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之塔吧 关注:3,936贴子:7,795
  • 17回复贴,共1

204 血的复仇剧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1楼2018-01-04 05:07
    「我说,结果弗拉德还是不会行动吧?」
     男人们中的一人说出了这句话。那如同波纹般扩散到全员。他们心中存在着不安,希望少到几近于无。
    「说到底期待那男人有常人程度的善意本来就想错了吧?那可是能毫不动摇地做出那种残忍行为的男人。而且还不只是一两人。光聚集在这里的就有十人以上,再加上保持沉默的人到底会有多少人啊……做出那种、那种」
     其中还有着回想起女儿尸体而哭泣的男人。
     听说要侍奉弗拉德时,他们饱含希望地将家人送出。那可是能照料贵族。绝对比起在贫苦生活中被一点点消磨要幸福上许多。其中也有着带有这种想法而送出家人的人。也有着太过贫穷只得卖出妻女的人。他们有着各种理由。然后那些全都被绝望与后悔埋没了。
    「四肢被砍掉了」
    「眼球被挖走了」
    「乳房被切除,脸上充满绝望」
    「看到了变成炭块的女儿的尸体。她还只有十岁」
     绝望的眼神靠近窥向玛丽安娜。
    「刚好是和这孩子差不多的年龄」
     玛丽安娜被吓到退缩身体。她的动作让在场的全员理解到她的意识清醒了。他们的脸上浮现着的是绝望的颜色。结果他们没能引出弗拉德,何止无法复仇这样下去只会什么都做不到成为瓮中之鳖死去。
    「住手。和那孩子无关吧」
     原士兵的男人制止他。可是此地的气氛——
    「无关?她可是弗拉德女儿?甚至这女孩的血肉的一部分说不定有我们的妻女?我问你,血缘不是那么简单的东西吧?」
    「没错。本来我们就是因为血缘被断绝才会绝望并且聚集在这里吧。我们的家人可是被夺走了。残忍地、凄惨地,那不是人能做出的事。那是恶鬼牲畜的行径。本来我想要对本人数倍奉还。但是做不到。那家伙谨慎、狡猾,是和我们不同的人种」
    「没错。那家伙没有爱。所以杀了这女孩也没用。就算女儿死了那男人也不会有任何感想吧。没有意义啊」
    「我可不那么想。比如试试像我女儿遭受到的待遇一样砍断她的四肢吧。像你妻子遭受到的一样切除乳房。烧毁眼球、拔掉牙齿、剥去指甲,将那家伙做过的事情全都对这女孩做一遍。那么一来……至少我们的愤怒能通过这女孩传达给那个男人。同时也能传达给其他人吧。能够告诉世间,弗拉德被憎恨到女儿会受到这种残忍对待的程度」
     在场全员都偏离了正常的思考。他们立于绝望的深渊中。只是凭借对弗拉德的复仇心而保持着人类的形态。他们曾经还有着不会变成和复仇对象同种人的意志。但那是在能够成功复仇的前提下。在复仇以失败告终的现在,寄宿于他们心中的只有混黑的黑暗。比起这样下去什么都做不到地等待死亡,放弃做人将愤怒刻入弗拉德女儿的身上反而是更有意义的行动。
     他们那么考虑。
    「你的父亲对我们的女儿做了很残忍的事情。你明白吗?接下来你也会被同样对待啊。就算哭也不会有人救你。就算叫喊、发狂、甚至是死……尊严也只会被摧毁!」
     男人丑陋的脸孔接近玛丽安娜。玛丽安娜摇着头。看见她的表情,他们心中黑暗的火焰摇曳了。眼前的是本来在自己等人上位的贵族血统。可是现在他们位于其上。在这里位于上位的是他们。那件事令他们感到了阴暗的喜悦。
    「首先选你那溜溜转的眼球吗?还是你那柔软的小手呢?」
     男人觉得小刀不够还取出了斩肉的菜刀。尽管他肢解过无数鸭兔,但人还是第一次。是能够轻易切开呢,还是无法切断需要数次斩击呢。他们的伦理观完全崩坏了。
     玛丽安娜看向貌似还留有良心的原士兵的男人。可是那个男人慢慢地摇了头。自己没打算出手也不打算阻止,他的表情如此传达着。他也是复仇者,一定能够理解在走投无路时会变成这种情况吧。
    「讨厌,不要过来」
     玛丽安娜颤抖着。她由于恐怖而失禁了。那对放弃人性的他们来说也不过是余兴。曾经善良的男人们由于弗拉德埋入的恶意而扭曲了。然后这个状况让他们失去了人性。
    「救救我维多利亚!」
     她喊出关系最好的姐姐的名字。那声音回响在地下室内却不会泄露到外面。就算声音传出去,这里也是贫民街。这里不存在贵族的友方。
    「谁—也不会来。你是孤零零地一个人啊」
     玛丽安娜知道男人脸上浮现的笑容。过去曾经看到过一次,在比现在远要年幼的时候,那个男人曾经对自己的母亲露出了同样的笑容。卑劣的笑容,脸上满溢着欲望,样貌恐怖。那之后没过多久,玛丽安娜的母亲就身亡了。
     玛丽安娜的内心粉碎了。就算唯一能够信任的姐姐们出现在这里也只会增加尸体。如果弗拉德带着海尔格来到这里,状况应该会颠覆吧,但玛丽安娜也明白那是不可能的。
    「首—先—是,右手」
     男人眼球充血,嘴角边滴着口水。
    「救救我」
     谁都无法依靠。没有能依靠的对象。
    「救救我」
     有没有谁,玛丽安娜拼命思考着。她用小小的头脑拼命思考。
     只有一个人在玛丽安娜的脑中闪过。那是——时日短到说不上信任,关系稀薄到谈不上爱与被爱的人。既然自己最喜欢的姐姐喜欢他,就觉得可以试着相信。最初见面时的印象是,给自己点心的人。虽然是称不上点心的砂糖块,但对小孩子来说只要甜就够。只有那点印象。可是,在数字见面后,孩童也稍微理解了。不,正因为是孩童才理解到了。
    「救救我——」
     男人的手压着玛丽安娜的手腕。他用充血的眼睛凝视着玛丽安娜。使劲挥起菜刀。接着顺势——
    「——哥哥」
     玛丽安娜的脸上炸开了鲜血飞沫。


    收起回复
    2楼2018-01-04 05:08
      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1-04 10:30
        赞美大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1-04 11:20
          66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8-01-04 11:35
            大佬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1-04 13:00
              赞美大佬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8-01-04 15:29
                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1-04 18:41
                  感谢大佬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8-01-05 03:35
                    感谢大佬,期待后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1-05 04:39
                      谢谢大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1-06 04:06
                        辛苦大佬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8-01-06 10:43
                          赞美大佬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8-01-06 17:31
                            辛苦大老


                            回复
                            15楼2018-01-06 22:51
                              大佬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01-07 13:08
                                大佬辛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1-08 19:06
                                  大佬辛苦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18-01-08 20: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