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的羽毛笔吧 关注:3,236贴子:12,813
  • 36回复贴,共1

《游戏脑》【二章】350.在地下城从休息日寻求牛筋煮盖饭(酱油味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圣诞快乐,作者与翻译一同送上的圣诞礼物



回复
1楼2017-12-25 23:45
    350.在地下城从休息日寻求牛筋煮盖饭(酱油味)是否搞错了什么?
    好了,送妻子们出门后我去吃了早餐。
    一成不变的休日风景。
    今天从早上开始就要带酱油渣们去攻略迷宫。
    等有时间的话再去鞣皮店出货。
    不,应该先去邪教教会吗…。
    房间打扫完后。
    布兰也不情愿的回了店里。
    虽然让玛露卡休假了。
    但她好像要试做晚餐用的比尔。
    原来如此,今天是咖喱的星期六啊。
    早点干完活回家吧。
    我穿上铠甲去往中庭。
    没戴面罩。
    在走廊走的时候寮生们都空出道来。
    和酱油渣们在中庭里做完了柔软体操。
    「欧德,早啊。看,这就是我的铠甲。」
    他戴着锁子甲的头盔和金光闪闪的鳞甲。
    从头盔里只露出了刘海(本体)。
    真是灵性的家伙啊。
    「哦哦,漂亮的甲胄呢。」
    「不愧是公爵前,有钱人就是不一样。」
    「是呢。」
    这是经过战训和坚韧衬底的铠装乳型兄弟的感想。
    「同是公爵…。」
    为什么马尔科一脸苦涩。
    「欧德的铠甲很帅呢」
    「噢,对吧。费尔波。我这可是为了这天花了三天时间做的铠甲啊。」
    我举起左手带小盾的臂铠。
    是在冲撞的时候有机关可以露出利爪的魔法臂铠。(当然不是靠魔法驱动)
    小盾里装着支架,上面固定着前端尖锐的像雪撬尖端小钩一样的东西和很平凡的不锈钢棍身。
    将来我打算往上面附魔像是电击警棍一样的功能。
    之后,如果腿上能装左轮加农枪的支架就最好了。(墨羽:左轮加农,出自1988年日本动画《机动警察》的虚构武器)
    但技术上的问题很多。
    「三日…。」
    亚历克斯惊了。
    但是,乳型兄弟还是苦着脸。
    「欧德,你脖子周围全是空当啊?」
    「要害不是暴露了吗。」
    「不,本来打算底下穿点的皮盔或是锁子甲护头的,但还没做好。」
    「是吗。那就好。」
    再以刺剑为中心的王国剑术里,他们看我的铠甲就像是把最致命的要害暴露出来一样。
    但是,活动关节如果也装甲化了,那就成了动作迟钝的铁罐头了,翔酱时代的铠甲为了对抗远距离武器的攻击,铠甲的设计重点放在了正面装甲和灵活性上。
    「嗯—,我的铠甲最寒碜呢。」
    「弟弟啊,毕竟是价格1枚金币的铠甲。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没错哦?就算是换下来的,这种程度的东西也很难用1枚金币就买到哦?」
    「感谢迪尼克吧。这么便宜我都想买10件带回家了。」
    费尔波穿着老旧的青铜铠。
    旧王国军的准备虽然老了些但是好东西,留着可以自己添加金属护具的扣子。
    说实话,如果净挑重的铠甲买,穿着去战斗,简直就是在自杀。
    还未能熟悉的的笨重会让使用者不堪重负。
    经常会发生掉进坑里的事,是把双刃剑,不推荐新手来用。
    但这青铜铠更近似于胸铠。
    虽然很难防住剑,但如果对手只拿着钝器还是够用了的。
    「努力攒点钱!!」
    「费尔波。如果素材齐了应该能做出好东西吧。但你别忘了此行目的是战斗训练而不是赚钱。」
    「知道啦。欧德。」
    「没错啊?弟弟啊。如果被钱迷了眼可是会产生不愿得到的结果的?」
    「没错呢,我来试试这把剑(家宝)。」
    「盖鲁,不对吧?欧德不是说了那把剑是随便用的剑吗。」
    「我还没战斗过。」
    不高兴的约翰和闹别扭的亚历克斯。
    「那么,诸位。都准备好了吗?」
    「「「噢!!」」食粮也完备了。」
    全员都加上好友后**作起转移板。





