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太部落吧 关注:34,543贴子:2,100,580
  • 25回复贴,共1

《大叔回忆1-同事2006》难道DD真的19岁了吗?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这个文是根据一个网友给我讲的故事改编,开始我只是感觉故事很真实就像我好像也经历过,但是网络上的故事又有多少是真正的真实呢?其实不用纠结,只要我感受到了美好、开心就够了。本人文笔极差,初次写文仅仅是为了记下我为之感染的这个故事,在这里分享给大家,也希望大家仅仅感受故事的主线,不要在意文笔之类的。
重申一下,故事是改变的,人物都是化名
(此文没有任何的H内容,只是友谊)我获得这个故事的途径是这样的,一个群友已过了而立之年,误打误撞的加入了一个00后为主的游戏群,当他觉得他与这个群里的人都有代沟 而退出了这个群之后......
在退群的第二天,他一起床就习惯性的拿起来手机打开了qq,但是却少了荣光的阴影群的图标。于是他钻回被窝,回想起了群里的那几个小甜甜,他感觉每一个被他认为是小甜甜的群友,都有某一个特征像他10年前的弟弟,他这一生第一个被他认为真正可以算作弟弟的人……


为什么超过100万的华人留学生都选择UAKA来充值微信,支付包,苹果手游呢? 新用户送10美金,限量100份!
2018-01-23 12:29 广告
这时先去吃饭的一波人回来了,督导也回来了,说了一句你俩赶紧吃饭吧,吴斌你拿上东西直接走吧。两人一起走出了大门。吴斌看了看手机已经12点半了,考试是14点签到,考场在距离20多公里以外的郊区。吴斌凭着自己是公交迷的优势迅速定出了一条能走高速的公交换乘路线,于是伸手叫了一辆摩的让司机抄小路走逆行奔往公交枢纽。走高速的市郊公车启动的时候吴斌看看表已经12:50了,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因为他知道下了公交车之后是赶不上驾校班车了只能换乘郊区小巴,那个小巴车30分钟一班14点赶到考场几乎是不可能的。经过公交车50分钟的狂奔终于到站了,车一开门吴斌第一个冲出了出去,他不假思索地从包里掏出一张纸用笔写上了大大的四个字【搭车-驾校】举在手上
然而10分钟过去了无论是顺风车还是出租车一辆都没有,眼看只剩十分钟了还是一辆出租车都没有,吴斌急了伸手拦停了一辆货运汽车跟司机说“我愿意出50元您往驾校办公楼附近绕一下,我今天考试2点要在那签到,谢谢您了”司机爽快的同意了,在吴斌踏进大楼时墙上的电子钟显示13:58。边跑边掏出学员证并伸出手指准备指纹签到,在电脑传出签到成功的提示时已经是14点整了。吴斌喘着粗气捂着肚子这时才想起来还没有吃饭,没办法因为是第二个上车又不敢走开,只能饿着肚子等。考试考的很顺利很快就过了,可刚下车吴斌的手机就响了,掏出手机屏幕上显示“刘宇博”他知道这是中午留电话的同事打来的便马上接了电话。
“喂,你考完试了吗”“考完了”“那你赶紧回来吧,送来的有一台型号跟系统里传过来的型号对不上,说是必须你打电话给厂家更改订单”“哎…..行我马上回去,但是也得1个多小时了”“没事,你4点半之前能赶回来就行,送货工先去别家了一会再回咱们店”“好吧”吴斌一看手机现在是15:10。吴斌看到第一个考试的学员还没走正好是家人开车来的就没有多想上前搭话说“同学您好,我是在你后面考试的你是开车回市区吗?我有急事可以搭车吗?”“不,我们就住在附近,不过我们路过县城公交站倒是可以把你带过去”“那谢谢啊”….吴斌赶公交回到店里正好是16:30,送货工已经回来了等得不耐烦了吴斌赶忙从门口小卖部买了3瓶脉动给了司机和搬运工,“我马上就催他们改单你们稍等啊”“TM快点你这是市中心5点货车就限行了”司机骂骂咧咧的说到。等吴斌办好一切再把样机开箱装完系统后感觉浑身没劲一屁股坐在了库房的纸箱子上再也不想起来了。可是咕咕的叫的肚子却强迫他必须站起来去吃饭。拖着沉重的双腿从地下库房一个台阶一个台阶的往上走刚走到地面层就看到刘宇博拿着一个面包和一包纯牛奶提问吴斌“都7点了你还没吃晚饭吧?”“晚饭?我中午饭还没吃呢”“那,给你,刚从超市买的钱算我借给你的~嘻嘻”刘宇博调皮地说,吴斌心存感激的接过面包习惯性的看了一下生产日期。
“今天的8月22号的,这么多天我看出你洁癖了我买的时候就看了生产日期,行了你吃吧我赶紧走了”
…..什么?8月22号…真的是22号?今天….吴斌没有说出口,但一直窝在心里的泪水却从眼睛里涌了出来。因为今天是吴斌的生日……


回复
举报|3楼2018-01-09 00:00
    晚上回到家吴斌心里特别的委屈,望着空空的家心里非常的难过……虽然已经25岁了可是一直以来不管生日是在哪过总只能吃到蛋糕的,而且因为吴斌喜欢奶油蛋糕所以一般过生日这天爸妈给买的都是双层生日蛋糕。明明是过生日可今年的生日却连午饭和晚饭都没吃上只吃到了同事给买的一个面包,要是爸妈没有离婚就好了…..即使妈妈去住院老爸也不会忘记给买蛋糕的。老爸也真是的自从分开住以后不知道是不是还堵着气竟然没有给自己和妈妈打过一个电话,今天我生日他也忘了吗?还不如我那个新认识的同事….叫什么来着….哦对了“刘宇博”….想到这吴斌觉得刚才因为到下班时间刘宇博放下面包就走了也没跟人说声谢谢,现在该打电话说句谢谢吧

