个大男人面朝墙角,哆哆嗦嗦的重复:“我什么都没看见…”除了虫子天不怕地不怕的梅美媚吐了个气壮山河,武维扬在旁边给她拍背:“美媚你别吐了,搞得我也想…呕…”
        得,轮到美媚给武维扬拍背了。
        “怎么了你们这是?!”
        所有人沉默的指着那个开了盖的油缸。
        “……你们别跟我说人在那个缸里。”
        “大人你真是料事如神…”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8-01-18 18:37
          粮!!!新鲜的粮!!!(抱大腿)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5楼2018-01-18 20:54
            3.寒霜

            司徒骏走近那口缸,往里一瞄,差点吐在缸里。天知道她最讨厌油腻的东西,饶是这么多破案经验也救不了她了。
            幸好她忍住了,以不破坏第一现场的心理。
            “你们…谁把他抬出来?”司徒骏用两条手纸塞住鼻子,“不然案子没法破了。”
            “大人你先让我们缓缓…这死者太惨了,死不瞑目啊。而且这凶手也够狠,放油缸里,一揭盖就看着一个油乎乎的人死死的盯着你…”
            “武维扬你可闭嘴吧!别再描述了!我又想…呕…”
            司徒骏满脸黑线:“那这样,同意一帆封顺这两个没吐的人把遗体抬出来的请举手!三票!好的一帆封顺你们俩加油!”说罢脚底抹油,拉着武维扬和梅美媚溜了。
            “大人不要啊啊啊啊啊——”
            回到前院,正巧鸿福齐天带那些短工回来。
            “说说吧,你们和你们老板的交情怎么样啊。”司徒骏看似不经意的拉家常,余光瞥向这四个人。
            “嗨,别提了。”开口的叫阿百,是这四个人中个子最矮的一个,“我们说是短工,其实每到炼油的时候,来这里的都是我们四个。”
            “因为赚的多,也到知根知底。”一个叫阿景的瘦男人接到,“可是这个**老板,这么些年来吹毛求疵,动不动就扣我们工钱,真是…”
            “就是就是,到别的油坊,人家都上赶的供着咱呢。咱们这些都干了这么些年的老师傅,到他这儿就得跟孙子似的,真是忍不了了…”阿梓抱怨道,他是四个人中最壮的。
            “说实话…钱扣的是不多,好歹也是我们辛辛苦苦赚来的。再加上我觉得我们老板就是存心想克扣的,我们四个人里,数阿百的油最好,全县都知道的,到了他这还不是一样被挑毛病,和我们一样。”个子最高的老刘坦诚道。
            “你可别夸我啦,能到这里炼油的,也就咱们几个全县前四啦。别人咱老板还不要呢。”阿百啐道。
            司徒骏转了转眼珠:“这几天你们见到老板了吗?”
            “见到了。”
            “那…他去哪里了?”
            阿百:“那我们不清楚,是老板娘回来的那一天,也正好是我们制油的最后一天,老板不见的。”
            老刘苦笑:“是呀,她在房子里四处找,一边找一边害喜。真是苦了她了。”
            梅美媚问道:“那这么说,前五天你们还见过他咯?”
            阿景嘴快:“对呀对呀,就是很普通的让人来气的工作日。”
            “来气?”
            “可不是嘛,老板把老刘和阿梓好一顿臭骂。其实没什么大事。”
            阿梓:“想到这我就委屈,我长这么大什么时候被人骂成这样!等老板回来结完工资,我非得好好揍他一顿!”
            踱着步的司徒骏一顿,拉过武维扬和梅美媚咬耳朵:“你们问一下他们的工作流程,我再去里间搜搜。”
            “是,大人。”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8-01-19 05:31
              4、惊蛰

              说是去里间搜,司徒骏刚一走进门,又一脸黑线冲出来说:“还有时间线。哎呀坏了,这么多事情,美媚你留在这里保护我,武维扬你去搜吧!我要亲自听!鬼知道你们会不会记岔什么!”
              “大人你也太任性了啊!我们的办案能力那么不值得信任吗?说换就换,有没有人性的啦!”
              “没有!”
              四个短工面面相觑,紧接着老刘咳了咳,说到:“我们是按组轮流值班的。我和阿景一组,阿百和阿梓一组。昨天是轮到他们组榨油,今天轮到我们了。”
              阿景点点头:“我和老刘的时间线都是一样的。前天我们把油装好以后去找老板报账,发现老板睡着,我们就写了张条放他房间了。之后就再没见过他。”
              司徒骏眉头一展:“几点?放在哪里?”
