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界建国记吧 关注:5,096贴子:3,629
  • 10回复贴,共1

【永恒的花火】第八十九话 间谍对策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1楼2018-01-07 13:53
    “那么,还开心吗,旅行。”
    “嗯。奇利西亚的艺术品很美丽。”
    “书也到手了。”

    看起来好像尤利娅和忒特拉都很满足。太好了。
    ……嘛,虽然也有麻烦的事。

    “之后就是为奇利西亚稍后送来的人才准备住房了呢。”
    “啊啊。之后重要的是防谍对策。”

    如果是我的话就会在奇利西亚人的大量人才中混入间谍。

    必须守住的是纸和黑色火药的技术。特别是黑色火药。
    纸是……嘛,虽然也不是那么难的东西,但也不是被偷了就能复制出来的。

    关于魔术是不用担心。想要偷取那个是没有可偷的东西的。或者说,那么简单就能偷到谁也不用那么辛苦了。
    那是向电脑软件一样的技术。
    不是模仿就能出来的东西。

    “总之先和拉蒙德商量吧。”
    “是啊……还有,我想引入新的防咒系统。”
    “嗯?”

    新的?
    又想到了什么新咒术了吗。

    “只不过是盗用的奇利西亚技术。借用神明的名字的防御系统。首先简单说明一下现在的系统……”

    至今为止的结界是靠结界师本人的咒力张设的。

    过去的系统是在各村建立防咒设备,令二三流的咒术师将咒力流入结界张设。三流的话各村也总有一个人的。

    在三十~五十个村子的地区中心也有防咒设备,那里是让二流的咒术师流入咒力张设结界。

    直辖地和豪族的领地也有,防咒设备由一流的咒术师(能够魂乘的水平)流入咒力张设结界。

    最后统一国内全部防咒设备的防咒设备——宫殿里的设备,由尤利娅和复数的一流咒术师张设结界。

    以这种感觉从诅咒中守护着。
    这个系统是在约十年前的饥荒(隆他们被舍弃的时候)经过反省推敲,而制作的。

    顺便一提罗萨伊斯王之国周边的国家也是构筑着类似的防咒系统。

    有这个系统的话,可以将大部分诅咒弹飞。
    至少十年前的饥荒等级的诅咒来了也能够防住,以此设计的。

    问题点是咒术师在防咒上要花费大量时间。

    “于是就是神明?借用其名字的系统是什么?”
    “简单来说,将人的信仰心变换为纯粹的咒力张设结界。这样的话永远也不会用尽,咒术师的负担也减轻了。”
    “那样的事做得到吗?”
    “算是吧。但是,性质上不能用于结界之外呢。不能转换为魔术和诅咒啊……嘛,反正还是计划。稍微传达一下而已。下次再把文件总结出来提出。”

    呼……嘛,能做到的话确实能减轻咒术师的负担。
    可以从咒术师向魔术师转换。

    “忒特拉觉得呢?”
    “没什么。希望在抄本和魔术师培养上投入力量。”
    “那个之后再说……”

    首先咒术师不够就没话说了呢……
    魔术理论也太难了,几乎所有咒术师都觉得莫名其妙。

    咒术是“别思考,去感觉!”这样的技术,反之魔术是“别感觉,好好思考!”

    但是像尤利娅这样从事药的研究,于这样的领域着手的咒术师素质比较高。



    “话说回来拉蒙德。得考虑将防谍强化了。”
    “原来如此。肯定有的……首先是纸和黑色火药的制造者有受到监视。而且还有给高额的工资。”

    人害怕失去工作。
    当然说了秘密会失业……岂止如此,泄露秘密会遭到制裁谁都理解的,而且散布技术会出现竞争对手给自己带来庞大的不良影响,都是一目了然的。

    尽管如此也有人会说。为什么?
    因为工资廉价。

    日本也有技术外流——像这样在新闻上报道过,那个理由与薪水便宜联系在一起。
    即是说给予高薪,国家重视你们……如此显示就没问题了。

    关于纸,即使工资提高两三倍还是有赚的,黑色火药更是不考虑赚钱的东西。

    给予高工资的基础上再安排监视人员就行了。这样还泄露也没办法了。
    完美的防谍体制是不可能的。

    “监视交给了伊亚。那家伙似乎擅长这方面。”
    “我也赞成。是他的话做得到吧。”