    电话响了一分钟也没人接电话,吴斌想可能是刘宇博累了早早睡觉了吧就没在意,也趴在床上睡着啦。第二天一早吴斌手里拎着两个煎饼一到店里就急着找刘宇博,毕竟这句谢谢还没说出口呢,一见到刘宇博看到他发型怪怪的想笑又强忍着,刘宇博是何等的聪明一下就看出了吴斌的想法主动就开口了“我家热水器坏了都没洗成澡昨天你打电话我正在修热水器没听见我身体一向不太好夏天也不敢用冷水洗头这不….”“那修好了么?给先吃煎饼一会该凉了”“没有,干嘛这煎饼抵那个面包钱吗?”“什么叫抵面包钱?干嘛这么冷冰冰的说话,明明你就那么热心,还是个高情商动物昨天能看出我没吃饭,对了哪坏了?要不我帮你去看看”“啊?就你!是漏电保护器一直亮红灯也不加热”“你是直接查的插座还是用了插线板?”“插线板啊,是秋叶原的正规品牌”“行,晚上我去给你看看吧就算修不好我也可以提着热水壶帮你洗头啊”….
    很快就到了晚上7点下班时间,吴斌找到刘宇博问他“对了你家在哪个方向啊?”“42路坐到头就到了或者28也路过”“那还行咱俩离得挺近,我每天都是坐28比你多做2站,那走吧去你家看看热水器”。刘宇博家住在一层,一进屋吴斌感觉这房子有点简陋也没什么家具,地上随便散落着好几双拖鞋,显然不是一个人住。“你自己一个人住吗?热水器坏了别人怎么不帮忙”,
    “这是我和我家几个业务员一起租的房,他们这几天出差了,XX市搞活动去支援了”
    “好吧,那先看看你的热水器如果需要配件的话现在还来得及去买”
    “行,卫生间在这我去买瓶大可乐咱俩喝”
    ……过了大约10分钟刘宇博回来看见吴斌坐在屋里看电视,“怎么?你也不会了吧?”
    “哪啊,修好了”
    “这么快?骗人的吧”
    “谁骗你老子可是曾经有过电工本的人,告诉你吧你今天一说我就知道是接地线出问题了所以漏保才一直红灯,你又说用的秋叶原,那个品牌的插线板是异形螺丝根本没法拆开修,这不我从店里顺了一个插线板换上问题就解决了”
    “哦,这样啊”
    “那当然,我就信我姥姥说的,世上就没有智商和情商都高的人!”
    “得得得,您姥姥是哲学家啊?”
    “哈哈哈….”两人一起笑了起来
    “那我赶紧回家了啊”
    “你这就回家?你家里人等你吃饭么?”
    “不是,我家里今天没人,我妈住院了没在家”
    “你爸呢?”
    “我爸….哎,我都不知道他死哪去了”
    “…..”
    “行了,那咱俩一起吃点吧,我这不也一个人没饭吃么”刘宇博说,吴斌回答“那….走,我知道前边有个快餐店那的盖饭还不错,咱俩就那凑活一下吧,早点吃完早点回家睡觉,明天是最后一天,后天大扫除大后天该开业了,明天一定很累的”
    “行,我换上衣服就走”。
    吴斌继续在客厅里看电视,刘宇博不一会就从卧室换好衣服走了出来,吴斌回头一看眼镜差点掉地上。妈呀,怎么说也是成年人了刘宇博竟然穿了一件印着萌态动漫狗的白底黄边无领短袖T恤衫和一条淡黄底色白花纹的五分裤,这简直是就是童装的感觉啊。


    回复
    举报|4楼2018-01-09 00:05
      我有这个群诶...


      收起回复
      举报|5楼2018-01-09 00:29
        “你就穿这个出门?这是童装还是睡衣啊?”吴斌问道,刘宇博不耐烦地回答“别废话了,这段时间都累死了哪还有闲情洗衣服,这是我最后一套干净的便装了,难道下班了还捂着工服出门吗?”吴斌心想,得!你倒是又凉快又舒服,我这还长裤子白汗衫的捂着呢,但是却没有说话跟着刘宇博出了门。

        走在路上吴斌总是觉得刘宇博这一身穿起来真的还蛮可爱的,本来刘宇博就几乎没长胡子有点娃娃脸的感觉皮F也白虽然人不胖但胳膊肘和膝盖的地方都是肉肉的,腿伸直了膝盖骨是完全被肉包住很萌很萌的,再往下看小tui也很直而且完全看不到tui毛。吴斌和刘宇博并排走的时候也能感觉到刘宇博比自己还矮,虽然还不知道刘宇博多大但吴斌能肯定刘宇博比自己小不少。想着想着两人就到了快餐店。各自叫了自己的盖饭,吴斌加了一杯咖啡刘宇博则要了一杯香蕉奶昔。两人边吃边聊天,吴斌问“你卖电脑几年了?”
        “我第二年,一直是卖H品牌,去年在城西那个店,那个店小销量不好所以我申请来这边了”
        “你第二年?你满18岁了吗”吴斌追问道,
        “哪里,我周岁都19了好吧”
        “啊?你这看起来就像是个刚念高中的学生吧,你是南方人嘛?都说南方人显得比北方人年轻”
        “不是啊,我是D市的。我们村的哥们还都说我显老呢”刘宇博回答,
        “什么…..好吧”
        刘宇博问到“你多大了?对了你妈住院了你爸不在家吃饭吗?”
        吴斌回答“我爸妈离婚了,去年刚离得,我爸一直就没联系了手机号也换了,我妈这几天心脏又不舒服住院了”
        “这几天你家就你一个人住?你是本地人吧”
        “对我是本地人,晚上一个人睡三居室还真是有点渗人呢,对了赶紧吃吧,太晚了回家我更别扭早点睡着了会感觉好点”。
        “好吧”两人草草的吃了顿晚饭各自回家去了。