              “大概…九点吧,就压在他的茶壶下面。”
              一个响指,福禄和寿喜从天而降。
              “去找。”
              又消失了。
              “好,你们俩的说完了。那你们呢,阿百阿梓?”
              阿梓一脸无辜:“我前天和阿百去报账,又和老板吵起来了…我昨天一气之下就…就没来。”
              “你可别提了,你不来,就我一个人装油。本来九点就能结束的活硬是干到十点。”阿百埋怨道,“好歹他是你老板嘛,前天我那么给你们斟茶让你们消气,你们倒好,累的我腰酸背痛。”
              “你们是几点去报账的?”
              “八点。”异口同声。
              一旁站着的美媚问了一句“阿百,你昨天装油,没发现什么不对吗?”
              阿百一脸茫然:“什么不对?”
              司徒骏想起那个缸是在中间而非两边的,就问:“你们不会开盖检查一下之前的油吗?”
              阿百答道:“那个都是老板早上检查啦,估计是怕我们监守自盗吧。”
              其余三人也点点头。
              “那你们…记得住从哪个缸开始装油吗?”
              阿景答道:“前一天都有做标记的,在第二天要开始装的缸那里贴了纸条。”
              ——-----------------------------
              武维扬回到后院,看到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尸体拉出来、心理防线已被击溃的一帆封顺,生出些许歉意。
              “干得好,回去让韭姑给你们做好吃的。”
              一帆脸色惨白:“谢谢你武大哥…但是我们现在…”
              封顺两眼无神:“…不太想吃东西。”
              武维扬咳了咳:“行了咱们说正事,尸体有外伤吗。”
              “没有,没有血迹,也没有被殴打过的淤青。”
              “有被毒死的可能性吗?”
              “不清楚,但是嘴唇不是紫色,口鼻也没有流血。面部并不狰狞,没有挣扎的痕迹,应该是被迷晕了。”
              “不错嘛,你俩虽然害怕,不过还是挺靠谱…恭喜发财你们怎么来了?!”闭着眼思考的武维扬刚睁开眼就被吓了一跳。
              “韭姑…应该说是那个孕妇让我们来的。说是人多点,就能快点找到她丈夫。一进来就看到一帆封顺把尸体从油缸里抱出来,我们就顺带帮他们验了下尸……”
              这时候司徒骏从前院走过来:“……我还愁怎么和她交代呢,怀着孩子,根本没法受刺激。”
              武维扬疑惑道:“咦大人,美媚不是跟着你的吗?怎么不见她?”
              “我叫鸿福齐天和她一起把嫌疑人请到客厅里坐了,喝点下午茶。”
              这时,寿喜上前一步:“大人,刚刚福禄和我去死者的房间大搜了一遍,发现了这张纸条,请大人过目。”说罢双手将证物奉上,“这是压在茶壶底下的。”
              司徒骏把纸条展开一看:
              “老刘,今日工作四个时辰。
              阿景,今日工作四个时辰。”
              真是报账?
              司徒骏握着刚刚无意间拿下来的包工资的纸包,把注意力从纸条上移开,看着装着死者的缸,陷入了沉思。
              ⬇️以下皆为回忆
              “鸿福齐天,你们去找那四个人的时候,在他们的住所里有没有搜到什么?”
              鸿福上前一步:“回大人,除了阿梓的房间特别乱以外,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只是…”
              “只是什么?”
              齐天回到:“他们都有吃安眠药。也都问过他们了,理由是一样的:‘工作太累,浑身酸痛睡不着。’那个安眠药,药效大概能持续一晚上。”
              ———————————————
              那就是说,谁都可以下药给老板。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8-01-21 20:22
                大家,要是有bug的话就殴打我吧ಥ_ಥ
                以及可以试试猜猜凶手了
                【为了好猜一点,套用一个明星大侦探的设定:凶手只有一个,只有凶手能说谎】
                真的只是猜,关键证据骏骏发现了但是还没讲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8-01-21 20:27
                  还不错诶,加油(ง •̀_•́)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1-21 21:49
                    5、拨云

                    “好了,咱们去客厅见嫌疑人吧,可以宣判了。٩(˃̶͈̀௰˂̶͈́)و”
                    在场所有除了大人的人:wtf
                    “后期给我放个柯南的bgm哈,谢谢。行了你们这帮懒虫,能不能动了?快走!”司徒骏得瑟的蹦到前院,催促后面仍然呆滞的下属们。
                    到了门口,司徒骏打开手里的纸包,把信封一个一个拿出来,想起老板账目上的总结,摇摇头,推开门走了进去。
                    “诸位,你们的老板已经过世了。我们在他的房间搜到了你们的工资,我就代替他发给你们吧。”
                    四位短工听到老板过世的消息皆惊愕,手中接过信封却迟迟没有打开。
                    阿百半晌才回过神来:“大人,可找到凶手了?”
