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nf同人吧 关注:12,052贴子:781,696

即使无人理解,也没有关系。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你还记得那个何蒙库鲁兹吗,那个失败品结果活了下去。”
“呃,当然记得 移植了黑暗之眼却无法使用丝毫魔力 苟活着 迟早成为奥比斯的傀儡。”里查德点点头,不明白为什么夏勒要提这个事情。
“根据情报来看,这个人对自己进行了他所称的‘进化’,他使用黑暗之眼与自身的血液融合 操控着血液之力来攻击。”
“嗯...所以?”
夏勒放下文件,转过身 皱着眉头想了一会之后。
“这是恶魔女孩她们所创造出来的东西 但之前有更多的失败品 另一方面来说失败品不能完全算是失败品...算了暂时不说这个,这些天由你监控恶魔女孩他们的实验,彻底清理任何失败品 至于成功的 暂时没什么可能 保险起见如若成功 拦住他。”
说完夏勒起身向外面走去。
“明白,但你要去哪?”里查德随即跟着夏勒身后也走了出去。
“拜访一个人。”
“谁?”
“拉宾·休鲁兹。”
----
夏勒披着一身灰色的斗篷行走在魔界荒凉的土地上,一步一步的慢慢前行着。
肯定有着疑问,为什么不直接瞬移赶路。
在魔界,隐藏的强者很多 除了使徒之外。
使徒也不过是强者,冠名于称号以外 还有一些其他特性 没什么特殊的。
论战斗力,无论是夏勒 亦或是塔拉库沓的那几个大魔法师 不少人可以和使徒平起平坐。
而夏勒是不想和某些好战者打交道的,又或者说是浪费时间。
最好的例子莫过于卡西利亚斯,在这种地方用太过显眼的方式赶路很容易得到关照。
穿过这片土地,进入了时间广场 拉宾·休鲁兹就居住在这附近。
来到一处不显眼的门前,夏勒敲了敲门。
“怎么感觉累人的事情都是我来做...”
一个可爱略显卖萌的娃娃音从房内响起,接着打开了房门。
夏勒微笑着看着门前漂浮着的小萝莉,打了声招呼。
“你好啊,奈亚子 好久不见。”
而被称为奈亚子的小萝莉显然不开心的样子 手里的长鞭“啪”的一声抽在了地上。
“说了多少遍了,人家叫奈雅丽!”
“你来干什么?”一个虚弱而声音过轻的声音打断了两人接下来的谈话。
空间扭曲了一下,奈雅丽身边就站着了一个和她几乎穿的像情侣服 哦不 只是颜色而已 一身紫色的装扮的男子。
这人眼眶呈现着严重的疲惫,一圈黑色证明着这一切。
头发也不经打理,只是随意剪去 屡顺在四周。
一条呈略透明的紫色触手从他肩头缓缓退去,然后他看向了奈雅丽。
“知道啦知道啦!”奈雅丽不太开心的说道 接着同样空间扭曲了一下 奈雅丽消失了 跟着消失的还有那只还未完全退出夏勒视野的触手。
“说吧,找到什么方法了?”
拉宾·休鲁兹在奈雅丽消失之后便开口说道。
“嗯,这是资料 你先看看。”
夏勒从斗篷中取出几份带着血液的纸张资料递给了休鲁兹。
这是佧修派的人员用命换来的资料。
“我们给他的命名为“德古拉”,他的能力或许会对你疲惫的身体有好处。”
夏勒补充道。
休鲁兹点点头,将资料递回给了夏勒。
夏勒接回资料手放开任它掉落在空中,火元素扑拥而上烧为了灰烬。
“这可是连奥比斯都无法庇佑的次元毒素...我研究了那么久也只能减缓毒性 这个方法成功率有几成?”
休鲁兹说完从腰间的腰带插槽带上取下了一枝装有蓝色不知名液体的针管,对着自己的手臂扎了一针。
“相信你自己心里应该清楚,走吧 我们去一趟恐怖栖息地。”
夏勒批好斗篷 带着休鲁兹一起前往了恐怖的栖息地。
-----
“你是谁,为什么要来攻击佧修派?”
里查德身上布满着细小的伤口,以及纯蓝的魔力流动。
这还是他小心战斗的结果,而他的对手 一个久居于沙漠中人装扮的黑暗之眼法师。
对方的力量来源于风,无形之中让里查德吃了大亏。
“前往疾风地带的途中,你们的人企图攻击我 目的为抢走我身上的食物与其他物品。”
风法平静的说道。
“既然是这样,那你去死吧!”
里查德身上流动的魔力以肉眼可见状开始燃烧。
佧修派的存在确实为强盗组织,被魔法师排挤 没有办法生活在富饶的区域。
艰难的生活在这片荒凉的土地实属不易 只能靠打劫为生。
既然不小心惹到了一些不太好欺负的人,那么也没什么好说的 只能战斗 或生或死。
“那么,在此 我将用苍穹狂风的力量...”
他的身边突然起了风 将地上的尘沙吹起对视线造成了一定的阻碍。
“消灭所有敌人!”


回复
1楼2017-12-23 22:50
    在夏勒和休鲁兹前往恐怖栖息地中途路过布鲁克林地区时,一股强大的魔力从远处爆发开来 以至于两人直接望向了某个方向。
    夏勒感受着空气中暴动的元素开口说道:“是里查德,佧修派可能出事了。”
    休鲁兹只是望了一眼,便又转过头去:“还有他解决不掉的敌人么。”
    “来人很强,我得赶回去帮里查德了...”夏勒还未说完,双眼的眼白突然转变成了漆黑之色。
    休鲁兹疲惫而淡漠的神情终于有了些许变化,开口正打算说些什么时夏勒打断了他。
    “里查德可能会死。”
    休鲁兹也不在说话,点点头手心中出现了一颗紫色的次元石。
    “开启,次元之门·跃。”
    两人眼前的空间层层叠叠不稳定的波动着成了一地的碎片,出现了一个可以容纳五人左右的入口。
    “走吧,去救他。”
    后者答应一声,两人跨入了次元之门,次元之门直接消失不见了 连同两人一起。