        回复
        举报|6楼2018-01-09 01:31
          因为开业越来越近了,促销品、价签、POP等辅助用品又屡屡出现状况所以大家都很忙,AW品牌和H品牌又是一个在最前边一个在最后边所以吴斌和刘宇博这两天基本都没说话的机会。很快8月26日星期六开业的日子到了。AW品牌因为是新品牌对销量没有太高的预期所以只给吴斌派来了一个临时促销员,而且这个临促还是临时招来的大学生不但对机器型号搞不清楚还不会装系统,甚至见到顾客都有些不敢说话,这可把吴斌一个人给忙坏了。因为展台在一进门的位置,问各种乱七八糟问题的顾客还特别多,没到中午嗓子就哑了,这时临促也算是稍微派上了点用场吧,出门去帮着买水和金嗓子含片了。可是因为临促第一次来这边根本不知道药店在哪拿着一瓶水往回走又怕吴斌骂他所以没敢直接回展台就在门口转悠。这时看到一个刚刚提货回来路过的正式导购就问
          “那个哥,您知道药店在哪吗?”
          “你是AW的临促吧?怎么了?找药店干嘛?”恰好经过的是刘宇博,也认出了是吴斌的临促,
          “我家导购嗓子哑了说不出话来了让我买一盒金嗓子”
          “那行你回去吧,就说搬到碰上我也正好去药店一会我让我家临促给你送过去”。
          再说吴斌这边,临促一走就更手足无措了,虽然临促什么都不会但最起码可以帮着拆箱、插电源、领赠品什么的,这一走吴斌一个人是全面失控啊,吴斌刚刚卖出了一台新型号的笔记本开机后才发现快速选择启动盘符的按键和其他的型号不一样,在这手忙脚乱的情况下显然不能一个键一个键的试,只能是进BIOS直接设置首选启动盘,但是吴斌在师父那的时候遇到的型号BIOS都是中文版的,这台机器是英文版的选项菜单的排列也不一样,在慌乱之中不知设错了什么竟然把硬盘隐藏了,安装盘运行起来之后说什么也找不到硬盘。顾客以为是机器有毛病,嚷嚷着要换新的,因为有促销活动所以不肯退只要换,而这一台又是高端机只备了一台未拆封新品。这一来顾客就不干了,正在吴斌犯难的时候H品牌的临促送药来了看到了这一幕,就回去跟刘宇博说了。刘宇博又热心泛滥,来到AW站台没说话只是摆弄着那台电脑,只见他在BIOS里设置了一下重新运行安装盘一切正常了,顾客也就不在生气了一切都平息了下来。这一天也就在有惊无险中度过了,当然大家都很忙基本上午饭都是晚上8点闭店以后才吃上。草草的吃完盒饭谁也不敢松懈毕竟明天是周日促销活动还有一天呢,就都各自整理各自的库存、把样机里顾客乱装的软件卸掉等准备工作,到晚上十一点左右,就各自的快步走出店门赶各自的末班车去了,吴斌想想今天的事感觉又欠了刘宇博一个人情……
          第二天吴斌同样在一片混乱、狼狈不堪中挨了过来,第三天28号吴斌没有去上班因为他累病了,这是他第一次经历这种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的紧张工作方式,他发烧39度头痛的难忍打电话请了假又给开黑出租的邻居打了电话送他去医院输了液又打电话把他接回来就自己在家睡觉了。29号还是头痛也没有上班,到29号下午吴斌的手机响了是刘宇博打来的电话,
          “你们厂家来盘库存核对销量了,你能来吗?你要是来不了我帮你盘库存吧”
          “那又得让你……”
          “行了,别啰嗦了人家等着呢,我就先帮你盘了但是盘点表你也得签字,晚上我回家的时候顺路去找你,你告诉我你家门牌号”
          …….


          回复
          举报|7楼2018-01-09 23:16
            好吧,看来是没人看。那我弃更了吧


            回复
            举报|8楼2018-01-10 15:32
              别弃更啊,有人看呢


              没有小正太,无劲。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1-11 09:21
                晚上7点左右刘宇博就来到吴斌家敲门,吴斌打开门一看那小子依旧穿着那身萌狗T恤+淡黄五分裤的“童装”,还拎着一份快餐,很显然是已经回家洗完澡换完衣服又去了趟快餐店才来吴斌家的,吴斌很惊讶就问“你怎么这么早?”“先让我进屋再说呀”不等吴斌回答刘宇博就很不客气的把鞋一甩光脚跑进屋里去了,这时吴斌才看到刘宇博竟然穿了双人字拖就跑过来了。吴斌关上门追进屋里
                说“你穿上鞋吧我这是一层,地凉!”
                “夏天怕什么,你家确实一个人住可惜了,两人住也可惜,要不你把客厅和其中一间卧室租出去呗”
                “呸!我家就一个厕所!合租?我可洁癖别人用过的马桶我可不用,不过我妈除外。再说客厅是通往小院的必经之路把客厅租出去,小院里那么多花谁浇水啊”
                “呀,还真是你这个小区一层还带小院的,要是我住我就养一院子鸡,自己下的蛋比鸡场的蛋吃着香”
                “我再呸!….算了还是说说你怎么这么早吧”
                吴斌此时觉着刘宇博真是个小孩子脾气,来我家都不见外的。再看刘宇博光着的脚虽然肉乎乎的但明显就很小也就39码左右,怪不得他长不高呢,脚小的人个都矮,话说自己才168的身高他才比自己眉毛高一点估计连165都不到吧,真是越看越可爱了。
                “你又发什么愣?想什么呢?”
                “我在想你为什么回来这么早,我这可是第三遍问你了”
                “我请假说给你送盘点表啊,我4点之前就从店里出来了”,
                吴斌感到很惊讶“什么?你就这个理由能早走三个多小时?”
                “那有什么,我手里抓着督导的小辫子呢!对了督导说你这两天输液呢,你明天还去医院吗?我陪你?”
                “我不输液了,你明天休息啊?”
                “不是我跟督导说了明天我把盘点表送回去然后就请病假”
                “啊?!生病还有提前预告的,这也太假了”吴斌再次惊讶到,
                “都跟你说了督导得听我的…. 好了我帮你微波炉叮一下,赶紧把饭吃了吧,盖饭和你那天点的一样是菠萝咕咾肉,咖啡还是多加奶精不加糖,我没记错吧”
                “行,记性不错,不过打包回家没必要点咖啡,家里好几瓶速溶的呢,你要喝自己去冲饮水机的水是热的”
                “啊?你那么爱喝咖啡啊?闻着那味我都不敢喝”
                “你别告诉我你长这么大都不喝咖啡?”
                “是啊,我就是没喝过怎么了,我就是喜欢香蕉,不管什么东西只要是香蕉味的我都喜欢”,吴斌吃了一口饭说到“其实吧我最喜欢的也不是咖啡味,我最喜欢奶味、奶油味了。还有你那天买的面包正好是奶油夹心的就很对我胃口,我以为你知道呢”
                “你想多了,那个是香蕉奶油味是按照我自己的口味买的好吧,对了,那天听说有人看见你哭了怎么回事?”
                “哦,被你知道啦”其实此时吴斌已经对刘宇博产生了好感,并不想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承认自己哭过,但又觉得不好欺骗他就把一天的经过以及生日的事都说了出来。“哦…..这样啊,你这是多少岁生日啊?”
                “25岁,你比我小六岁啊?我属鸡你就应该是属兔吧?”
                “对啊”,
                “那你过完19岁生日了吗?”
                “过完了,我二月初八的生日早过完了”
                “初八?你说的是农历”
                “对,我都过农历生日,我们村里的哥们都是说农历生日”
                “对了,你赶紧签完字我走了,我室友还等着我陪他们打台球呢”
                “好你小子这是打着我的旗号早回家,为了是去打台球啊?”吴斌边说边签字,
                “呀,好像是说漏嘴了,不过看你这样根本就不像生病的样子,行了回去汇报一下你确实是病了还没病死就行了”
                “什么,你这次来还是带着侦察任务来的?替督导来侦查我是真病假病吗?”
                刘宇博没有说话吐了一下舌头拿起签好字的盘点表就跑到门口穿上人字拖打开门出去了,在关门一刹那喊了一句“明天中午咱俩一起出去吃饭别睡懒觉哦”。
                刘宇博走了之后才想明白这意思是明天还让我在休一天病假啊。而且吃午饭跟睡懒觉有什么关系,这言外之意是我一睡懒觉就能睡到连午饭都省了?这小子…..吴斌脑子里回想起刘宇鹏的样子越想越觉得可爱了。