                    司徒骏一挑眉:“当然,且听我细细道来。”
                    她拿出报账的纸条:“阿百,你说过给阿梓和老板倒过水,对吧?这证明了老刘和阿景没有撒谎,他们的确是在之后九点的时候把纸条压在下面的,不然又吵架又折腾,水壶下的纸条早就没影了。”
                    她的目光投向老刘和阿景:“然后,我想请二位实话实说,你们四个在一起工作这么长时间,对阿梓这个人可有了解?”
                    两个人面面相觑:“…阿梓我们说了你可别生气啊……他是那种会耍小脾气不来,却不太敢做出行动反抗的人。”
                    阿梓听到县令问了这么多关于自己的事,吓得脸都白了:“大人冤枉啊,不是我干的!”
                    “我可没说是你干的。”司徒骏眼神难得的严肃起来,“是吧,阿百?”
                    闻言,阿百脸色煞白:“大人这话,便是怀疑我了?”
                    司徒骏笑笑:“你趁阿梓和老板吵架的时候往水里放了安眠药,又在半夜的时候把老板放到空缸里,把缸灌满了油。你料定了阿梓第二天不会来,所以谎称装油的时候没发现什么异常,打算嫁祸给逃班的阿梓。我说的没错吧?”
                    阿百冷笑:“大人此言差矣,若是什么人把老板放到已经装满油的缸里,我自然不会察觉到异常。”
                    “你可曾记得后院的地面铺的什么?”
                    “石板!”武维扬和梅美媚反应过来,“若是放到装满油的缸里,溢出来的油不但会沾满缸外,漫在地上即便擦掉也会油乎乎的。”
                    “不错,而且我们打开缸看的时候,油是正好没过尸体,没有即将要满出来的感觉。说明是把人放进缸里之后在灌油的。”司徒骏盯着阿百,“我们发现遗体的缸正好是在中后方,如果是你装油,你一定会发现。可是你说没有,说明你已经知道那个缸里装了死者!”
                    阿百逞强着说:“若是阿梓来了,我岂不就暴露了,不是太过冒险!”
                    “所以你留了一手!”
                    大家看向司徒骏手里拿着的胶布,是用来做记号的。
                    “你怕万一阿梓来了,从那个有遗体的缸开始装油,就把胶布往后贴了一个缸,对吧?可惜你没想到,有粘性的胶带在缸上留了痕迹,两个相邻的缸上全都有被贴过的痕迹,你们一天是只产一缸油吗!”
                    “那只是贴错了!”
                    司徒骏听后冷笑:“我最开始也不确定你就是凶手,可是刚刚我进来发工钱的时候你说了什么?可不是自己把自己暴露了?”她把目光投向梅美媚,“美媚我问你,刚刚我进来第一句话,说了什么?”
                    “嗯…你说老板过世了,你来代替他发工资。”
                    “然后呢?阿百问我什么?”
                    “抓到凶手了没……啊!!你怎么知道老板是被人害死的?我们大人可还没和你们说是意外还是谋杀呢!”
                    “……mmp啊我是不是蠢的啊?我接什么话啊!”阿百万念俱灰的摊在地上。“我想着总算能不被他鸡蛋里挑骨头了…没想到还是把自己搭进去了啊…”
                    在旁震惊的阿景忍不住问道:“为什么要放到油里?你就那么恨他?”
                    “恨?”阿百转过身来,已是双眼含泪,“他到底是我师傅,是他一手教会我怎么制油的。既然他这么喜欢油,我就让他死在最好的油里,还了这份教导我的恩情!”
                    “就因为他挑你刺,你就杀了他?”
                    “你们不知道,我被扣的工资是最多的!明明我的手艺最好,他却仗着曾经是我老师来克扣我的血汗钱,我怎能不气!”
