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用吧 关注:4,750贴子:262,404

[军师]新人发文《水浒红颜》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自从看了水浒以后就喜欢军师,那个足智多谋的男子,最后却死在了宋江墓后的树上。我想给吴用一个不同的结局。。。女主穿越,不喜勿喷。
军师帅帅镇楼图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12-25 20:01
    穿越。。。
    我叫李姝寒,是个水浒迷,至于迷谁呢?当然是我家帅我一脸血的菌丝啦,我是做梦都想穿越啊!!啊啊啊!!!
    得,老天爷我谢谢你,让我如愿以偿。。。
    “姝寒啊,都12点了,你到了没啊!说好的10点去了哪里???”这是我的闺蜜郭幂
    “我晓得啦,我快。我看见你了”我刚说完就瞥见了一个长发mm,我正蒙着呢,只见那长发mm笑着过来伸手就赏我一巴掌。。。“郭幂你要死啊!”我拿下他的爪子。“说好10点哪去了?现在都12点了!不是我说李姝寒我也是服你了!见自己偶像都能迟到两个小时!”我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我其实早就出门了,结果走了一半发现没带门票,又回去拿的,回来的路上又堵车。。。”“好了好了,我们进去吧。”话说他那关爱****,从我做起的眼神是肿么回事。。算了不管了,匆匆追上郭幂,二人就进了水浒大寨。
    “幂幂你看,忠义堂!”我叫住无头苍蝇似的郭幂。
    “进去吧!”我和郭幂进入忠义堂,就看见了一面面黄色的大旗有“小李广,花荣”“豹子头林冲”“吴用呢?”我一边看一遍找,水浒一百单八将的结局一直在我脑子里挥之不去。。。看着这一面面的大旗,李姝寒心中五味杂陈。。不由得摸起一面大旗,两滴眼泪落在上面“姝寒你咋啦?怎么哭啦?”郭幂看着我的眼泪,一脸懵。。“幂幂,我想改变他们的结局。。我不想他们死的那么惨。我。。我”我哭的泣不成声“姝寒你傻啦?他们只是施耐庵创造出来的,别想了。”她默默我的头以示安慰“不!是有的!我告诉你!梁山就不应该招安!以他们当时的能力,反朝廷根本不是问题!我跟你说!不管是哪位皇帝,他们的皇位下都埋着无数人的骨血!”我有些偏激,许是被悲伤冲昏了头脑。郭幂看着我认真的样子一言不发。
    晚上。。“我就说该早点回来”郭幂看着我一脸的恨铁不成钢。我不说话。这是,天空下起雨来,把我俩淋了个透心凉。“屋漏偏逢连夜雨”我嘟囔一句,牵着郭幂的手就慢慢的向前走,越走越不对劲,这是哪?“汝真的想穿越?”一个苍老的声音在我头上响起“你是谁”我问,别再遇上个鬼“我是罗真人,你该不会不知道我吧?”我点点头“知道,公孙胜的师傅”我回答到“你刚问我要不要穿越?”罗真人点点头“要!”我几乎是毫不犹豫“好!不过,我要她!”他指了指郭幂,“我?”郭幂一阵疑惑“你要跟了我,我就让她穿越”我看着郭幂,郭幂盯着罗真人,罗真人看着我。。。“好!”郭幂回答道。“幂幂!”我一阵感动,有你这等闺蜜,此生足矣。“行了,郭幂跟我走,你,去你该去的地方吧!”说罢,他手一挥我便失去了直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12-25 20:32
      欢迎新人!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12-25 21:18
        接楼上欢迎新人有时间帮我去我的帖子里顶贴哟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7-12-25 23:29
          林姝寒???
          当李姝寒再次醒来的时已黄昏,即将落下的夕阳所发出的光透过窗子照在人身上,暖暖的,十分舒服。李姝寒环顾四周,整个屋子装饰的十分淡雅别致,特别符合李姝寒的审美观,她自床上缓缓坐起,伸了个懒腰,舒服的哼唧了一声,这时,进来一个英俊魁梧的男子,那男子大概三十出头,生的豹头环眼, 燕颔虎须,身长八尺。不错,此人便是林冲“妹子,可好些了?”李姝寒一脸懵“叫我啊?”“不叫你叫谁”他大方的赏了我个白眼。我挠挠头“睡蒙了”他来到我面前,摸摸我的头“妹子,是哥没用,哥没保护好你,让你受高衙内那鸟人的侮辱。今日若不你会点功夫,哥,无颜面见爹娘啊!”“虾米?”我睁大眼睛,就是说,今天不是我嫂子。。。而是我?高坎!行!敢惹你姑奶奶我,哼!等下,嫂子嘞?书里说嫂子可是个大美人儿,电视剧里也是不差的!“哥,我嫂子呢?”我恭(猥)敬(琐)的问。“呦,我这还没进门呢儿就听见姝寒叫我,难得难得啊!”人未至,声先到。我顺着声音看去,不由得看呆了,只见那妇人 ,一绺靓丽的秀发微微飞舞,细长的柳眉,一双眼睛流盼妩媚,秀挺的瑶鼻,玉腮微微泛红,娇艳欲滴的唇,洁白如雪的娇靥晶莹如玉,如玉脂般的雪肌肤色奇美,身材娇小,温柔绰约.好一个绝色美女!“姝寒?姝寒?”那美人儿叫我“啊?”我还沉浸在抹倩影里无法自拔,突然感觉头上一痛,抬头就看见了自家哥哥似笑非笑的瞪着自己,好!行!你瞪我是吧?我也瞪你,看谁瞪的过谁!我瞪!我瞪!我瞪!瞪!瞪!终于………我受不了了
          “喂!快眨眼呐!”
