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的羽毛笔吧 关注:3,178贴子:12,628
  • 31回复贴,共1

《游戏脑》【二章】351.在地下城从休息日寻求斯特罗加诺夫牛肉盖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上周各种琐事耽搁了。这周会把最新的4话逐一献上



回复
1楼2018-01-15 22:25
    over


    收起回复
    4楼2018-01-15 22:26
      有肉吃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1-15 22:30
        2楼被吞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1-15 22:53
          久违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1-15 23:05
            不枉我隔四小时上来溜达,连老婆都以为我成了网络跟踪狂。楼主的伟大在明明知道更新几率不大,我却身体反射性地点开贴吧,疯狂刷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1-15 23:13
              大佬回歸,開心
              處理事情重要,更新不急


              收起回复
              9楼2018-01-15 23:18
                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1-15 23:3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1-15 23:37
                    樓主摟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1-16 00:10
                      少了前面部分


                      回复
                      13楼2018-01-16 00:38
                        吞了快20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9楼2018-01-16 10:18
                          351.在地下城从休息日寻求斯特罗加诺夫牛肉盖饭是否搞错了什么?


                          回复
                          43楼2018-01-16 12:34
                            (´・ω・`)在伊佐治翔太的忌日投稿了。


                            回复
                            44楼2018-01-16 12:34
                              (#◎皿◎´)前请提要。
                              (´・ω・`)男同胞、六人、洞(迷宫)中、也不是什么都没发生…。
                              —————————上面是作者的小剧场,菜名自查——————————————


                              回复
                              45楼2018-01-16 12:34
                                沿着坑道前进,见到了一扇门。
                                是一扇老旧的木门。
                                看酒鬼的地图应该是间小房间。
                                我从门缝里往里瞟。
                                里面没有人的样子。
                                不是应该有巡逻牛在小房间(这里)警备才对的吗?
                                「欧德,里面有什么?」
                                「不,费尔波。里面什么都没有的样子,但也可能有陷阱。走的时候别去摸什么东西。」(呼—哈—呼—哈—)
                                「那算什么?」
                                「就比如说…意义深长的肝脏或突起物。或者拉出来的抽屉。还有插在墙上的刀子什么的…。」(呼—哈—呼—哈—)
                                「什么啊?那是?」
                                不,这些都是日军设置过的陷阱。
                                「约翰,放弃据点或撤退的时候不是会销毁资源让敌人无法使用吗?比如是填井拆桥什么的。」(呼—哈—呼—哈—)
                                「啊啊,是呢。兵法里也有呢。」
                                「这就是那个的更阴损的版本,陷阱里设置了启动就会爆炸的火炎魔法,或让东西砸下来。也有暗箭射来的样子。」(呼—哈—呼—哈—)
                                「欧德,那都是为了什么?」
                                「为了造成伤员,让人警戒延缓进攻速度,用陷阱削减敌人的数量。还会往箭簇上涂屎,或者涂毒的损招。」(呼—哈—呼—哈—)
                                「恶,太恶心了。」
                                刘海一脸厌恶。
                                盖鲁苦着脸说。
                                「欧德。兵法上没写到这一步啊?」
                                「那可能是秘传吧。别说出去哦,忘掉吧。」(呼—哈—呼—哈—)
                                由实战经验而来的兵书每家各不相同。
                                大概都是先代留下的经验和笔记简单的整理在一起。
                                「欧德家的秘传书吗…。」
                                「弟弟,别多想了。反正里面都是些冷血无情的东西。」
                                喂,太伤人了吧。
                                我家里的兵书我读过,基本上都是些队列的组建方法、士兵的训练法、还有手势的意义等。


                                回复
                                46楼2018-01-16 12:35
                                  当然,可能也有老爹和大哥们不允许我看的书。
                                  但是,代代流传的战争战记我可以自由取阅。
                                  依托翔酱的知识就有了自成一家的解释。
                                  那也只不过是再现当时的地形和用棋子演示军队的动向,重现当时的战斗而已。
                                  终究是纸上谈兵。
                                  但拜这所赐,能算出损耗率来。
                                  在面对面的正面战场里也难有什么损耗。
                                  无论是用区域控制(ZOC)来阻挡还是切断补给,还是两骰子同数的误爆判定(墨羽:这里估计是桌游,但各有各的规则,所以没什么好查的梗),连孤注一掷听天由命的自爆攻击都不管用。
                                  只能说帝国兵是块硬骨头了。
                                  「那。要进里面吗?」
                                  刘海不怎么想进去的样子。
                                  「嘛等等,对呢。知道有陷阱就来试探一下,我等下可能会做些看起来很傻的事,别在意。」(呼—哈—呼—哈—)
                                  我先把绳子绑在门上,和酱油渣们一起退后。
                                  用绳子把门拉开。
                                  「什么都没发生呢?」
                                  「是呢,费尔波。但暂候一时才对。也有算时间差才发动的陷阱,还有出来时才会发动的陷阱。」(呼—哈—呼—哈—)
                                  「什么?那是为了什么?」
                                  「因为离开的时候基本上所有人都会放松警惕。」(呼—哈—呼—哈—)
                                  「真够阴险的呢…。」
                                  无视厌恶的约翰我继续作业。


