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巷思画雨吧 关注:892贴子:8,653

穿越之修炼达人做奋斗(下)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续改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12-27 13:52
    原文:神魔天尊
    作者:九当家
    类型: np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12-27 13:57
      前面部分的你们可以自己寻找或者加群寻找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12-27 13:59
        要的可以找楼主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12-27 13:59
          “轰隆隆!”

          那一根立在大地上的铜尺,竟然晃动了一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12-27 14:10
            第709章十大圣土掌教

            骑鹿老叟微微一惊,立即又打出一道光柱,打在铜尺的顶部,将铜尺打得向地底下沉了一百多米,埋得更深,钉得更稳。

            若是有精通天文地理的异士在这里,就会惊讶的发现,那一根铜尺,不仅仅只是定住空间,就连地底的大地脉络都被锁住,大地之气停止流动。

            天地都被定住了。

            阴冢掌教和九天阁主也赶过来,盯着被定在虚空的陈晨宸、九天圣女、红孩儿。

            “九天阁主,你是不是应该给老夫一个说法?九天圣城为何会出现如此凶悍的邪人?血案发生的时候,你为何没有及时阻止?”青木掌教十分恼怒的道。

            青木圣土年轻一代的第一人,被打得只剩半条命。

            青木圣土的一位真人,惨死在子母河畔。

            这一切都是在九天圣城发生,青木掌教怎能不怒?

            九天阁主讥讽的道:“你口中的邪人,只是北疆的一位年轻小辈罢了。中土世界那么多强者去围攻一个小辈,却反被虐杀,只能说你们中土世界的修士无能!”

            青木掌教的眼神一沉,厉声道:“年轻小辈?年轻小辈能有如此强大的战力?若非老真人用定山尺将她镇住,恐怕就算是老夫出手,也未必能够将她擒住。”

            九天阁主道:“她乃是天帝山的灵子,名叫陈晨宸,本就是年轻一代的天骄。你若是不信,大可去查。”

            九天阁主看了陈晨宸一眼,心中暗暗一叹,这个小辈的确是一位罕见的人杰,可惜将中土世界的各大圣土都给得罪,各大圣土是不可能饶她性命!

            半天之内,别的圣土的掌教也通过传送阵,赶来九天圣城。

            九墟掌教、灵枢掌教,还有另外六个圣土的掌教,皆有修士死在陈晨宸的手中。他们最为气愤,势要让陈晨宸偿命。

            他们从活下来的那些弟子的口中已经知道整个事件的全部经过,虽然知道是中土世界的修士理亏,但是,那又如何?

            在修炼界,强权就是真理。

            “必须赶在天帝山来人之前,将陈晨宸处死。”灵枢掌教阴沉着脸,眼神中带着几分深意。

            不仅仅只是因为陈晨宸和灵枢圣土有血仇,更是因为陈晨宸的天赋太高。

            现在还没有突破真人境,便已经如此逆天。

            将来达到真人境,还有何人是她的对手?

            天帝山的始祖“七玄道人”未死,“帝妃”又出世,若是再让陈晨宸成长起来,今后还有哪一座圣土可以与天帝山抗衡?

            中土世界岂不要被天帝山这个外来者霸占?

            阴冢掌教道:“没错,我们现在就将陈晨宸处死,就算到时候天帝山的人赶来九天圣城也迟了。”

            “我们各大圣土联手给天帝山施压,又有第四世界之主在背后支持,天帝山就算再如何愤怒,也只能接受这个事实。”

            十大圣土的掌教经过商议,最终达成一致。

            青木掌教站在九天圣城的上空,宣布陈晨宸的恶行,声音响彻整个古城:“妖族向人族宣战,整个北。疆伏尸千里,人类文明支离破碎,无数人杰变成白骨祭台上的祭品,正是我们人族团结一致对抗妖族的时候。但是,却发生了一件让人痛心疾首的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12-27 14:11
              “天帝山弟子,陈晨宸,嗜血成性,堕入魔道,残杀人族同胞。仅仅只是真人,就被她屠杀了八位。对人族来说,简直就是巨大的损失。对于这种不顾大局,滥杀无辜的邪徒,我们绝对不能姑息。一个字,杀!”