          “为什么?”
          “因为我撑不住了”
          “你撑不住凭什么要我眨眼?”
          “因为你是我哥,你长的比我好看”我默默的在头上竖起一根手指头
          “话说……你头上的猪爪子是肿么回事…”
          “林冲!”
          “作甚?”
          “哥~哥哥~眨一下嘛~伦家求你了啦~”
          “那你还敢一脸色相的盯着我媳妇儿,我错了,我不该担心你……你比高衙内还色……”
          “林冲!你个小心眼”

          “我认输!”我一嗓子喊出来给林冲吓一跳,随即扬起一抹得意的笑,只见我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而响叮当之势,“mua”的一下就亲在了嫂子的左脸上,毕竟这才是我真正的目的,又见我哥那如同锅底灰般的脸,心里止不住的得意,飘了的感觉“你等着”他冲我撂下这句话,拽着嫂子就走了“去哪儿?”可怜的嫂子啊,一直没反应过来。。。林冲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洗脸”“林冲!你去死吧!”我大怒!却见他早已带着他媳妇儿离我渐行渐远。。。我没有忽略他嘴角挂着的笑,其实这样。。。。也挺好。。。
          “不知道幂幂肿么样了”是夜,我吃完晚饭往床上一趴,想着来时的那天。。。“那老家伙我看笑的一脸猥琐,不会对幂幂做些什么吧。。。”此时被念叨的两人“啊切!啊切!”谁说我啊,郭幂摸摸鼻子“你在做什么?”郭幂回头看见一道人 生得一双杏眼,落腮胡须,身长八尺,相貌堂堂。此人便是公孙胜,道号一清,江湖人称入云龙。“公孙胜?”这是郭幂的师兄,自从和罗真人回来后就和他迅速的打成一片“你在想什么?”他问“在想一个朋友。”郭幂答道“李姝寒?”公孙胜一脸的漠然,倒是郭幂十分震惊“你怎麽知道?她在哪儿?他过得好不好?”公孙胜看着眼前这个向自己扑来的女子,忍住想一巴掌把他拍死在墙壁上扣都扣不下来的冲动“你天天姝寒长,姝寒短的,谁不认识啊”郭幂低下头“她想改变这个世界,可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强力改变,不得善终。。”公孙胜的这一句话,坚定了郭幂的一个信念“我!要!阻!止!李!姝!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12-26 20:15
            郭幂下得二仙山,姝寒痛打高衙内
            “我要下山!我要下山!放我下去!”自从那一夜和公孙胜聊完以后郭幂越来越不放心李姝寒,那小妮子,脾气可倔呢!她决定的事,别说九头牛了,就是九十头,也拉不回来!“我要下山!!!”郭幂大吼一声“老罗,你个不要脸的!说什么穿越!穿***啊!把我框到这来就算了,还不让我下山!长得辣么猥琐还非得穿什么白衣飘飘装什么仙风道骨啊!呸!让我下去!有本事你别锁我!看咱俩谁打得过谁!”公孙胜站在郭幂的屋前听着屋内的小女人连珠串的骂!哭笑不得的理了理衣服,刚要进去就听见郭幂又说“还有那公孙胜,就是个老狐狸,不不不,小狐狸!把门给我开开,让我下去!我要见姝寒!”公孙胜终于忍不住了,一脚踹开门就进去了,是的你没看错,是踹!“你说什么?”公孙胜阴恻恻的站在郭幂面前。看着公孙胜和煤炭一样黑的脸决定。。。装傻!(你个怂货)
            “谁呀?”
            “你!”
            “我干啥啦?”
            “你说呢?”
            “谁呀?”
            “你!”
            “我呀!”
            “啊!”
            “干啥啦?”
            “你***一边去”
            看着公孙胜气的七窍生烟的模样,郭幂这个高兴啊!心想“小样儿,跟我玩儿,玩不屎你,气屎你!”才这种小段子就受不了了。。。“本来,我还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现在?我不想说了”说着别过头去“公孙胜你个傲娇货!你说不说?”前者一脸鄙视,后者一脸不屑“你要是再不说,我就……”“就怎样?”话还没说完就被公孙胜给打断了。。。“我就……”郭幂一边说一边打量着公孙胜,“也没神魔值钱的东西。。。”突然郭幂眼睛一亮,公孙胜的胸前一条白色的流苏,郭幂一把抓下它,定睛一看是一块上等的羊脂玉佩,啊~公孙胜,这是你身上最值钱的动西了吧,牛鼻子老道,赔死你!公孙胜急了,要去夺玉佩“还给我,要不是你一介女流,贫道动动手指,你连你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快还我玉佩!”郭幂煞有其事的点点头“还你也中,不过。。你得带我下山!还要告诉我你的好消息!”公孙胜无奈的点点头“好!大名府的梁中书为了讨好当朝太师蔡京,索罗了十万贯财富,名曰生辰纲,每年都会找些绿林好汉来押送,但屡屡被劫,所以…”“所以,你想劫了那生辰纲!”公孙胜看着郭幂眼里闪过一丝欣赏“不错!而且,你不是要下山吗?走吧”郭幂高兴的手舞足蹈可是“老罗同意吗?”刚说完头顶就想起一道声音“去吧”公孙胜戏谑道“同意吗?”“。。。公孙胜你丫去屎吧!”收拾了包袱就下了二仙山。