    总之,关于技术流出的问题不要紧吗……

    “作为我是希望技术以外……将泄露国内军事行动情报的家伙取缔。”
    “需要吗?要那么做就是我们身边的人了。”

    也就是说豪族和那些亲戚中有背叛者?

    “怎么可能,那是没有的……但是,结果来说背叛的可能也不是没有。”

    结果上?
    即是说自己不认为是背叛者,但我们看来是背叛者……
    无意识地将这边的情报泄露的家伙……是这么说吧。

    那样的事,有吗?

    “您觉得人最缺少防咒能力是在什么时候?”
    “那是……sex的时候?虽然知道……”
    “豪族的家长是男性。然后咒术师基本都是女的。明白了吗?”
    “不不,不可能吧。我也略微掌握防咒技术。而且就算不是sex中,尤利娅认真来做也会中催眠的……原本就没有尤利娅那种等级的。而且护卫的咒术师也会感觉到咒术的残香。”

    诅咒比防御要难的多。这是咒术的基础。
    身上有某种程度的防咒技术的话,只有对手不是相当程度的术者就可以防住。

    “那个护卫的咒术师本人就是间谍又怎么办……嘛,直接瞄准豪族本人是有些言过了。普通考虑的话会是部下,和侍奉宫殿的官僚那一带的。那种程度的学习防咒技术的人较少,也不太会警戒毒。”

    确实对那边警戒较弱的家伙们施加催眠有成功的可能性……

    “那么我突然被刺杀的可能性也有?”
    “……毕竟是不会直接行动吧?嘛,如果平日有欺辱仆人,造成反感又另当别论了……王在宫殿中住的奴隶里人气很高。”

    那也是。不会有的吗。
    尤利娅也是说过“强行去做不想做的事很难”。

    “话虽如此,说说是很简单。另外即便没有咒术口风松的人也有呢。”
    “是呢……没有恶意就滔滔不绝的家伙也是实际存在的。”

    这样说的家伙就会说是“因为谁都没说!”

    “那么,莫非不只是推测说说看的吗?”
    “哎哎,没有确切的证据,但是有足以警戒的情报源。”

    这么说着,拉蒙德将纸交给我。
    纸上写着“国家咒术师登陆证”。

    是最近,总结完成的资料。不过在这里写的只有一个名字突出的是咒术师,推测是在国内居住的咒术师。

    “那家伙我也看过了。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
    “豪族抱有的咒术师,有十二人不是我国出身的。”
    “并不是太奇怪的事吗。咒术师为求职在各地流浪,有什么不好吗。”

    咒术师是谁都想要的人才。所以会为了追求高工资在各地移动,出任士官。
    因为是不易替换的人才,所以能做这样的事。

    “读过面试资料吗?”
    “……稍微浏览过……”

    我也很忙。不可能什么都亲自过目。
    大企业的社长会全部检查新入社员的测验记录吗?没有的吧。

    毕竟好好确认过魂乘等级的咒术师……那之上是不行了。

    “十二人中,确认有八人有高炉口音。即是说罗塞尔王国出身的……从以前开始那个国家就是以耳目优秀闻名的。”
    “暂且说那八人是罗塞尔的间谍。但是他们又不是最近才来的。已经在国内待了十年以上吧?而且你的说法正确的话,其他国家……忒别是国境接壤的德莫尔伽尔之类的,在我国有几倍的间谍咒术师也不奇怪。能让贵重的咒术师长期留在国外吗?”

    不可能的。
    确实情报很重要……但一开始就能以弃子为前提的间谍,能使用咒术师吗?
    咒术师中最为贵重的是能够使用魂乘的一流……但那以下同样是贵重的是没变的。

    能使用催眠这种高度的咒术师在我国不知能有一百人吗?