                    司徒骏叹了口气:“我刚刚摸了一下,你的信封比别人的厚点,手感不太像钱。你打开自己看看。”转身走之前,她叮嘱所有人:“待他看完后,押回去。我先走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8-01-22 06:10
                      破案情节到这里已经结束啦,接下来就要到武梅的感情线了ʕ •ᴥ•ʔ
                      顺带一提,可能在后期给大人安排一个原创人物当cp(实在是无奈了…私心觉得原作里没有人配得上那~么好的大人)
                      大家请用评论砸我吧!你们的评论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 ‾᷅˵)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8-01-22 06:14
                        6、晚霞

                        司徒骏坐在回程的马车上,按着太阳穴,觉得自己头都大了。
                        她一直觉得做官就要公私分明,不要带入个人情感。可这个时候却不得不承认,她为了照顾那个孕妇的心情,已经想了一天的对策了。
                        到了县衙,司徒骏悄悄从侧门进去,在客房外瞄了瞄,看灯已熄了,才悄悄找来韭姑商量。
                        “韭姑,你说怎么办?我们难不成还要瞒着她三个月吗?就算我们不说,她自己也一定会去外面打听的。”司徒骏小声对韭姑嘟囔着,满眼全是无奈,“再说等她早上起来,见到我一定会问的,到时候我能怎么办?”
                        韭姑叹了口气:“逝者已逝,也只能劝她不要伤心过度,以免伤了身子……”
                        “难说…听她之前说的话,她和她丈夫感情挺深,怕是难劝啊…”司徒骏挫败的低下头。
                        待到夜深,梅美媚武维扬一行人回来,安顿好犯人之后,大家赶紧聚在一起商量对策。
                        “我说…也不用都跑到我屋里吧…”司徒骏满头黑线,“我这还穿着官服呢。”
                        “哎呀没事大人,你要换衣服就让美媚出去啦,都是男的怕什么。”武维扬大大咧咧的搬了个小凳坐下,完全没注意司徒骏杀人一样的眼光。
                        ……抱歉哦,我还真不是男的。
                        “行了你们都安静点,听大人说正事。”美媚毫无意识的解了围,殊不知自己在大人心中“忠心&可信度高的下属排名”里地位大增。
                        司徒骏听到“正事”两个字,觉得自己头发都要愁白了:“你们快给点好建议,明天咱们怎么和受害者家属解释!”
                        一帆“刷”的举手:“我提议,先把她送到医院,万一出意外也好收场!”
                        发财一脸嫌弃:“那她在坐上救护车的时候不就知道自己要听到噩耗了吗?”
                        封顺脸要皱成一团了:“可是也不能不告诉她呀。”
                        美媚也举手:“要不咱就请医生过来待命!”
                        武维扬也赞成:“我觉得这是唯一的方法了。”
                        “……那你们就都滚蛋吧!搞到对策了还在我屋干啥!想替我暖被窝吗!今天又看尸体又破案的,一个个不累是吧?”
                        众人一看,大人这是烦躁的要睡觉了啊。也不多废话了,朝门口涌去。
                        谁知刚开门一看,就看见满脸惨白、眼睛哭的通红的孕妇站在门口。
                        “你们别瞒我了…”她的眼眶又迅速蓄满了泪水,“他…他走了是不是?”
                        听到声音的司徒骏也冲到门口,却一时没法开口。半晌才说了一句:“凶手已经抓到了,节哀…”
                        时间仿佛静止了。
                        孕妇最后勉强的笑了一下,一瞬间倒在了地上,身下渗出殷殷血迹。
                        这下所有人都慌了,司徒骏手忙脚乱的指挥人把孕妇抬回客房,把美媚和韭姑也拉到房间里,郑重道:“医生没来之前,交给你俩了。”还比了个大拇指。之后又去叫武维扬:“你们这一票人,都分头出去给我找接生婆和救护车!”
                        “是!”