            再说李姝寒哦不林姝寒,每天啥事儿都不干成天盯着自家嫂子看…给林冲气的啊!想他林冲一个响当当的汉子,自己的妹子却。。。“相公,这几日我看姝寒一直盯着我,会不会姝寒她”林娘子在林冲耳边低语几句。。。“为夫去试试她。。。”于是,林冲找了十多个貌美的女子,浩浩荡荡的赶往林姝寒的房间“哥,你这是………林冲!你居然要找小妾!还要我帮你挑!我和我嫂子关系多好你不知道吗???”林冲听完尴尬的对姝寒说“你觉得哪个好看?”“我???”我一脸懵,我看着面前一个个的小姑娘“这个!”我指向一个身穿鹅黄色衣裙的女子。那女子羞涩的对我服了服身,给我雷的啊!“你到底要干嘛?”我盯着林冲“哥…………把他许给你,可好?”“我去!你想啥呢?你妹我是正常的!!撤!”说完我头也不回的就走了。。。“死林冲!烂林冲!敢说我。。。。。。”“呦,小娘子,还认识哥哥我吗?”我正骂着我那无良哥哥呢,就听见一个欠欠的声音,我一转头,就看见一个猥琐男。。。“高衙内?”那猥琐男点点头“我去!”“小娘子,自从上次一面,哥哥我可是日日想,夜夜思啊”说着就勾上了我的下巴“高坎!”我大怒,摆开阵势,一拳就打下了高坎的门牙,我气急,一拳拳的往高坎身上打而他的下属早已看呆了“谁敢上前!下场和他一样!滚!!!”我将高坎丢给他的下属,他们扶着高坎,慢慢的回了高府“你给我等着!”我讽刺一笑,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12-27 20:33
              剧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12-27 22:31


                回复
                8楼2017-12-27 23:22
                  刚刚听了我一同学的建议。他说我写文太赶,没有其他人描写的那么细腻。。以我这种写法根本表现不出这些好汉原有的形象。。。你们说呢?。。。要不。。。我改改文风?


                  回复
                  9楼2017-12-27 23:25
                    我总是感觉,自己不是在塑造一个人物而是在讲述一个故事,字里行间没有一点点感情。。。就像一个人只有躯壳没有灵魂。。。行尸走肉般。。。该肿莫办啊啊啊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12-28 19:44
                      这样,先走一波剧情。。。大家帮忙点评点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12-28 19:45
                        楼主几年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12-28 20:32
                          林冲持刀误入白虎堂,姝寒毁容林娘子身亡
                          高衙内蔫蔫的回了高府,整日长吁短叹“这么美得小娘子,却连碰都不让碰!本衙内神魔时候缺过女人。我看上她是她的福气!哎呦!!”高衙内半躺在榻上,手里把玩着玉佩“诶呦~谁惹我们衙内不高兴了~让我来猜猜,你是因为今日那小娘子,是也不是?”一个和高衙内一样骚的男子进来扯着那公鸭嗓欠欠的说。那高衙内见他说中自己心事,两眼放光“你叫什么名字?可又什么办法?”那男子道“小人富安,只为衙内排忧解难。至于这办法吗。。。”富安和高衙内一阵耳语,听的高衙内连连称妙“你小子若是办成了这件事,你就是我干儿子!”那富安大喜“多谢衙内!”
                          林姝寒在街上逛着,突然看见自家哥哥也在逛集市,林姝寒一想到他把自己认为是那啥,就想在他身上戳108个剑窟窿。。。正想着,就看见林冲已经向她走了过来“还生气呢?”“……”“别气了,哥给你买好吃的还不行吗?”“……”我是那种为五斗米折腰的人吗???我是那样的人吗???(你不是吗???)林冲刚要开口说话就看见一个男子背着一把刀,刀上插着草标,看来是要拿来卖的“唉!”林冲叫住那人“爷,您要买刀?”那人道。林冲点点头“卖多少?”“200贯”“不还价?”“绝不讲价!”“好!就依你!”给了那人银钱,转身就来到了我身边,像献宝似的拿给我“我看你一个女儿家虽会些功夫但始终是没有个武器,这把刀轻巧,最适合你,别看它块大却是把难得一遇的好刀!今日赠与你,别生气了?啊?”我抬头看林冲一脸歉疚,也有点不好意思,毕竟,谁让我总盯着人家媳妇看呢。我接过刀 ,那刀果是把好刀,但见:如镜般的刀身冷气森森,刃口上高高的烧刃中间凝结着一点寒光仿佛不停的流动,更增加了锋利的凉意。“好了好了,我原谅你了!以后记住!你!妹!我!是!正!常!的!”他点点头,伸出手摸摸我的头“林大哥!你在这啊!可真让我好找啊!”来人一袭青色虞候衣袍。“陆谦?你找我做什么?”林冲问,林冲的这句话也确实是让林姝寒吃了一惊,,他是陆谦,那么,现在是“林冲误入白虎堂!!!”我这笨脑子,怎么不顾剧情了!“高太尉说,有件重要的事情要找林教头,请你带刀去找他。”“好!”说罢拿起我得刀就要走(那是我的!!)我正要阻止他,突然,一个神魔东西打中了我的嗓子,喉咙里一阵火辣辣的疼,顾不了那么多了,我匆忙跑到林冲身边,张开嘴,却发现自己只能发出“呜呜”的声。我慌了,怎么会这样“哥你别去啊!不能去!”我大声叫,可是什么都说不出来!林冲看我这付样子,以为我是因为高衙内的事不想让他去“没事,哥去去就回,你也早些回去陪陪你嫂子!”说完就走了,我跌跌撞撞的跑向林冲,可是眼前的视线逐渐模糊,身子一软,就倒了下去。。。只是谁都没有看见的是,在旁边客栈的墙后,离开了一抹黑色衣裙。。。
                          -------------破庙----------------