    我们来到了满是灰尘的迷宫安全地带。
    「光啊。」
    用魔法照亮室内。
    桌子上和墙上的结界魔法板在正常的运作着。
    看来,这间房间的安全得到了保障。
    「好,准备一下。我来打扫下这间房间。」
    我利索的带起面罩,用清洁魔法去除房间里的尘埃。(呼—哈—呼—哈—)(墨羽:额,吧友考究,这是出自《星际前战》达斯·维达的面罩)
    落下来的尘埃用土魔法固定化。
    虽然先弄干净了一遍,但风化的石壁上还是源源不绝的落下尘埃。
    要刷上墙面漆吗,还是做台空气净化器…。
    酱油渣们把提灯点亮,互相确认着铠甲的皮扣扣紧没。
    亚历克斯带上了半面盔。
    准备完成了的样子。
    「欧德厉害啊,那铠甲真帅。(在帅的意义上)」
    「没错吧。亚历克斯。」(呼—哈—呼—哈—)
    我挺起胸。
    「不,不是那个意思。」
    「欧德。被魏亚特公爵家的人夸赞衣服可不算一件长脸的事哦?」
    「喂,约翰还有盖鲁。这种东西只要能在战场上让对手害怕那就是最帅的了。」(呼—哈—呼—哈—)
    「没错哦?只要够吸引眼球就是最棒的了。」
    不,亚历克斯。在战场上吸引眼球不等同于想被集火吗?
    嘛,以高机动型的亚历克斯来说,说不定能做出鬼一般的闪避呢…。
    「嘛,可怕也算是一种呢…。」
    「嗯,如果对峙的话做噩梦都会梦到呢。」
    「马尔科、费尔波。没错吧,很帅对吧?」(呼—哈—呼—哈—)
    「嗯,嘛算是吧。」
    「嗯。是很帅吧?(在恐怖的意义上)」(墨羽:亚历克斯和费尔波审美的不同)
    「好,看你们都准备好了。那就出征吧。」(呼—哈—呼—哈—)
    「「噢!」」
    我们探查着气息,慢慢的推开门。
    走廊里什么都没有。
    不,走廊这个词有点不恰当。
    我的紫外线滤镜看到墙上的恶魔表述增加了。
    它们也进化了。
    不会错了。
    的确这迷宫是新进化来的。
    就如同果蝇的黑暗环境实验。
    虽然里面的不是猩猩而是牛就是了。(墨羽:前者果蝇的实验应该能查到,后者猩猩应该指的是电影《猩球崛起》)
    我快速在以前的笔记上追记。
    「怎么了?欧德?」
    「不,没什么。马尔科,去前面吧。威233」(呼—哈—呼—哈—)
    「哥哥,感觉好刺激啊。」
    「对呢,久违的实战。」
    「指头都响了。」
    「我想试试欧德给我的剑。」
    「这次换我来打倒了哦?」
    「「「威———233333」」」
    大家都开了威。




    走到迷宫深处。
    来到了那个大房间门前,但状况还是没有变化。
    温度降下了许多呢。
    再怎么说都该凉了吧?
    「欧德?要打开吗?」
    高个子的约翰问我。
    乳型兄弟想当前锋呢。
    虽然我有换位置的打算,但还没战斗不好切位置。
    我想了想还是先算了
    「不,等回来的时候再开。」(呼—哈—呼—哈—)
    感觉光是回收里面的东西就能耗掉我这一整天。
    我们警戒着前进。
    来到了分岔口前
    能听到漆黑的前方传来魔物粗重的鼻息。
    一股牛头人的臭味。
    『欧德,前面有什么在?』
    盖鲁低声说。
    『恐怕是牛头人的上位种。拿着铁棒。』(呼—哈—呼—哈—)
    『喂喂,一上来就是这个啊?』
    『我这次还是退回预备队吧。』
    为什么刘海选了面壁“哼鼻歌”呢。(墨羽:秒怂的亚历克斯)
    『马尔科。如果不打倒就不能继续前进了。亚历克斯放心吧,你来做前卫。别接下铁棒哦?会被拍成肉饼的哦?』(呼—哈—呼—哈—)
    『那么就是由我(约翰)和亚历克斯来当前卫了呢?』
    『我该做什么?』
    『盖鲁你如果看到亚历克斯被击倒了就顶上去,为我治好亚历克斯争取时间。』(呼—哈—呼—哈—)
    『了解。』
    『我就一定会死吗?』
    刘海真烦。
    『那么我们用魔法支援吧。』
    『哥哥我会加油的。』
    『马尔科、费尔波,那家伙还会用铁棒防御。用石弹时产生的破片会伤到自己人。小心使用。』(呼—哈—呼—哈—)
    『『了解』诶~,那我该怎么办?』
    『弟弟啊。动动脑筋。』
    『嗯~。在接近战之前用,等乱战的时候换成水系?』
    『脑子转的挺快的啊费尔波。』(呼—哈—呼—哈—)
    『回答正确。弟弟。』
    『都谈好了吗?上了哦』(呼—哈—呼—哈—)
    『『『噢』』』
    亚历克斯和约翰前头开路。