                        临走前,武维扬还把客房里一脸懵逼的司徒骏给拽了出来:“大人你困疯了吧,这个场合不是只能交给女同志的嘛。”
                        其实我可以呆在里面的……大人心里苦,大人不说。
                        “…那我在外面打水备用。”武维扬我有一句mmp一定要贴到你脸上。

                        【原作都出现电视和出租车了,我写救护车怎么啦!】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8-01-22 19:03
                          我觉得这一章的主要内容是骏骏的性别问题😂😂
                          以及我都想夸我自己,太勤奋了。鉴于咱吧人不多的原因,我选择自己给我自己打call♪( ´θ`)ノ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8-01-22 19:07
                            太太我我我我给你打Call啊太太!!!太太我为你爆灯啊!!!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5楼2018-01-27 22:43
                              7、晨星

                              一帮人忙到第二天蒙蒙亮,一个个眼底下挂着大大的黑眼圈。听里面一声声惨叫,还不见孩子出来,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司徒骏老早就叫产妇的丫鬟回娘家报信了,可人家母亲的病还没完全好,一时半会也赶不来,只说拜托大人。这下责任重大,谁也不敢掉以轻心。
                              医生和稳婆出来汇报过好几次情况了,无非是什么“产妇身体虚弱”“情绪不佳气血不足”之类的话,又是早产,怕是不死也得半条命。
                              “尽力抢救吧。”司徒骏在医生又一次汇报完凶险的情况后,闭上双眼,缓缓道:“只愿她福大命大,让孩子还有个娘…”话毕鼻头一酸,差点哭了出来。
                              她自己吓了一跳,连忙压住要哭的冲动。她是这里的支柱,怎么能先乱了阵脚呢。
                              待到公鸡打鸣,才听到孩子微弱的哭声,众人才要松一口气,又得知产妇大出血的消息。
                              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产妇知晓了自己的命运,却笑了出来:“我本想带着孩子随他去的…孩子却要来看看…”她颤颤巍巍地握住司徒骏的手,“大人…求你告诉她…阿娘去找阿爹了……要好好听话……”
                              “好,我答应你。”
                              一旁同样筋疲力尽的美媚含着眼泪附和道:“有我们在一天,就护着这孩子一天。”

                              她到底还是去了。
                              按她的遗愿把她安葬在丈夫身边后,司徒骏又立刻往娘家发信。一天后收到的加急回信,不出意外的写着请求他们帮忙照看孩子一段时间。老母亲知道女儿去世,病情又加重,实在腾不出人手来照顾孩子。司徒骏只好答应。
                              说是要帮她照顾,可一个个除了韭姑也没有照顾孩子的经验。
                              屋漏偏逢连夜雨,宝济县的那个司马权也不知道搞了什么事,朝廷一纸贬谪,贬到了一个又偏又远的县。还是县令,职位倒是没变,能捞的钱可是少之又少了。
                              司徒骏想想司马权的为人,竟觉得是意料之中的。麻烦的是,作为临县,两个人也算有交情,她还得去送。
                              烦死啦!!社交辞令啥的最烦啦!我们这还有个孩子要照顾啊!
                              “所以事情就是这样。”司徒骏笑的一脸阴险,“我决定把一帆风顺恭喜发财同福齐天带走。武维扬和梅美媚,你俩就留这里看孩子吧!”
                              武维扬刚想吐槽大人说的一串祝福语,就听到这个“噩耗”:“大人啊我还没看过孩子呐!你这样对我们俩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不会。把你们俩留下是因为怕有事件发生,你们俩好歹是能应对的。再说,福禄寿喜不还在嘛,实在忙不过来就交给韭姑和高手咯。”
                              “那大人你的安全怎么办!”梅美媚抓住最后的机会。
                              “这都带了这么多人还不够?!再说了我就算带着你俩,让他们这帮人照看孩子,我还真有点担心…”司徒骏扶额。
                              背后当背景板的一众衙役哇的一下哭出声。
                              武维扬和梅美媚交头接耳:“你说这算不算大人对我们变相的信任?”
                              “…有道理。”
                              于是事情就这么定了。第二天司徒骏坐上马车的时候还在嘱咐:“我就去三天!三天!没啥事我就回来了!你们加~油~”

                              【司徒骏:嘿嘿嘿,内部解决他们俩的单身问题,我觉得我贼聪明。】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8-01-29 05:49
                                所以…孕妇领便当了。
                                让我们来采访一下这位演员,在这个剧组里感觉如何呀?