                          “你说她没事儿吧?别再出什么事,这么美得小娘子我得不偿失啊!”“衙内,你就放心吧!我只下了一点。不会有事的。”“她家处理好了吗?”“不留后路!”“好小子!以后你就是我干儿子!高太尉的干孙子!”衙内?什么玩意儿?高太尉。。。高俅!。。那这个衙内。。高坎!他们要干什么,不留后路,他们对我哥哥嫂子做了什么?我想睁开眼睛,可是眼皮沉得很,死活睁不开。我听着他们的脚步声,心道不好,终于,我睁开了眼睛,看见高衙内一步步的向我走来,我猛地起身,一脚将他踢倒在地,乘机拔出他的匕首紧握在手中“好你个***,敢打我!我告诉你!你要是从了我,我会好好待你的。”“呸!”我那着匕首就向高衙内刺去!却没想到哪富安是个会功夫的,一时不查竟叫他将匕首夺了去,他转手一挥,我慌忙躲避,却还是教他刺伤了脸颊,我捂着脸,心中杀意顿起,我拉开决斗的架势,快步向前,手腕一番,富安手中得匕首,就又落到了我的手里,我不断的变换招式,不消片刻,哪二人就已经教我绑了起来“说!你们又在谋划什么坏事”我一脚踩在富安身上,那两个人早已被如此狠戾的我给吓破了胆“我…我…我叫衙内装病,扮给太慰看,太尉便设计让林教头去那白…白虎节堂。然后,再逼你嫂子自尽…放火烧了林府!好看叫你死心塌地跟着衙内!女侠!谢了不关我的事啊!都是衙内和太尉啊!女侠放过我吧!”他全盘托出“呸!败类!”我手起刀落,富安就以倒地咽了气了。“该你了!”由于和富安他们的厮打,再加上脸上的血痕,此刻的我,无比的瘆人。看高衙内的眼神越来越不善“你们陷害我哥哥!逼死我嫂嫂!死我嫂嫂一个,我杀你们一家!”说罢,高衙内也已倒地无声。。。顾不上处理衣衫上的血迹,我以最快的速度奔回林府,却还是晚了一步,此刻的林府,火光冲天,再无熄灭之可能。“高俅!!我和你势不两立!!今日之仇若是不报!我誓不为人!”拿出高坎的匕首,来到太尉府,看着牌匾上三个大字,林姝寒轻蔑一笑,一个飞刀,那牌匾应声而落。。。我从路边买了一个银白色的面具,戴在脸上,骑马直奔沧州地而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12-28 21:13
                            内个,至于女主为什么会在林冲走的时候说不出话来,后来在破庙却又说出来了,下章会提到。。。
                            大家先来评评这章咋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12-28 21:23
                              挺好的毕竟每个人文风都不一样。
                              那个啥提个小建议。
                              标点符号少一点。。看着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12-29 13:06
                                蟹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12-29 19:28
                                  楼主加油,dd,同时新人一个√【ps:我小学党是不是有点小啊><】
                                  附上热吧小姐姐的照片↓


                                  收起回复
                                  18楼2017-12-29 19:48
                                    好啦好啦,走一波剧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12-29 20:22
                                      生辰纲?
                                      林姝寒自从离开了东京前往沧州以来就一直风餐露宿快马加鞭的赶往东京,这不,这天她走到了一片岗子上,实在是酷热难当,却说是怎样的天气,但见一轮红日当天,没半点云彩,其实十分大热。“热死我了,权且歇歇再走罢。”林姝寒将手比作扇子,呼呼的往脸上扇风,可并无半点用处,连风都是热的。“什么破天气”我嘟囔道,这时我注意到见面不远处有一行八人正向我走来,这是?我在脑子里迅速的过了一遍剧情,这是?“智取生辰纲”不对呀,智取生辰纲里没有女的呀而且那女的怎么长的那么像郭幂呢?我正想着,只见那一行人已经向我走来领头的是一个大汉 ,但见他六尺五六身材,三十二三年纪,三柳掩口黑髯,头上里顶青纱万字巾,掩映着穿心红一点儿,上穿一领白布衫,腰系一条绢搭膊,下面青白袅脚多耳麻鞋,手里提条行秤。“晁盖”拿大汉听见我叫他,便快步向我走来“姑娘,叫我?”我点点头,他们朝我走来,这时我看见郭幂快步向我跑来,我也十分激动的抱住她“幂幂,幂幂”“我在我在,姝寒,你,你脸怎么了?”她看着我脸上的面具“划的”我满不在乎的说,她的眼里充满震惊连声音都颤抖了“怎,怎么,什么事啊,你要划自己的脸”我将高衙内的事告诉了她, 她一脸的不自然,勉勉强强的回到公孙胜旁边“你们,要。。。劫生辰纲?”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12-29 22:14
