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书大全吧 关注:5,837贴子:9,504
  • 2回复贴,共1

都市情感小说【那一眼生情】全文免费阅读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夜之间从富家千金变成流浪狗,季怀然悲催地发现,这个世界照样运转正常,就连穆子析看她的眼神,都与从前述无二致,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什么季家大小姐了。


回复
1楼2018-01-08 14:56
    第六章 故人
     穆子析不在穆家长住,他在外面有自己的房子,在走出穆家的那一刹那,他简直暴跳如雷:“季怀然,你竟敢把昨天晚上的事情说出去!你要工作是么?呵,咱们走着瞧!阿恒,开车!”
     穆恒探过身子问:“少爷,我们去哪?”
     “公司!”
     季怀然一个人默默地喝粥,穆子析走了,知道他不经常住在这里,可能最近很长一段时间都看不到,若是从前也许会怅然若失,也许会想念,但是如今,只觉得轻松了很多,似乎鼻息间压抑的感觉都没有了。
     吃过饭,离下午去公司还有一段时间,季怀然想了想,披上衣服出了门,谁知道步履匆匆,刚拐弯便撞上了一个人。
     “对不起对不起,真是对不起。”一边手忙脚乱地捡地上的东西。
     对面的人也蹲下来一起,捡到一半:“小然?是你?”
     季怀然还在捡东西的手蓦然停住,指尖微微颤抖:“师父?”连声音都是抖的。
     她抬起眼,眼前的男子不过二十六岁的年纪,清瘦,带着细边的眼睛,一双眼温柔,有一种斯斯文文的书生气。
     他叫宋洐。
     当年,她是他们学习大一的新生,而他是隔壁学校大四的学长,备战考研。按道理讲,这两个人差了三岁,两所学校中间隔了一条商业街,怎么着,也不应该有交集,可是两个人就那么认识了,据说非常具有戏剧性,两个人慢慢熟络,关系还甚是不错,那时候季怀然刚进入大学,什么都不懂,于是就向他请教,而他也有问必答,一来二去,她拜了他为师,叫一声师父。
     他待她很好,原本就是那样一个温柔的,有耐心的人,跟穆子析明显不是一路人,那时候大家都说,这两个人,当是要在一起了。
     现在细细想来,那段时光,每天看书,讨论,上课,居然是季怀然为数不多值得纪念的回忆,而那段回忆里,没有穆子析。
     其实她所有有关快乐的记忆,都不是穆子析给的,而且,每一段痛苦的记忆里,都少不了那张可恨的脸。
     可是,她只跟宋洐相熟了仅仅一年,一年以后,宋洐突然消失了。
     对,是突然消失,明明说好了第二天在图书馆见面,可是季怀然抱着书,在图书馆的门口从日升等到日落,也没能等到宋洐。
     她联系不上他,只能日复一日地傻等,天真地寄希望于他还能突然出现,就像从前那样。可是没有,那天之后,宋洐就仿佛人间蒸发,从此,江湖不见。
     两个人坐在街角的咖啡馆里,对面的人是熟悉的眉眼,季怀然觉得恍若隔世,好像又回到了大一那一年,两个人也是这样对坐,她眉眼弯弯:“师父,你看这个怎么做?”
     良久,她说:“师父,你这些年去了哪里?”
     宋洐苦笑着喝了一口咖啡,似是不愿意多谈:“当初我只当你是个普普通通的小学妹,没想到,你居然住在临水苑。”
     临水苑,这座城里最高档的别墅区,住进来的人,非富即贵,方才她撞到宋洐的时候,刚巧是从临水苑拐出来。
     季怀然不想对他说谎:“其实,那不是我家,我是借住的。”顿了顿,“其实我家早就没有了。”
     对面宋洐端着杯子的手顿了一下,深深看了她一眼,并没有说什么。
     那一天,宋洐与她一起去了医院。