                                  回复
                                  49楼2018-01-16 12:37
                                    「好了。」
                                    在坑道内捡了块石头。
                                    比拳头还大那种。
                                    「发动机关大概在,脚下或头上。」(呼—哈—呼—哈—)
                                    往入口扔出石头。
                                    石头滚了一段,没有任何反应。
                                    「没有陷阱。也会有在门上做手脚的情况。容易发现的东西大概都做了某些伪装。比如说在上面用土掩盖,那样一眼是看不出来的。那就需要设立即便陷阱发动也不必害怕的保险。比如过让门关不上就是个窍门。」(呼—哈—呼—哈—)
                                    我在打开的门前从收纳里拿出牛头棍棒卡在门和门框间。
                                    「这样就算落闸门发动了,也会被卡住不会完全关上。」(呼—哈—呼—哈—)
                                    「真够烦琐的呢。」
                                    「盖鲁,设伏的家伙基本都很闲。闲到能把陷阱做的很精巧。」(呼—哈—呼—哈—)
                                    「是吗…。」
                                    盖鲁想到了什么的样子。
                                    「好了,进门前还有要做的事。都退开。」(呼—哈—呼—哈—)
                                    昏暗的房间里空荡荡的只有一个像是宝箱的玩意。
                                    把停在脚边的石头捡起来往房间里扔,瞬间躲回墙后。
                                    石头滚动的声音在坑道内回想。
                                    「你在做什么?」
                                    「唔姆,可能会有进门后放冷箭的机关。大概都设置在人活动的轨迹上。」(呼—哈—呼—哈—)
                                    「也就是说呆站在门口会中箭?」
                                    「嘛,那是最可能中招的地方呢。」()
                                    「喂喂。」
                                    「好了,我觉得应该能进去了。里面空荡荡的,有个像是宝箱的东西。」(呼—哈—呼—哈—)
                                    「什么!竟是宝箱!」
                                    「盖鲁,冷静点。恐怕是诱饵。高兴上头冲过去摸可是会中机关的。」(呼—哈—呼—哈—)
                                    「这的支配者性格真够恶劣。盖鲁的话会中计呢。」
                                    「约翰,真正阴险的是,在打开宝箱的时候门关上了,然后一进门的陷阱全都触发了。」(呼—哈—呼—哈—)
                                    「嗯——。那样的话…,可能会中招呢…。」
                                    费尔波烦恼着,
                                    「我才不会上这种当。」
                                    喂,盖鲁,别竖flag啊。