                                孕妇饰演者:还行,一直哭有点挑战演技。主要是为了撮合武维扬和梅美媚嘛,编剧就弄了个孩子让他俩以父母【bu】的身份来养孩子培养感情。
                                编剧【也就是我】:挺老套的,但是很有用啊。你看那边的武梅。
                                回头一看,二把手和三把手的饰演者聚在一起小心翼翼的抱孩子。
                                编剧:不仅是剧里两人感情的催化剂,还是现实生活中的催化剂。懂了吧各位?这道可是常识题,必考。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7楼2018-01-29 05:56
                                  啊啊啊武梅!!!(爆炸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8楼2018-01-29 22:04
                                    楼主快更快更等不及了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01-30 12:34
                                      8、林荫

                                      梅美媚和武维扬,两个母胎单身青年,开始了漫漫育儿之路。
                                      首先要搞定的就是孩子的口粮问题。之前他们给孩子喂的是米汤,这小东西也就饿的不行了的时候喝几口,喝完了就尿,嚎的没边。两人合计了一下,决定出去找个奶妈。
                                      费用让大人报销,嗯。
                                      叫来福禄寿喜,四个人一起满县转悠找奶妈。最终找来了一个自家孩子刚断奶没几天的妈妈,这几天她正好涨奶,没想到解了燃眉之急。
                                      口粮问题解决了,接下来就是哄孩子的问题。来帮忙的乳母屯了一些奶水留作晚上的备用,顺便教了两人一些抱孩子的技巧。
                                      “把宝宝抱起来的时候,一定得用手托住脖子,孩子的脖子很软,不能不注意的。”
                                      美媚小心翼翼的按照她说的抱起孩子,果然孩子不哭闹,只是用大眼睛滴溜溜的看着她。
                                      看着孩子,美媚又想到了那个在她面前去世的孩子妈妈,趁着武维扬从她手里接过孩子,她悄悄背过身去吸了下鼻子。
                                      “诶诶,怎么到了我这就开始哭呢!美媚你快来!”武维扬急的手忙脚乱,像捧着个烫手山芋。
                                      “怕是看你长的太可怕,吓哭了吧,来来来,到漂亮姐姐这里来~”美媚柔声细语又把孩子抱了回来,果然孩子到了她怀里就不哭不闹。
                                      武维扬挫败的低下头,再抬起头的时候,看着梅美媚充满母性光辉的哄孩子,又情不自禁的微笑起来:“这孩子挺喜欢你的嘛。”
                                      “可别逃避责任,孩子再喜欢我,我也哄不了一晚上,后半夜归你带。”美媚一个白眼翻了过去。
                                      武维扬委屈脸:“我长得太可怕,要是我哄,孩子后半夜得一直哭。”
                                      美媚一听急了:“我就开个玩笑,你长得不可怕,多帅啊!”
                                      武维扬内心窃喜,脸上继续委屈:“那为什么孩子到我这里就哭…”
                                      “你再抱一下我看看。”美媚不由分说把孩子塞到他怀里,认真的盯着他的动作。
                                      武维扬再一次小心翼翼的抱着孩子,结果这小团子嘴一扁,就要嚎啕大哭。吓得武维扬又句不成句:“诶诶诶诶我…咋…诶别哭…”
                                      “你别慌,你让孩子坐在你前臂上再看看。”
                                      依言调整了姿势,孩子抽噎了几下,不哭了。见此情景的武维扬,要不是手里还有孩子,怕是要满屋撒花庆祝了。
                                      “行了,那就这么定了,我哄上半夜,你哄下半夜。”美媚伸了个懒腰,小声说:“养个孩子还真难啊…”
                                      武维扬把熟睡的孩子悄悄放在床上,两人轻手轻脚的溜了出去,带上了门。
                                      出门武维扬才开口:“是挺难,没想到你还挺会带孩子的,将来肯定是个好妈妈。”
                                      “是吗?”美媚锤了锤有点酸痛的胳膊,冲武维扬一乐,“那我还挺自豪的。”说罢拍拍他肩膀,表示自己要回屋歇着去了。
                                      武维扬支支吾吾应了一句,也往自己的房间挪。他那一瞬间满脑子都是梅美媚刚刚在阳光底下冲他笑的样子,吓得他赶紧去井边洗了把脸,慌得差点同手同脚,溜回了自己房间。
                                      “天呐…”他握着手里的茶杯,“我怕不是疯了吧…”

                                      tbc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0楼2018-01-31 18:32
                                        我会一直坚守我作为文手的节操好好发糖的……
                                        请相信我,武梅不虐!没有最甜!只有更甜!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1楼2018-01-31 18:35
                                          啊啊啊啊啊爆炸!!!真甜啊呜呜呜他们真好啊!给甫橙表一万个白啊!!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2楼2018-01-31 22:30