                                        今日,暂时先更这些,明天双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12-29 22:16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12-30 09:50
                                            顶啊~∩▂∩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3楼2017-12-30 10:23
                                              发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12-30 20:09
                                                智取生辰纲
                                                几人正说着,却见一个大汉手拿一口朴刀,脸上一塔青色胎记,不错,这大汉就是杨志,见杨志赶入来,九个人齐叫一声:“呵也!”都跳起来。杨志喝道:“你等是甚么人?”姝寒道:“你是甚么人?”笑话,姐姐最喜欢看智取生辰纲了,还怕你?杨志又问道:“你等莫不是歹人?”姝寒道:“你颠倒问!我等是小本经纪,那里有钱与你!”杨志道:“你等小本经纪人,偏俺有大本钱!”姝寒心里虽心之肚明却也不得问道:“你端的是甚么人?”杨志道:“你等且说那里来的人?”“我等九人是濠州人,贩枣子上东京去;路途打从这里经过,听得多人说这里黄泥冈上时常有贼打劫客商。我等一面走,一头自说道:‘我九个只有些枣子,别无甚财货。只顾过冈子来。’上得冈子,当不过这热,权且在这林子里歇一歇,待晚凉了行。只听得有人上冈子来,我们只怕是歹人,因此使这个兄弟出来看一看。”林姝寒说瞎话不眨眼道,杨志道:“原来如此,也是一般的客人。却才见你们窥望,惟恐是歹人,因此赶来看一看。”那九人道:“客官请几个枣子了去。”杨志道:“不必。”提了朴刀,再回担边来。
                                                老都管道:“既是有贼,我们去休!”杨志说道:“俺只道是歹人,原来是几个贩枣子的客人。”老都管别了脸对众军道:“似你方才说时,他们都是没命的!”杨志道:“不必相闹;只要没事便好。你们且歇了,等凉些走。”众军汉都笑了。杨志也把朴刀插在地上,自去一边树下坐了歇凉。
                                                没半碗饭时,只见远远地一个汉子,挑着一副担桶,唱上冈子来,唱道:
                                                “赤日炎炎似火烧,野田禾稻半枯焦。
                                                农夫心内如汤煮,公子王孙把扇摇!”“看来是白胜到了,这白胜好像最后出卖了吴用他们吧?”林姝寒这样想着,那汉子口里唱着,走上冈子来,松林里头歇下担桶,坐地乘凉。众军看见了,便问那汉子道:“你桶里是甚么东西?”那汉子应道:“是白酒。”众军道:“挑往那里去?”那汉子道:“挑去村里卖。”众军道:“多少钱一桶?”那汉子道:“五贯足钱。”众军商量道:“我们又热又渴,何不买些吃?也解暑气。”正在那里凑钱,杨志见了,喝道:“你们又做甚么?”众军道:“买碗酒吃。”杨志调过朴刀杆便打,骂道:“你们不得洒家言语,胡乱便要买酒吃!好大胆!”众军道:“我们自凑钱买酒吃,干你甚事?也来打人!”杨志道:“你理会得甚么!到来只顾吃嘴!全不晓得路途上的勾当艰难!多少好汉被蒙汗药麻翻了!”
                                                那白胜看着杨志冷笑道:“你这客官好不晓事!早是我不卖与你吃,却说出这般没气力的话来!”
                                                正在松树边闹动争说,只见对面松林里林姝寒等人,都提着朴刀走出来问道:“你们做甚么闹?”那白胜道:“我自挑这酒过冈子村里卖,热了在此歇凉。他众人要问我买些吃,我又不曾卖与他。这个客官道我酒里有甚么蒙汗药。你道好笑么?说出这般话来!”晁盖说道:“呸!我只道有歹人出来,原来是如此。说一声也不打紧。我们正想酒来解渴,既是他们疑心,且卖一桶与我们吃。”那挑酒的道:“不卖!不卖!”姝寒道:“你这鸟汉子也不晓事!我们须不曾说你。你左右将到村里去卖,一般还你钱,便卖些与我们,打甚么不紧?看你不道得舍施了茶汤,便又救了我们热渴。”我说的起劲,殊不知在我说着的时候,有一羽扇纶巾的书生看我的眼里充满了欣赏。那挑酒的汉子便道:“卖一桶与你不争,只是被他们说的不好。又没碗瓢舀吃。”吴用道:“你这汉子忒认真!便说了一声,打甚么不紧?我们自有椰瓢在这里。”只见小二和小七二人去车子前取出两个椰瓢来,一个捧出一大捧枣子来。七个人立在桶边,开了桶盖,轮替换着舀那酒吃,把枣子过口。无一时,一桶酒都吃尽了。晁盖道:“正不曾问得你多少价钱?”那汉道:“我一了不说价,五贯足钱一桶,十贯一担。”“五贯便依你五贯,只饶我们一瓢吃。”吴用说到,那白胜道:“饶不得,做定的价钱!”晁盖把钱还他,刘唐便去揭开桶盖,兜了一瓢,拿上便吃。白胜去夺时,刘唐手拿半瓢酒,望松林里便走。白胜赶将去。只见这边吴用从松林里走将出来,手里拿一个瓢,便来桶里舀了一瓢酒。那汉看见,抢来劈手夺住,望桶里一倾,便盖了桶盖,将瓢望地下一丢,口里说道:“你这客人好不君子相!戴头识脸的,也这般罗唣!”