    回复
    2楼2017-12-23 23:09
      二人战场周围百米内被飓风所覆盖着,而最平静的风暴中心 里查德已经成了一个血人。
      若不是魔力燃烧着有些许蓝色,看上去已经和一具尸体差不多了吧。
      风法从空中漂浮着慢慢落地,再一步一步走到里查德面前。
      里查德不是不想攻击,而是身体上的疲惫已经让他接近力竭了。
      他只能搏上一搏,用尽最后的一切力量杀掉眼前的人。
      不然,佧修派会遭受毁灭性的打击 他,也会死。
      接着身形一闪,拉开了距离。
      “元素聚合!”
      里查德的眼瞳深处,若有若无的出现了一抹漆黑之色。
      来源于心脏黑暗之眼处的魔力疯狂涌动着,不断的调动着周围空气中的元素 在里查德手中形成了四个不同属性的浓缩元素球。
      里查德和风法心里都清楚,一招决定胜败。
      不成功便成仁。
      里查德将四颗元素球融合在了一起,成了一颗具有强烈威胁的聚能魔炮 接着对着风法所在之处推了过去。
      风法面无表情,在里查德调动元素时 他也在手中凝聚着风的力量。
      面对聚能魔炮,风法手中的风元素肉眼可见的聚集着 接着他握拳狠狠地对上了这颗魔炮。
      “轰!”
      剧烈的爆炸将风暴中心全部掩埋,完全无法知晓其中的两人如何了。
      渐渐的风停了...
      里查德的身体有一半以上破碎了,完全成了肉沫 而头部已经缺失了一半。
      浓郁的绿光正在修复着里查德已经死亡的身体,不多时他便会复活。
      而风法除了装扮有点狼狈以外,还是安安静静的站在原地。
      而他的眼神变得比之前戒备了许多,因为...
      里查德的尸体前,他的眼前 站着两个人。
      无声无息的出现,就静静的站在那里望着他。
      这两个人都非常强...比起里查德。
      风法内心评价道,慢慢的 三人周围开始。
      起风了。


      回复
      3楼2017-12-23 23:17
        “在开战之前,我还是想知道你为什么攻击我们?”夏勒查看了下附近的战场,地面如同被巨大的刀刃一般肆虐了 到处都是深深的沟壑。
        看得出来,眼前的人比起里查德强了许多。哪怕对夏勒自己也有些许威胁。
        风法并不答话,而是缓慢的向后退了几步。
        “不要高估自己的实力,那么做的话 我敢保证你会死...不会复活的。”
        夏勒的眼白突兀的变成了漆黑之色,风法脸色一凛,他感觉到了周围的风流动渐渐的停滞下来。
        他依旧可以催动魔力让风重新流动,但那就说明了他想开战。
        “你们的人攻击了我,企图抢走我的物品。”风法无奈之下,只能再次开口说道。
        无论是眼前黑色眼瞳之人还是一旁看似疲惫却隐藏着恐怖气息的人,都是他无法匹敌的敌人。
        “我在这里给你道歉,你应该也能够理解我们这些三流魔法师的处境 除了这样,我们无法在荒凉的博隆克斯生存下去。望谅解。”
        夏勒在听了风法的解释之后,深深鞠了一躬并道歉。
        “为什么不去布鲁克林的其他地区?凭借你的实力以及这些成员,就算是中央公园 也未免不能占领。”
        风法皱着眉头,看着周围的佧修派成员。
        都是拥有着无限魔力的黑暗之眼法师,在他们的狂轰滥炸下 没有敌人能幸免于难。
        “因为,我厌倦了。”夏勒提起里查德的身体直接扔向了佧修派的成员之中,有人接过去之后所有人便散开了。
        说完,夏勒招呼了一声休鲁兹。后者点点头,又是一颗次元石破碎 连同破碎的空间一起 出现了一扇次元之门。
        两人消失之后,风法才发现 自己刚才有多么紧张。
        体内控制的魔力在两人消失之后失控了那么一刹那,周围的气流猛地刮起了一阵风···


        回复
        4楼2017-12-23 23:18
          里查德在醒来之后,深深的察觉到了自己的无力。
          这种无力感,在移植黑暗之眼前被人追杀时有过。
          在面对“堕落的心脏”时有过。
          面对妮乌即将落败时也有过。
          但从来没有一次,他输的那么惨。
          他清楚的知道了结果,他的聚能魔炮只是让对手狼狈了一些而已。
          甚至算不上太可怕的威胁,虽然有一些他力竭的原因在里面。
          那可怕的风暴与无处不在的气刃,无处可寻的敌人 硬是将他强大的爆发力限制的死死的。
          等到最后一刻,给予致命一击。
          他败了,再一次。
          黑暗之眼强大的魔力压制下,普遍的将对手碾压致死。
          就算是同样拥有黑暗之眼的法师,只要能够承受那股魔力的痛苦 以及负面的精神情绪而不崩溃 那么就能输出更多的魔力制胜。
          “单纯的力量...并不是王道吗?”
          里查德似乎想到了什么,在黑暗之眼被发现之前 其他地区的魔法师是如何嘲笑他们的。
          “尽管他们一直在追求极端的破坏力,但是由于性格孤僻,缺乏与人交流,因而无法获得最新的知识,更加无从了解系统的魔法信息。就因为这样,他们对元素能量的掌握十分粗浅,一直被其它公会的魔法师们取笑,并被视为二流魔法师。”


          回复
          5楼2017-12-23 23:28
            “你能不能解释一下,我们为什么要回到这里在赶路 不能直接送我们去恐怖的栖息地吗?”夏勒走出次元之门后,看了看周围 发现居然是传送之前的位置。
            “呃,我不知道恐怖栖息地的空间坐标点。”休鲁兹一边向前走一边说道,看着完全没有任何不妥的样子。