                                    回复
                                    50楼2018-01-16 12:38
                                      「那么,该怎么办呢?应该这么办。」(呼—哈—呼—哈—)
                                      我把绳索卷在躯干处,这是在给工地工人用的里选得最结实的一卷了。
                                      「如果出了什么事就把我拉上来。」(呼—哈—呼—哈—)
                                      「了解。」
                                      「交给我吧。」
                                      挺起胸膛的乳型俩。
                                      「拉的上来吗?」
                                      原来如此,费尔波确认的是。
                                      我的自重+铠重。
                                      下次去买个滑轮吧。买个能支撑得住我体重的。
                                      我新拿出一根牛头棍棒,蹲下来用棍子够的到的范围边敲击地板边缓慢前进。
                                      “亢亢亢亢亢亢亢亢空亢亢空空空”
                                      唔姆,前面有空洞。
                                      恐怕是陷坑吧。
                                      在音色不同的位置,我用小石子在地板上划了道。
                                      「怎么了?欧德。」
                                      「约翰,地板下有空洞,恐怕是陷坑。」(呼—哈—呼—哈—)
                                      「什么?还有这种机关?」
                                      「我们迂回到宝箱那边。看好地板上的印记别踩到了。」(呼—哈—呼—哈—)
                                      「噢。明白。」
                                      很大一个洞。
                                      往宝箱直走的话怕是一个倒栽葱了。
                                      好了,问题是宝箱…。
                                      用我面罩上的眼镜来看,宝箱上长着眼镜鼻子和嘴巴。
                                      是宝箱怪。
                                      不,要说的话更近似于恶魔辞典。
                                      「有什么吗?欧德。」
                                      「宝箱上有什么机关的样子。」(呼—哈—呼—哈—)
                                      「什么?」
                                      「没打开我也不清楚。」(呼—哈—呼—哈—)
                                      总之先退下。
                                      「要放弃吗?」
                                      盖鲁很遗憾的样子。
                                      「费尔波,你站那用索多玛射它。」(呼—哈—呼—哈—)
                                      「诶?我?」
                                      「拜托了哦费尔波,尽量不要打坏里面的东西。」
                                      「盖鲁。别、别提那么难的要求啊。好,那我射了。」
                                      费尔波是石弹把宝箱射个粉碎。
                                      溅射过来的碎片被盾挡住了,只是蒙上点灰而已。
                                      恶魔宝箱挂掉了。
                                      里面装了鹤嘴锄和小锤子。
                                      单单是铁的鹤嘴锄而已。
                                      稍微带点锈,恐怕是在坑道内捡的吧。
                                      很旧,是废品。
                                      除锈后还能用,比起卖掉还是自己用比较好。
                                      我从恶魔的碎片中捡起来。
                                      「捡到什么了吗?欧德。」
                                      「盖鲁,是老旧的鹤嘴锄和锤子。」(呼—哈—呼—哈—)
                                      「什么嘛,就这种东西…。」
                                      「嘛,作为陷阱的诱饵,也就这点东西了。好了…。走吗。」(呼—哈—呼—哈—)
                                      「喂!欧德,有什么过来了!!」
                                      马尔科低声警告。
                                      是敌袭。
                                      「进到里面去。地上印记前很危险。把绳子拉过来!!」(呼—哈—呼—哈—)
                                      我们集中到了宝箱的残骸前。
                                      「我们出去讨伐掉吗?」
                                      「不,先等等。」(呼—哈—呼—哈—)
                                      大概是没辙了。
                                      被宝箱看到了。
                                      恐怕宝箱在这房间里充当了监控摄像头的角色。
                                      「欧德它进来了!!」
                                      滑溜的从狭窄入口进来的是红毛的牛头人。
                                      手里拿着铁制的像是刽子手会拿的大斧子。


                                      回复
                                      51楼2018-01-16 12:38
                                        眼冒血丝、鼻息粗重的红牛头。
                                        比黑毛的还大块。
                                        大到角都能顶到天花板了。
                                        「该死!」
                                        「欧德上了哦!」
                                        乳型兄弟拔出了剑。
                                        亚历克斯也跟着拔剑。
                                        「马尔科和费尔波牵制住。我们顶上去!冲!」
                                        「停下!!」(呼—哈—呼—哈—)
                                        大家都差点刹不住车。
                                        「欧德?」
                                        「怎么啦。」
                                        「啊!牛头人它!!」
                                        「呼哞—————————!」
                                        冲过来的红牛头才走出第三步就踩穿了陷坑的板掉进去了。
                                        「唔゛哞゛哞゛哦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啊,掉下去了。」
                                        「出乎意料的深呢。」
                                        「但看起来比天花板要低。」
                                        「很疼的样子。」
                                        「大概底下是针山吧。老一套了。费尔波、马尔科,收了它。」(呼—哈—呼—哈—)
                                        「啊啊,明白欧德。」
                                        「嗯、嗯。这样好吗?」
                                        马尔科和费尔波射出的石弹命中了像是从地里长出的红牛头的头部。
                                        「唔゛哞゛哞゛哦—————————!呼哞————!」
                                        费尔波的施法速度很快啊。
                                        马尔科惊了。
                                        「弟弟,你几时能做到的。」
                                        「嗯——。上次回去后全都在练习。」
                                        「唔゛哞゛哦—!」
                                        「这洞窟里水系的效果不怎么好呢。」
                                        「是呢。盖鲁。该死,我就只有水系会无咏唱。」
                                        马尔科很不甘心的样子。
                                        马尔科得意的是水系统的魔法。
                                        不,应该说对土系统的苦手吧。
                                        「马尔科,如果你不擅长制作石弹那就往收纳里装点石头。只要能射出去是水是土都没什么关系了。」(呼—哈—呼—哈—)
                                        「对啊!」
                                        「诶—。」
                                        「不。欧德。那个可拿不到学分的啊?」
                                        「是呢,太偷鸡了。」