    在岔道前黑色的牛头人鼻息粗重的站在那。
    「哞゛、哞゛哞゛~!!」
    好像发现我们了。
    架着铁棒警戒着朝这边慢慢走来。
    「索多玛!」
    费尔波用魔法发出的石弹被黑毛牛头人用铁棒拍下来了。
    以棒球的要领。
    「诶?骗人?」
    「水锤术!」
    马尔科也咏唱起了魔法,但牛头人也撑过了。
    「不、不管用啊!欧德。」
    「费尔波,别往那么明显的地方打啊。选它不能同时迎击你和马尔科攻击的时机用。」(呼—哈—呼—哈—)
    「明白了,上了哦弟弟。我来牵制它。」
    「了解,哥哥。」
    前卫的刘海他们弓下身子守在原地。
    距离牛头人走进剑的范围内还剩两轮魔法攻击的时间。
    最后两轮最好能尽量打出点伤害来。
    马尔科的水刃术后紧跟着费尔波的石弹。
    「唔哞゛!」
    牛头人顶住了水刃。
    用铁棒击落了紧跟而来的石弹。
    「呼゛゛哞゛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黑牛头人疼的铁棒掉了倒在地上。

    啊啊,自打球吗…。这就疼了呢。(墨羽:自打球指的是棒球打者击中球后,角度不对球打中了自己)
    费尔波的石弹插在了它右脚脚背上。
    「诶?」
    「干得漂亮费尔波!敌人动不了了!!全员突击!」(墨羽:我仿佛看到了女神异闻录5)
    「诶—」
    「喂喂」
    大家一起揍黑毛。
    站不起来就算是围殴了。
    亚历克斯给了它最后一下。
    「干的不错,亚历克斯,初次战果哦?」(呼—哈—呼—哈—)
    「不,总觉得和想象中的不一样。」
    「是吗?我觉得是一场精彩的战斗哦?」
    看着怃然的亚历克斯,盖鲁一边确认着剑刃一边说道。
    这是我配发的用完就丢的剑,他尽快试了下呢。
    「nice呢。亚历克斯。」(呼—哈—呼—哈—)


    回复
    2楼2017-12-25 23:46
      「“nai”是什么?」
      我无视马尔科的提问,把黑牛头人和铁棒收纳起来。
      铁棒重的不像是给人用的。
      应该有8Kg吧,纯铁制的,用来当素材不错。
      「费尔波,时机正好呢。瞄准即死的要害对方也会警戒吧。先让对方难以动弹算是一种诀窍,但也有很多种方法,这次是瞄准了脚吧?瞄准膝盖或者关节也可以哦。」(呼—哈—呼—哈—)
      「诶?诶嘿嘿嘿嘿。」
      被我夸奖后费尔波害羞了。
      「碰巧做到的吧。」
      「哥哥,但我明白了。下次应该能瞄好的。」
      「没错呢,下次让我回归前卫吧。」
      「不,盖鲁,还早点了吧。」
      前卫之争开始了呢。
      噢,虽然是在迷宫里,但气氛真是糟透了。
      「下次多分配点前卫。恐怕对手也是多位。」(呼—哈—呼—哈—)
      「是吗?欧德?」
      「啊啊,恐怕是这里的定式呢。虽然没有确证」(呼—哈—呼—哈—)
      「「「了解。」」」



