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之塔吧 关注:3,976贴子:7,868
  • 20回复贴,共1

206 血染的闭幕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用抗的真的好吗


回复
1楼2018-01-09 05:06
     在玛丽安娜以至今未曾有过的亲爱感注释着威廉的同时,威廉刻意将自己的视线移开了。那眼神是毒药。不是自己应该朝向的对手——
    「哦」
     威廉轻巧躲开熟练男人的剑。然而那并不是简单的对手。当然只要能使用剑就不是会失手的对象,但现在是由于自己的愚行而没有持剑的状况。
    「没想到那时的青年竟然爬到了这么高啊」
     原士兵的男人眼光锐利地紧盯威廉。
    「虽然我不知道那时指的什么时候不过……真是光荣呢」
     一点一点逼近的男人的动作非常熟练。如果只比较经验,以西尔维娅为首的年轻一代们都比不上他。当然从综合才能方面男人极度逊色于他们吧,即便如此也——
    (不是能够空手战胜的对手、啊。但是——)
     威廉在对手打算缩短距离时主动拉近了距离。男人惊讶地张开眼,但是对手并不是会出于惊讶而停下动作的人。瞬间,爆发出的剑技。威廉大大地偏移身体躲过了攻击。
    (——现在不是能花费时间的状况)
     确保下玛丽安娜时就结束了。能够将玛丽安娜控制在手中并压制此处的时机只有对方都由于威廉的登场而陷入惊慌状态的现在。
    「这也能躲开吗白骑士!」
     威廉的脸颊撕裂。千钧一发的回避。动作中没有余裕。
    「和那时大不相同哪。进不到不像是曾经在拉科尼亚发狂的小鬼啊」
     听到拉科尼亚这个单词,威廉露出了苦笑。
    (原来如此哪。知道的是还是幼儿时的我吗。这个……说不定能活用)
     威廉从对方的话语中理解到,对方知道自己并且只知道当时的自己。接着构想出计划。
    「但是,和那时的狂貌相差甚远。那个如同野兽般的危险性才是你的强处吧。既然可以走上智者之路的话……就让我阻断你的道路吧!」
     威廉的侧腹上出现了一道巨大的砍伤。尽管血没有喷出,但对对手来说无伤下造成的伤痕有着巨大的意义。
    「唔!」
     接着是不容喘息的猛攻。威廉的身上逐渐被刻上伤痕让原士兵的同伴看呆了。自己等人的同伴紧逼白骑士的状况甚至让被剑刺中的男人都沉浸在看到那个奇迹的喜悦中。
     英雄被自己这些底层人民所踢落高台。那个状况、那个景象逐渐满足着他们的某种心情。以接近阿尔卡迪亚历史上最快的速度成名的男人。在战场上未曾败北,只用一年就平定北方的怪物。
    「哥哥!」
     他们不知道,那个怪物到底要多么强大。原士兵的男人不知道,那个怪物以何等的速度成长,得到了多么强大的『力量』。不知道,那对他们是致命的。
    「这样就、结束了!」
     洗练的一击。从下往下挑砍。威廉的头部,右侧出现了纵向裂痕。接着被向后吹飞——
    「没错,结束了。结束的是你们啊」
     落地的位置就在玛丽安娜的身旁,然后还有着被剑刺中的男人。
    「糟糕!」
     从男人身上拔出剑,接着顺势将男人两断。卢西塔尼亚名匠锻造的剑刃轻易就斩断骨肉。白骑士擦去眼睛流出的血液。那里刻着的伤痕浅薄,没有伤及眼球。其他的伤痕也一样。看起来夸张,却不会影响行动。
    「这个状况,是你故意的吗」
     原士兵的男人颤抖着。他理解了威廉的意图,稍微萌生的自信由于理解而崩落。对于被制造出的优势,男人感到战栗。
    「做了个好梦吗?在场的全员见识到了,如果在战场上凭你们这等程度连旁观都无法旁观的白骑士的苦战。作为带往黄泉的土产来说很不错吧」
     用苦战聚集注目。威廉越是被注释,分向玛丽安娜的意识就越少。如果无法战胜威廉就有需要将玛丽安娜当做人质的必要,如果能够战胜威廉就不需要花那种工夫。杀掉威廉,之后再考虑就行。
    「你以为凭借几年前在拉科尼亚见到那种实力能让外国人成为师团长吗?能让不如平民的家伙成为男爵吗?如果你那么想,那你就不过止步于那。与遍地跑的百人队长相差不多的程度,如果是当时的我是战胜不了的吧——」
     威廉对玛丽安娜小声嘱咐,「稍微闭会儿眼睛」。玛丽安娜按照要求紧紧闭上了眼睛。看到她的动作威廉说了声「好孩子」抚摸了她的脑袋。接着开始行动。
    「——对现在的我来说完全不值一提啊!」
     威廉真正的实力,感受到从他身上涌出的气息,原士兵的心被挫败了。感受到与感知不到那气息的凡夫不能相比的绝望。无知有时也是救赎。有时也会由于知晓而绝望。
    (明明不拿剑、也能赢我)
     如果不小心让他们明白到实力差距,全员都会冲向玛丽安娜吧。他们都会想用玛丽安娜当做肉盾进行交涉吧。就算不能交涉也能够伤害玛丽安娜。有着反击的可能。
    「别发呆啊大叔」
     原士兵的男人处于茫然自失的状态。即便如此他也能凭借长年培育起的经验挥动剑刃。但那以徒劳为终。威廉的上挑斩断男人的手腕,连没有持剑的手也瞬间斩裂。踢开丧失战斗能力的男人,借着作用力反转将左手边的男人的首级削去,踢向那家伙的身体将反方向的男人水平斩开。
    「啊、啊啊」
     连叫喊都无法叫喊发生瞬间的惨剧。斩杀、斩杀、男人们被单方面斩杀。明明是群体,他们却连逃窜的绵羊都称不上。他们如果还留有一丝真正的复仇心的话,说不定有数人能够逃走。
    (作为代替打算杀死女儿,也就是说你们已经将对那个男人的复仇心放弃了。所以你们无法生存下来。身体没有选择生存而行动。亲自舍去生存意义的你们早就死了啊)