            回复
            6楼2017-12-24 21:17
              里查德走出房间,来到训练广场。
              说是训练广场,其实也只是一片荒地 由佧修派人员轰平的平原。
              在这里实验各种强大的魔法,在合适不过了。
              每一次魔力使用到极限时,奥比斯的反噬便会愈加痛苦。
              每一次痛苦过后,精神力便会强上几分 而下次的反噬也会更加强大。
              换来的,也是更多的魔力了。
              里查德正准备再一次进行极限魔力使用来增强自己,却发现身后有个人站在那。
              如风一般。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里查德猛地转身,手中的魔力瞬间凝聚成型 随时都可以变幻成各式杀招。
              之前杀死他的风法,就漂浮在他身后 毫无表情的看着他。
              “你也很厉害,但比起我们的首领 还不值得一提。”
              风法淡淡的说道。
              “我们?”里查德注意到了风法言语中的不对,但还没有立刻放下警惕心。
              “是的,我了解了佧修派的存在。我同样也是黑暗之眼法师 力量来源于风 所以我加入了这里。”
              风法点点头,完全不在意里查德做出的战斗姿态。
              “之前的战斗中,我发现了你的很多不足 我来教导你如何控制元素吧。”
              风法自顾自的绕过里查德,站在了他本来面朝方向的远处。
              微风拂面,里查德微微眯着眼睛 不知在思考着些什么。


              回复
              7楼2017-12-24 23:54
                北方极寒之地 佧修派也不愿涉足的地方
                博隆克斯地区虽然贫瘠,但是相对于这极寒之地来说 也可以说自己是富饶地区了。
                无人愿意涉足之地,一眼望去尽是风雪 在这温度下没有任何除了水元素以外的属性元素存在。
                而在其中最寒冷之处,依稀有个人影站在那里。
                穿着单薄,换做普通人可能连几秒钟都坚持不到的温度 他就静静的站在那里。
                “对冰元素的感应真的到极限了吗?”
                他喃喃的说道。
                无论是眼神,还是神态 乃至能够感觉到的一切深处。
                比起天空落下的风雪冰冷更甚。
                在这极北之地,从开始的小心翼翼到后来的大肆吸收冰元素 慢慢的连黑暗之眼也被冰封了起来。
                被黑暗之眼剥夺的大部分感情,和冰封之后带来残存下的痛苦与空洞也消失了。
                没有目标,没有目的。
                身为生命的意志让我继续活下去,而这继续便是为了更加强大的力量。
                冰元素...
                “难道这就是终点了吗?”
                冰结慢慢的走出了极北之地,他觉得在这里没有他需要的东西了。
                同样,也漫无目的。
                细细的体验着体内的冰元素在身体的任何一处感觉,每当开始至结束时 总有一股奇妙的共鸣。
                从心脏开始,也从心脏结束。
                那是唯一没有被冰封的地方。
                冰结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不知不觉来到了一片绿葱葱的小树林中,静静的站着 脸上如同一块万年寒冰,毫无表情。
                他开始凝聚天地间的冰元素
                “但愿,我的选择是正确的···”
                他不再犹豫 直接将双手上的冰元素覆盖在了心脏之上。
                此生也已毫无意义 这也是他唯一可以做的事情了。
                天地间的一切声音突兀的消失了,冰结知道了他的结局。
                鲜红的心脏化作晶莹剔透的,瞬间破碎散落了一地。
                他只能无力的跪了下去,再倒在地上。
                黑暗之眼的力量因为生命缓缓消逝,慢慢的退散了。
                他不想在做什么了,一切都是徒劳 已经注定了。
                黑暗之眼的反噬消退了,本属于他的感情也慢慢回归。
                在临死之前,人的一生会像幻灯片一般回放一遍。
                本觉得毫无意义的往事,却朦胧了他的双眼。
                不知过了多久,恍若隔世。
                已闭上的双眼因为一阵轻盈的脚步声打扰而睁开。
                冰结看见了一位少女发现了并慢慢的接近了他。
                可能是女孩子都喜欢闪闪发光的东西吧,她痴痴地望着地面上的碎片。
                又看向了倒在地上无力睁着双眼的冰结。
                眸子划过一缕心疼。
                她蹲下身,想要捡起碎片。
                他开口晚了,她已经捡起了一枚碎片。
                冰结十分惊讶,这碎片上蕴含着极强的寒冰之力。
                还未来的及思索清楚,少女已经将碎片慢慢的收集完毕。
                “你感觉冷吗?”
                冰结轻声问道。
                少女将碎片一一拼凑完整,甜笑着。
                “这是温暖的。”
                少女的小手和手中的心脏贴着冰结的胸口,心脏迸发出的寒气连同少女的生命一起掠进了冰结的体内。
                胸口渐渐的出现了一朵雪花,落在了少女的手上。
                雪花出现后,冰结的敏锐的感觉,似乎和天地的时间一起停止了。
                因为重新获取心脏与生命的紧闭着的双眼,瞬间睁开。
                发现万物都染成了雪白,除了他眼前的少女。
                她正对着他微笑,那笑容 温暖了整个世界。
                冰结愣愣的抱住了笑容依旧却慢慢软倒过去少女的身体,还未来的及细想。
                黑暗之眼渐渐融化,刹那间 冰结感应到了之前从未触摸到的领域。
                眼瞳也变为纯白。
                但他却没有在乎这个。
                伴随着黑暗之眼的融化,以及到达从未到达的领域,他的感情已经不再被黑暗之眼所剥夺了。
                望着眼前怀中脸上依旧在甜甜微笑的少女,许久未有感情波动的他感到了些悲伤。
                胸口残留着少女小手的余温。
                冰结勉强着自己,做了一个从未做过的表情。
                露出了笑容。
                轻轻揽起少女的左手,将她的戒指取下 戴在了他自己的手上。

                “对不起。没有留下你离开的背影。但是,我会永远将你刻在心中。
                即使。时光短暂。
                这一次,我会守护着你。直到...永恒。”
                少女啊。在封冻的回忆中安息吧...