                第二天吴斌起床已经是9点钟了,虽然已经不发烧了头也不痛了但是嗓子还是不很舒服。看着收纳箱里堆着的两套脏工服和自己这几天生病穿的衣服和身上皱皱巴巴睡衣,很是别扭,毕竟吴斌是个有洁癖的人。就打开洗衣机准备洗衣服,因为睡衣洗了病刚好也没开空调天也热就只穿着内裤操作洗衣机。放好消毒液应该是要泡上20分钟的,吴斌就躺在床上看起电视来。突然门铃响了,这时吴斌才想起来竟然把刘宇博说的一起吃午饭给忘得一干二净,急急忙忙的找起衣服来可是越是着急越手忙脚乱,刘宇博看到防盗门没锁知道吴斌肯定在家里以为还没睡醒,就不停的按门铃同时敲门。吴斌心想反正都是男的又没全果让他进来我在慢慢找衣服吧,就穿着内裤去给刘宇博开门。门开了刘宇博一下站在那傻眼了,吴斌168的个头体重150斤自然不会显得很苗条,肤色又白一条蓝色的内裤装饰于身体中间,这分明就是一个圆筒冰激凌的造型嘛……
                吴斌看刘宇博愣在那,一把抓住刘宇博的胳膊把他拉进屋来
                “你还不赶紧进屋,一会邻居要是经过看到怎么办”
                “你这是……”刘宇博推了推歪掉的眼镜,从嘴里挤出了三个字
                “我这不是洗衣服呢么,刚脱完衣服你就来了”
                “说好了一起去吃饭你洗什么衣服啊”
                “哎,我确实忘了。不过你怎么这么早刚10点不到你就来了”
                “没事啊,从店里出来就直接来你这了”
                “你就穿成这样去的店里?”吴斌指着上身POLO短袖衫下身班尼路五分裤的刘宇博说的。
                “对啊,我到店里就说我病了,把盘点表送回来直接去医院,反正督导是我老铁”
                “好吧,你坐那看电视吧。我先找条短裤穿上,洗完衣服咱俩去吃饭”
                “啊,我还说让你陪我去打会台球在吃饭呢。算了你赶紧洗吧,下午再去打台球,你要帮忙吗?”
                “不用就是操作一下洗衣机而已”边说边按下了洗涤按钮
                “是啊,我租的房房东都没给提供洗衣机,只能手搓”
                “你都是手搓啊?那咱俩离得这么近也就半个小时你把衣服抱过来洗,反正洗完晾在院子里,凉多少件都有地方”吴斌边说边找出一条沙滩裤穿上
                刘宇博选了一圈台觉得电视没有什么意思就问吴斌,你洗衣服得一个小时吧给我找点有意思的事吧,吴斌走到客厅的50寸背投电视旁边对刘宇博说“你从这柜子里选碟放到这个DVD机里回卧室把电视调成色差信号就可以看了,这个DVD是并联了4个屋子的所有电视的,你要是在客厅看,洗衣的声音会影响你的”
                刘宇博没说话就只顾翻着柜子里的影碟,
                “你怎么大部分都是动画片啊?柯南、金田一、樱桃小丸子…..怎么连数码宝贝都有啊?”
                “哦,我就是喜欢,不过大部分是我从哥们那刻录的,不是买的。另外拜托,别把伟大的日本动漫叫成动画片行不,完全是两个概念。”
                “算了我还是看这部指环王吧,我可不喜欢动画片”
                “随便你,不过指环王可是两个多小时呢,你看不完的”
                “无所谓,下回来你家接着看,你赶紧去催洗衣机快点洗”
                “随便吧……无语”


                回复
                举报|11楼2018-01-12 01:24
                  私人教练,全民健身先驱者,引领健康新潮流的行业 亚体协教练培训学院
                  2018-01-23 12:29 广告
                  这是12楼的,没办法,只能这样补上







                  回复
                  举报|15楼2018-01-12 02:22
                    刘宇博做好奶昔端着碗放到茶几上,绕到到沙发这一侧坐在了吴斌的右边,开始吃吴斌刚刚用微波炉加热过的拉面了。
                    “哎呦,你的胳膊怎么老撞我胳膊啊。我面条都吃到鼻子里两回了…..”吴斌回头对着刘宇博说,刘宇博呢这是一吐舌头没有作声。这时吴斌才注意到刘宇博竟然是个左撇子…..心想,怪不得臭小子聪明呢。于是就更多了几分对刘宇博的喜爱。
                    “要不咱俩换个位置”刘宇博说“是因为你只给我留了右边的位置,我看你已经吃上了就没想在打扰你….要说你观察力真够差的,竟然一起吃了这么多次饭都没发现我左手拿筷子”
                    “算了吧,也快吃完了,对了你这指环王基本上就当成背景噪音了就没仔细看吧”
                    “嗯,还行,你这是国语配音版本,听对白也都听明白了”
                    “好吧,我是最怕一心二用的,还你是厉害”
                    两人吃完饭,刘宇博还在投入的看着指环王,吴斌出于对刘宇博的宠爱,没有打扰他自己悄悄地把餐具拿到厨房去洗干净,然后再去停止了运转的洗衣机那把两人已经洗好的衣服拿出来晾到院子里。进屋之后发现指环王已经放完了,刘宇博也没在客厅。就在纳闷的时候听见马桶冲水的声音,一回头刘宇博从卫生间走出来露出了他的招牌笑容说到
                    “嘿嘿,消化系统良好”
                    “我的天,我有洁癖这个马桶除了我和我妈之外根本不让客人用的……”
                    “那我穿成这样你让我去上小区里的公共卫生间?”
                    “算了,我感觉我好像也不嫌你脏似的”吴斌自言自语道“都十点多了咱俩赶紧睡觉吧,对了,你睡我爸那屋吧,自从他俩闹别扭就是分开睡的,我爸那屋也是单人床,双人床在我妈那屋”
                    “你嗓子不疼了吧,睡觉也开空调吧?”
                    “对啊,不疼了,肯定要开空调,不然睡一身汗明早还得洗澡”
                    “那咱俩人都睡你妈那屋吧,这样只开一个空调省点”
                    “啊?那可是一张双人床”吴斌心里窃喜但故作为难地说“睡一张床我倒是不嫌你脏,可是这传出去也太…..”
                    “传出去怎么了?你没看我租的房就是卧室和客厅各一张双人床吗?你说我们四个人怎么睡…...出来打工哪那还么多毛病!…..再说有人陪着我睡习惯了我一个人有点害怕…..”
                    “哈哈哈哈哈哈……看来最后一句才是重点啊”
                    “那你等着我去拿床单和毯子……”吴斌心里充斥着一股莫名的兴奋感
                    吴斌抱来毯子看见刘宇博已经打开了空调,而且脱掉了T恤,只穿着一条内裤站在床边。吴斌边铺床单边问
                    “你睡觉不穿睡衣吗?”
                    “大夏天的还穿睡衣你有病啊!”
                    吴斌刚要说我有病,一想不对,索性自己也只穿一条内裤吧。就没吱声,也脱掉了睡衣。两人一起躺到了双人床上。吴斌睡觉习惯在客厅里留一盏小夜灯以免起夜的时候看不到路,借着小夜灯微弱的光他看见刘宇博睁着眼睛在想事情的样子,便问“你想什么呢?”
                    “没没,没想什么”
                    “那我问你个问题吧”
                    “你问”
                    “你为什么第一天认识就对我这么好?”
                    “因为….因为….你不是对我也很好吗?”
                    “那是后来,说实话,是你先对我好的那么主动的帮我,也没见你这么帮别人,有什么原因吗?”
                    “那…是….因为你像我亲哥哥,除了你比他胖以外其他都很像…..”
                    “你能不提胖这事么?!真够呛,对了你还有个亲哥哥啊?你哥多大了?我俩谁大?”
                    “有空再告诉你吧,我困了,你这只有28路不想我那有两趟车可以选所以明天要比平时早起我怕起不来”
                    “行那睡吧”
                    其实吴斌并不知道刘宇博困了只是个借口这个所谓的哥哥,刘宇博是不能对别人说的。吴斌借着微弱的光看着刘宇博的背影越看越觉得他不像是19岁,皮肤那么细嫩身材又很矮小….突然刘宇博转过身来把手搭在了吴斌身上
                    “臭小子你什么意思?”
                    “你就让我搭一下又不会死?”
                    “那为什么啊?”
                    “不为什么这样更像是在家里,像是睡在哥哥身边…..”
                    吴斌没有说话,也许他是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也许他是很满足而不想说什么。只是也伸出了手搂住了刘宇博,就这样两人面对面抱在一起睡着了。