                                                那对过众军汉见了,心内痒起来,都待要吃,数中一个看着老都管道:“老爷爷,与我们说一声!那卖枣子的客人买他一桶吃了,我们胡乱也买他这桶吃,润一润喉也好。其实热渴了,没奈何;这里冈子上又没讨水吃处。老爷方便!”老都管见众军所说,自心里也要吃得些,竟来对杨志说:“那贩枣子客人已买了他一桶酒吃,只有这一桶,胡乱教他们买吃些避暑气。冈子上端的没处讨水吃。”杨志寻思道:“俺在远远处望这厮们都买他的酒吃了,那桶里当面也见吃了半瓢,想是好的。打了他们半日,胡乱容他买碗吃罢。”杨志道:“既然老都管说了,教这厮们买吃了,便起身。” 众军健听了这话,凑了五贯足钱,来买酒吃。白胜道:“不卖了!不卖了!这酒里有蒙汗药在里头!”众军陪着笑,说道:“大哥,值得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12-30 20:11
                                                  还言语?”白胜道:“不卖了!休缠!”这林姝寒坐不住了,nnd这白胜484傻!这么认真可就不好玩了,无奈,林姝寒起身向前劝道:“你这个鸟汉子,他也说得差了,你也忒认真,连累我们也吃你说了几声。须不关他众人之事,胡乱卖与他众人吃些。”白胜又道:“没事讨别人疑心做甚么?”白胜!这脑子进了地沟油了吧!这时,吴用把白胜推开一边,只顾将这桶酒提与众军去吃。那军汉开了桶盖,无甚舀吃,陪个小心,问吴用借这椰瓢用一用。众人道:“就送这几个枣子与你们过酒。”众军谢道:“甚么道理!”晁盖道:“休要相谢,都是一般客人,何争在这百十个枣子上?”众军谢了,先兜两瓢,叫老都管吃一瓢,杨提辖吃一瓢,杨志那里肯吃?老都管自先吃了一瓢,两个虞候各吃一瓢。众军汉一发上,那桶酒登时吃尽了。杨志见众人吃了无事,自本不吃,一者天气甚热,二乃口渴难熬,拿起来只吃了一半,枣子分几个吃了。那卖酒的汉子说道:“这桶酒被那客人饶一瓢吃了,少了你些酒,我今饶了你众人半贯钱罢。”众军汉凑出钱来还他。那汉子收了钱,挑了空桶,依然唱着山歌,自下冈子去了。“我说,姑娘怎知吴用的计谋?还有,这面具?”林姝寒笑笑,将原文搬了出来“ 挑上冈子时,两桶都是好酒。几人先吃了一桶,刘唐揭起桶盖,又兜了半瓢吃,故意要他们看着,只是叫人死心塌地。次后,吴用去松林里取出药来,抖在瓢里,只做赶来饶他酒吃,把瓢去兜时,药已搅在酒里,假意兜半瓢吃,那白胜劈手夺来,倾在桶里。这个便是计策。 ”吴用看着林姝寒不说话,林姝寒了然,本来她就不甚在意容貌,拿下脸上的面具,众人看去,那是怎样的一张脸,原本白皙倩丽的脸上,一条触目惊心疤痕,那是杀高坎时留下的,不知道哥哥怎么样了呢。。。“姝寒。。”郭幂看着我的脸,声音止不住颤抖“怎么弄得?”我将我哥和高俅等人的事情告诉了他们,众人皆气不已,尤其吴用,跟泼妇似的,满嘴之乎者也的都骂上了!我看着生气的吴用,心里竟然有些甜蜜,这可是我最喜欢的人诶,他为了我,竟然不顾形象,都骂开了,我冲着吴用一个劲儿傻笑,以至于我忽视了郭幂眼里流过的一丝震惊和悔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12-30 20:29
                                                    梁山 真像
                                                    “学究啊,我们接下来去哪?谢谢钱财该怎麽处置?”晁盖问到,公孙胜打刚刚就不知道去哪里了,这会又不知道从哪窜出来了。。。“哥哥不必着急,至于这些银钱……”“自然是分与穷人”公孙胜话还没说完就让我给打断了,我想明白了,如果想改变结局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是:根本不上梁山,就这么各自生活。二是:推反皇帝!也就是夺位!但现在看来一是不可能了,只能是。。。夺位!那么首先就要培养自己的势力,阻止宋江上梁山!“各位哥哥,我觉得这些银钱应当分与穷人,我们既然是劫富济贫,那么如果这些钱我们自己分了又和那些打家劫舍的强盗有什么分别!那我们何苦制定这些计划?拿着刀把他们都杀了就是了?”我看着几人陷入沉思自是知晓他们的顾虑复又开口“小妹知晓大家在想什么,若是怕惹不必要的麻烦,我们趁夜里行动,大不了处理完这些事上梁山去罢了”我说完这些其他人都是同意这时郭幂上前去“哥哥,如果我们去了梁山可就真成了贼寇了”“这…”郭幂说完我看着晁盖有些犹豫,心里也是十分震惊,这是郭幂说的话?难道她不是和我一样知道这些吗?为何又?我不敢继续往下想,我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改变。。。“我哥哥林冲就在那梁山上,难道幂幂你的意思是我也是贼寇是吗?”我刚说完公孙胜就接口道“豹子头林冲??”我点点头“好!我们去!就按姝寒说的办!”说话的是吴用,我抬头看去他一双眼睛含笑看着我“现在这世道早已不太平,身份又有这么重要吗?”我冲他一笑,吸了吸鼻子(神魔鬼?)是夜,四个身影出现在了大街上,他们迅速的分发着手里的东西,寂寞的夜更衬出了神秘。
                                                    ————————客栈—————