                回复
                8楼2017-12-25 00:39
                  夏勒认识休鲁兹之后,对于次元学研究很感兴趣 因为他发现的位面异次元力量可以压制住黑暗之眼。
                  但仅仅是休鲁兹所发现的那个位面。
                  在夏勒的请求下,休鲁兹也没多说什么 带着他进入了那个地方...
                  那是一片怎样的世界,平时时不时会带来痛苦负面情绪的黑暗之眼平静的如同冰湖湖面一般 丝毫没有波动。
                  而夏勒立刻就感觉到了非常明显的压抑感,一种无法形容 无法说明的压抑感。
                  还好,黑暗之眼只是安静了下去 依旧可以调动其中的魔力。
                  而他本身的自制力也足够强大,没有做出什么事情。
                  如果让里查德或者其他佧修派成员进入其中,第一时间可能就是魔力爆发开来轰炸周围的一切。
                  一眼望去都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雾,唯一能看见的就是模糊的远处的紫色光线。
                  休鲁兹没有说明什么,领着路带着夏勒不知前往哪里。
                  渐渐的,夏勒似有似无的听见了一阵阵的呢喃声 像很多人跪拜在地上 诉说着什么。
                  但又像是无意义的杂音 嗯嗯啊啊的,仔细去听也听不出什么。
                  他发现了不对劲,自然而然的将魔力燃烧覆盖开来 来保护自己。
                  尽管夏勒不知道这样做有什么用,只是一种心理作用吧。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休鲁兹突然停下说了句:“准备跑吧,它想杀了你。”
                  夏勒猛然惊醒,他才回过神来 刚刚居然一直在走神。
                  按照常理来说,在这样的环境下 又显得如此奇怪的情形 他是不可能走神的。
                  因为他是夏勒弗兹。
                  但马上,他就不在意这些了。
                  他看见了...
                  夏勒看见了那个东西,突然理解了一切 也无法理解一切。
                  那些压抑感,呢喃声 周围的黑雾 远处的紫光。
                  全部都是眼前的这个东西 ****的东西。
                  夏勒无法描述他的存在,一时间他居然呆住了。
                  就像二维生物永远无法理解描述三维世界。
                  夏勒正处于这么一个状况。
                  但他是夏勒弗兹,第一位魔皇 不可能一直这么毫无作为站在这里等死。
                  长久以来仿佛是预言一般的直觉,清晰的告诉他。
                  不拼上一切,那么就要死在这里了。
                  夏勒弗兹的眼瞳瞬间变得漆黑,这一刻他放弃了全部对黑暗之眼的限制 任由强大的魔力释放。
                  在全力爆发之下,夏勒的神智因为破开了这片空间的压抑感清醒了一阵 他发现了哪里不对劲了。
                  这个空间,没有任何魔力以及其他能量的存在。
                  也就是说,他只能依靠黑暗之眼本身的魔力 无法借助任何外力 而使用的越多 黑暗之眼对于自己的吞噬就越加严重。
                  但他明白了,如果不完全使用黑暗之眼 他就会死在这里。
                  与其被莫名的存在莫名的杀掉,或者说是消失 抹掉 他当然会选择后者。
                  “终结一切。”
                  夏勒双眼上的深渊,如同魔力源泉一般涌出魔力 而他本人因为强大的魔力爆发也流出了血泪。
                  “次元之门,连接完毕!”
                  休鲁兹在提醒完夏勒之后,便建立了回去的次元之门。
                  但没有拉着夏勒立刻进入。
                  因为在这片世界的天空中,出现了一颗巨大无比的元素球。
                  与其说是元素球,不如说是一颗行星。
                  它暂时驱逐了这片空间浓厚的黑色气息,也让那个不可名状物可能是展现到了两人眼前。
                  肉眼完全无法望见边际,就像月亮掉落临近了魔界一般。
                  而夏勒面目表情死气沉沉的看着这一切,对着远处也可能在近处那个不可名状物抬起手 压了下去。
                  那颗元素行星,看似缓慢实际则是因为巨大造成的视觉效果 以非常快的速度同样的 压了下去。
                  “消失吧...”
                  ......


                  回复
                  9楼2017-12-25 20:45
                    你居然又开了新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1-11 22:34
                      可以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8-01-13 13:56
                        夏勒与休鲁兹踏入了恐怖的栖息地,这里遍地都是一些以吸食血液生存的沉沦魔。
                        这些麻烦都一一被奈雅丽解决了,两人继续缓缓前行着。
                        直到在某个阴暗的角落,他们发现了一个浑身都是鲜血的男子。
                        他跪在地上颤抖着,好像在挣扎着些什么。
                        “曾经我也是人类啊......”
                        “呃啊啊啊啊啊啊!!!
                        压抑着的恐惧化为一句嘶吼爆发而出,
                        更像是即将被屠宰的牲畜的最后一声哀嚎。
                        “没想到这种感觉会如此愉悦……之前对跨出那一步还百般犹豫,真是愚蠢……”
                        之后,他站了起来 回头看向两人。
                        “恐惧吧,哭喊吧...在鲜红的血液中,颤栗吧!”
                        两人发现脚底下已经是一片血海。
                        最后蔓延开来连同周围的环境甚至是空气都是一片血色。
                        浓郁的血腥味。
                        “我能闻到你们的血液,非常美味······”他的声音从远处血雾中传到两人耳中。
                        “怪物......”夏勒眉头紧皱,他没有想到利用黑暗之眼来操控血液中的基因可以强大到如此程度。
                        “怪物……也是,我现在这个样子似乎也能被称作怪物……”
                        他喃喃道,似乎还在回想着身为人类的日子。
                        “不过,我更喜欢叫我‘血狱伯爵’。”


                        回复
                        12楼2018-01-18 08:10
                          “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少年的每一天,都是从尖叫中惊醒开始的。
                          他是一个实验品,他清楚的知道这一点 因为有人在对他进行“回收”。
                          不过这种“回收”工作在某一次之后他们便放弃了,他很奇怪 但很快他就知道为什么了。
                          他是失败的,有着大瑕疵的次品。
                          “何蒙库鲁兹”,这具肉体血液内的基因已经逐渐崩坏,哪怕是黑暗之眼 也无法修复这种来自于基因深处的缺陷。
                          他马上会死,回收已经毫无意义 也可以说他已经死了。
                          黑暗之眼在未移植之前,是处于静默状态的。
                          只有进入活体之后,它才会体现出它的独特性。
                          而少年体内的黑暗之眼十分安静,如同没有它的存在一般。
                          他本想对制造他的人复仇,但现在这些已经不重要了。
                          现在他只想要活下去。
                          “我不想死······”
                          其实,也不是没有活下去的办法。
                          只要使用最近发现的那种方式,完全可以解决所有的问题。
                          只是,少年在潜意识里抗拒着这样的选择。
                          然而,近在咫尺的死亡恐惧所带来的噩梦,一次又一次击垮了少年的信心。
                          “为了自己活下去而吸取他人的生命,真的要这样选择吗……”
                          他发现,只要吸收到鲜血,黑暗之眼就活动了起来。
                          帮助他修复着血液流过的那部分身体,但毕竟不是自己的血 迟早会消失的。
                          一旦消失,黑暗之眼便再次静默了下去。
                          生命气息渐渐剥离的感觉将这个少年一步步逼入绝境,少年残存的理性一直告诉他不要走上这条路。
                          少年一直靠着他的意志,抵抗着那种活下去的欲望……至少现在是……
                          “一定有其他办法!不能再做出让自己后悔的事了!”
                          如同往日一样,少年又一次下定了决心,走向魔法实验室。身后拉长的影子,分外漆黑。
                          他依靠着不断吸收血液,来维持生命 一边寻找着其他方法解决自己的问题。