                    回复
                    举报|16楼2018-01-12 02:25
                      168-150…是不是太胖了


                      曾经我立誓,要在贴吧上每个新旧帖子都水上一遍,争取让别人一见就说————又是这个鸟人在水贴!如果水了两次,那就是——要你管


                      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18-01-12 15:10
                        第二天一早吴斌醒得很早,睁开眼睛看到两个人还是搂在一起,便慢慢的拿开刘宇博的手,又给他盖好毯子,悄悄地去厨房煎了4个鸡蛋。又冲了两杯牛奶,才去叫刘宇博起床。刘宇博一个人仰面躺在双人床上,下面撑起了小帐篷,吴斌从小.内内的腿缝出看出来刘宇博的yin毛非常非常少,吴斌就更觉得刘宇博不像是个19岁少年了….吴斌下意识抬眼看到挂钟已经显示7点了,便赶紧叫醒了刘宇博拉着还想赖床的刘宇博一起洗漱。然后把刘宇博拉到餐厅让刘宇博吃早点。自己就穿上睡衣跑到院子里去收两人昨晚洗干净的衣服,并且把两人的工服整理平放在沙发上。这时刘宇博已经吃完自己的那两个煎蛋也喝完了牛奶,过来准备穿衣服却突然想起来自己没带袜子,这光着脚穿皮鞋一天下来肯定难受啊。吴斌也才想起来自己的袜子都没洗,没办法先不穿袜子了,路过便利店再买吧,于是吴斌也顾不上煎蛋,把牛奶一口气喝下去就穿好衣服拉着刘宇博出门了。
                        到了店里开完晨会已经过了8点半了,吴斌见刘宇博很忙就自己去便利店买袜子,他拿了两双黑袜子正要交款突然想到刘宇博的脚是39的,这款袜子上写的是40-45可穿,可是这便利店里没用童袜啊,无奈就换了一双女袜,回店里的路上因为怕刘宇博看到女袜不高兴就把包装扔了。到店里把刘宇博叫道休息室,拿出袜子给刘宇博,自己同时穿自己的袜子。等两人穿好之后吴斌一看,那双女袜正合刘宇博的脚,吴斌感到心里莫名的更增加了几分对刘宇博的喜爱。
                        因为刘宇博和督导关系不错,所以要督导把他和吴斌安排到同一拨吃午饭,两人趁午饭时间去旁边修车铺买了自行车锁。回来的路上吴斌这个直性子直接就问
                        “对了,刘宇博你不打算顺路取钱还我自行车钱吗?”
                        “不用,我不用还你现金,而且我还会多还你。不过今天不行,要等周末”
                        “你个小机灵鬼又打的什么鬼主意啊?好吧,反正我也不着急要,我只是问要不要我顺路陪你去银行”
                        “你放心,我不会亏待你的,还会顺便教你一项新技能”
                        “…….”
                        晚上因为吴斌要去接妈妈出院,所以把小院南门的钥匙给了刘宇博,但并没有给他小院通往客厅那道门的钥匙。
                        “晚上我不一定几点回家,你先把自行车骑走吧,你的衣服反正不着急穿,有空我再给你送去”
                        “无所谓啊,反正这都9月1号了,过个十几天也就穿不到那种休闲短裤了,我不着急拿。而且…..而且我买自行车也是为了以后去你家方便,不用早早的赶公交末班回家”
                        “啊?这样啊…..”
                        晚上吴斌到医院接妈妈回家,看到大舅已经在医院陪妈妈聊天了。所以大包小包也没太费力,很快就搬上了出租车。到家吴斌看到刘宇博的自行车已经骑走了,妈妈拿出和大舅在外面吃晚饭时打包回来的菜给吴斌热了热,吴斌坐那吃饭的时候妈妈整理自己的东西,发现衣柜里刘宇博的那身衣服,就问吴斌
                        “这衣服这么小,不是你的吧?”
                        “哦,那是我同事的他休息那天过来教我点技术知识,因为太晚了就在咱们家睡得,第二天穿工服走的,这衣服我洗自己衣服的时候就顺便洗了”
                        “这样啊,有同事来咱家住陪陪你也好,我正好有件事要跟你说”妈妈边说边放下衣服走到餐厅“刚才你大舅说想让我去他那住一段时间,你表弟去马来了,你舅妈现在也不上班了,白天可以做个伴,免得她老想儿子”
                        “那你就不想我啊?再说了同事也不可能天天来咱家住”
                        “那你就找个女朋友啊,你堂弟都有女朋友了,这样下去他给你奶奶生个重孙子,你奶奶的房将来就归你堂弟了”
                        “得得得,母亲大人您随便,高兴就好,别又念叨女朋友的事”
                        “那说定了啊,明天就让你大舅来接我,我东西就不全都放柜子里了”
                        吴斌这时也吃完饭了,没说话,自己回屋上网去了
                        …….
                        转眼就到周六了,这天一上班刘宇博就主动来找吴斌
                        “今天你卖了没预装系统的电脑让我给你装系统啊”
                        “为什么?我家的都要先装主板补丁,否则中文XP的显卡驱动装不上的”
                        “我都卖一年多电脑了,你还不放心吗”
                        “那为什么啊,你热心泛滥吗?给个理由先”
                        “还你钱啊,我就给你装一台,你自己看着就明白了”
                        “你….好吧”
                        吴斌因为老妈去住大舅家的事心烦,一上午都没精打采,当然他也并没有跟刘宇博说,只是闷在心里。后果就是一上午一台电脑都没卖。到中午吃饭时刘宇博和吴斌两个人按惯例还是一起去的,两人来到一家卖套餐的餐厅刘宇博选的三个素菜一个馒头加一瓶营养快线,吴斌却选了一个糖醋里脊一个凉拌玉米粒一份酱牛肉加了一听啤酒并且没选主食。来到餐桌前刘宇博就惊讶