              九天阁的那些女弟子,大多都知道事情的真相,明白陈晨宸为何要奋起反击,十分同情陈晨宸和九天圣女的遭遇。

              听到青木掌教的话之后,很多人都露出鄙夷的神色,做为一位圣土掌教,竟然说出如此无耻的话,脸皮也真是够厚。

              “说是为了人族大义,北。疆各大人类文明遭到妖兽大军攻击的时候,也没见到中土世界的圣土前去援助。”

              唐书瑶站在九天圣城中,盯着青木掌教,“太无耻了!”

              “小姐,你不要做傻事,陈晨宸得罪的可是中土世界的十大圣土,若是你这个时候去为她强出头,不仅救不了她,而且还会让整个唐族陷入绝境。”一位老者站在唐书瑶的身旁,随时警惕唐书瑶,以防她做出失去理智的事。

              另一位唐族的长老道:“就连九天阁主也无法逆转大势,只能在十大圣土的掌教面前保持沉默。我们唐族已经不复曾经的辉煌,必须要隐忍。”

              “今日,陈晨宸是必死无疑,谁都救不了她。”

              唐书瑶紧紧的捏着双手,努力的克制自己,为了唐族的族人,必须要克制自己。

              在大势面前,就算是圣土的掌教也必须要低头,更何况是她。

              陈晨宸站在虚空,发出不屑大笑:“你们要杀我,我没有怨言。我只有一个条件,不要伤害她们。”

              她的目光盯向九天圣女和红孩儿。

              别的那些圣土掌教还没有开口,九天阁主向前踏出一步,道:“本阁主会帮你保住她们的性命!”

              陈晨宸深深的盯了九天阁主一眼,心中明白,九天阁主能够做到这一步,已经相当不容易。

              她道:“谢谢!”

              十大圣土的掌教本来是不想放过红孩儿和宝珠地藏,但是,既然九天阁主已经放话,他们也不好过分的得罪九天阁,便暂时将宝珠地藏和红孩儿的性命搁置在一边。

              此刻,陈晨宸就被定在虚空,十大圣土掌教准备各自打出一道力量,以最简答的方法,将陈晨宸击杀。

              那一位骑在五彩神鹿上的白发老叟,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感到惋惜,道:“此子虽然嗜杀,但是,毕竟天资超凡,若是能够走回正途,说不定将来能够帮助人族对抗妖兽大军的攻伐。”

              “老真人,不必为她求情。对于这种害群之马,绝对不能姑息,现在不杀她,将来只会成为祸根,成为人族的毒瘤。”青木掌教义正言辞的道。

              十大圣土掌教,各自凝聚神通,向着定在天空之上的陈晨宸攻击过去。

              “没想到自己竟然不是死在与妖兽大战的战场,而是死在人族的各位前辈手中。哈哈!”

              陈晨宸闭上双眼,她心头只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失望。

              “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12-27 14:11
                忽然,一个鬼魅一样的人影,从天空飞过,落到陈晨宸的身前。

                他既似人,又似鬼,白发苍苍,身体瘦得就像是骨材,嘴里发出“喈喈”的笑声。

                嘴巴张开,竟然将十位圣土掌教打出的神通,全部吞入腹中。

                将神通吞进嘴里之后,他的身体立即变成赤红色,就像是被烧红的铁块,发出“噼啪”的声音。

                半晌之后,那些神通就被他炼化,重新转化为元气。

                “嘿嘿!圣土掌教就这点修为吗?”心魔轻轻的抹了抹嘴唇,狰狞的一笑。

                十大圣土掌教虽然只是随意打出一击,但是,那种级别的力量也足够恐怖,少有人能够抵挡得住。更何况是将十大圣土掌教的神通吞入腹中?

                十大圣土掌教都微微一怔,盯着站在虚空的那一个老鬼,皆露出如临大敌的神色。

                青木掌教喝斥道:“何方妖孽竟敢到九天圣城作乱?”