      好了,在岔道处我们选择了留在本阶层的路,
      前方有三头牛头人在巡逻。
      牛头巡警蜀黍呢,还拿着警棍。

      『在这迎击复数敌人。全员用魔法齐射。各自使出最大魔法。』(呼—哈—呼—哈—)
      我们在伏击地点等着。
      伏击自然要压低声音。
      『欧德你呢?』
      『我只是发令而已。』(呼—哈—呼—哈—)
      『是吗,那就好。』
      不知为何亚历克斯松了口气。
      『了解,但为什么?』
      『在这里浪费太多时间敌人会有增援的。一上来就用奇袭先削减敌人数量。』(呼—哈—呼—哈—)
      『这样啊…。』
      『了解。』
      『我来试试瞄准要害。』
      『是呢,奇袭的话就不会留给敌人防御的时间。』(呼—哈—呼—哈—)

      等了几分钟,有以前方一头,后方两头的集团(三人队)过来了。
      『来了,欧德』
      『再等等,等它们回头的时候偷袭后背。』(呼—哈—呼—哈—)
      大家无言的点了点头。
      『上!』
      和把屏住的呼吸吐出来一起。
      全员跳出坑道用各自的得意魔法往牛头人后背招呼。

      「呜哞—————————!」
      背对着这边的两头牛头人被秒了。
      受伤的最后一头牛头人回过来头来,挥舞起棍棒。
      还没进入剑的范围。
      「索多玛!!」
      费尔波的石弹插进了牛头人兜裆布的中心。

      「呼哞゛哞゛哞゛哞哞哞哞!」
      滚来滚起被断子绝孙的牛头人,直击中蛋了呢。
      「噢。」
      「看起来很痛的样子。」
      「真够狠毒呢费尔波」
      感觉蛋碎了。
      爆蛋呢。
      约翰报以武士之情给了它一个痛快。
      我赶紧收纳起三头牛头人。
      「弟弟,发动的真够快了呢。」
      「嗯,从那次之后一直在练习。」
      第一发就不留情面的费尔波石弹扎进了牛头人的后脑勺。
      击碎了颅骨直击脑髓。
      「费尔波。威力也高了很多呢。」(呼—哈—呼—哈—)
      「嗯—,不知为什么?索多玛的魔法就算不唱咒语也能用的样子。偶尔还会失败就没再省了…。只不过,连射的时候下一次发动也会提前准备好。」
      「弟弟啊。为什么水球术你就连射不好,而索多玛就能呢?」
      「我也不知道。总感觉…。做不出来。」
      「嘛,谁也都擅长和不擅长的东西。想要学分的话,之后再追赶练习就好。但如果没学会,遇上火精(沙拉曼达)和史莱姆的时候可是会很辛苦的哦?有觉悟了吗。」(呼—哈—呼—哈—)
      「火精…。」
      「真的有吗?欧德。」
      「这洞窟里应该是没有的…。以后可能会遇到吧。」(呼—哈—呼—哈—)
      既然是恶魔当然会留下恶魔的把戏。


      回复
      3楼2017-12-25 23:46
        over


        回复
        4楼2017-12-25 23:46







          回复
          5楼2017-12-25 23:48
            圣诞快乐,辛苦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7-12-25 23:52
              辛苦了,謝樓主的聖誕禮物
              作者難得篇幅這麼長


              回复
              7楼2017-12-26 00:11
                到现在我还是搞不清酱油渣们之间的关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12-26 01:16
                  圣诞快乐,话说送妻子出门是什么鬼?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12-26 01:20
                    黑武士降临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7-12-26 01:38
                      必杀 碎蛋


                      回复
                      11楼2017-12-26 02:50
                        dalao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12-26 03:06
                          呼哈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12-26 09:12
                            要害直擊這段233,醬油渣的行事完全被歐德同化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7-12-26 10:12
                              這標題梗感覺能玩到這地城結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12-26 19:49
                                I am your father。no~~~~星戰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12-26 23:22
                                  翻译辛苦
                                  再来冥府点数又要增加了 哈


                                  回复
                                  18楼2017-12-26 23:55
                                    爆炸吧 萝莉控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9楼2017-12-27 11:57
                                      哇....這肯定是作者的「剩蛋劫」怨念...
                                      太兇殘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12-27 14:50
                                        凌晨追翻至此,爽~
                                        不过一直想不出所谓鬓角牛角包是个什么发型……脸两侧鬓角部位垂下两个螺旋的那种?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01-13 0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