                        “你疯了!上班时间喝啤酒,再说我从没见过你喝酒,怎么了?”
                        “没事,我心烦”
                        “那为什么啊?”
                        “我也说不清,等我想明白了就会跟你说了,给你吃酱牛肉吧,我没什么胃口”
                        “我减肥,隔一天吃一次肉菜,你还是说你自己吧,也不吃主食?”
                        “没事你别管了,该跟你说就跟你说了”
                        刘宇博也没再说话两人沉默的吃完饭,刘宇博因为平时不喝酒一听啤酒下肚脸就红了,回到卖场督导看在刘宇博的面子上也没说什么,只是这一下午的销售就全影响了。刘宇博眼看都四五点钟了AW品牌一台销量都没有,就放下自己的展台不管来帮吴斌卖。以刘宇博娴熟的销售技巧十几分钟就成交了2台,然后跟吴斌说你装一台我装一台。吴斌答应了,吴斌去提完货回来刘宇博拿出两张刻录的系统盘,交给吴斌
                        “这个ghost的安装速度快,我教给你怎么装。”
                        吴斌犹豫了一下想说什么又没说,并按照刘宇博的指示装起了系统。因为是ghost只用了不到半个小时两台机器就都装好了,顾客走了时候吴斌问刘宇博
                        “你这是什么盘?我师父当时就试过好多版本的ghost,我家机器装镜像系统会蓝屏的,你这怎么没事”
                        “我啊,是你病假的时候把你样机的C盘镜像出来了所以当然不会蓝屏”
                        “这个你也会啊,这是基本功好吧,我都卖1年多电脑了这个还不会,我考什么吃饭啊”
                        “你确定不会出问题?”
                        “当然会出问题了,不出问题我不白费劲了吗”
                        “什么,你害我!”
                        “不是啦,本来就是我卖的你等顾客找回来让他们直接找我就行了,你等着看吧,看我怎么还你钱”
                        “啊?…..”
                        果然如刘宇博说的刚过去两三个小时就有一个顾客找回来了,吴斌在旁边看着刘宇博装模做样的向顾客询问问题所在,顾客说
                        “你看屏幕上总是有一个大大的黑框晃来晃去,多碍事啊,我关了它又马上弹出来,这是为什么啊,我着今晚上急等着用呢”
                        “哦,你这个中病毒了”
                        “重病毒了?那怎么办?”
                        “你得装杀毒软件啊,杀毒软件可不能装盗版的否则没效果”
                        “那哪有卖杀毒软件的?”
                        “后边软件柜台有,不过只有国产的瑞星,国产的肯定不如进口的好”
                        “那进口的是什么?哪有卖的?”
                        “我朋友让我帮他买了一套卡巴斯基,这可是俄罗斯的软件效果绝对比瑞星好,这还没开封呢,你要是着急解决你电脑的问题就想给你用,这正版杀毒一个序列号只能装一台机器,给你装了我就还得再买一套去,不过看你这么着急”
                        “那谢谢你,多少钱我给你钱,你先给我装了吧”
                        “我是从厂家专卖店拿的,398元,虽然比电子市场贵但能保证绝对不是盗版”
                        “那行,你赶紧给我装上,我给你现金”
                        刘宇博收了钱装上软件查杀了一遍问题就解决了。顾客高兴地走了,临走还说朋友你真热心,以后同事买电脑还找你。刘宇博拿出200块钱给了吴斌,又给了吴斌一套卡巴斯基。吴斌就纳闷了
                        “这也没看出你怎么不花钱就能把钱还给我啊?你不是还得自己掏398去买一套吗”
                        “你是真不开窍,这软件我可能398来的398卖吗?我这是90块钱进的,我拿200利润出来还给你,再给你一套杀毒软件,等于我没赔没赚,你等明天那个顾客再回来把这套卡巴卖给他你不就想等于收到600块钱么,远远高于我向你借的400元钱吧。”
                        “你…..这不违反规定吗?”
                        “当然违反啊,你一定别让店长看见,而且顾客那边也要把戏演足不能让他去找服务台说这事,另外特别懂行的顾客不能整么干,周一至周五也不行,因为上面会有暗访的人员,太危险了。督导那边好说,每个月给几百块钱好处费就行了”
                        “哦,怪不得你说督导是你老铁呢”
                        “那当然你看督导一个月的工资连咱们一半都不到,他图神马啊”
                        “那你又怎么肯定那个顾客一定会回来呢?”
                        “你是属猪的哦?”
                        “不是,我属鸡啊”
                        “哈哈哈….你真是跟我亲哥很像,傻的可爱。我是说你没看出来我做的镜像盘有问题么!我事先装了病毒再进行的镜像,只要他一连网病毒就激活了,你还可以理直气壮的说病毒是网上传过来的”
                        “啊?…..你竟然这么阴险,真对不起你乖萌乖萌的外表”
                        “行了别废话了,马上该下班了去准备一下吧,我今晚上和别人约了打台球就不跟你坐一趟车了啊”
                        “哦,行吧”


