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newgate吧 关注:18,524贴子:31,371

第十一章【2】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1楼2018-01-17 21:30
    【2】

    那里是,光辉灿烂的房间。
    可以说是被过剩的装饰品装饰着的房间,却毫不凌乱。但是,会给看到的人带来各式各样的印象。就是这样的一个房间。
    室内,有两个年轻的男人。
    一个男人正坐在奢华的椅子上,倾斜着葡萄酒杯。
    以让人联想王侯贵族那样的、加入了复杂的刺绣的衣服裹住身体,而手上镶嵌着大粒的红宝石的戒指正在闪耀着。
    在男人坐着的椅子的旁边,竖立着收纳在被宝石点缀着的剑鞘里面的长剑。要是见过的人看到的话,就会明白那是古代级的武器之一,『断钢神剑(Excalibur)』的初期状态。(翻:其他的候选译名——湖中剑、王者之剑、誓约胜利之剑、EX咖喱棒……)
    男人在游戏里的名字,是阿尔多(アルド)。
    “所以呢,现在那家伙攻略到哪里了?”
    “昨天,似乎解放了荷赞特(ホウザント)大陆的一部分。现在的大陆解放率变成4成了吧。”
    在男人面前跪下的男人回答着。
    那是穿着带有兜帽的绿色披风的男人。从长袍的边缘看到重视运动性的靴子,让人明白男人的职业不是魔导士系而是猎人系的。
    男人在游戏里的名字,是罗宾·胡德(Robin Hood)。(翻:也就是罗宾汉啦。)
    “切,这1个月里面,攻略速度不是下降了很多吗。在磨蹭什么啊{何をちんたらやっているんだ}。除了游戏以外就没有能力的废人!”(翻:那你去拼命啊,氪金**。)
    阿尔多一边怒吼,一边敲着椅子。带着茶色的金发,像在表达主人的愤怒一样飘了起来。
    “因为难易度上升了,速度会下降,我想也是没有办法的。”
    “那种事情不管怎样都能做到,玩家技能就是这样的东西吧!?哼,像水一样挥霍时间和金钱,也就是这种程度吗?”
    对罗宾的话,阿尔多以嘲笑的言语作为回答。
    完全轻视玩家的阿尔多。其理由是,他不是纯粹的玩家。
    阿尔多使用的虚拟形象,运营准备的,接待用的虚拟形象。原本就是预定在活动中使用的,以阿瑟·潘德拉贡(Arthur Pendragon)这种规格以外的怪物挪用数据制作而成的东西{アーサー·ペンドラゴンというモンスター枠として出てくるもののデータを流用している}。
    属性值平均达到800,装备虽说是下位的,但全部都是古代级。那样的东西给第一次开始『THE NEW GATE』的玩家,可以说是过剩的配置。
    (这次的迷宫,本来也是团队才能攻略的东西。)
    听到阿尔多的发言,罗宾在心中嘟哝了。
    面向上级者的迷宫一人完成攻略的进的存在,对认真地玩着的罗宾来说,能用惊愕来概括。
    罗宾的虚拟形象和阿尔多的不同,是作为玩家的罗宾自己负担的。属性值在DEX和AGI上极度磨炼(极振りし),特化成为斥候了。以使用弓箭和毒药从远距离的单方面战斗方式为主。
    但是,虽说如此,只是潜入迷宫的话怎样都好,他不觉得自己能挑战Boss。原本就不可能取胜。