                                            楼主为何迟迟不更,是人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沦,,,不好意思我只是来催更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02-07 11:59
                                              9、轻舟

                                              哄完上半夜,梅美媚抱着孩子去找武维扬交班。由于太困太累,眼圈乌青的她并没有发现武维扬看向自己的复杂眼神。
                                              以及些微的欲言又止。
                                              她回房掩上门,扑到床上一觉睡到了大天亮。直到耳边出现了孩子哭声的幻听,才猛的起身,顶着一头乱发洗漱。
                                              没听见孩子的哭声,是还没醒吗。她纳闷的挪到客房,悄悄推开门,控制着不发出声音,却在看到屋里场景的一瞬间愣在了那里。
                                              武维扬也累了,以奇怪的姿势趴在床边睡着了,梅美媚仔细一看,看他的两胳膊挡在床边,明白他是怕孩子掉下去所以用胳膊护着,心里刚刚上升的一点点因为他不负责任睡着的怒火瞬间就消失了。
                                              孩子醒了,却没有哭闹。他看着武维扬睡着的脸,忽然玩心大起,伸手把武维扬挡住左眼得头发拨开了。
                                              梅美媚吓坏了,怕孩子吵醒武维扬,连忙把孩子抱起来。万幸,他睡的熟,没醒。
                                              这是她头一次看见武维扬脸上的伤,从前听他说过这伤的来历,内心深处也暗暗钦佩,如今看到这有些骇人的伤疤,竟也不觉得可怖了,反而有种感同身受的疼痛感。
                                              可惜了,要是没有这伤疤,武维扬也蛮帅的嘛,和正常情况下的任长风不相上下。美媚心里不由得这么想到。
                                              她看着武维扬这别扭的睡姿,最终还是没忍心叫醒他。她伸出手,悄悄把他的头发拨回去,抱着孩子掩上门出去了。
                                              “诶大姐大,怎么不见武大哥呢?昨天后半夜不是他照看孩子的嘛?”寿喜迷茫道。
                                              美媚找来奶妈留下来的奶水,一边喂一边头也不抬的回答到:“他昨晚上哄孩子太累了,让他再睡会吧。”
                                              屋里其余的三个人,福禄寿喜何韭姑,听到这话目瞪口呆,趁着美媚没空注意旁人,躲到一起开小会。
                                              “…这不正常,大姐大居然会关心武大哥。”
                                              “之前他们俩和大人去宝济县搞那个河神的案子,武大哥不还舍身救了大姐大嘛。”
                                              “你们俩别拐弯抹角,大人临走前吩咐了,让我尽力撮合他们俩,这下好了,不用撮合,敲边鼓就行。”
                                              “不愧是韭姑阿姨!”✖️2
                                              这边的美媚给孩子喂完奶,又开始换尿布,不紧不慢的整理好一切后,这才坐下来心不在焉的扒饭。
                                              话说武维扬……好像在自己心里的地位越来越高了?
                                              两人之前协助大人探案的同步、自己赛马失利之后的安慰、舍身给自己挡飞镖……
                                              不行不行不行!她晃晃脑袋,心想:好好的大早上,想他干嘛呀!
                                              自己心里并没有排斥感,却不敢面对。她清楚,却又忽视了,转而埋头吃饭。
                                              灶台那里的韭姑目睹了美媚的一切反常行为,故意没有吱声,等美媚慢悠悠的终于吃完,才开口佯怒道:“武维扬这个臭小子,饭都凉了,这是要睡到日上三竿吗!今天的活还干不干了呀!”
                                              她看着美媚略有些紧张的帮武维扬开脱,顺水推舟道:“那行吧,福禄寿喜出去巡街了,我这边要洗碗走不开,你去帮我把他叫醒吧。”
                                              美媚有些为难,稍微犹豫了一下,还是去叫他了。
                                              美媚踏出厨房的一瞬间,韭姑就背过身去,擦擦手,给大人写信:
                                              “按您的要求,尽力撮合了。看这情况,怕是郎有情妾有意哟。”
                                              一天后看到信、好久没上线的司徒骏大人竖起大拇指:办婚礼指日可待了!
                                              这人就是这样,俩人还没在一起,就想让他俩成亲。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4楼2018-02-08 18:28
                                                编剧:大人,你在宝济县还好吗?
                                                骏骏:还行,就是有点无聊。司马权就是典型的不作死就不会死,这几天喝多了有点撒泼,要不是道不同不相为谋要避着他点,我就也能喝点了…
                                                一众衙役:我们不会让大人喝酒这件事发生,有酒我们来挡!
                                                编剧:难道大人撒酒疯?