                        回复
                        举报|19楼2018-01-12 22:38
                          从那天之后吴斌每周末都会用刘宇博给的盘来装机器,当然每周也都会有三五个顾客从他这买走杀毒软件,刘宇博当然是多少钱拿的就多少钱分给吴斌,毕竟吴斌刚来到新店还没有开过工资手里没有什么本钱。看着每周多挣的这1000来块钱额外收入 吴斌心里对刘宇博除了喜欢更多的一些是感谢之情。不过刘宇博因为在店里人缘比较好又因为吴斌之前说过烦心事还没到告诉他的时候,所以聪明的刘宇博也就尽量不来烦吴斌,只是每天照常一起吃饭当然有时候还会多几个人一起,这对吴斌来说也有助于尽快融入新集体。但吴斌家刘宇博一次也没在去过,自然也不知道吴斌妈妈不在家里住只是偶尔回来这件事。
                          9月份是学生的开学季,一些新考入大学的新生也带动了不错的笔记本销量。日常的工作也就显得比较忙碌,吴斌感觉一转眼就到了9月末 开始准备十一长假这一年中3C品类最大规模的促销了。每月最后一个周二是AW品牌各门店导购回总部开例会的日子,9月26号正好是十一之前的最后一个周二,当然在例会中少不了一些促销、临促、奖励等问题的讨论。吴斌的店因为之前的努力再加上店面地段的原因,短短几周就在AW品牌全市门店的排名中进入前三甲也是全国的超A类门店,按照规划超A类门店是要有2名正式导购员的,但考虑到马上十一了人员调动会造成对全市布局的影响就安排十一之后再给吴斌的店增加一名正式导购。(这里说一下做过导购的人都应该知道,一个品牌的布局一般是一家超A店周围会有几家没有正式导购员的店 同时也会减小促销力度,这样就可以让喜欢比价的顾客更容易获得满足感,所以一般一个店抽走导购员周边的几个店也会依能力跟着调整人员,所以大促之前最忌人员调整)吴斌倒是对多一个人多分给别人一半提成不太在意,因为他还没有拿过提成没觉得提成会有多少,只是觉得那个卖卡巴斯基的事情可能会做不下去了,毕竟这是不光彩的事不能让公司的人知道。开完会返回卖场的途中就很心烦也就没再去挤地铁而是打车回来的,回到店里离闭店还有很长一段时间。刘宇博见吴斌回来这么早很想知道这次AW给吴斌派了几个临促,就来找吴斌问
                          “开完会了?这么早啊”
                          “嗯,我打车,所以早”
                          “那说十一给你派几个临促啊?促销品多吗?”
                          “哦,2个,多”
                          “你什么时候说话惜字如金的了?还是你那件心事,还是不能说?”
                          “不是,又有新麻烦了”
                          “什么,你这赶上老大爷了,还心事重重的?”
                          “那个,先让我静静”
                          “行,那我走。明天我们回厂家开会,后天中午再说吧”
                          “啊?那你今晚有安排吗?要不你今晚来我家吧….”吴斌觉得28号再说就剩两天时间了不方便做准备了
                          “行,反正我明天直接去公司不会太累,今晚上就陪你聊聊,那我有地方睡吗?”
                          “没事,我妈一般只有周六周日晚上才有可能在家睡”
                          “什么,怎么回事?”
                          “晚上跟你说吧,你先回去吧”
                          “行……那晚上我的饭可是你包了啊”
                          吴斌没有回话,刘宇博心里也明白吴斌对这些吃饭类的小钱从不跟刘宇博计较,吴斌没回话完全是心情原因。刘宇博回自己展台后,吴斌为了以防万一拨通了家里的座机,打了两遍都没人接,说明妈妈今天确实没回家。晚上下班两个人一起坐28路回吴斌家一路上也是几乎没有说话。到了家吴斌脱下工服换上了一身长衣长裤的睡衣,刘宇博看了看说
                          “我这也不能还继续西服领带的呆一晚啊,你的衣服太肥我又穿不了”