                          回复
                          13楼2018-01-18 08:29
                            血法觉醒背景故事没看懂。


                            回复
                            14楼2018-01-18 08:44
                              顶顶,很好看。(*σ´∀`)σ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2-17 02:50
                                一个和少年差不多大的殷红的形象突然出声:
                                “就凭那点力量,抵抗是没有意义的,渺小的家伙……”
                                声音不大,却字字渗入肺腑,一种无以言表的恐惧袭来。
                                男子强装镇定,挤出了一句话。
                                “呼……呼……区区人类,还敢与那位对抗!简直愚蠢!”
                                虽然极力掩盖恐惧,但颤抖的声音却出卖了他。
                                “人类……是啊,曾经我也属于人类……
                                但是,我已经向前跨出了一步,早已超越了人类……
                                而我的力量,是以无数个像你这样的生命作为养料的。”
                                那一抹殷红突然褪去,现出了一个少年。
                                少年的脸色异常苍白,透过滴血般的红唇,隐隐还能看到他锋锐的獠牙。
                                是的,完全迥异于人类的锋利无比的獠牙!!!
                                “呵呃?!原来你就是传闻中的那个吸血鬼!!!
                                那个吸取别人生命的怪物!!
                                今天就算你杀了我,在那位的力量面前,你依然不值一提!!!”
                                压抑着的恐惧化为一句嘶吼爆发而出,
                                更像是即将被屠宰的牲畜的最后一声哀嚎。
                                “怪物……也是,我现在这个样子似乎也能被称作怪物……
                                不过,我更喜欢叫我‘血狱伯爵’。


                                回复
                                16楼2018-03-11 20:48
                                  最近几次的灵感设定都忘记记下来给忘了,DNF剧情什么时候到佧修派 全靠编....


                                  收起回复
                                  19楼2018-03-14 03:02
                                    删了段重写....