    回复
    2楼2018-01-08 14:57
      第七章 我偏不让你好好工作
       隔着厚厚的玻璃看着母亲,医生说,还没有脱离生命危险,季怀然的脸几乎整个贴在玻璃上,那里面摇摇欲坠的,是从小对她最好的妈妈。
       她已经没了爸爸,不能失去妈妈了。
       宋洐拍了拍她的肩膀:“一定会好起来的。”
       到底还是个小孩子,且是个女孩子,多少坚强,终于在这一刻决堤,季怀然在医院走廊的长椅上泣不成声,宋洐好脾气地坐在一边,一只手轻轻拍她的后背,另一只手则拿了纸巾帮她擦掉眼泪。
       彼时他们都不知道,在他们没有看到的阴暗角落里,一个影子悄悄地隐在黑暗里。
       下午的时候,事先打过电话的穆恒果然准时将车子停在了医院大门外,季怀然跟宋洐道了别,然后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汽车一路飞驰,周边的景色飞快倒退,宋洐的脸几乎是一瞬间就看不见了,她知道他对她疑惑,她又何尝不是,她多想问问他,问问他这些年去了哪里。
       可是,问了之后呢?又能怎样。
       揉着太阳穴,穆恒为她打开车门,刚走进公司,迎面对上人事部经理的笑脸和经理身后的那个人的时候,季怀然的太阳穴又拼命地跳了跳。
       穆子析,他怎么会在这里?
       出于多方面的考虑,季怀然要进穆家公司工作这件事情,除了人事部经理得到了必要的交代以外,其余的人一概不知道内情,看到季怀然,也只当是来了一个新同事。
       穆子析原本是个游手好闲的二世祖,知道季怀然要来,不知道为什么脑子一抽,巴巴跑到人事部,威逼利诱,又说通了老爷子,给自己谋了个副经理的闲职,专门刁难季怀然。
       他也不知道季怀然有什么好刁难的,但是看见她手足无措的模样,他就觉得有趣。
       那时候他真的还不知道,当时的那一番番刁难,会在日后产生怎样的影响。
       然而不管怎么样,季怀然算是在公司留下了。
       季怀然在大学的时候就比较注重实践,因此策划部的工作上手很快,做了一上午的案子,有点头晕脑胀,便趁着一点空子出去洗了把脸,当她从冰凉的水中渐渐清醒过来的时候,一抬眼,正对上镜中人笑意浅浅的眼眸。
       水龙头依旧哗哗啦啦流着水,季怀然立刻进入一级战备状态,四下里张望,发现卫生间除了她跟穆子析居然没有第三个人。她后退两步,一直到后腰抵在冰凉的洗手台上,盯着眼前人:“你干什么?这里可是女厕所。”
       “嗤。”唇齿间发出极为不屑的一声嘲笑,然后慢慢伸出一只手,撑在季怀然身边的洗手台上,季怀然刚想往旁边挪挪,另一只手就撑上来,将季怀然困在中间。
       他弯着腰,刚好跟全身绷直的季怀然脸对脸,然后他的头低下去,轻轻擦过季怀然的面颊,凉薄的嘴唇停留在她的耳畔,看上去,是一副耳鬓厮磨的亲密态度:“新工作怎么样。”
       “很好,副经理费心了。”她特意将副经理的“副”字咬得很重,穆子析毫不在乎:“看来你上手很快了,应该让他们多派些任务给你,要不然,全部门的工作都给你一个人做吧,你觉得如何?”
       季怀然冷着眼睛盯着他:“穆子析,你这样,有意思吗?”
       穆子析想,生气吧,生气吧,他就是想看她炸毛,想看她抓狂:“当然有意思,我就是不想让你好好工作。想借着我们穆家站稳脚跟,做梦吧,季怀然,不信你就看着,看你以后会有多倒霉。”
       他说的那样温柔,仿佛不是威胁,而是亲密的呢喃。
       说完,松开手,自顾自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衣服,头也不回地走了,留下季怀然狼狈一人,仿佛多少亲密都是假象。
       季怀然深深吸了口气:算了。她烦闷地一巴掌拍上那个流水的水龙头,静了一会,然后转身回了办公室。
       


      回复
      3楼2018-01-08 15: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