                心魔露出两排黄牙,盯着青木掌教,道:“小子,退一边去,这里没有你说话的地儿!”

                青木掌教是何等身份?

                居然有人敢如此瞧不起他。

                “狂妄!”

                青木掌教的手臂一挥,空气中凝聚出上万片金色的树叶。

                树叶散发出金芒,比刀刃更加锋利。

                手臂一抖,金色树叶就像一片金色的刀雨,向着老鬼涌去。

                心魔的心脏位置,冲出刺目的血光,心脏就像魔鼓,发出“咚咚”的魔音。

                那些金色树叶立即静止在虚空,无法靠近心魔的身体。

                青木掌教冷哼一声,嘴里吐出一口真元,那些金色树叶立即凝聚在一起,凝聚成一株金色宝树,洒落下无数金色的光雨。

                心魔嘿嘿一笑,消失在虚空。

                再次出现的时候,心魔已经站在青木掌教的身前,一掌拍出去,将青木掌教打得倒飞了数百里远。

                青木掌教稳住身体,捂着疼痛欲裂的胸口,眼中露出几分凝重。

                “心魔!他不是被丑婆婆收服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陈晨宸盯着那一个苍老干瘦的人影,心中有无数疑问。

                “嘎嘎!陈晨宸,我们又见面了!”心魔笑道。

                “怎么会是你?”陈晨宸问道。

                “若不是我,你不是就已经被被人给干掉了?”心魔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12-27 14:12
                  察觉到心魔的强大,十位圣土掌教,立即站到十个方位,各自撑起一件强大的至尊器,将天地十方封锁住。

                  “那小魔头,果然认识老魔头。一起出手,将他们全部镇杀。”九墟掌教道。

                  心魔盯着站在十个方位的十个强大的人影,笑道:“老夫乃是天庭使者的侍者,你们说谁是老魔头?”

                  “满口胡言,天庭怎么会有你这样的魔头?”青木掌教沉声道。

                  九天阁主也没想到陈晨宸居然认识天庭的人,这小子的造化不小,居然有天庭的人庇护,让人羡慕。

                  这个时候,她必须要站出来告诫十大圣土的掌教,免得他们将天庭使者惹怒。

                  九天阁主亲自证实心魔的身份,道:“这位老先生的确是天庭使者身边的侍者!各位掌教,还不立即收起战器,这是想要与天庭开战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12-27 14:24
                    第710章传授欢喜禅

                    天庭使者的侍者?

                    得知这个消息,十大圣土的掌教的脸色大变,立即收起战兵,等待天庭使者驾临。

                    “陈晨宸竟然认识天庭中人,这些麻烦大了!”

                    各位圣土掌教的心中都生出一股不详的预感。

                    有天庭使者的庇护,还想再杀陈晨宸,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那一位骑着五彩神鹿的老真人,立即将“定山尺”收回。

                    “轰隆!”

                    原本万丈高的铜柱,立即化为一根铜尺,飞回老真人的手中。

                    这是一件古老神兵,从封神时期就传承下来,至少都是至尊皇器级别的宝物,是远古先民用来丈量大陆,定山河,锁地脉的神物。

                    “定山尺”被收走之后,陈晨宸立即恢复自由行动能力,

                    丑婆婆和天庭七公主从九天圣城中走出来,所过之处,那些修士全部跪伏在地,对她们行大礼,不敢抬头与他们直视。

                    “青木圣土掌教,项礼,拜见天庭使者!”青木掌教对着丑婆婆躬身一拜。

                    “阴冢圣土掌教,修师罗,拜见天庭使者!”阴冢掌教也跟着行礼。

                    ……

                    所有人都能感受到丑婆婆身上强大的力量波动,那绝不是真人级别的力量,而是超越真人的力量。

                    天庭,乃是整个大衍世界的主宰,别说是圣土的掌教,就算是五位世界之主也要遵从天庭的号令。

                    各大圣土的掌教,纷纷向丑婆婆行礼。

                    丑婆婆却看也不看他们一眼,走到陈晨宸的身前,一张苍老的脸缓缓抬起来,声音沙哑的道:“陈晨宸,你可愿成为神储宫的弟子?”