                                    回复
                                    21楼2018-03-17 18:10
                                      “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少年的每一天,都是从尖叫中惊醒开始的。
                                      他是一个实验品,他清楚的知道这一点 因为有人在对他进行“回收”。
                                      不过这种“回收”工作在某一次之后他们便放弃了,他很奇怪 但很快他就知道为什么了。
                                      他是失败的,有着大瑕疵的次品。
                                      “何蒙库鲁兹”,这具肉体血液内的基因已经逐渐崩坏,哪怕是黑暗之眼 也无法修复这种来自于基因深处的缺陷。
                                      他马上会死,回收已经毫无意义 也可以说他已经死了。
                                      黑暗之眼在未移植之前,是处于静默状态的。
                                      只有进入活体之后,它才会体现出它的独特性。
                                      而少年体内的黑暗之眼十分安静,如同没有它的存在一般。
                                      他本想对制造他的人复仇,但现在这些已经不重要了。
                                      现在他只想要活下去。
                                      “我不想死······”
                                      其实,也不是没有活下去的办法。
                                      只要使用最近发现的那种方式,完全可以解决所有的问题。
                                      只是,少年在潜意识里抗拒着这样的选择。
                                      然而,近在咫尺的死亡恐惧所带来的噩梦,一次又一次击垮了少年的信心。
                                      “为了自己活下去而吸取他人的生命,真的要这样选择吗……”
                                      他发现,只要吸收到鲜血,黑暗之眼就活动了起来。
                                      帮助他修复着血液流过的那部分身体,但毕竟不是自己的血 迟早会消失的。
                                      一旦消失,黑暗之眼便再次静默了下去。
                                      生命气息渐渐剥离的感觉将这个少年一步步逼入绝境,少年残存的理性一直告诉他不要走上这条路。
                                      少年一直靠着他的意志,抵抗着那种活下去的欲望……至少现在是……
                                      “一定有其他办法!不能再做出让自己后悔的事了!”
                                      如同往日一样,少年又一次下定了决心,走向魔法实验室。身后拉长的影子,分外漆黑。
                                      他依靠着不断吸收血液,来维持生命 一边寻找着其他方法解决自己的问题。
                                      ---------------------------------------------------------------------------------------
                                      一个和少年差不多大的殷红的形象突然出声:
                                      “就凭那点力量,抵抗是没有意义的,渺小的家伙……”
                                      声音不大,却字字渗入肺腑,一种无以言表的恐惧袭来。
                                      男子强装镇定,挤出了一句话。
                                      “呼……呼……区区人类,还敢与那位对抗!简直愚蠢!”
                                      虽然极力掩盖恐惧,但颤抖的声音却出卖了他。
                                      “人类……是啊,曾经我也属于人类……
                                      但是,我已经向前跨出了一步,早已超越了人类……
                                      而我的力量,是以无数个像你这样的生命作为养料的。”
                                      那一抹殷红突然褪去,现出了一个少年。
                                      少年的脸色异常苍白,透过滴血般的红唇,隐隐还能看到他锋锐的獠牙。
                                      是的,完全迥异于人类的锋利无比的獠牙!!!
                                      “呵呃?!原来你就是传闻中的那个吸血鬼!!!
                                      那个吸取别人生命的怪物!!
                                      今天就算你杀了我,在那位的力量面前,你依然不值一提!!!”
                                      压抑着的恐惧化为一句嘶吼爆发而出,
                                      更像是即将被屠宰的牲畜的最后一声哀嚎。
                                      “怪物……也是,我现在这个样子似乎也能被称作怪物……
                                      不过,我更喜欢叫我‘血狱伯爵’。
                                      ---------------------------------------------------
                                      “只是……没想到这种感觉会如此愉悦……之前对跨出那一步还百般犹豫,真是愚蠢……”
                                      伯爵结束了自言自语,转头看向两人。
                                      休鲁兹如同儿童发现了好玩的玩具一般,看向他的眼神变得十分狂热。
                                      奈雅丽缠绕着他的脖子,对着血狱伯爵嘻嘻笑着。
                                      “请你成为我的实验品吧,或者死亡。”
                                      蔓延开的血海中突然射出了几十根血剑瞬间插穿了夏勒与休鲁兹的身体。
                                      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奈雅丽完全没有受到影响 依旧笑嘻嘻的飞到了空中。
                                      一根黑色的长鞭携带着紫色的空间气息穿透了伯爵的身体,再次抽回。
                                      休鲁兹用着他仅有的左手摸了摸奈雅丽长鞭上的血液。
                                      “哈哈哈哈,没有错了!就是你!这种活性血液!”
                                      休鲁兹的表情开始狂热到兴奋 似乎是控制不了这种兴奋脸上大笑渐渐变的疯笑再变得狰狞。
                                      夏勒弗兹像是受到了惊吓一般,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这一切 有段消失的记忆涌入脑中。
                                      在他的元素行星爆炸之后,也只是阻挡了那只怪物一瞬而已 而那一瞬的爆炸冲击力正好将他和休鲁兹掀飞进了次元之门,这才幸免于难。
                                      而后奈雅丽对他也是有些“兴趣”,不在于之前的冰冷 而是表达出了一种“热情”。
                                      他现在却似有似无的一丝危机感,会死的危机感。
                                      直觉告诉他,跑!
                                      尽快的 不顾一切的跑!
                                      对面的伯爵也感觉到了一点不对劲,那鞭子只是穿透了他的身体 抽出的那一刻便修复完成了 身体没有任何损伤。
                                      他感觉得到两个人的实力和自己相当 但他是不死的 比起普通黑暗之眼法师更加变态的恢复力。
                                      所以他才会一人挑衅两个。
                                      “奈雅丽!”休鲁兹转头看向同样笑容更盛的奈雅丽,后者嬉笑着回答了句:“知道啦~”
                                      “次元之石使用,次元之门,连接完毕!(奈雅丽:“次元之门,连接完毕。”)”两人拥抱在了一起,天空中出现了一张巨大的紫色带有浓郁空间气息的魔法阵图,而后奈雅丽飞进了阵图之中。
                                      任何次元学者看到这张阵图都会自愧不如,这是次元学当中顶尖的 无视任何阻碍 魔法 物理都不会影响到它的释放与结果。
                                      “恐怖来自于未知,真实于虚假之中散发着光芒,”
                                      休鲁兹抬头看着天上的法阵,像是沉浸在某个一般 喃喃自语道。
                                      夏勒弗兹听到这里时,已经瞬移出了千米开外。
                                      阵图之中出现了无数令人无法理解的能量 只有夏勒弗兹知道 那是属于那个不可名状物的...
                                      那些能量像是要决堤般的河流,渐渐地压抑不住了。
                                      “消失在!”
                                      休鲁兹的右手对着法阵,向伯爵的位置挥了下去。
                                      “思想的彼岸吧!(思想的彼岸吧!)”
                                      神秘的紫色能量光束瞬间淹没了伯爵,他脸上呈现惊愕的神色也消失与光束之中。
                                      这不是结束,光束紧接着也淹没了休鲁兹。
                                      夏勒弗兹逃出了光束的范围内,转身看到了这一幕。
                                      紫色光束中,隐约看见一个身材妖娆背有双翅的少女渐渐环抱住了抬头望天的少年。
                                      伯爵的身影就如同木头被烧为灰烬般消失了。
                                      “恐怖来自于未知,真实于虚假之中散发着光芒,所以啊不管你喜欢与否,我们都会永远在一起···”不知何以名状,一段话语又或是一段印象 隐隐约约的刻入了夏勒弗兹的脑海中。
                                      仿佛理解了休鲁兹的想法,哪怕被阵法余威波及成了重伤濒死的状态 这一刻夏勒弗兹像是非常开心一般,渐渐微笑。随即便晕了过去。
                                      -------------------------------------------------------------------------------------------------------------------------------------
                                      冰结毫无目的的行走在这片大陆上,如同他过往的记忆一般 依旧一片荒凉。
                                      突然远处的天空出现了一个巨大到令人震撼的紫色法阵。
                                      这不是他关注的重点,自感受到那股神秘的紫色气息之后 他突然明白了些什么。
                                      那是他没有获得感情之前所追求的......
                                      一种目前所认知的所有无法解释,优于空间与时间的一种层次存在。
                                      超脱!
                                      就如同二维生物升维至三维一般。
                                      也是一种变相的,对于低维低层次生物来说无敌的......“力量”。
                                      获得感情之后已经不再像从前一样,将更强大的力量作为执念。
                                      但目前也无事可做,也就眼前的让他有了些许兴趣。
                                      于是他赶往了那处法阵所覆盖的空间地。
                                      ---------------------------------------------------------------------------------------------------------------------------------------
                                      里查德和风法看着远处天空的法阵,皱了皱眉头。
                                      他们只能感受到略微的压抑,这股压抑感十分庞大 以至于他们的魔力探索伸展至非常之远也可以感受到。
                                      ‘是休鲁兹那个家伙吗?但就算是他也做不到这种次元方面的领域阵法吧。夏勒弗兹也和他待在一起,他们一定在那...按照休鲁兹的兴趣脾气?'
                                      里查德和风法对视了一眼,交换了眼神 准备动身前往那里。
                                      刚走两步,里查德拉住了风法 摇了摇头说道:“不能去那里,至少现在不行。发生了那么大动静塔拉库沓的那群魔法师一定会赶过来。至少要挡住他们...”
                                      见风法不太理解的样子,里查德接着解释道:“佧修派被他们嘲讽为三流魔法师,成员一旦遇到那群所谓的正规魔法师一定会不死不休。”
                                      “明白了,去边境看看吧。”风法又望了望那处天空,法阵渐渐地淡去 留下了一缕一缕即将消散的紫色光点。
                                      ---------------------------------------------------------------------------------------------------------------------------------------------
                                      那股气息完全消散了,如同没有存在过一般。
                                      这一处空间安静的令人发指,冰结甚至能够清楚的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心跳...活着的感觉真好。’
                                      在这种环境下,微弱的呼吸声传入了冰结的耳中。
                                      看着重伤即将死亡的夏勒弗兹,冰结蹲下身想要仔细感受了下他的身体状态 却不想突然被魔力轰飞了出去。
                                      “你,还活着!?”
                                      冰结被轰飞出去滚在地面好几圈之后才稳住身形,内心无比震惊的看着眼前的少年 撑着身体站了起来。
                                      震惊不是因为能够击飞他,而是那一瞬间的魔力可能是因为重伤没有把握的太好 庞大到令他感到吃惊。
                                      再然后精妙的控制力全部收束为一个圈,刚好不会伤到他而将他打飞了出去。
                                      夏勒弗兹的全身上下,除了头 其他部位没有一个是完整的。
                                      肚子上消失了大半,胸腔一个空洞清晰的可以看见心脏的跳动。
                                      两只手臂从手肘处断裂。
                                      右腿也不翼而飞,左腿也从竖向消失了一半。
                                      整个人沐浴在血液之中,如同地狱的恶鬼一般。
                                      但只是暂时的,在冰结眼前 他迅速的开始了恢复 各个部位在肉眼可见夸张的速度下开始了恢复。
                                      短短三个呼吸间,眼前本重伤即死之人便恢复到了一幅全盛状态。
                                      冰结渐渐地感受到了一股让他觉得有生命危险的威胁,从眼前的少年身上传来。
                                      却不想他刚恢复,整个身体再次崩溃 这次更加恐怖 夏勒弗兹的身体出现了裂痕 几个呼吸间一块一块掉落成了碎肉。
                                      浓郁的绿光再次包围了这堆碎肉,再次恢复······
                                      反反复复不知多久,冰结一直警惕的看着他不断死亡重生 许久才结束。
                                      夏勒弗兹睁开眼的那一瞬间,眼瞳闪过了一片漆黑之色。
                                      “深渊不断的在尝试将我击溃...”
                                      他喃喃道,像是梦游一般。也只是一小会。接着回过神来看向了冰结。
                                      “你是,冰结师?”夏勒弗兹疑惑的看着眼前的人,冰结师的心脏跳动是异常缓慢且微弱的。
                                      而他的身上充满了生机,表面冰冷实际也可以感受出一丝温暖。
                                      “不是你...那股气息是谁的?是什么东西的...?”
                                      周围就他和夏勒弗兹两人,除了荒凉一片再无其他存在。
                                      “或许就是你们所追求的...“力量”吧。”
                                      夏勒弗兹又看了看冰结,再次观察一番后也没有发现什么。
                                      后者沉默无言,夏勒弗兹也不再浪费时间 白影一闪便往佧修派的方向去了。
                                      冰结继续站在原地,不知在想些什么。许久之后也不瞬移 一步一步的走向了夏勒弗兹离开的方向。
                                      -------------------------------------------------------------------------------------------------------------------------------------------