                                                    “军师,你说没事吧?怎么还不回来啊?”我略带焦急的问,这吴用刚要开口却被郭幂抢了先“主意是你出的,你应该相信他们的能力,放心吧”我点点头,坐下用手按了按一直跳的右眼皮。“唉”“俺们回来了”四道声音齐齐响起在这房间内,林姝寒忙去迎接“终于回来了,事情办好了?”“放心吧,你呀就把心放在肚子里,都按你的话弄好了,我都仍到他们的院子里了”刘唐说。我高兴的一拍他的肩膀!“做得好!very good!”我一高兴就秃噜出这么一句英语把刘唐给整蒙了“啥啥啥?姝寒你没吃饱吗?啃什么骨头??”“噗…我不是要啃骨头very good 是“非常好”的意思不是骨头。哈哈哈”一时间众人都笑作一团,阮小七一直抱着刘唐“骨头,骨头…噗哈哈哈”这可把刘唐惹急了“笑笑笑,笑什么笑!那俺也会了听着啊very 够的”虽说发音不标准但也有所进步,吴用厉害“very good”不错,孺子可教也,以后多传授他几句哈哈哈!这一夜就在一声声的英语里过去了,第二天早上,我们收拾了包袱就前往梁山,一路上听的尽是夸奖我们的义举,虽说我不是总策划但心里仍是美滋滋的。终于,梁山到了,我们一行人来到寨门口,这时我看见了一个我很熟悉很熟悉的身影,我立马扑了上去,眼泪充斥了我的眼眶“哥!”那人一惊回过头“妹子?你怎么来了?我不是叫你照顾娘子吗?娘子呢?”我断断续续的说“哥哥…嫂…嫂子她…她让高俅害死了。呜呜”林冲一惊“你说她已经…”我点点头,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了他,他摘下我的面具,气红了双眼“高俅!此生不杀你我誓不为人!!!”哥哥将我们带到厢房住下,那王伦我们也见过了,嫉贤妒能一点也不夸张。。。我来到哥哥的房里,哥哥正在发呆,我知晓,他是在想嫂嫂,我走上前去拍了拍他的肩膀“哥哥,别想了,嫂嫂她……没事了昂”哥哥看着我不说话,我才想起我的事“哥哥,那天小妹看那陆谦眼神闪烁不定,知她定无好事,本想拦住你,可谁知喉咙一阵疼痛,然后说不出话来,后来有莫名其妙的好了??这是?”“你是被点了哑穴”郭幂走进来说到,我看向她,她拿着刀直勾勾的看着我,忽然,朝我跪下了??我忙拉她起来“幂幂?这是怎么了?起来说”她并没有起来只见她朱唇轻启“那日我与公孙胜从二龙山下来后就来到了东京,然后我看到你一个人独自在游玩,我就知道了一切。姝寒。。那天。。是我用石子打的你。”我十分震惊,我一直以为是。。没想到竟是郭幂,我看着她良久。。。谁都没有说话,屋子里的气氛瞬间降到极致。
                                                    “我不怪你。。。”
                                                    “姝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8-01-02 21:16
                                                      因为楼楼现在已经开九年级下册的课程了,所以不能每天更新了。。以后周二周五更。。绝对不会弃的


                                                      收起回复
                                                      29楼2018-01-03 21:59
                                                        八、火并王伦
                                                        林姝寒把郭幂扶起来,拉着林冲就去了后山,一路上他俩谁都没有讲一句话“啊!!!!!!”来到后山,林姝寒再也忍不住了,这种来自心理的压抑感让他她不过气“啊!!!!1”又是一声“啊!!!!”这一声声的叫喊像是要把她所有的压抑和愤怒给带走。“哥,为什么?为什么会是郭幂啊?为什么啊!”泪早已经模糊了她的双眼,此刻更像断了线的珠子般啪嗒啪嗒的落在林冲手上“妹子,你听哥说。在这个世界上永远都是弱肉强食的,哥以前没能理解到,让你和贞娘受了不少委屈,现在不会了。。”林冲看着眼前已然崩溃的林姝寒心中煞是心疼,这可是他妹子啊,他林冲一母同胞的亲妹子啊。林姝寒就呆呆的听着,呆呆的看着,然后,释{智}怀{障}的笑了。而梧桐树后的那个人也是一笑,轻挥手中的羽扇施施然离开了后山。
                                                        是夜,林姝寒正和吴用等人在喝茶,这是“咚咚咚”响起敲门声,待林姝寒打开门却见林冲站于屋外“哥,你怎么来了?”他笑着点了一下她的额头"我不来,你睡哪?"姝寒忙把他迎进屋来,他略带歉意的说“妹子。。你要不。”那眼神分明是在告诉她“快走快走”林姝寒冲他吐了下舌头“走就走”说罢就拉着郭幂出了屋门,看着天上繁星点点,郭幂道“姝寒,我”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我拉去了聚义厅外的树上,在那个位置刚好能看见那根大旗杆,此刻,“替天行道”的杏黄色大旗还没有挂上,旗杆上显得光秃秃的,时不时落下一两只喜鹊,“我不怪你,我知道你是因为什么,无非就是什么“逆天而行,不得好死”之类的嘛,这有什么,你也是为我好,但我要告诉你我决定的事没有人能改变,j不管谁都不能阻止我!”那你的容貌呢?”她问,林姝寒倒是蛮不在意“这有什么?本来我就不甚在意容貌,而且若有一日上得沙场,姐姐连面具都不带,吓死一个算一个!身后看击杀千军万马,转生来吓退百万雄师”郭幂看着我笑的 一脸猥琐“既如此,去见你想见的人吧”说罢把我往下一推,“郭幂***”这是我掉下去前对郭幂说的。然而预想的疼痛却并没有到来而是落入一个充满墨香的怀抱里“我,我死了?诶呀,黑大人,我不好吃,你看我长得又丑,又不聪明,吃的又多,当真是百害而无一利,放了我吧。。”林姝寒哆哆嗦嗦得说,那人道“倒是挺有自知之明”这声音。。。怎么那么像吴用?林姝寒神杵手去摸那人的。。不知道什么部位。“咦?热的?”林姝寒缓缓的睁开双眼,发现吴用那双明亮的眼睛正含笑看着她,悠悠开口“你这又是哪一出?”林殊寒从他怀里跳下来说
                                                        “树上掉下个林妹妹,要你管。”
                                                        “呵,若不是小生接住你,恐怕你这林妹妹早已嵌在地上抠都抠不下来了吧?”