    “阿尔姆斯大人。罗泽尔的人口轻松超越了三百万人。我国充其量才二十五万人。纯粹来算咒术师的数量就是十二倍。而且那里是有着世界最古之咒术师的梅林。那个国家是世界有数的咒术先进国。”

    即是说与我国人的资源量悬殊。十二倍就是一千二百人吗。
    仅仅是在各国潜入数人不太难吗。

    “那么抓捕询问看看?”
    “已经做过了。”

    ……喂喂,没有我的许可不觉得行动的太快了吗。
    可不是笑笑就能了事哦?

    “不不,错了。是十年前的话题了。我雇佣的流浪咒术师……十四岁左右有着高卢口音的咒术师。最初没有特别在意……但有些举止可疑。监视后发现了在深夜放飞猫头鹰。”
    “那么,怎么样?”

    对于我的询问,拉蒙德摇头。

    “审讯也什么都不说。没办法只好上拷问……”

    ……对手是十四岁少女吧?是原罪怎么办,完全没考虑过吧,你。

    “请原谅吧。我说!我是……刚刚这么说的时候就死了。死因是心脏破裂。”
    “即是说诅咒吗……间谍是真的呢。但是罗泽尔的间谍除了‘高卢口音’以外毫无情报啊。”

    实际上,虽说是高卢口音也不一定是罗泽尔王国出身者。
    德莫尔伽尔王之国去往北部也有高卢人的混血儿。


    “总之,动员确实可信赖的咒术师调查咒术的痕迹吗。残香什么的没有意识到就很难找,意识到就能清楚发现。”

    确实有着间谍。
    如果怀疑并搜查的话就能确实调出来。不过,也得是间谍真的存在了。

    “我国也试一下吗。首先在德莫尔伽尔附近。”
    “好啊。实际上能否可行也得验证。在年轻士兵中使用危险也比较少吧。”

    首先集中于防谍。有余裕再在外面收集情报。
    好,这样的方针已经决定了。

    啊啊,这么说来尤利娅的提案还没说。

    “你怎么想?”
    “我觉得很好。问题是用哪个神呢……说到神轻松就会想到十柱以上。随便就能说出百柱的名字。格里芬大人说是神也是神呢。嘛,无可非难的就是泽尔皮亚了吗……我罗萨伊斯家的守护神。但是在庶民中人气不太好……”

    嘟嘟囔囔地,拉蒙德开始思考。
    然后有什么放光了。

    “这是……不仅是防咒防卫,在政治上也是游泳的。稍微给我点时间。让我稍微想一下。”
    “啊啊,知道了。随喜欢去想吧。”

    不巧,我不了解神话关系啊……
    也不是完全不明白。只知道五、六柱。



    我和拉蒙德结束了会谈,返回办公室。
    桌子上有纸堆。全都是关于治水的文件。
    购买土地权利,水的利用之类的……
    总之是很麻烦的东西。

    因为我是国王,所以不像日本那么麻烦。但,即便如此也不能勉强决定。
    做的不好就会从争夺水发展为内战。
    阿黛尔尼雅人的农民除了铁锹也会持剑握枪……

    “啊啊……这边也必须收拾吗……”
    好像向太多事业出手了吧……
    最辛苦的是只有我一个统括的人。


    回复
    2楼2018-01-07 13:53
      国王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找下属帮自己干活,简而言之就是有事秘书干,没事干xx


      回复
      4楼2018-01-07 16:19
        以示感謝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8-01-07 16:31
          謝謝大大....


          回复
          6楼2018-01-07 17:01
            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1-07 18:09
              感谢🙏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8-01-07 18:09
                感謝


                回复
                9楼2018-01-07 18:27
                  写这个的人绝对是个垃圾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1-18 20:29
                    隔壁棚相馬 多重思考表示輕鬆


                    回复
                    11楼2018-03-13 07: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