                                      回复
                                      22楼2018-06-17 01:59
                                        时隔三个月,我居然更新了!?······


                                        回复
                                        23楼2018-06-17 02:00
                                          因为只是随便写的东西,完全没有任何剧情走向 基本是想写什么就是什么。
                                          血法的背景故事实在是看不太懂,直接就让他Die了。
                                          尽量保持合理啥的,借着背景故事瞎扩展。


                                          回复
                                          24楼2018-06-17 02:01
                                            看了看这篇没填完的,
                                            嗯·······
                                            恶魔女孩这些天实验的何蒙库鲁兹········
                                            休鲁兹最后的日记。
                                            夏勒弗兹明白的东西。
                                            冰结接下来的去向。
                                            风法的人生追求?
                                            里查德疑似想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夏勒弗兹对佧修派的的未来规划。
                                            还有时间点问题....


                                            回复
                                            25楼2018-06-17 02:04
                                              ddd


                                              回复
                                              26楼2018-07-01 14:19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07-01 16:23
                                                  我好像发现了一篇不得了的东西!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8-07-06 00:11
                                                    该怎么写DNF的力量设定呢,一个比一个厉害。
                                                    按照游戏里的描述+背景设定中和一下的话,一个末日湮灭估计和地爆天星差不多?
                                                    不死之身的恢复也是个麻烦,按照这么快的恢复效率。

                                                    应该是用刀割肉一边割后边一边恢复 然后直接无伤口·····


                                                    回复
                                                    29楼2018-07-11 21:08
                                                      穿过荒凉的大地,来到时间广场。
                                                      夏勒望着这片废墟般的建筑,想起了第一次见到休鲁兹的情形。
                                                      “休鲁兹······,那么打扰了。”夏勒微笑着推开了这面吱嘎吱嘎作响的铁门。
                                                      当初那么做的话,极有可能休鲁兹在里面研究一些莫名其妙的次元魔法 在开门的一瞬间打扰到他会破坏法术构建程式。
                                                      简单来说···就是会爆炸!
                                                      房间里的设施很简便,一张发黑的桌椅 一盏晃来晃去的油灯。
                                                      唯一奇怪的是,那张鲜丽的床····
                                                      ‘估计是奈雅丽要求的吧···’夏勒想道。
                                                      走到桌前拿起那本并不厚的日记,开始翻看。
                                                      从一开始的轻松写意,到后来的眉头紧皱。
                                                      夏勒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天才与疯子······”
                                                      合上了那本日记,转过身打算离去时 发现冰结站在门口那里 静静地看着他。
                                                      夏勒拿着日记的左手缓缓举起,一股耀眼的火元素瞬间喷拥而上将日记烧毁灰烬。
                                                      但他却没有做到,因为 眼前的冰结也同样抬起手 对着夏勒将他的整条手臂冰封了。
                                                      “你应该认识我的吧···也依旧想和我战斗?”
                                                      冰结未回话,直接冲向了夏勒···左手的那本日记。
                                                      夏勒瞳孔猛然放大,他的左手居然连同血液都在冰结行动的那一刻被冻结了。
                                                      如同玻璃被击碎般,夏勒的左手碎成了一地冰块。
                                                      他没有想过这个冰结连生命气息都如此浓郁的情况下,居然可以有如此之强的能力。
                                                      “你很有趣。”在冰结即将触碰到那本日记的刹那,夏勒右手挥出爆发出了一阵骇人的魔力流。
                                                      “轰!”冰结的身躯被这阵魔力轰飞了出去,击穿了两百米的建筑。
                                                      “咳···这感觉是疼痛?”冰结看着自己的手臂缓缓的流下了一道血液。
                                                      时间广场···开始下起了雪,无数的冰晶之花在大地上开始绽放。
                                                      夏勒走到冰结近前,静静地望着他。
                                                      冰结站起身,深深地呼吸了一下。雾气弥漫。
                                                      “遗忘的记忆点滴,渐渐呈现在我的脑海中···。你是那个魔皇?”
                                                      “没有见过你,你的力量已经足够证明你是了···但我还有一个疑问,能否把那本日记借于我参阅一下?”
                                                      后者点点头,接着开口说道:“可以,我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追随我。”
                                                      冰结沉默了一会,开口问道:“第二个选择。”
                                                      “就此作罢,然后发誓不会干涉与佧修派有关的任何事与物。”
                                                      “要是我击败了你呢?”
                                                      冰结问道。
                                                      夏勒一顿,很久之前 有个人也这么说过这一句话。
                                                      那个人的名字,叫里查德。
                                                      ·······