    回复
    2楼2018-01-17 21:32


      回复
      3楼2018-01-17 21:37
        大赞,感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1-17 21:45
          没沙发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1-17 21:47
            沙发沙发hhh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1-17 21:55
              有没有和我一样等12章和修妮啪啪啪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1-17 22:00
                怎麼記得是13章末或是14章頭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1-18 00:0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1-18 00:15
                    感谢大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1-18 05:37
                      竟然有个GM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1-18 08:19
                        “喂,萩原。有听着吗?”
                        “啊,是的。对不起,没关系。可是,就算让他抓紧,太过勉强而让他死掉的话,那就鸡飞蛋打,什么都没有了{元も子もありませんよ}。”
                        别用本名叫我啊。这样的想法既没有从口中说出,也没有在脸上露出,罗宾认真地回答着。
                        虽然阿尔多说了强行指派就行了,不过,那样的做法不可能让攻略推进,就算不是罗宾也能清楚。
                        从刚才开始就重复着这种对话的两人。在各自的虚拟形象之中的男人的关系用一句话来说的话,就是某个公司的上司和部下。
                        作为上司的阿尔多是提供『THE NEW GATE』的营运资金的资助者(パトロン)的儿子,这次也是无理地说出来、让人准备虚拟形象而骄傲着,罗宾以嫌弃(辟易した)的心情听说过了。罗宾在公司里其他的玩家的里面的人说过话被阿尔多听到了,于是就变成了他的跟随者。(翻:话说,这样的家伙不是在PK眼中的肥肉吗?)
                        没有比那个时候,更想诅咒自己的愚蠢。只是拘禁于死亡游戏里面,那会多么轻松啊。越是这么想着,罗宾的压力聚积起来了。
                        “哼,那么就把那家伙叫到这里来。要是说游戏通关之后会给报酬的话,游戏高手也会拿出干劲的吧。”
                        “把他放着不管{好きにやらせておいたほうが},我们这边也能轻松一些吧?”
                        “无论如何,我都要回到原来的世界。这样的状态已经持续了几个月啊!这样的身体也不能玩女人。酒的醉意也不够彻底,香烟也没有味道。还能继续下去吗!!”
                        说话的时候似乎再次焦躁起来一样,阿尔多再次敲打着椅子。
                        那你也去攻略迷宫啊。忍着想要说出来的话,罗宾不让阿尔多发现地轻轻叹了一口气。
                        “姑且,试着和他说说吧,不过,被他拒绝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做啊?”
                        “无论如何都要做到!做不到的话就降级,不,等着被开除吧!”
                        “我,我知道了。现在就说服去了!”
                        一边在心中对怒叫着的阿尔多大骂起来,罗宾离开了房间。
                        虽然是“你自己去做也可以吧”的事,但在这里也不能损害阿尔多的心情。现实之中阿尔多也是在人事上能插嘴的上司,而罗宾只是数量虽多但没什么价值(十把一絡げ)的下端社员而已。在这个世界的生存很重要,不过,在原来的世界的工作也很重要。还有必须养活的家人。要是为了这个,罗宾连不想低下的头也能低下。(翻:又是一个苦命的大叔。)
                        “但是,这简直是办不到的吧……”
                        立于攻略最前线的人物、进的事情,罗宾也有听说过各种各样的东西。
                        据说在死亡游戏开始的当初,访问月之祠也是可以做到的,不过,现在地点发生了变化,罗宾也不知道月之祠在哪里。要么在街上的时候和他打招呼,要么是不使用情报屋的话就不能见面了吧,罗宾这么想着。
                        “啊,好想见见理惠和惠美……”
                        一边嘟哝着妻子和女儿的名字,罗宾一边混杂到人群拥挤的街道之中。



                        回复
                        12楼2018-01-18 21:26
                          有flag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1-18 21:5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1-18 23:32
                              旧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1-19 13:12
                                更新了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6楼2018-01-19 16:0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1-19 18:05
                                    说了让罗宾把进叫过来的阿尔多,依然在谁都没有的房间里面发着怒。向拿着的手里注入力量,玻璃酒杯一瞬间就粉碎了。洒落的葡萄酒,由于房间里被付与的扫除功能,与玻璃酒杯的碎片一起,发光一小会就消失了。
                                    “该死,好不容易通过门路来轻松享受的,什么是死亡游戏啊!”
                                    都到了这种时候,阿尔多依然没有把游戏作为现实来认识。虽然有着很高的等级和属性,但是由于攻略和Boss的讨伐都拜托别人了,他并不明白在最前线进行战斗就是在拼命这种事。
                                    阿尔多有战斗过的,只是哥布林和史莱姆这样和初学者战斗的怪物。由于属性值的差距,被攻击受到的伤害也是零,而给予的伤害量则完全是overkill的状态。那只不过是蹂躏,毫无让人意识到需要拼命的余地。
                                    “萩原那家伙,竟然在这样的东西上面浪费着时间。本来应该把那个时间用在工作上的。”
                                    将通过关系得到强大的虚拟形象的自己置之不理,阿尔多这样批评着罗宾。
                                    那就是不管作为社会的一员有着多高的地位,内在不一定是高尚的一个例子{それはいくら社会人としての地位があろうと、内面が立派とは限らないという一つの例といえた}。
                                    “那么,在那家伙回来之前该怎么打发时间呢……嗯?”
                                    在头脑中浮现着能够消磨时间的东西的阿尔多的耳朵里,听到了宣告来客到来的钟声。作为支援角色而被制作出来的女仆,已经在迎接来客了。
                                    在阿尔多的菜单画面上面,映出了来客的身影。
                                    人数是两个。
                                    一个是穿着焦茶色的铠甲,给人粗暴印象的男人。铠甲上面加入了很多被削掉般的装饰,加剧了男人的粗暴印象。让人明白没有拾掇过的蓬乱的头发和懒散的胡须。有着盗贼和佣兵的老大的气质。
                                    另一个是穿着银色铠甲的,温柔文雅的男子。有着在头后面绑起来的金发与现实之中只会在电视和杂志上面看到的端正的容貌。呈现出和旁边的男人完全相反的、“这就是骑士”的样子。
                                    对两人的相貌感觉到奇妙的现实感的阿尔多,在脑海的角落想着他们说不定在使用着全体扫描·虚拟形象。
                                    可是,不管现实里面有着怎么样的脸,在游戏内并不是什么显眼的姿容。因为美型的角色也不是很罕见,而故意去破坏脸的造型的玩家也不是很少有。
                                    菜单画面上面显示着两个男人的名字和等级,职业。
                                    “加尔加拉(ガルガラ)还有弗拉特(フラット)?不认识的名字呢。等级哪边都是255。职业是为魔剑士还有龙骑士吗。从穿着的装备来看,这些家伙也是那些废人的同伴吗?”
                                    虽然也有借着收费的力量整理装备的情况,不过,基本上如果不是跟等级和属性相称的装备是会有惩罚出现的。由运营提供的阿尔多的分析,也能明白弗拉特和加尔加拉并没有受到那样的惩罚。从这一点,就能看穿他们有着和身体上穿着的装备相配的属性。