                    不远处的十位圣土掌教都抬起头来,眼中带着几分异色,盯向陈晨宸。

                    陈晨宸在看到心魔的时候,便已经猜到天庭使者很可能就是丑婆婆,所以,她的心头并没有惊讶。

                    丑婆婆见陈晨宸没有回答,便又道:“你身上的次神血衣是紫金皇主曾经的战袍吧?可惜啊!血衣粘上了一股来自归墟的邪力,那一股邪力正在影响你的心神,将你引向一条邪路。”

                    陈晨宸的目光冰冷,扫视着站在远处的十大圣土的掌教,淡淡的道:“在乱世之中,正道和邪路有区别吗?”

                    丑婆婆干咳了两声,笑道:“只要能够坚守本心,正道和邪路本没有区别,就怕你的心也被邪力吞噬,迷失在罪恶的深渊。”

                    陈晨宸沉默了许久,道:“婆婆的好意,晚辈心领了。我的心从来只属于我自己,谁也不能让我迷失。”

                    说完这话,陈晨宸便毅然决然的离去,并且带走了红孩儿和九天圣女,离开了九天圣城。

                    天庭七公主站在丑婆婆的身边,直皱眉头,很不高兴的道:“这人也太不识抬举了!婆婆亲自邀请她加入神储宫,这是何等殊荣,她居然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丑婆婆面带微笑,轻轻摇了摇头,道:“让她去吧!她心中的杀念未止,魔煞已经融入血脉,给她一点时间,我相信她能够从魔境中走出来。”

                    “若真的是归墟中的邪力,入侵到她的体内,以她现在的修为,真的能够从魔境中走出?”天庭七公主也听说过归墟,即便是在天庭的典籍上面,那也是一处远古禁地。

                    丑婆婆意味深长的道:“不用为她担心,有人会去帮她。再说,此人与我颇有渊源,以我对她的了解,她的心性十分坚定。”

                    ……

                    入夜,九天圣城中的一处密室。

                    密室的外围,布置着阵法。

                    青木掌教坐在一张宽大的石椅上,手捻白须,眼中带着锋利的光芒,道:“真是没想到,陈晨宸的背后竟然有天庭的人撑腰。这一次放她离开,将来肯定后患无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12-27 14:25
                      九墟掌教的影子映在冰冷的墙壁上,只有巴掌大小,像是站在一处遥远的虚空之外,声音无比飘渺的道:“据说,在北疆的时候,就曾有一只凤凰在庇护她,所以她一个没有身份背景的毛头小子,才能在凶险的北。疆一步步成长起来。如今看来,她之所以认识天庭的人,估计也和那一只凤凰有关。要不然的话,她一个从莽荒中走出的毛头小子,怎么可能认识天庭的大人物?”

                      阴冢掌教的影子,也映在墙壁上面,冷沉沉的道:“那小子居然拒绝加入神储宫,显然是对我们怀恨在心,心中的杀念未止,若是等她修为有成,肯定会找我们复仇。”

                      青木掌教点了点头,道:“那小子的修为虽然不高,但是,却有次神血衣,以我的修为也拦不住她,差点让她逃走。幸好老真人使用定山尺将她镇住。”

                      “她拒绝加入神储宫,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没错,若是她加入神储宫,我们根本无法除掉她。”

                      “对!趁她没有成长起来,必须抹杀在摇篮之中。这件事我会派遣人去办!”阴冢掌教道。

                      “次神血衣也并不是没有办法压制,老夫会让她知道,个人的力量,永远也无法与圣土抗衡。”青木掌教道。

                      若是将消息传出去,告诉世人,各大圣土的掌教在密谋对付一位年轻小辈。肯定没有人相信。

                      要知道,他们中任何一个人的年龄,都是陈晨宸年龄的一百倍以上。他们中任何一个人的修为,也是陈晨宸的一百倍以上。他们中任何一个人的身份,更是陈晨宸的一百倍以上。他们中任何一个人,只要一声令下,就能调动亿万人族修士,能够移山,能够填海,能够灭国,能够造成惊天动地的影响。