                                                      回复
                                                      30楼2018-07-11 21:08
                                                        该楼层疑似违规已被系统折叠 查看此楼


                                                        回复
                                                        31楼2018-07-16 18:12
                                                          看完了。我觉得挺棒的!另外心疼夏勒一秒233333受伤程度有点惨。。。


                                                          收起回复
                                                          34楼2018-07-16 19:57
                                                            夏勒弗兹保持着微笑,被封在了一块巨大的冰晶之中。如同雕刻出的一具完美冰雕一般。
                                                            冰结走近看着被冰封的夏勒弗兹,喘了好几口气。
                                                            太累了...这是他迄今为止遇到过最强劲的敌人,也是在战斗方面最为平静的一个人。
                                                            其他黑暗之眼法师在选择成为元素爆破师后(其实也没其他什么选择可选),通过无限的魔力和黑暗之眼不需要法术构建程式的优势。进行各种元素魔法的狂轰滥炸,战斗过后整个地区基本是一片狼藉。
                                                            而眼前的这个男人,只是静静地站在原地燃烧着炽热的地炎化解着他周围的冰封领域。甚至能调戏他一般扔出一俩个火球,来骚扰他。
                                                            在突然爆发用尽全力的情况下,夏勒弗兹才猝不及防的被他冰封入其中。连脸上的微笑都没有来得及散去。
                                                            “我赢......”冰结话还没说完,整块冰晶突然爆炸开来碎了一地。就这么一瞬间,他的脖子被一只手狠狠的掐住了。
                                                            “咳呃啊——”被牢牢掐住了脖子无法呼吸,发出了难受的声响。
                                                            “我本以为,你只是摆脱了被冰冻心脏而死亡的命运。”夏勒弗兹的眼眸,被深渊所覆盖。一片漆黑之色凝视着因为难受只能睁开一半眼睛的冰结。绝望 痛苦 无奈 一切的负面情绪渐渐地被冰结所感受且缓缓感染着。
                                                            “借着黑暗之眼的不死恢复力大肆吸收冰元素,以达成与冰元素更高的共鸣性。变得更加强大。”
                                                            “既可以让自己冰冻的身躯感受不到黑暗之眼的侵蚀痛苦,又不会因为繁杂的感情影响到追求力量的道路。”
                                                            “不得不承认。这条道路,我曾也很心动。”
                                                            “以致于我用了大量的时间,去实验这方法的可行性。借助黑暗之眼的力量,又可以免受它所赐予我们的苦难。”
                                                            “结果可想而知,总是在最后一步,也就是冰封心脏时,失败!”
                                                            “黑暗之眼确认宿主是否存活的方法,其中一部分就是心脏是否正在跳动。”
                                                            “于是我换了一种方法,用移植黑暗之眼代替心脏的人来做实验。”
                                                            “结局依旧是失败,因为被冰封的黑暗之眼完全切断了与宿主的联系。意味着宿主的生命结束!”
                                                            “说了那么多,相信你明白了——我现在的想法。”
                                                            冰结望着眼前令他感受到深深绝望的人,思考着他到底在做些什么。
                                                            在这时,那种种负面情绪缓缓的退去了。夏勒弗兹将他慢慢的放在了地面上。
                                                            “我无法控制这个境界过久,但它的力量足以让我瞬间击败任何....”说到这里,夏勒弗兹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那个迷一样的不可名状。
                                                            冰结跪在地上,大口的喘着气 尽管他可以不呼吸也不会死亡,但那太难受了。
                                                            “所以,不要企图逃跑或者突然袭击。这只会让你成为更加冰冷的尸体!”
                                                            冰结思绪翻涌,想着接下来一步该怎么做。
                                                            “你想让我做什么?凭你的力量,已经不缺少任何人了吧。”冰结收拾好情绪,站起身问道。
                                                            “或许只有你可以做到这件事了,应该吧。至少你能帮我减少一点风险。”夏勒弗兹思索一阵,拿出了那本日记 递给了冰结。
                                                            后者愕然,但也随即接了过去开始翻看。
                                                            “你...也是个疯子啊!”看了日记本上记录的内容,冰结深吸了一口气。
                                                            望着夏勒弗兹恢复了微笑的脸庞,真的很难以想象,这个男人竟然企图做出这样的事情。
                                                            “你有几成把握!?”冰结递回了日记,夏勒弗兹没有接回去。
                                                            在这冰天雪地之中,一抹火元素将它烧为了虚无...连灰都没有剩下。
                                                            在他们两个未察觉的上空,那本日记燃烧所产生的一些热量 空气 等等一系列不可知的有关的被一道微弱的紫光所吸收了。
                                                            “毫无把握,不甘心所支持。”
                                                            夏勒弗兹如是说。


                                                            回复
                                                            36楼2018-09-28 22:16