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之塔吧 关注:3,939贴子:7,797
  • 9回复贴,共1

202 阿尔卡斯最有名的盗贼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不行,我要当几天咸鱼沉迷游戏没动力


回复
1楼2017-12-30 00:25
     玛丽安娜微微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被绑在昏暗的房间内。屋内的光源就只有放在桌上的蜡烛。蜡烛周围有数名男人正在吵吵闹闹地议论着。
    「——交易地点有一名白发男性。大概是白骑士吧。从远处看都能看出非同一般的气氛」
     玛丽安娜听到那段话稍微有些开心。不论出于什么理由威廉都为了自己行动了。就稍微原谅他一点吧,玛丽安娜这么想。
    「弗拉德没来吗」
    「好像没来」
     父亲不会来这件事连玛丽安娜也非常清楚。从懂事时起玛丽安娜知道的父亲是就算会说出温柔的话语也能轻易看出对女儿毫不关心的人。在女儿迎来结婚适龄期后才会第一次产生兴趣,要将女儿嫁到哪一家呢。
    「但是,白骑士行动了就代表对弗拉德来说那个女孩不是没有价值。抛弃希望还太早」
     连小玛丽安娜都明白那是无用的期待。那个父亲不可能为了自己行动。威廉行动了这件事本身反而令她很是惊讶。不认为是弗拉德让威廉行动的玛丽安娜得出了一个结论。
    (看来他喜欢上玛丽安娜了呢)
     尽管这是巨大的误解,但不知道事情经过的玛丽安娜会那么想也没办法。更不如说,她期望着事实是那样吧。
    「我不觉得我们有那种余裕啊」
     房门发出低声被打开了。门后出现了脸颊肿起的男人。
     玛丽安娜不可能知道,这个男人是作为周边警备要员而被那个衣着干净的男人雇佣的人物。那个男人自嘲地笑了。
    「白骑士能操纵暗。虽然这次没有动用暗的征兆是万幸,但在某种意义上比那更麻烦的存在行动了」
     男人脸上的讽刺之色加深了。
    「什么行动了?」
    「阿尔卡斯最有名的盗贼,『风猫』法维拉一伙」
    「有名的盗贼?那不过是二流吧」
     盗贼与暗的存在。二流三流水平低下却赫赫有名。一流则能不为人知地盗取目标。因此出名的盗贼并不有能。
    「那家伙不同。她不是普通的盗贼。而是俗称义贼的家伙。盗取从积蓄众多的贵族手中盗取金银财宝,将自己一众的部分分出后剩下的全部散财给他人。他们的做法并不大张旗鼓,只是在次数越来越多后在那边变得有名啊」
     男人的笑容进一步加深。
    「现在甚至有好事的贵族刻意展示高价物品想要引出『风猫』。钻过大量卫兵和陷阱盗取金钱物品的疾驰于阿尔卡斯之风。猫的生存方式连高傲的贵族们都吸引了。从强者处夺取满足自己,并将多余的部分分给弱者。正可谓正义的友方哦。甚至让邪恶一方的贵族享受其中很是厉害啊。我曾经偷窥过她偷盗的现场,那与普通不在一个层面。明明是以盗窃为生计,她为什么能表现得那么美丽哪」
     最后他变成了含有憧憬念头的笑容。连生存于黑暗的男人都能吸引的义贼。成为敌人的话,就没有比她更为棘手的对手了。
    「原来如此啊。可是不明白。这次的事情,我们按照她的标志应该属于正义一方。至少在表面上是如此。她没有妨碍的理由」
     法维拉的麻烦之处清楚传达了,但是事情的根本没有改变。
    「老实说我也不明白。毕竟法维拉在盗贼公会里也是独立独行,好像也极力避免就接近暗之王国一侧」
     尽管在场众人没有理由知道,但法维拉曾一次接近暗杀公会受到了惨痛教训。之后好像也被卡伊鲁怒骂,之后就尽可能地和那边保持距离了。本来她也不想接近被身份不明的王君临的场所吧。
    「除了暗以外还有能操纵的棋子吗。说到底威廉·利维乌斯是个怎样的男人?毕竟是那样吧,那家伙是外国人。本来就不是这个国家的人。既没有族人的帮手也没有熟识的其他家族关系吧?然而他却和以这片土地为巢的暗面存在相识。那不有些奇怪吗?」
     某种意义上最难被外来人接触的存在。而又有着威廉与他们相关的事实。再加上这次浮出水面的威廉与法维拉的迷之关联。
    「关于法维拉应该是弗拉德伯爵拉的线吧。会不会是弗拉德不觉那边有联系?」
    「啊啊,确实。那么想才自然哪」
     接着男人们抱着一丝希望开始讨论今后的情况。如果是弗拉德派出的人,那果然玛丽安娜有着作为人质的价值。他们如此判断。弗拉德也是人父,他们相信着那种想法,并且不得不去相信。
    (哥哥?)
     只是,玛丽安娜清楚知道弗拉德不可能行动。因此,现在虽然不太明白但玛丽安娜要记住。威廉·利维乌斯和玛丽安娜不知道的『暗面存在』相识。