                                                        “先生我们还能一起愉快的玩耍吗?”
                                                        “不能”
                                                        “。。。”
                                                        “回去吧,太晚了”
                                                        “哦”
                                                        次日辰牌已后,三四次人来催请。晁盖和众头领身边各各带了器械,暗藏在身上,结束得端正,却来赴席。只见宋万亲自骑马,又来相请,小喽罗抬过七乘山轿,七个人都上轿子,一径投南山水寨里来。到得山南看时,端的景物非常,直到寨后水亭子前下了轿,王伦、杜迁、林冲、朱贵,都出来相接,邀请到那水亭子上,分宾主坐定。看那水亭一遭景致时,但见:  四面水帘高卷,周回花压朱阑。满目香风,万朵芙蓉铺绿水;迎眸翠色,千枝荷叶绕芳塘。华檐外阴阴柳影,锁窗前细细松声。江山秀气满亭台,豪杰一群来聚会。  当下王伦与四个头领——杜迁、宋万、林冲、朱贵——坐在左边主位上;晁盖与六个好汉——吴用、公孙胜、刘唐、三阮——坐在右边客席。阶下小喽罗轮番把盏。酒至数巡,食供两次,晁盖和王伦盘话。但提起聚义一事,王伦便把闲话支吾开去。吴用把眼来看林冲时,只见林冲侧坐交椅上,把眼瞅王伦身上。  看看饮酒至午后,王伦回头叫小喽罗取来。三四个人去不多时,只见一人捧个大盘子,里放着五锭大银。王伦便起身把盏,对晁盖说道:“感蒙众豪杰到此聚义,只恨敝山小寨,是一洼之水,如何安得许多真龙?聊备些小薄礼,万望笑留,烦投大寨歇马,小可使人亲到麾下纳降。”晁盖道:“小子久闻大山招贤纳士,一径地特来投托入伙,若是不能相容,我等众人自行告退。重蒙所赐白金,决不敢领。非敢自夸丰富,小可聊有些盘缠使用。速请纳回厚礼,只此告别。”王伦道:“何故推却?非是敝山不纳众位豪杰,奈缘只为粮少房稀,恐日后误了足下,众位面皮不好,因此不敢相留。”说言未了,只见林冲双眉剔起,两眼圆睁,坐在交椅上大喝道:“你前番我上山来时,也推道粮少房稀。今日晁兄与众豪杰到此山寨,你又发出这等言语来,是何道理?”吴用便说道:“头领息怒。自是我等来的不是,倒坏了你山寨情分。今日王头领以礼发付我们下山,送与盘缠,又不曾热赶将去,请头领息怒,我等自去罢休。”林冲道:“这是笑里藏刀言清行浊的人!我其实今日放他不过!”王伦喝道:“你看这**!又不醉了,倒把言语来伤触我,却不是反失上下!”林冲大怒道:“量你是个落第穷儒,胸中又没文学,怎做得山寨之主!”吴用便道:“晁兄,只因我等上山相投,反坏了头领面皮。只今办了船只,便当告退。”  晁盖等七人便起身,要下亭子。王伦留道:“且请席终了去。”林冲把桌子只一脚,踢在一边;抢起身来,衣襟底下掣出一把明晃晃刀来,的火杂杂。吴用便把手将髭须一摸,晁盖、刘唐便上亭子来,虚拦住王伦叫道:“不要火并!”吴用一手扯住林冲,便道:“头领不可造次!”公孙胜假意劝道:“休为我等坏了大义。”阮小二便去帮住杜迁,阮小五便帮住宋万,阮小七帮住朱贵,吓得小喽罗们目瞪口呆。  林冲拿住王伦骂道:“你是一个村野穷儒,亏了杜迁得到这里。柴大官人这等资助你,给盘缠,与你相交,举荐我来,尚且许多推却。今日众豪杰特来相聚,又要发付他下山去。这梁山泊便是你的!你这嫉贤妒能的贼,不杀了,要你何用!你也无大量大才,也做不得山寨之主!”杜迁、宋万、朱贵本待要向前来劝,被这几个紧紧帮着,那里敢动。王伦那时也要寻路走,却被晁盖、刘唐两个拦住。王伦见头势不好,口里叫道:“我的心腹都在那里?”虽有几个身边知心腹的人,本待要来救,见了林冲这般凶猛头势,谁敢向前?林冲即时拿住王伦,又骂了一顿,去心窝里只一刀,察地搠倒在亭上。可怜王伦做了多年寨主,今**在林冲之手,正应古人言:“量大福也大,机深祸亦深。”有诗为证:独据梁山志可羞,嫉贤傲士少宽柔。只将寨主为身有,却把群英作寇仇。酒席欢时生杀气,杯盘响处落人头。胸怀褊狭真堪恨,不肯留贤命不留。  晁盖见杀了王伦,各掣刀在手。林冲早把王伦首级割下来,提在手里,吓得那杜迁、宋万、朱贵都跪下说道:“愿随哥哥执鞭坠!”


                                                        回复
                                                        30楼2018-01-05 2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