                                    收起回复
                                    18楼2018-01-19 22:3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01-21 10:32
                                        『要让客人进来吗?』
                                        “嘛,不是要消磨时间吗?好啊,进来吧。”
                                        从在菜单画面重新出现的『允许出入吗?YES/NO』的选择项中,选择了『YES』。隔了些许的时间,被女仆引导着的两人来到房间了。
                                        “提供许可,非常感谢。叫我做弗拉特就好了。请多多关照。”
                                        “我是加尔加拉。”
                                        “麻烦的招呼就算了。所以,有什么事呢?”
                                        对露出笑脸搭话的弗拉特和只是报上名字的加尔加拉,阿尔多就这样在椅子上坐着,以夸张的态度作出回答。虽然不是迎接别人应有的态度,不过,弗拉特并没有露出特别伤到心情的样子,继续说话。
                                        “我们看到了刚才从这里走出去的罗宾桑,露出为难的表情离开这里。于是就想着能不能给他什么帮助。”
                                        “要是那样的话,去问罗宾就行了。”
                                        “既然都来到这里附近了。和进行吩咐的本人说话似乎会更快吧。而且,要是秘密的事的话,我们会更有用哦?”
                                        弗拉特,在端正的脸上浮现出看起来平易近人的笑容,对阿尔多说。加尔加拉则什么都没有说。
                                        秘密的事。听到他的话,阿尔多的眼睛眯了起来。
                                        “啊,请不要这么警戒起来。我对随意地进行调查这件事道歉。但是,我和我的朋友跟你有着一样的想法。”
                                        “想法?”
                                        对弗拉特的话,阿尔多有了反应。
                                        “嗯,是的。你,也想着快点回到现实世界之中的吧?为此,想让那个放松起来的男人认真地推进攻略。不是吗?”
                                        说了要让罗宾去劝诱弗拉特说的那个男人,进赶快重新开始攻略,并非其他人而是阿尔多。对于存在有着同样想法的人,阿尔多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可思议的。倒不如说,对于变得拖沓的进,什么也不用说其他的玩家们都愤怒起来。
                                        想返回现实世界。
                                        听到他的话的阿尔多,对弗拉特想做的东西非常容易地理解了。
                                        “要是你的话,那就能做到了吗?”
                                        “是的。别看这样我们都在强化着虚拟形象,所以作为攻略组去打招呼也会畅通无阻吧。而且,还有其他让他听话的方法。那种东西这边的加尔加拉更为擅长呢。”
                                        弗拉特,对阿尔多说了还有暗中的不合法手段。阿尔多将眼睛移向加尔加拉,清楚地看到加尔加拉默默笑着的嘴角。
                                        “我是那种东西的专业人士。经验可丰富啦?”
                                        这么说着,加尔加拉露出了充满自信的表情。问题是,他感到自豪的内容不是能轻易向人透露的东西。
                                        本来的话,对带有犯罪性质的事提供帮助会让阿尔多里面的人无法镇定下来{肝が据わっていない}。但是,由于长时间处于死亡游戏这样的异常的环境之中,本来就不太强的忍耐迎来了极限。
                                        所以,阿尔多毫不犹豫地点头了。
                                        为了回到现实,他不再将目光转向会让谁承受负担这件事上面。


                                        回复
                                        21楼2018-01-21 17:54
                                          感谢大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01-21 21:21
                                            黑歷史要來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01-21 22:10
                                              看來他們就是讓進偏離人道的兇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01-21 23:56
                                                这些人。。。。就很像花式作死催更求翻译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01-21 23:56
                                                  感谢翻译
                                                  在等口拍口拍口拍情节