      ○


     法维拉如同跳舞般奔跑在阿尔卡斯的夜色中。混入黑暗,灵巧地穿过屋顶或是小巷的死角。法维拉脑海中的阿尔卡斯的地图网络了包含不为人知的道路以及地下通道各种路线。她无法把握的范围只有黑暗深处。表侧上的路线是她已经习惯到能够闭上眼睛全力奔跑的街道。
    「哼~哼哼~」
     迅速如风。
    「哼哼哼哼~」
     身轻如猫。
    「哼~哼哼哼~」
     道路随意却也有着她自己的规则。那是不规则般的规则。同伙全员都理解着她的思考。确实地把握住她的随意,顺着她的随意而行动。范围在一点点被缩小。风捕捉住目标只是时间问题。
     顺带一提这个鼻歌,声音跑调没有抑扬,是极其刺耳的糟糕音乐。
    「……?」
     风发现了异物。偷偷摸摸在自己的庭院内游走的存在。那并不是目标。可是那简直如同从某个存在中逃离般的行动勾起了猫的兴趣。立于高耸的尖塔上被月光勾勒出美丽身影的猫俯视着。
     竖耳倾听,在这个距离下她连自言自语也不会听漏。
    「可恶,背叛伯爵,向侯爵兜售恩情,我的人生应该会变为蔷薇色才对。就算只收下贝伦巴赫的女儿一人就够。没错,那种程度对我刚好。我才不会在这种地方结束」
     伯爵是指弗拉德吧。可是侯爵——新字眼。
    「咻」
     法维拉静静地从尖塔上奔下。那是如同被重力驱使下落般的速度,甚至还加速了。她就那样向着男人毫不减速地,
    「嘿?」
    「哼哼~」
     流畅划过的手刀一闪。给予男人的脖颈冲击,震荡脑部使其昏倒。之后法维拉为了遏制落下的冲势而将全身如同弹簧般将冲击转向横方向,旋转几圈后停止了。她对有些耍帅过头这点表示反省。
    「把他抓起来。说不定能问出些什么」
    「了解」
     让部下拘束昏倒的男人,法维拉返回工作。
    「……全员注意。在到处嗅探的……除了我们以外还有别人」
     法维拉察觉到了另一股气息。老实说那不是她能匹敌的对手。虽然不明白那是敌是友,但气息并不是什么好气息,并且在用令人厌恶的方式行动。那不是在寻找建筑物内,而像是寻找打算逃走的对象一样的行动。
    「奥卢卡和露露卡出事了」
     部下传来报告。法维拉无表情地点头。
    「告诉众人坚决不要接近。领先的是我们。把那个男人交给顾客。大概,能够派上用场」
     法维拉侧眼看向气息传来的方向。那是法维拉讨厌的气息,身缠血腥味的怪物。


    收起回复
    3楼2017-12-30 00:27
      好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12-30 01:17
        啊啊老好人競技場劍士快去和義賊結婚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12-30 04:27
          那个怪物不会是威廉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12-30 07:40
            終於把全部看完大佬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12-30 11:38
              大概是暗行動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12-30 13:25
                为勤勉的翻译大佬献上早来的元旦祝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12-31 04:11
                  法维拉何时又称为义贼了?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1楼2018-02-05 16:16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