                          回复
                          举报|20楼2018-01-14 23:43
                            “那没办法,你能穿的就只有你那件短袖POLO衫和那条针织款的班尼路休闲短裤,不过穿那个会冷吧”
                            “要不…..就穿他吧,你家里也不算冷”
                            “随便你了,只要你不冷就行”吴斌还是没精打采的回答,同时把刘宇博的那身短袖短裤从衣柜里拿出来扔给他“我两套工服都脏了,你要不要把你的也一块放洗衣机里也洗了?这秋装外套手搓可没夏天汗衫那么容易”
                            “那就一起洗了吧,反正也是洗衣机洗,你只是晾一下。话说都到家了,怎么还闷闷不乐?你不怕得抑郁症啊?”刘宇博边开玩笑边换衣服,又换上了那天留在吴斌家已经被吴斌刷干净了的凉拖
                            “开心什么,你也看到了我妈刚出院就去我舅家住了,周日可能会偶尔回来一天还不一定”吴斌把事情来龙去脉的跟刘宇博讲了一遍,同时把两人的工服也都泡在了洗衣机里,按了洗涤按钮。
                            “嗨,我以为什么事呢,大不了我以后常来,我还嫌我租的房子小呢!你这多宽敞”
                            “真的啊?那太好了”吴斌终于笑了一下
                            “得,心情好了吧,那赶紧做饭,边做边跟我说另外一件事是什么”
                            “做什么啊,我一个人哪有时间买菜。只能出去吃了,走吧边走边说,太晚了附近小餐馆都关了,我骑摩托车带你去公园附近那条街上有烤串”
                            “出去吃啊?我穿什么啊?”
                            “…..,真是的,光顾郁闷了,都忘了吃完饭回来在洗衣服就好了。那就套一件我的外套,裤子就没办法了”
                            “外面哪还有穿短裤的啊,这多难为情”
                            “没事,反正我没驾照骑摩托只能穿小路,那条路没人的,烤串咱们上二楼有单间,再说有什么难为情的,你又不是女人也没光着,要不我也讲义气陪你穿短裤,何况你看刚才路过健身房他们打完羽毛球的不也是穿着短裤就出来了吗”
                            “啊…..现在晚上才十几度…. 好吧,也没别的办法了”
                            吴斌也换上短裤T恤披了件外套 穿着拖鞋跟刘宇博一起骑摩托车出了门,十来分钟的时间到了串店,吴斌见楼上都没人就选了一间最远离门口的单间带刘宇博坐了下来,因为里面的单间离门口远不但没有风说话外面的服务员也不容易听到。吴斌完全没征求刘宇博的意见就跟服务员说还是老样子双份,加一根烤香蕉两杯热牛奶。等服务员走了刘宇博不干了
                            “刚才看你那么严肃我也反没驳你,但是你平时吃那么多甜的和荤的,也让我跟你一样吗?”
                            “没有,你看了就知道了,我除了吃甜食的习惯没变,猪肉羊肉我也吃的少了,你身材那么好,我老跟你一起出现,就显得我胖了。所以我基本点的都是鸡肉,鸡肉脂肪低不会长肉的,还有青菜你也放心,每人一小份麻辣烫行了吧”
                            “哦,原来你也发现自己胖了啊?你比比咱俩的胳膊”说着挽起了袖子站到了吴斌身边“在比比腿,你都是我的1.5倍了”
                            吴斌不爱听,伸手一把抓住刘宇博的大腿就使劲的掐了起来,疼的刘宇博眼圈都红了一下叫了出来“你轻点,你讨厌,这肯定会紫了”边说边坐回了自己的椅子上使劲看被吴斌掐过的地方,吴斌也觉得可能太重了,就走过来安慰刘宇博“这一疼就觉得不冷了吧?要不我给你揉揉”刘宇博没回答,吴斌看到刘宇博揉着的大腿像果冻布丁一样水嫩的一颤一颤,心里直痒痒。服务员端菜上来了两人就吃了起来,刘宇博好像忘了刚才的疼,问吴斌
                            “你去开会的时候是不是说给你增加一个正式导购的事了?”
                            “你怎么知道的?那还用问么,你们公司都跟督导沟通过了,所以我就知道了,跟你说没事,分他一半提成算什么,我现在都不指着提成了”
                            “不是提成,那个卖软件的事能让他知道吗?”
                            “没事,他来了再说 他要是本来就知道有这种手段,那肯定比你熟练,你俩那个钱也平分 你肯定不吃亏,他要是不是道就瞒着他,周末你要卖软件的时候就把顾客带我展台上来,我会跟督导说在我站台边上放一个桌子当试机台,督导也跟我聊过现在卖场里有好几个品牌都在偷偷卖我给他们的软件,在前面太危险了,上后面试机台安全点。”
                            “这么说督导还鼓励这么做?”
                            “跟你说啊我来这店里第一天就请督导吃饭,跟他说了我的想法。开始她也觉得为了我给他的五百块钱不值得冒险,可是我跟他说我会拉五六个品牌导购也从我这拿货卖每人再给他300你算算,一个月他就有1000多的额外收入了,他工资才2000多点啊。而且他也有自己的盘算,咱们都指着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才能赚钱 自然希望他能在咱们组干督导干的长久,以后有主推任务肯定也会努力帮他完成啊。”
                            “啊…. 你们怎么这么老谋深算?你都跟哪学的啊?”
                            “我爸啊……”刘宇博突然又不说了
                            “你爸从小就教你这些?你爸是干什么工作的啊?”
                            “好吧,谁让你像我哥呢。我就偷偷告诉你你可别告诉别人啊”
                            “行,我不说”
                            “我小时候我爸是开工厂的,后来大约是我快上初中的时候,收他贿赂的人出事了,他怕受牵连工厂低价转手了,现在人都不知道跑哪去了。之后我妈就是每天打工到很晚主要是哥哥带着我所以我才……”刘宇博越说声音越小
                            “嗨,你当时那么小看到的不一定是全部,咱们不说这个了。吃得差不多了赶紧回去吧,一会晚了更冷了”
                            “所以我很愿意你能让我上你家里来。对了,过完十一我还要有其他的赚钱渠道你跟我一起搞吧”
                            “行,你这么聪明,我相信你”
                            吴斌叫来服务员买了单,两人一起骑摩托车回到了家里。一进屋刘宇博就跳到吴斌的单人床上裹上了被子,好冷啊。吴斌看着他笑了笑说“行了我也冷不过我得先去把洗好的衣服晾到小院里,否则明天干不了了,反正这是我被窝你就先给我暖暖被窝也不错”刘宇博眼睛一番没说话。吴斌为晾衣服方便觉得晾衣服也就三四分钟的事就把外套也脱了,穿着短袖短裤去小院晾衣服。等晾完衣服却发现回到客厅的门上锁了,摸摸兜也没带钥匙院门也打不开不可能从楼外绕到楼道里去。就敲门让刘宇博开门,刘宇博却隔着玻璃看着吴斌坏笑。吴斌才明白这是刘宇博故意的,小院门口装了一个对讲门铃门又是铁艺的镂空门吴斌就伸出手去按了门铃跟刘宇博对话,刘宇博说就是为了报复他把腿掐紫了,而且大约二十分钟过去了也没给吴斌开门。吴斌觉得要不索性整理一下小院里的花吧,同时心里在想这个腹黑小子不动声色的报复人,真够呛。不过看看自己这穿的这一身短装想起来是为了陪刘宇博,而刚才看到刘宇博揉小嫩腿时的情景吴斌的心就翻腾了起来。就在这时刘宇博急匆匆的跑过来打开门跟吴斌说“快快,卫生间没有手纸了,我要上厕所”打开门之后又迅速地跑开了,显然是怕吴斌再反过来报复他。可吴斌呢并没有表现出生气,拿了一卷手纸放在了卫生间就去刷牙了,刘宇博也放心的去接手了。


                            回复
                            举报|21楼2018-01-14 23:44
                              吴斌显然是冷了,回到床上盖着被子看电视….
                              “你睡着了还把遥控器攥那么死干嘛?我上完厕所看你睡着了就直接去洗澡了,这洗完澡你还睡着而且都几点了电视音量还这么大,我没戴眼镜想把音量关小点找了半天遥控都没找到,开始以为你手里的是手机,这低下头才看出是遥控器,我想拿过来可是你就是死死的攥着,这我才摇你,可我也没用力你怎么从床上掉下来了?呵呵”
                              “哦….. 我做了个梦”吴斌紧张的应答着“你眼镜多少度啊?手机和遥控器都分不出来?”
                              “你做的是春梦吧看你下面都挺起来了….哈哈,我近视不大400度,就是还有90度的散光,就算这样都能看清楚你那个挺着,你说…..”
                              “什么春梦,你以为你睡着了不会挺起吗?那天早上我叫你起床,你比我挺的还高呢”
                              “怎么没摔死你这个大色狼,居然研究这些。还不赶快去洗澡,对了今晚咱俩还睡双人床吧”
                              “哦,行,那你铺床吧,床单被子都在旁边的柜子里”吴斌拿起浴巾向卫生间走去
                              吴斌洗完澡出来刘宇博已经铺完床,躺在床上抱着吴斌的笔记本电脑玩游戏(因为2006年笔记本电脑的WIFI模块还不是标配,上网还是要插网线,所以刘宇博没上网),
                              “你看这个打企鹅,咱俩比赛看谁分高吧”
                              “都快11点了,明天还起不起床了,快睡觉”
                              “那好吧,我还搂着你,这样像在家里”
                              “…… 随便吧”
                              (这一更字数少是因为有敏感文字,所以截掉了一小段,如想看原版在荣光的阴影Q群的群文件里有)


                              回复
                              举报|23楼2018-01-14 23: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