                                                  回复
                                                  26楼2018-01-22 18:26
                                                    跟花式催更相同
                                                    都在作死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7楼2018-01-22 22:04
                                                      人不做就不会死,死于话多不是吹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8-01-23 12:20
                                                        “光是罗宾不太可靠。那就拜托你们了。所以呢,你们想要什么?”
                                                        虽说是想要尽快回去,不过,阿尔多没有考虑过两人连什么报酬都没有就去采取行动。
                                                        听到阿尔多的话,两人的笑容变深了。
                                                        “攻略的事就交给我们吧。报酬那一方面,我的话就请你通融一下武器吧。当然,如果能促进他的行动的话,那也没问题。”
                                                        “嗯嗯?会有要自己负担费用的东西吧?”
                                                        “说起来很不好意思,能制作贵重的武器的锻造师非常有限。而技术最出众的人也是他啊。由于我自己也不想死,虽然知道这很厚颜无耻,不过,可以拜托你吗?”
                                                        弗拉特向着阿尔多深深地低下头。
                                                        他的态度,让阿尔多心情变好了。
                                                        “好吧。但是,只是在成功之后。”
                                                        “非常感谢。那么,因为我想马上去开始,所以现在就先告辞了。”
                                                        再一次低下头,弗拉特准备离开阿尔多的家。
                                                        “等等,还没有听到那边的男人想要的报酬哦。就算是再过分的要求也没关系。怎么样?”
                                                        “嗯?啊啊,我吗?”
                                                        被打招呼的加尔加拉只是把脸转过来,浮现出好战的笑容。
                                                        “我只是想要,和进那家伙认真地进行战斗。不是窝囊的他,而是认真的他。”(翻:PK疯子?)
                                                        只是说了这么一句,加尔加拉就向着走在前面的弗拉特追去。
                                                        “哼,让人恶心的家伙。”
                                                        对加尔加拉的好战的笑容,阿尔多稍微感觉到了寒气。



                                                        回复
                                                        29楼2018-01-23 12:21
                                                          弗拉特从阿尔多的家出来之后,马上就装备头盔遮住他的脸。时间恰好,加尔加拉赶了上来。
                                                          “呀咧呀咧,想不到说出那样的主张,他真的委托我了。有那种类型的上司的话,部下会很辛苦的。”
                                                          “哈,不行啊{ちげぇねぇ}。”
                                                          弗拉特知道在阿尔多手下工作的罗宾的事情。本来就是在彻底调查这些情报之后,才会斟酌着在罗宾不在的时候过来打招呼的。
                                                          口中说出的同情的话,伴随着与内容相反的严重蔑视的音调。加尔加拉也有着类似的东西。由于在嘈杂喧闹的街道上,两人说话的声音没有传进谁的耳朵。在弗拉特脸上浮现出来的嘲笑的表情,也被头盔遮住了。加尔加拉就算只是笑着也是一副残暴的样子,就更不用提了{ガルガラはただ笑っているだけでも極悪面なので今更だ}。
                                                          “那个样子,如果他自己能行动起来,说不定也可以稍微加快攻略吧。那样的虚拟形象是没有好好利用的宝藏呢。要是有交换虚拟形象的功能,就能有效地使用了。”
                                                          “的确,里面的人是垃圾呢。真没趣呐。”
                                                          明明得到了情报,却毫不理解现在的情状,而且拥有的装备又有着上级的水平。虽然虚拟形象也很强大,却对攻略一点都不配合。
                                                          阿尔多对于认真地为攻略努力的玩家来说,是能发怒的存在。至少,在现在的迷宫攻略中,能够作为充分以上的战斗力而发挥作用。
                                                          每天什么都没有做地度过,就算是有一点点的事情,也交给罗宾处理。虽然在本人面前藏了起来,不过,弗拉特对阿尔多感觉到了嫌恶感。而加尔加拉那边,一点都没有这样的感觉。
                                                          “嘛,作为利用别人的一方,对方愚蠢的话就更轻松了。”
                                                          “那是从你的本职来看。”
                                                          弗拉特在现实中的职业是欺诈师。从他的经验,他知道阿尔多真的打算利用自己和加尔加拉。
                                                          自己不可能被欺骗,自己不可能被利用。本人有没有这么想另当别论,弗拉特已经看透了阿尔多那样的人物。
                                                          “好了,那么我也应该行动了吧。差不多,该将他解放出来了。”
                                                          “依旧令人讨厌呢,你啊。”
                                                          “我没想过希望你能理解哦。”
                                                          以这句话为结束,弗拉特在人群拥挤的街道中消失了。
                                                          “库哈,高等人类吗?能够有趣一点就好了。”
                                                          送别弗拉特的消失,加尔加拉也开始走向其他的地方。
                                                          在本人不知道的地方,不吉利的影子,正慢慢地偷偷接近着。



                                                          回复
                                                          30楼2018-01-23 12:24
                                                            用生命作死,可以的。。。稳。。。。。。让我想起了某个保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8-01-23 2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