                                                骏骏:nonono,是为了保持冷静和清醒……但是我还是有点想喝……
                                                一众衙役:不!可!以!大人你要控制住自己!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5楼2018-02-08 18:33
                                                  啊啊啊啊啊啊炸裂啊啊啊啊!!!好甜好甜好甜!!!不知道最后会是谁捅破这层窗户纸呢wwww美媚快认识到自己的心意啊!!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6楼2018-02-09 12:44
                                                    更新太慢啊楼主,一天十来张不好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02-10 12:42
                                                      10、候鸟(上)

                                                      也许是因为疑惑,也许是因为惶恐,武维扬和梅美媚不约而同地在窗户纸的两端小心翼翼的沟通,就连一起陪孩子玩的时候都不敢有眼神接触。
                                                      周围人都有些摸不着头脑,猜测可能是因为两人怕告白后连朋友都做不得,所以才一直保持在这种尴尬的暧昧边缘。只有两位当事人明白,到底是什么缘故。
                                                      大人在宝济县的最后一天,由于备用的奶水没了,两人只好抱着嗷嗷待哺的小崽子跑出去找奶妈。
                                                      一路上有不少人用八卦的眼神看他俩,他俩由于太着急也没当回事,等到了奶妈家,奶妈的婆婆表扬武维扬:“孩子爸爸还对孩子这么上心真难得呀!”,接着又转向美媚:“你可真是嫁了个好男人哟。”之后,两人才反应过来,闹了个大红脸。
                                                      再抱孩子回衙门的时候仔细听了听路边的八卦,都是八卦他们两个什么时候成亲的。尬到极点的二把手和三把手落荒而逃,回来以后,两人都怕让对方感觉尴尬所以刻意保持距离,就变成了如今这个样子。
                                                      “所以就因为这些破事!他俩到现在还没告白!”回来后看到这尴尬气氛的司徒骏气愤的访问了街坊四邻之后得知了事情的真相,差点没一口老血呕出来。开玩笑,你俩敢守着这层窗户纸,我司徒骏就敢把它烧掉!
                                                      她翻看着桌上的公文,不出意外的看到了孕妇母亲寄来的信,说是感谢大人,要在三日后来接孩子。
                                                      三日后,也正好是阿百行刑的日子。
                                                      那日他看到老板给他的、希望他来继承油坊的信和一分不少的工钱,才知道老板这个要求苛刻的人一直在磨练他。
                                                      看到信里老板写的:“希望自己的孩子可以凭真本事赚钱而不是靠继承,制油的手艺希望阿百能传承下去”后,他悔不当初,找来与他最亲近的老刘,拼命传授制油的技巧给他,就是为了能安心赴死。
                                                      也是可怜人,司徒骏叹了口气,转而开始思考起送走孩子后,如何让自己的两位手下喜结连理的问题。
                                                      三日后,孩子被亲人接走了。离开的时候,孩子一离开美媚和武维扬的怀抱就开始哭,搞得他们两个真有种亲生孩子要走的悲伤。
                                                      送走孩子,两人回到衙门,却看到司徒骏带着众衙役摆了一桌子的酒。
                                                      “呀,你们俩回来啦。”司徒骏笑的像只摇着尾巴的狐狸,“坐呀,今儿个不醉不归。”
                                                      “大人你要喝酒?”
                                                      “对呀对呀,庆祝一下咱们的工作结束,再犒劳犒劳你们两个功臣( ̀⌄ ́)”
                                                      大人都发话了,开喝!
                                                      在司徒骏的暗中指使下,众人不动声色的把炮火转移到武梅两人身上。美媚心不在焉的喝了两杯,她昨天后半夜带孩子,现在有点困,就下桌回房睡觉了。于是只剩下了一个凄惨的武维扬,被灌成了个二傻子摊在桌上。
                                                      其余衙役们撒酒疯散的七七八八,桌上除了武维扬,还剩下一个试图保持清醒但是依然喝到迷幻的司徒骏。
                                                      两人就开始对着月亮说胡话。
                                                      “呜——大人啊我这几天好苦啊,连个完整的觉也睡不了(;´༎ຶД༎ຶ`)”
                                                      “嗝~我也好难受啊QwQ要和讨厌的人呆那么多天,只能看他喝个酩酊大醉,自己又不能喝ಥ_ಥ我今天一定要喝够本!”
                                                      司徒骏又仰头喝了一盅,“bia叽”倒在桌上:“我今天好不容易回来…美媚居然不陪我喝酒,我好委屈ಥ_ಥ”
                                                      武维扬试图夹起一颗花生米:“大人呀…你说你一个大老爷们,找个女孩子保护你,显得你特别…嗝…居心不良…真的。”
                                                      “骗人…我怎么居心不良了( ・᷄ὢ・᷅ )哦——你是不是看我和美媚关系好吃醋了呀~”
                                                      “大人你瞎~扯~我吃森么醋啊…”
                                                      “你不是喜欢…嗝…梅美媚吗?不怕我哪天明媒正娶~把她收了呀~”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8楼2018-02-10 20:19
                                                        我下章明天就更!让老武表白!期待吗各位!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9楼2018-02-10 20:21
                                                          哈哈哈哈哈哈大人干得太漂亮了!!!!期待期待期待!!!!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0楼2018-02-10 2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