     威廉用蛮力将最后一人纵向斩断。空虚的眼神,连可悲都称不上的落幕。他们并不是真正的复仇者。至少他们没有威廉寻求的东西。
    「咕、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还有一人吗)
     咬掉自己的手,男人毫不在意喷出鲜血的双手的残痕站了起来。他嘴中咬着的是男人的人生。作为士兵参加过一定程度数量战场的自负,比什么都要清晰地传达了过来,怎么能这样死掉。
     威廉正面等待着突击过来的男人。他燃烧生命的身姿是何等的美丽。威廉微笑了。只给予他奖励吧。就给予『力量』不足,仅仅一名没有放弃凭借自己双脚站立的男人聊以慰藉的饯别吧。
     威廉沉着地将男人咬着的剑挑开,将剑深深插入男人的腹部。
    「咕、唔……可恶,抱歉啊爱玛。我没能、报仇」
     原士兵的男人回想起的是,为了拥有身为解放奴隶的父母的男人的发迹,而接受弗拉德的花言巧语的最爱的妻子。全都是不讲理的事情。战功比自己还少的人一个接一个发迹,比自己还弱的人立于顶上。当时曾经为了发泄愁闷而向妻子投出了过分的话语。直到最后,都没能对她说出温柔话语。
     人生全都是后悔。想着至少要报仇的男人辞去士兵而奔波于复仇。然后他知道了自己的弱小。已经为了复仇而磨练了剑技。在知道即便如此却仍然无法复仇的他接受了衣着整洁的男人的提案。接着到了现在。
    「……尽管安心。弗拉德会由我确实地杀死。我会让他比任何人都凄惨,对存活感到后悔地沉没进绝望的海洋」
     男人认为是弗拉德走狗的白骑士在他的耳边低声说道。只传入男人耳中的话语。他一瞬间还以为是幻听。可是,看到余光中威廉的表情——
    「啊啊,是那样吗。不愧是白骑士……真是远大的计划。那就,交给、你吧」
    「交给我。你去吧,到最爱的身边。这次可不要离开啊」
    「那我就、去了」
     男人那么说着瘫倒了。威廉的双肩负上了重量。这个弱小男人的决意决不轻巧。他决意的强度应该和威廉相差不远吧。两人份的生命,那笃实的重量压于肩上,寄宿于胸中。
    「……接下、来」
     威廉看着仍然如约闭着眼睛的玛丽安娜叹了口气。直到将那送到笨蛋的身边为止都是工作。
    「眼睛再稍微闭一会儿。可以吧」
    「嗯!」
     扛起玛丽安娜脱离这个充满鲜血的空间。这个景象太过凄惨不是普通人能够直视的。尽管在战场上是常有的景象,但这不是能够让小孩看的东西。更不用说玛丽安娜是贵族小姐,今后也不会见到这种景象吧。
     血染的复仇剧,没有流出一滴他们期望的血液迎来了闭幕。


    收起回复
    2楼2018-01-09 05:06
      楼主真勤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1-09 05:08
        正是此时的境遇让玛丽安娜认为白骑士本性温柔,虽然的确看到了阿尔的本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1-09 10:37
          给大佬打call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8-01-09 11:05
            番茄醬狀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1-09 20:42
              大佬nb


              回复
              7楼2018-01-09 22:07
                那个伯爵什么时候死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1-09 22:10
                  感谢大佬,自己用机翻出来的根本不是人能看的(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1-10 00:53
                    讚嘆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10楼2018-01-11 01:28
                      還有百多話才死啊,翻譯菌加油別棄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1-15 00:02
                        劳模楼主,你好啊!我还在看四十三话,先跳来问个好再继续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1-15 12:38
                          签到,辛苦辛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1-21 16:43
                            感谢翻译


                            回复
                            14楼2018-01-23 1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