                      也只有至尊级别的人物,才值得让他们密谋。

                      但是,一个年轻小辈,却让他们产生危机感,让他们寝食难安,欲除掉而后快。

                      ……

                      浩瀚无垠的大荒,四周全是密密麻麻的参天大树。

                      其中一棵大树足有十人合围那么粗,被一根黑色的藤蔓缠住,就连树枝和树叶也被藤蔓缠绕。一颗参天大树竟然失去生机,变成一株枯木。

                      陈晨宸站在大树的下方,盯着那一株藤蔓,一言不发,像是在沉思,又像是领悟自然界的残酷。

                      从九天圣城离开之后,她便带着红孩儿和宝珠地藏进入大荒。她并不知道要去什么地方,但是,就好像只有这空无一人的大荒才最安全一样!

                      “晨宸,中土世界的那些圣土,绝对不会放过你。你为何没有答应天庭使者,进入神储宫,有天庭使者的庇护,他们便肯定奈何不了你。”宝珠地藏站在火堆旁,暖红色的火光,映在她的身上,将她雪白的肌肤,映出醉人的红霞。

                      陈晨宸的声音冷冰冰的道:“进入神储宫,便要受神储宫的约束。他们杀不了我,我也无法再去杀他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12-27 14:25
                        “他们?十大圣土的掌教真人?”宝珠地藏感觉陈晨宸真的变得有些不一样了,就连眼神都变得冰冷,让她感觉不到她身上的温度。

                        陈晨宸不答,继续盯着枯树和老藤。

                        红孩儿的手里捏着一柄铁剑,铁剑上面串着一只肥大的兽腿,一边翻烤着兽腿,一边流下口水,叫道:“杀吧!中土世界的那些老家伙一个个都太卑鄙无耻,最好全部杀光,一个不留。”

                        陈晨宸从乾坤镯里面取出一颗拳头大小的闪电龙元,丢给红孩儿。

                        红孩儿看到那一颗龙元,一双眼睛瞪得圆溜溜的,立即将烤兽腿放下,猛扑上去,将龙元接住,捧在手中,“陈晨宸,等我修炼成真龙,修为肯定突飞猛进,到时候,咋们一起杀去中土世界,让那些老头儿都见识见识我们的厉害。”

                        宝珠地藏却没有红孩儿那么开心,反而为陈晨宸感到担忧,道:“晨宸,你真的能够压制次神血衣上面的邪气吗?需不需要我帮忙?”

                        陈晨宸深深的盯了她一眼,然后,轻轻的点了点头。

                        两人静静的盘坐在月下,无比静谧。

                        红孩儿得到龙元之后,似乎也意识到陈晨宸和宝珠地藏将要修炼特殊的功法,便钻进丛林中,也不知躲到什么地方炼化龙元去了。

                        柔和的月光,洒落在宝珠地藏的身上,使她原本就白皙的肌肤蒙上一层细腻的玉蜡。

                        宝珠地藏手托佛珠,美眸涟涟,道:“欢喜禅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封神时代。那时,曾有一位大帝,名叫‘夜伽’,铸炼神体失败,导致心性成魔,杀戮佛教徒。”

                        “当时佛教之主,便派遣一位女菩萨去教化他。但是,那一位女菩萨使用种种方法也不能伏魔,最后,便以自身与夜伽发生肉体关系,在那一位女菩萨的怀抱中,夜伽顿时化解了一切恶念,心中充满爱,皈依佛教,成为佛教众金刚的主尊。”

                        “夜伽便是佛门中五大明王的主尊,那一位女菩萨便是明妃。两位佛门先师,是一起成佛。”

                        陈晨宸无奈道:“你觉得我现在就是当年心性成魔的夜伽?而你便是来度我的明妃?”

                        宝珠地藏道:“这是佛门典籍上面记载的真言!你穿上次神血衣之后,被邪气入体,心性成魔,与欢喜禅的历史十分相似,也许就是早就注定的天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12-27 14:2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12-27 14:2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12-27 14:2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12-27 14: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