                                        回复
                                        52楼2018-01-16 12:39
                                          看呆了的亚历克斯和费尔波,你们这么较真的?
                                          「呼哞————!」
                                          牛头想利用大斧头从洞里爬出来的样子。
                                          我从收纳里取出石头。
                                          「不,我也是从收纳里射出石头、铁块而已。魔物可不会等人哦?像这样。」(呼—哈—呼—哈—)
                                          我把石头刺进牛头拿着斧的手腕里。
                                          骨肉飞溅。
                                          「唔哞゛哦——!唔哞゛哦——!」
                                          红牛头又栽了回去。
                                          「原来如此…。」
                                          马尔科捡起了脚边的石头。
                                          「喂,刚才的看懂了吗?」
                                          「啊啊,看懂了。」
                                          乳型俩也跟着捡。
                                          「没点优雅呢。」
                                          亚历克斯看着捡石头的贵族们都呆了。
                                          「亚历克斯。你就把这当成甩飞刀的练习就好了。想要指哪打哪可是要练很久的。就算是这种石头。」(呼—哈—呼—哈—)
                                          我从收纳里拿出下一块石头。
                                          「是呢,飞刀很帅呢。」
                                          亚历克斯不知怎么又肯加入捡石头的行列了。
                                          「诶—,大家都好狡猾。」
                                          「弟弟啊,这里可不是学校哦?」
                                          「虽然是这样…。」
                                          「呼哞————!」
                                          马尔科的石头击中了牛头人的手。
                                          因为大斧掉了,它就只能举起双手护住头而已。
                                          临近结束了。
                                          但是时间是个问题。
                                          「唔姆,为了提高威力加快射出速度也行。」(呼—哈—呼—哈—)
                                          王国的魔法基本都很直接,希望能加点曲线球和外侧旋转球之类的。
                                          上升球的话…。有点难了吧?
                                          没办法,演示一下王国魔法也能复制的变化球吧。
                                          虽然这么说,但也就是把2m远的石头浮空加速而已。
                                          石头绕过牛头人的防护扎在了它的头上。
                                          「唔哞゛哦——!唔哞゛哦——!」
                                          「欧德!刚才是怎么做到的?」
                                          「很简单。手前展开的魔法让石头往视线看的地方飞就好了。」(呼—哈—呼—哈—)
                                          「原来如此是这么做的啊…。」
                                          「咕,很难啊。」
                                          大家都进入练习模式了,把攻击频率降了下来。
                                          对于牛头人就有点残忍了。
                                          谁叫你一身红还躲不开呢。(墨羽:出自红色有角三倍速)
                                          费了很多时间,把红毛牛头打倒后收纳起来。
                                          红毛牛肉上桌啦!(还有铁制大斧)

                                          「好,继续前进吧。」(呼—哈—呼—哈—)
                                          「欧德,你有什么流下来了?」
                                          「说什么?」(呼—哈咔—呼—哈—)
                                          「不,从嘴?嘴。」
                                          说什么?
                                          我伸手摸了下面罩。
                                          啊,全热交换器结露了。
                                          我忘记考虑结露水的处理和排水管的事了orz」
                                          「喂,停住!欧德你别过来。」
                                          「咳、咳(盖鲁,没事是水而已。)」
                                          「别说话欧德!唾沫要飞过来了!」


                                          那之后,我们狩猎了很多牛头人,在迷宫里过了一夜后,一阶层处了杀戮大房间外都被镇压了。
                                          设置好结界魔法削减恶魔迷宫的范围。
                                          就像是攻城略地的合战。低于侵略的蒸面。
                                          蒸面(面罩)还需改良,不改造的话。
                                          回到学校的时候才过那天中午。
                                          噢,这时差也太牛了。
                                          如此一来,大家应该能练成单独狩猎普通牛头人的程度了吧。
                                          虽说费尔波现在还不太好说…。
                                          嘛,不远的将来一定能空手干掉牛头人了吧。

                                          我会尽可能改造的。
                                          ————————————下面是作者的解说——————————————
                                          (#◎皿◎´)牛肉祭典。
                                          (´・ω・`)…。(故事没有很大的进展。)


                                          回复
                                          53楼2018-01-16 12:40
                                            over


                                            回复
                                            54楼2018-01-16 12:40
                                              半夜作业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5楼2018-01-16 21:37
                                                空手肛牛?费尔波的将来可以知道了……感谢翻译大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6楼2018-01-17 12:48
                                                  地错已经被玩坏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7楼2018-01-24 08:35
                                                    反正一群XX,以後帝國兵有得好受了_


                                                    回复
                                                    58楼2018-01-26 2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